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六人化六種毀天滅地的神通轟向林淵,這份實力就算是林淵全盛狀態,也只能勉強應付,更不要說現在的他了。

「林淵!」

眼見林淵被圍攻,險象環生,一聲大喝陡然在地面上響起。

嗖!

龍巫手中托起一座金色的神碑,毅然朝著林淵拋去。

「來得正好!」

林淵掃了一眼,哈哈大笑,金色神碑是無上神器,有此神器,他誰也不懼!

手一展一撈,唰地一聲便將金色神碑抓緊了手裡,旋即林淵掌心之中再一次湧入鮮血,進入神碑內部。

嘩嘩嘩!

金色神碑之上血光閃爍,再次認林淵為主。

林淵手握神器,氣息再度暴漲。

「神碑,鎮壓!」

林淵大喝,猛然間一碑印出,可怕的神之氣息席捲,形成漩渦風暴,毀天滅地般湧向六人。

轟轟轟!

天地震蕩,虛空盡湮,六位至強者打出的神通全部被毀滅,同時自身還被轟飛了出去。

「可怕!」

六位至強者穩定身形,在虛空中露出震驚之色,他們沒想到林淵這個時候還能強到那種地步。

「那神碑是神器之中的極品,威能難以衡量!」

有人醒悟,無法鎮定。

原本他們以為林淵已經接近強弩之末,最多在他們手上堅持數個回合,就會走向隕落。

但他們沒想到林淵還這麼強,尤其是手握神器之後,神威蓋世,他們六人都不敵。

「難道這就是神與非神之間的差距嗎?」

六人自語。

另外一邊,姬無顏趁著林隕等六人擋住林淵一直在療傷,無數聖葯被她吞噬,催動一個磨盤大的金色聖門出現在她頭頂上方,散發無盡威能籠罩於她。

只見她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朽,但在那金色聖門之中卻是有一具肉身緩緩生成,竟和姬無顏一般無二!

隨著老的軀體腐朽,化作無盡粒子消散於空氣之中,金色聖門之中,那具嶄新的身體終於徹底生成!

又一個姬無顏誕生了!

只是可怕的是,她身上的傷勢已經完全好轉,氣息也再次回到了最強狀態!

「教首的傷好了!」

聖門諸強者震驚,難以相信地看著這一幕。

「那是聖胎之門,想不到教首還獲得了這樣的神恩!」

三大紅衣祭祀那個級別的人物一眼就看明白了姬無顏所用的神通,露出駭然之色。

聖胎之門,得自於聖主的無上神通!

可重新凝聚肉身,神魂,只要還留著一口氣,就能永遠不死不滅,瞬間恢復最強狀態。

這是真正的逆天神通,古往今來,除了第一代教首掌握之外,還沒有人掌握過,但想不到姬無顏今日再現了此神通!

要知道,當初正是因為聖門第一代教首學會了此神通,所以才能擊敗上古一脈,一統暝陽界,塑造出鎮壓萬世的聖門聖教,一直統治著此界。

「太好了,姬教首掌控聖胎之門,我聖門註定永存不滅!」

三大紅衣祭祀歡呼。

同一時間,姬無顏大步一跨,陡然間自原地消失,再出現已經是來到林淵對面不遠處。

邪王摯愛︰盛寵二公主 姓林的,你的天賦世間僅見,卻不入我聖門,你的選擇將印證,我聖門不朽,凡與我聖門作對者,永不得長生!」

姬無顏居高臨下俯視著林淵,彷彿在說著最後的勝利宣言。

她有那個資格,通過聖胎之門恢復到全盛狀態的她有了碾壓林淵的能力,畢竟此刻的林淵受著重創。

「是嗎?」

林淵大笑:「聖門之主無道,截我暝陽界一界氣運,卻將我一界子民當牲畜養,作為榨取信仰香火的奴隸,而你們這些人卻以當走狗為榮!聖門,我為什麼要加入?我真是替你們感到悲哀!」

聖門的建立以林淵如今的智慧當然一眼就看出來,不過是來暝陽界攫取信仰的工具而已,可憐這些暝陽界本土之人還要打破腦袋加入,幫聖門之主維持在暝陽界的統治,幫其攫取信仰,在林淵看來這些人就是走狗!

