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輕寒的記憶被拉扯,看著虛空,好像看到了當年,一人一刀馳聘沙場,被無數大武尊圍攻,眼睜睜的看著族人一個個慘死,梟戰星被擊碎,最好的兄弟一劍沉天,卻躲不過命運的撕扯……

鐵拳攥緊,悲涼的氣息瀰漫,籠罩別院,盤虎一怔,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個問題竟然勾動了葉輕寒的心魔,勾動了他跨苦海,此刻更加明確,何為苦海了。

火菲兒和火芽兒表情悲傷,也被葉輕寒身上的悲涼勾出了心中的悲痛,看著葉輕寒讓人心痛的背影,很想上前去擁抱這個讓自己感受到悲傷與快樂的男人。

「走過陰雨,走過艷陽,路過泥濘,踏過苦海,縱然無人懂,亦要堅定道心,穩若磐石,一往如前,不要回頭。」

嘶啞的聲音感染了眾人的情緒,盤虎等人看著傲立的背影,彷彿明白了許多,悲傷卻更堅定。

葉輕寒緩緩走在花園旁,微微抬起頭,生生掐斷了感悟苦海,他有自己的打算,不希望快速進入苦海境,這一世,每走一步,都要走的紮實,穩定!

「盤虎,去勾動記憶深處最不願提起的往事,心魔越強,意味著你將來的成就就越強,渡不過心魔,就會化身魔道,只會殺戮,若心智夠強,還能控制本心,繼續苟活於世,若是心智不足,氣血將快速燃燒,不出三年就會氣血耗盡,快速老化、隕落。」

「多謝公子解惑!老夫明白多了。」盤虎興奮的說道。

「嗯,你我有緣,再贈你一句話,心若光明,縱宇宙暗寂,也可以看到自己的路,若你心中無路,縱漫天大道,你也將通往地獄,把握好心中的『道』,道若在,心魔就不在。」葉輕寒點了點頭道。

「是!公子說的對!」盤虎更加敬畏,再也不把葉輕寒當成年輕人了。

「去吧,多準備些再突破,沒壞處。」葉輕寒微笑道。

「哼,我以為有什麼了不起的呢,原來說的全是廢話!我沒有沒有半點感悟,真是浪費時間。」陳倉突然爆發,冷聲不屑的說道。


盤虎和火菲兒三人臉色突然一變,沒有想到陳倉居然如此沒有禮貌,怒氣不自主的迸發,顯然已經站到了葉輕寒這邊。

葉輕寒大有深意的看了看陳倉,知道這個傢伙是吃醋了,不禁自嘲一笑,搖了搖頭道,「對你來說既然無用,那就不要聽,去吧。」

「就是,沒人讓你來!不想聽就走,我家不歡迎你。」火菲兒冷聲說道。

「離開我家!哼,公子說的那麼好,你居然還出口傷人,真是不可理喻!」火芽兒怒視陳倉,第一次對人這般發火。

陳倉似乎更憤怒,火芽兒和火菲兒兩姐妹以前是為首是瞻,從不對自己發火,可是自從葉輕寒出現后,就把自己給忘記了,眼中的怨毒不言而喻,怨恨葉輕寒壞了自己的好事,也怨恨這對姐妹花『水性楊花』,喜新厭舊。

其實這也只是陳倉的自以為是而已,火菲兒和火芽兒從未說過喜歡他,而陳倉或許也只是看中了火菲兒的火家旁系這個身份,在火雲城又佔據了這麼一個好的立足之地,而且他的心更大,想同時收了火菲兒和火芽兒姐妹兩個人,享受齊人之福。

「好!好!我走,火菲兒,火芽兒,以後有你求我的時候……」陳倉憤怒,拂袖離去,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過。

葉輕寒看著陳倉離去時候的眼神,知道這個少年入魔了,將來肯定會和自己作對,和火菲兒作對。

「葉公子,陳倉太小,不懂事,被所謂的愛情沖昏了頭腦,您不要和他見識。」盤虎無奈說道。

「我不和他計較,不過他最好也別讓我動手,否則沒有商量的餘地,你也走吧。」葉輕寒平靜的揮手示意,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盤虎離去,火菲兒和火芽兒也獨自修鍊,有了赤焰掌,火系三品火靈丹,進步十分快速。

