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七位堂主瞬移到七個不同方位,分別兩手立於身前,手掌間形成了綠色的靈氣圓球。

接著,他們同時將那圓球,拋向了兩絕壁相交處。

頓時,一道無形的巨大封印慢慢顯現,發出了「嗡嗡」的響聲。

不一會兒,七顆綠色圓球盪起的漣漪消失不見,而它們卻鑲嵌在了封印之上。

當「嗡嗡」聲消失之後,就見七顆圓球飛快游移,最後形成了北斗七星陣的圖案。

封印靜止片刻,瞬間就見那圖案以搖光為固定點,飛快的逆時針旋轉起來。

因快速轉動產生的綠色光影,立刻將整個無形封印渲染成了綠色的玉璧。

「嘭!」

一聲悶響傳來,封印消失不見。

憑空冒出的耀眼五彩流光,將此處改變成了五彩的天堂,甚至連死亡谷上空的霧霾,也變成了水晶琉璃一般。

原本黑色的絕壁,也在這五彩光芒中,變得五顏六色,絢爛多姿。

「哇……」

沒見過世面的弟子們,為眼前突然出現的美景,發出了情不自禁的感嘆聲。

就連韓冰,心中也由衷佩服:這封印真是強大,竟然將擁有如此雄渾靈氣的陣法,都完全的隱匿起來。真不知道是怎樣的制符大師,才有這樣的手段。

銀袍婦人嘴角微微一歪,眼中露出了一絲耐人尋味的神情。

不過轉而,她又鎮定自若的回身看向腳下的弟子們,冷道:「此傳送陣一次只能傳送七千人。為了公平起見,各分堂每次進入一千人。」

眾弟子一聽,心中緊張萬分。

「據說是隨機傳送,會不會唯獨自己一人,被傳到單獨的項目中?」

「有什麼好擔心的,一共只有五個項目。一個分堂數萬人,難道運氣那麼差,只你一人去了一處嗎?」

「可是,聽十年前進去的師兄說,裡面的空間特別大,不管是哪一個項目,如果沒有自己的隊伍,都很難活著出來。」

「你還是不是情緣閣弟子了?既然這爭奪賽存在了近千年之久,當然不會如傳言那般恐怖。放心,沒有誰會那麼倒霉,偏偏一人進入其中。」


……

韓冰等站在前面的弟子,是第一批進入傳送陣的人員。

只見他們整齊有序的踏上了五彩繽紛的傳送陣,瞬間,便被五彩流光所包裹。

韓冰頓覺有著一種強大的力量,在侵蝕著自己的肉身,便細細體味著其中的變化。

司馬文靜焦急的跑過來,拽著他的胳膊,緊張的說:「韓冰,等下我就拽著你,這樣我們就不會分開了。」

韓冰二人身旁的弟子們,眼神鄙夷,嘲諷的看著他們二人。

「光天化日之下,成何體統!」不知是誰冷冷的說了句。

司馬文靜一聽,嘴角一歪,直接將頭靠在了韓冰的臂彎處,甜蜜的笑著。

韓冰拍了拍她的腦袋,閉上了眸子,根本懶得理會其他人的看法。

(今日就兩更,因為要給雪兒洗澡,請理解。大家節日快樂,涵涵也吃飯去了。) 十年前「七堂之首」爭奪賽,日靈堂能夠奪得第一,也是一種僥倖。

當時,馮晨正在煉製一件青階靈寶,未能參加。要不然,日靈堂又豈會成為七堂之首呢?

方才,馮晨原本打心底看不起韓冰,可是此時,對於眼前這個少年,他卻不得不另眼相看。

韓冰看似放蕩不羈,地痞氣息濃厚,可他那冷峻的目光中,卻能讓人感受到他由內而外散發出的自信和殺氣。

馮晨嘴角一歪,眼神篤定,收回了方才釋放的普通攻擊。

頓時,流沙變成長劍,瞬間回到他的手中,閃著傲人的寒光。

此時,長劍同方才完全不一樣,慢慢的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一姐[古穿今] ,漆黑如玉,涌動著絲絲電流。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韓冰,我就用土屬性中最低級的幻境武技,看你能否逃得出我的攻擊!」

韓冰一聽,冷笑:幻境攻擊!這廝當真有失傳功法!

