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埃葵斯!」眼看艾露莎就要被左手的拳頭擊中,露玖毫不含糊地召喚出神盾【埃葵斯】幫她抵禦住了這一次攻擊。

「這傢伙…仗著肌肉和力量亂來嗎!!」看著衝過來的紅色異種,四個人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躲開。

只能暫時用埃葵斯暫時替被異種攻擊的人擋住傷害,但是露玖的魔力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維持著埃葵斯現在的狀態。

「亞絲娜,艾露莎,神裂,想辦法幫我吸引住它的注意力!!」

雖然不知道露玖要做什麼,三個人還是很默契地同時以三個不同的方向朝異種攻去,加上剛才被艾露莎所傷的右手肘關節,也著實給它製造了不少麻煩,一時之間兩邊陷入了一個極其膠著的狀態。


「成或敗就看你的了!!石中劍!!」召喚出裝飾華麗的王者之劍,露玖一個大跳飛躍至異種頭目的身後,將寶具刺入它的後頸處,然後一個翻滾離開了異種的攻擊範圍。

「吼吼吼喔!!!」發出吃疼的喊叫,雙手胡亂地拍打著四周,感覺到驅散那三隻惹人厭的小蒼蠅后,紅色異種下意識地想把插在後面的東西拔出來。

但是石中劍豈是這種污穢之物可以觸碰的?除了被選中的擁有王之命格的人可以揮舞他,其他的人甚至連拔出他的資格都沒有。

異種引以為豪的力量此時卻起不了哪怕一丁點的作用。

「就是現在!神裂,艾露莎,亞絲娜!」

抓住異種分神去拔後頸的石中劍的機會,三道劍芒精準地刺入了他的心臟,咽喉,以及……嗯,噓噓的地方(捂臉)

隨著巨大的身軀倒下,石中劍也落在了地上。

「利用了石中劍只有王能拔出的特性以及這種單細胞生物潛意識中的習性么…還真是讓人吃驚的成長速度。」艾露莎欣慰地看著正彎著腰雙手撘在膝蓋上喘氣的露玖,今天她的魔力已經超額太多了,而且還有腹部還沒消滅掉的屍蟲。

「不要放送,清理掉所有還在街上遊走的異種我們才算完成任務!」

「【天倫之鎧】」

「【七閃】」

「【光速劍】」

「【卡拉德波加】」

在一片接著一片的強力aoe的洗禮下,異種嘍啰們很快就全軍覆沒了,

清理完所有的異種嘍啰,四個人正坐在地上,背靠著背,大口地呼吸著空氣。

「啊~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消耗太大的露玖抱著自己的尾巴在草坪上打了幾個滾后,就打起了盹

「笨蛋,你在想什麼呢!你肚子上的傷還需要教會的聖水來治療,要是屍蟲傷害到內髒的話怎麼辦!」艾露莎毫不留情地揪住露玖金色的毛絨耳朵,把她拉了起來。

「嗚~可是人家真的好累嘛!!」 江山為聘︰愛妃,求嫁!

「艾露莎說的很對,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後果會很糟糕的」對於露玖賣萌行為已經習以為常的神裂毫不留情地補了一刀。

「怎麼連神裂醬也這樣!!人家不依!我要睡覺!!」感覺自己團長的身份起不到任何權威作用的露玖乾脆直接在地上打起了滾。

果然在天然呆心目中睡覺比生命還重要嗎??


