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可不是我拉的,我只是個臥底而已。”

“告一段落?”劉剛接着問道。

“我看不如一鼓作氣,查查善湖區委書記趙寬。”張揚沉吟着。

“我說,你上癮了是怎麼滴?趙寬豈是那麼好查的?還是等到唐毅咬出他來,讓紀委和檢察院的查吧。” 超越輪回

銀色捷達很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趙寬才知道了唐毅被帶走的消息,不由得如坐鍼氈。幫着蕭漢升弄這塊地,是他兒子趙鵬飛出面的,收了蕭漢升整整一千萬,唐毅拿到手的,也是這個數。所以,蕭漢升八千萬拍下這塊地,加上這兩千萬和一切其他費用,實際花費了一億冒頭兒,當然,這也比真正競拍要省錢多了。

而且,八千萬這個數字,看起來還像這麼回事兒,不至於太離譜,總而言之,他們策劃這件事,還是相對周密的,很難被找出漏洞。但是,如果唐毅嘴巴不嚴,直接招了,再周密也沒用。

想到這裏,趙寬一面自己想辦法,一面趕緊讓趙鵬飛聯繫蕭漢升,看看他還有無良策。


趙鵬飛一聽,也是心急火燎,直接到了康寶集團蕭漢升的辦公室裏。

“這件事程序上沒問題,限定與被拆遷戶達成協議,規定交保證金的時間緊了點兒,但是完全不能算是漏洞,而且參與投標的是五家公司,其他四家都打點好了。”蕭漢升聽了趙鵬飛的介紹,緩緩說道。

“你說的我當然知道。可是,要是唐毅全交代了,那就全玩完了。”趙鵬飛嚷着。

“說了對唐毅有什麼好處?他要是死咬住,辦案的人一點兒辦法都沒有。”蕭漢升仍是說得不徐不疾。

“紀委的人辦法很多,想撬開唐毅的嘴,不是什麼難事兒,除非······”趙鵬飛的臉上的表情變得陰沉起來,用手做了一個咔嚓的動作。

“不妥,即便我們辦得乾乾淨淨,這事兒也絕對會引發關注,而且那這塊地更會成爲焦點,一波又一波查下來,總有出問題的一天。”蕭漢升目光沉凝,“當務之急,是找人和唐毅交流一下。”

“他現在被封閉在房間裏,找的這個人還得很可靠!這比干掉他要麻煩多了。”趙鵬飛有些着急,完全沒了主意。

“這樣吧,讓你家老頭兒先探探風聲,唐毅到底是怎麼折戟沉沙的,總沒有問題吧?”蕭漢升又說道。

趙鵬飛想都沒想,直接當着蕭漢升的面兒給老爹趙寬打了電話,趙寬同意了。中午,蕭漢升留趙鵬飛一起吃了個便飯。下午,趙寬的信息就反饋回來了。

“這廝去賭狗,被人錄了音錄了像。不過這只是個由頭,人家查的重點就是善水湖邊的這塊地!又是天機集團,天機集團前期調查後,移交給了紀委!”趙鵬飛把趙寬打聽到的情況,轉告給了蕭漢升。

“天機集團?不會又是張揚把?上次幫着尋求物流壞我的好事兒,我費了不少勁兒才把鐵成鋼辦成了取保候審,媽的舊賬還沒算,又在我頭上拉屎!”蕭漢升一下子想到了張揚,恨聲說道。

重生之超級仙帝 天機集團大了,倒不一定是他乾的,你想想,誰還會對這塊地感興趣?”趙鵬飛看着蕭漢升動怒,反而冷靜起來。

“前一陣世紀集團的總裁宗翎栩來過,想讓我轉這塊地,我開價四個億,她至今沒給我回話。”蕭漢升說道。

“你說宗耀世的女兒?你開價兒也太狠了,宗耀世真想動你,不是什麼難事兒。”趙鵬飛說道。

“你的意思是他找的天機集團的人幫忙?不過我看不像,如果是他,一開始就會找,沒必要讓女兒來談價然後再找,這樣豈不是一眼就讓別人看出來是他做的手腳?”蕭漢升分析道。

“你說的有道理······”趙鵬飛也陷入了沉思。

“真不能小看張揚,這小子上次居然能找來特種部隊。老子這麼多麻煩,居然都是這個小崽子惹出來的。”蕭漢升提起張揚,眼裏全是邪火。

而此時的張揚,卻正在宗翎栩的辦公室裏。

“善湖區國土局局長唐毅被帶走了?”聽了張揚大體介紹了的情況,宗翎栩有些驚訝,這才一天的工夫,張揚居然辦成了這事兒。

“嗯,而且紀委審查的重點就是這塊地。”張揚道,“你該準備下,如果這塊地重拍,如何操作了。”

