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皇甫影也正是在危急時刻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對人魚的嘴部攻擊。

可這條人魚只是斷了幾顆牙,嘴皮流了點血。承受幻光境高手的全力一擊,最大的反應居然只不過是瘋狂的吼叫幾聲。

皇甫影從水裡鑽出,冰冷的河水帶著咸濕的味道,這根本就是海水,為的就是養這條人魚。

黑色的身影猛的轉過頭,赤紅色的眼睛里噴出怒火。

它瘋狂的吼叫,魚叉狠狠的向落在水中的皇甫影刺去。

… 大片大片的水波衝天而起,張開巨口的人魚憤怒到了極點。他妖嬈的身形如同龍一般在水中遊盪,尖銳若金鐵交鳴般的吼聲震的人心發顫。

人魚劈波斬浪,身前的水向岸壁上潑去,每一滴水珠都像是鋒利的刀鋒,可想而知這條人魚在發怒時力氣有多大。

它沒有任何修為,全靠著身體本質堅硬和強大的爆發力,很像龍魂大陸上那些練體的修士,最強大的時候怒斬大山也不是問題。

皇甫影就深切感受到了這條人魚狂猛的威力,魚叉離他還有五丈遠的距離,魚叉因為人魚帶動的罡風已經吹的他皮膚髮緊。想象那枚鋼叉要是插進皮膚里,估計他是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的。

在這咸濕的海水裡,人魚便是這裡的霸主。它們以捕魚為生,兼且身體可以幻化成蛇類的模樣,在水裡遊刃有餘。看著人魚赤紅色的眼睛,皇甫影心裡漸漸升騰起不屈之意。

他不懼怕任何怪物,皇甫家的男人生來便是要獻出生命和各種怪物奮戰到底的。他有他的使命,不管是在龍魂大陸的哪個角落,他的使命感依然存在。

風屬性真氣再一次聚集,全身血脈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流轉。這樣的感覺像是他在御劍飛行一般,速度快的讓人有些頭暈,可是那種獲得力量的快感也同時讓人興奮不已。

白色光劍照亮了湛藍的海水,把他映襯的有些半透明,白色的長衣在水中輕輕搖擺,圍繞著他的海水在這一剎那像兩旁退去。

「想要殺皇甫家的男人,還沒這麼容易!你不是要吃我嗎,那就用你的命來拼吧,就讓你見識一下人類的厲害!」

皇甫影的嘴角的笑容慢慢擴大,身前的白色光劍越來越大。耀眼的光芒折射在魚人的雙眼內,那張還保留著人類面孔卻醜陋至極的表情瞬間僵化,發出難聽至極的吼聲。

「極流破!」皇甫影憤怒的吼叫出身,白色巨劍帶著不可逆轉的威勢狠狠砸向已經撲倒一丈的人魚。

極流破是皇甫影在天玄閣中參考各種古籍,在音流破之上改進而來的術法。同樣是白色的光劍,裡面蘊含的力量卻是五倍於音流破,旋轉的颶風如同一道斬天滅地的巨大風劍,在極速中斬斷一切俗事塵埃。

人魚讓無可讓,雖然它的身體已經進化到堪比一個修真高手的境界。可極流破的速度實在太快,五倍於音流破的速度狠狠砍在了人魚的頭部。像是摧枯拉朽一般,極流破從人魚的下顎骨砍入,一刀把它的腦袋斬成兩半。

人魚的身體在海水中拚命的掙扎,大片大片黑色的血液如同墨汁般灑進湛藍色的海水中。它的腦袋就像是風乾的臘肉一樣耷拉在身體兩側,眼睛內的赤紅色也在逐漸黯淡。

終於,沒有了任何支撐的人魚轟然倒進了海水中。泛著青色光澤的屍體慢慢向海水裡沉去,有可能是這世界上最後一隻的人魚終於死掉了。

皇甫影喘著粗氣,整個人沉浸在海水裡。他哈哈大笑,為自己死裡逃生而暢快。

剛剛一招戰勝的人魚體力和速度之猛堪比一個幻天境的高手,如果不是他使用了極流破根本殺不死人魚。又或者人魚的腦袋和它的身體一樣完美無瑕堅硬如鐵,他也是沒有半分的機會。

