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會脫出十環靶心。

這當然是很多人親眼目睹後傳開的。

所以,令狙擊界的狙擊手佩服不已。

只有那些新手才會覺得那沒什麼。

都想去試一試。

可一試之後,

才知道那真是不可完成的狙擊。

沒人能在子彈射出后,

不讓狙擊槍發生震動偏移。

沒人!

何晨光和王艷兵也試過了。

他們最不服的就是那些神一般的傳說。

可最後都服了。

經過無數次的試驗后。

他們承認。

他們現在做不到,

以後永遠也不可能做到。

卻沒想到,現在看到蘇皓然做到了。

何晨光和王艷兵看著他們剛才站立身後的那棵樹。

蘇皓然射過來的彈道位置,

如果他們兩人沒有提前躲開。

狙到的位置絕對是何晨光的頭,王艷兵的胸口。

王艷兵盯著樹上的彈痕,后怕地吞了口唾液:


「我的乖乖,蘇皓然怎麼煉的。

「剛才肯定是把徐天龍狙掉后,

「接著就迅速對我們來了個連環狙。


「還打得這麼精準。

「這特么的,雷神也難做到啊。」


何晨光倒吸一口冷汗:

「最前面的一槍,肯定是二牛被狙了。

「徐天龍和你衝過去。

「我拉住了你,卻沒拉住徐天龍。

「他跑到林子里。

「基本就是給蘇皓然去送人頭了。

「所以,我聽到第二聲槍響后。

「立即就想到,蘇皓然接下來一定會一鼓作氣。

「趁我們慌了神,一起把我們倆幹掉。

「就趕緊把你拉到樹林里。

「真是慶幸啊。

「慢零點一秒,我們現在已經冒煙。

「蘇皓然就可以宣告完勝了。

「這可還不到三個小時。

「這傢伙,都在一起訓練,

「他的實力怎麼會這麼恐怖?

「真是匪夷所思!」

王艷兵更是驚魂未定地說:

「要不然連范老狐狸都稱他是妖孽。

「真是一點也不假。

「看來,我不服都不行了。」

何晨光拉過王艷兵的槍道:

「不管怎麼樣,服也不是現在。

「蘇皓然是厲害,可這場演習,

「我們還是不能敗。


「十七比一,要是這都輸了。

「以後還怎麼在特戰界混下去啊。

「把槍拿起來,準備還擊吧。」

王艷兵拿過槍道:

「我有預感,這回我們獵人隊真的要丟人了。」

何晨光道:「未必,不是還有我們嗎?」

王艷兵道:「以前我一直不服他,

「現在不知道怎麼了,一點也沒有信心贏他了。」

何晨光道:

「是,現在看來,蘇皓然這傢伙是厲害。

「可是,我們也不差啊。

「我覺得,我們只要堅持下去。

「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王艷兵連連搖頭道:「他太奇葩了。

「竟然連雷神的連環狙擊都會。

「這是我之前怎麼也沒想到的啊。

「如果早知道他這麼厲害。

「我也不會處處沖著他去。

「想想真是覺得我太不自量力。

「以前不服他的樣子,真像是螳螂要擋車。」

何晨光道:「獵物越厲害,就越有挑戰性。

「你不覺得,蘇皓然既然這麼厲害。

「我們如果能幹掉他,不是更厲害了?

「那多有成就感啊。

「要不然就幹掉一個廢物,有什麼意思。

「振作起來。

「馬上再採取對策,給他狠狠來個夾擊。」

王艷兵一臉羞愧地把手伸到何晨光面前:

「可是我的手不聽使喚,不停地抖啊。」

何晨光看了一眼,笑罵道:

「真沒想到,一向最不服蘇皓然的人。

「有一天,竟然會害怕他害怕成這樣子。

「趕緊別裝了,要不然信不信我敢咬你。」

王艷兵嘆了口氣,收起手道:

「晨光,我怕到手抖是假的。

「可內心真的被蘇皓然給震憾到了。

「這三個小時下內,我的內心就三個字:

「太鬼畜了。」

何晨光用力拍了下王艷兵的肩膀道:

「那是個四個字,快走吧。

「我們悄悄摸過去看看情況。」

王艷兵道:「最後的了不能算字好不好,

「那是語氣助詞……」


見何晨光已經提著槍,

繞到樹林的縱深處往廢舊水泥廠摸去。

他連忙抓起槍,也貓著腰,快步地跟上。 「看看吧,我說什麼來著的,有些人是不會看著洛家與風家的聯合的。」一些圍觀的百姓看到連官兵都出動了,一個個不由得激動起來,雖然他們不是武者,與這件事情更沒有一點的關係,但這確並不妨礙他們來看熱鬧,如此看,在哪裡都一樣,看熱鬧,好奇是人類的天性之一。

「逃犯?我沒有看到,我只知道現在你們擋住了我們的路,如今給你們五息的時間全部滾開,不然的話,就不要怪我手下留情了。」洛河看到這些官兵明擺就是來找茬的,他怎麼可能還給這些人好臉色看?

