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隻潔白的玉碗從老人腦門升出,散發著濃郁的潔白玉光,先天靈寶的威壓毫不保留的散發而出。

「中品的先天靈寶!」丁岳判斷著。

老人微笑,看著圍在一起的三人,笑道:「幾位道友還是回去吧,免得傷了和氣。」

「原來你又弄了個先天靈寶,怪不得那麼囂張,汪~」小毛驢臉色甘苦,眼熱的說道,不停的磨著牙。

「怎麼辦?」大黑狗擔心又踢個鐵板,不由得問道。

「我試試!」丁岳心有不甘,趕山鞭散發潢色光芒,抽了過去。

上品的趕山鞭力道極大,老人猝不及防之下便被抽落雲頭,一頭栽在了地上,雖然有靈寶護身,但還是頭暈目眩。

「先天靈寶!」老人不由得驚叫,一朵仙雲浮現在腳下,連忙奔跑,卻是要逃。

「想跑!」小毛驢怒起,乾嚎著,一溜煙的轉到了老人面前,又是一蹄子踏了上去。

雖然老人有靈寶護身,但明顯缺乏神通術法,而那靈寶也是防護有餘,但卻缺少攻伐之力,而且看樣子這老頭得到這靈寶也沒有多久,靈寶運用的也不熟練,不然這靈寶不會這麼廢柴。

