未分類

段天狼冷淡的說道,他不答,林楓能如何。

「不回答也可以,那我再問天狼王,柳將軍,何罪之有?」


段天狼目光閃爍著,心中恨不得立即殺了林楓,但柳滄瀾之罪早已公諸於眾,世人皆知,根本隱瞞不了。

「柳滄瀾挑起內亂,導致戰爭失敗,幾十萬將士流血犧牲,還害得公主被擒,失蹤多日,這罪名,難道還不夠致死嗎?」

「這罪名,是柳將軍往上稟奏的吧。」林楓淡淡的笑了下,隨即指著段無涯道:「二皇子也在此地,希望天狼王莫要說謊才是。」

「是我。」段天狼硬著頭皮道。

「呵呵,天狼王這般無恥,瘋狗亂咬人,我倒也不感到奇怪。」林楓輕笑了下,諷刺的意味極為明顯。

「我只是想問天狼王幾句話,王爺說公主被擒,公主是在何處被擒的?是柳將軍的軍營當中,還是王爺的營中?」

林楓笑問道:「公主現在可是好端端的站在這裡,天狼王可莫要胡言亂語才是。」

段天狼目光死死的盯著林楓,嘴唇顫動著,卻聽段無涯開口說道:「王叔為人坦坦蕩蕩,林楓問什麼,王叔回答就是,我自會主持公道。」

段天狼的眼眸臉頰抽搐了下,低聲回答道:「在我管轄的營中。」

段天狼話音一落,頓時遠處的人群嘩然一片,是在段天狼的軍營當中,真相竟是如此。

「那林楓就不明白了,既然公主是在天狼王軍中被擒,為何責任要柳將軍負,柳將軍成為了罪人,而天狼王你竟還有臉在這裡執行斬殺柳將軍的命令,我倒是想請天狼王解釋一聲。」

林楓朗聲說道,巨大的聲音不斷的誇張開來,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請天狼王解釋。」

圍住斬將台的人群怒吼一聲,聲音震顫不休,段天狼,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本來此時此刻,柳滄瀾都已經被斬殺了,但隨著林楓和段欣葉的回歸,一切都在悄然的變化著,局勢,也開始往另一邊傾倒了。

「柳滄瀾身為三軍之帥,軍中將軍,他沒有確保好營地的安全,讓摩越之人有可柳滄瀾辯解說道,但理由明顯沒有說服力。

「原來如此。」林楓笑了下:「那麼,公主被擒后,林楓我正好在場,剛準備去追擊擒拿公主的人,卻被一天狼王營中一將領攔截住,說我對公主圖謀不軌,要謀害公主,要我林楓的命,隨後,王爺你也趕到了,林楓再問一聲,王爺又是如何做的?」

林楓問完,頓時所有人都看向段天狼,等待著他的回答。


所有人都想知道,在戰場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幾十萬軍士喪命。

段天狼一陣沉默。

「既然王爺不答,我替王爺說吧,天狼王你當時也一口認定是我林楓所為,要我林楓的性命,柳將軍知道后自然不允,帶人前來阻止王爺,於是,強大的天狼王英勇無敵,發動內亂,挑起內部廝殺,而在同時,摩越國大軍入侵,導致幾十萬將士埋骨沙場。」

林楓聲音肅穆,看著段天狼緩緩說道:「王爺,林楓說的,是也不是?」

「轟!」

人群心頭猛顫,天狼王,竟然是天狼王做的,他才是罪魁禍首,但被斬首的,卻成了柳滄瀾。

「你胡言亂語。」段天狼怒喝出聲。

卻見林楓輕柔一笑,道:「我話還沒有說完呢,天狼王何必急著狡辯。」

「在策動叛亂之後,幾十萬將士喪命,雪月大軍撤回斷刃城,後來的一切證明,原來截殺公主之人,是摩越國的人,而在王爺的軍營當中,竟然有人接應,是叛徒,也就是那攔截我林楓,一口咬定我林楓對公主不利的那位將領,對於這點,無人不知,王爺需要辯解一下嗎?」

