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藍海一個巴掌拍在了劉彥的腦袋上,“你個笨蛋,你不知道瞞幾天算幾天嗎,等誓天那羣人弄好了再告訴他,那是我們的實力也差不多了,可以和他們叫一叫板了!趁着他們現在努力爆建幫令的時候,我們多做點事!”

“好!”

……

再說刑天,他已經來到了一個溼地裏面,在外圍已經感覺到了這個溼地的廣闊,刑天越發的肯定這裏會有魔化怪物。

剛走了沒兩步,刑天的一隻腳突然猛地往下一沉,一隻腳踩在了一個淤泥裏,這已經是刑天走進這裏的第五次了,刑天已經習慣了。

不過,這次與前幾次不一樣,前幾次都沒有怪物出現,但是這次出現了一個黑色眼睛的怪物,他埋在水裏,向着刑天遊了過來……

呲!

猛地,一個鱷魚腦袋衝破了淤泥的束縛,向着刑天的腦袋咬了過來,刑天這時也是心裏一驚,猛地拿出匕首,然後對着鱷魚的眼睛紮了過去。

嘭!

咔嚓!

刑天的匕首準確無誤的紮在了鱷魚的眼睛上,但是,鱷魚也成功的撞到了刑天的胸膛上,把刑天從淤泥撞了出來,向着他身後飛去。

-287!

一個傷害數字從刑天的頭頂飄了起來,剛好,被撞飛的刑天的落腳點是一個堅固的土地,沒有再落到淤泥裏。

顧不得胸口傳來的疼痛,刑天緊緊的盯着前方的鱷魚怪物。

這時,被刑天匕首扎到眼睛的鱷魚也朝着刑天看了過來,嘶吼一聲,然後鑽入了淤泥裏,消失在刑天的眼前。

【保底一更。後面還有,求收藏。】 浮光仙壁前,喧囂一片,熱鬧一片,形成一個沸騰的人聲汪洋。

每個人的目光都盯在排名第五的位置,發出一陣驚嘆,渾然沒有注意到,陳汐的臉色變得凝重而冰冷。

同樣也沒人注意到,一個樣貌普通,身穿黃綢長衣,身材臃腫,看起來像個充滿銅臭味的商人模樣的中年,出現在了陳汐身前。

中年雙手攏在袖子中,笑眯眯站在陳汐眼前,氣質平庸,更無任何氣勢可言,甚至讓人察覺不到他究竟是什麼修為。

可只有陳汐清楚,之前自己身邊絕對沒有這樣一個人,當他心中感到一縷極度的危險氣息時,對方便突兀出現了。

恰如瞬移!

甚至都沒引起附近其他人的注意。

能夠做到這一步的,絕對是大羅金仙無疑!也只有大羅金仙才能夠在仙界法則之下,自由穿梭虛空,進行瞬移。

來者不善!

陳汐能夠清楚看到,對方雖然一直笑眯眯的模樣,可目光中卻毫無笑意,冰冷而平靜,那是一種最冷酷的無情。

此人是誰?


這個問題陳汐已沒時間再去思考,他此刻渾身神經緊繃,猶如拉滿如月的弓弦,體內混洞世界,四象仙靈之海全力運轉沸騰,整個人的精氣神猛地飆升至最巔峰的狀態。

可他的神智,依舊如冰雪一般冷靜,他能夠清晰感受到,對方附近眾人,包括距離最近的梁冰、羅子峰、古玉堂,竟似是都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

甚至,就連自己周身氣機的變化,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絕,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

換而言之,現如今自己別看置身在人群中,可卻已是孤立無援!

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沉,他知道,這一定是對方做的手腳,而能夠輕鬆做到這一步的,又怎可能是尋常人物了?

說時遲,那時快,陳汐心中的念頭閃動,實則只發生在一剎那,距離對方出現在自己身邊,才只一個呼吸時間而已。

一個呼吸,看似極短,可在真正的高手眼中,足以殺死對手不下百次了!

事實證明,對方的確是為陳汐而來。

因為在他甫一出現,便展開的攻擊,攏在袖中的右手驀地探出,捏指成拳,屈肘發力,簡簡單單一拳朝陳汐頭顱砸來。

甫一動手,對方氣勢頓時不一樣的,臃腫的身軀變得威猛凜然,普通的面容充斥著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儀,恰似一柄封存於匣中的利刃出鞘,鋒芒無雙!

這絕對是一個經驗老辣無比的強者,從他出現的那一刻開始,根本沒有廢話,更沒有給陳汐開口說話的機會,就這麼一拳簡單、粗暴、直接地砸來,明顯不打算再給陳汐任何活命的可能。

這才是真正的刺客!

