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紫氣足有人腰粗細,甫一出現,就令得不少年輕強者紅了眼。

「氤氳紫氣,居然是氤氳紫氣,傳說中黃金戰名的擁有者才能夠得到的人界饋贈。」

有人族年輕強者艷羨,眸光湛亮,黃金戰名,即便是尋常聖者,也不可能得到這樣的氣運饋贈,不僅僅是預示著戰力的增長,一界氣運眷顧,對於道的領悟,在此後的時月里,將有著潛移默化的提升。

咚!

一聲巨響,宛如天地的脈搏在顫動,蕭易眉心處黃金神芒沖霄,包裹著白銀戰名的金光快速滲入其中,連帶著兩枚古篆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成金黃色,若琉璃寶玉,綻放出瑰麗而古樸的光華。

黃金戰名!

一瞬間,蕭易頓時感到己身的變化,他渾身一震,彷彿有一層莫名的禁錮被打破了,他目透混沌光,掃向前方,一瞬間,強如龍太子等人,也感到渾身一緊,竟是生出了一股莫名的危機感。

「黃金戰名,真的凝聚出來了!」

四方一些異族年輕強者臉色難看,尤其是一些年輕禁忌,他們清楚的知道,一倍戰力的提升到底預示著什麼,未晉陞黃金戰名前的誅天槍,便擁有著擊敗金烏帝子的戰力,再次提升一倍,恐怕已經觸及到了禁忌之王的領域,這是傳說中的稱謂,通常而言,只有皇者年輕時方才擁有這樣的戰力,禁忌之王未必可成長為皇者,但是皇者年輕時,一定是禁忌之王。

「不好!帝子的黃金妖符!」

很快,有異族年輕強者驚呼,卻見金烏帝子的眉間,那黃金妖符驀地退化,氣息大減,白銀光浮現,取而代之。

跌落了!

金烏帝子咬牙,嘴角淌血,十指幾乎嵌入血肉中。

轟!

突兀的,天地一震,神光柱光華大盛,伴隨著花瓣起舞,晶瑩剔透,且地涌甘泉,天降甘霖,有金蓮盛開十二瓣,元化天端坐於蓮心,寶相莊嚴,千萬縷瑞霞若絲絛垂落,他呼吸起伏,隱隱與這片天地合一。

「要成功了!」

有年輕強者驚呼,年輕一輩的大戰再激烈,也沒有神明傳承具有誘惑力,這是登臨無上神位的捷徑,關乎著長生與不朽不滅的真義。

蕭易亦蹙眉,遠古的神明,真的留下了不滅的傳承嗎?他看向神光柱前的元化天,這是一個極其神秘的男子,自最初,他唯一不曾看透的,便是此人,彷彿永遠隔著一層薄薄的霧靄,若隱若現。

咚!

驟然間,一聲巨響,若神鼓擂動,金蓮虛影上,元化天驟然間起身,他指掌連震,若神山崩塌,一縷縷神光迸發,隱約可見古老的神岳矗立在天地之間,神霞如織,瑞氣如瀑,一股難言的莫大威嚴降臨世間。

「難道是,神術!」星辰之子臉色一變,低喝道。

神術!

龍太子幾人神色陡變,神術,屬於古老的神明法門,傳說中蘊藏了神祗的根本力量,足以撼動世界,乃是神明自混沌之中參悟出來的根本之道。

近古以來,也沒有幾門神術流傳下來,一旦被掌握,卻足以與皇道爭鋒,至今名震諸天。

人族的無名青年,已然獲得了一門神術傳承?

四方諸多年輕強者頓時紅了眼,這是足以媲美皇道的法,即便不能得到全部的神明傳承,繼承神位,只是這一門神術,一旦悟通,也足以登臨諸天強者之林,乃至證道成王,登臨帝位,威震諸天。

「不,只是神術雛形,這是傳承的開始!」

鬼厲眼中精芒一閃,他身形一閃,形如鬼魅,瞬間就出現在金色蓮座前,一隻大手鬼氣森森,若穹蓋籠罩下來,抓向元化天。(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冥鬼身法!」

有人驚呼,這是鬼族名聞百界的身法,將冥道身法的鬼魅衍化到了極致,乃是一位鬼族王者所創,一旦施展,真如魑魅魍魎,變幻莫測。

「放肆!」

盤斧怒叱,如蕭易也是面色微變,鬼厲速度太快,加之本身極為接近神光柱,甫一出手,若電光火石,即便是他,也追之不及。

咚!