「啊哈哈…」無奈地看著耍著寶的露玖,亞絲娜選擇了自我催眠「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

強忍住爆發的衝動,艾露莎用甜甜的聲音在露玖的耳邊說「誒~艾恩葛朗特那裡可是有很多聖騎士的支援要來呢,說不定會有人知道帶刀祭祀的事情呢,露玖你真的不去?」

「誒!?」停止了滾動, 我的忍界有輪回 ,不斷抖動著。

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污漬「亞絲娜醬,艾露醬,神裂醬~準備回去了!!」

空艇【皮卡】上

「這種心悸的感覺…是怎麼回事?」空艇上的托莉亞手上的寶具不慎掉落在了地上,這是平時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擔憂地看向露玖所在的那個方向,握了握拳頭「王…請一定要平安無事!」

於此同時,露玖等人所在的村子發生了劇烈的地震,村子中心的一間小木屋中傳出了衝天的怨氣

「彭德……拉貢!!」猶如地域中的惡鬼的嚎叫徘徊與空氣之中。

ps:本來打算七點發的~結果家裡來了人做客,電腦讓出去了~誒嘿嘿。。 「彭德……拉貢!!」猶如地域中的惡鬼的嚎叫徘徊與空氣之中。

「嗚啊~」強烈的震動差點讓剛站立起來的露玖一不留神就失去身體的平衡。

「小心,有什麼東西要來了」亞麻色的大眼睛注視著村子zhongyāng,亞絲娜握緊了寶具戒備起來。

突然散發出的充滿怨念的氣息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繃緊了神經,黑色的氣息瀰漫了村子的天空,遮擋住了太陽的光輝。

「彭德……拉貢!!」一名穿戴著一身不詳的漆黑盔甲的騎士從露玖腳下的影子中冒了出來,頭盔中閃爍著駭人的血紅光芒,一拳砸向露玖的面門。

「危險!」最先反應過來的神裂一個起跳撲倒了露玖,躲開了這必殺的一擊。

「嚎…?」似乎在疑惑為什麼勢在必得的拳頭會落空,漆黑的騎士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歪了歪腦袋。全身的盔甲隨著小幅度的動作發出「卡茨卡茨」的聲音。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氣息,黑色騎士頭盔下血紅的眸子看向了已經站起來的露玖。

「吼…海…德拉!!」一柄墨綠色的寶具出現在手中,隨即攀爬上了無數深紅與黑色的脈絡。

「鏘」用石中劍防禦住黑色騎士的斬擊。

「彭德……拉貢!!」彷彿受到什麼刺激似的,在與石中劍接觸的一剎那,黑色騎士的氣息變得更加狂暴,一股黑色的氣流引爆開來。

「去死…去死…去死!!!」超過了肉眼可以跟的上的速度,纏繞著不詳氣息的寶具接連和露玖手中的石中劍碰撞著。

「吼!!」一個轉身,帶有漆黑護甲的右腿猶如一根長滿荊棘的鞭子甩向露玖

「哼…」來不及防備的露玖胸口被正面踢中,憑藉著多次被擊飛的經驗,露玖嘗試著在空中倒翻過幾個筋斗,以減少落地時的緩衝。

「吼!」沒有給予更多的調整時間,漆黑的騎士再一次不要命的的撲了上去。

「你這傢伙,目中無人也給我適可而止啊!!」召喚出黑羽之鎧,艾露莎一劍斬向騎士的腰部,將其擊飛。

趁著黑色的傢伙被擊飛的瞬間,神裂不知為何而變得蒼白的嘴唇微微地動了起來「你們…聽清楚他說的話了嗎…」

第一次,眾人在神裂的臉上看到了這樣蒼白無力的表情。


「雖然聽不清楚,不過好像在說…膨脹貢丸?」含住食指,某賣萌團長又在天然了~

果然,露玖你的空耳已經突破天際了嗎!

「不,不是貢丸…是托莉亞的姓氏…而且,在接觸到石中劍之後,他的情緒好像變得更狂暴了…」

「誒,難道是以前追求莉亞然後被狠狠地拒絕瞭然后懷恨在心嗎!!」

天然呆的世界一般人真的很難走進去口牙!!

「誒,誒,誒!?」對於並不認識托莉亞的亞絲娜頭上冒出了三個粉紅色的問號,表示自己已經完全不知道在說什麼了!!

