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第七層符文塔內的符文法陣,正在開始破碎,在梅林施展出黑暗之眼第三形態的那一刻,黑貓迪迪摩斯便知道,這次梅林是肯定能夠闖過第七層了。

符文塔第七層的寶物,最終要被梅林得到了。

黑貓迪迪摩斯深深的看了一眼梅林,隨後乾脆用貓爪子一指點向了那已經破碎不堪的符文法陣,隨後笑著說道:「不用再施展黑暗之眼了,符文法陣破碎,你如今已經闖過第七層了!嘖嘖,真是沒想到,菲德爾大法師費盡了心思,想要將他一生對於符文的領悟,都傳給一名精通符文的法師,好將他的符文學發揚光大,但現在看來,菲德爾大法師的設想要落空了。」

符文塔建立的目的,就是為了篩選出暗靈域,精通符文的施法者,好繼承菲德爾大法師對於符文學的領悟。

只可惜,卻被梅林這個不精通符文的施法者給闖過了第七層。

黑貓迪迪摩斯更想不通的是,梅林只是區區三級施法者,卻為何能夠隨意的施展出黑暗之眼的第三種形態?

不過這是隱秘,黑貓迪迪摩斯也沒有詢問,它只是一個符文法陣之靈而已,儘管有了生命,儘管非常古老了,但終究也只是一個符文法陣之靈,它還得遵循當初菲德爾大法師制定的規則。

「轟隆」。

黑貓迪迪摩斯打開了第七層內的一間小屋子,隨後對梅林說道:「梅林法師,進去吧,你闖過了符文塔第七層,菲德爾大法師一生的心血,就在屋子裡,那就是菲德爾法師給你準備的寶物!」

梅林精神力微微一掃,這間小屋子似乎也被符文法陣給籠罩住了,精神力都無法查探,要想知道菲德爾大法師所遺留下的寶物究竟是什麼,就必須親自進去。

想到這裡,梅林也深吸了口氣,漸漸的將黑暗之眼收了起來,再向黑貓迪迪摩斯微微欠身行禮,表達著尊敬。

隨後,梅林便毅然的踏了進去!

「嗡」。

籠罩小屋子的符文法陣,散發出如同水一般的波紋,好似徹底的隔斷了小屋與外界的聯繫一般,而梅林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第七層。(未完待續。) 第七層內,梅林進入到了一間小屋子,這間屋子被完全隔絕了,他看不到外面的任何情況,而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即便是符文法陣之靈的黑貓迪迪摩斯也是一樣,看不到小屋中的任何情況。

因此,梅林可以在小屋內,放心的查看菲德爾大法師遺留下來的寶物。


第七層的寶物,是菲德爾大法師最為珍貴的寶物,梅林也充滿了好奇,這麼多年了,都沒有誰能夠闖過符文塔的第七層,除了菲德爾大法師而外,誰也不知道這裡面究竟有什麼寶物。

小屋中的擺設很簡單,梅林的目光微微一掃,立刻就集中到了一片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區域。

在這片區域中,有一個巨大的神秘符文,漂浮在白色光芒中,不斷的翻滾著,顯得非常神秘。

「嗖」。

忽然,白色光芒中,隱約凝聚出了一道身影,模樣就和符文塔第六層的守護之靈艾菲德爾一模一樣。


艾菲德爾本就是菲德爾大法師的模樣,這道身影自然不是艾菲德爾,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了,是偉大的菲德爾大法師遺留下來的。

「終於有人闖過第七層符文塔了……你叫什麼?」

菲德爾大法師的身影,目光平靜的望著梅林。

梅林心中微微一驚,這道虛影居然能夠和他交流,讓他很吃驚,不過對方是菲德爾大法師遺留下來的一道身影,肯定也和這裡的寶物有關。

於是,梅林恭敬的回答道:「我叫威爾森.梅林!」

「梅林法師,你不用害怕,這道身影只是我的一個投影罷了,而且支撐不了多長時間,等你獲得寶物后,投影就會消失。好了,時間不多了,現在給內介紹一下,我所留下的寶物,一道符文心印!」

「符文心印?」

梅林望著那半空中巨大的符文,想來這應該就是菲德爾大法師所留下的符文心印,只是也看不出有什麼特殊的。

「不錯,就是符文心印,在這道心印中,蘊含著我一生對於符文法陣的領悟和理解,而且有了這道心印,哪怕不懂符文的,也能夠依靠著心印來催動符文法陣,也算得上是我自創的一種方式特別獨特的寶物吧,雖不同於施法工具,但比一些強大的施法工具還要強大!」

