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到了晚飯時間,幾人都在酒店的內置餐廳裏。根據阿成來報,酒店似乎沒有多餘的房間,只剩下單人房和高級套房個一間。這可不是個好消息。若是單人房住那麼多人肯定是不行的。高級套房的價格想想就知道不一般。

“那麼,住高級套房就好了。”夏琳一臉輕鬆的說着。有可能她又搞什麼花樣,上次雲行市住旅館也沒有把錢付全,老闆還真是好說話,最後乾脆免費還面帶笑容地目送幾個人離開。

“女生就睡牀上好了。”

武麟也沒有住過這類大型酒店,不過電視裏或多或少地能看到一點。高級套房比普通房間大了數倍,儘管這樣在沒弄清楚裏面的狀況下,還是先讓女生爲好。

睡浴室也不錯,說實話武麟很早就想嘗試一下這種感覺。

“那房間很全面,但就只有一張很豪華的三人牀,誰四個人勉強可以。”

“我要睡浴室!”

“武麟你好狡猾,居然和我搶浴室。”

“那在沙發上也不錯。”

“在沙發也不行哦。”夏琳朝武麟搖了搖食指。

“爲什麼?”

“因爲姐姐今天想睡那邊,小夢絮和小六兒也是吧。”說着向李夢絮和姬神眨了眨眼。

“真搞不懂你想什麼,那牀不是空出來了嗎?”

等等,這種情況難道暗示着自己可以睡在牀上?的確是件好事,然而怎麼有股不好的預感。

忽然發現艾琳撅起嘴一直盯着自己,這種情況從剛纔就開始了嗎?

“主人和我睡一起,要保護主人這是必要的。”

夏娜說着拉起武麟的手。

“哇,牽手了耶。”

“你們兩個很囉嗦啊!”

“另外兩個男生,我準備了單人房間,住兩個人勉強可以。”


“天哪,不能睡浴室了嗎?”

“如果遇到襲擊可能會把整個房間破壞掉,會死的哦。”

“那我還是去單人房吧……”慕容秋水和阿成一同去了單人房。


冰箱妹開始對武麟也有很大的意見,待到夏琳解釋“這是爲了小武的安全着想。”只好聽她的了。 方天南利用自己的神識,包裹著鳳凰法相的能量,咋一進入到地面底下,在最初的時候,一切都進行得比較的順利。方天南可以清晰的感應到,自己的法相能量,在不斷的朝著地底下深入著。

期間,方天南也察覺到了,身前的宮殿中,所埋藏著的那具七階後期的妖獸的屍體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勢壓迫。

但是,在方天南的神識感應上來看,這樣的氣勢壓迫,終歸是少了一些「靈魂」的感覺。就好像是方天南的身體,在承受著這一種壓迫力的時候,會感覺到異常的壓抑。但是,方天南的神識,一旦脫離了方天南的身體,進入到地底下,再遇到這一股強大的妖獸氣息,卻又變得輕鬆了許多!

方天南琢磨著,應當是宮殿中的這具妖獸的屍體中,所蘊含的精神層面上的能量,已經被封印進入到了獸魂石中的緣故。

畢竟,在之前的時候,方天南可是有從克達爾的口中,聽到,這座宮殿的範圍之內,擁有著兩塊獸魂石!其中之一,是方天南這一次試驗的目標,封印著鳳凰類妖獸氣息的獸魂石,另外一塊,自然是封印著宮殿中的七階後期妖族的獸魂石了。

果然,就在方天南的神識,包裹著法相的能量,繼續的朝著地下深入的時候,突然的,就遇到了一股熟悉的妖獸氣息!

和宮殿中的妖族的屍體,給方天南的感覺,是一模一樣的!

無非是在氣勢的壓迫上,有著很大的不同而已。

妖族的屍體,給方天南的壓迫感,是純粹的針對著方天南的身體的,就好似方天南運轉著體內的星力,來抵禦這一股氣勢的壓迫,依然會感覺到渾身的難受。而後者,獸魂石中封印的妖獸氣息,在方天南看來,就顯得弱小了許多。

只是,當兩股妖獸的氣息,合二為一,形成一個整體的時候,方天南的麻煩,就來了!

