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時孟榮就彷彿是一塊礁石一般,屹立在了人潮的中央,他一時間也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不過孟榮卻是知道。絕對不能讓那個賊子從自己附近溜了過去!

根據師尊的說法,此人現在應該是奄奄一息,走路佝僂若老人,隨時都奄奄一息可能倒閉了,因此孟榮更是在加倍的注意有著這樣特徵的人。一旦發覺,孟榮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將那人捅個透心涼。

忽然,孟榮就發覺了十來丈外有一個人佝僂著身軀捂住肚子,鬼鬼祟祟的想要混在人潮裡面逃走,孟榮眼前一亮,立即就推搡著面前的人群猛烈的擠了過去,然後大聲喊叫道:

「呔!!你這賊廝鳥往哪裡逃?」

聽到了孟榮的喊聲,那個鬼鬼祟祟的人卻是逃得更快了,孟榮心中大喜,立即手上發力,將前面的人掀得東倒西歪的,被他推倒踩傷擠中的少說都有五六個人,紛紛破口大罵,孟榮充耳不聞,衝上去一腳就踹在了那人的屁股上,反手以最快的速度拔出了長槍指住了他的後腦勺,獰笑道:

「看你往哪裡逃!」

這鬼鬼祟祟的人立即就帶著哭腔哀求道:

「這位大爺,我就只是在張寡-婦的鋪子上面偷了半貫錢,你老人家高抬貴手行行好,就把小人當個屁放了吧,這半貫錢,不,我這裡還有二十文你都拿去!」

孟榮一下子就覺得不對,猛然彎腰上前,一把就揪住了面前的這人將他拉了起來,正面一看頓時怒了,原來這個人滿臉皺紋,身材矮小,分明是個四十歲上下的閑漢無賴,哪裡是他心裏面所想的那個人?忍不住怒喝道:

「你跑個屁啊!」

這人卻是叫做王二,哭喪著臉道:

「小人不合鬼迷心竅偷了錢,又是第一次犯事,當然是要跑的了。」

孟榮只覺得一口氣在胸臆裡面來回衝擊,端的是令人格外煩躁,「啪」的一巴掌就扇了上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孟榮猛然就覺得背後傳來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壓力,這壓力並不浩大,卻是尖銳,鋒芒畢露,就彷彿是一根針!細長而殺傷力十足!

孟榮脊背上面的雞皮疙瘩頓時就冒了出來,他猛然醒悟到,在這混亂的人潮當中,自己赫然已經從獵人變成了獵物!生死攸關之際,孟榮狂吼一聲,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立即就本能的施展出來了可以說是千錘百鍊銘記於心的招數,大祭斬!!

這一招就彷彿是回馬槍那樣,乃是大隱君黃密吸取了自己四十年的征戰經驗,創造出來的一招敗中求活,死裡求生的絕技,將武技和神通混為一體!

孟榮也是得了他的三分真傳,按照平時修鍊的那樣,整個人滴溜溜轉了大半圈,槍桿上也是燃燒起來了熊熊的火焰,「刷拉」一聲長槍劃出一個滿月的幅度橫掃了出去!

背後的敵人假如發起攻擊,那麼必然就逃不過他這一記大祭斬的反噬,必然是兩敗俱傷。假如敵人收手退開,那麼回身掃出的長槍便會隨之一抖,隨之發動銜接的招式:

透山刺!

因此這一記大祭斬乃是在劣勢反撲佔據優勢的絕佳招數,孟榮用出來也是得心應手,熟極而流,他這一次在巨大的壓力下施展出來這一擊,可以說是超常發揮,甚至有一種十分滿意的感覺,這一擊是已經是他畢生精力所聚,可以說是已經接近了師尊出手的威力了,敵人無論如何應對,也是難逃被反撲致死的命運!

可是孟榮卻忘記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所處的環境。

他乃是在熙熙攘攘人潮當中啊,這燃燒著火焰的長槍一掃出去,可以說便變成了屠戮的萬惡兇器,立即就有凄厲的慘叫聲一連串的響了起來!同時槍桿上也傳來了粘窒沉重無比的感覺,這種感覺孟榮並不陌生,那是槍頭刺入人體時候的感覺。

可是!孟榮現在刺中的不是敵人,而是他身邊的那些普通的人啊!這些人也是中唐的子民,要受到律法保護的!這一掃,至少就殺死了五六個無辜的人,還有十來人負傷!