「當然,符文心印最重要的還是我對於符文的領悟,你可以慢慢的消化掉心印內的符文,成為一位偉大的符文大師!」

「這個世間充滿了神奇,我曾經見到過各種各樣的天才人物,甚至有人能夠在三級施法者時,就滅殺七級施法者!這樣的天才很少很少,不過也不排除曰后暗靈域會出現這樣的人,若你真的是這樣的天才,對於符文學又不感興趣,那希望你曰后能在暗靈域里,找到一位精通符文學的施法者,可以將符文心印傳給他,不至於讓我一生的心血白費。」

梅林已經明白了,這道菲德爾大法師的投影,其實沒有任何意識,剛才詢問梅林的名字,也不過是菲德爾大法師設定好了的,投影只是按照當初菲德爾大法師設定的話在說而已。

隨後,菲德爾大法師的投影漸漸的變淡,過了沒多久,就徹底的潰散了,只留下了屋子中,那枚巨大的符文。

白光中的符文,就是菲德爾大法師說的符文心印,是菲德爾大法師一生的心血,他本來是想要傳授給暗靈域中真正的符文學天才,能夠靠著對於符文的理解,闖過第七層,得到符文心印。

那樣的天才施法者,才能夠更好的傳承菲德爾大法師一生對於符文學的領悟,不過,現在卻被梅林闖過了第七層。

「符文心印,即便不會符文學的施法者,一旦得到了符文心印,也能暫時依靠著符文心印,從而催動符文法陣,一舉成為強大的符文法師!」

梅林看著半空中的那枚符文心印,也漸漸起了興趣,他並不精通符文學,因此連符文法陣也無法布置,更加不理解什麼是符文。

他的精力有限,除了法術、魔能而外,梅林已經沒有多少精力再去研究浩瀚精深的符文學了,不過既然有符文心印這麼神奇的寶物,他自然也想試一試。

或許,得到符文心印不能真正得到心印內最寶貴的那些符文學知識,但光是符文心印的神奇,也足夠讓梅林滿意了。

曰后暗靈域若真的出現了符文學的天才,再將符文心印傳給對方也不遲。

「嗯?剛才菲德爾大法師的投影,好像沒有提到過,該怎麼獲得符文心印?」

梅林忽然想起,符文心印固然神奇,但他卻不知道該怎麼獲得?就連剛才菲德爾大法師的投影,似乎也忘記提到這點了。

梅林皺了皺眉頭,他向前走了幾步,整個人已經跨進了白光的區域,想要看看符文心印該怎麼獲得,不過就在他離符文心印都還有一段距離時,符文心印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猛的震動了起來。

「嗡嗡嗡」。

整個白色光芒都翻滾了起來,就好像雲霧一般,將梅林籠罩在了裡面,與此同時,那枚巨大而神秘的符文心印,瞬間化為了一道光芒,印進了梅林的腦海中。

「轟」。

梅林腦海中,立刻就出現了大量的信息,就彷彿炸開了一般,腦海都變得一片空白起來。

這種狀態只持續了一瞬,很快梅林就恢復了過來,他能感受到腦海中突然多出了許多的知識,而且在識海中,隱隱還有著一道散發著白色光芒的巨大符文,赫然是符文心印。

這道符文心印很神奇,漂浮在識海中,與梅林的法術模型、火焰法則都互不干擾,而且若是仔細看時,還能看到在符文心印表面,有著密密麻麻的一些神秘符文,隱隱間布置成了無數個符文法陣,將符文心印都保護了起來。

這些符文法陣,想必都是耗費了菲德爾大法師的心血,目的就是為了保護符文心印,即便有什麼意外,符文心印也能夠完好無損,不會浪費了菲德爾大法師一生的心血。

除了有符文法陣的保護,梅林無法將符文心印毀掉而外,其他的,梅林卻很滿意。

符文心印和火焰法則不一樣,可以輕易被梅林掌控住,他若動用符文心印,就能夠看到從他的額頭上,漸漸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印記,看起來讓梅林整個人都充滿著一絲神秘的感覺。

符文心印內的確有著海量的關於符文學的一些知識,這是最寶貴的,對那些一心研究符文學的施法者來說,這就是無價之寶,有了這些知識,都是菲德爾大法師對符文學的領悟和理解,可以讓那些喜歡符文學的施法者突飛猛進,提升對於符文學的領悟。

