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夜司:微博上看到的。

喬綿綿馬上點進微博,然後好笑的發現她竟然因為南瓜餅上了熱搜。

她回墨夜司:安排。

墨夜司大概是不懂這些網路用語的,發了一個「?」給她。

喬綿綿:等我回去給你做。

墨夜司:好。昨晚睡的好嗎,在那邊還習慣嗎?

喬綿綿:嗯,睡得挺好的。

墨夜司:小沒良心的。

喬綿綿:?

墨夜司:我就睡得不好,你不在,我睡得一點都不好。

喬綿綿看著他這條回復,忍不住笑了:那怎麼辦?今晚要不要我給你唱催眠曲?

墨夜司:好。

喬綿綿:……

兩人甜甜蜜蜜的聊了一會兒,聊完后,喬綿綿感覺有一道不大友善的目光在看著她。

她一抬頭,就看到喬安心目光幽幽的看著她,那眼神,別提有多幽怨了。

喬綿綿和她對視了幾秒,便將目光移開了。

「喬綿綿。」

另一邊,宋可剛刷完微博,看到《旅行的意義》官博放出來的那段視頻評論區里竟然都是在誇讚喬綿綿的,她心裡很不舒服,走到喬綿綿身前,昂了昂下巴道:「明天早上炒菜不要放那麼多油了,我在減肥,不能吃得太油膩了。」

她語氣很是理直氣壯。

就好像,喬綿綿就該做飯給他們吃一樣。

本來喬綿綿是想著她反正也要做飯,不如就把大家的一起做了。

可她願意照顧自己的隊友,不代表一些事情就應該是她做。

尤其是遇到像宋可這種拎不清的,她只覺得好笑:「宋可,我想你是不是弄錯了一件事情?」

宋可一愣:「我弄錯了什麼?」

喬綿綿看著她,聲音很淡:「我沒有給你做飯的義務,這一點你要搞清楚。廚房是公用的,大家都可以用,你想吃什麼,想要什麼口味的都可以自己做。」

「你覺得我做的不合你心意,你可以不吃。沒有人逼著你吃。既然吃了,那就不要有那麼多意見,不做事的人是沒資格嫌東嫌西的,明白嗎。」 或許是因為這次任務完成需要的時間夠長,或許是因為認為段老足夠用功,又或許是因為在這段任務完成的冗長的時間段里,系統曾進行過數次的升級,所以這次段老拿到了升級版的任務獎勵。

一具超階的肉體,肉體的外貌可以根據自己所需要的,進行一次性的變化,論身體的強度還有天賦,都足以和尊境的武修媲美,而身體裡面,更含有不下於尊境魂修的魂力。

這是什麼概念?概念就是,天上掉下來一個魂武雙修的尊境,而尊境的魂修的實力,可是相當可怕的。

不過遺憾的是,段老從來沒有使用過魂力,他原來,都是使用神力的。

所以現在,他只能勉強用原來使用神力的方法來使用魂力,而他使用神力的方式,則是用劍。

秦崢身上,現在只有一把劍,一把現在出了一些小問題的劍,那就是碎玉劍。

而這個小問題,則是出在於秦崢那次一時腦堵塞,給它換了一個叉叉之錘的特殊屬性效果,段老是知道這件事的,但是依舊把碎玉劍給討要了過去。

只聽段老笑言,「不要用你用劍的水準,來衡量我。」

說著,段老躍上了劍端,而後,直接朝著那火光衝天之處,飛劍而去。


秦崢其實還真的很想看看段老出手的模樣,不過想到以後有的是機會,便強壓住這種衝動,然後原地坐下,閉目,運轉體內的力量。

按段老的說法就是,秦崢,在修鍊方面,是一個相當有天賦的人。

仔細想來也是,系統對於秦崢,似乎從來都沒有摳門過,連段老,都給了一句魂武雙修的尊境之軀,當初賦予秦崢的肉體,又怎麼可能會是普通的身體?

說到頭來,只是秦崢一直都沒有去發現罷了,而他體內的這股金色的力量,可以說是來源於系統,但是此時,也已經超脫出系統了。

就像是段老身體里的魂力一樣,來源於系統,但是現在,超脫於系統了。

至於系統里的魂力是從哪裡來的,這個就不是秦崢可以明白的了。

言歸正傳,現在秦崢當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激發萬噬珠,再次進行火之元素的吸收,此時原本五彩的萬噬珠中,幾乎只剩下了白色的力量,一圈圈白色的光暈,像是流水,像是輕煙,將其他所有的力量慢慢包裹並蠶食,可見剛才所吸收的冰之元素之多。