笑容突然間凝固在臉上,皇甫影從海水中直起身子。巨大的真氣消耗讓他此刻有些虛脫,需要一些時間來恢復剛剛使用過度的真氣。

如同金鐵交鳴般的吼聲從海水裡再度傳來,這些聲音慢慢的擴散開去,像是有感染力一樣,整個河面都沸騰了。

無數的漩渦從河底慢慢湧現,最終向著皇甫影所在的位置匯聚而來。皇甫影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

剛剛被殺死沉入河底的人魚突然從河面上慢慢浮了出來,無數雙粗壯有力的大手托住它的身軀。

人魚在死後又變成了人類的模樣,赤裸的身體上掛著被砍成兩半的腦袋。它就像被高高舉起準備進行某種儀式的祭品一般,既聖潔又莊重。


無數泛著青色光澤的身體浮出了水面,它們托舉著已經死去的同伴,嘴裡唱著某種古老的頌歌,像是在給死去的朋友送行,也像是為戰士的死去悲惋。

皇甫影可以清楚的看到突然冒出來的三十隻人魚的眼睛里,全都冒著火焰一般的憤怒。他毫不懷疑,當它們唱完那支古老的歌曲后,眼睛里的火焰會在第一刻燃燒盡自己。

面對一隻人魚已經那樣吃力,更何況面前有三十隻。皇甫影苦笑一聲,還是舉起了風鳴劍。

雖然在水裡他發揮不出自己的全部實力,可逃無可逃,他也不打算就這樣束手待斃。皇甫家的男人,就算是死,也要看清楚敵人怎樣把刀鋒插進自己的身體。

「喂,你在那兒幹什麼呢?準備和怪物們結婚生子嗎?」突然,夢雨焦急的聲音從頭頂傳來。皇甫影一愣,他抬起頭,火紅的髮絲垂在岸邊,夢雨正滿面緊張的看著他。

「你還沒走?」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走你個大頭鬼啊,你以為我很不仗義嗎?」夢雨撅起嘴,表示很生氣的樣子。

皇甫影笑了,在對面三十隻人魚惡狠狠盯著他,準備發起衝擊的時候,他竟然對著岸邊紅頭髮的姑娘笑了。

夢雨卻是急的不行,大聲嚷嚷:「喂!那些傢伙被你殺了同伴,現在來報仇了,你還笑得出來?快點,我來擋住它們,你快上來呀!」

皇甫影抬頭看著那個女孩慢慢漂浮在半空,風王之瞳爆發出強大颶風,向巨山壓頂一般蓋在了那些人魚的頭上。人魚們顯然是吃了一驚,丟掉了托舉著的同伴,紛紛用盡全力來阻擋颶風。

它們是生活在海里的先民,常年與颶風海浪打交道,身體早就適應了在各種環境下生存。所以夢雨的颶風雖然厲害,可也只是把人魚們吹的連連後退,並沒有傷到它們分毫。

不過這點阻礙也就夠了,皇甫影攀著凹凸不平的岸壁慢慢爬上了岸堤,真氣流轉全身,剛剛釋放極流破時失去的真氣已經恢復。

夢雨也從空中落下,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笑意。二人沒有停留,快速的向第五層的出口奔去,在他們身後,大批大批的人魚從河水裡鑽出,怒吼著緊緊追在二人身後。

龍雲舟走在漆黑的通道里,只能靠手摸索著前進。他沒有皇甫影可以釋放風屬性真氣探路的能力,也沒有軒轅宇可以利用土屬性真氣探知地表結構的本事。他只能拉著小玲的手慢慢前進,每一步都極其的穩重。

小玲緊緊牽著他的手,似乎很怕放開一樣,龍雲舟有種錯覺,感覺這個女孩好像把自己當成了某個人,眼睛里總是透著無限的溫柔和依賴。

可龍雲舟非常清楚的知道,他從沒見過這個女孩。最多也只是見過和她外貌相似的冷柔,可之前他和冷柔也沒有任何的交集。這不由讓他胡思亂想,難道是因為自己長的太帥,這麼容易吸引美女嗎?

