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終於,童言率先出手了。

只見他直接將金剛降魔杵抽出,一個移形換位,便憑空的出現在了那年人的一側。

這年人畢竟是妖王,道行不在黑美人之下,自然也不可能是弱者。

童言的移形換位雖然突然,可並非防不可防,這年人很好的詮釋了什麼叫無懈防禦。

看他身體一縮,原本高大強壯的身體竟在眨眼之間縮成了一個圓球,這還不算完,在這圓球之竟迅速鼓出了密密麻麻的鋒利尖刺。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刺蝟一般,又很像十八般兵器之的流星錘。

他的反應真是夠快,童言現出身形,一記金剛降魔杵便重重地砸在了年人所變的“流星錘”。接着,聽到“砰”的一聲響,金剛降魔杵砸碎了“流星錘”凸出的一角,卻根本無法將其徹底砸開。

而趁此機會,妖王所變的“流星錘”也開始了反攻。在急速的轉動之下,“流星錘”帶起了狂風。在狂風的吹襲之下,童言面前的景象彷彿都跟着轉動起來。

這妖王確實有些本事,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能施展出這種帶迷幻效果的神通。

童言固然警覺,可因爲他與這妖王的距離實在太近,妖王突然耍手段,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正在他感覺精神有些恍惚之際,妖王做出了一件十分令人不解的事情。

什麼事情呢?妖王並沒有趁此機會攻擊童言,而是順勢繞過童言,化爲一卷黑風,直奔着被金星之力定身的黑美人而去。

窮一看妖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當即要出手制止。

但這妖王的動作實在太快,將黑美人這邊剛剛捲起,他便“啪”的一聲穿透了屏風,迅速向洞外逃去。

窮見此,要前去追趕。

可在這時,童言的聲音突然響起了。

“窮寇莫追,讓他們逃吧。”

窮聞此,這才發現童言已經恢復了正常,表情也變得十分平靜。

“主人,咱們來這兒不是爲了除掉那妖王嗎?這麼放他們走,是不是太可惜了?”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計劃沒有變化快,事情的確有些出乎了我的預料。那黑美人與我原是舊識,而且幫過我。說心裏話,我真的不忍心讓她難過,也不願意與她恩斷義絕。今天放他們一馬,也算是我補償她之前對我的恩。他日如果再見,那隻剩下兵戎相見了。”

聽童言這麼一說,窮這才明白過來。感情並非不是童言真的被那妖王的神通所迷,而是他故意放他們一馬。既然主子都開口了,窮自然沒有必要繼續糾結這件事兒。

可童言的做法並沒有得到所有的支持,如臭臭獸,它現在十分不安。

它親眼看到妖王逃之夭夭了,而只要妖王尚在一日,它一直不得安寧。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它已經與妖王徹底撕破了臉皮,他日妖王又怎麼會放過它呢?

它一心希望童言可以將妖王徹底剷除,沒成想到頭來它的願望也沒能成真。

“大仙你……你這麼放妖王走了?那我們以後可怎麼辦啊?妖王不會放過我們的,還請大仙救救我們。”

說到這裏,它率先趴在地,其他小妖見此,也都紛紛效仿,共同哀求起童言來。

童言當然知道它們心所想,所以開口笑道:“你們放心吧,我今日雖沒有殺了那妖王,但我既然說過保你們平安,我會盡力而爲。臭臭獸,你不是說想加入我的天道盟嗎?我現在可以通知你,你被天道盟收下了。從現在起,你是我們天道盟的一份子。如果那妖王再膽敢對你不利,那是與我天道盟爲敵。到那時,我更加可以名正言順地將它連它背後的萬仙盟一併剷除了。”

聽童言這麼一說,臭臭獸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真……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加入天道盟?”

童言點頭笑道:“當然是真的,天道盟盟主的話,你還不信嗎?”

“我信,我當然信。那大仙……不,盟主,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跟着你了?”

