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這話簡直比罵人來厲害,可見其水平之高。

手下隊員一陣鬨笑。

其他隊也有不少人忍俊不禁,卻不得不強憋笑意,模樣辛苦。

鳳瑤忍不住嬌笑一聲,忽又捂著嘴,好在被鬨笑聲掩蓋,這才沒有露餡。

「你這混蛋!」白狂和白輝暴跳如雷,雙目噴火,一副想要動手的樣子。

躲在姜曦身後的白如雪秀眉緊蹙。

姜曦以眼色阻止二人,繼而目光冷淡盯著吳賴道,「閑話休言,我有要事交代給你!」

吳賴嘴角揚起一道冷弧,以戲謔的口吻道,「不知總隊長大人有何要事,我洗耳恭聽。」

誰都聽得出來他在嘲諷姜曦。

姜曦卻似乎不以為忤,臉上並無怒色,淡然道,「眼下已到了妖物時常出沒的時辰,為了安全起見,我要你帶著你的人前行偵查。」

「這哪裡是去偵查,分明是要吳賴他們去當出頭鳥。」一些心思活泛之輩立時明白姜曦的真正意圖。

就吳賴手裡這幾個人,要是真的遇到妖物根本不堪一擊,連小命都沒了,還偵查個屁。

「什麼狗屁偵查,分明是要我們去送死,實在是太過分了!」

他手下隊員又不是蠢蛋,怎會想不透這其中關節,立時臉色大變,怒不可竭,紛紛嚷嚷起來。

姜曦根本不去理會他們,目光灼灼盯著吳賴道,「你是怕了么?哼,若你承認你和你手人都是孬種,我就將這任務另派他人。」

一聽「孬種」二字,隊員們更是惱怒十分,還要再出言斥責,卻被吳賴以手勢制止。

吳賴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的牙齒,人畜無害道,「官大一級壓死人,總隊長有命我等豈敢不從。兄弟們,咱們走。」

言罷竟帶著人揚長而去。 看著吳賴真的帶人去了,餘下眾人皆是臉臉相覷,無不愕然。誰都知道這小子狡詐如狐,今次居然這麼乾脆就答應了,著實不合情理

莫非他真的對自己的實力自信如斯,根本無懼無怵?

姜曦也是一臉愕然,皺眉道,「這小子究竟在弄什麼鬼?」

白狂滿不在乎道,「我看這小子根本就是狂妄自大,自以為無懼妖靈,趁機撈取功勞。哼,簡直是不知死活。」

白楓目視吳賴離開方向,沉聲道,「這小子十分狡猾,我看咱們還是小心一點。」

姜曦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旋即目中射出陰毒的光芒,冷道,「任他再狡猾,今次也休想斗得過我!」

眾人均從他言語間感覺到濃烈的寒意,心神巨震。

「姜少爺,萬一……萬一他們真的遇到妖靈,我們要不要救援?」這時,白輝猶豫許久,這才問道。

姜曦冷冷瞪了他一眼,詭異道,「你說呢?」

眾人心中寒意更盛。

自始至終,白如雪均是一言不發,一雙細長的美眸里閃爍著異常複雜的光芒,又倏地斂去,變得冷厲決絕。

月涼如水。

放眼望去,江城的大街小巷,樓宇亭台猶如籠罩在重重迷霧之中,三丈開外便已看不清楚。人置身其中,就好似進入了一座碩大的迷宮,看不到入口更不見出口,彷彿永遠都將被困在其中。

那種感覺說不出的壓抑。

吳賴扛著黑兵在前面打頭陣,他那一身銀盔亮甲在將月光折射出燦爛的光芒,顯得格外耀眼。


他身後的隊員們不緊不慢跟著,默然不語。

其實莫說是姜曦他們猜不透吳賴的意圖,就連他手下這些隊員們也一個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同時知道吳賴此舉肯定有深意,故而心頭更是好奇無比,卻礙於「隊長威嚴」不敢發問。