可惜世界上並沒有後悔葯賣,現在的孟榮耳中聽到的是慘叫痛罵聲,心中更是心煩意亂,迭遭這樣的變化,頓時就有生出來了幾分手足無措的感覺,而就在這個時候,孟榮就猛然覺得腰間一涼!然後半邊身體都徹底的麻木了,並且這麻木感覺還在迅速的擴散,令他想要大聲呼喊卻是幾乎都叫不出聲來,而聲音微弱得連他自己都難以置信。

在孟榮的右後方,林封謹握持著「牙之王」,深深的捅入到了其身體裡面,應該已經是傷到了腎臟的部位,然後閃電一般的抽了出來!雖然林封謹的動作快得幾乎是肉眼根本就捕捉不到,但是,牙之王上面塗抹著的毒素,已經深深的沁入了這廝的內臟當中!

林封謹的出手何等迅速,一發即收,然後便扶了扶自己的斗笠,混入到了人群當中揚長而去,而孟榮此時也捕捉到了林封謹的身影,喉嚨裡面格格作響,想要瘋狂大吼,目眥欲裂,卻是根本就發不出來任何的聲音!!

先前的過程雖然短暫,其實卻是林封謹精心策劃的一次襲擊,他先利用了陸九淵的七國劍神通,凝聚殺機,彷彿是胡服騎射趙國騎兵,倏忽不定,巧妙的製造出來了自己乃是在孟榮後方的錯覺,然後誘使他出手將招式使老,緊接著才是真正的殺著,從容一刺,一擊得手便離開。

令孟榮渾身上下麻痹的,不僅僅是土豪金的毒素,還有付真人藉助神農爐煉製出來的奇強麻藥,付真人本來是想要給林封謹煉製之前所中的「五衰毒」的解藥,這卻是他倉促之間不小心放錯了計量的殘次廢品,沒想到卻是在這裡派上了絕大的用場。

林封謹悄然離去之後,渾身上下都不能動彈的孟榮忽然發覺了一件事情,

一件被他之前忽略了的事情,

因為已經有好幾十雙幾乎要噴火的眼睛在瞪著他。

這就是這廝之前不經過大腦,一擊大祭斬橫掃出去的惡果! 「你為什麼要砍斷我爹的腿!!」一個黑紅色臉膛的漢子怒吼道!!

「我老婆的手斷了!!」這是一個穿著長衫的丈夫在咆哮。

「我孩子被你嚇得頭上摔了個大包!」這是父親的憤怒!

「我哥哥,我哥哥斷氣了!!」這是弟弟的狂怒!

「我的囡囡!!」喊叫的是一對紅著眼睛幾乎要瘋狂的夫婦。

「…….」

然後這些人便一擁而上,倘若是在平時,便是來一百個也不夠孟榮打的,可是他現在受到了重創…….還處於全身麻痹的狀態……

鋤頭揮起,落下,

腳舉起,猛踹,

剪刀揚起,刺出!

棍棒舉起,猛砸!!

所以當五德書院的其餘弟子趕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孟榮被打得不成人樣,血肉模糊的屍體!

出了人命以後,事態就順理成章的失控了…….

根據俒州的州志記載:「這一天諸道人修士與民眾發生劇烈衝突,死傷者眾,俒州士紳沸騰,城守夏立昏庸軟弱毫無作為,終釀成民變,副將尺鈞受民眾受請,引軍入城與道人修士對峙……劍拔弩張,最終修士賠償金萬兩,退走離去。」

在這一段的記載裡面,卻是沒有提到此事的始作俑者林封謹,這也是很正常的,在被文人史官記載下來的歷史當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埋沒在了滔滔的長河當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選擇性的遺忘…….

事實上,有一句話叫做,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林封謹巧妙的利用了環境。給五德書院追殺自己這群人弄出來了極大的麻煩,在做成了這件事以後,林封謹心中沒有幾分得意那是假的。並且他覺得,在這種情況下,自己應該可以得到了喘息的時間吧。

所以,他算了算時間,便施施然的又去了一處茶樓,給自己瀟洒的泡了一杯香片,慢慢的呷著然後閉目養神。

可是,林封謹也沒有料到。敵人的反撲來得如此激烈,如此果決,完全的抓住了他的心理狀態。

林封謹就放鬆了這麼一下,便也付出了十分慘重的代價!!