沒有半點徵兆,金蓮虛影之上,元化天驀地睜開雙眼,神霞如織,隱約在他眼中浮現出來一方蒼涼的大地,古獸奔騰,萬靈臣服,一座古老的神岳之上,瑞氣似海,一張神座坐卧九天,上面一道巍峨的身影朦朦朧朧,雖然只是輪廓,卻有一種無與倫比的神威,彷彿跨越古老的時空,降臨下來。

鏘!

元化天出手,他揮掌如天刀,五根手指虛張,似五座神岳拔地而起,他一掌劈下,真空粉碎,一道道蒼白的大裂縫看得諸多禁忌人物心神狂跳,一些年輕強者更是心驚膽戰,踉蹌後退,承受不住瀰漫的神威餘波。

噗!

一聲輕響,血花飛濺,一顆猙獰的頭顱飛起,滿臉的不可置信,眼中神光泯滅,鬼魂也陷入寂滅,心靈潰散,真靈破碎。

什麼!

四方皆驚,龍太子敖乾眉眼跳動,這是什麼神術?

「鬼厲,被斬了?」

「得到了神明傳承,那是神術!」

一些年輕強者有些語無倫次,這就是神術之力,著實可怕到了極致,不是鬼厲不夠強,身為鬼族傳人,強大的年輕禁忌,有資格衝擊禁忌之王的層次,而是神術太可怕,只一擊,就斬掉了鬼族這一代的至強傳人。

金蓮虛影上,元化天負手而立,他黑髮輕揚,丰神如玉,周身繚繞神霞瑞氣,氣質神聖而威嚴,眉心處,一縷縷金紋交織,隱約勾勒出一道神秘的符文。

「那是神之印記!」

「神明方才擁有的神之印記,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擁有神之印記。」

一些年輕強者想到了什麼,臉色驟變,不敢相信,這著實有些匪夷所思了。


等等!

搏龍劍鵬軒似乎回憶起了神色,瞳孔驟然收縮,沉聲道:「神明轉世!」

神明轉世!

不但是劍子等異族禁忌強者,蕭易等人亦是心中一驚,神明轉世,遙遠的洪荒年間,遠古時代的神明,在這近古之末轉世了?

「怎麼可能!諸神黃昏,不是都走向滅亡了嗎?」

「神明轉世,六道輪迴不是在上古蠻荒年間就崩毀了嗎?」

「不會錯,這是神明轉世才能有的神明印記,他不是這個年代的人!」

黑暗巨人幕夜瓮聲道:「難怪神光柱會選中他這樣一個籍籍無名之輩,不知道是遠古洪荒的哪一位神明?」

眾人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神明,兩個極其沉重的字,這代表了生命進化的一種極致,主宰了整個遠古年代的生靈,乃是足以與近古諸皇媲美的存在,甚至擁有著更加漫長的生命,若非是諸神黃昏,走向寂滅,將是永生的存在。

而遠古眾神,哪一位才是眼前這名轉世者的身份?

無疑,眼下是無比震撼的一幕,此番冤魂海之行,即便毫無所獲,一名轉世神祗,也足以震動諸天,轉世的神祗,有著前世的神位遺存,一旦重新成長,再次登臨神位指日可待,一位堪比皇者的存在,自遠古年間走來,對於人族與百族的恩怨,沒有絲毫因果,若是有所選擇,無疑是一根巨大的稻草。

眸光淡漠,這一刻的元化天粗布白袍輕舞,他立身於虛空金蓮之上,彷彿與天地合一,渾身上下散發出來一股與道合真的氣韻。

他目光掃過虛空,沒有懾人的氣勢,卻給眾人帶來了巨大的心靈壓迫,一位轉世神明的目光,在接受了神光柱的傳承之後,終於逐漸開始重現遠古的輝煌。

「蕭兄,好久不見。」

元化天看向蕭易,輕笑一聲,道:「多謝你當日精血。」

蕭易不語,當年對方自他手中換取精血,至今不知對方用於何處,不過如何也想不到,對方居然是神明轉世之身,遠古的神祗,相隔了無盡歲月,在這近古之末轉世,這之間到底過去了多麼漫長的歲月,一個比老古董還要古老的存在,一言一行,實在是難以揣度。