葉輕寒吞服大量的靈丹,淬鍊肉身,將血肉之軀打造成了金剛之體,刀劍難傷,不動如山,動則山崩地裂,摧枯拉朽。


葉輕寒的修鍊十分獨特,幾乎完全是用冥想的方式在苦修,體內的小人打著各種詭異而又強大的招式,動用真元,在識海內捲起狂風暴雨。

這種冥想修鍊方式很有優勢,不僅可以修鍊秘術,還能增強靈魂感知,增強人的反應能力,出手變招的能力。

兩個時辰后,葉輕寒覺得再這樣苦修下去根本沒有多大的作用,便起身來到前院,看著四周山水風景,感悟人生,走在山水之間,好像與天地渾然一體,不可撼動。

火家的大長老孤身一人遠遠站在遠方,俯瞰著葉輕寒,眉間緊蹙,他看得出葉輕寒很強,不管是走路還是欣賞風景,都讓人無從下手,他從未見過一個人在走路的時候,可以下意識的保持著攻擊和防禦的心理。

這不是葉輕寒故意保持警惕,而是天生養成的習慣,爆發於瞬間,狂暴的戰力可以瞬間擊碎任何人的偷襲。 葉輕寒緩緩轉身,眺望遠方,目光如炬,鎖住了火家大長老的身影。

火楓大長老一愣,沒有想到自己和葉輕寒相隔好幾里路偷窺,他也能發現!

「好強的感知能力,是巧合么?」火楓有些無法相信,一步百米開外,快速疾馳,朝葉輕寒走來。

葉輕寒像一根標槍挺直,雙手背負身後,等待著火楓的降臨。

苦海境五星戰力,比司徒雲霄強很多,但是還不至於給葉輕寒造成多大的殺傷力。

「老夫火楓,火家大長老,見過葉公子。」火楓白髮蒼蒼,終究是見過世面的人,沒有像其他火家人那樣,眼高於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內。

「嗯,火道友前來所為何事?也是質問我偷了你家的五百斤石乳精華的嗎?」葉輕寒淡淡的問道。

「咳咳,公子折煞老夫,那群小子不懂事,衝撞了葉公子,還請多多包涵。」火楓乾咳兩聲,十分尷尬,火家有沒有那麼多石乳精華他最清楚不過了,若葉輕寒不強,沒有這麼神秘,他或許會仗著實力強行佔有葉輕寒的財務,不過對手一旦強大,他也不敢亂來。

葉輕寒嗤笑一聲,等待著火楓的下文。

「老夫也是剛剛才知道葉公子的身份,特來請罪。」火楓抱拳說道。

「我的身份?」葉輕寒蹙眉反問道。

「半個時辰前,靈寶閣的朱勝執事告訴老夫,您乃是靈寶閣的榮耀釀酒師,定然不會看上火家那點靈果的,所以我狠狠的教訓了下那幾個不孝子,親自來給您道歉。」火楓苦笑道。

「不用了,我不會和他們計較的,但是你們最好讓一些人少打火菲兒姐妹的主意,不然後果可能比得罪我要恐怖的多。」葉輕寒冷聲警告道。

「這個自然,她們是火家的旁系,能得到公子寵幸是我們火家的榮幸,從今天開始,她們姐妹將是火家嫡系,除了火家家住,絕對沒人可以命令她們做任何事情!」火楓連忙保證道。

「嗯。」葉輕寒點了點頭,對火楓的表態還算滿意。

「公子,老夫剛剛得知消息,拍賣行半個月後舉行大型拍賣會,地點就在火雲城,會有大量的天材地寶運來一起拍賣,到時候樓蘭古國的強者將會一起駕臨,不知公子可有興趣一起參加?我幫您弄一張貴賓卡,算是表達一份歉意。」火楓恭敬的說道。