因為在林封謹放鬆下來的時候,鐵青著臉的陰無極已經帶領著那燭蝗,找到了林封謹之前坐著的那一隻椅子,因為燭蝗也有識彆氣味的能力,所以根本不需要人指點,便可以確定這把椅子確實是被林封謹坐了至少半個時辰左右。


燭蝗本來是附體在了一隻黑貓的身上。這個時候,它找到了正主以後,忽然張開了嘴巴。

這本來是一件很普通的事,相信所有人都見過貓打哈欠。可是這隻黑貓張嘴的幅度未免也太過驚人了些!簡直就彷彿是一條蛇將口部張開到了極限的程度,這樣一來,這黑貓的兩邊嘴角都是血肉模糊,被硬生生的撕扯了開來!不過卻可以見到它滿嘴都長滿了驚人的獠牙。然後咔嚓的一聲就咬在了椅子上,一口一口的將椅子吃了去。

吃光了這隻椅子以後,這黑貓居然對著陰無極幽冷的道:


「你答應我的血食。要是少了半點的話,仔細我主動找你來討!」

陰無極冷冷的道:

「我知道,少不了你的。」

這黑貓肚皮裡面居然發出來了桀桀怪笑的聲音,然後貓尾巴便伸了到前面來,這黑貓居然一口咬斷了自己的貓尾巴,然後咀嚼了幾口吞了下去,咔嚓咔嚓的血水四濺,緊接著,它的雙眼變成了赤紅色,一下子就疾奔了出去,以至於肉眼幾乎都看不清楚!!

附體在黑貓上面的燭蝗本來就不是這一界的生物,只能以魂體的狀態存在,附體,便是這樣,也是只能停留短暫的一段時間,此時這燭蝗回歸的時間臨近,便施展出來了它的解體魔技,可以在短時間內大幅度增加自己的能力,持續對獵物進行追蹤!

當然,這種做法完全會令被附體的生物在短時間內死亡,所以一開始的時候沒有使用!

這個時候,陰無極和大隱君黃密已經緊隨在了燭蝗妖的身後狂掠而去,完全都不顧忌驚世駭俗了,這兩人此時也不是傻子,看了出來林封謹必然有什麼趨吉避凶的能力,所以才能夠一直逃脫,而這兩人也是老滑頭,身經百戰,也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人,點頭會意之下,頓時心領神會,咬牙切齒的準備了要給林封謹一個狠狠的教訓!


林封謹此時將這幫五德書院的人玩弄於股掌之上,正是志得意滿,換了一處茶館打算叫些東西來吃,這俒州當中卻是有一項特色的小吃,叫做片片肉,有小販挽著新色竹籃子走街竄巷,上面蓋一塊乾淨的白布,便是賣這小吃的。

將新色的竹籃子上面的白布掀開,便可以見到裡面有潔白的瓷器盤子,裡面盛著大片煮熟的黃澄澄的雞肉,肥美的豬臉肉,爽口的豬耳朵等等,旁邊還有一碟紅油調料,此地吃喝風氣盛行,但苦於葷食價格昂貴,為求解饞便出現了一種零售的方式,便是這種片片肉了。

食客可以以「片」為單位來購買,比如一片雞肉一文錢,付錢以後小販便用乾淨竹筷夾起一片雞肉在紅油調料裡面蘸了,用竹籤穿上遞給食客,倘若再加一文錢,就破開一個饅頭將雞肉片夾進去,打尖什麼的都足夠了。

這種營銷方式,頗有些類似於林封謹上一世聽說的一些情況,比如在非洲的窮國出售香煙也是這樣,不是一包一包的賣,而是論「支」來,黑哥們煙癮來了就去買一支吸…..

