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黃宇,不用擔心,這老傢伙就交給我來對付吧。」這時候在一邊的玉婉兒道。

「好,那就交給你了,不過,你要小心一點。」黃宇點頭道,「那傢伙不弱,可能是靈蛇宗的長老。」

「不,不對,有三個人,三胞胎?」黃宇緊跟著又到看到了兩人,這兩人和之前一人,卻是一摸一樣,也是破碎境的修為,這三人,居然是三胞胎,而且修為氣息都差不多。

但並不是一個人,也不是分身,而是實實在在的三個人。

黃宇面色有些凝重。

不管是三個人,還是一個人,這都是一件麻煩事情。

如果是一個人,另外兩個是分身的話,那麼這人的實力,恐怕也達到一個極其恐怖,極為強悍的地步了。

但如果不是分身,而是三兄弟,三胞胎的話,那麼這三人一旦施展合擊之術,那簡直是無往不利。

不說別的,就這三個傢伙,要是施展出三才陣的話,實力也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絕對能夠對付比起三人高出一個層次的敵人。

也就是說,如果這三人是破碎境中期的話,那麼三人施展陣法合擊之術,足以擊敗破碎境後期的強者,甚至破碎境巔峰圓滿境界,也可以抗衡一二。

看到出來的撒那人,玉婉兒也眯起了眼睛,面色顯得有些凝重,這三人的實力超出了她的料想。


「小丫頭,長得不錯。」

「是不錯。」

「給我們三兄弟當女奴,服侍我們足夠了。」

「不錯,不錯。」

聽到三人的話,玉婉兒都快要氣炸了。

暴怒的玉婉兒如同一頭髮狂的母獅子一般。

「該死的,你們找死。」龐大的氣勢,從玉婉兒身上散發出來。

黃宇見狀,連忙閃退。

開玩笑,玉婉兒是什麼修為,他最清楚不過了,此時玉婉兒發怒,那絕對是恐怖的。

一位破碎境巔峰,只差半步就可以踏入靈境的強者,何其恐怖。

那三個老頭,見狀大吃一驚。

沒想到,眼前這個漂亮的女人,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實力,比起自己三兄弟還要恐怖。

麻煩了,難怪他們敢說,宗主被殺了。

以他們的實力,要擊殺宗主,還真不是沒有可能。

「老二老三,合擊之術。」

「好。」

三人見玉婉兒越來越恐怖,強大的氣勢,幾乎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立馬就做出了反應。

三人的實力也極其恐怖,乃是破碎境中期的強者,加上合擊之術,更是厲害無比。

在靈蛇宗,即便是宗主靈破空也無法奈何三人聯手。

「婉兒,不能讓他們施展合擊之術。」黃宇見狀忙喊道。

玉婉兒一聽,身形一閃,朝著三人攻擊了過去。

以強大的力量,打出一拳。

如同一道流星一般,瞬間轟擊了過去。

強大的衝擊力,將三個老傢伙,震散開來。

「該死的,這女人太恐怖了,快,快,快。」

三人著急不已。

如果只是一人的話,絕對不是對手,只有三人施展出合擊之術才能夠擊敗對方,不然就是死路一條。

而黃宇看到這一幕,卻是暗道不好。

玉婉兒失去機會了。

此時,三人的合擊陣法已經布置成功,三人的氣勢已經渾然一體。

這個情況,比起一般破碎境後期呃強者,還要厲害許多。

黃宇驚訝不已,這三人的實力,看來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太厲害了。

「萬蛇狂舞。」


玉婉兒也發現自己錯過機會了,不過她對自己有自信,整個人-大喝一聲,全身散發出強烈的光芒,一道道的金色的小蛇,瞬間激射出來了,朝著三人沖了過去。

「合擊之術,防!」

三個老傢伙,在面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盾牌,將面前那無數的金色小蛇,給擋在了外面。

「合擊之術,攻!」

接著後面一人,輕喝一聲,一道道火焰沖他手中噴射出來,將那一條條金色的小蛇給燒灼掉。

「該死的。」玉婉兒氣得不輕,沒想到自己施展出萬蛇狂舞這一招還沒有能夠對付這三人,心中更是冒火。

「白龍之怒。」


玉婉兒一聲嬌喝,整個人化作了一條白色的巨龍,朝著三人沖了過去。

四周的草木,在這強大的氣勢面前,瞬間支離破碎。

那巨大的白龍之身,將整個天空都給遮蓋住,強大的威壓,讓人幾乎動彈不得。

不過,這對於黃宇來說,沒有一點壓力。

但那三個老傢伙,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如此強大的壓力,讓他們眉頭冒汗。

「合擊之術,破空!」

三人同時舉起了手,打出了三道亮光,這三道亮光接著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柄巨大的長劍,朝著那白色的巨龍刺了過去,彷彿要將那白色的巨龍給斬殺下來。