「遠古諸神,你是哪一位!」

劍界劍子忽然開口,她神色平靜,手中銹鐵劍輕震,雖然沒有無雙容顏,卻有無雙劍勢。

元化天瞥她一眼,淡淡道:「一界氣運之子,倒也不凡,不過這樣質詢本座,你還不夠資格。」

「你要怎樣的資格。」

劍初雪挑眉,銹鐵劍錚鳴,一道雪亮的劍氣在劍身凝結,絕世劍勢一觸即發。

「想來,這座神府就是閣下的府邸。」忽然,星辰之子開口道,「所以,閣下來此,不過是取回自己遠古年間就準備好的東西,這不是獲得傳承,而是融合本源!」

嗯?

星辰之子話音一落,若石破天驚,神明府邸的主人,這就有些耐人尋味,為何要引動這樣恢弘的跡象,無聲無息獲取本源不是更好,這樣將眾人引入其中,若是沒有什麼目的,沒有人


相信。

「不錯,神祗之間,是不可能傳承的,彼此本源不同,神位相斥,沒有人可以同時繼承兩大神位。」

敖乾冷聲道:「閣下好手段,將我等騙入其中,到底意欲何為!」

「無知的長蟲。」元化天冷漠道,「**是原罪,貪婪是本源,想要真正掌握七情六慾,根本不可能,只是暫時的壓制和把握,抑或因勢利導,神明也有**,抵擋不住誘惑,又能怪得了誰,只能說是咎由自取,與人無憂。」

很多人石化,就連搏龍劍鵬軒幾人也是一臉愕然,稱呼真龍一族的嫡血為長蟲,放眼諸天百界,怕也只有此人。

咔嚓!

無聲無息的,龍太子敖乾周身真空龜裂,一條條細密的蒼白裂紋朝著四周蔓延出去,他一頭天青色長發揚起,眸子中有日月幻滅,這一刻氣血勃發,煌煌如烈日,綻放出來極其可怕的氣息。

「辱我真龍一族,神也要死!」

敖乾冷叱:「不過轉世的神明,尚未登臨神位,今日本太子就屠神證道,奠定聖基!」(最近諸事纏身,斷更一周還多,抱歉,感謝葉子等關心的書友,明日起恢復正常。)rs 大戰一觸即發!

真龍一族的龍太子,當代龍皇嫡子,皇血驚世,擁有極其可怕的戰力,甚至早有傳說,其戰力已然觸及禁忌之王的層次。

諸年輕強者心神激蕩,看向虛空金蓮之上的元化天,遠古年代走來的神明轉世,與近古皇血嫡脈的對決,已然等同於遠古神明在與近古皇者隔空對決,這一戰的結果,必定影響深遠。

也有一些人目光沉凝,近古一百零八紀元將要逝去,此前諸多紀元都未曾現身的神明,卻在這一紀元轉世,其中的意味非同尋常,一百零八紀元,是一個特殊的紀元,這是近古的最後一個紀元,近古之初,諸皇有言一百零八為終結,眼下,一百零八紀元已經到來,而今,只剩下了最後一千年。

千年之後,將跨越一個年代,步入新的輪迴,開啟可能的全新的紀元。

「這是一個時代最後的輝煌嗎?」

刀玄喃喃道,目光閃爍,此刻難以平靜,沉寂無盡歲月的古生靈,開始在這最後的時刻尋求超脫嗎?

命運與永生!

是掌握命運,就能獲得永生,還是獲得永生,就能把握命運?

轟!

龍太子敖乾出手了,天青色長發飛舞,他舉拳向前,如真龍昂首,整條手臂綻放無量光,有風雨雷電四色道符纏繞,每一種道符皆有九枚,合共三十六枚道符匯聚於這一拳之間,拳鋒所過之處,真空粉碎。乃至粉碎世界也龜裂開來。顯現出來銀白色空間壁壘。

「風雨雷電。居然參悟了四種道法本源!」

「真龍法則,這是真龍法則的根基,傳說中的真龍法則,最基礎的,就是這風雨雷電四道。」

有年輕禁忌眸子發光,真龍法則,乃是極其強大的上位法則,即便在諸多上位法則中。也少有可及,真正能夠完全凌駕其上的,唯有傳說中的法則之王,法則之王虛無縹緲,能夠凝聚出來法則之王的,每個紀元也沒有幾人,甚至沒有一人。

咚!