金牌陪練[綜+劍三] 成王敗寇,休得多說!」

姬無顏冷笑,「殺!」

一個殺字,頓時姬無顏撲出,朝著林淵殺去。

其他六大強者也是緊緊跟隨,從其他方向朝著林淵合圍而去,勢要將林淵斬殺於此。

「成王敗寇?」

林淵大笑,諷刺般看著姬無顏,「你說得不錯,成王敗寇!不過有一點你要明白的是,今日誰是成王敗寇!」

「二十四火焰神橋!」

大笑聲中,突然間異變產生,虛空之中忽然生成四個林淵。

每一個林淵身後皆是浮現二十四座可怕的烈焰上橋,上連天地,下連黃泉!

此刻的林淵氣勢暴漲,遞增到一種無法形容的地步。

「怎麼會這樣?」


六大強者駭然。

姬無顏的眉頭也是緊皺。

一個個殘存的九荒強者更是看著這一幕,露出無法想象的驚容,林淵竟然還會如此可怕的神通。

「滅!」

林淵出手,九十六座勾連天地的火焰神橋立即動彈,如同九十六條長鞭,狠狠往下抽打而去。

噼啪!

沒有人擋得住這驚世駭俗的攻擊,只聽轟地一聲,姬無顏直接被抽飛,神魂當場抽散!

三大紅衣祭司,林隕,司馬武也不能倖免,直接當場被抽得爆體,血肉橫飛。

唯有林牧似乎早有先見,他站在最遠的地方,竟逃過一劫,旋即他頭也不回,往後飛去,眨眼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怎麼可能!?」

這一刻,所有聖門強者,受傷在地的九荒諸人全都豁然站起,不可置信地看著天空中的一幕。

林淵一擊,竟然秒殺了姬無顏,三大紅衣祭司,林隕,司馬武!

如此多不可一世的強者,竟然被他一擊秒殺?

這一幕的衝擊性太大,所有人都有些無法接受。

「聖門,今日將不復存在!」

林淵的大喝之聲在虛空之中響動,如同神祗宣判著凡人的死亡。

「不好,快逃啊!」


聖門強者終於意識到了什麼不對,紛紛是轉頭逃竄。

此時的林淵神色冰冷,殺氣滔天,顯然他還沒有殺夠,他還要殺更多的人。

嗖嗖嗖!

數萬聖門強者紛紛以最快的速度逃遁。

但林淵會讓他們逃走嗎?

這些人滅了九荒,殺了他無盡的朋友,與親人,甚至連師父劍藏鋒都在這一戰之中隕落,他不會讓任何人活著離開,何況這群聖門餘孽本就是暝陽界的毒瘤,必須剷除!


「想走?」

冷笑響起,林淵狀如神魔,四個影分身身後的火焰神橋同時暴漲,這勾天連地的巨大神橋並排在一起,足有萬里長寬,足以籠罩一切。

林淵神色冰冷,沒有任何廢話,九十六座火焰神橋再次傾塌,朝著前方砸去。

「啊!」

慘叫聲連成一片,所有聖門強者無一倖免,全都葬身於神橋之下。

天,靜了。

天地間,一片死寂,再也沒有一個人能立於高空,除了林淵!

