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嘻嘻。」施玉羚喜滋滋的說道:「征服天下的事,交給你們男人去做吧,我只要征服你就夠了。」

「好吧。」無忌故意嘆了一口氣。「你征服我可以,只要不一笑而過就行。」

……

白鳳冰搖響了銅鈴,很快,上面放下一隻竹筐。白鳳冰坐進竹筐,再次搖響銅鈴。上面的人拉動繩索,竹筐緩緩上升。

頭頂漸漸亮了起來,白鳳冰眯起了眼睛。整理了一下顯得過於寬大的衣服。

「將……將軍?」令狐野眼睛最尖,第一個看到了白鳳冰,喊了一聲,又覺得有些怪異,難得的結巴起來。旁邊的衛士們也看到了竹筐里的白鳳冰,不約而同的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竹筐里站著一個少女,年約七八,身高不足五尺。面容姣好,眉目如畫。原本雪白的頭髮和眉毛卻變成了青絲黛眉,就連臉色都多了幾分紅潤。

如果不是她的面容依稀可辨,如果不是她身上的衣服沒變。如果不是她神態間的威嚴是那麼熟悉,誰也不會將眼前這個少女和那個冷若冰霜的鳳舞將軍聯繫起來。

即使如此,令狐野等人還是驚駭不已,一時相顧無語。

錯來的天生緣分(

這一聲咳嗽。讓所有人都清醒過來。令狐野第一個上前,將白鳳冰扶出竹筐,笑容滿面的說道:「恭喜將軍入道。」

「恭喜將軍入道。」甲士們嘩啦啦跪倒一片。不少人流出了激動的淚水。他們全是白鳳冰的親衛,其中不少人就是白家的子弟,命運已經和白家,和白鳳冰捆綁在了一起。白鳳冰入道,成為道境高手,預示著白鳳冰有了和殷郊一較高下的實力,他們豈能不激動萬分。

「你帶五十人留下。」白鳳冰淡淡的說道:「無忌還在閉關悟道,等他出關,請他為你疏通經絡。」

令狐野大喜,連忙拜謝。


白鳳冰招了招手,一個甲士躍起空中,化作一隻白鶴。白鳳冰足尖輕點,躍上了白鶴的背。白鶴昂首長鳴,飛上了天空。緊接著,一百五十名甲士化身為各種飛禽,簇擁著白鳳冰,消失在天際。

令狐野站在冰峰之上,看著白鳳冰的身影融化在藍天和雪山之後,忍不住笑了。

白鳳冰也成了道境,他這顆棋子總算沒有成為廢子。如果能得到無忌的幫助,他的前途將一片光明。

令狐敏之,你只配做一個配角。

……

令狐敏之坐在一道巨石上,看著遠處淡紫色的莽莽叢林,眉心微蹙。

他奉蒙自力之命,晝夜兼程,趕到鳳舞軍團的駐地,卻未能得到鳳舞將軍的接見。將軍府的衛士也不告訴他白鳳冰在忙什麼,只是說將軍沒空,你耐心的等著。

令狐敏之搞不懂白鳳冰的意思,只能耐心的等著。

他曾經去找堂兄令狐野,想托他向白鳳冰傳個話,可惜也吃了閉門羹。令狐野同樣沒有露面,只是讓他等,等到什麼時候,令狐野沒有說,令狐敏之也不知道。

難道我想錯了,白鳳冰死心塌地的跟著殷家了?

令狐敏之反覆權衡,還是覺得不太可能。就在他搖頭的那一剎那間,他看到天邊有幾個小小的身影,在藍天、白雲之間若隱若現。

令狐敏之站了起來,凝神細看。

身影越來越近,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一群飛禽,有鶴有燕,大多渾身雪白。被眾星拱月般圍在中間的一隻白鶴背上,坐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令狐敏之靈光一閃,目光投向遠處的群山,投向雲霧之中的雪峰,突然笑了起來,幾天來的疑惑和鬱悶一掃而空。

原來鳳舞將軍白鳳冰不是不見他,而是根本不在鳳舞軍團駐地。她去了雪山,堂兄令狐野是她的親信,自然要隨行,也無法見他。

令狐敏之隨即又想到了無忌。白鳳冰入山修行,不會不帶著無忌。那麼,她入道了嗎?

隔得太遠,令狐敏之看不出白鳳冰身體的大小,看不出白鳳冰的境界。他掃視了一圈,沒有看到無忌的身影,不由得擔心起來。

無忌還活著嗎?