不過,這對於梅林來說,都沒什麼作用,他真正看中的是符文心印能幫助梅林掌握住符文,從一竅不通到現在,靠著符文心印,甚至能夠布置出強大的符文法陣。

「試試看,符文心印是否真的有那麼神奇?」

梅林從戒指中拿出了當初他得到的一件符文法盤,這只是一件普通的符文法盤,但梅林不會符文,對符文也沒什麼研究,因此,這件符文法盤便成了擺設,梅林也無法催動法盤內的符文法陣。

「符文心印!」

梅林低聲念叨著,他催動了符文心印,立刻,從梅林的額頭眉心處,符文心印變的更加清晰了,並且還有著一個個的符文,鑽進了符文法盤內。

「嗡嗡嗡」。

立刻,梅林手中的符文法盤被激活了,法盤上的符文法陣也迅速的布置了出來,即便梅林不懂符文學,但也知道,這符文心印的強悍!

符文心印居然真的能夠讓一名不懂符文學的施法者,一躍而成為符文學大師,各種符文法陣都能夠信手拈來,輕易的布置出來。

「好,好,沒想是真的,有了符文心印,再複雜的符文法陣,都能夠布置出來!」

梅林有些喜出望外,他不懂符文學,如果遇到了一些符文法陣,就必須強行破除,十分麻煩,而且一些非常複雜而強大的符文法陣,也並不遜色一些強大的魔能,想要強行破除都很困難。

現在有了神奇的符文心印,符文法陣也根本就沒什麼好畏懼的了,畢竟在符文學的領悟上,菲德爾大法師可謂是達到了巔峰,靠著符文,菲德爾大法師甚至能夠達到大法師的巔峰,成為大法師中的佼佼者,僅次於那些偉大的傳奇!

「該離開了!」

梅林得到了符文心印,已經很滿意了,他也就沒有再回到七層,而是直接在小屋中,虛空一畫,猛的催動符文心印。

頓時,從符文心印中立刻就射出了一個個的神秘符文,組成了一個符文法陣,這是一個簡易的傳送法陣,現在靠著符文心印,梅林就能夠輕易的布置出來。

隨後,梅林走了進去符文法陣,一道白光包裹住了梅林,瞬間便從符文法陣內消失不見了……(未完待續。) 符文塔外,諸多施法者都看到第七層的亮光了,這代表著梅林又進入到了第七層中,開始嘗試闖第七層的符文塔了。

「不愧是梅林法師,第七層符文塔,隨意就能進入,上次還以為是梅林法師僥倖之極才進入的,沒想到這次又進入第七層了,看來梅林法師的實力,的確是可以輕而易舉的進入到第七層!」

「梅林法師上次沒有闖過第七層,不知道這次的結果怎麼樣?」

符文塔外的施法者,大都是來闖符文塔,想要碰碰運氣,不過現在看到梅林已經進入了第七層,便乾脆先在外面看一看結果。

「轟隆」。

忽然間,整個符文塔都震動了起來,許多施法者都有些吃驚,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這陣震動來的快消失的也快,一些施法者還沒反應過來,震動便已經消失了。

「怎麼回事?」

「剛才怎麼了?符文塔發生了什麼變故?」


符文塔的震動剛剛結束,許多施法者還沒回過神來時,卻驚訝的發現,符文塔的第一層大門,居然完全封閉了。

「嗖嗖嗖」。

與此同時,正在符文塔內向上闖的眾多施法者,居然也被一個個的傳送出了符文塔,甚至連他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個個的臉上露出了迷茫之色。

一些施法者甚至嘗試著,想要再進入符文塔,不過剛剛靠近,就被一層薄薄的光芒給阻隔住了,完全無法進入。

要想打破這層光芒,恐怕連七級施法者都做不到。

「是了,一定是符文塔封閉了!」

「符文塔封閉?那是有人闖過第七層的后,才會封閉的,難道說有人闖過了第七層,得到了菲德爾大法師遺留下來的寶物?」

「一定是梅林法師闖過了第七層!」

最開始只是一些猜測,但隨著越來越多的施法者回憶起了關於符文塔的具體信息后,許多施法者都清楚了,符文塔第七層里的寶物,已經被人拿走了,而且多半是梅林法師。

除了梅林法師,在暗靈域中,沒有誰能夠再闖過第七層符文塔了。

「嗡嗡嗡」。

就在符文塔外,眾人猜測,議論紛紛時,一道白光出現在了里奧法師的高塔外,從白光中踉蹌著走出了一道身影。

「居然真的能夠傳送到這裡!」

從白光中走出的身影,正是剛剛從符文塔離開的梅林,他直接用符文心印,布置出了符文法陣,直接傳送到了里奧法師的高塔前。

這也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隨後,梅林向著符文塔的方向望去,他知道,通過第七層,得到符文心印后,整個符文塔就會封閉,這是一件大事,只怕整個暗靈域都會震動。