「你敢。」那名首領穿著的人物一聽洛河在動武,不由臉色也是一變。他此來的確是奉著命令而來,為的就是掃一掃大聯商社的威風,當然他也知道自己攔不住,所以此來之前他就想過,只要對方說幾句軟話,拿出一些銀兩打賞自己,他便放對方過去就是,這也是上面的意思。可未想到,對方如此的硬氣,竟然一改常態,上來就十分的強硬。

「少廢話,現在己經過去了兩息的時間。」洛河看向那首領,眉目之中己有憤怒之氣開始流動,顯然這是暴怒之前的前兆。

看著洛河認真了,那首領就有些害怕了,這一次雖然說他是奉了命令,但說到底手中沒有真的軍令,如果真因為自己的魯莽而導致大戰,那他的罪過一定很大,說不得就要死在這裡。

「罷,罷了,我就相信你們大聯商社一次,走。」那首領一看到情況不妙,倒也麻利,轉身就帶著那五百官兵離開了大道。

「哼!我們走。」看著這些攔路的官員離開了,洛河冷哼了一聲。面對官兵他有如此的膽量,自然是因為父親傳間給他,要不然,你就是借他一個膽子也不敢公然做出這般的舉動。

一群看熱鬧的人也非常失望,沒有想到來勢洶洶的官兵就這樣撤了,竟然連刀都沒有動一下,一個個不由感嘆著大聯商社的厲害。

實際上只有那洛浩洋心中清楚,這些官兵不可能是奉了無邊國王的命令來找自己的麻煩,因為事先他們這幾名罡帥都有過協定,不管任何人都不能隨意的挑起戰爭,要不然的話挑事之人就會被其它幾名罡帥共同對付。

憑著這個協定,洛浩洋才有如此的自信,傳音給洛河讓他放手去干,那也是他料定了這件事情的主使者應該就是無邊王子子車歡,這個人喜歡風家的風小曼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如今他怎麼可能願意看著孫兒洛戰軍如此輕鬆就到了風家呢。

本來,龍武都己經做好了準備,那五百官兵對於旁人來講實在是厲害,可是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一盤菜,就憑著一記橫掃大地,他就有信心把這些由罡師和罡士組成的官兵殺一個落花流水。

車隊繼續前行,沒一會就經過了城中,來到了西城區。

進入到這裡之後,便是屬於風門的地盤了,不由得大家精神都有了一絲的放鬆,在這裡如果有人在敢動手,那就不是與大聯商社為敵,而實在是把風門也不放在眼中,接連的對上兩大勢力,這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

眼睛都可以看到風門前的大石獅子了,此時,一把飛箭突然向著洛戰軍所在的方向襲來。

「不好。」一看到此箭羽在隊伍正前方走著的洛河是連忙是舉掌相迎,但確是撲了一個空。

原來是箭羽的速度太快,快到就算是洛河也根本捕捉不到它的蹤影。

在隊伍之中的洛浩洋眼睛一眯,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伸出的手,總之一記飛鏢就迎向了那箭羽,半空之中便傳來了丁當一聲響。

聽到響聲,大家不由都鬆了一口氣,有洛浩洋出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

可就在大家剛剛把心放於肚中,那箭羽之中又有一道細小的羽箭突然射出,速度更快,直指向了騎在馬上的洛戰軍。

變化太快,等到洛浩洋反應過來,也己經有些晚了,他想在出手阻攔,可因為距離的原因根本就來不及。

眼看著箭羽就要射向到洛戰軍的面門之上,關鍵時候一棍鐵棍突然橫在了他的面前,就是這根鐵棍的及時出現,擋住了那箭羽的攻擊方向,又一聲「叮」傳來,箭羽終於落在了地上。

「好險。」包括洛浩洋在內的幾人都不由的長吸了一口氣,同時把目光看向了那拿著吞天棍的龍武,面露感激之色。倘若不是龍武出手的話,這一次洛戰軍真的危險了。




葉輕寒的記憶被拉扯,看著虛空,好像看到了當年,一人一刀馳聘沙場,被無數大武尊圍攻,眼睜睜的看著族人一個個慘死,梟戰星被擊碎,最好的兄弟一劍沉天,卻躲不過命運的撕扯……

Previous article

本來,他和剛才被王劍斬殺的人一樣的想法,是準備讓王劍這個戰將級強者走在前面的,但是看到了王劍雷霆殺人的一幕,他心中暗暗的慶幸剛才自己沒有衝動,不然的話,怕是剛才死的人就是自己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