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聽到黑袍青年的話后,人群中傳來的喧鬧聲漸漸小了,漸漸的,漸漸的沒有了一點兒聲音,安靜得出其。

楚湘南冷哼一聲,轉頭一眼鎖定住楚今朝的位置。

與此同時,楚今朝也察覺到了異樣,當看見自己父親向自己看來時,就已經猜到了楚湘南的意思。

隨後,一躍。

一道身影斜暉砸向比武台,揚起一陣煙塵,碎石。

待身影漸漸清晰,人群中便發出一陣尖叫:「啊!」

「那不是楚今朝嘛,他不是受傷了嘛,難不成他已經好了?」一名青年說道。

「不會吧,這才多久,傷竟然好的如此之快。」另一名男子也附和著。

「看他的意思,這是打算替楚破天打這一場。」

接著,人群中又開始議論紛紛,聲音不止。

「楚今朝?」黑袍青年仔細打量著他,微微一驚「你不是受傷了嘛,怎麼現在感覺一點兒事情都沒有。」

「沒事兒,小爺我吃得好,穿得好,身體自然跟的上,倒是你,如今酷暑,你還穿著黑袍遮身,哼哼,要麼是人長得丑,要麼就是全身汗臭,想要靠這身黑袍來遮擋住你的臭味,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楚今朝一上來便是冷嘲熱諷,不給他一點好顏色看,畢竟都欺負到自己的兄弟上來了,這都還能忍,那自己簡直白活了。

黑袍青年氣的上氣不接下氣,手中的拳緊握,怒道:「你敢說我長得丑?」


「對呀,一臉黑皮,難不成不是長得丑才擋住的?」楚今朝故作疑惑的問道。

天氣酷熱本就容易令人動氣,加上黑袍青年身披黑袍,更是酷熱不必,再加上楚今朝的辱罵,黑袍青年一怒之下,武氣一震,那身黑袍立即四分五裂,大喝道:「楚今朝,你今日辱罵我邱少陽,受死吧!」

沒等楚湘南宣布開始,比武就隨著黑袍青年的一句怒言便開始了。

至於為什麼會讓楚今朝上台,這就要回到楚湘南上主堂那一刻開始。

楚湘南走上主堂后,準備問問老爺子的意思:「父親,來了一名不知身份的黑袍青年,想挑戰破天,您怎麼看?」

楚飛雲深邃的雙眼看向那名黑袍青年,沉聲道:「不錯不錯,武者11級。」

楚湘南疑惑不解,聽剛才那名黑袍男的聲音大概在20歲到22歲之間,在這個階段的練武之人還是武者11級,武道之路可謂是前途一片茫然,除非有奇遇,不然絕對不可能在武道上有很大的進展。

心想之後,問道:「父親,你不知那名青年已經二十來歲,武道上已經沒有繼續前進必要了,為何你還要讚歎那名黑袍男。」

見楚飛雲沒有回話,楚揚開口道:「大哥,這就是你的錯了。」

楚湘南轉頭看向楚揚「什麼意思?」

「我問你幾個問題。」楚揚紙扇一搖,閑庭信步,說「你說武徒5級的人受傷了重傷之後多久才能痊癒?」


楚湘南一口答出:「重傷不傷及內臟者,無丹藥相輔,至少兩個月,傷及內臟者,無丹藥相輔,至少半年。若有丹藥相輔,自然是事半功倍。」同時也暗道自己這二弟搞什麼名堂,如此簡單的問題,難不成是戲耍我?