「好,拿到送到這裡來。」葉輕寒眼神一亮,知道拍賣會上會出現很多寶貝,價格可能也會很高,需要準備大量的靈晶和黃金。

火楓離開,葉輕寒親自去了一趟靈寶閣,買了一個三品煉丹爐,讓朱勝收購大量的三品以上的靈藥,準備煉丹賺錢。

靈寶閣一直和煉丹閣、煉器宗合作,利潤顯然要分一半出去,一聽葉輕寒會煉丹,朱勝愣了一下,隨後大喜。

「公子,您會煉丹,不如把丹藥放在靈寶閣來賣吧!您獨佔六成利益,保證不要您費心!」朱勝興奮的說道。

「好,你來提供材料,五品以下的材料全部收購來,簡單的五品丹藥也可以,我保證你賺的衣缽滿盈。」葉輕寒點了點頭,準備和朱勝合作。

「是!簡單的五品丹藥也可以嗎?您是五品煉丹師?天吶,整個梟隕星都沒有五品煉丹師吧!」朱勝亢奮,兩眼放光,若是他手中有五品丹藥,恐怕會有很多洞天境強者前來爭相購買吧!

「廢話少說,去收集材料吧,我要急等用靈晶。」葉輕寒說完帶著一些三品材料和四品煉丹爐走出了靈寶閣,回到別院就開始煉丹。

二品丹藥價格太低,不值得浪費時間,出手就是三品以上的丹藥,火系火靈丹,絕對是三品極品,價格可能翻到十倍以上,一枚就要一萬兩黃金!相當於一塊下品靈晶。

一爐就可以煉製十幾枚火靈丹,這可就是相當於十幾塊下品靈晶。

葉輕寒煉丹技巧登峰造極,全部用真元之火煅燒,不僅可以煉丹,還可以練功,一炷香就產生一爐丹藥!

真元的純度不斷攀升,等同量的真元,但是質量卻有天壤之別,攻擊的力度也將攀升!

煅燒一個時辰的時間,葉輕寒就要打坐休息,恢復真元,每一次都會有不小的進步。

晚上,葉輕寒至少煉出三十多爐丹藥,五百枚三品極品的丹藥,苦海丹一百枚,這一枚苦海丹就價值一百塊下品靈晶,而且有價無市!很容易出手。

丟了十多枚火靈丹給火菲兒,葉輕寒把所有的丹藥全部拿到靈寶閣,交給朱勝去賣,朱勝給的定價比葉輕寒的還要高出一倍之多。

「繼續收購材料,高等材料有多少我要多少,最好能弄到四品靈藥。」葉輕寒有些著急,這些三品丹藥的價格太低,真正的高價丹藥都在四品,三品極品也不過幾百枚靈晶而已。

「好嘞!公子放心,我有客戶資源,明天之前就能把靈晶送到您的手中!」朱勝拍了拍胸膛保證道。

「嗯,除去收購材料的本金,你拿三成,剩下一成交給靈寶閣,六成靈晶送到我的住處。」葉輕寒點了點頭,帶著收購來的材料離開了靈寶閣。

回到家中,火菲兒姐妹已經做好了飯菜,等待葉輕寒回家享用。

葉輕寒看著火菲兒和火芽兒自從修鍊了赤焰掌,氣質竟然變得更加奪人心魂,一舉一動都勾動著人的心魂,尤其是在家,兩個人穿的更加火爆,換做是其他男人看到,心臟都能跳到嗓子眼了。

葉輕寒吃了一些飯菜,補充氣血,疲憊的靈魂得到修復,火菲兒又送來一桶熱水,柔聲說道,「公子,我伺候您沐浴吧。」

火菲兒呼吸急促,決定主動出手,退去外套,裡面只剩下一件透明的褻衣,胸前兩點點綴,清晰可見,潔白如雪的肌膚彈指可破,雙峰傲立,呼之欲出,勾動人的靈魂。

撩人的身體,妖氣的面孔,火辣的身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沒有反應。

葉輕寒瞳孔微微一縮,他也是男人,而且是嘗過魚水之歡的男人,正常的男人,怎麼可能做到坐懷不亂?

不過理智告訴自己,他暫時不能碰女人,碰了就要負責,而現在,他付不起責任。

「出去,我不需要別人伺候,你不是我的奴僕,在這樣我可生氣了!」葉輕寒故作生氣,冷聲說道。

「不!公子,菲兒想清楚了,只想伺候您,終身不嫁,我不求名分,只求公子寵幸!」火菲兒一縷鬢髮垂肩,遮住了一般的酥、胸,半遮半掩,更添魅惑,主動伸出玉手去解葉輕寒的衣衫。

