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在東方翎天面前,他不想表現的那麼沒用,起碼不能讓凌祁雪覺得他很沒用。

「那就好,他的人我全部都搞定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東方翎天指的是國主的那一隊金甲侍衛。

窩在椅子上的國主聞言,直接癱軟在椅子上,他花了數十年心血打造的金甲戰隊啊,竟然被東方翎天三言兩語就秒殺了!

以後,他還有什麼依仗!

前幾秒鐘他還野心勃勃的想著,以後拿到兵符,他就是南陵國手中擁有兵權最多的人了,以後他的國主之位就會穩穩妥妥的,那些老祖也會對他刮目相看。

誰知,上一秒在天堂,下一秒,他直接跌入地獄!

這感覺,賊酸爽!

南宮鈺則是一怔,隨即恢復常態,既然已經撕破臉皮了,再說那些冠冕堂皇的話只會給人虛偽的感覺。

既然如此,也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

輕輕的邁動被鐵鏈勒得發疼的腳,一步一步走近國主。

「親愛的國主陛下,是你自己把傳國玉璽叫出來,還是讓兒臣幫你找出來?」南宮鈺也不跟他客氣。 烙鐵火燙的溫度猶如就在他的面前晃動,國主對他這個兒子的絕情,他怎麼忘記得了!

虎毒不食子,可這位父親,在別人面前一點本事都沒有,所有的手段都用在他這個兒子身上,無所不用其極。

若是他還猶豫,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下一次,就沒有這麼幸運,天華宮主及時前來搭救他了!

「你想篡位?」國主大驚,雖然他給南宮鈺安了勾結外敵的罪名,可打死他都不敢相信南宮鈺有膽量篡位。

在他的印象中,南宮鈺總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是他所有兒子中最好欺負的,別說皇子公主,就連一些地位高一些的丫鬟都敢取笑他。

何時,南宮鈺也有了篡位的膽量!

他哪裡知道,這段時間,在凌祁雪的影響幫助下,南宮鈺的性格早就不是那個不自信的、處處受人欺負三皇子了。

也就是不信,他才覺得南宮鈺好欺負,才會一次次的想用強權手段制服南宮鈺。

正所謂欺負慣了,一時半會收不了手。

「國主說笑了,這國主之位你也坐了幾十年了,也累了,累了就該解甲歸田,好好的享享清福了。」南宮鈺語氣十分的冷淡,終於還是走到了父子兵戎相見的這一天!

雖然國主之位不能急,但,這玉璽一定要奪到手中,這才是國主政權的象徵。

而且,有了傳國玉璽,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催國主讓位。

把政權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才能好好的保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國主不想給,還想著先拖到東方翎天離開了再說。

東方翎天卻一眼看穿國主的意圖,橫眼一瞪,國主立即縮了縮脖子,「玉璽不在朕身邊!」

國主急忙解釋道,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一個眼神,足夠把他國主弱小的心臟刺激得差點心臟病發。

「那個,其實也不是不在我的身邊,而是在御書房裡!」國主喏喏說道,明明他才是國主,為何要怕一個小勢力的頭子。

偏偏東方翎天看他時,他還是不可抑制的感到靈魂都在顫·抖!

「那就請國主移駕!」東方翎天瞥一眼南宮鈺:不是說你能搞定嗎?

南宮鈺囧,不得不承認東方翎天就是強,他拍馬不及。

不過,凌祁雪看上的人,要是不比他強百倍,能被看的上嗎?

一想到東方翎天是凌祁雪看上的人,南宮鈺也就釋然了。

要是他有東方翎天那麼強,說不定凌祁雪看上的就是他,而不是東方翎天了是不是。

當然這番話,打死他都不敢說出來!

也只是自娛自樂的自我安慰罷了。

到了御書房,國主無比乖巧的把傳國玉璽交給東方翎天,心想著:雖然朕怕你,但在這南陵國,你也不是無敵的,他皇家就有一個元尊後期的老祖,若是得知傳國玉璽被東方翎天搶了去,他在添油加醋的說道一番,到時說的皇家老祖出手,說不定可以把東方翎天和南宮鈺一起剷除。

到時,他依舊是國主,南宮鈺手中三分之一的兵權也到手了!

到底在那個位置呆久了,雖然膽小些,但到底還是很會算計的。


國主把情緒掩飾得很好,東方翎天鈺南宮鈺都沒有發覺。

拿到手的玉璽直接扔給南宮鈺,他那麼大一個海周國的傳國玉璽都不感興趣,何況一個小小的南陵國。

南宮鈺接住玉璽,冷漠的沖國主說道:「國主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嗎?」

總裁,重新從心愛你 ,國主敢不知道嗎?