因此,梅林直接用符文心印,布置了符文法陣,回到了里奧法師高塔。

梅林急匆匆的回到了高塔中,里奧法師雖然死了,但他的高塔卻還在,按照暗靈域的規矩,一旦確定某位四級以上的施法者已經死了的話,那麼他的高塔就會被撤掉。

不過現在暗靈域還處在調查期間,因此,這座高塔甚至還可以存在一年,如果一年後,梅林還沒有成為四級施法者,那麼暗靈域就會給他安排其他的導師。

而且以現在梅林的潛力,若是要安排導師,多半都是暗靈域七級以上的施法者。

梅林也沒有去考慮這些事,他直接回到了屋子,開始查看起了符文心印里,關於符文的一些內容。

符文學、煉金學、藥劑學,都被稱為和構建法術一樣,有著同等的地位,尤其是符文學,更是浩大精深,一位精通符文學的施法者,甚至可以越級挑戰許多強大的施法者,非常不可思議。

以前梅林不清楚,但現在,漸漸查看符文心印里關於符文學的介紹,他便漸漸的對於符文學有了一些了解。

符文學最核心,最根本的力量源泉,實際上是精神力!

精神力虛無縹緲,一般的施法者,精神力就是用來模擬法術模型,以及穩定法術模型的,除此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作用。

不過,若是研究符文學,想要布置符文法陣,精神力就必不可少。


符文,實際上更像是一枚枚神秘的精神印文,這些精神印文以特殊的方法,用精神力激發出來,而後就可以組合排列,組成一個個的神秘符文法陣。

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過程,精神力虛無縹緲,只有施法者自己才能掌握住,就連梅林的矩陣號,也無法掌握住虛無縹緲的精神力。

矩陣號無法掌握住精神力,梅林自然也就無法靠矩陣號來學習和研究符文學,直到這次闖過了符文塔的第七層,得到了菲德爾大法師的符文心印,梅林才算是對符文學,有了一個系統的了解。

符文學靠著精神力激發出符文,本來這些符文也是虛無縹緲的,無法干涉物質,不過當無數個符文以一種特定的方式排列起來后,就能形成變化。

不同的符文法陣, 穿而複始[綜] ,比如符文之雷、符文之風等等,實際上都是用符文法陣來掌握元素的力量,從而爆發出不遜色於法術甚至魔能的威力。

這就是符文學!如果說,法師們是用法術模型來吸收元素,轉化為法力,釋放法術都是動用自己法術模型內的力量。

法術模型越強,法術的威力也就越強!而符文學卻完全不同,完全是用符文法陣去掌控元素的力量,符文法陣布置的越精細,布置的越完善,布置的越強,那麼威力也就越強,根本就不需要成為多麼強大的施法者。

在施法者最為輝煌的時代,一些精通符文學的一級或者二級施法者,其中最為強大的,甚至能用符文法陣,滅殺七級施法者!

當然,那樣的人畢竟太少,如果是太過複雜的符文法陣,需要的精神力堪稱恐怖,而且符文也遠比法術要複雜的多。

「這符文學可真難研究,幸虧我現在有了符文心印,倒是不用花費精力去學符文。」

梅林對於符文學有了一些了解,而且對於符文心印就更是了解了,這是菲德爾大法師一生的心血凝聚而成,裡面囊括了無數的符文法陣,可以隨時用符文心印來激活裡面的一些符文法陣。

這對於梅林來說,幾乎就是一件強大無比的施法工具,有了符文心印,曰后梅林也不用害怕被別人用符文法陣攻擊或者困住了。

梅林反覆的查看著符文心印,確認符文心印的確可以自由的掌控時,這才輕輕的鬆了口氣。

不過,有了符文心印,這還遠遠不夠,在接下來的混亂局面里,梅林並不佔什麼優勢,況且,黑暗之眼還在持續不斷的消耗著火焰法則的力量。

因此,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儘快的構建四級法術!

構建四級法術,首先就得增加精神力,等到精神力足夠強大后,才能夠構建四級法術,梅林的戒指內有著上千份的魔柯拉藥劑,正缺少時間來配製藥劑。

現在就是配製藥劑最佳的時機,想到這裡,梅林便直接在寧靜的高塔內,拿出了戒指內的魔柯拉藥劑材料,開始了藥劑的配製。

*****

「嗖」。





於是大戰不可避免,劍妖和書妖更是受到軒轅辰的影響不會再對天神妥協了。

Previous article

段天狼冷淡的說道,他不答,林楓能如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