「不,那把寶具,我曾經並沒有看過,基本可以排除是故人的可能…」


「那麼,是曾經敵國的敗軍之將嗎?」錘了一下手杖,艾露莎的腦袋上出現了一大大的燈泡!

「不排除這個可能,不過讓我擔心的是…總覺得有股熟悉的氣味。」

「嘛,這樣的神裂可一點都不像自己哦~」捧住神裂的腦袋,露玖把額頭貼了上去「只要打破那傢伙的頭盔就可以了!請打起精神來。」

看著露玖深邃的紫色眼眸,神裂感到自己的臉頰沒有任何緣由的燙了起來,黑紫色的貓耳也像受到什麼刺激一樣僵直地豎立了起來。

用眼睛的餘光瞄向黑傢伙被擊飛的方向,在煙霧中那個漆黑的不詳身影搖擺著身子站了起來。

「那傢伙爬起來了!!」搖了搖腦袋,把不該想的東西拋了出去,神裂重新握好了手上的令刀。

就像早就約好似的,少女們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朝黑色的身影攻去。

即使是以一敵四,黑色的騎士所施展出來應對的技藝,與其說是一種武技,倒不如說是一種藝術。

猶如探戈一般優雅靈魂的腳步,黑色騎士的雙腳有節奏地運動著,就像不斷變換著舞伴一樣一一地防禦下了少女們的攻擊。

「可惡!!這傢伙在戲弄我們嗎!」亞絲娜喘著粗氣一臉不爽地盯著毫髮無損的黑色騎士。

「明明就是怪物,居然還會做這種紳士的動作,果然是hentai嗎!!」

面對露玖的吐槽,漆黑的騎士似乎有一個微妙的停頓。

「布里歐納克!」收回石中劍,繼而召喚出曾經一擊秒殺一種化的西德的魔槍。

「真名解放!!!」沒有任何反映。

「誒!?難道是打開的姿勢不對?真名解放!!!」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王…不見了……兇手……排除…」在露玖收回石中劍之後,黑色騎士彷彿收到了什麼打擊,陷入了一個低迷的狀態,但是彷彿又找到了什麼理由,隨後一股更強大的怨念自漆黑的鎧甲中爆發出來。

瞬間消失在原地,然後出現在還在那些魔槍擺出各種姿勢的露玖身前。

「!!?」黑色的長劍劈在了魔槍上,爆發出的衝擊力使得周圍的房屋全部被摧毀…

「露玖!!」直到露玖的方向爆發出強烈的衝擊,三個人才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

黑色的騎士完全無視了其他人的攻擊,任由刀劍擊打在盔甲上,一隻手抓住由於剛才的衝擊而失去意識的露玖的脖頸,把她抬了起來。

「轟!!」這是把手上嬌小的少女整個砸入土地而發出的聲音。

「喂…」吃驚地看著這個動作,少女們的動作停滯了下來

「轟」把陷入土地的身體再一次抓起然後狠狠地按了進去。

「住手啊啊啊啊!!!」憤怒支配了艾露莎的理智,在短暫的失神后爆發了心中憤怒的情感。

一拳,艾露莎就被砸入了十米開外的廢墟中,生死未知。

「艾露莎!!」轉身想要去查看一下同伴的神裂腳下的影子里突然竄出了剛才還在三米外的地方的黑色騎士

「呃…咳…」一隻有力的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轟!」地面皸裂的聲音再次回蕩在空氣中,滿身是血的神裂倒在了裂開的地里,披散開來的黑紫色頭髮這擋住了臉龐。