終究還是鳳瑤忍不住,問道,「吳……隊長,你不會真的要帶我們去當斥候吧?你到底有什麼陰謀詭計,快點說出來嘛!」

「是啊隊長,快給咱們說說。」餘人早已憋得難受,一個個急得抓耳撓腮,樣子甚是滑稽。

「汗,什麼叫陰謀詭計,本少有那麼陰險齷齪么?」吳賴狂汗,瞪了她一眼,然後莫測高深道,「偵查自然是要的,只不過換個方式而已。」

「老大你就別賣關子了,有什麼妙計倒是快說啊!」眾人哪裡受得了他這般吊胃口,嚷嚷不休。

「嘿,這麼快就忍不住了么,本少非得讓你們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智慧。」吳賴心頭嘿笑,臉上仍是淡然道,「山人自有妙計,到時候爾等自然明白。」

「靠,說了半天仍是廢話。」眾人聽得直翻白眼,卻又拿他沒辦法。

吳賴也懶得與他們廢話,雙目一凜,肅然道,「所有人聽令,爾等原地待命,等我回來!」

「什麼!」

眾人如墜霧沼,更摸不著他的想法,可是面對他那一臉威嚴,誰又敢多問。

就連刁蠻的鳳瑤也不敢有異議。


「嘿嘿,看來我果然是天生王霸之氣,輕輕鬆鬆就將這些小子給降服了。」吳賴心下得意,表面卻不動聲色,轉身沒入月夜之中。

吳賴一個人不疾不徐行走在孔空曠清冷的街道上,那模樣就像是優哉游哉的獨賞月景。

他又不是那些無病呻吟的「才子佳人」,哪有心情尚什麼月,實則早已將神識放開了去,以之探測妖靈。

這還是他第一次將神識激發到極致,結果讓他又驚又喜。

神識竟延伸至方圓里許的範圍,這個範圍內的一切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神識,甚至是每個人、每一種生物的呼吸、心跳、體溫。種種信息匯聚在腦海,形成一幅不是用眼睛看見卻實實在在的畫面。

更玄奧的是,他竟然能感覺到每個生命體上獨一無二、或強或弱且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息。

他突然意識到,那就是氣。

萬物皆有氣,不過只有當神識和悟性達到一定程度,才能感覺到氣的存在。一般來說,只有臻至煉精九重巔峰即將踏入化氣境時才有可能達到「感氣」的境界。

他著實沒想到自己的神識在不知不覺間竟又有了增強,竟已能感受到氣的存在,這為今後晉陞化氣境打下了堅定的基礎。

而且如此一來,他對心裡那個計劃更有十足把握了。

「嘿嘿,姜曦,白楓,就憑你們那點智商也想來陰本少,看本少這次怎麼玩死你們!」他心下得意十分,臉上滿是奸詐的笑容,說不出的陰險。

只是讓他有些失望的是,這方圓里許的範圍內並未發現妖靈的氣息。

「靠,都這麼點兒了你們這些畜生還不出來,就你們這工作態度,如何能振興妖族?」吳賴不信邪,準備繼續強行搜索妖靈的蹤跡。

就在這時,背後二十丈外的街角處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死吳賴、臭吳賴到底在搞什麼鬼,還笑得那麼陰險狡詐。」

這道聲音顯然是自言自語,距離又遠,幾不可聞,可是又如何能瞞得過吳賴這變態的聽覺。

「小丫頭,竟敢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反了天了你!」吳賴又是氣惱又是頭痛。他當然早就發現了這個吊在後面的小尾巴,一開始本不想理會,可她竟敢在背後詆毀自己,哪裡還容得下她。