「接下來朕會擬昭:朕感身體不適,提前退位。」

他還想耍心機,沒有說將會由三皇子接任下一任國主之位。

知子莫若父,反過來,南宮鈺也了解這位父親,知道他打的是什麼主意,冷笑道:「提前把國主之位傳給南宮英?」

「不不不,傳給南宮鈺!」在東方翎天冷厲的眼神下,他不敢再耍花樣。

「那好,你即刻擬昭,希望明日早朝兒臣會收到國主您的驚喜!」

也不好大鬧皇宮,南宮鈺跟著東方翎天退出皇宮,自然,他不會坐等好消息。

以他對國主的了解,他不給他驚嚇就不錯了,怎麼會有驚喜!

有錢能使鬼推磨,他在國主身邊也悄悄的安插了自己的人,若是國主有風吹草動,他在外面也不會措手不及。

……

凌祁雪又是一天沒有看到東方翎天,也沒多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事。

反正她也有事,窩在房間里研製治療東方翎天的方法。

房間里,她廢寢忘食的翻閱大量的書籍。

平樂在大把大把復元丹的滋養下,已經恢復當初活蹦亂跳的健康。

凌祁雪在認真的看書,她就在一旁端茶送水,照顧她,還乖巧的沒有打擾到凌祁雪。

凌祁雪也不得不感嘆,她是撿到寶了,買下這麼一個聰明懂事的女孩。

一想到那天她毫不猶豫的擋在她的身前,為她擋下一箭,凌祁雪就放下對這個女孩所有的防備心。

把一卷微微發黃的書卷放在身邊的小桌子上,凌祁雪好奇的問道:「平樂,你為什麼會對我這麼好?」

平樂被凌祁雪突然的話問得有些懵,「為什麼?小·姐對平樂好,平樂自然要對小·姐好了!」

「可好也不會好到為我付出生命啊!」凌祁雪自認為還沒有對平樂好到用性命去救她的地步。

平樂卻一下子跪到凌祁雪面前:「小·姐贖罪,平樂對小·姐絕對沒有異心,只是當時事發突然,平樂怕小·姐有閃失,以後就再也沒有人替我報仇了,就毫不猶豫的擋在小·姐面前,想著小·姐活著,以後就會給我報仇。」

凌祁雪知道她說的是曾經被父親賣給強者,被糟蹋后再當做奴隸賣給了奴隸市場的人。

她口中的仇人就是那渣爹與那禽·獸不如的強者。

但凌祁雪從來沒有問過那些人究竟是誰,畢竟那曾經是平樂的惡夢,她不想提起,她也不好問她,免得勾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這次,她有必要問問平樂,她的仇人究竟是誰,以後真要有機會報仇,也得知道是誰是不是。

「你能告訴我那些渣渣是什麼人嗎?」

凌祁雪問得很小心,生怕平樂想起那段不堪的回憶會難過。

果然,平樂從來都平靜的小臉立即蒼白了幾分,惹的凌祁雪一陣心疼,論年齡,她比平樂還要大兩歲,平樂也不過是一個孩子。

在21世紀,13歲的孩子還在上學,還在父母的懷抱里撒嬌。

可平樂卻遭受了那麼多的苦難。

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

「沒事了,以後你跟在我的身邊,沒有人敢欺負你,要是誰惹了你,你就用拳頭給他打回去,實在打不過還有我,回來告訴我,我給你出頭!」凌祁雪安慰道。

平樂已經泣不成聲,跪倒在凌祁雪的面前,「小姐!謝謝小姐!」

她還想給凌祁雪磕頭,被凌祁雪制止了,「說的什麼話,你救過我一命,以後我就是你的姐姐,有話跟姐姐說!」

凌祁雪扶起平樂,幫她拍了拍後背,緩緩哭抽過去的氣。

平樂的心情慢慢的平復下來,把事情從頭到尾徐徐道來。

「我本是海周過一戶小戶人家的女兒,本來,爹爹已經把我許配給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小夥子,只等及笄后便成親,可哪想到,有一天,丞相府貼出一張公告,說不管家世地位如何,有X年X月X日出生的女兒都可以送到丞相府里當小妾,不幸的是,我就是那個日子出生的,丞相家的小妾啊,雖然只是妾,像我這樣小戶人家出身的人也算是光耀門楣了,爹爹二話不說就毀了原來的婚約,把我送進了丞相府,

誰知進去后,丞相大人沒有露面,接待我們的是丞相夫人,她直白的告訴我爹,說貼出去的公告只是為了掩人耳目,其實他們的真實目的是給丞相選鼎爐,只要我爹願意,還是會給他很大的好處的。

爹爹為了得到好處,就把我留在了丞相府,後來……」


後來那段難以啟齒的日子,是她一輩子揮之不去的惡夢,平樂再也說不下去。

凌祁雪一把抱住平樂,後來的日子她明白。

鼎爐的下場是什麼,任你修為再高,只要不是雙休,修為都會被吸的乾乾淨淨。

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里,沒有了修為,又在深宅大院的丞相府,上有一個厲害的丞相夫人,下有勢利丫鬟小人,平樂的日子可想而知有多慘。

