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咬了咬牙還是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明天就用自己來贖回你老公,但你要是騙我的話,我的鬼老公也是不會放過你的,而且你也知道,我還認識一個法力高強的道士,要是你使詐,我也會讓他收了你老公的。”雖然這麼說有點過分,但是我卻不得不謹慎。

直到看見白柳一臉欣喜的點了點頭,抓着我的手說道“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騙你的。還有,剛剛對不起啊文若。我也是走投無路了。”她說着有點愧疚的看了我一眼。

見她這個樣也不像是在撒謊,我就擺了擺手說了聲沒事,不過還有一件事我也感到好奇,就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來這裏是有別的目的的?”

“因爲這個……”白柳說着拿下了我肩上的單肩包,從包的背面拿出了一個小小的黑東西,接着她撩起了自己的秀髮,從耳朵上取下了一個藍牙耳機。

“你監聽我?”我氣憤的看着白柳,對她的好感和同情一下就到了負數,我說她怎麼知道我來華服是別有目的的,感情她是在我的包上安裝了個監聽器。

“文若,對不起!”向來高貴冷豔的白柳見我怒不可歇的樣子,真誠的朝我鞠了個躬。見她這個樣子,我火氣也消看了一小半,既然都監聽了,再追究也沒什麼意義了。

可是她到底是什麼時候給我包上放了這個監聽器的?

“你是什麼時候給我放上這個東西的?”

“就在昨天,我跪在你面前的時候。”白柳看着我尷尬的說道。

我深呼吸了一口,縱使白柳的遭遇讓我很同情,縱使她跟我有諸多相似,縱使我火氣沒有剛剛那麼大了,但我還是轉身留給了白柳一個背影,朝公司走去。

本來我是主動地,偏偏現在被白柳變成了被動,讓我連一絲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上班的時候,因爲我是白柳的助理,所以時不時的都要在她面前晃悠幾圈。儘管我都避免了好幾的和她的交談。

但她中午下班的時候還是把我叫到了辦公室裏。

“文若,我知道我的行爲很可恥,可我也是萬不得已的,現在我不求你原諒,只望你今晚能換回我老公,我也保證一定會告訴你們我知道的全部。”白柳謙卑的站在我面前,一陣點頭哈腰。

她這麼焦急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過我得先回趟古宅,把安風陌留給龍姑,不然要是要是安風陌和林尚哲發生了衝突,佔了下風的話,就是我的錯了。

我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白柳,白柳又是一陣態度卑微,我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樣。

大概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出乎意料的緣故,我一天都處於迷糊狀態,很快就到了晚上下班的時間。

白柳照舊跟我坐了同一輛公交,只不過一路上我們都像個陌生人一樣,直到到站下了車她纔開口叫住了我。

“文若,我在環山公墓等你。”

“嗯。”我悶聲回了一句,也沒有轉身看她,因爲我在想該怎麼跟龍姑說,萬一她不同意怎麼辦。萬一安風陌到古宅之後醒過來了怎麼辦?

一路都在擔憂的我,不知不覺的就到了古宅門口,而且龍姑已經在門口迎我們了。

說來也奇怪,自打我和安風陌冥婚之後,龍姑就一直陪我們住在一起,每天給我們洗衣做飯,照顧我的起居,每當我告訴她去做自己的事,不用管我們的時候,她都會慈祥的摸我的頭,說這是她應該做的。

想到西街出了名的神姑天天像傭人一樣照顧我們的起居,每天還巴巴的等着我們下班,我多少也有點過意不去。

忙上前兩步抓住了龍姑的手“龍姑,你以後就不要在外面等我們了,晚上風大,而且你都一把年紀了。”

“哎呀,我們家若若真好,現在就知道心疼我這個老婆子了。”龍姑笑眯眯的蓋着我的手,一路拉着我走回了屋子。

“小陌今天又是一整天沒有說話嗎?”

