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於這個問題,白無心捂嘴一笑,解釋道,「很簡單啊,因為內院的競爭力比外院的要大的多,所以只有留在外院,那些人才可以繼續修鍊,到最後一年再進內院也不遲,臭小子,我很期待你進入內院是什麼樣子。」

單單聽到白無心的解釋,就讓得若嘯天心頭一團亂,難道內院的競爭力真的很可怕很激烈?十年的時間,難道留在外院修鍊才是正確的選擇?

念想之際,忽然想起斧靈現在的狀況,十年很漫長,可對於斧靈來說,他是等不了十年的,若是留在這裡,只怕會悔恨一生。

重重的嘆了口氣,若嘯天閉著雙眼靠在床頭,約莫過了片刻,一句不著邊際的話語傳出,「沒多少時間了。」

就在這時,一句暴怒的話語,隨著門被踹開,傳進屋裡。

「TMD,若嘯天,你給老子來受死。」 話語聲落得屋內,讓得在座幾人眉頭一挑,旋即將視線紛紛向門口瞧去。

一個冷峻的男子站在那,瞧得身材是那樣的孔武有力,那爆炸般的肌肉隨著他一步一過來而顫抖著,雙眼之,那剛毅的眼神憤恨的掃視著每一個人。

「你就是若嘯天?兔崽子,敢殺我弟弟…」一看便瞧出那躺靠在床上的少年是若嘯天,男子二話不說,驟然間戒氣威壓顯現,旋即沖著若嘯天轟出一掌。

這樣的場景如電光石火一般,不給人留出反應的時間,而若嘯天則是深深的受了一拳,旋即口吐鮮血。

「你是誰?為何要傷我小天哥哥。」抽出腰際的鞭子,白無情眯著雙眼問道,話語之憤怒不予掩飾。

男子狂妄一笑,鄙夷的視線盯著若嘯天,旋即沖著白無情森然說道,「滾,這裡沒有你這臭**的事,若嘯天,是個男的就站出來,別縮在這裡,還是你認為我不當真不敢在療養殿動手。」

捂著胸口,若嘯天咽了一口吐沫,將氣息調好,「你是誰? 君九齡 ?」

「廢話太多了,跟我走吧。」男子不耐煩的一瞪眼,旋即一個閃身來到若嘯天的床邊,手一提,消失在屋內。

若嘯天不見了,白無情頓時慌了,便是哭著求著白無心找到若嘯天。

而一旁的白無心則是低頭沉吟了會,輕咦道,「難道是斗天皇?」

……

無論是內院還是外院,都有這麼一個地方,供給那有著極大仇恨的學員爭鬥,在這裡雖然有著適可而止的宗旨,但即便有意殺害,學府方也是不會幹涉,當然上場之前都是要簽署生死狀的,否則學府是不會同意。

內院的地方先不說,而外院的角斗場便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從外院開創已來,在這角斗場上處理過恩怨糾紛的學員數不勝數,雖然事後關係依然糟糕,卻不會貿然動手。

學府是供給學員修鍊修行的地方,這樣的場地一般是不允許存在的,但帝皇便是一個例外,一方面是提供武力解決的一個平台,另一方面則是有著某種意義,這意義在內院有,而外院更多的只是一個擺設。

角斗場在無盡淵與老生區的中間。

就在這時,這個封閉已久的角斗場開啟了大門,迎來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手中還拎著一個少年。

場中,男子將拎著的少年重重甩於一旁,冰冷的視線打量著,「敢殺我弟弟,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吃痛的悶哼一聲,這少年便是若嘯天。

一隻手捂著胸口,另一隻手撐著地面,雙眼冷漠的盯著男子,「你是誰?有仇嗎?」

「混賬,還裝?起來,好好打一場,別TMD說我西尊欺負人。」男子比了個中指,沖旁邊吐了口吐沫,「還不知道?那斗吉顏你知道吧,我是他哥哥斗天皇。」話至最後,男子憤怒的喊道。

