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聽到外面藍暮跟人起爭執的聲音。

她內心焦急,擔心。

可是沒有一點點多餘的力氣,去喊他,讓他不要進來,不要冒險。

虞葉桑那邊還在喊藍暮,「阿暮。」

就感覺藍暮已經到她身邊了,顏早努力的睜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她看到熟悉的男人身影,高大的身影。

正牌亡靈法師 ,她是在做夢嗎?

虞葉桑看到藍暮衝到顏早身邊,瞪著眼睛不願意相信,「阿暮你救我,我是桑桑啊。」

她搖頭。

不相信藍暮竟然不救她。

當年他聽到她的求救,毫不猶豫的走向他,他心裡是有她的。

她試圖往那邊爬,往藍暮身邊爬。


「阿暮救我。」

顏早聽著虞葉桑的聲音忽然變了,變得可憐委屈。

藍暮一把抱起顏早,然後轉頭垂眸,掃了眼趴在地上渴望的眼神看著他的虞葉桑,她奄奄一息,楚楚可憐。

可他卻沒有絲毫動容,冷漠的將目光移開。

顏早還聽到虞葉桑在跟藍暮求救的聲音,她也有氣無力的呢喃著,「藍暮,你這次再不救我,我就不喜歡你了,真的不喜歡你了。」

這時候,她已經沒有意識了。

她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不知道她已經在心愛的人懷裡了。

她只聽到熟悉霸道的男人聲音,「你要是死了,老子立馬跟著你一起。」

……

顏早不知道自己是生還是死,好久意識才進入現實。

濃濃的消毒水味道,應該是醫院沒錯了,渾身疼,疼的不能動。

那她……應該還活著沒錯了。

她緩緩睜開眼睛,光亮刺眼,她趕緊又閉上。

(個別讀者好笑的很,一邊說別再製造誤會了,罵我拖沓各種,一邊說我這麼快完結要爛尾,我只是正文完結了,男女主要無阻礙的在一起了,還要寫番外,關於男女主,我還欠一個婚禮,婚禮上還有個驚喜,我哪件事情沒交代清楚還是咋了?我寫的文正文都不長,我最多的也就一百萬字,要是真的看不下去就別看了,別勉強自己了,看你們今天這樣說,明天那樣說怪累的。) 她這是睡了多久了?

藍暮一直盯著顏早,沒事就盯著顏早,他剛才看到顏早眼皮動了,睜眼了,激動的喊她,「老婆。」

顏早本來也不擔心什麼,但聽到藍暮的聲音,就莫名安心。

她故作沒聽出來他的聲音,閉著眼睛問:「你是誰?我在哪?」

藍暮:「我是你老公,你在我心裡。」

顏早:「……」

這是哪來的土味情話?

藍隊長突如其來的騷,讓她想笑。

但她忍住了。

她慢慢睜開眼睛,適應了光亮。

顏早沒說話,藍暮湊近她問:「你餓不餓?」


顏早還是不說話,因為藍暮離她太近了。

她還不知道睡了多久,口氣肯定很重很難聞。

藍暮見顏早一直瞪著眼睛,緊緊的抿著嘴唇不說話,疑惑的問:「你怎麼不說話?」

顏早還是瞪眼不說話,眼神好像在暗示他什麼,他皺眉,「怎麼了?」

覺得是不是顏早嘴裡不舒服,上火氣泡了還是怎麼了,他彎腰湊近她,伸手想要掰開顏早的嘴看看。

顏早眼睛瞪的更大了,抬起手用力的推了藍暮一把,「你走。」

命令一聲,趕緊又閉上了嘴巴。

讓藍暮更加確定她是不是嘴裡有什麼問題,「是不是還不舒服,我去喊大夫。」

他說著就摁呼叫鈴。

本來顏早醒了也要韓大夫來看的。

顏早實在是憋不住了,大聲說:「我要刷牙,你先走。」

說完用手捂住了嘴巴。

藍暮終於明白顏早的意思了,皺眉好笑的看著她,「刷什麼牙,你還不能起床。」

說完他彎腰,抓著顏早的手腕,把她捂嘴的手給拿開了。

「藍暮……」

顏早懊惱的皺眉,話還沒說出來,男人的唇霸道的貼上了她的唇。

溫熱的唇瓣剛感受到柔軟,他竟然還伸舌頭了。

顏早整個人都石化了,瞳孔放大。

這傢伙不是潔癖嗎,口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了。

她自己都感覺到難聞的不得了。

「額……」

剛才呼叫鈴按的,醫護人員都過來了,一群人進門看到顏早和藍暮那副畫面,都止住了腳步。

藍暮也看到有人來了,意猶未盡的放過了顏早,直起腰。

為首的主治大夫反應過來,笑著對藍暮擺手,「沒關係,我看藍夫人狀態還不錯,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我們可以過一會再來檢查。」

說著就要帶著一群人先走一會。

藍暮喊住了他們,「給她看一下。」

淡淡的一聲。

其實他也有點尷尬的,臉頰微微泛紅。

故作鎮定罷了。

別人沒看出來,但顏早看出來了,看著藍暮泛紅的臉,她笑了笑,心底莫名的很柔軟很柔軟。

這樣反反覆復,反反覆復,這次會是最後了嗎?