虛空金蓮之上,元化天眸光平靜,他雙目中有神霞幻滅,瑞氣萬千。倏爾震掌,凌空劈落。這是一道真空大裂斬,粉碎世界都龜裂開來。

這是極其可怕的一掌,似乎一座遠古神岳鎮落,掌勢恢宏,令人驚悚。

哐!

這一擊石破天驚,不少年輕強者駭然,以兩者為中心,一片刺目的光迸發,伴隨著一股颶風,席捲四方。

啊!

有年輕強者慘呼,相隔數十里也被掀飛了,筋斷骨折,炸成齏粉。

逃!

眾人色變,全都暴退,太強了,無論是龍太子敖乾,還是轉世神明之身的元化天,兩者的戰力都遠遠超出了想象。

「難道是,禁忌之王!」

有人語氣乾澀,這樣的戰力,比之此前的誅天槍更盛。

「不,距離禁忌之王還有距離。」


「不錯,禁忌之王的戰力,已經與尋常禁忌不是一個層次,比之上游與下游的差距更大。」

一名人族年輕禁忌開口,神色沉凝,不可否認,無論是龍太子敖乾,還是神明轉世之身的元化天,此刻的戰力都已經足以問鼎同輩巔峰,真正登峰造極。

……

此刻,相比於龍太子敖乾二人的戰場,很多人朝著來路退去,他們感到心悸,神明轉世之身的目的不純,他們察覺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這樣不在掌控之中,令他們心神不寧,想要先行離開此地。


「找到出口,神明府邸有異,不能逗留!」

「此人居心否側,不可輕信!」

一些年輕強者目光凝重,刻意引動天象,吸引諸多年輕強者進入傳承之地,這轉世神明其心可誅。

「遠古走來的神明,早已看遍紅塵萬丈,心堅似鐵。」

「本可獨自獲得傳承,從此潛藏己身,等到修為大成之日,再出世爭雄,爭霸天下,這樣暴露身份,我等看了不該看的。」

能夠修行到達這一步,且在各自種族中都是難得的年輕強者,無論是閱歷還是心性,都堪稱首屈一指,只是短暫的片刻,就洞悉了許多,即便是難得的巔峰大戰,也顧不得許多,先走出這神明府邸才是正道。

蕭易抬頭,最後看一眼兩道不斷交錯與碰撞的流光,如兩道驚世神虹在虛空中碰撞,時而炸開絢爛的火花,隨即,他帶著古恆陽與金陽天女後退,循著來路返回,元化天的神秘,一直以來都存在於他的心中,對於轉世的神明而言,並沒有所謂的種族之分,即便這一世轉世成人,依舊是遠古的神魂,是以蕭易也保持著足夠的警惕,眼下,即便是再愚昧也能夠看出來,眾人進入此地,多半是一場騙局。

……

神明兵冢大有數萬里方圓,隨著蕭易三人的後退,那一口口古老的石兵如同風化了一般,化成齏粉,腐朽之氣瀰漫,天空也愈發晦暗了。

很快,眾人就發現了不對,即便已經跨越了數萬里,也沒有尋到來路,神明兵冢,也依舊是數萬里方圓,怎麼也走不到盡頭。

「不好!入口消失了!」

「該死,被困住了,果然早有預謀!」



幽冥邪煌、玄天劫焰、血河真水、九幽陰風、無間罡煞、黃泉真水、暗滅炁、妖夢魅石、凶瞳鬼火、浮沉雷水……數不盡的兇惡力量。齊齊在蕭焱掌心前面匯聚。

Previous article

到了晚飯時間,幾人都在酒店的內置餐廳裏。根據阿成來報,酒店似乎沒有多餘的房間,只剩下單人房和高級套房個一間。這可不是個好消息。若是單人房住那麼多人肯定是不行的。高級套房的價格想想就知道不一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