“怕是沒有這麼簡單,如果唐毅死不認賬,那也很難突破,和這件事兒相比,賭博不算什麼。”宗翎栩沉吟道:

“我得再添一把火!” 華龍皇帝的話,也不知道是將雲層之上的聖地之人給震懾到了,還是讓他們都感到十分的憤怒。總之在這個時候,華龍皇宮的上空十分的安靜。即使是這城池之內無盡的喊殺之聲都沒有辦法影響到這一片空間。

只不過安靜歸安靜,周遭的氣氛也十分的凝重。彷彿是暴風雨來臨的前際,讓人覺得胸口發悶,呼吸凝滯。

「哈哈哈!」突然,一聲大笑自那雲層之中傳了出來,一陣狂風隨著這一聲大笑從那雲層之內傳出。只是被那狂風波及,便讓人覺得更加緊張,「好自大的華龍皇帝。如若不是五大聖地將重心、兵力全都放到了希望之海,你敢說這樣的話?」

「不敢!」華龍皇帝的聲音毫不猶豫地自皇宮之內傳了出來,「可是現在,你能奈我何?你有本事,將五大軍團放在希望之海的兵力給我調回來啊!」

「切!」天空中傳來了一陣不滿的喝聲,「你竟如此粗俗。也罷,不拿出一點真本事你還真當我們五大聖地是吃素的!」

「所有動天以下的聖地武者,全都回來!」一聲炸暴吼自雲層之內傳出。同一時間,下方所有的聖地之人皆是一震,抬頭望向了天空。眨眼之間,無數的流光朝著天空衝上去,只餘下少少的十多名聖地武者而已。

「想走?擋下他們!」華龍將士之中,一名將軍猛喝了一聲。

「吼吼吼!」頓時,狂暴的吼聲傳出。一群士兵同時將手中的長弓拉滿,動作整齊無比。而手持大刀的步兵們則是狂吼著,往天空一衝。

「本來還想讓這些小傢伙們歷練歷練一番,既然你如此大言不慚。我便讓你見識一番此次前來審判你的五大聖的主力所在!」

「嗡!」當那聲音落下之後,先是一聲輕響傳出,隨即一股股駭人的氣息從天空中傳了出來。那氣息一傳出來,地面上所有的士兵都是一愣,隨後全都一齊顫抖了一下。

這氣息不知道有多少,可是單單隻是每一股而已,就已經讓獸人們感到相當的不好受了。連那些已經飛行在天空之上的獸人,在這氣息臨身的那一剎那,都猛地一咬牙,『轟』地一聲被擊退到了地面上。

而當那些強大的氣息結合到一起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只感覺到天好像在塌了一樣,每一個人都忍不住瑟瑟發抖了。即使他們已經被激起來的凶性,在這氣息的籠罩之下似乎都被壓制了下去。

「華龍皇帝,你既然妄想開創冰河之亂后的第一個獸人帝國,想必你也應該將我們聖地能調查的一切都調查清楚了吧。可惜你竟然還是如此自大。我不妨告訴你,我們五大聖地,即便是在冰河之亂之前,就已經是整個大陸,整個人類的絕頂強者。哪怕是那讓你們獸人差點滅絕,讓人類文明差點消失的冰河之亂也無法打亂我們的根基。你當真以為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帝國就能夠擺脫聖地,玩弄聖地?可笑!」