他一直在擔憂雲兒的安危,可進了這座環形的旋梯后,只有無盡的黑暗籠罩他們,周圍除了他們回蕩在空曠空間里的腳步聲,一點動靜都沒有。

「小玲,這裡通向哪裡啊?」走了許久,龍雲舟轉頭問小玲。可他看不清小玲此時的面容,黑漆漆的他連自己的手都看不清。

「通向一座王殿,那座大殿是這座城市主人的王殿!」小玲話語溫柔,輕靈的像是百靈。

「王殿?」龍雲舟渾身一悚,他不由想起了那個被封印在這座城市裡的魔神。他的每一步都在向那個魔神慢慢靠近,而且那個混蛋就要蘇醒了。

他心裡打起鼓來,很想後退,可雲兒說不定就在那座大殿里。他答應過星月,不管是誰,想要傷害雲兒,他絕不會答應。這其實也是他內心深處對自己的承諾。

不再猶豫,龍雲舟大踏步朝樓下走去。他的手緊緊握著青麟劍,一絲淡淡的溫暖從青麟劍傳來,讓他渾身都很溫暖。

「你為什麼會來這裡啊?」黑暗中,小玲突然問。

龍雲舟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即將面對的魔神身上,突然聽到小玲的聲音嚇了一跳。他轉過頭,黑暗籠罩了一切,他不知道小玲是在歡笑還是好奇的傾聽。

「我是為了紫霄火種才來的,聽說就在魔神的身邊放著,我要取回火種。」龍雲舟說的很誠懇。

「就只是這樣嗎?」小玲的話聽起來有些失望!

「對啊,就是這樣啊!我以前都沒聽說過這裡,要不是林無痕那個老混蛋非要把我們騙到這裡,鬼才會來這裡呢。」龍雲舟一想起林無痕心裡就恨得直咬牙。

突然,他感覺小玲的手有些微顫,黑暗裡傳來淡淡的嘆氣聲。

「怎麼了怎麼了?你怎麼了?」龍雲舟不由關切的問。

小玲呵呵一笑:「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些心事罷了。」

龍雲舟心說你也太神秘了,一下說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一下又說自己想起了什麼心事,你要是演戲的這水平只能回家賣紅薯了。可他也不便點破,漂亮的女孩子就算撒嬌任性些,也是她們的專利呀!

「到了,就在前面!」小玲突然越過龍雲舟,在黑暗裡伸手拉開了一扇門。

金色的光芒瞬間照亮了龍雲舟,小玲的背影在金色里突然變得迷離,怎麼也抓不到一般!

… 金色的光芒是從琉璃般閃耀的穹頂上折射下來,經過半透明的地板反射進了漆黑的通道里。龍雲舟睜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呈現在眼前的這座大殿。

他像是回到了盤龍城,這座大殿完全就是盤龍城聖龍殿的縮小版本。漢白玉鋪就的地面,高聳挺直的廊柱,盤繞而上的巨龍,無一不是仿造聖龍殿而來。

「難道設計聖龍殿的和設計這個地方的是一個人?」龍雲舟不由狐疑起來,盤龍城是神龍大神時代創建起來的,聖龍殿更是從建造出來后便一直屹立於盤龍城。若是說聖龍殿模仿這裡,那未免有些胡扯。

「走吧,不想看看王城嗎?」小玲輕笑拉著龍雲舟的手走出了漆黑的密道。

進了大殿後,龍雲舟愈發的肯定這座大殿完全就是仿造聖龍殿打造,就連高高在上的王座也是模仿的惟妙惟肖。

他左看右看,彷彿回到了家一般。輕輕撫摸著琉璃鑾金鏤空燈罩,有種久別重逢的感覺。

「這裡就是王的殿堂,感覺怎麼樣,很熟悉嗎?」小玲目不轉睛的看著龍雲舟,眼裡有絲玩味,也有絲期待。

龍雲舟重重點點頭:「嗯,很像我的家。這裡的王該不會也去過盤龍城吧?怎麼和我們盤龍城的聖龍殿一模一樣?」

小玲有些失望的搖搖頭,美目中有絲淡淡的落寞。她放開龍雲舟的手,獨自朝大殿的正中走去,閃耀著金光的王座像是有魔力一般,可以讓任何人對它膜拜。

小玲卻並沒有走近那王座,而是來到王座旁,一盞形狀古樸的燈前。她輕輕撫摸著燈罩,似乎對這盞根本不起眼的東西有著無盡的留念。

「你要找的東西就在這裡!」小玲沒有轉身,手緊緊按著那盞燈罩:「這裡面的就是紫霄火種了,整個城市都靠它來照亮。拿走吧,拿走了它,這座城市就再也沒有光明了。」

小玲的話無限哀涼,但又透著某種決絕,像是守候了千年的人終於做了那個放棄的決定,又是心酸又是絕望。

龍雲舟一怔,本來他聽到紫霄火種就在眼前的消息應該高興萬分。終於可以了結這次該死的任務,他可以拿著紫霄火種和師兄師妹們一起回到天道學院。 超級小農民


可一聽拿走了紫霄火種后,這座城市就會永遠的陷入黑暗中。他的心裡不由升出一絲難過,似乎內心裡某些東西被深深的傷害了一般,拿走火種,同時也拿走了內心某些本應該早已埋葬的東西。