「斗天皇?」念了幾遍名字,若嘯天想了許久,驟然胸口一陣,斗天皇不是西尊嗎?那個一直讓內院敬畏的人。

帥爆全紅樓的族長

「起不起來?啊?」憤怒的將話語喊出,斗天皇身體一抖,將戒氣威壓釋放,一瞬之間,將若嘯天的身體震的癱了下去。

視線剛剛看到腰際,正上瞧時,一陣威壓襲來,便是將身體按了下去,但方才的一個瞬間,若嘯天看清楚了斗天皇的實力。

七戒。

七戒皇守?這TMD也太變態了吧,難道我今天真的死在這裡?若嘯天心頭瞬間慌了,雙瞳深處,便是湧現出幾份絕望。

可斗吉顏不是我殺的啊?他為何這麼認定?腦海中不斷回想著那天的畫面,唯一肯定的是斗吉顏真不是我所殺,那麼這其中定有什麼蹊蹺,難道是眾仙領誣陷我?

想到這裡,忽然之際,若嘯天感覺到頭疼的厲害,便是使勁搖了搖頭。他所不知道的是,不動血鏜附體是有副作用的,而不動血鏜的副作用便是有著片刻性的失憶,所以說饒是若嘯天怎麼去想也想不清那天的記憶。

「沒話說了?起來,作為一個男人來戰鬥,既然你可以殺了我弟弟,那你就要做到隨時成為死屍的準備。」緊咬著,斗天皇冷峻的面孔上青筋暴起。

一陣輕笑,若嘯天鄙夷的看了一眼斗天皇,將胸口的嘯天斧取出,頂著威壓站了起來,在嘆了一口氣后,斧尖一指,陰著臉說道,「斗天皇,不管你信不信,我若嘯天沒有殺你弟弟。」

「敢做不敢認,小人。算了,今天你就死在這裡吧。」斗天皇的臉上,除了憤怒,剩下的全是殺意。

若嘯天知道,這一次或許就要了死了,二戒對七戒,根本沒有勝算,越一戒或是二戒,若嘯天還有自信一拼,但越五戒,明顯是在找死,況且這個七戒對自己是恨之入骨,根本不會留情面,興許給個面子,留個全屍是現在若嘯天所期待的吧。

不過,即使死也要死的精彩,要我若嘯天死,那他也要付出代價。

瞬間冰火附體,拿出現在所能承受的最佳狀態,這一戰,若嘯天不會有所顧忌。

輕拍了拍胸口,「小蜥,出來。」有小蜥在,這冰火附體的時間或許可以增加一些,多一份實力,多一份保障。

小蜥再加上若嘯天的冰火附體,一瞬間,出乎前者的預料,二戒的修為,在這樣兩重疊加的情況下,戒氣瞬間飆升到四戒,目前的狀態,又給予了若嘯天幾分活下去的勇氣。

也是這一次,若嘯天了解到小蜥既然可以參與戰鬥中。

看著戒氣飆升的若嘯天,斗天皇吃了一驚,二戒的修為,靠著外力居然能攀升到這種程度,真感到害怕,不過二戒終歸是二戒,是不可能戰勝七戒的。

吃驚轉瞬即逝,久經百戰的斗天皇不會輕視任何一名對手,即使對方是一戒的修為,他也會全力以赴,這便是西尊的戰鬥方式。

緊繃著臉,西尊輕撫手指,將武器取出。

頓時之,一對泛著淡藍光色的鎚子閃現在手中。

瞧這模樣,若嘯天魂力凝聚,雙瞳深處一道精光閃出。

海妖的詠嘆調,等級:七十級皇守,品質:仙器,加持傷害:所用者百分之七十,特效:永不磨損,凝聚神識,特技:海妖的詠嘆調,暫缺,暫缺,耐久度:四百,修理失敗次數:無。

強大的靈魂力帶給的若嘯天不少的好處,但這時候若嘯天有點嫌棄這種天賦,本來就打不贏,在看了斗天皇的武器后,自信心又是被打擊了不少。

輕微一嘆,若嘯天調整了下心態,提高著精神力,注視著斗天皇的一舉一動。 等級壓制,讓得若嘯天不敢有所行動,但正面的對戰,戒氣會不敵斗天皇,現在的若嘯天居然不知該去怎樣戰鬥了。

內心掙扎了許久,終於做出選擇,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一個閃身,若嘯天來到半空中,雙眼冰冷的盯著斗天皇,也許這一擊若嘯天會受些內傷,但光是方才在那站著對立,就讓若嘯天多次萌生出膽怯心理。