。。。。。。

在此之前,方天南或者是感應到宮殿中埋藏的妖族的屍體骨架上的氣勢壓迫,又或者是熟悉獸魂石中的妖獸氣息的波動。

但是,真的當方天南去面對著這兩者的結合的時候,方天南恍然間,就有一種感覺:自己是在面對著一頭七階後期的妖獸!

就好像是方天南站在氣勢全盛的星殿的殿主的面前,那種全身飄搖,隨著這一股氣勢的壓迫,而不斷的顛簸著的感覺,讓方天南的臉色,驀然間就蒼白起來!

方天南完全可以想象,若是自己不採取有效的措施的話,那麼,隨著時間的流逝,方天南整個人的心神,都有可能被這一股強大的氣勢所震懾,而導致心神不穩,出現實力境界上的波動!



這絕對不是方天南所希望看到的!

但是,在短時間內,方天南又想象不到合適的辦法來。

撤離已經深入到地底下的鳳凰法相的能量?如果說,方天南在這個時候,還有著這般的主動權的話,方天南的臉色變化,就不會如此的劇烈了。在強大的妖獸氣息的壓迫之下,方天南感覺到,自己催動著的法相能量,既不能前進,也沒有辦法後退。

恰恰的就卡在那裡,動彈不得。

即便是方天南的神識力量,在這會兒,還有著一定的主動權,卻沒有辦法拉扯、包裹著鳳凰法相的能量,退回到方天南的體內。

「難道說,妖獸的氣息,對於妖獸類的法相能量,有著很強大的壓迫姓?」方天南暗暗的琢磨著,「可是,這也不應該啊。自己在面對著彩蝶,又或者是克達爾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感受。」

方天南琢磨著,可能是和自己初次面對著七階後期的妖獸氣勢有關。

畢竟,方天南和對方之間的察覺,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不過,下一刻,方天南就猜測著,自己的結論,似乎是有了錯誤的地方。就在方天南準備不斷的把自己識海中的神識,全數的去融入到鳳凰法相中的時候,宮殿中的妖獸氣息,竟然完全的不顧方天南的神識力量,而是全心全意的,去壓制著方天南的鳳凰法相的能量!

這讓方天南的眼神,微微的一亮!

腦海中,驀然間就閃現過妖族的綠衣女子、克達爾,以及長老幾人,所說的幾句話來!

。。。。。。

「宮殿中所埋葬的蜥蜴類的妖獸,從大的範圍上來說,還是屬於龍族的。」

「在建立這座宮殿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在地底下發現封印著鳳凰類的妖獸氣息的獸魂石,是在此後的時間裡,才發現的。……」

「封印著鳳凰類妖獸的氣息的獸魂石,完全是被宮殿中的妖獸氣息,給壓制住了,所以,我們只能是感應到蜥蜴類的妖獸氣息,而沒有辦法感應到地底深處的那一塊獸魂石的存在。」

……

這些斷斷續續的話語,在方天南的腦海中,不斷的糾纏在一起,然後,又逐漸的變得清晰起來。

很顯然,宮殿中的蜥蜴類的妖獸,和方天南所擁有的蛟龍法相中的本源妖獸,蛟龍,有著很大的相似之處,畢竟,連妖族的長老也開玩笑似的說了,方天南的蛟龍法相,若是堪比鳳凰法相的實力的話,直接的去嘗試一下,激發封印著宮殿中的妖獸氣息的獸魂石,也是可以的。

而蜥蜴類的妖獸氣息,能夠壓制住地底深處的鳳凰類的妖獸氣息,方天南琢磨著,要麼是兩者的氣息,有著一定的衝突,要麼就是兩者的妖獸氣息,存在著相互壓制的效果。雖然說,兩塊獸魂石中封印的妖獸氣息,從本質上來說,都是七階後期的妖獸!但是,獸魂石中封印著蜥蜴類的妖獸氣息的那一塊,不是更加的接近地面嘛!