整個龍盪山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數也數不清,到處都是屍體,破碎的兵器掉落一地,大地斑駁一片,到處都是可怕的裂痕。

這場戰鬥結束了,以林淵的霸道絕倫結束了這場戰鬥,但無疑對雙方來說都付出了慘烈的代價,犧牲的人數也數不清。

「你們沒事吧?」

林淵的身影頃刻間回到了宮殿之前,九荒殘存的諸強者都還留在這裡,龍巫,小白狐,蘇雅,天玉,林武……等等。

每個人都受了重創,連動彈之力都快沒有了,但畢竟還是保住一命,和他們這僅有的兩百餘人相比,其他數十萬人都葬身在了這場浩劫之中。

「還好,應該死不了。」

眾人神色都很低沉,說道。

「好了,不說了,我先送你們去療傷吧。」

林淵將所有人扶起,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療傷,旋即他又重返戰場。

放眼望去,戰場之中到處都是屍體,林淵奔走在這些屍體之中,盡量辨認著林家人的屍身。

整個過程,他時而會發現一些擁有林家血脈,但屍體內同時殘存聖力之人。

對於這些人,林淵面帶冷笑,根本無視。

這群林家的叛徒,離開林家,他可以不管,給他們一條生路,但他們投靠聖門,那就該死!縱使他們是林家人也不例外!

很快,林淵將所有林家人的屍體都找了回來,這一戰之中,隕落的林家人足有九十五名,包括他的爺爺林嘯天在內,全都隕落,只有寥寥數人存活了下來,身受重創!

林淵將屍體收好,這些屍體他會帶回去,送到林家祖宗密地去,總有一日要將他們全部復活。

而除了林家人的屍體,林淵還找出了師父劍藏鋒的屍體,師父劍藏鋒他救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只能為師父找一處風水寶地,將他好好后葬。


抱著師父屍體,林淵一路流淚。

這個幾乎造就了他的恩師,他永世難忘!

……


最終,林淵將師父劍藏鋒葬在了他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而所有林家人的屍身,他也送回了祖宗密地的血池,等自己身上的傷勢好了之後,就會輸送血氣來複活他們。

時間一晃就是三年,三年時間,林淵一直在療傷,復活族人。

而三年之後,林家人終於係數復活。

儘管,此時的林家人還很虛弱,但已經恢復神識,有了堪比通武境強者的實力。

此時,諸大陸之上,除了洪天大陸,其他大陸基本上都是剛剛經歷大難,通武境已經算是最強戰力!

現在的暝陽界可以說飽經磨難,無比虛弱。

不過,它還有最大的毒瘤沒有鏟去,只有剷除了這最大的毒瘤,暝陽界才會健康地發展下去,從見天日!

三年之後,洪天大陸,聖門山下。

林淵,龍巫,小白狐,蘇雅,龍倩,魄,林家人……傷勢恢復的強者一個又一個出現在這裡。

他們從聖門山腳下,一步一步朝著山巔走去,每走一步,就會剷除所有遇到的聖門教徒。

這些人是聖門餘孽,此界毒瘤,決不能在存在於世。

不論他們是老人,還是小孩,又或者是弱者,都必須死!

「他們殺來了!」

聖門山上, 總裁,聽說你愛我

三年前,聖門所有強者包括教首姬無顏在內的人前去覆滅九荒,之後卻是一去不回,這三年他們便一直在擔心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如今想不到九荒的人果然殺來了!




帝星辰伸出右手來,拍了拍這一名驚喜的大笑的青年男子的肩膀,也是哈哈大笑道:「韋一槍兄弟,看著你們都還活著,真是我走出死亡沼澤之後最大的一個好消息!」

Previous article

4、說一下原因吧:第一個就是因為失眠太久了,我怕死,畢竟我還年輕;第二,面臨畢業壓力大,本來以為會很順利的文章投稿之後編輯給了回復要補很多數據,就是說有大批的實驗在等著我,還是那句話:比起不切實際的興趣和愛好,自己的人生更重要;第三:這本文剛開文沒多久就被舉報了,當時差點全文屏蔽,大綱也改過好幾次,導致後期啥都沒有,錢沒賺幾毛頸椎腰椎倒是越來越嚴重了,厭倦感也越來越嚴重,曾經幾次想直接棄文,但捨不得,所以決定停更休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