一口答出后,楚揚一臉微笑,楚湘南先是疑惑,隨後大吃一驚:「你說的是今朝?」

楚飛雲見楚湘南明白緣由之後,開口道:「沒錯,今朝這小心藏的很深,和楚雲比武時肯定壓了修為,不然絕對不可能在一日之內完好如初。」

三人眼裡同時泛光,異口同聲的說道:「練刀石!」

與此同時,楚破天望了楚今朝一眼,一躍下台。 「開始了。」楚飛雲說完一捋鬍鬚,朝著狼藉的比武台看去。

楚揚,楚湘南也紛紛朝著台上望去,觀看這場實力懸殊的戰鬥。

戰鬥一開始,邱少陽便爆發出了閃電般的速度,瞬息間,便來到了楚今朝的面前,渾厚的一記長拳猛地打出。

楚今朝雖然戰鬥經驗不足,但憑藉著十五年的煉體,已經達到了可以不用腦袋發布命令,身體也能下意識的作出動作。

搖身一閃,楚今朝十分輕鬆的躲過對方的長拳,同時,他也看清了邱少陽的長相,此人五官還算端正,面容清秀,可惜嘴角旁多了一顆黑色濃痔,帥中不足。

下一刻,邱少陽左手化掌,往楚今朝腹部狠狠一推。

楚今朝佝僂著身子,倒飛而起,在空中旋轉的一圈后成功落地,胃裡一陣翻滾,也令他不得不認真起來。

本以為對方只是個小角色,沒想到力量如此強大,絲毫不遜色自己,楚今朝雙眸中散發出一道嗜戰的精光,如狼一般,死死的盯著邱少陽。

邱少陽微微一驚,剛剛自己的掌武裝了武氣,居然沒能把他的腹給打碎,看來對方不容小噓,但從對方的武氣看來明顯只有武徒9級,這一戰雖說有點耗費時間,不過邱少陽一點都不在意。

邱少陽冷哼一聲:「不過區區武徒9級,也敢跟我較量,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語音剛落下,又是一瞬間,楚今朝身前多出了一道人影,赫然,那就是邱少陽。

楚今朝大驚,暗道:好快!比剛才更快上一截。連忙彎著身子,原地旋轉,一記鞭腿飛出。

見鞭腿襲來,邱少陽往身後小跳一步,楚今朝的鞭腿也隨之落空。

趁此機會,出拳!

楚今朝一套子午連環拳加上協調的步伐,打出了爆炸性的傷害。

隨著楚今朝子午連環拳的打出,邱少陽微微笑道:「小子,你就這點本事?」

又一記長拳向楚今朝襲來,突破了一道又一道子午拳,拳頭直標胸口。

幾乎是一瞬間,楚今朝的雙手下意識的作出的動作,交叉在胸前,襲來的拳頭猛地打向了他的雙手,震得雙手有些麻木,不由得暗道:此人好大的蠻力,與我決鬥,還有閑空說話,可見連一半的力量都沒出,看來自己不能藏著掖著了。

隨後,武氣猛的爆發出來,金色光芒的武氣把楚今朝整個人籠罩在裡面,頓時氣勢大漲。

見對面全面爆發,邱少陽陰陽怪氣的笑道:「區區武徒9級,竟然武氣纏身,簡直不可理喻,哼,看你能堅持多久。」

說完后,凝聚邱少陽三成武氣的拳頭,揮向滿身武氣的楚今朝。

邱少陽十分自信,自己三成武氣的拳頭都可以打死一頭牛,這一拳下去,你不死也重傷。

隨後便出奇地看到武氣纏身的楚今朝,那一身武氣漸漸的弱了下去,毫不猶豫,邱少陽單腳猛等地面,借力,更快的飛向楚今朝。

楚今朝也一拳出,迎了上去,拳頭上還隱隱帶著點武氣。

砰的一聲,兩人的拳頭砸在一起,霎那間,楚今朝倒飛而去,邱少陽連續退了十步,才漸漸的站穩了身子。

邱少陽大驚,以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楚今朝。

楚今朝在地面上連續翻滾了幾圈,這才停了下來,當他緩緩站起時,已是衣衫襤褸,背上的那把大寶劍卻絲毫無損,就連纏在上面的繃帶都沒有一點損壞。

可惜了這把劍,楚今朝十五年來一直專註煉體,卻忽略了對武器的練習,對此,身懷一柄大寶劍,可惜也是無用,但此時的惋惜卻也成就了日後楚今朝的劍道之路。

拭去嘴角殷紅的鮮血,楚今朝笑了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這般簡單。」

由不得邱少陽驚訝,楚今朝縱身一躍,閃電般的來到邱少陽的背後,毫不猶豫,沒有參差多餘的動作,武氣凝聚拳頭,一記鐵拳砸向邱少陽的後背。

崩的一聲,邱少陽朝前飛去,驚道:「好快。」

隨後空中翻滾,落地的一瞬間便站穩了身子,二話不說,雙眸中露出凝重,武氣倒騰而出。

猛地奔向楚今朝,楚今朝也奔向邱少陽。

對於此刻的楚今朝來說,最缺的不是武技,不是身法,不是靈丹妙藥,而是戰鬥經驗,往日的獨自煉體,楚湘雲與楚破天的手下留情,造就了今日楚今朝戰鬥經驗的缺乏,所以,必須彌補自己的這一缺陷。

而彌補這一方面的唯一辦法,那就是——戰!