段老說,這是萬噬珠在消化的過程。

秦崢輕車熟路地找尋到了體內的金色力量,並用意念,激發著它們緩緩注入萬噬珠中,然後,萬噬珠便爆發出了極其驚人的吸收之力。

接下來,秦崢要做的,就是保持對萬噬珠的力量注入,而這個過程,是相當漫長和枯燥的。

所以別看是緊張關頭,秦崢反而就這麼閑了下來,於是這些多出來的時間,他索性就開始研究起那股金色的力量了。

他的意念開始不斷地接近著金色的力量,然後,那些金色的小字元,便十分清晰地展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都是一些很奇怪的符號,原本他以為是數字和文字的東西,仔細一看,其實是由一些更小的符號組成的,然而再仔細看一些,那些更小的符號,則是由更加小的零件構成的。

這一點,激起了秦崢強烈的好奇心,他一層一層的深扒,發現那些更加小的零件,無非就是一些橫線和豎線,而橫線和豎線的長度,角度的變換,組成了不同的小字元,然後小字元又組成了大字元。

但是,橫線豎線並不是最終形態,最後的最後,他才發現,橫線和豎線,無非又是由一個個金光小點組成。

從最初看到光,到之後看到了點,點變成了字元,字元變成小字元,小字元變成小零件,小零件還原成初級的橫豎,而橫豎,最後又回到了點。

而這些點,無非就是些金色的光。

這是一個很神奇的,似乎正在循環著的過程,或許在秦崢發現的最原始的點之後,其實還有其他的組成部分,只是因為現在的秦崢,還看不到罷了。

這就像是一個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悖論一樣,假設無論多小的東西都能看到的前提下,似乎這道金光的本源的形態,還可以無限的追溯下去一般。

到最後,你無法判定,你最後看到的究竟是光,還是點。


這似乎,就是萬物的本源?

世世代代,所有的生命體似乎都在追尋一個答案,萬物的本源,究竟是什麼,你所覺得的答案,在別人看來,又似乎是其他的東西演變而來。

就比如說這空間,那四大天氣獸是這裡的本源獸,超脫於這空間最初的力量,可是你再往前追溯,這空間又是從哪兒來,創造這空間的人或物,又是從哪兒來。

這是一個無盡的過程,沒有答案,也沒有終點。

而秦崢現在體內的這股奇怪的力量,便似乎在無限的演化著這一個追尋的過程,不斷地組合,再不斷地分解,它似乎可以分解成無窮小,又似乎可以組合成無窮大。

隨心所欲,變化萬千。

秦崢,突然就想明白了這一點,用段老的話來說,那就是悟了。

這世間可以悟的東西太多,每個人悟到的東西也不一樣,段老可能永遠無法明白秦崢悟的是什麼,但是悟了,就夠了。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這股力量,可以隨著他的意念,變化成所有東西,只有他想不到,沒有它變不成。

於是下一刻,秦崢的頭頂上,一道金光慢慢出現,然後金色的光柱不停旋轉,最後,變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金色漩渦,然後這股金色的漩渦,竟然開始無盡地汲取周圍的力量。

而這股吸收的力量,竟然比萬噬珠還要巨大很多。

事實上,現在的萬噬珠,甚至已經開始反補秦崢了,一道道或白色,或五彩的力量從萬噬珠中流出,然後鑽進了秦崢的體內。

然後,這些有些雜亂無章的力量,便瞬間被巨大的漩渦分解成了某一個金色的符號,然後與金色的力量,相融在了一起。

這是一個驚人的分解、提煉、以及吸收的過程,本來以為,萬噬珠會變成這場戰鬥的最大贏家,沒想到,秦崢卻把所有的風頭,一把全部給攬了回來。

而隨著力量的不斷吸收,吸收,再吸收,秦崢身上的氣勢也開始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次,不再是威勢系統,而是屬於秦崢自己的,真正的威勢。

此時一邊的角落裡,林希羽有些激動和欣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而珂蘭的下巴,則是完全快掉下來了。

她知道秦崢是一個開掛的存在,但是沒有這般開掛的吧!

要是按照林希羽的說法,秦崢可是才在不久之前第一次進行所謂的修鍊,可是現在……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朝聞道而夕得道?

不對,根本連朝夕一日的時間都沒到啊,分明就是,前腳聞道後腳得道啊……這已經不是可以用天才來形容的了,用妖孽也不夠了,簡直就是怪物啊。

事實上,秦崢現在所用的這具身體最初,本就是系統給的,按系統對秦崢的大方程度來說,這具身體,可以說是系統給秦崢的最好的一樣禮物了。

並不是說,一開始就有神境的身體強度,或者說是神境的魂力儲備,而是一具可以升級的身體。

隨著體內的力量上升,可以不斷地升級,而且是,理論上無上限,也就是,秦崢並不擁有瓶頸這樣東西。

只要力量儲備夠了,那修為就可以毫無阻礙的往上升,身體也可以無限向上升級,所以秦崢現在大量的吸收萬噬珠和炎之神獸的力量,然後身上的威勢,直接就奔著神境去了。

此時,秦崢自己還沒有意識到,他身上的變化意味著什麼,但是其餘人都快驚掉下巴了,尤其是段老,他對秦崢的情況可是再也清楚不過了,可不是親眼見證那金色的力量從一個小苗苗,突然就變成汪洋大海了。