話說這裡做片片肉生意最有名氣的,就叫何雞肉,別人一般是要賣到傍晚時分,他往往中午就可以脫手回家,林封謹這時候便叫了何雞肉來,他財大氣粗,便直接讓何雞肉給自己來一份拌雞片,一份耳絲,預備將中午飯也解決了。

何雞肉見到來了大主顧,越發施展出十分的手藝來,涼拌的時候那紅油,花生米,蔥段,雞肉被他在大碗裡面簸得直飛起來一兩尺,卻是半點也濺不出來,旁邊的人見了都連聲喝彩。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林封謹忽然眉頭一皺:

「怎麼會有這麼重的水銀氣味?!!不好,這是沖著我來的!他們怎麼又找到了我的藏身之處?我得趁早走掉,嗯???對方竟是來得這麼快?那是什麼?」

林封謹陡然回頭,瞳孔頓時為之收縮,因為他在這時候已經看到了一副無法形容的詭異景象,就在窗戶旁邊,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了一隻血淋淋的黑貓,看起來大半個身體都已經血肉模糊,卻是舉起了爪子對準了自己道:

「在這裡,在這裡!」

那聲音裡面充滿了歡喜邪-惡的味道!!!

緊接著,這隻黑貓居然將唯一完好的爪子也伸進到了嘴巴裡面,開始瘋狂大嚼了起來,血肉模糊,鮮血淋漓,甚至有骨頭碎裂的聲音,眼中的邪光卻是顯得越發的明顯!

「這是什麼鬼東西?」林封謹順手就抓起了面前的茶碗砸了過去,整個人也一下子彈了起來,他頓時就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

雖然陰無極身上的「真汞」味道最為濃郁,林封謹在兩里之外都可以嗅得到,但是,敵人的推進速度,卻更是前所未有的快,幾乎都要令林封謹完全生出來了措手不及的感覺!

如此迅捷無論的推進,林封謹能做的事情竟然只能是一下子站起來,然後逃出了二十來米,然後將周圍的人推開順帶一個翻滾撲出而已!!

可是二十來米的距離,卻根本不可能逃得出敵人窮凶極惡的追獵範圍啊!

更糟糕的是,因為林封謹幾乎是一直都在持續的使用「和羞走」,所以,作為準神器,和羞走也開始進入了休眠期,對林封謹速度加成也是衰竭得十分明顯。

首先來襲的就是陰無極,若利箭一般飈射而來的他面無表情,左手一揚便見到了一團烈日也似的火球對準了林封謹直射了過來!這團火球不停的旋轉呼嘯,上面更是彷彿有一層無法形容的巨大吸力,要將林封謹整個人都鎖在了原地,裡面更是蘊藏著巨大的爆發性能量,令人一看就生出了強烈危險的感覺。

面對這種情況,林封謹只能深吸了一口氣,將龍氣聚集在了手掌上,對準了陰無極射來的這一團火球用力一按,接觸到的同時驟然發力,將龍氣注入到了其核心去,五指若鉤一般便將這團陰無極的得意之作生生捏滅!

可是,陰無極臉上卻是冷冷一笑。

因為在林封謹的背後,已經出現了一道強壯矯健的身影,正是大隱君黃密,他冷笑著左手揮出,這一招施展得十分瀟洒飄逸,彷彿是隨意一揮,琵琶聲響。

可是林封謹在這一瞬間連續變幻了四五道身法,竟是躲不過這一拂!!而龍氣對此毫無反應,因為大隱君黃密的這一擊乃是屬於武技的範疇,和神通並無關聯!(未完待續。。) 林封謹的真正實力太弱在這一瞬間就顯示了出來,他就基本的身體素質來說,估計只能算是登堂弟子當中的佼佼者,還距離入室弟子的能力有一定的欠缺!

當然,依靠自身強悍的妖命之力和可以破除掉神通的龍氣,其真正戰力遠在入室弟子之上。

可是,在這個時候遇到了陰無極和黃密兩名大儒級的強者的夾擊,其實力上的欠缺就十分清晰的被反應了出來。那就真的是身體的速度跟不上反應的速度,就像此時林封謹明明白白的知道對方要拂向自己的背後,卻依然是躲不過去。

黃密這一拂之後,手指已經是輕描淡寫的掠過了林封謹背後的幾處穴位,有輕輕的捻動的動作,令他整個人的身體都為之一窒,然後左手卻就按在了林封謹的背上沒有收回,姍姍來遲的右拳這時候才是以雷霆萬鈞之勢呼嘯而來,狠狠的就砸在了他自己的左手手背上!!