唯有死戰,才能獲得與平常人不同的經驗。

唯有生死之戰,才能造就一位英雄的誕生。

電光火石之間的交鋒,兩人已經打了不下百招。

邱少陽也不試探了,果斷的猛攻。

一記雙眼插,插向楚今朝的雙眼。

楚今朝劍指豎在眉心前,擋住了邱少陽的雙指。

見雙眼插失敗后,邱少陽伸出一張手,手瞬間完全,凝成爪,對準楚今朝的頭,一落而下。

楚今朝冷哼一聲,眼神一瞥,單腳一踹,邱少陽的手爪立馬收回,橫在大腿旁,砰的一聲,武氣碰撞。

接下來的每一刻攻擊里都有些許的武氣碰撞所產生的氣流聲。

砰!

砰!

砰!


……

拳頭相碰,兩腳相撞的聲音不絕於耳。

就這樣持續了小半個時辰之後,兩人互相朝著對方踢了一腳,驟然分開,也就此,兩人拉開了大約五丈的距離。

楚今朝汗如雨下,連續的武氣維持對他來說簡直是難上加難,畢竟是第一次使用,太過於陌生,經過的小半個時辰后,也漸漸熟悉的武氣武裝的方法,但長時間的武裝武氣,先不說丹田內的武氣充沛程度,就拿體力老說,也是不小的揮霍。

同樣,邱少陽雙手撐住膝蓋,氣喘吁吁,他完全沒有想到這次的對手會這麼難纏,大喝一聲,八成武氣全部爆發,武氣灌滿全身,隨即喝道:「楚今朝,如今我八成武氣爆發,看你還能活不活的下去!」 語音剛落,邱少陽整個人化身成一道光,瞬間向楚今朝襲來。

砰,楚今朝感覺到自己好像是被千斤般的重鎚砸到了一般,遠遠的朝著倒飛出去,眸子中竟是透露著驚訝。

他完全想不到,剛才還應付的遊刃有餘,這一次卻發現實力相差如此懸殊,一拳竟然讓自己受了不小的傷,突然他回想起昔日受的屈辱,現在不正是差不多嘛,想到這裡眼神立馬變得尖銳,眸子里散發著光芒,在空中翻滾落下,緊咬牙關,喉嚨一咽,把剛才那股氣血給壓了下去。

「呀!」楚今朝怒喝一聲,一腳橫向踏出,武氣全面爆發,頓時,金光席捲全身,猶如一尊大佛杵在那裡,任何人都摧毀不了他的氣勢一下子席捲全場。

楚今朝知道,現今已經無法留手了,在留手就會被對方給活活打死,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

片刻間,那道虹光又向楚今朝襲來,楚今朝大喝,單腳一蹬,整個人猶如一道風,迎向了襲來的邱少陽所化的虹光。

砰砰砰,一息之間,已經過了不下數招,但雙方依舊僵持不下。

楚今朝一記長拳迸出,拳上金光若隱若現,直襲邱少陽的腹部。

邱少陽冷哼一聲,腳下雙腳飄逸的移了移,成功躲開的楚今朝的長拳。

楚今朝一驚:「身法?」

隨後便繼續投入的攻勢之中。

現在的楚今朝缺少的是戰鬥經驗,還有身法,至於武技和靈技一類的猶豫修為不夠,所以他想都沒想,可如今,面對一位武者11級的,而且還兼有身法的不明男子,楚今朝是十分的落於下風,但洶湧的攻擊依舊不停,拳拳武裝武氣,打在邱少陽的身上不可謂是不疼。

邱少陽一邊雙手雙腳不停的變換著,一邊暗想,這小子蠻力真可不是一般的大,如今又摻雜著武氣打來,簡直不可置信,一個剛剛在戰鬥中領悟武氣運用的小子,竟然能做到如此的契合度,甚至可以和宗門的前十人相比,看來此人,不可留!