面對強者而不退縮,不是每一個修戒者都擁有的品質,那麼膽怯便是當時最真切的想法,倘若若嘯天與斗天皇的修為換一下,相信斗天皇也是這樣的,至少目前的若嘯天是這樣的想的。


心頭一喊,若嘯天猛然將嘯天斧甩出,落至斗天皇的面前,霎時,以嘯天斧圍繞式的傳出震震空鳴之聲,這聲音波攻擊,讓得斗天皇雙耳溢出幾抹鮮血。

這樣的結果,若嘯天意想不到,難道七戒也有著弱點?或是說每個人都有著罩門?然而,接下來斗天皇的舉動深深推到了若嘯天的念想。

只見斗天皇輕蔑的笑了一下,旋即搖了搖頭,如沒事人一樣依然站立著,「就這點本事?對,也夠了。對你公平點,老子在這裡站的讓你三招,第一招已過了,還有兩招。」

看著像個沒事人一樣,若嘯天卻為方才那樣簡單的攻擊所懊悔,不過,依照斗吉顏的品行,難保他哥哥不會像他一樣陽奉陰違。

不管如何,剩下的兩招,若嘯天定要全力以赴,輕輕點了點頭,若嘯天落地,狐疑的瞧了一眼斗天皇,「當真?」

沒有任何言語,斗天皇依然站立與那,雙手緊握著斧子。

眉頭一皺,若嘯天將信將疑的做出下一個攻擊招式。

「幻影劍舞。」

以極快的斬擊,向面前的目標狂砍數十下,聽斧靈說,倘若修鍊極致,這每一次的斬擊都會附加一種效果,名叫蝕骨,據說到了這個時候斬擊可以直接砍到對方的骨頭,不過是否能度過這一天,若嘯天很是迷茫。

雖然若嘯天現在只是可以在斬擊上附加上戒氣,但其攻擊力也不容小覷。

斗天皇的表情便是如此震驚著,很明顯,這招式似乎對這斗天皇有一定的殺傷力。

可若嘯天現在所感受到的,卻是每一次的斬擊都砍在了一塊堅硬的鋼板之上,除了聽不到清脆的聲音外,斬擊的反彈很明顯。

這一擊,還是無效。斜著眼打量著斗天皇,忽然之際,若嘯天感覺到,這個陌生的男子比他弟弟強多了,至少他不會像他弟弟那樣在背後搞小動作。

時間約莫過了一會,若嘯天想著第三式該用什麼,心頭念道,「反正無論如何今天都是死,還不如將全身所有戒氣化為一招,破釜沉舟一次。」

堅定了信念,若嘯天將胳膊彎曲於前方手掌慢慢攤開,而冰火嘯天斧隨著前者,逐漸上升到半空中,而再次閑置的雙臂浮於兩邊。

就在這時,整個角斗場開始晃動了,隨著若嘯天閉起雙眼,腳尖點地,角斗場外,石粒與石塊開始騰空起來。

這一招式,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響動,自然是若嘯天將全身的戒氣凝聚於眉心處,也是間接的相信斗天皇不會偷襲,才會選擇這一招,畢竟這種招式不適合對戰中使用,因為他所需要的準備時間太長了。

而現在的斗天皇,居然會驚恐的看著面前的若嘯天。就在這時,天空之,一道耀眼的陽光將若嘯天照住,而前者的眉宇間忽然出現一個斧頭的形狀。

驟然間,周圍石塊炸開了,石粒也瞬間化為粉末。若嘯天睜開了雙眼,猶如從遙遠古都傳來聲音一般空曠,回蕩在整個角斗場。

「划天一擊。」

第一個字,若嘯天睜開雙眼;第二個字,雙瞳深處,一道精光注入到半空的斧頭中;第三個字,若嘯天雙手迅速握住嘯天斧;第四個字,猛然騰起向斗天皇劈去,這些不過是電光石火間發生的,但整體卻是一氣呵成,不待停留。