“嗯。”我點了點頭,也順勢將乾坤袋拿了下來。

就聽龍姑嘆了一口氣“唉……看來要抓緊找出真兇了。”

“那萬一找不到的話會怎樣?”我下意識的開口問道。

龍姑卻沒有回答,只是神色複雜的看着我搖了搖頭。

我也大概猜到會是怎麼樣了,忙將乾坤袋交到了龍姑的手裏,跟她說明了今天的事。

雖然她再三反對,但爲了安風陌,我們還是談到了一起,只是最後走的時候,龍姑卻硬將一個荷包塞到了我的手裏。

“這個你拿好了,等到離那個惡鬼近一點的地方,撒在他的臉上也能抵擋一陣了。”

“這是什麼呀?”我翻來覆去看着手中精緻的荷包,摸着裏面的東西剛要打開,龍姑就按住我的手“別打開,等用的時候再開。”

“好。”我乖巧的點了點頭了,握緊了手中的荷包就朝着白柳說的環山公墓走去。這時候。

我們住的地方屬於是荒郊野外了,一天除了那一班公交,連個出租車都沒有,所以等我到環山公墓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環山公墓之所以叫做環山公墓,就是因爲它依山而建,而且是唯一一個對外開放,沒有守墓人的公墓。

所以我不用過守墓人的一關,順利的就進了公墓,只是四周一片漆黑的,我打開手電筒也只能勉強看見路。

而且這裏的墓地因爲不用收費,大家都是亂葬的,東一塊墓碑,西一塊墓碑的,在夜裏特別的滲人,一不小心就撞到了那些墓碑上面。

“對不起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雙手合十向被我撞過的墓碑道歉,也不知道這個白柳去哪裏了。打電話的話我又得把手電筒關了。不過反正這裏面除了我和白柳也沒有別人。想着,我正打算開口吼一嗓子。

身後就傳來了一聲熟悉的叫聲。

“文若姐姐……” “喬珊……你怎麼?”我轉身看着身後的人,不,應該說她是殭屍好像更爲確切,可是安風陌不是說喬珊一百年之內是離不開那個旅館的嗎,怎麼她現在會出現在我的面前,而且還是和林尚哲,豆豆他們在一起。

可是不等我細想,喬珊就帶起了一陣冷風,一下的撲到了我的懷裏。

“姐姐,喬珊好想你們呀,你是不是也很好奇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吧?”

“嗯。”我木納的點了點頭,被喬珊強行的抱着,我推開也不是,回抱也不是。

但幸好,喬珊說着就激動的從我懷裏出來,拉來了身旁的林尚哲衝我說道“姐姐,是你這個朋友幫我出來的,他真的好厲害喲。以前你喜歡的那個鬼哥哥還說我得一百年才能出來,可是現在我就出來了,說起來還是要謝謝姐姐。謝謝你讓這個厲害的鬼哥哥來救我。”喬珊說着感激的抓住了我的手。指了指身旁的林尚哲。

可我卻不解的看向林尚哲,看着他抱着豆豆全程微笑的看着喬珊和我的一舉一動,那種人畜無害的眼神讓我差點以爲那次他殺我是在做夢。

見我看他,他還衝我笑了笑,將懷中的豆豆交給了喬珊“喬珊妹妹,你可不可以先帶豆豆去一邊玩耍,我和姐姐有話要說。”

“好的,沒問題!”喬珊爽快的接過了林尚哲懷中的豆豆,臨走前還不忘在我耳邊悄悄的說道“姐姐,這個鬼哥哥不錯喲,而且他對你一往情深,你要不再考慮一下他吧。”

她說完就要走,卻突然想起什麼的看向了我,一臉笑意的說道“對了姐姐,等你和哥哥說完話,你就跟我說說楊南川的事哦,這個哥哥不讓我去見他,非得讓你跟我說呢。”

楊南川……喬珊的話讓我渾身一震,突然想起來那天在譚玲家的時候,林尚哲說什麼等那位來,而且那位還比譚玲厲害千萬倍,難道他說的就是喬珊。

可現在楊南川家裏還有個玉靈喬珊,也不知道謝容城有沒有給喬珊帶話,要是沒帶的話還好說,我可以推脫說完還沒來得及去看楊南川,可萬一帶了的話,當喬珊看到楊南川現在的妻子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時候,她會怎麼想,怎麼做,我真的不敢想象……

還有,也不知道林尚哲到底跟喬珊說了什麼,她爲什麼會對我說那樣的話,還說什麼讓我考慮一下林尚哲。

“若若……”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我,猛的被一股冷意觸上了手,待我看清抓住我的是林尚哲之後我立馬甩了開,站在了一邊。

警惕的用手電筒對着他“你到底要幹什麼?爲什麼幫喬珊出來?”