眼神一動,殺機一凌,兩人相距十丈,楚今朝都能感覺到邱少陽的變化,他的氣息隱藏著一股殺機,武氣逐漸提高,兩息后,武氣停止的增長。

楚今朝驚駭道:「武者11級!」

武者11級,對於楚今朝這武徒9級來說不僅跨了一個小層次,更是跨越了一個大層次,這樣來說吧,一個武徒10級的人可以單挑三個武徒9級的人,而一個剛剛進入武者的人,可以單挑10個武徒10級的人,當然那些大宗們教出來的怪物不能與之一說,但大多數的情況都是這樣。

現在一位武徒9級對抗一位武者11級的人,簡直不能想象。

面對邱少陽的強烈的氣場,楚今朝有點被壓得喘不過起來,眼神里儘是不可置信。

邱少陽身體的上的金光被抽離一部分,凝聚在雙手間,那道金光在脫離了邱少陽的身體后變得異常浮躁,但經過他的雙手不停的搓揉,竟形成了大約四寸長的光球。

與此同時,楚湘南在主堂上看見邱少陽手中的光球后,大驚:「黃級上品武技:天靈球!」

楚揚眉頭一皺不予說話,自顧自的扇著扇子。

當楚家兩兄弟為之苦惱時,楚飛雲卻用異樣的眼光看向比武台,右手食指不停地敲打著身旁的茶座。

邱少陽此刻的光球漸為凝實,大笑道:「楚今朝,今日,恐怕你是輸了,而輸了的結果,只會是死!」

眸子間突然散發出一道精光,大笑道:「死在我這武技之下,你死的不冤,哈哈哈!」

語音剛落,右手一揮,那顆凝結著邱少陽武氣的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楚今朝飛去,速度極其快,極其迅。

一瞬間,楚今朝突然聞到了死亡的味道,暗道不好,朝著旁邊縱身一躍,那顆光球剛好擦過楚今朝的左腳。

突然間,左腳發出了低沉的爆炸式。

砰砰砰,霎那間,楚今朝汗如雨下,左腳血肉模糊,那顆光球既然能侵入自己的經脈,進行破壞,還好只是擦傷,如果被正面擊中,那自己不就完蛋了。

想到這,楚今朝右手抬起,強忍著疼痛,右手食指憑空書寫:「始靈:天空上的點點碎雷啊,請你化作一道道雷電鎖鏈,來囚禁這罪惡之人,讓往事化作塵埃,降臨吧!」

楚今朝浮空寫的文字居然都已藍色的靈力字體顯現出來,書寫完畢后,更是化作點點碎片,消失殆盡。

剛剛書寫完畢,楚今朝感覺背後一涼,如同黑夜走樹林一般,又聞到了死亡的氣息,下意識的朝又一跳。

砰砰砰,左手手臂上鮮血溢出,楚今朝低喝了一聲,眉頭緊鎖,鼻子上下浮動,眼睛緊閉,臉皮不停的抽搐,大口大口地開始喘氣。

楚今朝看仔細了,那顆光球竟然又回來了,而且重新回到了邱少陽的手中。

詫然間,楚今朝睜開眼睛,眸子里盡顯憤怒,仰天長喝:「靈技:雷霆囚籠!」

頓時酷熱的天空被烏雲密布,如同前日的楚今朝與楚雲對戰一樣,黑色的雲海內雷聲滾滾,濤聲大作,給人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感覺。

眾人屏息凝視,聚精會神的觀看著場勝負。

一道雷電鎖鏈襲向邱少陽,其他四道鎖鏈緊隨其後。

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邱少陽動也不動,一臉邪笑的看向楚今朝:「楚今朝,你真當你的靈技是無人匹敵?今天便由我來破了你這不堪入目的靈技。」

邱少陽手中的光球漸漸變大,可見其中所蘊含的武氣不容小覷,只見他右手一揮,光球朝著那五道散發著電芒的鎖鏈飛去。

頃刻間,雷電的滋芒聲不絕於耳,光球的爆炸聲片刻不停,突然,兩者的碰撞中,向周圍散發出一道弧形的光波,隨著一聲滔聲大作。

「咚!!!」


她既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幹嘛不利用起來?像處理好人際關係這茬事就算了,她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還沒人能奈何的了她。

Previous article

“那可不是我拉的,我只是個臥底而已。”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