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爺爺!”安琪兒終於怒了。

老頭子一愣,隨即呵呵一笑,說道:“小安琪,茶壺也沒了吧?呵呵,爺爺我這就去再沏一點……”

說着,老頭子抓住了茶壺,卻又被安琪兒一把按住,老頭子動用真氣探測了一番,發現茶壺裏還剩下大半壺,頓時又擡起頭瞥了一眼安琪兒。

安琪兒怒瞪着老頭子,心道:想跑?今兒個你尿遁也不成!

老頭子見自個兒孫女那目光,頓時意識到:正主兒來了!

老頭子也是大舒一口氣,畢竟光是那樣僵持着活着,還不如快速的死了!

老頭子呵呵一笑,說道:“乖孫女,是誰惹你不開心啦?爺爺我揍他一頓去!”

安琪兒聞言,眉毛一挑,笑道:“好啊!我正想見識見識自己揍自己是什麼樣子呢!”

老頭子頓時一個悔啊!稱呼都改成乖孫女了,就是要討好一下安琪兒了,這一得意,還給自己挖了個坑,自己埋自己了!

安琪兒得意的看着老頭子,老頭子汗如雨下,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該如何是好?

門外偷聽他們講話的小奶包早已笑得蜷縮在一起了,自己媽咪也太太那個啥了吧!

平時都總是講:寶貝,要尊重長輩知道麼?

這一到自己身上就全部不管了,難道自己的無良爹地真的如此好?

算了算了,如果再不出面,祖爺爺都會被自己孫女逼崩潰了。

正當老頭子不知所措的時候,小奶包像是福星降臨一般出現了,老頭子頓時一個樂啊!孃的來的太及時了!

老頭子笑道:“毅兒,你祖爺爺真是愛死你了!”

小奶包嘴巴張成了O型,一臉驚恐的說道:“祖……祖爺爺,毅兒,不……不搞基!”

“噗……”安琪兒一口日本花茶噴了出去,而恰好噴在了老頭子頭上,老頭子無辜的想哭。自己不就是激動嘛!至於嗎?

安琪兒這時候也挺不好意思的,乾笑道:“爺……爺爺,您老就先回去吧,這麼晚了,老年人的身體會撐不住的,嗯,是吧?”

“嗯?啊!是是是!咳咳……”老頭子弓起背,不停的咳嗽。

小奶包和安琪兒都是嘴角一抽。

老頭子如逃命一般的跑了出去。

安琪兒頓時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小奶包主動的窩進了安琪兒懷裏,安琪兒道:“寶貝,今天見不到你爹地了,恐怕得好幾個月以後了!”

小奶包心道:我能不知道麼?這一切都是我策劃的!

小奶包問道:“媽咪,你能給寶貝說說,媽咪和爹地的故事麼?”

安琪兒差異的看了眼懷中的小奶包,說道:“寶貝想聽麼?”

“想~~”小奶包稚嫩的說道。

安琪兒笑了笑,說道:“好吧,也是時候告訴寶貝一切了!”

安琪兒頓時陷入了沉思,眼神中露出柔情,開始緩緩道來……

小奶包聽得很認真,從安琪兒和龍浩然海邊邂逅,到後來的相處,再到後來的英雄救美,小奶包頓時覺得自己爹地挺不錯的,但是爲什麼離開呢?

當安琪兒說到龍浩然離開的原因,再到自己的由來,小奶包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苦憋。

小奶包憋屈的說道:“原來爹地不知道我呀?”

安琪兒抱緊了小奶包,低聲說道:“寶貝,你不會怪媽咪吧?”

小奶包搖了搖頭,說道:“媽咪,寶貝不怪你,其實……糟了!”

“怎麼了寶貝?”安琪兒一臉關切的問道。

“完了完了完了!”小奶包如坐鍼氈,一把拉起安琪兒的手,急道:“媽咪,我們去找爹地!” 章節名:第四十五章秘境地圖

他竟然到現在才想到看她的實力!

你說這得要腦殘到什麼程度才能幹出這種事來?

大廳內。

裊裊看著跑進來的彥,見他一臉焦急的看著她欲言又止,急的團團轉,忽然覺得他雖然笨了點,但是看起來還是蠻順眼的。

識海中一道命令已經傳遞給小三,「速戰速決,廢了,別讓他死的太快。」畢竟,校規還是要遵守的,她可從來都是好學生!

唔,只要在出學院之前沒死那就不算違背校規吧?

小丑一樣的只知道憑藉嘴上功夫浪費時間從來不是她喜歡的,不過,殺人之前打擊一番還是可以的。

彥忽然猛地一握拳,「不行,我要去找羽翎哥幫忙!」


說完就要朝外衝去,卻忽然發現自己竟然全身僵硬,完全動彈不了了!

他轉動眼珠拚命的朝著唯一在場的裊裊看去,「小裊裊,你幹什麼,快放開我,我得趕緊去找羽翎哥救你那個小丫鬟!」

裊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覺得自己不能跟智力明顯不高的某人計較,於是又淡淡的轉開視線,繼續玩弄自己的手指。

彥急的雙眼泛紅,卻只是以為裊裊怕他出去危險,除了著急擔心,倒是不像腦殘似的怪罪裊裊見死不救云云。

裊裊唇角浮現一絲笑意,唔,雖然智商不高,但是也不腦殘!