這兩招乃是大隱君黃密的得意連續技,那一拂叫做飄絮手,意思是說那一拂的姿態就彷彿是在摘取空中飄飛的柳絮一般的輕盈便捷。

而隨後的那一拳卻是叫做碎魂拳,便是這一拳當中蘊藏的暗勁,已經是連魂魄都要震碎的地步,陰柔無比!敵人的防禦力越強,碎魂手的穿透力就越強,威力就越大!

黃密當年在練功的時候,要將這碎魂拳練到小成境界,便是要在西瓜上面放一塊豆腐,一拳打下去,豆腐無恙,可是西瓜當中的瓜瓤甚至和瓜子都是會碎得一塌糊塗!

練到了大成境界以後,隨手一按,絕大部分的鎧甲都擋不住這陰柔無比的暗勁,甚至在打人的時候皮肉不傷,裡面的骨骼卻是粉碎性的重創。

飄絮手無聲無息,迅捷絕倫。殺傷力很弱,但勝在防不勝防,外加可以捻動對方的麻筋,使對方陷入暫時的獃滯。

而碎魂拳則是需要蓄勢一段時間,威力卻是銷-魂蝕骨,十分驚人,恰好組成了格外凌厲的殺著!黃密也是依靠這殺招橫行天下,三十年聲名不綴!

不過這時候,林封謹腳下的「和羞走」猛然閃耀了起來,迴光返照的凝聚出來了一團白光。吸收掉了兩成碎魂拳的威力。然後就徹底暗淡了下去。這雙准神器經過了林封謹長達一天一夜的持續使用,長途奔逃,這時候耗盡了最後的靈力,也是若疲乏到了極致的人。陷入到了徹底的休眠當中。

緊接著林封謹腰間的幾塊玉佩也隨著他的心意,噼里啪啦的若鞭炮一般的炸開!這五個防身玉佩都是大路貨,但是這大路貨也是針對林封謹而言的,意思就是指在比較大的城市裡面的珠寶店當中可以用銀子買到的東西,珠寶店老闆拿出來的「鎮店之寶」的級別,一個至少也是三五千兩的價錢。

這五個玉佩隨著林封謹的心意炸開了以後,積累起來的威力總算是又將黃密這一拳的殺傷力抵消掉了四成,只是這五個玉佩肯定也就廢掉了,加上林封謹有妊五神心法來鍛煉五神臟腑。比一般人的內臟要強韌許多,所以又能額外抵消掉黃密這一拳的殺傷力兩成!

可是就是剩餘下來的這兩成殺傷力,便幾乎要了林封謹半條命!

這一拳轟實了以後,林封謹的眼眶,耳朵。嘴巴,鼻孔當中立即就冒出來了鮮血,更是飛濺出來的,他在這一瞬間的感受,是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的抓住,然後使勁捏搓成了一團漿糊!!!

黃密橫行天下三十年,對自己的拳力極有信心,知道這一拳打下去,最差的可能也是讓對方重傷,而他更是見多了被敵人臨死反撲導致同歸於盡的例子,所以很乾脆的掌心柔勁一吐,將林封謹推開了去。反正已經穩操勝券,接下來的事情交給弟子就可以了,何必以身犯險呢?

事實上黃密的眼光也是極準的,林封謹的傷勢比他判斷的只重不輕,不要說是他們的弟子,就連一個普通壯漢林封謹也應付不了了。

而這個時候,陰無極也是桀桀怪笑著漂飛了過來,對著跌落塵埃,已經幾乎接近於七竅流血的林封謹道:

「剛剛你竟然一伸手就捏滅了老夫的炎雷,此時再吃我一記冰矛吧!」

陰無極也是五德書院的甲子鍊氣士當中排得上號的人,雖然號稱烈日,一手冰系術法也是玩得十分嫻熟,堪稱出神入化,說起來也是好笑,死在陰無極手中的人,有一大半都是被他用冰系術法給殺死的,便是因為這廝的外號具有極強的欺騙性。

眼見得陰無極手中寒光連續閃耀,迅速就凝結成了一柄冰晶長矛,對準了林封謹飈射了過去。

這冰晶長矛飛射的速度甚至頗為緩慢,甚至給人生出了一種穩紮穩打,循序漸進的感覺,陰無極也是很巧妙的控制了這柄冰矛的威力,一旦擊中林封謹的話,可以要了他的命,讓其被凍成冰塊碎裂而死,卻不至於對其身上穿著的那一雙強悍無比的法寶鞋子造成損傷。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搖搖欲墜的林封謹卻是驟然回身,嘔出了一大口鮮血,卻是鼓起了最後的力量對準了這邊拋擲出來了一件東西,然後轉身就撲出到了窗外,又在地上猛的一滾,便藏到了旁邊的一處屋子的走道後方。