童言聽此是一陣無語,只能耐心的道:“你不用跟着我,你只需要去我們天道盟的聯絡點,到那之後,會有人帶你去分舵。再根據你的表現,做出其他安排。如送你進能夠幫你提升修爲的修院,也可以把你訓練成一名合格的戰士。總之,進了天道盟,一切都靠努力。你只有付出的多,才能收穫的多。明白了嗎?”

臭臭獸嘿嘿笑道:“我明白了,多謝盟主。可是盟主,我怎麼去聯絡點啊?你能帶我去嗎?”

童言想了想道:“可以,反正我還要多在這兒留兩天,到時候你還需要幫我。”

“幫你?我能幫到你嗎?”

童言點頭笑道:“當然能,我要將這方圓三百里以內的萬仙閣全部拔掉,你是我們的嚮導。”

臭臭獸歡呼的道:“沒想到我還是挺有作用的嘛,盟主,謝謝你。我真是太高興了。嘿嘿……”

臭臭獸這邊得以順利加入天道盟,其他小妖也紛紛開始祈求童言。

童言思量了一下,最後將它們全部收入了天道盟。

這些小妖對萬仙盟下屬的萬仙閣十分了解,也知道萬仙盟會通過何種方式來操縱人類。有它們在,對搗毀萬仙閣和拯救這一方被迷惑的百姓將大有用處。

雖然現在還沒有與萬仙盟正式開戰,但實際,暗地裏的較量已經開始了。

在將這魔王洞內的妖怪簡單處理之後,童言他們一行人這才離開這裏,重新前往縣城,尋找天道盟的聯絡點。

他們有很多事情要做,看來得忙碌幾天了。

位於魔王洞足有兩百里地的一座小山,妖王正目不轉睛看着躺在地的黑美人。

隨着黑美人深吸了一口氣,妖王的臉這才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黑丫頭,你沒事兒了吧?你可真是嚇死我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叫我如何獨活?”

黑美人沒有起身,而是咯咯笑道:“我不在了,你不活了?我在泰山陰曹那麼多年,你還不是活得好好的?你們男人果然都沒有真話,也騙騙小女孩兒吧。”

妖王嘿嘿笑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不信的話,我可以立誓啊。”

黑美人搖了搖頭道:“還是別說這個了,說點兒正事吧。我沒想到童言會親自前來,看樣子他已經盯我們萬仙盟了。咱們還是早些回總壇的好,也好把這個消息通知三位盟主,讓他們早做準備。”

妖王聞此,眉頭一皺,不解的道:“那童言不是有把柄握在三盟主的手嗎?我們難道還怕他們天道盟不成?” 黑美人聽此,輕嘆一聲道:“話雖如此,可不到最後關頭,三盟主又怎會忍心用那個東西來要挾童言呢?再者說,他們本同爲一體,你叫他們互相殘殺,這是不是太過殘忍了呢?”

妖王聽此,冷冷一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算本爲一體,又能如何?三盟主心所想的可是大事,如果天道盟膽敢阻止,我想他一定會親手將天道盟擊垮,親手解決掉童言的。 ”

黑美人看了看天空,輕聲說道:“不到最後一步,誰又知道結果是怎樣的呢?對了,你最近還是不要再與天道盟的內線通信了。童言已經知道我背叛了他,如果他徹底清查天道盟內部,到時候我們的底牌可不起作用了。”

妖王點頭應道:“好,我記住了。那咱們這動身前往總壇吧,說不定三位盟主已經順利得到了那件寶貝。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對我們萬仙盟來說可謂是如虎添翼,到那時距離我們共同的目標也可以更進一步了。”

黑美人坐起身來,只是笑了笑,沒再多說什麼。

兩人站起身來,當即飛身而起,這麼向着西方飛了過去。

經過整整兩日的清理,童言和窮終於可以放心的繼續趕路了。

方圓三百里內萬仙盟據點,都被連根拔起。

接下來的掃尾工作留給臭臭獸它們了,它們需要找到一個個被迷惑的人,然後再驅除掉他們身的妖氣,毀掉附着妖氣的器物,這纔算是徹底的清理乾淨。

童言自然沒有時間繼續盯着,他需要早些與青冥會合。因爲青冥現在正是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所以早些前去支援,也能早些讓自己安心。

青冥在哪兒呢?