“怎麼,難道你不希望她早點離開那個鬼地方嗎?”

“我……”

“哦,對了,我忘了,你們不是不想讓喬珊妹妹出來,是害怕她出來吧,畢竟你們幫着一個頂替着人家模樣的玉靈瞞着喬珊。讓人家以爲未婚夫是個負心漢,娶了別人。”林尚哲說的每一個字都讓我渾身顫抖,看來,謝容城已經把話帶到了,那喬珊剛剛還要問我什麼,難道說林尚哲已經告訴了她真相!可是不應該呀,要是喬珊知道了真相的話,她怎麼可能那麼熱情的對我又摟又抱。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林尚哲突然向我逼近了兩步,手電筒下的他雖然依舊模樣清秀,可不一樣的卻是多了幾分陰森,讓我下意識的又要後退。

可他卻猛的抓住了我的手,就好像洞悉了我的想法似跟我解析道“你放心若若,喬珊妹妹她還不知道你們乾的好事呢,她估計就想問問關於那個楊南川的具體情況而已。你看,人家一個殭屍都這麼懷舊,爲什麼你就不能再愛上我這個前男友呢。”

“你放開我,放開……”我現在被他抓着一隻手,另一隻手又拿着手電筒,想要掏出龍姑給我的荷包也沒辦法,只好拼命的掙扎着。順便打探着四周,也不知道白柳在不在,林尚哲有沒有遵守承諾放過她老公,可現在這些都不是我能擔心的了,因爲林尚哲不僅沒有放開我,還將我猛的拉入懷中。

“若若,你放心,我會跟喬珊說幫助玉靈的就那個臭道士一個人。是我讓她從哪裏走出來的,我的話還是很有威脅的。再說,就算她知道了是你幫助了那個玉靈隱瞞了她,想要報復你的話,也得先過了我這一關纔是。”林尚哲說着頓了頓,冰冷的手劃過我的臉頰,替我挽起了剛剛因爲掙扎而凌亂的碎髮。

繼續說道“若若,跟我在一起吧,我可以不殺你。雖然跟你的**在一起修煉會遲緩,但我願意陪着你生老病死,等你死了,我們的靈魂就可以生生世世的在一起了。”

“可是……我已經冥婚了。”我知道現在激怒他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只好小心翼翼的說道。

可我話音剛落,林尚哲就是一陣狂笑“那有什麼,大不了我將那個男鬼打的魂飛魄散就好了,反正現在你都看到了,我也不必隱藏自己的實力了。而且,那個男鬼也並不是真的愛你。他只是看上了你身上的魂珠而已。”

“你什麼意思?林尚哲,你還是林尚哲嗎?”本來想低頭勸誡他放過我,可沒想到他現在會這麼狠毒,還說什麼要打的安風陌魂飛魄散,更加讓人生氣的是,他竟然還編造出這麼奇葩的理由。魂珠?呵呵,我還靈珠呢!

看着以前那個林尚哲的氣息在他身上沒有一絲殘留,再加上他說讓安風陌魂飛魄散的話刺激到了我。

所以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下子就將他推了開,掙脫出他的懷裏。不過我也因爲用力太猛,狠狠的撞在了身後的墓碑上。

雖然腰上難忍的疼痛讓我直不起身,但我還是感謝自己剛剛的大力讓我藉機可以從口袋裏掏出龍姑給我的荷包。

怕被林尚哲看見,我索性關掉了手電筒,將手機扔到了一旁,可我的手還沒打開荷包,荷包就不翼而飛了。

等我慌張的摸索到一旁的手機,打開手電筒之後,卻看到了讓我震驚的一幕。

只見林尚哲從荷包裏倒出了一把紅色的粉末,隨意的將他們揚在了地上。嗤笑道“呵,一小袋處子血提煉出的粉末就想滅掉我嗎?是那個老太婆給你的吧,真好奇他是怎麼搞到這些的,雖說看起來才一小袋吧,但這些至少也要二十幾個處子的處子血才能提煉出來吧。你拿着這麼噁心的東西對付我你不噁心嗎?”