未動手前,普通得讓人根本不會注意他的存在,可一旦動手,必然是雷霆一擊!

這猝然擊出的一拳,的確當得上是雷霆一擊,雖無聲無息,可卻已把雷霆般的氣勢宣洩的淋漓盡致,仿似貫穿亘古虛空而來,裹挾著一股令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迫人壓力。

這一剎,陳汐眼瞳猛地一眯,真真實實感受到一股瀕臨死亡般的氣息,不過他早已做好了準備,例如施展爆氣弒神功,例如讓第二分身替自己擋下這一擊……

但最終,他什麼都沒有做。

因為就在那中年甫一動手的時候,在四面八方,突然出現了一隻只手臂。

有的枯瘦如一根根竹節,微攏如抓,鎖向中年的咽喉。

有的白皙修長寬厚有力,化作掌刃,劈向中年的左肋。

有的青筋暴綻,繚繞一層如金屬般的光澤,化作剛猛如重鎚似的拳頭,轟向中年的胸腔。

那一隻只的手臂,代表著一個個強大之極的存在,其所釋放出出的攻勢,毫不遜色於那中年的一拳,甚至猶有過之!

那畫面太兇悍,像一群蜘蛛在圍捕一隻試圖跳出蛛網的蟲兒一般。

這一刻,陳汐只覺眼前一陣熾盛,再也看不到一切,因為那等攻勢太過恐怖,且距離他僅僅咫尺之遙,在如此近的距離下,他也是受到了波及。

轟!


耳畔,只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音,旋即,一聲驚怒的慘叫發出,再然後,附近掀起一片噪雜的嘩然聲,以及混亂奔逃的腳步聲。

雖說看不清楚一切,但陳汐還是能夠通過這些聲音想象得出,這一擊之中,那前來刺殺自己的中年必然完了。

而浮光仙壁前的眾人,也都被驚醒,陷入一場混亂之中。

陳汐緊繃的神經,沸騰的氣機,最終重新歸入平靜。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無法想象的快,可對陳汐而言,卻像經歷了一場漫長的生死輪迴,其中滋味,也只有他自己清楚。

視野恢復,陳汐終於看清了眼前一切,偌大的浮光仙壁前,已是空蕩蕩一片,唯獨在身前地上,躺著一具冰冷的屍體,正是那中年人,他神色驚愕,似臨死也沒想清楚,此次的刺殺怎可能會失敗了。

「陳汐,你沒事吧?」

梁冰、羅子峰、古玉堂三人走了過來,神色中皆都有關懷之色。

而在他們各自身後,皆都立著兩道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卻無一不是大羅金仙級的存在,氣息晦澀而驚人。

顯然,這些大羅金仙,皆都是來自梁、古、羅三家中的強者。


這讓陳汐一瞬就明白,剛才正是這六位大羅金仙出手,一舉將那中年抹殺了!

陳汐搖了搖頭,看了看梁冰三人,又看了看那些大羅金仙,最終還是沒多說什麼,只是望著地上那具屍體,道:「那是殷家之人?」

「不錯,此人名叫殷天虎,是殷家一名長老,大羅金仙修為。」梁冰解釋道。

「大羅金仙?殷家倒是很看得起我啊……」陳汐喃喃,神色平靜,令人不清楚其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麼。

「嘿,早猜到殷家不會善罷甘休,沒想到這次咱們甫一現身,就釣到這樣一條大魚。」羅子峰嘿然冷笑不已。

「這件事,咱們同樣不會善罷甘休,哼,這次若非咱們陪著陳汐一起前來,恐怕真的被殷家得逞了。」古玉堂冷冷說道。

「這裡人多眼雜,咱們先離開這裡再說。」

梁冰掃了一眼四周,當即帶著眾人離開,而那殷天虎的屍體,則被梁家一位大羅金仙級強者袖袍一揮,收了起來。

……

……

返回梁家之後,羅子峰和古玉堂便匆匆離開,顯然是要返回各自宗族中,把此事稟告給其父親。

「你們,早已猜到這一切了?」

只有梁冰和自己兩人時,陳汐最終還是沒忍住問道。

「沒有,只是我們三家都清楚,殷家絕對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你,所以臨出門前,已暗中派了高手一路相護。」梁冰隨口解釋了一句。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