原來如此,那攔截林楓的人,是摩越國的內應,而段天狼,竟然用他為將領,而且相信他的話要殺林楓。

真相,竟如此的震撼人心。

「後來,我與柳將軍共同浴血對敵,挽回敗局,烈焰焚城,那時候,王爺已經在回皇城的路上,到達皇城之後的事情想必是人都知道,天狼王定然是先將自己撇開,然後將所有的罪名扣在柳將軍的頭上,然後讓雪月定柳將軍的罪,要殺柳將軍,而我和公主都失蹤,死無對證,天助王爺誅殺『罪人』柳將軍,如若我和公主回到皇城的話,反而會將一切都捅出來,對王爺不利,於是,我在想,在回皇城的途中截殺我和公主的人……」

林楓說到這沉默了下來,但後面的話所有人都猜測得到,那些人,很可能就是段天狼的人! 從超市出來,曲悠然心情有些複雜,事情比她想象的還要難辦。

這時手機微信響了,『非人類小分隊』的頭像亮了起來。

這是曲悠然為444號典當行建的一個微信群,以便工作聯繫。

【楚沐】小傘昨晚的調查有結果了,小傘把地址發給掌柜。

【小傘】(ω),地址:帝都長安街666號口口香豬肉店。

【悠然】好,我正打算回帝都,一大早跑到郊外,白跑了,李群的房子拆遷了,更奇怪的是這裡的人似乎並不知道他死了。

【楚沐】小傘帶回來的信息顯示他被冷凍在豬肉店的冰箱里,豬肉店的老闆叫做王麻,小傘把你的調查資料再發一份給掌柜。

滴——文件傳輸成功。

曲悠然打開文件,眉頭越皺越深,這個王麻正是和梅玉林有染的人。

【悠然】看樣子,有謀殺的可能。

【白可】(`ω)需要幫忙嗎?

【悠然】不用了,我先打的過去,了解下情況,再聯繫。

【果果】(*▽*)記得帶糖果哦。

【悠然】好

關掉微信,打開打車軟體,叫了車,只是這裡實在是太偏遠了,等了許久都沒有車接單,曲悠然索性關掉打車軟體,在路邊擺手碰運氣,說不定有順路的車願意載她一程。

可是胳膊肘都揮累了,根本沒車停下來,她又餓又累,蹲在路邊憂愁的發獃,沒想到第一次接任務這麼難。

正這時一輛綠色的皮卡停在了她的面前,說是皮卡又和一般的皮卡有些不太一樣,車鬥上照著的不是帳篷是一把大傘。

曲悠然怔了下,站起身來,「你好,請問可以帶我去帝都嗎?」

沒有回應,半晌后發出車鳴聲,曲悠然想這是讓她上車的意思?

她估摸著移動到車面前,打開車門,上車一看哪裡有什麼人…..

大白天遇鬼了,現在的鬼都這麼囂張嗎,太陽這麼大,都敢出來。

「打擾了,無意冒犯。」

剛想下車,忽然車身一震,騰空而起。

曲悠然扒在車窗上,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地面,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刺激,激動,害怕,或是不可思議。

「是我,掌柜,我是小傘。」

細小的聲音充斥著整個皮卡車,曲悠然方才反應過來,「這車是你變的?」

「嗯,楚沐說不放心讓我來送你過去,對不起,嚇到你了。」

一聽是小傘,曲悠然緊張情緒一掃而空,臉上笑容藏都藏不住,「怎麼會啊,小傘你真的太厲害了。」

小傘沒有回應,車身的顏色卻從綠色慢慢的變成了紅色,他又害羞了。

曲悠然心裡意會,轉了話題,「可是我們在天上飛,會不會被人看到。」

「不會的,我們飛的路,只有妖鬼或者有特殊能力的人類才能看到,就快到了,抓緊扶手。」

微風卷過,曲悠然雙腳不知不覺中落地,手上多了一把綠色的小傘。

「是你嗎,小傘。」曲悠然悄悄的問了句。

傘把柄動了動,算是回應。

「謝謝你小傘。」曲悠然笑著說,抬頭已經是在豬肉店的門口了。 「林楓,你可莫要血口噴人,我段天狼何時派人截殺過你和公主,還有,我現在懷疑,你林楓是劫持了公主,公主受到威脅,才不得不聽從你的話。」段天狼見事已至此,乾脆反咬一口。