令狐敏之沉吟了片刻,又重新坐了下來。

……

白鶴在鳳舞將軍府上空盤旋,緩緩落下。

白鳳冰躍下鶴背,邁著輕快的腳步走上大堂。奉命留守的白清大步流星的趕了過來,看到身材嬌小、一頭烏絲的白鳳冰,又驚又喜:「母親,你……入道了?」

白鳳冰點點頭,上了堂,在正中間的椅子上坐下。她摸著光滑的扶手,既熟悉,又有些陌生。這把椅了她坐了十幾年,卻第一次覺得這椅子太大了些。

原因當然不在椅子,而在她的身體。入了道,成了道體,她的身材如七八歲的女童,再坐這麼大的椅子,自然覺得寬大。

不習慣的不僅僅是椅子,看著眼前的白清,她同樣有一種荒謬感。

她終生未婚,幾個子女都是過繼的白家子弟,最大的白清已近不惑,幾十年下來,她已經習慣了。可是突然之間,她發現這多少有些底層。一個年近不惑的中年男子,稱她為母親,這實在詭異。


白鳳冰沉默著,眉宇間的神色有些鬼怪,過了片刻,她沉聲道:「軍中無母子,以後還是稱將軍吧。」

白清很詫異,卻不敢反駁,只得應了一聲:「喏。」

「施正清夫妻到了沒有?」

「還沒有,不過咸陽傳來消息,他們已經在路上了。」

「很好。」白鳳冰點點頭。「立刻派人去迎,讓他們開列歸元丹所需的藥材,我們可以提前準備,待他一到,立刻開爐煉丹。」

「喏,我立刻去辦。」白清大喜。不用白鳳冰多說,他已經知道這些歸元丹有什麼用了。有了施正清這個歸元丹的製造者,白家還用擔心沒有足夠的歸元丹可用嗎?

欣喜之餘,白鳳冰又不免有些擔憂。無忌說過,林子月真正入道,除了有大量的歸元丹補充元氣,也離不開他的輔助。現在,她和林子月一樣,也成了道體,又找誰來代替無忌呢?

怎麼看起來,這更像是一個陷阱啊。白鳳冰輕嘆一聲,輕撫額頭,黛眉微蹙。白清看了一眼,頓時愣住了。他跟了白鳳冰近三十年,還是第一次看到白鳳冰露出如此嫵媚的神情。

發現了白清的異樣,白鳳冰一怔,隨即又沉下了臉,恢復了鳳舞將軍的威嚴。白清嚇得一哆嗦,連忙低下了頭。

-(未完待續。。)

… 令狐敏之走進將軍府的時候,就覺得氣氛有些異樣。不管是當值的衛士,還是引領他入內的掾吏,看起來都榮光煥發,鬥志昂揚,就像是即將誓師出征的百戰雄師,敢於藐視任何一個對手。

等他站到白鳳冰面前的時候,他明白了原因。

將為一軍之主,白鳳冰入道,無形中奠定了鳳舞軍團的地位。從現在開始,以前並駕齊驅的四大軍團只剩下鷹揚軍團和鳳舞軍團有資格稱雄,沒有道境高手坐鎮的龍驤軍團和虎步軍團已經落後了。

「恭賀將軍。」令狐敏之快步上前,向白鳳冰深施一禮,誠摯的表示自己的賀喜。

白鳳冰微微頜首。「你兄長外出執行任務,這次怕是見不到他了。」

「兄長跟隨將軍,將軍入道,兄長得攀鳳尾,前程萬里,我甚是為他欣喜。」

白鳳冰笑了。「你不遠千里,日夜兼程,趕到這兒來,不會是為了說這幾句動聽的話吧。」

令狐敏之也笑了,不過分熱情,也不故作矜持。「雖然不知道將軍什麼時候能夠入道,但我之所以趕到這裡來,卻是因為相信將軍終有一天會入道。只是沒想到這麼快而已。細細想來,這也是天意。」

白鳳冰心頭一動,不動聲色的問道:「什麼樣的天意?」

「天一生水。」令狐敏之說道:「將軍修行的是冰系法術,冰即水,水乃生命之本。故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又象徵陰,將軍是女子,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將軍都應該是最容易入道的人。更何況,論心性之堅忍。放眼天下,又有誰能和將軍相提並論?」

「可是,最先入道的人並不是我。」白鳳冰沉吟道:「這又當作何解?」

「或許是將軍用力過度,反而抑制了生機。」令狐敏之沉吟片刻。「敏之愚鈍,大膽猜測一下,這點生機,恐怕來自無忌吧?」

白鳳冰想起冰洞中的無邊春色,臉色微暈,又掩飾道:「何以見得?」


「敏之孤陋寡聞,除了無忌之外。還沒聽說有第二個人從七種春啼中悟出真意。」

「七種春啼?」白鳳冰一頭霧水。她是女子,從來不曾經歷過那些聲色場所,哪裡知道這些東西。

「沒錯,七種春啼據說傳自東瀛,乃是一種娛人之技。只有無忌聽了之後說,這是一種祭舞,內含一元復始之理。」

如同一道閃電劈開了黑夜,白鳳冰恍然大悟,之前那些不太清晰的地方全部豁然開朗。真正洞悉了無忌的用意。當然,她也因此明白了無忌為什麼不願意離開冰洞的原因。一時間,她有些猶豫不決。

將無忌留在冰洞,究竟是禍是福?