「你說你就坐在龍椅之上看著我們如何落敗,那我便要告訴你,若你不逃,我必取你首及!」另外一道聲音傳了出來,充滿了暴戾,「聖地軍團,給我上!」

「嗖嗖嗖!」一道道破空之聲快速地傳了出來。天空中再度冒出了數之不盡的流光。可是那些流光之中所蘊含的力量與氣勢卻要比之前的強上數倍之止。

此時,從雲層之內衝出來的聖地之人,竟然全是動天境的武者。

「沃茨法克!」即便是連大地也無法掩蓋無數動天境強者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透過土地降臨到了胡高的身上,讓他在一瞬間就覺得如同有一塊巨石壓在了自己的身上,無比難受。而他更是被五大聖地的之人的那些話給震驚到了,忍不住輕輕地喝罵了一聲,「連化形境的強者都只是小傢伙,真有這麼強?」

想想當初差點將朗家與胡高給玩死的人,也只是三個化形境武者而已。胡高還以為執事是個多麼大的頭銜,如今看來根本就只是白菜一樣,爛便宜啊。

「不好!」就在這個時候,他身邊的苗首圖突然輕喝了一聲,臉色在這一刻也變得有些難看了,「我感覺五大聖地要開始滅城了!」說到一半,他連忙轉頭朝著胡高看了過去,眉頭緊皺著輕喝了起來,「趕緊加一把勁!」

「我已經儘力了!」胡高苦笑不已,他體內的元力不要命地往外冒著,就好流水一樣。可是奈何元力之中所含有的那玉配的力量實在是太少了。他的速度的確是比不上此時輕鬆的苗首圖。

就在胡高與苗首圖變色之際,城內的士兵們的臉色自然也全都變了。可是他們卻不是害怕,而是更加的興奮,顯得更加的噬血。


「結陣!」一聲大吼自獸人之中傳出,分散的士兵們立刻行動了起來。或圍在一起,或組成長蛇陣,或各自站著詭異的方位。與此同時,從地面有一道流光也直直地沖向了天空中。那些人精神高昂,氣勢凜冽。淡淡的血氣圍繞在他們的身體周圍,殺意更彷彿是化成了實境,不斷地從他們的身體裡面往外冒著。被這殺氣波及的範圍都是一陣顫抖。

他們的持著兵器手堅定不移,呼吸平穩異常,眼睛更是看不到生與死,只有著高昂的戰意。這些飛到天空中的獸人,乃是華龍帝國真正的中流砥柱,不僅僅實力高絕,更是經過了無數場血流成河的戰爭。他們是華龍帝國有名的將軍,也是獸人中的有名強者。

他們全都默不作聲,冷冷地盯著頭頂上朝著他們衝下來的聖地之人。是的,他們的總體實力或許比不上這些聖地之人,他們的人數可能也沒有聖地之人的多。

可是,如果一個軍團無法以少打多,以弱勝強,那這支軍隊拿什麼來保家衛國?這些將軍們的臉上,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有些臉上甚至還掛著一副挑笑之色。