處子血?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尚哲,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惡不噁心談不上,但我沒想到處子血也能殺鬼,可看着林尚哲沒有絲毫損壞的樣子,我也忍不住埋怨起龍姑,真不知道她那個神姑的頭銜是怎麼得來的,我還以爲給了我什麼厲害的東西呢,看來,這回我得把命留在這了。

可轉念一想,我不是早就做好了九死一生的打算麼,現在又怕個什麼,反正大不了一死,我還不信他林尚哲再厲害能鬥得過黑白無常。

雖然我以前不相信有什麼黑白無常來勾魂的事吧,但現在鬼呀靈呀,連殭屍都出來了,而且龍姑還不止一次的提到過閻王呢,所以我相信自己死後也一定不會被林尚哲擄走魂魄的。

所以,乾脆放開了膽子揉着腰站起了身“好吧,我認命,你殺了我吧,反正在我心裏你早就不是那個陽光帥氣溫柔善良的林尚哲了。”

“原來在你心裏我是這麼完美的呀。可惜,我的確已經不是什麼林尚哲了,不過很快,很快你也就不是什麼文若了。”

“你什麼意思?”我不解的看着林尚哲,說他不是以前的林尚哲,我也就是因爲太驚訝與他現在的所作所爲隨口一說而已,可他竟然還真的承認了。不僅如此,還說什麼我也很快就不是我自己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想知道嗎?”林尚哲扯着嘴角玩味的看着我,身後突然就揚起了一件黑袍,他看着我說道“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但我在想你會不會承受不住呢。”

“愛說不說!”我狠狠的瞪了林尚哲一眼,幸好我反應過來了,不然差點就上了他的當,我估計他是想忽悠我一番,將我騙得團團轉之後再讓我覺得離不開他。

就像傳銷給人洗腦一樣,我相信林尚哲完全有這個能力,因爲不論他變或不變,他忽悠人的技巧從來都沒有減弱半分。

果然,就聽林尚哲說道“那個你記憶中的林尚哲早就被我吞噬了,不過我也沒有太殘忍,至少還留了他的一魂,專門保管記憶的一魂。再怎麼說,他也算是我的半個救命恩人了,要不是他。我大概還被封在河底呢。”

林尚哲一本正經的說着,但我也權當他是個有精神病的鬼,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可他的下一句話,卻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你知道你爲什麼四年都懷不上孩子嗎?”

大概是我的臉色太難看了,林尚哲突然裝模作樣的道歉道“哦實在不好意思,我好像提起你的傷心事了,可是怎麼辦呢,我必須的跟你說明白才行。”

“你跟你的前任老公都沒有問題,那麼爲什麼會懷不上孩子呢?答案就是我呀,是我一手造成了這一切,不過你不應該恨我,因爲當我說清楚爲什麼會這麼做的時候,我相信你一定會感謝我的。” 超品小農民 林尚哲如同一個瘋子一樣自問自答的說着,但我卻毫無疑問的被他牽着鼻子走。因爲關於懷孕這件事,我也一直有疑問。 ?“其實,我以前跟你說的關於林尚哲的事情都是真的,他的確是譚玲推下河的,也的確是因爲妒忌害死了自己的親弟弟,不過……我先前跟你說的也有一半是撒謊了。”林尚哲圍着我轉了一圈,他好像真的不把自己當林尚哲了,一口一個林尚哲的說着,讓我很不適應,不過我也沒有打斷他的話。反正我覺得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所說的這件事應該沒有騙我。

我的乖巧,讓他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他的弟弟根本就沒有原諒他,而且因爲是冤死鬼,投不了胎,小小年紀就被困在了河裏。所以當他看到害死自己的哥哥也死在同一條河裏之後,他高興的幾乎瘋掉。而且他的怨念吞噬十個惡鬼都戳戳有餘,可你知道他爲什麼沒有吞噬掉自己的哥哥。”

林尚哲完全以一個敘事者的身份緩緩的跟我講着自己的事情,我也不由自主的搖了搖頭。

就見他勾着嘴角說道“因爲林尚哲幸運的遇到了我,他爲了躲避自己親弟弟的追殺,拖着虛弱的不堪一擊的魂魄在河底下四處躲藏,直到有一天,他逃跑時不小心被河裏的一處暗流捲到了一個山洞裏,他在那裏面看到了兩顆烏黑髮亮的珠子,並且其中一個珠子自動飛他的身體裏。”