若嘯天知道,能照成這樣的聲勢,多虧了肩膀上的小蜥,若不是它在瘋狂吸收空氣中的戒氣傳給自己,那麼定不會有這般成就。

相比於之前,若嘯天和黑白無常的戰鬥,這一招式明顯提高了很多,至少在氣勢上,能將斗天皇唬住,但是否虛有其表,那就要看斗天皇接過後的神色了。

「轟隆隆…」

這一擊凝聚了若嘯天所有的戒氣;這一擊斗天皇全力防禦,並且用雙錘護在胸前。

角斗場,因為承受不了這一擊,直接龜裂,石塊與石屑崩的飛遠。隨著硝煙散開,兩人目前的狀況呈現出來。

若嘯天已然沒有那帥氣的模樣,不知何時解除附體的他,渾身鮮血的躺在地上,七竅流著鮮血,一看便知骨折的雙臂不規則的擺放在那,這些只是表面所能看到的,其身體內部,情況應該要糟的多。

另一邊斗天皇的氣色明顯要好上一些,但嘴角的一抹鮮血讓得整體的模樣狼狽許多,緊咬了咬牙,斗天皇杵著鎚子站了起來,身體與頭部同步的搖了搖,神色恢復以往冷峻,來到若嘯天面前。

「小子,不錯,在帝皇,你是第一個讓我西尊如此難堪的人,你不枉此生。」

話語的讚佩不予掩飾,斗天皇那冷峻的面孔忽然一笑,「若嘯天是嗎?我斗天皇記住了,但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你這性命,我收下了。」

本該昏迷的若嘯天,此時憑著堅定的意志還清醒著,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剛才那一擊,對斗天皇照成什麼傷害。

如今答案,已經知道了,果然是關公面前耍大刀—自不量力。


嘴角掛上了一抹自嘲,若嘯天不甘的望著天空,「臨死前…有個問題,為何我的…幻影劍舞,砍在你身上…」幾句話,若嘯天咳嗽了數下,而話語沒完,便是忍不住又咳嗽了一下,但這一次卻將嗓子中的鮮血噴了出來。

「三戒的修為,便可終有天罡來防禦,若不是眾仙領那幫傻子輕敵,能讓你有機可乘?」知道若嘯天想要說什麼,斗天皇快速搶道,「好了,該來的你逃不掉,受死吧。」

語落,斗天皇猛然一瞪眼,提著鎚子的手猛然向若嘯天砸去…

迷離的視線依稀瞧見砸向自己的鎚子,若嘯天那扭曲的面孔微微一笑。

就在這時,一句爆喝將快要沉睡的若嘯天驚醒。 「混賬,既然敢傷我愛徒。」

頓時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殘缺的角斗場中,將快要落下的鎚子震住。

聽之,若嘯天奮力睜開雙眼一看,心中頓時放下了許多,這一劫總算是過去了。


而一旁的斗天皇,雙眼之中滿是不解,旋即驚奇的瞧著若嘯天,心頭微微一顫,「這若嘯天,到底是何方神聖?既然能讓帝皇最難搞的長老如此器重,不行,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今日都要殺了他,否則日後就沒有機會了。」

心頭這樣想著,斗天皇再次做出猛砸之勢。

來的人,便是若嘯天的師傅,須濘壬。

本來他就在靜岳樓會議室碰了一鼻子灰,這才出來散散心,順便瞧一下徒弟,找了好久才找到這裡,瞧一眼,臉色頓時憤怒,便是一陣吼叫讓得斗天皇停手。

可現在瞧這小子居然還敢惡意傷害,當真不把我須濘壬放在眼裡?看著鎚子落在若嘯天面前,須濘壬暴怒罵道。

「兔崽子,難道內院的規則你也敢犯?還是你覺的你活夠了?好極,好極,我須濘壬成全你。」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句話,再一次的將斗天皇下落的鎚子停住,而須濘壬一個閃身來到若嘯天面前,雙瞳之中充滿的關切與愛護。

「孽障,難道你就這樣對待學弟的嗎?別以為你斗天皇是斗天城主的孩子,老夫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緊咬著牙,斗天皇現在有些後悔了,方才那樣好的機會,全部都是因為自己的輕視,導致現在不能剷除這個殺人犯。