「是嗎?我怎麼還聽說那要殺我的將領根本不是什麼間隙,他本來就是你的手下,只是你勾結了摩越,才有了那場內亂,導致幾十萬將士血流成河,否則的話,為何柳將軍等人浴血奮戰,你段天狼卻悄悄的溜走了。」

林楓淡淡的開口說道,人群只覺心頭猛烈一顫,勾結摩越國?

林楓的話太震撼了,這罪名,足以讓段天狼被斬殺無數次了。

段天狼同樣心頭一顫,死死的盯著林楓,林楓,竟然連他勾結摩越的話都說出口了。

「林楓,我天狼王為雪月鞠躬盡瘁,你竟污衊我勾結摩越,我豈能饒你。」

段天狼的身上,一股殺意釋放出來,他想要林楓的命。

「說的好,王爺果然夠魄力,我說你勾結摩越,你就要殺我,想要我的命,那麼,我就不說你勾結摩越,只單單說你臨陣脫逃,勾起內亂,害得幾十萬將士流血,事後還推卸責任,污衊柳將軍,差點讓柳將軍被斬殺,導致了赤血統領的死,累累罪行,斷刃城的幾萬將士,豈能容你。」

林楓狂傲說道,隨即看向眾將士,喝道:「告訴我,你們能否饒恕天狼王。」

「吼……」

「不能!」

幾萬將士齊聲怒吼,殺聲震天,這一刻,段天狼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好似鑽入了林楓的套中。

「好。」林楓喝了一聲,隨即看向二皇子道:「殿下,你也看到了,我僅僅是說了天狼王幾句他就要殺我,而他說做的事,這些浴血的將士無法寬恕他,現在,他天狼王若是有能力殺我林楓,我林楓死也無怨無悔,但也請殿下以及蒙統領不要干涉我和眾將士以及天狼王的恩怨。」

段無涯始終在沉默,臉上帶著雲淡風輕之色,看著林楓,他心中也暗暗吃驚,好一個林楓,夠厲害,一席話將段天狼*迫得還口之力都沒有。

而此刻,又製造出戰鬥的局面,但戰鬥的話,若蒙罕不參戰,林楓一方顯然佔據優勢。

「此時誰是誰非,我也無法辨別清楚,不過王叔與你竟已仇深至此,要你性命,我也不會阻攔的,就看王叔他自己有沒有能力殺你了。」

段無涯淡淡的說道,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凝,好個段無涯,他雖然口中是誰看段天狼能不能殺林楓,但實則,是默認林楓等人,可以對付段天狼了。

段無涯,竟然默許了,要殺段天狼,這讓人群如何不心神顫動。

段天狼的目光也是一沉,心「蒙統領。」

段天狼掃了段無涯一眼,隨即看向蒙罕,淡漠的喊了一聲。

「天狼王乃是皇室王爺,身份尊貴,我蒙罕身為皇城禁衛軍統領,守護皇城之內的一切,自然不可能看著王爺有任何事情發生的。」

蒙罕淡淡的說道,聲音平靜,但無疑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他站在段天狼一邊。

林楓平靜的看著這一切,段無涯,和段欣葉關心非常好,幫他,甚至願與天狼王反目。

而蒙罕,身為禁衛軍統領,和段無涯站在一起,卻並沒有給段無涯面子,支持段天狼。

「看來,段無涯隨蒙罕一起而來,也是有深意的。」

林楓心中暗道一聲,那深宮之中,果然是帷幕重重,深不可測。

「呵呵。」

段無涯聽到蒙罕的話,嘴角露出了一絲淺笑,不過這淺笑當中,卻帶著一抹冷意。

「禁衛軍統領!」

段無涯心中喃喃低語,腳步緩緩跨出,走到段欣葉的身邊,問道:「欣葉,林楓她說你是在王叔營中被擒,此事是否屬實。」

「嗯。」段欣葉點頭道:「那日我和林楓正在營帳中聊天,就有刺客要刺殺於我,將我擒拿,後來已經確認,是王叔營中的一位將領勾結摩越,布置的這場陰謀,還讓林楓深陷其中。」