說實話,林封謹竟然還有如此敏捷的行動力,完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的。

此時林封謹所處的區域,卻是類似於那種城市當中的普通居民區的環境當中,各種低矮的房屋挨挨擠擠的,其間的路途也可以說是密密麻麻,四通八達,路面也是十分泥濘,當然房屋之間也是那種羊場小巷,假如一腳踩踏到雞屎或者說是狗屎之類的東西,也請根本不要吃驚了。

所以,林封謹撲出去之後,其地形還是很利於他藏匿奔逃的,而這也是他會選擇在這裡的茶館裡面逗留的很大原因。

此時林封謹出手以後,陰無極才發覺,原來林封謹拋擲過來的東西居然是一個外表十分普通的盒子,這盒子在空中呼嘯翻滾,並且還是中空的,裡面已經沒有盛任何東西,但是仔細看上去的話,盒子的材質卻有一種鋼鐵的意味在裡頭,堅硬而冰冷,其表面貌似隱隱的有一團一團的暗紅色氤氳在了上面。

更奇特的是,這盒子的表面上整整齊齊密密麻麻的排著米粒大小的數千個漢字,陰無極認得這乃是一種叫做迴文鎖的機關,按下一個漢字,就會在正上方的框內翻出一個對應的漢字來,只有按出來與預先設置的詩文,句子一模一樣的詞句,才可以打開盒子,盒子的的底部,便有幾條鐫出來的花紋,然後組成了一個似蛇首,似獸頭的抽象圖案,看起來很是有些霸氣雄渾。

陰無極看著這盒子以極快的速度飛來,撞向了自己拋射出去的那一枚冰矛,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忽然湧現出來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極度恐懼的感覺,眼見得自己的一干弟子也紛紛趕了來,忍不住本能的大叫了起來:


「快閃開!!」

然後這盒子便撞上了那一支徐徐飛出的冰矛,

一瞬間,時間彷彿都停止了剎那,冰矛的恐怖威力一下子便爆發了出來,可以清晰的見到這隻盒子扭曲,變形,然後徹底碎裂!!…….從中冒出了恐怖的黑色煙霧!!

林封謹當年在遠赴大漠的冒險當中,救了塗章狼青,然後從他的手中拿到了騰蛇澤龍輿的地圖,而本來盛著騰蛇澤龍輿地圖的,便是這隻只能用口令「指尖沙」才能開啟的秘術之盒。

林封謹還記得很清楚,塗章狼青告訴自己:

「這盒子乃是用血魂鋼打造的,取三分銅,七分鐵混合,在寅年寅月寅時打造,打造的時候,會將囚犯押解過來,割開喉嚨以熱血澆築其上,堅固異常,用血魂鋼打造的盒子是保密用的最佳防護,一旦強行損毀,便會產生極其恐怖的震蕩效應,將陰陽的分界線打開,引來恐怖無比的厲鬼將周圍的人吞噬!」

當時說到後面的半句話的時候,塗章狼青的聲音都有些發顫,顯然是對傳聞深信不疑,能夠讓這麼一個強橫的老傢伙恐慌的,只怕也當真有幾分真實在裡頭。林封謹便將之一直雪藏了起來。

此時林封謹遭受重創,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就算是要死也要拉個陪葬的!!

滾滾的黑色煙霧蔓延了出來,然後漸漸的變淡,那隻血魂鋼打造的盒子在許多雙眼睛的注視下面「啪嗒」的一聲掉落在了地上,已經扭曲變形得不成樣子了。眾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會兒,忽然發覺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這時候陰無極的臉皮頓時就紫漲了起來,怒吼道:



她聽到外面藍暮跟人起爭執的聲音。

Previous article

對於這個問題,白無心捂嘴一笑,解釋道,「很簡單啊,因為內院的競爭力比外院的要大的多,所以只有留在外院,那些人才可以繼續修鍊,到最後一年再進內院也不遲,臭小子,我很期待你進入內院是什麼樣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