葉輕寒猛朝後一退,呼吸急促,身體有了反應,額間冒出一絲虛汗,前世高高在上,從未有人敢這般挑逗他,火菲兒的火爆行動讓他有些吃不消。

雖然火菲兒說不讓葉輕寒負責,可是葉輕寒也有自己的底線,吃干抹凈,拍拍屁股走人,不是他的風格。

「公子是嫌棄我么?我雖然一個人帶著妹妹遊走江湖這麼多年,可還說完璧之身,從未讓別人佔半點便宜……」火菲兒看著葉輕寒敬而遠之的樣子,不禁一怔,黯然問道。

「不……絕對不是,我不習慣別人伺候,你先出去吧。」葉輕寒背後被冷汗打濕,心中躁動,多年沒嘗到肉的他的確需要發泄,若不是沒人主動勾引,他或許不去想這些yin欲之事,可是當這麼火辣女子出現,對外人純潔如水,對自己放浪形骸,哪個男人能忍得住。

葉輕寒拒絕的乾脆,可是肉體已經出賣了他,身體的細微變化讓火菲兒抿嘴偷笑,妖魅的說道,「公子何必苦忍?奴家真的不要您負責,我雖然是完璧之身,倒是從書中學了一些,肯定給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疲憊盡去。」

說著,火菲兒再次靠近葉輕寒,伸手朝下方抓去。

葉輕寒知道再不強勢,今天可能真的要失足了,不禁氣勢一升,將火菲兒推飛好幾米遠。

火菲兒一驚,身體失去平衡,朝牆壁砸去。

「啊……」

一聲尖叫勾動人的靈魂,讓葉輕寒心微微一顫,連忙伸手攬住蠻腰,柔弱如水的肌膚讓人酥麻,四目相對電光火花閃過。


葉輕寒眼中露出一抹凶光,冷聲說道,「再敢這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對你沒好處。」

「公子那就別放過我吧!」火菲兒放肆,伸手摸向葉輕寒的胸膛。

「坑爹!」葉輕寒暗叫一聲,一把將火菲兒推出房間,隨手關上房門,退去外衣沖入了浴桶里,用冷水清除邪念。

這不是幻覺,也不是心魔,而是實實在在的誘惑,葉輕寒深吸一口氣,收斂心神,慢慢安靜了下來。

房門外,火菲兒抿嘴淺笑,暗道,「哼,我就不信你能繼續忍下去,我火菲兒免費外送,你拒絕不了!」

的確,這樣的撩人的女人主動貼身送,沒人能拒絕,葉輕寒拒絕,她自然不肯認輸。

「嘻嘻,姐姐失敗了呢!」火芽兒捂嘴頭笑道。

「臭丫頭,你還嘲笑我,看我不揍你!」火菲兒惱羞成怒,不顧就穿一件內衣就在院子內追逐火芽兒起來,幸好院子里沒有其他男人,否則早就爆體而亡了。 夜風起伏,春意盎然,火菲兒和火芽兒在院內修鍊赤焰掌,在極品火靈丹的加持下,事倍功半,進步頗為快速,一掌打出,四周的溫度灼熱,讓人酷熱難耐。

「真元不夠純粹,火系體質沒有利用到一成,在打出赤焰掌的瞬間,要想盡辦法勾動體內的火元素,這樣的赤焰掌才可能達到巔峰狀態,殺傷力絕對不遜燃血境中期的存在。」葉輕寒身著一件紫色戰袍,隨風飄逸,丰神如玉,來到了四合院內。