小三收到命令,眼神立刻一變,冰冷如寒冬冰刃,凜冽到刺骨,忽然,她的身影動了,眾人只見一道綠影閃過,小三已經消失在原地。

孫子健瞳孔猛地一縮,正在急速變幻的指訣一頓,再次醞釀的火爪都還未成形,他只覺得脖子一涼,有什麼東西急速的流逝,「你……」

一個字說出,他猛地雙眼圓瞪,聲音已經破碎不堪,因為,喉嚨,在說出那一個字后,已經斷裂,只剩下一點點連接在一起,卻一個字都再說不出來。

原本滿是陰鷙狠毒的眼中此刻已經布滿了絕望和恐懼,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一個原師,竟然忽然近身搏殺,完全摒棄了原師對戰的原則,而他,一個三階巔峰的原師,竟然最後會死在一把毫無原力波動的匕首之上!

他甚至感覺到了,他自己的血液的溫度,於此同時,他的生命力,正在隨著溫熱的血液急速的流逝。

又是一道綠影一閃,小三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她原來站立的地方,看著砰然倒地的孫子健,小三拍了拍雙手,「打完收工!」

轉身便朝著小樓內跑去。

真是的,剛剛她的飯都還沒吃飽呢!

舔了舔唇,摸了摸肚子,哀怨的嘆了口氣,現在回去,肯定沒得吃了!

唔,小二的廚藝越來越好了!真是吃多少都覺得吃不夠!「小姐,我回來了!」

典型的人未到聲先至,裊裊的視線忽然若有似無的劃過那被小二收拾得格外乾淨明亮的餐桌,唇角盪起一抹笑意。

小三一踏入大廳,目光首先落在那張已經空蕩蕩的大餐桌上,這一看,頓時原本一臉得意求表揚的笑臉一垮,聲調拖得十分綿長哀怨:「小姐……」

臉上只差沒明晃晃的寫上三個字:「求餵飽」!

裊裊懶得理她,倒是一旁的彥激動得直轉眼珠,「小……呃,你回來了!」他這才想起他好像不知道她的名字,不過卻沒有妨礙他的激動欣喜,明媚的笑容瞬間綻放如晴陽。

小三似乎這才注意到他,這一看,頓時忍俊不住的抽了抽唇角,好吧,其實,她想大笑來著,可是那肯定不用想都是自家小姐的傑作,再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笑出聲來啊!

不過,那不斷抖動的肩膀,顯然出賣了她的心理。

一道綿綿軟軟的聲音忽然響起:「小三啊,是不是很好笑啊?」


小三發誓,她絕對聽到了陰森森的惡魔的提問,趕緊斂容垂頭,再抬頭時已經一臉肅容,十分正經的對著裊裊近乎虔誠的道:「小姐,你要相信小三,小三絕對沒有覺得好笑。」

那模樣,只差沒指天誓日,任誰也不好意思再懷疑她的真誠

好吧,除了裊裊姑娘。裊裊眸光慵懶的斜睨了她一眼,正眼都懶得給她,這點演技,還想在她面前矇混過關,小手忽然一揮,彥只覺得一道輕柔得幾乎感覺不到的力道輕輕擊中他的身體,然後,他忽然發覺他竟然可以動了。

頓時十分激動的走到小三面前,「小三,呃,那個,原來你這麼厲害啊!竟然連那個孫子健都打得過!」

靠山屯的大事小情 ,小三既然回來了,那一定是她比孫子健厲害,打贏了才會回得來,要不然以孫子健的手段,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小三的。

想到這,頓時又激動了起來,滿是興奮期待的問道:「小三,你是不是揍得那孫子健倒地不起了啊?那你真是為很多死傷在他手下的學生們報仇了!」

想想孫子健此刻被揍得倒地不起他就覺得痛快,那孫子健仗著他爺爺的身份,在學院里可沒少作惡!

「唔,算是吧!」倒地不起是真的,不過不是揍的,是拿刀割的,這個也應該算是吧? 權少追妻N次方:豪門獨愛 ,區別不大,於是小三又點了點頭,表示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彥頓時高興了,毫不吝嗇的誇獎道:「小三你真棒!我決定了,我要拜你為師!」

裊裊在一旁眉頭一跳,唇角一抽,這小子不是受過什麼刺激吧?對於拜師竟然有這麼深的執念?逮著個比他厲害點的就喊著要拜師?而正好走了進來的韓羽翎也是眉心重重一跳,頗為無奈的看著一臉期待看著小三的彥,這小子怎麼又來了?三天兩頭的要拜師……

「彥!」趕緊制止彥的胡鬧,一邊看著裊裊的臉色未曾變化半分這才鬆了口氣,還好這個身邊背景皆是成謎的神秘的小女孩沒有要計較的意思。

彥倒是完全沒有多想,看到韓羽翎,頓時激動興奮的跑到韓羽翎身邊,「羽翎哥,你怎麼來了!」

韓羽翎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對著他寵溺的一笑,隨即看向裊裊。

裊裊的視線此時也落在韓羽翎的身上,那冰冷刺骨的眸光,讓韓羽翎下意識的身體緊繃,進入戒備狀態,不過隨即又馬上放鬆了警惕,他有感覺,如果這個小女孩要殺他,恐怕他就是防備得再好,對於她來說也是輕而易舉!