「殺!」暴吼聲從天空中的五聖地之人的嘴裡傳出。終於,他們動手了。強大的氣勁混合著凌厲的勁風從天而降,一招又一招必殺的元決被他們毫不留情的使用了出來。

比起之前那一些聖地之人,他們的目的更加的明顯。正如華龍皇帝所講的,對之前的那些聖地之人而言,他們要的是戰鬥。而現在對這一撥聖地之人而言,他們要的便是屠殺。

「防禦!第一至第十軍團全力防禦!」天空中一名獸人將軍開口大喝。

頓時,城池之內已經聚集在一起的幾隊獸人士兵皆是狂吼一聲,身體一躬,耀眼的光芒從他們的身上冒了出來。那光芒聚合在一起,將整個華龍帝都都籠罩了起來。

「轟轟轟!」一聲聲響傳出,聖地之人使出來的元決全都轟擊在了那光罩之上。雖然轟擊得光罩搖搖欲墜,可是卻還是將這一切攻擊給擋了下來。

「醫療軍團迅速補給!」很快,又有一名獸人將軍大喝了一聲。

頓時,又有名種元力的光芒從下方傳了出來。那些光芒流入獸人的身體之中,又流入那光芒之內。讓防禦的獸人精神大震,那防禦的光芒也一下子變得更盛了。

「弓箭手,射擊!」

一聲暴喝從另外一名將軍的喉嚨裡面吼出來。

一陣陣破空之聲傳了出來。這些士兵全都是武者,而且還是獸人武者。他們的弓全都是精製的獵弓,一般人連拉都拉不動。弓箭更是由最鋒利最堅硬的材質做成,價值連城。

強硬的弓被獸人士兵如滿月般拉開,鋒利的箭如同追月的流星一般,勢若奔來,不可阻擋。

「噹噹當!」如同暴雨倒瀉,無數的箭矢鋪天蓋地朝著天空上方的五大聖地之人射去。一聲聲脆響傳了出來。五大聖地的人雖然將這些箭都給格擋了開來。可是卻還是被這些力道巨大又蘊含了無力的箭矢震得一頓。

「攻城團,進攻!」狂吼聲再起。

隨之而來的,是一聲聲無比瘋狂地獸吼。剎那間,一顆顆比人還大的巨石從地面上朝著天空中射了過去。只見到城池之內,有無數的身材鍵壯,肌肉如同巨石一般的壯漢,不知道從哪裡搬來了一顆顆碩的石頭,奮力地朝著天空之上的聖地之人扔去。

雖然這石頭之上所蘊含的力道並不足以傷到那些聖地之人,可是聲勢實在是嚇人。而且之前才擋下一輪弓箭襲擊,這讓他們更加有些手忙腳亂。

「刺客!」聖地之人還只是剛剛想要動手將那些巨石給擋下,一聲輕喝傳出。

只見到一陣陣詭異的光芒自五大聖地之人的身邊冒出。早在這一系列的運作的時候,就已經有刺客悄悄地藏身於離他們不遠處了。

此時,刺客暴起,殺招陡升。這些刺客訓練以久,實力也是不弱。一些動天境的武者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殺招襲中,慘哼著從天空掉落! “怎麼添一把火?你的意思是,找關係督促辦案?”張揚道。

“那樣太明顯了,好像是我們世紀集團爲了要拿這塊地而搗鬼。既然唐毅已經被調查了,不妨整理材料,給省市兩級紀委都發一封舉報信。”宗翎栩說道。

“沒有證據,怎麼舉報?”

“就從這塊地低於市值入手,懷疑康寶集團和國土局有問題就行,而且現在正是好時機!真要查實了,那還需要舉報信幹什麼?”宗翎栩顯現出女強人的一面,謀劃能力絲毫不亞於箇中老手。

張揚讚賞地看了宗翎栩一眼。舉報信雖然可能對唐毅是否供出全部問題起不到實質作用,但是卻會讓紀檢部門加大審查力度,還會注意嚴防有人從中作梗。

說幹就幹,宗翎栩親自操刀,不到一個小時,一封兩千字的舉報信就完成了。重點闡述了這塊地皮短時間內完成招拍掛的倉促,大量開發商不知內情的遺憾,以及明顯低於市值的最終拍賣價的質疑。在舉報信的最後,僅用一小段,點出負責此事的善湖區國土局有問題,拍得土地的康寶集團也值得懷疑。

果然,舉報信發出後,省紀委立即派人到山州紀委,名爲督促幫助工作。這些消息是沈知魚告訴的張揚。

同樣探聽到這一消息的還有趙寬,善湖區委書記是市委常委,從山州紀委打聽點兒消息還算容易些,但是省紀委來人之後,此案的管控更加嚴密。趙寬收到風聲,一直沒有供認這塊地皮問題的唐毅,有些招架不住了。

實際上,唐毅已經交代了關於賭狗的事情,不交代也不行,錄像錄音都有。能有幾十萬用來養狗賭狗,收受賄賂是難免的;不過,唐毅始終沒有交代幫着蕭漢升操作善水湖邊的地皮,拿了1000萬的事情。這事兒太大,數額太高,他也拎得清輕重。

這天中午,在賓館房間裏的唐毅,已經有些餓了。房間裏電視空調衛生間淋浴齊備,就是沒有通訊設備,唐毅一邊焦躁地等待,一邊嘟囔着:“今天送飯的怎麼來得這麼晚?”