白色的巨龍,看到刺過來的長劍,瞬間張開大嘴,吐出了一道氣息。

便是龍息,這龍息,朝著那白色長劍迎了上去。

呼吸之間,就碰撞在了一起。

「嘭嘭嘭……」

龐大的氣勢,猛地炸裂開來。

耀眼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

那巨大的白龍之身被震飛出去。

靈蛇宗三個老傢伙的合擊之術也被破碎開來,一個個被撞飛,重重跌落在地上。

兩敗俱傷,居然是兩敗俱傷。

黃宇一個跨越,來到了玉婉兒身邊,將她扶了起來,拿出一枚療傷丹藥,給她服了下去。

雖然知道,那三個老傢伙厲害,合擊之術強大,但卻沒想到,達到了這樣的地步。

三個不過是破碎境中期的武者,施展合擊之術,打敗破碎境後期的強者,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你沒事吧?」黃宇關心的問道。

「沒事了,多虧你的丹藥。」

「沒事就好。」黃宇聞言鬆了口氣,這玉婉兒,可是關鍵,如果要是這玉婉兒一旦出什麼事,那蛇宗就麻煩了。

而且,黃宇覺得,自己化龍訣,最終能不能達到,預想的層次,還需要靠玉婉兒。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這是一種本能的直接。

「那三個老畜生呢?」

黃宇一看,不好,這三個傢伙已經逃跑了,麻煩,這可是個大麻煩,這三人的實力恐怖,如果讓他們逃跑的話,那對蛇宗以後,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危險,而且,自己要去尋找靈破空的寶物,還需要這三個老傢伙幫忙才行。

立馬開啟了黃金古瞳術,要查看那三個老傢伙到底藏到了哪裡去。

「放心,他們跑不了。」黃宇冷哼一聲,雖然跑得快,但他們也受了傷,不可能那麼快,在自己黃金古瞳術之下,除非對方遁走幾千米,不然自己就可以找到,哪怕是藏在地下。

一查看,黃宇不由皺起了眉頭,自己還真沒有發現,他們的所在。

這三個老傢伙去哪裡了?

按道理來說,三人不會跑得太遠的。

而且,這靈破空的院子中,居然什麼都沒有。

自己所需要的龍血也沒有發現。

到底在什麼地方?

難道說,他還有什麼厲害的寶物,將這一切都隱藏起來,躲過自己黃金古瞳術的探索不成?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是真厲害了。

能夠避開自己黃金古瞳術的寶物,那絕對不簡單。

如此,黃宇也更感興趣了。

寶物,自己有不少,但能夠讓自己的黃金古瞳術查看不出來的,那也沒有多少。

那樣層次的東西,估計都達到靈階了。

自從達到精神擬物訣第三階段之後,自己的黃金古瞳術可是越發厲害了。

不在地上,那會不會是在地下?


這麼一想,黃宇還真覺得有可能。

四處查看。

沒有,什麼也沒有,地下也沒有?

地下都沒有,難道還在天上不成?

黃宇猛地一跺腳。

「怎麼啦?」

「那三個老畜生不見了?他們,難道還有什麼厲害的遁術不成?」黃宇眉頭皺起,道。

「那三個畜生不見了?」玉婉兒氣得不輕,沒想到讓那三個老傢伙跑掉了。

「不,不對啊,他們應該也是受傷不輕,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跑掉呢?」黃宇道,「四周都不在,地下也不在,難道還在天上不成?」

黃宇這麼一說,突然發現了遠處幾根高大的石柱,這石柱高聳入雲。

「這……」黃宇心中一驚,這還真是在天上,那數十根高大的石柱,之上,竟然還真是有一座宮殿。

倒是讓黃宇大為吃驚。

這些老傢伙還真是會享受。

黃金古瞳術一掃視,上面金碧輝煌,靈氣濃郁到了極致,比起這下面的力氣,足足要強上三倍不止。

而且黃宇感覺到了上面的龍氣。

「在上面,那幾個老傢伙在上面。」黃宇道。

「上面?」玉婉兒也吃了一驚,沒想到這靈破空居然有如此大的魄力,在天上,建立起了一座宮殿。

「走,我們上去,我想我們所需要的東西,就應該在那上面了。」黃宇道。 黃宇和玉婉兒兩人一躍而起,朝著空中飛上去。

這空中宮殿,是夠厲害的,上面靈氣充裕。

「等一下。」上到一般的時候,黃宇突然停了下來,兩人都是坐在雙翼飛龍的背上。

這時候,黃宇感覺到了有點不對。

陣法,這裡還有陣法,大意了,真是大意了。

一個不小心,就可能玩完。

深吸了口氣。

黃宇開啟了黃金古瞳術,查看這裡的陣法。

細看之下,黃宇不由倒吸了口涼氣,這裡是一個殺陣。

極其厲害的殺陣。



對於這個問題,白無心捂嘴一笑,解釋道,「很簡單啊,因為內院的競爭力比外院的要大的多,所以只有留在外院,那些人才可以繼續修鍊,到最後一年再進內院也不遲,臭小子,我很期待你進入內院是什麼樣子。」

Previous article

一隻潔白的玉碗從老人腦門升出,散發著濃郁的潔白玉光,先天靈寶的威壓毫不保留的散發而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