地仙後期,卻是沒有發揮出應有的威力,只能一道道法力如同匹練般掃出,與小毛驢糾纏了起來。

「汪~我吞!」大黑狗奔來,又是使出天賦神通,頓時天色一暗,血盆大口的咬了下去。

玉碗光芒大放,老人連忙催動玉碗,法力輸入進去。

丁岳上前,趕山鞭不停的抽打,一道道土潢色的光芒擊打出,有驅山趕岳之力,讓老人的防護罩都波瀾不平,不停搖晃。


「道友,如果把天地靈源塔相借,我等立刻便走。」丁岳手中不停的喊道。

老人怒發衝天,也不吭聲,只是催動玉碗,護住自身。

「這是個烏龜殼,硬的很,老頭的法力又不弱,一時半會的還真拿不下他,怎麼辦?」

大黑狗連連使出幾次神通,不由得有些乏力,而丁岳使用趕山鞭,法力也是消耗頗大。

只有小毛驢依然如初,蹦躂的歡快,一蹄子一蹄子的砸下,聲勢驚人。

「先困住他,梁子已經結下了,那就不能讓他跑了。」

丁岳說著,突然一發力,一鞭抽在老人身上,措不及防下把老人抽回小吉山的山洞內。

「呼~」丁岳大口喘息,連忙坐下恢復法力,頓時先天靈氣蜂擁而來,吸入體內。

小毛驢和大黑狗一看,便連忙堵住洞口,讓老人不能突破而出。

「啊!你們欺人太甚!」老人怒吼,法力匹練甩出,頂著玉碗想衝出來。

「我打啊啊啊啊~」但迎接他的卻是小毛驢的蹄子,一蹄子就把他打了回去。

「汪~老頭,趕緊交出靈寶,不然今日你在劫難逃。」大黑狗囂張勁又起來了,不停的威脅著,大嘴不停的咬向老人。

而小傢伙這個時候也趕了上來,站在大黑狗身後,興奮不停,不停的嗷叫著,一道道黑紅色的法力打向老人,雖然威力不及,但聊勝於無吧。

這也讓初次打架的小傢伙很是興奮。

「畜生!休想!」老人怒吼,但法力消耗的也是厲害,連忙運轉法力,吸收靈氣恢復法力。

丁岳恢復了些許法力,站了起來,與老人對視,說道:「道友如果交出天地靈源塔,我等必定離開,絕不傷害道友性命,如何?」

「休想!」

得不到答案,丁岳又是一鞭子下去,把老人抽了個跟頭,很是狼狽。

老人心中暗苦,這玉碗他祭練時日不多,威力發揮不出來,今天卻是生死難料了,想到這裡,老人不由得猶豫不決。

看到一時拿不下老人,丁岳不由皺眉,老人法力比他們深厚多了,而且恢復法力也是很快,這樣下去打個十年八年都不一定。

「我來布個陣法,先困住他,再想辦法。」丁岳說道,連忙飛身而起。

觀看著小吉山的地勢,丁岳思量良久,便祭出趕山鞭,一鞭子下去,趕山鞭迎風而長,有數百丈長短。

「轟~!」趕山鞭擊打在一座埃山上,光芒一閃,頓時,小山發出轟鳴巨響,竟然向前行了數百丈。

驅山趕岳!這就是趕山鞭的能力。

使出這一鞭子,丁岳不由面色一白,連忙落下雲頭,恢復法力,卻是這一鞭子讓他法力告竭了。

「還是境界太低了。」丁岳感嘆道,真仙巔峰的修為使用上品先天靈寶,卻是用不兩次就沒有法力了。


過了良久,丁岳恢復法力,便又起身,驅山趕岳了。

來來停停,耗費九天時間,丁岳才終於大功告成,九座小山圍著小吉山,形成了陣勢。

而這幾日內,小毛驢和大黑狗不停的圍堵著老人,防止老人突圍而出。

丁岳來到洞前,小毛驢和大黑狗終於鬆了口氣,這幾日法力連連耗費,卻是讓他們疲累很多,身上也有老人所造成的幾道傷口,一個個的都是強撐著。

而老人也是雙眼血絲蔓延,身上也多了幾個狗爪子的痕迹,前額的大腦門更是青紫一片,明顯讓小毛驢得逞了。

「道友何苦來哉!」見到這一幕,丁岳不由嘆道,心中有些不忍,但如果讓他放過老人,丁岳卻是不能,因果已經結下,就不是能隨意放下的了,而且身在洪荒,提升自己的實力尤為重要。

而先天靈寶就是硬道理,不能放過!

想起洪荒大地的殘酷環境,丁岳此刻卻是不得不奪寶了。

「九山鎖靈,起!」

立在當空,丁岳拿著趕山鞭,掐著法決,一道法力打了出去。

頓時,九座小山光芒一閃,小山上多出了一個漩渦,龐大的吸收之力湧出,瞬息間便將小吉山方圓數里的靈氣吸收一空。

「凝!」

轟隆隆的巨響,九座小山頓時噴湧出磅礴的靈氣,形成一層靈氣罩,把小吉山罩在了下面。

九山鎖靈陣不過是個簡單的陣法,是丁岳從趕山鞭中悟出來的,有封鎖靈氣、困人的效果。

「道友還是放棄抵抗吧,我等必定會留道友一命!」

丁岳立在當空,對著洞內的老人喊道。

而小毛驢他們此刻卻是來到了九座小山上,吸收靈氣,恢復法力了。

「哼!」老人不服輸,冷哼一聲:「是輸是贏還不一定,道友卻是樂觀了。」

說罷,老人閉目盤坐在地上,只是催動玉碗防護自身。

老人一心防護,丁岳也是沒有多少辦法,只能不停的消耗老人的法力,不停的和小毛驢大黑狗輪番上陣。小傢伙不時的也湊了個熱鬧。


就這樣,玉碗光芒不停的閃爍,防護著,而老人也是面色越見蒼白,卻是法力消耗的差不多了。

而小吉山的先天靈氣此刻都被陣法所吸收殆盡,寥寥無幾,法力卻是不能回復了。

「加把勁,這老頭不行了。」大黑狗興奮大吼,一爪子一爪子的下手,也不使用神通了。

「看哥怎麼幹掉你!」小毛驢乾嚎,蹦躂著,盯著玉碗直放光。

一件先天靈寶啊!

就在老人即將法力透支之時,老人突然睜開眼,手中光芒一閃,一件天青色的三層小塔出現在了他手中,靈光四溢。

看到寶塔,丁岳就知道那就是先天靈寶天地靈源塔了,不由一陣心頭火熱。

「老頭,認輸了,不過現在不光是一件靈寶的事情了,把兩件靈寶都交出來,哥繞你一命。」

小毛驢一臉高興的喊道,勝利在望啊!

「哼!」老人冷哼,也不搭話,手中寶塔突然一抖,一件東西頓時落在手上。

一股清香頓時瀰漫在山洞內,讓人不由精神一震,靈台清明。

丁岳凝神一看,老人手中卻是多了一顆拳頭大的果子。

果子呈玉色,散發著溫和的白光,上面紋理密布,透出一股玄秘,隱隱的,果子周圍有許多場景呈現,有仙女散花,有地涌金蓮,有紫氣東來,有混沌氣洋溢等等。

「這是什麼?」小毛驢驚道,這明顯是一宗靈物,不然不會有如此氣象。

大黑狗眼熱,問著香氣都是神清氣爽,法力都恢復了不少,恨不得搶過來。

小傢伙也是抽著鼻子,眼冒金光,好像口水都流了出來。

「先天靈根結的果子!」丁岳突然驚道,普通靈根結的果子不會有如此氣象的。

老人看著手中的果子也是心頭一熱,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接著毫不猶豫的把果子吞入了口中。

「動手!」丁岳眼皮不由一跳,立馬反應過來了,全身法力都輸入趕山鞭中,一下抽了過去。

「砰~」一聲轟鳴,玉碗的防護終於破碎了,玉碗不由得哀鳴一聲,掉落在地。

而老人,則是一下便被抽在了山壁上,大口吐了一口鮮血,天地靈源塔也是掉落在地。

丁岳正待上前,老人身上突然湧出一股強烈的氣勢,身上精氣四溢。

「天仙!」丁岳面色一變,難看了起來,連忙一甩鞭子捲起地上的玉碗和天地靈源塔,拉著小傢伙叫著大黑狗和小毛驢急忙後退。

(請關注一下,收藏一枚,謝謝!!!) 飛沙走石,黃土飛揚,一股龍捲風般的威勢席捲而出,頓時整個天地間都是一片肅靜,被死死的壓制了。

天仙道果!