正說着,門開了,盒飯送到,一盒米飯,一葷一素兩個菜。唐毅拆開一次性筷子,拿起米飯就吃了起來,送飯的紀委工作人員看得無趣,關門退了出去。

“嘎嘣”一聲,唐毅的牙似乎碰到了硬物,用手摸索,似乎是一根白色細小的硬塑料管,唐毅不動聲色,悄悄夾在了指縫間,仍舊繼續做着似乎是剔牙的動作。這房間是有監控的。

吃完了飯,唐毅走向了衛生間,坐到馬桶上,慢慢拿出了塑料管,中空的,他從裏面抽出了一張小紙條,上面有十二個小字:

說出湖邊地皮,妻兒老小橫死。

唐毅的心臟,顫悠悠地難受起來,他起身,將塑料管和紙條扔進馬桶,放水沖走,等上水,再衝,如此三遍,方纔走出了衛生間。

對唐毅的審查進行了多日,但是湖邊地皮始終沒有進展,唐毅只承認工作卻有失誤,致使拍賣價格過低,但是死不承認從中做手腳。

沈知魚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對唐毅的審查已經結果,從紀委移交到了檢察院,唐毅被提起公訴。

“唐毅最終還是不承認。”電話告訴宗翎栩這個消息,張揚心裏彷彿有片黯淡的陰影,他似乎不太願意接受這個結果。

“也算意料之中,沒有切實的證據,很難釘死這件事兒。”宗翎栩在電話中的聲音略顯柔軟,可能是沒有冷豔臉蛋的配合、光聽聲音的緣故。

打電話的時候,張揚正在距離學校不遠的一條街上,他本來是出來買水果,結果接到了沈知魚的電話,他又給宗翎栩打了電話。掛了電話,張揚想,這件事看來是要告一段落了,世紀集團想拿下湖邊的地皮看來是麻煩了。

正想着,身後突然出來了一陣聲響,一輛白色的路虎在一處小學門口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掉頭,劃過一條弧度,車頭撞到了一個小女孩,車尾撞到了一個30多歲的女子。

小女孩被撞飛出二十多米,當場就不行了,女子被撞到了胯部,趴倒地上動不了了,很可能出現髖骨骨折。

駕駛路虎的居然是一個十六歲的小毛頭,根本不夠拿駕照的年齡,顯然是無證駕駛,更要命的是,開車前,這小子一副醉醺醺的模樣。交警趕到後,拿出酒精檢測儀讓他吹,他大大咧咧一口氣5秒沒停,交警拿起一看,好嘛,數值320多,超出了醉駕標準80的四倍。

“這誰家的二世祖!”交警看着地上觸目驚心的血跡和被擡上救護車的小女孩,心裏暗罵。

新聞媒體的熱線記者蜂擁而至,小學生校門口遭遇車禍,駕車人未成年無證駕駛兼帶爆表式醉駕,新聞亮點很多。一個戴眼鏡的、手持電視臺臺標話筒的女生還把話筒遞給了一名老太太,這老太太是小女孩的奶奶:

“作爲遇難者家屬,您現在是什麼心情?”

“尼瑪。”旁邊一名穿馬甲的男子一把搶過了話筒,對老太太點點頭,“不好意思啊,實習生,節哀順變。”

“老師,那我該問啥?”眼鏡女生在一邊小聲問馬甲男子,馬甲男子纔是真正的記者,他對攝像示意,攝像隨即對着老太太淚花縱橫的臉拉近攝錄。

“不是該問啥,是問的人不對,那個醉駕的馬上就要被交警帶走了,而且張牙舞爪地不停嘚啵,你怎麼不上去問他?”馬甲男子道。

“我怕他打我。”眼鏡女生怯怯地說。

正說着,本來默默流淚的老太太突然爆出一聲悠長的哭嚎,嚇得眼鏡女生一哆嗦。

“兒子被抓了,孫女死了,兒媳婦殘了,留下我這把老骨頭有啥用啊,老唐家上輩子這是做了什麼孽啊!”

