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綴:「……我在這上班啊。」 「不是我說,吳叔,你怎麼開始搞綜藝了,哦,我沒有看不起綜藝的意思。」

她平時說話不怎麼注意,單這補救的一句話都免不了讓人想多,哎,看那個小花都不想看她了。

吳導笑說:「你這閨女!害,電影的獎我拿夠了,年紀也到了,就想找點輕鬆有樂子的事情乾乾。對,你姥爺我也好久沒見了,身體還好嗎?」

蕭綴:「還成,我上禮拜剛去看過他老人家,還有的是力氣罵我。」

吳導呵呵笑了一長串。

蕭綴無奈地跟著笑。

她私生活的事情在圈子裡並不是秘密,娛樂圈這些人可能不了解,但可以想見吳導這號年紀的都這樣笑話她,她可真算得上出息了。


不過她早八百輩子前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了。

她又不是欺騙人感情的渣女,也不想有些綠茶又當又立,她有什麼可心虛的。

因此她雖然是一副受教的模樣,心裡可沒半分不好意思。

吳導這時候看了看他們兩個的站位,笑著道:「認識?」

舒戎還沒說話,蕭綴就搶了先,「嗯認識,但不太熟。」

舒戎眼裡的光瞬間黯淡下來。

「吳導,這沒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

在場的第四個人突然開口,把其餘三個人都嚇了一跳。

吳導最先回神,「呀,小舜我把你給忘了,回吧回吧,沒你什麼事了。」

那人轉身要走。

蕭綴以為自己看錯了,頓時大喝一聲:「等等!」

顏舜維持著轉身的姿勢,頓了一下,而後繼續向前走。

蕭綴:嘿?

算了。

蕭綴湊到吳導面前,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吳叔,這也是你們節目的?」

吳導皺眉:「人家是我們請來的場外素人嘉賓,你不要亂來。」

蕭綴:「我只是看他長得好看多問一句而已!」

舒戎握了握拳。

那個男人容貌的確出色,真放到娛樂圈也絲毫不遜色於節目組邀請到的任何一個明星嘉賓。

但想想蕭綴片葉不沾身的性格,他拳頭又鬆了。

「誒,叔,能不能告我他叫什麼啊?」

吳導:「不能。」

「嘿,您以為我查不到嗎?再說,節目一播你愁他名字會爆不出來嗎?」

吳導:……

他怎麼就沒想到。

他嘆了口氣,深覺現在的小年輕怎麼都這麼不含蓄。

這還是在長輩面前呢。

蕭綴也就是玩一玩逗個樂子,說白了一個長得好看的小鮮肉哪裡找不到呢。

她沒興趣撿著硬骨頭死磕。

太他媽費牙了。

誰知道舒戎突然開口了:「顏舜。」

蕭綴:???

吳導:……

說實在話,蕭綴委實沒有想到最後會是他告訴自己這個帥哥的名字。

不是她自戀,這人剛剛還擺出一副虐戀情深的前任戲碼,轉眼就能給她牽線搭橋……恕她段位尚淺還參不透這路數。

「……我知道了,謝謝。」她艱澀地道。

舒戎笑,心裡想的卻是讓她去吧,早點去了,好早點回來。

既然沒人能留住她,那麼一段時間之內有誰在她身邊又有什麼要緊。

總之他還在蕭繹的公司,就一直是離她最近的那個。 曲蒼茫是高二(三)班主任,除了要教數學外,還必須要兼上班級的英語課。

元興給教師們的薪資待遇優厚,要求他們做的事兒也是不少,曲蒼茫看了一下課表,除了數學課和英語課外,每周三下午最後一節的體活課,還有每周四下午最後一節的思想品德課,以及每周五下午固定的班會時間等等……都明晃晃的寫上了他這個班主任的名字。

思想品德課……

好吧,這科比較省事不用備課,就是每周推薦學生們讀一篇好文或者一本好書,然後在這節課上說說感想,或者寫寫讀後感什麼的,與全班一起交流閱覽心得。

這種課稱之為閱讀欣賞課好像更為貼切一些,曲蒼茫有些搞不懂學校是怎麼定義這節課的。

另外,體活課。

這節課,不就是把學生們放出教室,讓他們在操場上盡情自在的玩么?班主任跟著又算湊哪門子熱鬧?