冷視著若嘯天,不由想起兒時,可愛的弟弟跟在自己的身後,追著要和自己玩,而像這樣類似的場景,如放電影一般一一回憶,可如今,人已死,樂已逝。

心中那憤恨之意愈漸增加,便是沖著須濘壬喊道,「可是他殺了我的弟弟,難道帝皇要包庇殺人犯嗎?」

疼愛的目光在若嘯天身上來回掃去,依稀間,那深邃的眼神中泛著些淚花,須濘壬頓時站起身來,緊咬著牙,氣憤的盯著斗天皇且一步一步走去。

「畜生,你想幹嘛?難道你想打我這老人家?混蛋,你就和你弟弟一樣,就知道欺負人?有種,你來欺負我試試?」瞧著斗天皇將天罡釋放出來,須濘壬唾罵道,「你瞧瞧,你將若嘯天傷成什麼樣?老夫今天就告訴你,這小子很早以前就是我內定的弟子,動他?難道你覺的你有資格和我作對?」

說到這裡,紅著臉的須濘壬將手放在若嘯天的手腕上,用著戒氣感知著傷勢,驟然間,臉色突變,「好極,好極,斗天皇,西尊是嗎?你給老夫等著,總有一天要你來償還。」

瞧得須濘壬有這樣的反應,斗天皇愣在了原地,在內院,即便是副院長見了也要禮讓三分,有所顧忌,可以說在帝皇,須濘壬的尊威是一人之下,若干人之上的,也由得須濘壬的身份,導師與學員討好的也有很多,但須濘壬根本不會去理會,常年的身份造就了他一身傲氣。

這些都只是表面而已,學員擠破腦袋也要當須濘壬徒弟的原因是,須濘壬很是護短,斗天皇還記得,上一次北帝得罪了他嘴疼愛的徒弟,他發下了封禁令,而這道命令便是凡是北帝勢力的人,修理武器免談。

記憶如昨天一樣刻骨,斗天皇現在所擔心的不是修不修武器這事,而是這個長老,將用什麼手段來對付自己,畢竟護短之名,早已在內院廣泛傳開。

苦澀的笑了笑,西尊終於將姿態放下,便是鞠了一躬,將臉上的笑容堆起,奉承說道,「須老,我真不知道,這是您的徒弟!如果知道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衝動,還望須老見諒,我給您賠個不是。」

從須濘壬的表情來看,根本不接受,而尖酸刻薄的話語,慢慢從口中傳出,「哼哼,西尊啊!西尊是誰,我須濘壬當真惹不起,在內院誰不知道你的脾性,睚眥必報。若嘯天的事,自然有執法堂來處理,還輪不到你管束。」

點頭哈腰的附和著,然而內心中的憤怒似乎很是龐大,雖然斗天皇表面上做的很好,但雙眼之中的恨意,還是讓須濘壬看了出來。

「學生先走了,須老您請便。」已然看出須老的意思,既然不能動手,待著這裡也沒意思,斗天皇客氣的說了一句,離開了殘破的角斗場。

瞧著走了,須濘壬急忙來到若嘯天身邊,嘴裡喃喃著,「該死的混蛋,把嘯天傷成這樣,我還是先穩住他的氣息吧!以免傷勢更加嚴重。」

將若嘯天輕輕扶起,須濘壬提氣凝神,將身體內的戒氣凝聚到手掌之上,緩緩向若嘯天的後背推去。

「孩子,我知道你還醒著,不要怕,我先穩住你的內傷。」

慈愛的說了句,須濘壬身體泛著紅光,而手指上,顯現出六個戒指。

如須濘壬說的,若嘯天現在還保持著清醒,本來以為今天就要死了,畢竟二戒對七戒沒有勝算,絕望與恐懼早已填滿了若嘯天的內心,雖然表面瞧不出任何異樣,但始終騙不了自己的心,死亡還是有所恐懼的。

然而令他沒有想到,須老會來救他,還為他做出如此偏袒之事,心中的暖意頓時被這疼愛自己的老人所注滿。

感受著後背傳來的雄厚戒氣,若嘯天略微感覺舒服一點,而胸口之中,小蜥也努力的幫著若嘯天治癒傷勢,可若嘯天感覺到,小蜥也是受了傷,畢竟方才那一擊,小蜥也著實挨了。


此時孟榮就彷彿是一塊礁石一般,屹立在了人潮的中央,他一時間也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不過孟榮卻是知道。絕對不能讓那個賊子從自己附近溜了過去!

Previous article

「哼,黃宇,不用擔心,這老傢伙就交給我來對付吧。」這時候在一邊的玉婉兒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