可那到底又是什麼呢?他從沒來過這座城市,也從沒見過眼前這個貌美的女子。他不應該對這裡有半分感情,更談不上什麼難過了。甚至這座城裡出現的怪物和殘忍的血祭,更是讓他深惡痛絕,他該盼望這座城市毀滅了才是。

他看著小玲慢慢轉過了身子,和小玲緊緊對視。

他突然從小玲的眼裡看見了一滴淚珠慢慢滾下,那哀怨的眼神像是對他的控訴,控訴他這個無恥的小賊要剝奪這座城市唯一活著的證明。

轟!

腦海里有什麼突然爆炸開了,那些破碎的記憶像一道道鋒利的白光割痛神經。小玲的眼神像是看透了內心深處的那個自己,所有的秘密在這一刻都不再顯得那麼重要。

「你,你到底是誰?」龍雲舟滿頭冷汗,踉踉蹌蹌的退後,扶著雕龍廊柱粗聲喘氣。他似乎記起了小玲,在某個昏黃的傍晚,他拉著小玲的手漫步在銀白沙灘上。

浪花輕輕拍打他們的腳背,最後像珍珠一般輕輕散開。小玲微笑靠在他的身邊,他們坐在海灘上聽著潮聲。悠揚的鈴聲從背後的高塔上傳來,月光輕輕灑在他們的雙頰。

龍雲舟使勁搖搖頭,這些該死的記憶根本就不是他的,那個男人也不該是他。可那個年輕的少年和他長的好像,連笑起來都是那副該死的德性。

「想起來了嗎?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小玲微微的笑著,輕聲呢喃:「可是一切都改變了,我等回來的已經不再是你,你再次看見的,也不再是從前那個我了。」

龍雲舟受夠了,他不想再問小玲是誰,他的腦袋已經快炸開了。他的眼睛里只有那盞跳躍的紫霄火,像是在召喚他一樣,他大步朝紫霄火走去。

「不要說了,我就是來取紫霄火的。這座城市變得黑暗和我有什麼關係,那些該死的記憶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叫龍雲舟,我是來去紫霄火種的!」龍雲舟拼了命的大吼,眼睛再也不看小玲一眼,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那盞古樸的燈罩上。

「吼!」

一聲低沉的吼叫,像是從幽深的地底傳說,又像是遨遊在九天之上的神祗發出。龍雲舟被僵在了當場,他愣愣的看向小玲。

在她身後,王座輝煌的金光后,一個巨大的頭顱慢慢探了出來。暗金色的眼睛閃耀出無上的威嚴,睥睨的看著獃獃站著的龍雲舟。

像是一道巨大的閃電劃過腦際,龍雲舟渾身血脈加速沸騰。他的第一個聯想就是…………魔神復活了!

對,那就是魔神,和風林山莊那些圖騰上刻畫的怪獸一模一樣。

隱藏在黑暗裡的巨獸慢慢走了出來,猙獰的頭上反凸著稜角,堅硬的鱗片包裹住頭部。巨大的身體像蛇一般長,四隻和柱子一樣粗大的腳支撐著它的身體。

龍雲舟獃獃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巨獸,這就是一條龍,一條長著四條腿的龍。

龍雲舟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畸變的怪物,但可以想象,做為這座城市的老大,這頭號稱魔神的怪物一定是某些厲害角色。

可奇怪的是,突然出現的巨獸並沒有做出任何不友善的動作。在龍雲舟腦海內瘋狂出現的那些嗜血啊,吞噬啊之類的畫面完全和現在的場面沒有半分聯繫。那條巨獸竟然慢慢蹲了下來,和龍雲舟差不多大的鼻子仔細聞著身前突然出現的人。

巨獸的鼻子里像是有巨大的吸力,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噴吐著狂風。龍雲舟隨風搖擺,在巨獸的鼻子下動也不敢動。動一下說不定就被吃了,傻子才會動。

巨獸慢慢抬起頭,似乎是辨別完了來人的身份。暗金色瞳孔漸漸收縮,就像蛇要發起進攻前的那一刻一樣,讓人不由毛骨悚然。

龍雲舟渾身抖到了極點,他暗罵自己剛才為什麼不早點拿走紫霄火種。現在好了,這個超級大魔王醒來了,還色眯眯的看著自己,不會是把自己當成晚餐了吧?