他壓制住心中的怯意,冷道:「馮晨,你作為土靈堂大師兄,竟然還搶奪你本堂弟子的據點,你的俠義風範哪裡去了?」

此時的韓冰,只想拖延時間,讓他真的同馮晨交手,他沒有必然的把握。

「俠義風範?在修靈界中,只有懦夫才美其名曰說自己有俠義風範。我馮晨要的只有勝利,成為最高的存在,將所有人都踩在自己的腳下!」

「踩在腳下,你當真是個變態!」

「變態?好,韓冰,就看我這個變態如何將你滅殺在這石洞裡面。」馮晨心中憤恨,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一個區區靈童境的小子臭罵。


「既然你韓冰敢說我是變態,那麼我馮晨就改變方才的主意,用高級幻境武技,將你滅殺!」

他昂了昂頭,冷喝:「衣冠土梟!」

此話一出,他手中的長劍立刻幻化成了一條巨龍,張狂的衝上洞頂,將整個石洞都震得不停的搖晃起來。

「嗷嗷嗷……」

巨龍張開大口,發出叫囂,使得石洞四周有著無數的小石頭,滾滾而落。

韓冰從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咬了咬牙。

就算跟靈巫境的花不敗曾交手,那也是司馬文靜將之牽制,並還因花不敗在煉製丹藥,他才能夠跟他有著一招半式的接觸。

若說當年同龍劍的生死較量,那也只是他初生牛犢不怕虎,麻著膽子與其拼了一場。

可是,花不敗明顯同馮晨之間有著巨大的差距,更不要說同龍劍的那場糊裡糊塗的打鬥。

更何況,眼前的馮晨,使用的是靈巫境後期才能修鍊的幻境武技:《衣冠土梟》。

韓冰望著天空黃沙形成的巨龍,感到了從未有過的危機。

金剛伏魔,你到底什麼時候出來,難道你真的打算看著我韓冰為了這個據點葬身在此?

韓冰總感覺在這個石洞中,有著一雙眸子盯著自己。

他認為,那一定是金剛伏魔。

半空中,由無數流沙形成的巨龍,冷漠的俯視著韓冰。它那一對黑色的眸子,有著絲絲電流閃動。

韓冰望著那雙眸子,總感覺在什麼地方見過。

可是此時,他快速搜尋了自己的所有記憶,卻怎麼也記不起來。

韓冰也沒有停歇,再一次掏出續靈丹服下。

只見他快速運轉藍色魂力漩渦,將那一排續靈丹,轉化成靈氣之水,匯聚到靈氣海洋。

與此同時,紫色的靈氣飛快的從海洋中升騰,順著魂識的牽引,從手掌湧出,傳到了冰刃之上。

冰刃如同被囚禁的猛獸,發瘋的叫囂著,想要衝向天際的巨龍,與之一較高低。

「木梗之患!」

此時,韓冰只想置死地而後生,將自己唯一會的木屬性暴擊武技釋放出來,用來對抗靈巫境的幻境武技。


他心中清楚的明白,這兩種武技有著多大的差距:跨兩個境界的武技,不用看結果,就知曉他韓冰必敗無疑。

可是,他依然在賭。

賭那盯著自己的雙眸的主人,能夠在關鍵時候,出手相助。

靈氣如同源源不斷的江水,奔湧向冰刃,而冰刃立刻化作一道光點,快速沖向黃龍。

黃龍見之,張開了大口,將冰刃吞沒腹中。

它滿意的閉上了嘴巴,嘴角微彎,那表情同馮晨此時完全一樣。

它並沒有停歇,繼續朝韓冰撲去。

韓冰看到那黃龍身上泛起的無形衝擊波,略過小溪,震蕩起泉水中的魚兒,紛紛飛在了空中。

水花四濺,魚兒跳躍,可是,當它們同水花一起落回溪流之時,便翻著白眼,魚肚在上,順著小溪流向下一個據點。

溪旁的青苔和水草,紛紛根斷夭折,伴隨著水浪飛躍而起,又順著水流和死魚,一起離開了生長的沃土。

韓冰慌忙移動身形,踩著那些紛紛震飛的魚兒,敏捷的變換著自己的位置。

黃龍那黑色眸子電流更甚,彷彿對這個小小人類能夠一次次逃脫自己的攻擊,憤恨不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一會兒,只見黃龍腹中,一根枯藤不斷蔓延生長,將黃龍的腹部撐得很大。