大夫到顏早床邊,給顏早檢查了一下,然後對藍暮道:「沒什麼大礙了,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藍暮微笑著點頭,「謝謝大夫。」

他還親自把一群醫護人員送到了門口。

顏早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熟悉的男人,懷疑他是藍暮嗎?


怎麼這麼懂禮貌了。

藍暮送走了醫護人員,回頭看到顏早在看他,他皺眉好奇地問:「你看著我幹什麼?」

顏早沒回他,轉移了話題,「虞葉桑呢?」

臉色冷起來。

肯定沒燒死。

藍暮的聲音也變得冷淡,「被抓了,她判的不會輕。」

很冷漠,聽不出絲毫感情。

顏早斜睨著他,「你沒救她?」

藍暮皺眉:「我只救我媳婦兒。」


他彎腰,幫顏早拉了拉被子。

他的甜餅小歐皇 ,又在她臉上捏了捏,「看不出來你那麼喜歡我。」

滿滿的得意。


顏早黑臉,「你出去。」

她也忘了刷牙這件事了。

瞪著眼睛,很認真。

藍暮不理會她,繼續笑著逗她,「你喜歡我不能喜歡的明顯一點嗎,不知道我情商低嗎?」

顏早更懊惱了,「你出去。」

她扭過頭,不看藍暮了。

藍暮乾脆躺到顏早身邊,手摟著顏早,在她耳邊哄她,「那場大火,我聽到有人說你衝進去了,我進去找你的,進去后發現虞葉桑在裡面,沒看到你,我就以為是他們看錯了,把虞葉桑當成你了。」

溫熱的氣息就在耳邊纏繞。

她被撩的渾身都有點痒痒的,還背對著藍暮,用胳膊肘推他,「以前的事情,我不想提了,我和你沒關係了。」

藍暮把她摟緊了些,嘴唇貼著她的耳朵問:「我們怎麼沒關係?」

他這樣像極了無賴。

顏早扭頭瞪著他,「藍暮,不要這麼厚臉皮。」

她差點都被他給害死了,難道就這樣打發了她?

藍暮手又捏顏早的臉,「你厚臉皮喜歡我這麼多年,也該我厚臉皮喜歡你了。」

他很認真的語氣,很認真的眼神,帶著深深的寵溺。

顏早不爭氣的心動了,她怕被看出來,使勁的推藍暮,「我讓你出去。」

她越是推,藍暮樓的越緊,「對不起,我錯把陳醋當成墨。」

他話音停頓一下,又接著道:「你知道你和程行之出國這三年我是怎麼過的嗎?」

顏早眸光閃爍,內心很想聽聽藍暮說她不在的這幾年,他怎麼過的,怎麼想她的。

可口是心非是女人的天性。

她扭過頭,「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繼續用胳膊推他,「你出去。」

這時候,房門口那邊忽然傳來顏遠景的聲音,「他讓你出去。」

顏早聽到,抬起頭詫異的看過去。

顏遠景手裡拎著一個保溫桶,一臉敵意的看著藍暮。

藍暮見到顏遠景,從床上下去了。

正好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眼來電顯示,出去了。

顏遠景拎著保溫桶走到床邊,把保溫桶放到床頭柜上,彎腰在床沿坐下了。

看著顏早道:「我不知道你醒了,沒給你帶吃的。」

顏早皺眉,「你是撿來的吧。」

親弟弟怎麼會說出這麼禽獸不如的話?

顏遠景沒接顏早的話,目光朝門口看了一眼,然後問:「你們和好了?」

被親弟弟問到自己的感情問題,顏早有點尷尬,「你八卦什麼?」

顏遠景忽然壓低了聲音,「其實,你去M國以後,那個傢伙每天都來咱們家巷子那個門。」 以下是《達伊大冒險》出現過的法魔和咒語(不包括鬥氣技能)

魔法名稱(因翻譯版本不同多數魔法以《達伊大冒險》的版本為主)

攻擊咒文

メラ系-火系咒語,以火球攻擊敵人




4、說一下原因吧:第一個就是因為失眠太久了,我怕死,畢竟我還年輕;第二,面臨畢業壓力大,本來以為會很順利的文章投稿之後編輯給了回復要補很多數據,就是說有大批的實驗在等著我,還是那句話:比起不切實際的興趣和愛好,自己的人生更重要;第三:這本文剛開文沒多久就被舉報了,當時差點全文屏蔽,大綱也改過好幾次,導致後期啥都沒有,錢沒賺幾毛頸椎腰椎倒是越來越嚴重了,厭倦感也越來越嚴重,曾經幾次想直接棄文,但捨不得,所以決定停更休息。

Previous article

此時孟榮就彷彿是一塊礁石一般,屹立在了人潮的中央,他一時間也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不過孟榮卻是知道。絕對不能讓那個賊子從自己附近溜了過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