“而,那顆珠子,就是我跟你說的魂珠。”林尚哲說着猛的勾起了我的下巴,我被迫看向他,卻見他臉上模糊一片,一會是自己的臉,一會又是一張陌生的臉。那張陌生的臉像極了女人。

我還沒來的細看,他就恢復了自己的臉,繼續說道“得到魂珠後的他,突然變得好厲害,輕而易舉的吞噬了自己的弟弟,可他卻不知道,他吞噬他弟弟的時候,那顆魂珠正在吞噬着他自己。”

“你……你到底是誰?”

隨着林尚哲愈發深入的講解,讓我全身不寒而慄,雖然不願意相信,但他,好像真的不是林尚哲。

“我是誰?”林尚哲重複了一句,那張女人的臉再次的一閃而過“我就是林尚哲呀。”

“你不是。”我慌張的向後退了一步,手一抖,手機也掉到了地上,可是我彎腰準備撿的時候,林尚哲卻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那張熟悉的臉上掛着冷笑,一字一句的說道“現在,我們就來說說你吧。”

“其實,在結婚一兩年之後就爲你的老公生個可愛的小寶貝,你有了孩子之後,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一切,你的老公不會揹着你跟閨蜜搞在一起,你也不用救出那個富二代鬼,並且和他冥婚。你可以安然再活十五年,然後死後魂魄和我在一起活過千秋萬載,生個可愛強大的鬼寶寶,不對,不是一個,是十個八個!”

林尚哲喪心病狂的搖晃着我的肩膀“可是偏偏你你這個前男友太固執了,他不肯乖乖的被我吞噬,要不然,我就不會讓你有機會接觸那個富二代的無用鬼了。不過,他再固執,最後還不是一樣被我吞噬。所以呀,有時候,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你就乾脆接受好了,又不會少塊肉,你說對不對呀?”

林尚哲如同流氓一樣挑了我得下巴,可是我卻像木偶一樣呆愣在原地,任由他擺佈,我現在是徹底相信了他不是林尚哲,可新的認知讓我更加害怕,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我卻知道他一定很厲害,不然怎麼可能吞噬了林尚哲,不將安風陌放在眼裏,並且放出了連安風陌都說必須待夠一百年才能出那個旅館的喬珊。

“你到底是誰?”過度的害怕,讓我再一次問出了口。

可他卻仍舊是一臉玩味刮過我的臉頰“我就是林尚哲呀,不然怎麼記得你這個前女友呢,而且在出來後的第一時間就去找你了。”

“你不是林尚哲。”我掙脫了他的手,後退了兩步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機,慌張的打開了通話記錄。可就在我準備給謝容城打電話的時候,手機就突然自己在我手中炸了開。

雖然手機的爆炸讓我沒受一點傷,但我還是一臉驚恐的看着手心裏的零件,然後僵硬的擡頭去看林尚哲。

卻見他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攤攤手說道“好吧,你就當我不是林尚哲吧,我們就不要繼續這個話題了,繼續說說你的事吧,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爲什麼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嗎?”

他雖然像是在問我,可不等我回答他就繼續說道“我記得前面跟你說過,林尚哲發現了兩顆魂珠,一顆魂珠被他吞噬了,另一顆魂珠,他就放在了你的體內。”他說着指向了我的胸口。

我下意識的就站起來身,捂着了自己的胸口“你胡說,我纔不信你的鬼話呢,你跟我在一起那會就特別能忽悠,別以爲我會輕而易舉的相信。”

“不信嗎?我也不信呢。”林尚哲突然說道,但他的話卻讓我摸不着頭腦。

而他,卻欣賞的將我的表情全部盡收眼底,跳話題比跳槽還快“好吧,我告訴你吧,其實啊,他所吞噬的那顆魂珠就是我沉睡千年的內丹而已。而放在你體內的那一顆,就是我的妻子,不過要不是你長的和我妻子一模一樣,我也不會將我妻子的魂珠放在你的體內的。怎麼樣?聽着是不是很狗血呀?”