曲蒼茫有些想不通,不過第一節課也算是安安穩穩的過來了。

只是這個班級里的某些同學真有點讓人犯頭疼,一個個那麼不老實,正式上課的時候肯定表現得更為嚴重,得想個辦法板一板這群青春期騷動症孩子們的性子,教導他們要誠實做人。

軟趴趴地倒在辦公桌上,長長舒一口氣,曲蒼茫漸漸放鬆了全身,享受著人民教師的專屬福利。

下節課是語文,不關他事兒,想看什麼書就可以看什麼,餓了就吃零嘴墊墊肚子,渴了喝完孟婆湯美美回味。

當年因為誤把他抓去陰間的事兒,下面的幾個重量級幹部都覺得對他有所虧欠,應當補償。

孟婆也不例外,雖然嘴上不說,但每次做完湯都會給他留一些,銀子照收,不過多少會給打點折,有時興起了還附帶絕版贈品。

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在零食口袋裡囤積好幾碗孟婆湯的原因。

曲蒼茫特意看了一下,下節組長有課。


隔桌的劉老師已經偷偷點撥他了,只要組長不在,他們這些老師在辦公室里可以「為所欲為」,就算掐遊戲語音網聊也沒人管。

而為了快速融入辦公室里的教師小群體,曲蒼茫還特意申請了一個q,跟其他老師一樣開通了那個叫做模擬時光的遊戲,時不時還干兩把地下城。

模擬時光那個他到現在也不怎麼會玩,只是每天上去簽個到,看見有索要東西的老師就立刻點同意。

這不,很快就有人說了,「曲老師,你上下遊戲,送我點裝修材料。」

「噢,好。」曲蒼茫立刻從桌上爬了起來,點開q空間,載入著那個遊戲。

「曲老師,正好你也送我點材料,我馬上要擴建了。」

「曲老師,加我好友。」

「好,直接發請求過來就行。」曲蒼茫一一應下。

學年組備課基本都是統一,教職員工大會每周才一次,所以沒課的時候,辦公室里閑到蛋疼的人就比較多。

他自然不知道,在他走後班裡是怎麼議論他這個新班主任的。

他也不知道,打從班級門一開一關后,班裡的一切,就完全變了……

曹志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扒光了自己的所有衣服,歡歡脫脫地扎進了他的專屬補眠魚缸里繼續撲騰。

雖然課間很短,但是作為一名標準的水產類同志,他果然還是喜歡魚缸勝過任何軟塌大床,在*的椅子端坐一節課?

那已經是他極限了好么!

剛蹦蹦跳跳尿完尿心裡格外舒坦的小光頭看著某隻人魚甩了滿地的衣服褲子,最可氣的是內褲和襪子還丟到他桌子上了。

你說怎麼就這麼倒霉呢,偏偏調坐的時候分到了第一排。

「森森,幫我把關吧,我要吸氣了。」小光頭不信任別人把關,尤其是他身後那個姓王的。

小光頭最信任的是班長,但是長新屁股這種破事……怎麼好意思勞煩班長為他分神?所以,只能選相對來說比較信任的人。

施梁森那邊剛脫了身上透氣性特別差的女皮,站在椅子上得得瑟瑟的扭了幾下腰,接著就聽到了小光頭的請求,頓時臉色有些不好。

「我才不幫你把關呢,招來那一群玷污我的美貌怎麼辦?」

說著,隨手甩掉了頭上的雙馬尾假髮,狠狠朝地上一丟,極為鬱悶的鼓起了腮幫子,「班長啊,我到底要裝女人裝到什麼時候啊!這假髮戴著太不舒服了,這皮也沒我之前那件透氣性好,夏天來了都沒事兒,結果夏天過去了我反倒捂出一身痱子!」

這些還都不算重點。

如果被同類知道了一定會被嘲笑慘的,想他天下第一畫皮美男,竟然整天穿著一女皮在蹲在學校里裝賣萌蘿莉!