黃龍感到從腹部傳來的緊繃感和充實感,停頓了對韓冰的攻擊,扭頭對著自己腹部怒吼。

「啊……」

它吐出了一道雄渾的勁力,帶著滾滾黃沙,將自己的腹部震得沙霧飛散。

「劈啪!」

而那枯藤,趁機破體而出,打在了石壁之上。

冰刃不甘心,再一次帶著枯藤猛衝而去。

黃龍眼中狠戾,尾部一甩,就將冰刃同枯藤打在了溪水中。

冰刃在水中不停的震蕩,濺起了無數的細小浪花。


而黃龍拖著殘缺的身體,繼續俯衝而來,張開了大口,不斷的吸食著泉水,想將冰刃再次吸進腹中。

瞬間,只見泉水源源不斷的朝黃龍涌去,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水柱。

馮晨見之,微微一笑。

對於將要發生的結局,他胸有成竹。

這可是玄界異寶龍騰,人界靈寶又怎麼可能是它的對手呢?韓冰,你當真還是太過天真,對於修靈界之事,知之甚少。

韓冰見冰刃離開了溪流,順著水柱而上,立刻飛了過去,龍口搶食。

(閉關鎖定,無法翻牆按時更文,很抱歉!嗚嗚嗚……) 五彩流光突然的出現,讓灰暗的天地瞬間沐浴在一片霞光之中,美不勝收。

未進入的弟子們此時可見傳送陣下方不斷升起五彩的光束,分別將陣中的人們包裹。

當光束直達蒼穹,他們的身體就虛幻不實,最後憑空消失。

這一過程,剎那之間。

而傳送陣中的韓冰,放出魂識,窺視著整個大陣的變化。


一道五彩光束,從他腳下升起。同時,司馬文靜腳下也湧出了一條光束。

因兩人靠在一起,阻擋了光束的繼續上升,於是兩條光束髮出了碰撞的沉悶之音。

韓冰見之,立刻將司馬文靜攔腰抱起,離開了她自己的那條光束。

頓時,那條光束立刻消失,而韓冰腳下的光束猛然間衝上雲霄。

韓冰只覺自己二人,置身在一條狹窄的五彩通道之中,身畔有著一種無形的力量,將自己推送到通道的盡頭。

通道的流光,快如閃電,瞬間消失不見。

花香迎風而來,韓冰睜開了眸子,望著周圍的新奇世界。

肉身在傳送的過程中,彷彿多次分分合合,卻毫無痛感,真是神秘。如果能在自己去往的所有地方,都建立這樣的傳送陣,那要節約很多時間。

……

大地上綠草成茵,百花吐蕊,溪水潺潺,亭台樓閣。

天際中飛鳥翱翔,白雲飄蕩,清風渺渺,蒼穹蔚藍。

遠方的一處閣樓,傳來曼妙的琴音,震蕩心扉。

韓冰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失神的鬆開手,司馬文靜「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啊……」

她尖叫一聲,睜開了眸子,憤怒的問道:「韓冰,你什麼意思?」

韓冰回過神,望著跌坐地面的她,撓了撓頭,傻笑道:「不好意思哈!」

司馬文靜撅著嘴,白了他一眼,站了起來。

「韓冰,這裡是什麼比賽項目?「

「不知道。」

「那我先去熟悉熟悉環境。」




大嘴鷗收回藤鞭後,振翅翱揚,晃晃悠悠地飛上了天,可是飛行的速度和靈敏度都跟普通的大嘴鷗相差甚遠,真嗣實在是無法將世上最強這幾個字與大嘴鷗聯繫在一起,但的確大嘴鷗又從比自己身子還要大的喉囊裏射出一道看似威力不大的火焰,朝着由基拉射來。

Previous article

充滿刺探——西蒙很懷疑蔣麒的「好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