誰都沒想到,此刻的他正在青城山。

對於青城山,童言可謂是印象深刻,而最讓他無法忘記的,是那狀若人腦的老魔。

一路疾馳,童言和窮終於順利的抵達了青城山。

現在正值深夜,天空滿是烏雲,到處都是漆黑一片。

走在山林之,聽着夜風吹動樹葉發出的嘩嘩聲,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這聲音悅耳,除了一點兒吵鬧和帶給人少許的恐懼之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

萬仙盟在青城山本來是沒有聯絡點的,但爲了這次的事情,青冥特意安置了一個。

聯絡點內有十位天道盟的門人,實力雖然不高,但是各個精明。他們幫了青冥不少忙,雖還是無法解決青冥所遇的難題,可也爲青冥爭取了不少時間。

童言和窮動作很快,按照在一個聯絡點所得知的消息,他們並沒有費多少周折,找到了青城山的天道盟聯絡點。

這是一間臨時搭建的木屋,安排在這兒的門人平時都在木屋裏休息。

遠遠的看到木屋裏亮着燈光,童言和窮當即快步前。

窮擡腿走到門前,用手輕輕地敲了敲。

房門很快開啓了,接着一個年約五十下的小老頭兒探出腦袋,不解的問道:“有什麼事兒嗎?”

窮聽此,嘿嘿笑道:“年輕人,我和我家主人來了。青龍王在不在裏面?”

很顯然這年輕人的稱呼讓小老頭兒有些不自在,畢竟單純看外貌的話,窮纔是年輕人。

可如果真正的年輕,窮叫這小老頭兒小娃娃也沒有什麼不對的。

小老頭兒雖然不悅,可窮畢竟提到了青龍王三個字,所以他還是耐心的問道:“你們找青龍王?你們是什麼人?”

童言眼見窮有些得罪人了,於是親自前說道:“大叔,你好。我們都是天道盟的,專門來這兒見青冥長老的。他不在嗎?”

小老頭兒見童言還算有些禮貌,當即答道:“青冥長老還在墓裏,都去了一天了。說不定今晚都不見得會回來了。你們說你們也是天道盟的,可有憑證嗎?”

童言聽此一愣,接着不免有些尷尬。

的確,每一個天道盟的門人都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專屬令牌。這令牌好身份證一般,是天道盟門人的身份象徵。

但並不是所有天道盟的人都有令牌,如幾位長老,如童言這位盟主,還有窮、天瞳他們幾個也都是沒有的。

現在小老頭兒按規矩辦事,讓童言和窮出示令牌,着實有些難住了童言。

他有些尷尬的道:“大叔,我如果說我沒有令牌,你信嗎?”

小老頭兒輕笑一聲道:“當然信,因爲你們兩個根本不是我們天道盟的人。沒什麼事兒的話,還請離開吧。”

說到這裏,他要關門。

窮一看,立刻伸手阻止道:“年輕人,你怎麼也不問清楚,把我們拒之門外了呢?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小老頭兒不屑一笑道:“你們連令牌都沒有,自然不可能是我們天道盟的人。至於你們到底是誰,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窮一聽,當即要發怒,但卻被童言直接攔了下來。

“窮,都是自家兄弟,你可不能亂來。那個……大叔,不知裏面的兄弟有沒有人見過盟主的?”

小老頭兒聽此,更加不屑的道:“哼!你是瞧不起我嗎?實話告訴你,我見過我們盟主。怎麼?你該不會想說,你是我們盟主吧?”