再加上宮殿中的蜥蜴類妖獸屍體的輔助,完全的壓制住地底下的鳳凰類的妖獸氣息,也是情有可原的!

方天南此時,完全就是拿自己的鳳凰法相的能量,沒有絲毫的辦法。

是以,方天南大膽的,直接利用著自己的神識力量,不斷的深入到地底的深處,企圖去尋找到地底下的那塊獸魂石。

若是可以利用神識的力量,在獸魂石和自己的鳳凰法相中建立起聯繫的話,方天南琢磨著,憑藉著封印有鳳凰類妖獸氣息的獸魂石的幫助,鳳凰法相的能量,想要繼續的前進,又或者是抵抗宮殿中的妖獸的氣勢上的壓迫,還是可行的!

想到就做,方天南的神識之力,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往地底下,深入了幾十上百米的距離。

讓方天南有些意外的是,似乎是神識之火,起到了一些作用。

但凡是方天南催動起來的純粹的神識之力,就可以順利的避開宮殿中的妖獸氣勢上的壓迫。而就在方天南心下感慨的同時,神識的力量,終於是找到了封印有鳳凰類妖獸氣息的獸魂石!

可以說,此時的方天南的神識之力,就是一道橋樑。

一頭聯繫著獸魂石,一頭又包裹著鳳凰法相的能量。

「倏!——」的一聲。

方天南就感覺到,鳳凰法相中的能量,一瞬間就往下墜去,來到了獸魂石的周邊!

吸收、融合……

方天南的神識之火,在這一刻,起到了微妙的作用,讓方天南的鳳凰法相中的能量,徹底的進入到了獸魂石之中。和之前,方天南利用蛟龍法相的能量,激活了競拍到的獸魂石有所不同,這一次,方天南可以清晰的感應到,整塊封印著鳳凰類妖獸氣息的獸魂石,就是一個讀力的空間。而進入其中的能量,除了鳳凰法相中的本源妖獸青鸞的能量,還有鳳凰法相整體的力量。

說白了,就是方天南的中丹田內,唯有餘留下了一絲和鳳凰法相之間相互聯繫的能量,其餘的,所有鳳凰法相的能量,竟然全數的,進入到了獸魂石之中!

。。。。。。

就在這個時候,方天南臉上的神色,變得更加的怪異起來!

雖然方天南的人,此時還站在地面上,但是,方天南的心神,卻是可以跟隨著鳳凰法相的力量,進入到地面底下。


與此同時,獸魂石中封印的鳳凰類的妖獸氣息,忽然的就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方天南可以切身的體會到,這一股妖獸的氣息,完全不比宮殿中的妖獸氣勢來得弱小!

於是乎,兩股妖獸氣息的碰撞,幾乎是「嘭」的一聲,就讓方天南的心神、識海,產生了一陣猛烈的動蕩!

就好似方天南所站立的地面,都在這兩股能量的碰撞之下,被完全的摧毀了一般。

方天南只感覺到,自己的身子,因為腳下的地面,突然間的「塌陷』,也和之前的鳳凰法相的能量一樣,來了一個急速的下墜的過程,似乎是還有人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袖,然後,方天南整個人就被一股狂暴的氣息,所徹底的淹沒。

鳳凰法相的能量也好,神識的力量也罷,都脫離了方天南的控制!

整個天宇間,唯有強大的妖獸的能量,在不斷的肆虐著。(未完待續。) 酒店單人房中,慕容秋水和阿成勉強擠在一張牀上。

“也不曉得李燁那幾人去哪了?”

“好像跟着西門走了。”

李燁一直認爲自己是被武麟帶過來的,所以有個能逃跑的機會哪能不珍惜,就算給他好處讓他留下來也有點困難,慕容秋水不是說過要教他內力嗎?可相比之下還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而且家裏肯定會認爲自己的失蹤是被其他黑幫所綁架吧。

另外武麟房間,牀上。

“話說爲什麼我會在中間?”