「我明白了。」段無涯微微點頭,隨即又道:「欣葉,是為兄讓你受苦了。」

說罷,柳滄瀾又走向段天狼,讓段天狼目光閃爍不定,他天狼王忌憚的人不多,只要寥寥幾人,段無涯,便是其中一位。

段無涯行事毫無章法,聰明得有些過分,很少有人能夠琢磨透他的心思。

「王叔,斷刃城一戰,柳將軍與林楓焚燒敵軍幾十萬,扭轉戰局,此事王叔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段天狼目光凝視段無涯,隨即搖頭道:「沒有。」

「好。」

段無涯輕輕的點頭,又道:「此次戰爭,幾十萬將士已為國犧牲,暫且不論誰之過,但如今林楓和公主平安歸來,是喜事,而我們也得知柳將軍是被誤會的,對嗎?」

「對。」段天狼很不情願的再次點頭。

「嗯。」段無涯再度點頭,腳步跨出,走到斬將台上,目光掃向眾人,說道:「死者已逝,我便不追究誰的責任,但我雪月皇室,誤會了柳將軍,神箭柳滄瀾,忠肝義膽,為國浴血奮戰,卻險些被冤屈,這是我皇室之過,我段無涯在此承諾,會稟奏父親,恢復柳將軍帥位,賜公卿之位,重掌三軍,守衛斷刃城,同時,追封鳩赤血統領為忠勇侯。」

封柳滄瀾公卿之位,對柳滄瀾而言,這是虛名,三軍主帥,在斷刃城,他就是王。

而鳩赤血,都已經死了,要封號何用。

這不過是表明了段無涯的態度,他代表皇室,承認錯誤,恢復柳滄瀾之位,柳滄瀾的冤屈,得意洗刷。

「王叔,你可願意與我一起上稟?」

段無涯目光落在段天狼的身上,淡淡的問了一聲,讓段天狼目光一滯,隨即無奈的點頭,段無涯,這是在讓雙方妥協,在不追究他段天狼的同時,釋放柳滄瀾,讓柳滄瀾重掌將軍之位。

「將軍意下如何?」

段無涯眼眸又看向柳滄瀾,此刻的柳滄瀾抱著鳩赤血的屍體,緩緩的朝著赤血鐵騎走去,目無表情。


「我柳滄瀾謝過二皇子殿下好意,願意接受。」

淡漠的聲音從柳滄瀾的嘴中吐出。

「將軍!」幾萬將士同時喊道,怎麼能接受,接受,就意味著放過段天狼。

柳滄瀾的腳步停下,目光看向人群,卻見許多將士的目光都落在了林楓的身上,這讓柳滄瀾心中嘆息,但在嘆息的同時,也有一絲欣慰。

林楓,已經能夠威懾三軍了,即便沒有他柳滄瀾。

「鳩統領之遺願,讓林楓繼承赤血統領之位,我這便賜林楓赤血統領之職位,小楓,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我先帶赤血回斷刃城,他們就交給你了。」

柳滄瀾淡漠的說了一聲,隨即跨上戰馬,帶著鳩赤血的屍體離去,一股蕭瑟悲涼的氣氛蔓延,所有人能感受到柳滄瀾的凄涼與無奈。


第七層符文塔內的符文法陣,正在開始破碎,在梅林施展出黑暗之眼第三形態的那一刻,黑貓迪迪摩斯便知道,這次梅林是肯定能夠闖過第七層了。

Previous article

樓下的囚木琴等人,還在繼續戰鬥著,三學校的實力都很牛x,但就是死他們也不會讓人在登上樓台一步。當然了,實力不強的,也登不上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