得,連童言想說的話,都被這小老頭兒給猜到了。

童言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大叔,咱們修行之人不打誑語。你真的見過天道盟盟主?”

小老頭兒有些支支吾吾的道:“我……我當然見過,不過……不過只看到了一個背影。”

背影?童言差點兒一頭栽倒在地。見了背影,是見過天道盟盟主了?那見過照片的,是不是也等於見過呢?

童言微微一笑道:“大叔,實不相瞞,我是天道盟盟主童言。你看看,你所見過的背影,與我這可有分別嗎?”

說到這裏,他直接轉過身去,將自己的背影呈現在小老頭兒的面前。

小老頭兒盯着看了看,接着猶豫不決的道:“我們盟主……盟主次穿得是黑色的衣服,你這一身白衣,我也看不出來啊。”

得,折騰了這麼久,感情說的都是廢話了。

童言很是無奈,要再次證明自己的身份。

而在這時,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霹靂。緊接着,童言親眼看見一道閃電劈入了前方的山林之。

“不好,難道是天界有人來了?” 不再多言,童言當即帶着窮向那雷電降落的方向奔去。

小老頭兒見此,先是楞了一下,接着突然驚聲道:“天吶,不會是真的吧?那男子難道真的是盟主?要真是這樣的話,我豈不是得罪了盟主?不行,我得快點趕過去。”

說到這裏,他當即返回木屋之,不一會兒工夫帶着屋內的衆人快速向童言和窮追去。

童言和窮的速度極快,不到三分鐘的功夫,他們已經來到了那雷電降落的地方。

只見此處有個大坑,坑內焦黑一片,尚能看到沒有熄滅的火星,空氣瀰漫着刺鼻的焦臭味。除此之外,周圍的樹木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灼燒,看去一片狼藉。

童言凝神四下找尋了一番,並沒有找到什麼,這讓他不免有些疑惑起來。

“怎麼回事兒?難道是我猜錯了嗎?這只是一道普通的雷電?”

窮聽此,開口說道:“主人,會不會那天界的傢伙先一步離開這兒了?我們要不要再四處找找看?”

童言搖了搖頭道:“我看沒有這個必要了,咱們還是先跟青冥會合吧。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算天界真的來人了,恐怕也是衝着青冥的發現而來。早點跟青冥會合,還怕那天界的傢伙不來找我們嗎?”

窮聞此,點頭笑道:“主人說的不錯,與其我們去找他,倒不如讓他來找我們。不過主人,這也有可能是一道普通的雷電,咱們也不用太過在意。”

童言微微笑道:“你說的沒錯兒,我們確實不用太過緊張。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麼多年,我跟天界可是沒少打交道,難道還怕他們不成?”

兩人交談的這會兒功夫,小老頭兒終於帶人快速跑了過來。

他們一看童言和窮,趕忙走到跟前兒。

未等童言開口發問,那小老頭兒急着開口道:“那個……那個你真是我們的盟主?我聽人說,我們盟主有一件十分厲害的法器,名叫金剛降魔杵。你如果把金剛降魔杵拿出來,我相信你是我們的盟主。”

童言聽此,呵呵笑道:“你倒是很謹慎,好,那我將金剛降魔杵拿出來給你們看看。”

說到這裏,他不再遲疑,直接將金剛降魔杵亮了出來。

衆人靠近一看,都不再懷疑他的身份了,當即紛紛單膝跪地,口高呼道:“屬下拜見盟主!”

童言見此,開口笑道:“都起來吧,不用如此多禮。”

其他天道盟盟人都已經起身,可那小老頭兒卻仍舊單膝跪着。

童言看了看他,不解的道:“大叔,你爲何還跪着?起來吧!”