他倏地駐足,猛地回身,雙目電閃精芒,射向那處街角,冷冷道,「鬼鬼祟祟,竟敢在背後說我壞話,還不滾出來!」

「咦!莫非被這臭傢伙發現了。不可能,肯定是他想詐本姑娘出去,我行走江湖多年,豈會上當?」那聲音又嘀嘀咕咕不休。

「汗……」吳賴聞言暴汗不止,差點沒噴笑出來,惡狠狠道,「鳳瑤,你再不給我滾出來,看我揪你出來不狠狠抽你屁股!」

鳳瑤顯然嚇了一大跳,情知又被吳賴識破了,不情願的閃身出來,氣惱道,「我一個人藏得這麼好,你是怎麼發現的?」

「就你一個人?」吳賴目光灼灼盯著她,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笑意。

鳳瑤不敢與她直視,目光躲躲閃閃,吞吞吐吐道,「當然就我一個人,他們可沒有跟來。」


「小丫頭片子連撒謊都不會。」吳賴心下好笑,沒有理他,沖著街角低喝道,「你們幾個兔崽子還不滾出來,要我親自請你們么!」

「嘿嘿,隊長果然厲害,咱們藏得這麼遠都被你發現,不愧是咱們的隊長啊。」一陣嘿笑,九個鬼鬼祟祟的傢伙走了出來。

見吳賴神色不善,鳳瑤趕忙道,「你別怪他們,其實大家是怕你遇到妖靈,一個人難以應付。」

吳賴心頭一暖,知她所言非虛。這群小子怕是以為自己「逞英雄」來了,不放心,這才違抗命令跟了過來。

靠,你們也太小看本少的智商了,我是那種衝動行事的人么?

吳賴倒也沒怪他們的心思,不過為了那已然蕩然無存的「隊長威嚴」卻故意板著臉道,「下不為例,都給我跟上!」

眾人見他成竹在胸,恐怕是已有「奸計」,興奮不已,趕緊跟上。

吳賴放開神識,繼續強行。

又轉過三條街,來到一片較為偏僻的街區,突然停下,目中精芒大盛,嘴角冷弧揚起,嘿笑道,「總算找到你們了,原來躲在這兒!」

就在三百丈開外的一處狹窄巷弄內,他感受到了十餘道妖氣的存在。

餘人哪裡知道這些,均露出迷惑之色。

鳳瑤忍不住問道,「你發現了什麼?」

吳賴神秘一笑,吐出兩字,「妖靈!」

「什麼,妖靈!」眾人先是一驚,旋即趕忙捂著嘴,同時緊張的東張西望,生怕妖靈突然竄出來傷人。

「瞧你們那慫樣,那些妖靈還在三百丈開外,怕什麼怕!」平時一個個牛皮哄哄,這時候又慫了。吳賴甚是無語,罵道。

眾人聞言鬆了口氣,嘿嘿尷尬直笑。他們畢竟沒有真正見過妖靈,心中緊張也再正常不過。

鳳瑤皺眉道,「這麼遠你怎麼知道有妖靈,而且你身上的法器根本就沒有反應啊。」

吳賴摸了摸胸口的銅鈴鐺,心下好笑。且不說這法器是否真的有用,就算是有用也只能感應數十丈內的妖氣,怎能與自己的神識相比。

他自然不可能將這些解釋給她聽,淡然道,「你覺得我會騙你們么?」

眾人齊齊搖頭,雖不知他到底有什麼辦法偵測到妖靈,但也相信他絕對不會信口雌黃。

「吳賴哥,接下來我們怎麼辦,要不要通知姜曦他們?」大壯沉聲問道。

「要,當然要,不然我還怎麼陰人。」吳賴又露出狡詐的笑容,對小黑吩咐道,「小黑你速度快,立刻去告訴姜曦他們,這裡一切安全,叫他們放心大膽的過來。」

「不是說有妖靈么,怎麼……」小黑先是一怔,旋即反應過來,恍然大悟,亦露出奸詐的笑容道,「明白,我這就去!」

言罷,展開身形,一溜煙消失在夜色中。

望著那狡詐如狐的吳賴,隊員們亦露出陰惻惻的笑容,心中不約而同想,「姜曦這次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要倒大霉咯。」 當姜宏帶著大隊人馬過來時,吳賴和手下隊員就像是乖學生一樣,站在道旁,恭迎總隊長大駕。