「公子,怎麼才能調動火元素?我覺得體內的火元素很活躍,可是一旦攻擊的時候,它們就消失了,感應不到了。」火菲兒看痴了,愛慕的問道。

「那不是你感知不到了,而是你沒有精力去感應,靈魂做不到一分為二,同時掌控真元和火元素。」葉輕寒搖了搖頭說道。

「哦。」火菲兒很是委屈,年輕一代,她算是佼佼者了,可是在葉輕寒看來,還是不堪造就。

「算了,今天你們主攻真元的純度,來幫我煉丹。」葉輕寒準備好好教導下這個兩個女孩,不惜浪費一點時間。

「啊?我不會煉丹啊!」火菲兒一怔,煉丹師,煉器師,這些人戰力不怎麼樣,但是地位尊崇,一個三品煉器師或者煉丹師,四品勢力都會搶著要。

「不需要你們會,只要將真元燃燒,加持溫度,周而復始,你們的真元純度自然會越來越高。」

葉輕寒取出煉丹爐,讓二女將雙掌按在煉丹爐上,真元一處,化作一團火焰燃燒煉丹爐,爐內的材料快速融化。

「加大火焰,升溫!」

「學會慢慢控制真元的流逝,不要浪費真元,煉丹不僅可以讓你們真元更加純凈,還可以鍛煉你們的靈魂。」

隨著時間的推移,火菲兒和火芽兒臉色慘白,汗水打濕了衣服,濕身的誘惑令人垂涎欲滴,不過葉輕寒卻沒有那閑工夫去偷窺什麼,就算想看,估計她們會比自己還興奮,直接脫了給他看。

兩個人的真元,連一爐丹藥都沒有支撐,氣海內的真元就被耗盡。

爐火漸漸熄滅,葉輕寒接手,淡淡的說道,「服用火靈丹,促發真元重生。」

火菲兒和火芽兒吞下一枚極品火靈丹,大量的火元素爆發,真元猶如滔滔江水翻湧,充斥四肢百骸,靈魂都在快速增長!

從未有如此體驗的她們舒服的低聲呻吟,叫聲嫵媚,妖嬈動人。

半個時辰后,葉輕寒已經煉製出好幾爐的丹藥,火菲兒和火芽兒也恢復到巔峰狀態,真元果然被淬鍊的更加純凈,儘管境界沒有多少提升,但是真元的質量提升了一個小層次。

「你們是火系體質,很適合煉丹,或許可以學習煉丹,將來成就可能遠超在武道上的成就,成就五品甚至六品煉丹師也是極有可能的。」葉輕寒看著氣質發生脫胎換骨的二人,不禁很是滿意的說道。

「真的嗎?五品哎,我們整個梟隕星上最強的勢力才是四品!」火菲兒興奮,五品煉丹師,足以開闢一個宗門,成為五品大宗了!

四品和五品只有一品之差,但是差距萬千里,不是一個檔次的,當年的五品葉氏大族,可以毀滅無數個梟隕星。

「嗯,你們去靈寶閣取一個二品煉丹爐來,我教你們煉丹。」葉輕寒淡淡的點點頭,培養一個四品煉丹師還是很簡單的。

火菲兒一聽,急不可耐,立刻帶著火芽兒換了一件衣服衝出了家門,直奔靈寶閣。

「鸚鵡,跟著去,今天城內來了很多陌生人,別讓她們出事。」葉輕寒看著二人跑出別院,不放心的交代道。

別院一棵大樹上,鸚鵡伸了一個懶腰,不情願的飛出別院。

一身肥肉讓它實在懶得動,飛了一會就覺得有些疲憊,不禁惱怒的說道,「這一身五花肉,該減肥了,不然真成了肉球了!影響本神鳥的英明神武。」

……。

東區,一個貧民區域內,陳倉的住房,是一棟普通的木房,此刻房間內竟然不止一個燃血境巔峰強者。

「嘿嘿,我說的很明白了,這個葉輕寒身上有數千下品靈晶,你們要靈晶,我只要那兩個女人,如何?」陳倉嘴角掛著一抹邪笑,低聲問道。

「女人而已,有靈晶要多少有多少!一千多塊下品靈晶,夠我們揮霍幾個月了,兄弟們,怎麼樣,做了這單吧?」一個絡腮鬍大漢興奮的說道。

「陳倉,你確定他的修為是燃血境中期到巔峰之間,絕對沒有破入苦海境么?若是敢騙我們,我扭斷你的腦袋!」

「我們華南五虎的名聲你可是知道的,敢拿我們當槍使,我會活活折磨死你!」

幾個燃血境巔峰強者皆是殺氣凜然,絕對殺人無數。

陳倉氣息一沉,連忙說道,「幾位道友,我陳倉好歹的盤虎戰隊的中堅力量,豈能如此不自量力,得罪華南五虎?我說的是事實,絕無虛言,不過葉輕寒的戰力可能比普通的燃血境巔峰強者要強一些,但是絕沒有破入苦海境,我相信五位上人絕不遜於他。」


林遠這時整個人和武魂融合在一起,化成一道燦爛的劍光,向著松明秋直射而去。

Previous article

不會脫出十環靶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