「怎麼會…」亞絲娜無助地捂住嘴巴,摻拌著恐懼與擔憂的淚水早自己布滿了這位堅強的聖騎士少女的臉頰。

黑色的騎士再一次一把抓起了昏迷的露玖,把她舉到了眼前「王…在…哪裡?」

「說話!!」

「說話!!吼!!」

猶如丟棄沒用的垃圾一下,一把把手中的少女摔在地上,抓起她那早已失去光彩變得憔悴無比的尾巴,猶如抓著一個破敗布娃娃似地把她提在了空中。

「轟,轟,轟,轟」隨著黑色騎士的雙手左右擺動,露玖傷痕纍纍的身體不斷地拍擊著地面。

「為什麼不能動!!」顫抖著的亞絲娜從來沒有感受到如此無力過,露玖血肉模糊的身體帶給她的衝擊早已超過了她所能承受的極限。上一刻還在和自己有說有笑的同伴,現在卻變成了一具毫無生氣的軀幹。

也許是少女太累了,從小就跟著聖騎士南征北伐著那些所謂邪惡的她,也曾體會過同伴在眼前死去的痛苦,然而,露玖、神裂、艾露莎的慘狀卻成為了壓垮她心理的最後一根稻草。

「拜託了…不論是誰,救救她們吧!!嗚啊啊啊!!」壓抑的情緒完全地被釋放了出來,少女凄涼的哭喊卻不能讓黑色的騎士產生哪怕一點點的同情。

用右手把露玖的身軀高高地舉起,黑騎士找到了一塊心中理想的『處決地』——一根插在地上的尖銳鐵柱。

「撲哧」鮮血噴涌的聲音。

「吼!!」黑騎士痛苦地用左手捂住右肩的切口,用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猩紅的目光死死盯著眼前這位從天而降的少女。


把黑色騎士被斬下的右手拋開,想要把露玖身上的血漬擦乾,卻發現怎麼也弄不幹凈,反而有越來越多的血液從身體里流淌出來。

「怎麼會這樣…」慌張的托莉亞身上已經到處都是鮮血了,屬於露玖的鮮血…

「王!!不要嚇唬我,求你了!!!」 神醫廢柴妃 ,可以再成熟一點,成熟到能明白王的心意,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治癒術!!」一道白光從托莉亞身後傳來,終於克服心中恐懼的亞絲娜艱難地拖著艾露莎和神裂的身體走了過來。

「請不要擔心,我已經暫時止住她們的傷口了,不過必須儘快找到專業的治療,否則的話…」

「小玉!!緊急降落!!」隨著托莉亞的話語,一艘豪華的中小型空艇從漆黑的雲層中駛了出來…

「請你把她們帶上去吧!聖騎士小姐」

「那你呢!」擔憂地看著這名剛剛從天而降的少女騎士,亞絲娜可是知道那名黑色騎士的實力的。

「五分鐘,給我五分鐘。」金色的背影舉起右手,伸出五個指頭。

沒有回頭,召喚出不可視的寶具,徑直朝著黑色的傢伙走去。

「黑色的傢伙!我,阿爾托莉亞·彭德拉貢要求與你堵上騎士的尊嚴,進行一對一,堂堂正正的決鬥!」

「彭德…拉貢?啊…啊…吼!!」比之前更有過之的怨念從黑騎士的身上散發出來,黑色的騎士猶如瘋狗一般,用僅剩的左手握住寶具朝托莉亞飛馳而來。

「風王結界!!」強大的氣流組織了黑色騎士的前進,托莉亞的手上,原本隱形的寶劍也得以顯露出其原本的樣貌。

「像你這種傢伙,根本就不配稱為騎士!!」

「吼!!」

黑色和金色的兩道光芒碰撞到一起,金色與黑色的劍氣相互交織、碰撞著。

「謙卑!」

「榮耀!」

「犧牲!」

「勇氣!」

「憐憫!」




「埃葵斯!」眼看艾露莎就要被左手的拳頭擊中,露玖毫不含糊地召喚出神盾【埃葵斯】幫她抵禦住了這一次攻擊。

Previous article

不少的人都是相互傳音,沒有誰在這個時候去打擾走在前方的夢雲珂和北銘。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