小老頭兒聽此,立刻自責的道:“盟主,屬下適才對你多有冒犯,實在不應該。我已經知錯,還請盟主責罰。”

童言一聽原來是因爲這事兒,當即雙手抓住小老頭兒的雙臂,直接將他扶起身來。

“大叔,你沒有什麼做得不對的。相反的,我覺得你做得很對。在沒有搞清楚我的身份之前,你確實不能輕信於人。你按規矩辦事,何錯之有呢?大叔,我非但不會責罰你,我還要獎賞你。等我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完,讓你擔任分舵的舵主。像你這樣做事謹慎的人,應該得到重用。”

小老頭兒顯然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他稍稍愣了幾秒鐘,這才欣喜的道:“盟主,你真的要重用我?可我的修爲還低,怎麼能堪大任呢?”

童言微微一笑道:“你可以先去修院提升一下修爲,回頭再去當個舵主。這樣不行了?”

小老頭兒一聽還有機會進入修院,臉頓時樂開了花。要知道修院可是天道盟最讓人嚮往的地方,能進入修院,意味着修爲會有很大的提升。而修爲的提升會帶來什麼好處呢?那是壽元的提升。

沒有人不希望可以活得長久一些,所以修院已經無形成爲了激勵天道盟衆門人努力向的動力源泉。

現在如此幸運的事情這樣降臨到小老頭兒的身,他感覺自己好像做夢一般。

童言見他傻笑着,立刻說道:“好了,現在該說些正事兒了。青龍王在哪兒?你們現在帶我去見他。”

小老頭兒緩過神兒來,趕忙應道:“盟主,我這帶你去。”

說着,他率先擡腿向前。童言和窮等人紛紛跟,不一會兒工夫淹沒在夜色之。

總裁我們隱婚吧 而在他們剛剛走後沒多時,原本空蕩蕩的大坑之,竟突然顯出一個身形。

這身形越發的具體,最後直接變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當然,這並非真正意義的人。如人成仙之後,那是仙人;如人成神之後,那是神人。

像這個傢伙能從透明慢慢的實體化,足見此人精通隱身術之類的神通,而通曉這樣的逆天神通,又豈能真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呢?

因爲夜色太黑,根本看不清此人的面容,但此人的聲音卻可以聽得清清楚楚。

聽他自言自語道:“我當天行者是什麼厲害的人物,我在這裏隱身如此之久,竟然都無法察覺。想除掉他,看來也不是什麼難事。雖然神王命我前來帶走墓的東西,可如果我能順便將這天行者除掉,到時候神王定會重重賞賜於我。難得的機會,我一定不能錯過。天行者,真的很抱歉,今天是你的死期。呵呵……”

笑聲未止,這傢伙的身體再次消失,估摸着是又使出了隱身之術。

在小老頭兒的引路下,童言和窮他們一行人用了不到十分鐘,來到了一處十分隱蔽狹窄的洞口前。

順着洞口向裏面看,裏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什麼。

這時,小老頭兒開口道:“盟主,這是通往地下仙墓的入口。青龍王在下面。”

之前還說古墓,現在又說是仙墓了。

難不成這真的是一座神仙的墓冢?可青冥在神仙墓冢之,又會遇到什麼難題呢?

童言點了點頭,當即要第一個鑽入洞。

不過在這時,窮卻突然阻止道:“主人,還是讓我先進去吧,不知怎麼,我隱隱覺得這下面會有十分可怕的東西。有我在前,你也能安全一些。” 童言當然知道窮這是好心,但讓童言格外在意的是,這所謂的十分可怕的東西,會是什麼呢?

“窮,你是認真的?這下面真的有十分可怕的東西?”

窮聽此,立刻答道:“主人,我也不是十分確定,但我是有這種感覺。 !也許是我多慮了,可人類不是常說,小心駛得萬年船嗎?還是讓我走前面吧!”

見窮執意如此,童言只能點頭應道:“好吧,那你也要多加小心。”

而夜先生在那些人各自站定位置之後,方纔箭步朝着這邊過來。

Previous article

那徐鳳年呢?他又是怎麼變成鬼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