他緊緊按著青麟劍,也只有青麟劍上傳來的些絲絲氣流能讓他感覺溫暖。

轟的一聲,巨獸突然趴在了龍雲舟面前。巨大的舌頭輕輕舔著龍雲舟的腳面,震驚到無以復加的龍雲舟發現,這隻被林無痕稱為大魔神的巨獸,竟然用它溫熱的舌頭……..在給他擦鞋!

龍雲舟比被五雷轟頂還要震驚,這他-媽是什麼魔神,這不就是養的一條癩皮狗嗎?


看它那模樣,嘴巴似乎還在討好的微笑,甚至用頭輕輕蹭著龍雲舟,似乎是期待他丟一根骨頭給它似的。

龍雲舟真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撫摸在巨獸的頭頂。

入手處一片冰涼,堅硬的鱗片邊緣像是鋒利的刀鋒,讓人看著都很心驚。

本是不可一世的巨獸,卻讓龍雲舟像對待一隻小狗一樣盡情撫摸,並且看它的表情似乎還很受用。

龍雲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這種感覺真的很好。看樣子就是自己騎著這頭巨獸出去它也是高興的很,想象一下自己騎著這頭怪獸回到天道學院,那得有多牛–逼!

突然,巨獸張開巨口,罡風撲面,僅是那微弱的氣息就讓人渾身有散架的感覺。龍雲舟大驚,心想我只是心裡稍微想下,你用不著吃了我吧。

完了完了,看來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就是逗你玩,你最終還是別人的食物。龍雲舟被叼在巨獸的嘴裡,心想這回全完了。

屁股一沉,巨獸放開他退了開去。龍雲舟睜開眼,他已經坐在了金光閃閃的王座上,巨獸匍匐在王座下,連頭也不敢抬起。

小玲的表情似笑非笑,像是追憶,像是迷惘。她就站在巨獸的身邊,身材渺小的像是螻蟻,楚楚可憐似乎一陣風就能被吹走。

「怎麼樣,感覺如何?這張王座,本來就該是你的!」小玲恢復了剛見時的笑容,嫵媚的朝龍雲舟點頭。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龍雲舟心想,一隻頭腦有問題的怪獸加上個失憶的神秘女孩,這到底演的是哪出啊!

他現在心裡想的只有紫霄火和雲兒,在這該死的地方已經耽誤了太多時間,不知道雲兒到底現在怎麼樣。

他猛的站了起來,對小玲大吼:「別跟我耍這些鬼玩意兒,我要紫霄火種,我要去找雲兒!我是龍雲舟,我根本不屬於這個地方!」

他的咆哮讓巨獸顫抖,小玲更是失望的低下頭,那抹笑容在她的臉上凝固、暗淡!龍雲舟突然有絲不舍,對這麼漂亮的女孩發脾氣,是否正確呢!

轟!


大門被人用力推開,滿身是水的皇甫影和夢雨從門外撞了進來。

他們滿面焦急之色,可剛看見王座上站著的那個人,便立馬愣住了!

… 金色大殿內,一隻體型巨大並且看起來就是上古猛獸級別的凶獸趴伏在龍雲舟腳下,還有一個傾國傾城如女王般威儀天下的美女站在他身旁。

皇甫影和夢雨都看得傻眼了,他們回頭看了看,身後的甬道里淡青色的影子在快速迫近,這說明他們沒跑錯地方來到什麼奇幻空間,可眼前見到的這一幕到底是怎麼回事。

來不及多想,皇甫影拉著夢雨快速朝大殿里跑去。就在一眨眼的工夫,五把魚叉狠狠刺破空氣扎在了他們原先站立的位置。光是聽魚叉的破空聲也能想象出憤怒的魚人到底用了多大力氣,如果不是皇甫影兩人跑的快恐怕已經被腰斬了。



藍海一個巴掌拍在了劉彥的腦袋上,“你個笨蛋,你不知道瞞幾天算幾天嗎,等誓天那羣人弄好了再告訴他,那是我們的實力也差不多了,可以和他們叫一叫板了!趁着他們現在努力爆建幫令的時候,我們多做點事!”

Previous article

僅憑著一張面具,和半吊子的藏鋒秘術,想要欺瞞上古人族的強者?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