「你不用再為此事操心了,殷家此舉,等若是給了我們一個借口,以前我們還不方便出面針對殷家,現在則不同了,他竟敢在鬧市之中進行刺殺之事,已觸碰到了我們的底線。

梁冰神色平靜,淡漠說道:「接下來,你不用出面,我梁、古、羅三家自會向殷家施壓,這次的事情,殷家必須付出百倍代價!」

陳汐自然很清楚,單憑自己現在的能力,根本奈何不得殷家,也唯有藉助梁、羅、古三家的力量,才能最大程度上給予殷家以沉重的打擊。

「多謝了。」陳汐認真說道。

梁冰笑了笑,突然道:「對了,你在青雲總榜上排名多少了?當時太混亂,我還沒來得及查看呢。」

提及此事,陳汐不由笑了:「第九百九十九名,差一點沒進入前一千名,也算僥倖了。」

梁冰卻是一怔:「這麼說,你現在就可以前往星武仙洲了?」

「嗯,我就是這麼打算的,如今距離道皇學院招生的期限只剩下三個月時間,而從南梁仙洲抵達星武仙洲,要越多上百個仙洲,如此一來,我就得提前一步上路了。」

陳汐點了點頭,渾然沒有注意到,身邊梁冰的情緒似變得有些低落。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梁冰問道。

「若是可以,我想明天就出發。」陳汐沉吟道。

梁冰沉默許久,這才抬頭,清眸盈盈,凝視著陳汐,笑道:「那我就先預祝你旗開得勝,順利進入道皇學院了。」

她很清楚,陳汐的離開是必然的,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罷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糾結和挽留?

陳汐也笑了:「承蒙吉言。」

這一天,註定要不平靜,陳汐躋身南梁青雲榜第五名的消息,和殷家長老殷天虎刺殺陳汐失敗的消息,猶如兩顆重磅炸彈般,飛速擴散至整個南梁仙洲,引起無數嘩然。

與此同時,梁、古、羅三大符道世家的高層大人物於當天夜晚齊齊匯聚一起,展開了一場不為人知的談話。

然後就在深夜十分,一則消息突然傳出,殷家若不就此事付出代價,梁、古、羅三家將與之徹底劃分界限,納入敵對陣營中!

一石激起千層浪,整個南梁仙洲宛如陷入一場大地震中,無人敢相信,自太古時期延存至今的符道四大世家,竟會因為此事,如此大動干戈。

這一晚,四聖仙城,風雨欲來! 這時,被刑天匕首扎到眼睛的鱷魚也朝着刑天看了過來,嘶吼一聲,然後鑽入了淤泥裏,消失在刑天的眼前。


刑天可不信它會就這樣離開,眼睛仍然一眨不眨的看着周圍的溼地…….

突然,刑天身後的一塊地凸出了一塊,仔細一看,是一個鱷魚的腦袋樣子。

早有準備的刑天哪裏會被這種小攻擊傷害到,一個側身閃過朝着自己飛奔而來的鱷魚,然後回身就朝着鱷魚的腦袋插了下去!

背刺!

-471!

還好,能夠破防!這樣就足夠了!

一擊命中,然後立即後退,絕不停留,衝上前去,踩在鱷魚的腦袋上用力一瞪,既把鱷魚向後推了一下,然後又藉着向後的推力向後退了一大步!

退出了鱷魚的攻擊範圍。那鱷魚哪裏能容忍自己的敵人逃走,立即不顧一切朝着刑天衝了過來,在遠方的刑天趁着這個時間查看了一下它的屬性……

沼澤巨鱷:

精英級怪物。

攻擊:312~345!

防禦:200.

魔防:100.

技能:???

等級:28.

血量:10000/10000.

簡介:生活在沼澤中的鱷魚,有着一點魔獸的血脈,強悍無比!

……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果然,刑天的面前這隻鱷魚就是他一直在尋找的魔化怪物!帶有魔獸血脈的怪物!

這時,刑天所有的熱情都被激發出來,全力的投入了對付沼澤巨鱷的戰鬥之中,看着鱷魚朝着自己衝過來,刑天不退反進,反而向着鱷魚衝了過去。

悶棍!

龍翔之刃劃破空氣朝着沼澤巨鱷的腦袋紮了下去,急速衝過來的沼澤巨鱷躲閃不及撞在了刑天的匕首之上……

-850!

-153!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所以沼澤巨鱷的傷害數字超過了刑天的攻擊,但是刑天也不好過,本來就只有400多的血量被先前沼澤巨鱷的撞擊打去了200多,現在又被弄掉了100多點,所以,刑天的血量就只有幾十點了。

落在了危險線之下,不知道是不是沼澤巨鱷發現了刑天的危險境地,不顧自己的傷勢朝着刑天撞了過來!



一隻潔白的玉碗從老人腦門升出,散發著濃郁的潔白玉光,先天靈寶的威壓毫不保留的散發而出。

Previous article

皇甫影也正是在危急時刻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對人魚的嘴部攻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