顯然,這是兒媳婦來接孫女放學,結果竟出車禍,老太太是後來聞訊趕到。哭嚎之後,老太太當場暈厥了過去。

當天傍晚6點30分,在看守所的唐毅,和其他嫌犯們觀看時長20分鐘的山海新聞,電視屏幕裏出現了車禍新聞現場,一張淚花縱橫的老太太的臉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唐毅也忍不出顫抖地喊了一聲:“媽?!” 一股詭異的氣息籠罩著華龍帝都。那氣息無形無質,可是卻讓人覺得如煙如霧,如血如如露。就好似死神的披風在隨風飄揚,雖然讓人看不見,可是卻能夠讓每一個人都感受得到。


在帝都的極遠處,有著一群人。 一寵成婚:妖孽總裁別太壞 ,隨著他們的呼吸,他們周圍的空氣好像都變得寒冷了似的,一股白色的氣體籠罩著他們。

這些人,全都是來自於瀟靈城殷家,為首的自然是殷家的大長老殷峰了。他的眉頭緊皺,緊張地盯著華龍帝都。

「長老,真的不用我們幫忙嗎?」此時,他的身邊迎上來了一名殷家中年人,疑惑地向殷峰開口詢問著。

殷峰頓了頓,隨後朝著那人搖了搖頭,「不用,前幾日我收到陛下的密函。命令我等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死守瀟靈城,說什麼讓我們做好準備接收我族同胞!」

「可是看這樣子,我怕陛下會頂不住啊。畢竟他這等於是以一人之力抗衡五大聖地啊!」他身邊的人還是十分的不放心,連忙開口。

殷峰苦笑著搖著頭,「陛下態度強硬,說是如若我們違背他的命令,等此間事了我們也只有死路一條!而且小姐已經帶領一大部分族人去救家主了。若是他那裡出了狀況還要靠我們支援。」

說到這裡,殷峰突然嘆了一口氣,「陛下啊陛下。可笑以前我們都還以為你會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沒想到你卻是我們最大的守護者。我真笨,華龍帝國之內有這麼多已經覺醒的獸人家族卻沒有遭到聖地的迫害,還有狂龍武院,齊天堡這樣的地方存在。我早就應該想到陛下的用意才對啊!」

「長老不必自責!」那人見殷峰的臉上露出了一副相當不好看的表情,連忙向他勸慰著。「誰都沒有料到到這一點,並不是長老的過錯。而且依現在的情形來看,陛下一定也早有準備了,我相信失敗的不會是我們。」

「說起來,這些士兵竟然全都是武者,而且等階都還不低。陛下真是大手筆啊。如果這支軍隊不是來對付五大聖地,只怕足以橫掃圖騰大陸了吧!想來這圖騰大陸也沒有哪一個帝四肯花這麼大的手筆來養這樣的軍隊。一支由武者組成的軍隊就足以讓一國之主心疼不已了,陛下還真是捨得花錢啊!」在勸慰了殷峰之後,那人又忍不住感嘆了起來。

這真是不能怪他,圖騰大陸的武者們都心高氣傲,要想組成一支全是武者的軍隊本就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更何況現在這帝都裡面的士兵實力全都不是低階武者,爆元境的武都已經數不勝數了。

「但願如此吧!」殷峰沒有在意身邊之人的話,還是有些擔心地點了點頭。

事實上在此刻,華龍帝都之外,聚集了許許多多的人。他們都止光灼熱的望著華龍帝國,有的在默默地祈禱,有的則努力地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怒火,有的則一臉痛苦,一臉悔恨。

是的,華龍皇帝想要建立一個獸人帝國,可是卻沒有一隻獸人家族前往華龍帝都支援他。那是因為他們全都收到了華龍皇帝的密函。每一個獸人家族皆是收到了,那就說明華龍皇帝早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存在。而這,也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便是他們早就處在了華龍皇帝的庇護之下。

如若不然,聖地豈能不知?即使他們隱藏得再好,人數多了也肯定要露出馬腳。就如同寧城的胡家與越城朗家一樣。

很明顯,是皇室用什麼方法將他們的存在隱藏了下來,是華龍皇帝將他們隱藏在了聖地的眼皮底下!




當聽到黑袍青年的話后,人群中傳來的喧鬧聲漸漸小了,漸漸的,漸漸的沒有了一點兒聲音,安靜得出其。

Previous article

「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