再次說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平樂傷心欲絕。

忘記了自己只是凌祁雪買回來的下人的身份,撲到她的懷中大聲痛哭。

在被賣掉后的日子裡,她無時不在提心弔膽,同時被賣進去的女孩天天都有人鬧自殺,若不是死守著一口要報仇的恨氣,她甚至堅持不下去,早就動了自殺的年頭。

直到被凌祁雪買下后,給了她新的生活,又給了她很多修鍊的好處,被吸乾淨的修為也重新開始修鍊回來,雖然等級還達不到以前的水平,可她想,只要拚命,假以時日,總會恢復以前的實力。

是凌祁雪給了她重新活下去的機會,也是凌祁雪給了她重燃報仇的希望,所以她才會在天滅殺手的箭矢射過來的一剎那,毫不猶豫的擋在凌祁雪面前。

凌祁雪輕輕的拍著平樂的後背,像是在哄一個小孩子一般,輕輕的安撫著她的情緒。

想起上輩子那個愛她的父母,想想這輩子被她殺死了的渣爹,再想想南宮鈺也有一個渣爹,凌祁雪不禁感嘆:這個世界的渣爹還真是多啊!

許久,平樂才平復心情,扯了袖子擦擦眼睛,有些窘迫的低下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小姐,我怎麼就在您面前失禮了!」

「沒事,以後心裡不開心了都可以跟我說,於你而言,我既是你的主子,也是你的姐姐,知道嗎?」凌祁雪溫和的說道。

「謝謝小姐!」

「好了,你先下去休息一會兒,我也要休息了!」凌祁雪需要時間來消化平樂背後的故事所蘊含的信息量。

海周國?不就是東方翎天的本國嗎?

還有那個丞相府,東方翎天可是有說過,那次被他母妃叫回去,給他找了一門親事,對象就是丞相府的嫡女。

還真是湊巧啊!

看來,天註定她要與海周國的丞相府做仇人!

……

東方翎天幫南宮鈺把南陵國主搞定后就回來了,至於皇宮裡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全部都扔給南宮鈺自己完成。

他堅信,若是連這樣的小事都完成不好,南宮鈺也就沒有那個實力來跟他合作,以後也成不了大氣候。

好在,南宮鈺的辦事能力讓他很放心,沒有選錯合作的對象。

東方翎天回到天華宮,凌祁雪還坐在窗子邊看書。

天色將晚,夕陽的餘輝照在窗稜子上,一束暖暖的光折射在房間里的擺飾上,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

東方翎天從後面抱住凌祁雪的腰,把書籍從她手中搶走,放在一邊,「吃飯了嗎?」

「沒有!」凌祁雪順勢倒在東方翎天的懷裡,這幾天加班加點的翻看書籍,她也非常累,比修鍊還要累。

靠在一個暖暖的懷裡,一天的疲累也得到了紓解。

「我不在家你就餓著,以後我不在你身邊怎麼辦?」東方翎天一時感慨,有些話也就忘記了,有些傷感的情緒一觸即發。

「那你就一直在我的身邊唄!」凌祁雪道,伸手抱住東方翎天的脖子,「你什麼意思啊,把我追到手了,就想甩掉我,我跟你說,惹上了本姑娘,就別想跑掉!」

「好!以後拿根繩綁在你身邊!」東方翎天把凌祁雪抱住,在她嫩嫩的臉頰上吧唧親一口。

「那不就成了哈士奇了?」凌祁雪怕噗嗤一笑。

想著一路走來,東方翎天對她極盡的討好,各種的寵溺,不就像是一隻大型的哈士奇嗎?

想想凌祁雪就自己樂了。

「笑什麼笑得這麼開心!」

東方翎天不知道什麼是哈士奇,不過,看凌祁雪笑那麼「陰險」他就感到這「哈士奇」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管的著嗎?」凌祁雪才不願意告訴他,自己偷著樂就行了。

一米八幾的東方翎天,一隻大型的哈士奇,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范兒的,卻怎麼想都覺得是一個師傅領出門的。


「你說呢!」東方翎天突然就在她的咯吱窩裡撓了一下。

凌祁雪怕痒痒,頓時咯咯直笑,往後面縮了去。

東方翎天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接著撓。


「嘻嘻。」施玉羚喜滋滋的說道:「征服天下的事,交給你們男人去做吧,我只要征服你就夠了。」

Previous article

可是不奶不聽,只要是罵過我的人她都記在了小本本上,然後拉著天歌一起將那些人堵在了復活點。我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幾天就過去了,但是一個月里,就跟噩夢一樣纏著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