感受到裊裊視線里的不悅,韓羽翎馬上道:「抱歉,不請自入!實在是感覺到彥的情緒剛剛十分激動,似乎有什麼危險,這才有些失禮的闖進來。」

頓了頓,又道:「我來的時候,門是開著。」

這句話,表明了他並不是硬闖進來。


裊裊的視線這才緩緩溫度回升,綿綿軟軟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慵懶的漫不經心:「八月大比什麼時候開始?」

對於這個問題,根本毋須思考,韓羽翎立刻給出了準確的答案:「八月十五。」

中秋節?裊裊第一個反應就是曾經呆過的現代文明裡的一個節日,隨即反應過來,這裡肯定並非那個象徵團圓的節日,在往常,也不過普通的日子。

只是今年,格外非凡罷了。


果然,韓羽翎下面的話應證了她的想法,「每隔十年的八月十五,月上中天之時,便是秘境開啟的之時。」

裊裊點點頭,繼續道:「我參加應該沒有什麼障礙吧?」

韓羽翎點頭,「沒有,只要成為學院的正式學生,都是可以參加的!至於你能不能走到最後,成為五十個人中的一個,就看你自己的實力了。」

顯然,後面一句話,韓羽翎自己都覺得多餘,眼前這個小女孩會連走到最後五十名都沒有把握嗎?莫名的,他覺得不可能!

或許,到時,小女孩憑藉她三階初級原師的身份成為第一也未可知,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

畢竟,在面對裊裊時,他總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和下意識的敬畏。他忽然想起了什麼,意念一動,手中便出現一張皮料製成的地圖,輕輕一揮手,地圖猶如被一雙無形的手托住般,緩緩飛到了裊裊的身前停住。

裊裊淡淡的瞥了一眼韓羽翎,小三已經十分乾脆利落的將那張地圖拿了起來,這一看,頓時雙眼一亮,看向裊裊,「小姐,這竟然是秘境的地圖!」

說著將地圖雙手交給了裊裊,她已經用原力和神識繁複檢查過了,地圖沒有問題。

裊裊隨意的掃了一眼,果然是一副十分詳盡的地圖,甚至連每一塊地區大概會有的天材地寶也有註明,地圖上方的中央,大大寫著秘境二字,看來,應該是秘境地圖無疑。「說吧,你想要換什麼?」

裊裊從來不覺得她需要欠人情什麼的,東西,自然是等價交換的好。

韓羽翎卻是搖搖頭,忽然露出一個十分莫測的笑容,若有似無的看了一眼在一旁懵懵懂懂的彥,道:「不必客氣,就當是你提醒我的報酬好了!」

畢竟,在他眼中,一張秘境的地圖,遠遠不及身旁的這個人重要!

要不是裊裊的那句話點醒,他恐怕真的要等到此生終結,都未必得到這份原本就無望的感情的回應。 從安琪兒閨房裏出來,小奶包拉着安琪兒一路狂奔。

安琪兒喘着粗氣道:“寶貝,呼……難道你這麼急着見你爹地呀?”

小奶包滿頭黑線,心道:能不急麼?再拖下去,小姑都要變小媽了!

安琪兒又道:“寶貝不急,你爹地做完你祖爺爺交代的任務就會回來的,所以……呀!寶貝你慢點跑!”

小奶包現在可謂是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即衝到A市把龍浩然搶回來。

“你們兩個給朕站住!”

朕?誰能自稱爲朕?

小奶包和安琪兒渾身一震,極有默契滿臉堆笑的同時轉身。

“你們兩個這麼晚了要到哪裏去呀?”

安雅女皇笑眯眯的問道。

“奶~奶~!”小奶包嗲聲嗲氣的叫道。

安雅女皇抱起小奶包,嗔道:“我有那麼老嗎?”

小奶包連忙搖頭:“不老不老,一起上街,都會說咱們是姐弟!”

安雅女皇聽後,頓時咯咯直笑,笑顏如花。

現在輪到安琪兒滿頭黑線了,你們倆也是姐弟,咱倆也是姐弟,那我和毅兒豈不也是姐弟了?

不認老也得有個限度吧!

那如果以後和毅兒的孩子也是姐弟……

那我不就是媽咪的媽咪了?

那我就是自己的奶奶?

太混亂了,太混亂了!

屏蔽掉,屏蔽掉!



充滿刺探——西蒙很懷疑蔣麒的「好心」。

Previous article

「埃葵斯!」眼看艾露莎就要被左手的拳頭擊中,露玖毫不含糊地召喚出神盾【埃葵斯】幫她抵禦住了這一次攻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