林尚哲說着看向了我,好似要在我身上看出另一個影子,但儘管我相信他已經不是林尚哲,但我卻不相信自己是她的妻子,更不相信自己體內有什麼魂珠,可是,我的懷疑也已經讓他未卜先知了。

“怎麼?還不相信呀?沒關係,我可以取出你體內的魂珠讓你一探究竟。”他說着雙手做爪,隔空按在我胸口,只見他手心裏起着一團團的黑霧,不一會,我胸前就出現了一顆烏黑髮亮的珠子。

但看到這顆珠子的時候,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驚訝,而是逃跑!既然他已經證明自己說的都是真的,那我爲什麼還要當這顆珠子的容器,繼續被他糾纏。

但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公墓裏,我還沒跑幾步就撞了了一個冰冷的懷裏。

大概是鬼身上都自帶着微光,直到現在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只要林尚哲站在我身邊的時候,我不需要任何的照明,就能看見他周圍三米之內的場景,當然,那場景還有我自己。

見自己撞在了林尚哲的懷裏之後,我想也沒想就準備掉頭逃跑,可是沒跑兩步,我就又撞上了一個冰冷的胸膛。

不過這次,我頭都沒擡,就繼續轉身逃跑,但跑了一會之後就會繼續撞在同一個胸膛上。就這樣,我來來往往幾十遍,直到累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才癱軟在地看着面前一臉玩味的林尚哲嘶吼道“你到底要怎麼樣呀?”

“很簡單,就這樣!”他說着,手一揚,我只看見一團黑影迅速的撞進了我的胸膛裏。可是卻無能爲力。

“你看你,跑了這麼多遍,是不是很熱呀,來,我幫你涼了涼。”早就不是林尚哲的妖怪說着將手放在了我的額頭上,源源不斷的冷氣涌進我的身體,但我卻掙扎不掉他的手。

他的手就像磁鐵一樣吸附在我的額頭上,直到我冷的牙齒打架的時候,他才,猛的收回了手,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怎麼還不甦醒’。

他說完,不等我深究,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繼續說道“好了,下面我們來說說你爲啥一直不能懷孕吧。其實很簡單,因爲你體內的魂珠陰氣太重了,所有的陽胎都無法存活,但是和我生一個就不一樣了,我們生的不僅相貌出衆,而且還是超級厲害的喲,說不定連我都不是我未來孩子的對手呢。”他說着眼光肆無忌憚的掃過我的肚子。

我感覺一陣窒息,原來我四年懷不上孩子竟然是因爲體內一顆珠子。原來我的平靜的生活早在四年前就被他放入的珠子打亂了,只有我自己不知道而已。

“好了,接下來讓我們處理一下你那個多出來的便宜鬼夫吧。”他說着將我拉了起來。

但我卻猛的甩開了他的手“滾!我纔不要跟在一起,我愛的只有安風陌。”

“怎麼辦,你這句話傷到我的心裏。”林尚哲裝模作樣的捂着心臟,但轉念又眉開眼笑“不過沒關係,你的愛終究是不長久的。不過,既然你這麼維護你那鬼夫,那我們就先讓他逍遙一陣子,免得讓你恨我。”

“走吧,我們先回去生個孩子吧。”林尚哲說着就不由反抗的將我攔腰抱起。

我驚叫着想要逃開,但我的驚叫並沒有讓我的力氣很大,但事情卻引來了喬珊和豆豆。

“喬珊救我!”我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像喬珊伸出手。

可我沒想到,她會因爲林尚哲的一個眼光而步步後退“對不起,文若姐姐,我也打不過哥哥,他會撕碎我的。你就從了他吧,這個哥哥不比那個鬼哥哥差。”

PS:,因爲新出來的男二號還沒有到可以說名字的恰當時機,我們就暫時還是叫他林尚哲吧。 本來想起楊南川的事我還是覺得多少對不起喬珊的,也沒有對喬珊抱多大的希望,可是當她真的說不救我,而且自己還躲得遠遠的時候,我確實有點心酸,可我也不會恨她,畢竟我也確實對不起過她。

可是現在這一大片公墓裏,能救我的就只有喬珊了,對了,還有白柳,不過對白柳我是更加沒有抱一點點希望,因爲到現在了。我連她的人影都沒見着。

我被林尚哲死死的禁錮在懷中,眼看着他招呼着喬珊和豆豆就要離開,再加上喬珊還在我耳邊時不時的勸慰幾句,說什麼林尚哲很好,他很愛我之類的話。

可是她說的越多,我掙扎的越加厲害,索性放開了膽子揚手就給林尚哲一巴掌“你放我下來,臭妖怪,別說跟你生孩子了,我這輩子都不會看你一眼。”