姜曦瞥了吳賴一眼,質問道,「你確定前面沒有妖靈?」

看來他對吳賴的人品還是大大的不放心。

吳賴雙手把硬邦邦的胸肌拍得砰砰作響,正兒八經道,「我敢以自己的人格和信譽擔保,絕對沒問題,你們儘管放心大膽的去就是了!」

聞言者無不露出鄙夷之色,顯然不信他吹得牛皮哄哄。

「娘的,你王八犢子還真謹慎,難道老子口碑有那麼差么?」吳賴心頭把姜曦罵了個狗血淋頭,臉上卻不動聲色,決定再給他加一把火,冷笑道,「我敢保證前面一里之內絕無妖靈,你若不信,大可讓人先去試試!」

同時心裡補了一句,「一里之外老子可就不保證了。」

姜曦顯然不是那麼好騙的,沖著白狂遞了個眼色,示意他先上前看看。

白狂冷眼瞪了吳賴一眼,目中射出凌厲的殺機,這才將那追妖法器銅鈴鐺給取了出來,向前走去。

他倒也謹慎,足足走了百十來丈見銅鈴鐺沒有異狀這才停了下來,回頭示意姜曦沒有問題。

吳賴暗叫僥倖,若是這傢伙再往前走個十來丈,恐怕有可能發現藏匿起來的妖靈。還好自己多長了個心眼,故意離得妖靈遠一些才將他們引了過來。

姜曦做夢也想不到吳賴的神識如此之強,竟能覺察到三百丈開外的妖氣,比手裡的法器還要厲害,當下疑心盡去,揮手示意隊伍繼續前行。

「總隊長慢走,我帶人去另外一條街查探查探。」吳賴畢恭畢敬,也不等姜曦同意,便自告奮勇帶著手下人往另外一條街道去了。

「這還到底是不是吳賴了,居然變得如此積極!」餘下之人無不愕然,愈加摸不透吳大少神秘莫測的行為。

「這小子不會有問題吧?」不知為何,白楓心裡仍有些不安,對姜曦沉聲道。

姜曦亦是眉頭緊蹙,搖頭道,「應該沒有,除非這法器有問題。不過家父已經親言證實過這些法器絕對有效。」

二人擠破腦袋也想不出吳賴有什麼耍花招的可能,便也沒有多想,隨著眾人繼續前行。

走過兩百來丈,街道漸漸狹窄偏僻。

叮!

就在此時,姜曦、白楓、白狂、白輝身上的銅鈴鐺突然同時激鳴起來,霎時間響徹夜空,刺耳之極。

所有人臉色劇變。

「有妖靈!」姜曦首先反應過來,高聲厲嘯。

鏘鏘鏘!

其餘人這才反應過來,倉皇亮出兵器,緊張無比的盯著四周。

吼吼!

幾乎在同時,前面幾條小巷中爆發出駭人之極的獸吼聲,震得四周屋宇顫動,一頭頭兇悍的猛獸或沖巷子里射出,或從屋頂怒躍而下,猶如萬馬奔騰般疾衝過來。

月夜下,十餘頭雄壯如山的妖靈齊齊奔跑起來,咚咚巨響,就連整個地面都顫抖不止,場面十分震撼。

這些人除了姜曦和白楓與妖靈交過手,其餘人雖然修為不弱,卻都是些正兒八經的雛兒,眼見那一頭頭妖靈模樣兇悍,牙尖爪立,心中懼意大生。一些膽小者,更是嚇得面色血色盡退,雙股抖如篩糠。

「就十來頭妖靈,有什麼好怕的,一起上!」好在姜曦等人也不是膿包,見勢不妙,厲喝一聲,先行迎了上去。


餘人這才如夢初醒,握緊手中兵器,跟著往前沖。



本來,他和剛才被王劍斬殺的人一樣的想法,是準備讓王劍這個戰將級強者走在前面的,但是看到了王劍雷霆殺人的一幕,他心中暗暗的慶幸剛才自己沒有衝動,不然的話,怕是剛才死的人就是自己了。

Previous article

大嘴鷗收回藤鞭後,振翅翱揚,晃晃悠悠地飛上了天,可是飛行的速度和靈敏度都跟普通的大嘴鷗相差甚遠,真嗣實在是無法將世上最強這幾個字與大嘴鷗聯繫在一起,但的確大嘴鷗又從比自己身子還要大的喉囊裏射出一道看似威力不大的火焰,朝着由基拉射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