左邊是夏娜右邊是艾琳。即使保護也用不着這樣吧。被兩個女生擠在中間,到底算是幸福還是災難?

“笨蛋麟,保護你雖然讓我渾身起雞皮疙瘩,但這是夏琳姐姐的請求我也不好意思拒絕。”

她的眼神充滿殺氣、怨恨……真的那麼討厭自己嗎?該不會因爲都是E殺手才放心的和自己睡一張牀?

(其實冰箱妹也是可以啊)武麟馬上否定了這個想法,所有女女中,還是冰箱妹最兇狠、暴力傾向嚴重。那天晚上不該大意說出那些話,武麟可不認爲僅此一件事她就會對自己客氣一點。

更何況,假如冰箱妹又穿了安全短褲怎麼辦?果然很在意啊……

“你們都穿睡衣?”

“想問什麼?”

武麟可不是變態,會對兩女的睡衣感興趣。只是自己光着膀子罷了。至於爲何光膀子……被夏娜強脫下來的。

“主人,你不喜歡睡覺穿睡衣的我嗎?如果那樣的話,我可以脫下來。”

夏娜說到做到,伸手就去解衣服的鈕釦。

“等等,不用了!我覺得這樣很好。真的!”

“是嗎?既然沒有事情希望主人能快點入睡,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辦。”

不用夏娜提醒武麟也努力想讓自己進入睡眠狀態。不過由於神經的過度緊張導致腦子越來越清醒了。

有時身體隨意亂動還會觸碰到什麼柔軟的物體,肌膚的親密接觸。

(拜託,這麼大張牀你們不要把我擠在裏面啊!)武麟此刻心聲。

“好了我要睡覺了,笨蛋麟不要趁機偷襲,如果趁着女孩子睡覺時偷襲成功你也不會有成就感吧。”

“老實說我只要一看到你,什麼慾望啊,邪念啊,統統消失不見。對你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感覺。所以請放心吧,就算我做夢的時候估計也很難會想到你……”

“嗯,那樣……就好了。”艾琳緩緩轉過身,把頭埋到被子裏。(完全沒有感覺……簡直就是個打擊啊!嗚嗚嗚嗚~~)

【嘿嘿,到最後竟然還被人家討厭了。】

(作者你不要突然出現!)

【哎喲哎喲,爲什麼只對我完全沒感覺?好傷心哇,艾琳我可要撒嬌了喲。】

“再囉嗦就曝光你身份!”

【不愧是艾琳,老夫先閃了……】

“你剛纔再和誰說話?”

“沒什麼!”

武麟的提問被一語駁回,果然不應該多管閒事,難道是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導致腦子出問題?產生了幻覺?

這時燈光暗了下來。

“小武,到睡覺時間了哦。”

趕快閉上眼,放鬆身體,可以有助於加速睡眠。

——兩小時後——

深夜1點左右。皎潔的月亮高高掛在窗外似乎要把此刻的情景記錄下來。

睡不着啊!武麟心中在流汗,但卻不能吵醒周圍睡覺的人。爲什麼艾琳和夏娜能睡的那麼甜美……武麟還是要假裝自己已經睡着了。身體也漸漸放鬆下來。

然而事情沒那麼簡單就結束。武麟的大腿似乎觸碰到了誰的肌膚,軟軟的,E殺手的身體都那麼柔軟嗎?

這種感覺是從左邊傳來的——夏娜;同時右手又摸到什麼軟綿綿的部位,既然是艾琳,那就肯定不是胸部,她絕對沒有那麼大……也許是腰部或者大腿。

(她們兩個真的睡着了嗎?怎麼感覺越來越靠近了。)武麟儘量催眠自己的觸覺神經——這一切都是幻覺,她們單純睡相差罷了。




紫氣足有人腰粗細,甫一出現,就令得不少年輕強者紅了眼。

Previous article

於是大戰不可避免,劍妖和書妖更是受到軒轅辰的影響不會再對天神妥協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