白鳳冰心中權衡。臉上卻不動聲色,只是笑笑,表示默認令狐敏之的意見。令狐敏之雖然覺得眼前的這個身形嬌小的少女與傳說中冷若冰霜的鳳舞將軍相去太遠,卻也不敢多說。連忙言歸正傳,表明了來意。

白鳳冰靜靜的聽完,隱在袖中的手指摩挲了片刻:「北疆可有消息傳來?」

「沒有。」令狐敏之頓了頓。又道:「沒有消息,就是壞消息。若是陛下得手,只怕捷報早就送到咸陽,詔告天下了。」

白鳳冰詫異的瞅了令狐敏之一眼,對他的大膽判斷頗為驚訝,同時也聽出了他的意思:他對朝廷同樣沒什麼敬意,更談不上忠心。她嘴角輕挑:「看樣子,你是準備依附蒙家了?」

「若將軍首肯,與蒙家結盟,對敏之也等同於為將軍效勞。」

「好吧,我考慮一下。」白鳳冰毫不掩飾自己的態度。既然都是道境,她就無須再忌憚殷郊了,大可按照自己的意願,從容選擇自己的盟友。就算殷郊知道了,她也不在乎。

有了白鳳冰這句話,令狐敏之大功告成,躬身而退。在門口,他又說道:「敢問將軍,對林子月入道的經過熟悉么?」

「你聽說了什麼?」

「嚴格來說,將軍眼下只是成了道體,並非真正入道,離真正的道境還有一段距離。當此之時,其實是將軍最虛弱的時候。還請將軍多加小心,免得遭人毒手。」

白鳳冰眼神一閃,哼了一聲,心裡卻不由得警惕起來。

……

無忌睜開了眼睛,聽著身旁細不可聞的呼吸和緩慢的心跳,鬆了一口氣。

白鳳冰離開了冰洞,他終於可以和施玉羚放心的修行了,不用再整天思考著怎麼騙白鳳冰。即使是面對殷郊,他也沒有這麼緊張過。白鳳冰就像一塊千年玄冰,冷酷無情。如果不是她負擔太重,牽挂太多,而他又寸步不讓,不給白鳳冰任何行險的機會,他恐怕早就死了。

把白鳳冰送入道境,在表達了自己誠意的同時,也增加了風險。一旦白鳳冰認為他沒有利用價值了,她會毫不猶豫的除掉他。他在白鳳冰的道心裡注入了生機,卻不能保證白鳳冰會成一個感恩的人。

他從來不把希望寄托在別人的感恩上,他更相信自己的實力。

官少誘娶小萌妻 ,他幾乎一直在冥想。冰洞里有濃郁的元氣,又與世隔絕,沒有任何干擾,是絕佳的修行場所,否則也不會被白鳳冰遠為自己的小天地。在這裡修行,可以事半功倍。

無忌一走進這個洞的時候,就看中了這裡,現在如願以償,豈能不抓緊時間。

至於施玉羚,在一個多月特意表演的歡好之後,那份激情早已透支,此刻很難再對無忌產生干擾。就連施玉羚本人也清楚,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早一天破境,就多一分安全。

無忌不會忘了,施玉羚的父親施正清正在趕來鳳舞軍團的路上。如果不出意外,他將被迫為白鳳冰炮製歸元丹。以白鳳冰坐鎮鳳舞軍團幾十年擁有的實力,元丹的大量供應指日可待。

白鳳冰真正進入道境的速度,將比林子月還要快。

我的短裙 ,提升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保護施正清一家,才能重新掌控主動權。否則,以白鳳冰的實力,很快就能橫掃紫月森林,獨霸帝國南疆。

無忌靜靜地看著施玉羚。施玉羚呼吸平穩,心跳緩慢,但是她還沒有修到白鳳冰的境界。無忌依然能看到一個淡淡的紅色身影,只是比正常人要淺很多。在這千年不化的冰洞里,施玉羚不僅體表的溫度下降了,體內的溫度也大幅度下降。