段老很為秦崢高興,於是他仰天大笑了三聲,豪邁地朝著炎之神獸揮劍而去。

炎之神獸,是一種長得十分奇怪的獸,他是人形的,雙足站立,但是全身都燃燒著熾熱的火焰,看不到他的臉,而在火焰之後,依稀可以看到一雙閃著金色光芒的眼睛,裡面著蕩漾著一陣陣怒氣。

「喝啊!」

炎之神獸大吼一聲,瞬間,整個地穴之內,漫天都是飛舞的紅色岩漿。

只見段老身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魂力護罩,幫他抵抗著外界的高溫,整個人御劍而行,行雲流水地在火雨中穿行,速度快到只看得到一道白影。

下一刻,碎玉劍輕吟一聲,落到了段老的手中,而段老則是憑空而立,然後一道巨大的劍光自碎玉劍出,狠狠地劈在了炎之神獸的眉間。

只見這道灰色的劍光一閃而逝,然後便被那熾熱的火焰完全吞沒,段老哈哈大笑了兩聲道,「果然是能量體,有點意思。」 「先把組長推選出來吧,給你們五分鐘時間商量。」

十個人,分成了兩個小組。

沈菲那一組,毫不意外的一致推選沈菲為組長。

另一組,喬綿綿和四個大男生商量了片刻,其餘幾個人都決定推選她為小組長。

「我當組長?」喬綿綿看著她周圍的幾個大男生,「你們還是重新選一個吧,我不適合。」

「哪裡不適合了。我們覺得你適合,你就適合。你是我們組唯一的女孩子,你當組長最合適。」

「是啊,喬綿綿,你當組長吧。我們四個大帥哥供你任由差遣,你難道不喜歡嗎。」

「可是……」

「別可是了,就你當組長。」展博根本不給她拒絕的機會,直接就跟趙源說,「趙哥,我們選出來了,我們這組推選喬綿綿當組長。」

喬綿綿:「……」

她可以拒絕嗎。

「好,那現在兩個組都選出來了。」趙源宣佈道,「A組組長是沈菲,B組是喬綿綿。大家是不是都確定好了?確定好了的話,接下來就開始行動吧。」

聽到展博他們選了喬綿綿當組長,喬安心和宋可都覺得有點不服氣,心裡更是氣得不行。

喬綿綿一個小新人,有什麼資格當組長。

展博他們竟然也願意被一個小新人指使嗎。

這群男人,就跟被鬼迷了心竅一樣。

一個個的,好像都被喬綿綿給迷住了。

「狐狸精,不要臉。」喬安心在心裡暗暗罵著,可目光落到喬綿綿白皙精緻的臉龐上時,眼底卻流露出了嫉妒。

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就因為這張臉,所以喬綿綿總是可以輕易的得到很多人的喜歡。

哪怕是展博他們這些見慣了娛樂圈美女的男人,對她也是特別的。

所以有一張好看的臉,真的很重要吧。

如果她也能擁有喬綿綿的美貌,是不是她也可以得到同樣的待遇呢。

這個想法從喬安心腦子裡冒出來的時候,腦海深處的另一個想法,也變得更加堅定了。

*

半個小時后。

喬綿綿他們被人帶到了挖藕的地方,工作人員給他們每人發了手套和雨靴,並且請了相關人員教他們怎麼從泥地里將藕挖出來。

工作人員演習了幾遍后,就要他們自己去淤泥地里幹活了。

「什麼,我們要在這個泥地里挖藕嗎?」宋可臉色變了又變,攥緊了身上的衣服,眼裡帶著滿滿的嫌棄,「這也太髒了吧,身上的衣服都會被弄髒的。可不可以不要下去啊。」

喬安心心裡也很嫌棄,但她比宋可稍微聰明點,知道在錄節目,即便嫌棄也沒表現出來。

她知道觀眾喜歡什麼樣的藝人。

觀眾喜歡的藝人要接地氣,要能吃苦耐勞,反正宋可這樣的,觀眾是肯定不會喜歡的。

喬安心自然不會和宋可一樣蠢,明知道觀眾不喜歡什麼樣的,還那樣去做。

她看了看一旁正對著她們的鏡頭,忍著嫌棄道:「不是還有雨靴和手套嗎,稍微注意點,應該不會弄髒的吧。我看我們還是趕緊幹活吧,爭取在兩個小時里多挖點藕去賣。」 在段老漫長的人生和記憶中,並不是第一次面對能量體的敵人,但是那麼大隻的能量體,還真的是第一次。

無論什麼樣的攻擊,都會像是打在了一團棉花糖上一般,只是消耗了它的部分能量,很難讓它受到致命性的傷害。


無驚無險,轉眼到了下午,眾人養足精神,紛紛起身。

Previous article

吼!綠風領主發出了一聲響徹天地的怒吼聲,頓時,綠風領主雙手間的綠芒已經有些實質化了,看得出來,綠風領主真的是拼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