沒有想到那老人吞食了一顆果子后竟然直接突破境界,達到天仙。

天仙可能在洪荒大地上不算什麼高手,但也擺脫了身為底層修士的身份,是一位中階修士。就算在洪荒大地上,也能勉強自保了

「老朽今日要大開殺戒,畜生,死來!」

老人威勢不減,眼放精光,腳下一頓便飛身出來山洞,看到急退的幾人,不由怒吼,一掌伸出,仙力四射,化作巨掌,遮天蔽日般對著幾人扇了過去。

「拼了,用大陣困住他!」丁岳大喊一聲,趕山鞭全力發揮,一道淡淡的潢色山影從鞭子中飛出,瞬息間變的數百丈大小,氣息沉穩,巍峨不動。

「去!」丁岳一甩鞭子,那山影頓時迎著巨掌而上。

轟鳴一聲,那山影破碎,巨掌後繼乏力的繼續向前推了幾步后也是消散了。

趁著空隙,丁岳幾人卻是回到了一座小山上。

「困!」

回到小山上,丁岳大喝一聲拋出趕山鞭,把趕山鞭置於大陣陣眼之上。

頓時,九座小山上濃郁的先天靈氣盡皆湧入趕山鞭中,趕山鞭因此光芒大放,比之在丁岳手中的時候還強烈。

土潢色的光芒溢出,趕山鞭在半空中一個打旋,那光芒便揮灑而出,落在了老人身上。

「啊!」老人怒吼,一掌一掌的拍在土潢色的光幕上,想直接把光幕破開。

但土潢色的光幕卻是沉穩不動,雖然不停的搖晃,但卻是沒有絲毫要破開的預兆。

「還好,他受到攻擊,境界有些不穩,而且沒有靈氣吸收,法力亦是不多,不然今日就真的不妙了。」

看到在光幕內掙扎的老人,丁岳鬆了口氣,說道。

「但這個陣法還是困不住他多久的,畢竟陣法也不是很高級,如果不是趕山鞭,早就被他一掌拍碎了。」大黑狗有些擔心的說道。

「要不我們撤吧?」小毛驢有了退意。

「我們輪番主持大陣。我感覺我突破在即,想來不過三日便能功成,到時候再看吧。如果這個時候走了,他日還不知道如何善了呢?畢竟這老人的福緣太過深厚,先天靈寶還能一件一件的獲得,太不可思議了。」

丁岳建議道,通過一場大戰,丁岳停止很多年的境界卻是有了些鬆動,這讓丁岳不由欣喜不已。

這也許就是這一戰的扭轉乾坤的時刻吧,剛才老人進階為天仙,讓幾人的境界無限的拉大,一個大境界的差異已經不是簡單的神通法術能夠彌補的了。

畢竟催動靈寶,施展神通也是要法力的。而且天仙境界的戰鬥方式,絕對是和地仙真仙有雲泥之差的。

「好吧!今天哥就和他拼了,爺的,這老頭有些逆天了。」小毛驢哼哼唧唧的說道,不時的打個響鼻。

丁岳不再說話,靜靜的的坐在地上準備沖關,頓時漫天靈氣從吸收上空分出,呼嘯般沖入了丁岳的體內。

三日後,丁岳身上的氣息突然激增倍許,先天靈氣更加迅速的湧入他的體內。

「好強大!」丁岳起身,感受著體內激蕩的法力,直欲仰天長嘯一聲,不過想到目前的情勢,丁岳還是壓制了這股衝動。

三日時間過去,老人依然被困在陣中,不得脫身,而且面色憔悴,面色蒼白。

想來也是,雖然他進階為天仙,境界大漲,但是境界也是不穩,而且沒有多少靈氣供他吸收增加法力,穩定境界。能堅持到了現在,那還是那顆靈果所帶的精氣所致的,不然他早就力竭了,而且還有可能跌落境界!

「好了,今日就做一個了解吧!」丁岳沒有想到這件事拖了那麼久,害怕增加變數,丁岳卻是想立刻就解決這件事。

但就在這時,九天之上突然有無數流光墜落,光芒四射,漫天光彩閃爍。


仙魔大裁決


丁岳剛抬起手,卻猛然察覺不對,抬頭一看,卻見有四道流光自九天垂落,直衝而來。

「砰~」一聲巨響,四道流光竟然一下就把大陣形成的光幕撞碎,沉浮在小吉山空中。

待光芒散去,那四道流光卻是顯出形來,卻是一把黃木拐杖,一把寒光四射、殺氣驚人的湛藍寶劍,一朵形態不斷變換的白雲,一件黃皮葫蘆。

濃郁的先天靈壓散發而出。




「哼,黃宇,不用擔心,這老傢伙就交給我來對付吧。」這時候在一邊的玉婉兒道。

Previous article

藍海一個巴掌拍在了劉彥的腦袋上,“你個笨蛋,你不知道瞞幾天算幾天嗎,等誓天那羣人弄好了再告訴他,那是我們的實力也差不多了,可以和他們叫一叫板了!趁着他們現在努力爆建幫令的時候,我們多做點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