如果不是充沛的元氣保護。她現在也許得低溫症死了。

無忌原本覺得自己有前世的經驗,對天書的理解獨步天下,可是他現在清楚,他對天書的理解也很膚淺,面對天書以外的東西更是知之甚少。不過,他並不因此氣餒,他有多年的理性訓練,他有強大的計算能力,不會有人比他進步得更快。

殷郊不行。白鳳冰也不行。

施玉羚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彷彿知道無忌正在看她似的,有些不好意思。「你出定了?」

無忌點了點頭。「升階了么?」

「似乎還差一點。」施玉羚眉心微蹙。

「不急。」無忌安慰道:「欲速則不達,心意一亂。反而不利於入定。」

「無忌,要不……」

「不行。」不等施玉羚說完,無忌就打斷了她。「我對房|中術的了解有限,做不到隨心所欲。很容易對你造成傷害。那只是權宜之計,不是治本之術。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摒棄任何走捷徑的思想,一心一意的下笨功夫。只有如此。才能真正進入道境。」


施玉羚嘆了一口氣。「我真沒用,如果子月或者亦然在就好了。」

「不,她們誰也代替不了你。」無忌伸手拉著施玉羚的手。「姐姐,我能否成功,希望可全在你的身上。你如果不自信,我哪裡還有信心。」


施玉羚反手握著無忌的手,輕輕捏了捏。

無忌起身,向洞口走去。洞里雖然沒有光線,可是他在洞里這麼久,已經能和蝙蝠一樣,靠聲音的反射探路。他來到與外界聯繫的地方,搖了搖繩子。

「叮零零……」清脆的銅鈴聲響了起來。時間不長,上面傳來令狐野的聲音:「二師兄,有何吩咐?」

無忌仰起頭,大聲叫道:「令狐兄,你下來吧,我準備好了。」

「是嗎?」令狐野抑制不住自已的興奮,連聲說道:「請二師兄稍候,我馬上就到。」

無忌立刻站在一旁,以免上面的灰塵落到身上。令狐野等這一刻已經等得太久,肯定會迫不及待的下來,沒時間顧忌到那些細節。

果然,只是一會兒功夫,令狐野就順著繩子滑了下來。一落地,他就從懷裡掏出一顆夜明珠,托在手中,照亮了方圓一丈左右的冰洞。淡藍色的光照在他的臉上,看起來有些陰森可怖。

「有勞二師兄。」令狐野看到無忌,連忙施禮,滿臉笑容。

「好漂亮的夜明珠。」無忌笑道,轉身向冰洞深處走去。「令狐兄,先來定定神吧。你現在的心態,可不太適合修行。」

「讓二師兄見笑了。」令狐野訕訕的笑道,緊緊跟在無忌身後。兩人走到無忌與施玉羚靜坐的地方,無忌停住了腳步,一指角落裡鋪好的毯子。「在上面調息,好了就叫我。」

「喏。」令狐野不假思索,在冰洞上挖了一個洞,將夜明珠嵌在裡面,又坐在毯子上,開始調息。一想到無忌幫自己疏通了經絡之後,修行將一日千里,令狐野就心潮起伏,好半天都沒能入靜。

無忌也不著急,坐在一旁,取出木盒裡的木針,解開了被封的氣脈。

其實早在白鳳冰入道之前,他就可以由施玉羚幫助沖開被殷郊封住的氣脈。那時候,他沒有解,是怕白鳳冰生疑,白鳳冰走了之後,他也沒解,是因為他想純粹的入靜,不希望被元氣運行干擾。

他缺的不是元氣,而是心境,真正入定的心境。白鳳冰迅速入道的經歷告訴他,對道境來說,最關鍵的不是元氣,而是心境。

現在要幫令狐野疏通經絡,他才臨時解開氣脈。

氣脈一解開,從天門湧進的元氣立刻順著壬脈奔涌而下,灌注到氣海內。氣海內雲霧蒸騰,大部分元氣被神骨吸收,只有一小部分溢了開來,散入大大小小的經絡。被封得太久的氣脈、穴位就像久旱的莊稼遇到了甘霖,盡情的吸收著元氣,發出暢快的歡笑。

令狐野終於入定的時候,無忌已經做好了準備。

半個時辰后,無忌鬆開了手,向後退了一步,看著慢慢睜開眼睛的令狐野,輕笑道:「如何?」

「開門見山,果然是一片新天地。」令狐野悠悠地說道。




不少的人都是相互傳音,沒有誰在這個時候去打擾走在前方的夢雲珂和北銘。

Previous article

但在東方翎天面前,他不想表現的那麼沒用,起碼不能讓凌祁雪覺得他很沒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