“可你已經看我了呀?”林尚哲還真的放我下來了,只不過他現在摸着有臉看着我的樣子讓我更加害怕。他說着,一步步逼得我無路可退。

直到我被身後的墓碑絆倒在地,他就直接俯身下來,一雙本來清澈的眼神,現在也妖冶無比。

“反正我的時間很多,要不我們就玩個遊戲吧!”

“什麼遊戲?”我後背緊緊的靠着身後的墓碑,他要跟我玩什麼遊戲我不在乎,我只希望能多拖延一點時間,萬一龍姑見我遲遲不來就來救我了呢,而且我也相信龍姑西街的神姑不是徒有其名,至於她給我的處子血,我猜也是她低估了對手,誰能相信一個原來平淡無奇的人突然搖身一變成了所向披靡的妖怪,即使現在這個妖怪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也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

“很簡單,給我三天時間,跟我單獨相處三天,我相信你會看清事實,愛上我的。”林尚哲自信滿滿的勾着脣,俯身將我的狼狽盡收眼底。

“我爲爲什麼要給你三天時間,我根本就不想和一個妖怪在一起。”我想也沒想就開口回絕了。本以爲他會發怒。

可偏偏他的脾氣就是讓人捉摸不透,對於我直截了當的拒絕,他非但沒有生氣,還一臉玩味的看着我說道“你這麼快否絕,是不是你也對自己沒信心呢,也對,想當年還沒有女人能過我這一關。你肯定是怕自己愛上我對不對?”

我被他無恥的言論氣的完全不知道形象是什麼,狠狠的朝他碎了一口“呸!你還真是隻不要臉的妖怪,霸佔別人的身體,連個真面目都不肯露不說,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在我眼裏,你連我老公安風陌的一根頭髮都不如。”

我沒想到我的言論會真的激怒他,更沒想到他的臉會變得如此之快,剛剛還笑的一臉奸詐,此刻卻是黑着臉咬牙切齒的說道“看來你是冥頑不靈了。好呀,那我就不用費盡心思的想要得到你這具無用的軀殼了,乾脆將你殺了一了百了!到時候直接囚禁你的靈魂就好了。”

他說着就猛的掐着我的脖子將我提了起來,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說道“你聽好了,我不是妖怪!還有,我這麼努力的得到你,也並不是因爲你長得想我的妻子,而是我妻子的魂珠還在你的體內,我把你留在身邊就是爲了等她甦醒。”

“你……你說什麼?”我哆嗦着嘴脣,也顧不得他掐的我的脖子有多疼,我是完全沒想到體內的魂珠裏面會是他的妻子,更加不敢想象有一天她甦醒之後會替代我。突然我,想起林尚哲將魂珠重新打入我體內的時候說的一句話,他說怎麼還沒醒,難道說的就是她的妻子?不,我不會讓成爲任何人的容身的器穴,也不會讓任何人替代我。

我在心裏一遍遍的嘶吼着,雙手用力的扳着林尚哲的手,掙扎着……可是我的掙扎在他眼裏就跟個跳樑小醜一樣。

他依舊是那一副勾着脣奸笑的模樣,眨巴着眼睛看着我,一本正經的推卸着責任“你也不能怪我呀,你應該怪你自己纔是!你看,你要是乖乖的跟我走,我就會好好的待你,也不會告訴你這麼殘忍的事情,等到你有一天你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被我妻子吞噬,可是你不配合呀。好吧,看着你懇求的模樣,我就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好了。”

林尚哲說着將我猛的扔到了地上,我的後背再一次狠狠的撞在了墓碑上,一陣清脆的響聲,我感覺自己脊椎都給撞斷了。不過當我嘗試着還能動下半身的時候,我才鬆了一口氣,大概只是肌肉拉傷了。

見我不爲所動,她伸手上前想要扶我起來,被我揮開了。

Previous article

說着,德叔敲了敲那黑木盒子,喊道:“玉珠,玉珠,你幹什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