李浩齜出了鋒利的狼牙,順了順已經化為原形的狼尾巴,不由得調笑道,「我們班一個女生都沒有會引起外界懷疑的,班長也是為了逼真性,這點你應該理解的。另外你看人家奇奇整天畫眼線穿34c都沒抱怨呢,再說了,你那破假髮是淘寶刷來的20塊錢秒殺搶購商品,一分錢一分貨這個道理你是懂的,那麼便宜你覺得質量能好哪兒去?」

「我最近手頭緊啊!」pp家剛出了兩款限量香水,他作為忠實死粉,必須要在第一時間入手的!

得了,施梁森悶悶一嘆。

說起來買便宜假髮這事兒也怨不得別人,班長當時特意撥了不少班費給他用,結果都被他買香水花光了。

餘光偷蔫的瞥了瞥最後一排,沉浸於書海之中的然,施梁森稍微鬆了口氣。


又將目光鎖定於與他一樣苦逼,被迫裝妹子的同病相憐,「奇奇,穿內衣的感覺是怎樣的。」

全世界都催我和女主成親 ,穿那玩意痛苦,還是戴劣質假髮痛苦。

「你要試試嗎?」說著,從那名叫奇奇的人肩膀上,「啪」的一聲蹦出了一桿銀亮帥氣的機械□□,而□□上搭著的東西,正是一個粉紅色少女系胸罩。

槍桿伸長自如,直直遞到了施梁森的眼前。

這麼一明晃晃的女性貼身衣物,差點閃瞎了全班漢子們的硬化氪金狗眼。

因為施梁森假扮的是萌系少女,而班裡又不能兩個都是萌系少女,那整天看著多膩歪?

首先,裝嫩對於一個霍亂千年畫皮來說很簡單,也就是換個皮的事兒嘛,他常干!

但是對於沒有感情,被強行改造成人形兵器的奇奇來說卻異常困難,於是他乾脆就本色出演,不過稍微改變了一點形象。

畫了黑黑的眼線,長長的睫毛,短髮微卷,短裙美腿,完美的淡漠御姐形象。

ps,除了周一要參加升旗儀式必須穿校服外,其他時間壓根就沒人管,這也勉強算是貴死人不償命的私立學校那麼一丁點的特殊福利吧。

施梁森猶豫了半天,才緩緩的接過了那個內衣。

那張女皮雖然美艷,但是對於追求完美形象的他來說,還是少了點什麼。

沒錯……就是身材。

再漂亮再萌再裝嫩,他也就是一發育不良的平胸「少女」,看人家奇奇雖然不總說話,但是身材多「火爆」!

連新老濕上課的時候都忍不住總朝那邊瞄,不像自己,接點話就被噴。


曲老師在辦公室里打了個噴嚏,無辜中槍。

他總看那邊還不是因為那名女同學穿衣打扮都太成熟了,完全不像是一個高二的學生。

教室里亂鬨哄的,幹什麼的都有。

就在施梁森剛想試一試他女人形象時穿內衣到底有沒有很勁爆的時候,上課鈴無情的響了。

休息的時間啊,總是過的很快。

然而就在這時候,辦公室里正和其他老師們掐紅色警戒3的曲蒼茫接到了一個「噩耗」。

「我……代第二節課?」

「對。」教務處主任推了推厚重的眼鏡,肯定的對他點了點頭。

曲蒼茫徹底囧了,可第二節是語文課啊!「主任,您是不是應該找個語文老師代課比較好啊?」

教務處主任還挺誠實,「除了你,找不到合適的。」

一提是帶三班的課,全語文組老師腦袋搖晃得比撥浪鼓還厲害。不過這話,自然不能對這位新來的老師說。

曲蒼茫,「…………」

主任不說,他或多或少的也能猜到一些。

他們班……已經逆天到全校共憤了嗎?

曲蒼茫嘆氣,「主任,我沒備過那科的課,也沒有教語文的經驗。」

「沒關係!」主任一見有戲,立刻放低了對曲蒼茫的要求,「知道你是個認真的,所以真的沒什麼關係,我們都理解你的處境。如果真沒備課的話,你可以領著同學們讀課文啊!」

曲蒼茫,「…………」



即便是來自仙界的那些仙人後裔,也都無法勘破其中的玄虛,更遑論其他人了。

Previous article

因為,他並沒有從此女身上感受到惡意,和算計陰謀的氣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