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霍玄第一眼見到這藍衣女子,不自覺間,暗運靈目察看過去。隨即,他臉上便露出駭然神色。面前這女子,周身隱散出的真氣,宛若實質般凝固,渾若金湯,儼然是一名煉罡境武者!

「娘!」

小可兒見到來人,立刻從玉玲瓏懷中離開,撲了過去。

「可兒,娘的心肝寶貝,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天,都快急死娘了……」藍衣女子張開雙臂,緊緊抱住小可兒,一臉喜極而泣的表情。

她,竟然就是小可兒的娘親!

霍玄四人互視一眼,面面相覷。不僅是霍玄,元寶和玉玲瓏從這女子來勢身法,也瞧出對方修為深厚,非同尋常。他們震驚過後,隨即釋然,身為郡府第一家族的嫡系傳人,試問其修為怎會一般!

不過,小可兒的娘親看上去,最多也不過二十七八歲,這般年紀修為便能達至煉罡境,除卻其家族龐大資源支持之外,其自身天賦也絕對極佳,異秉過人!

母女團聚,感人至深。霍玄他們見狀,此刻誰也不願出聲打擾這溫馨一幕。

「夫人,小姐途中遭遇盜匪,幸虧這四位出手搭救,小姐方才倖免遇難。」那位謝家的大掌柜謝中泉走了過來,在藍衣女子身旁小聲稟道。

「是啊,娘,若非三位大哥哥和玉姐姐出手相救,可兒便跟奶娘一樣被壞人殺死,再也見不到爹和娘呢!」小可兒也伏在自己娘親耳邊說道。

這時,只見藍衣女子緩緩站起身,鳳目含威,從霍玄四人身上一一掃過。陡然,她做出一個讓霍玄等人意料不到的舉動,竟然直接拉著小可兒,母女倆拜倒在地,「四位恩人相救小女,恩重如山,請受雲琳一拜!」站立旁邊的林中泉,也跟著拜了下去。

這可使不得!

霍玄他們可不敢承受一名煉罡境強者的跪拜之禮。四人如坐針氈,立刻彈身而起。玉玲瓏出手將藍衣女子云琳扶了起來。霍玄和元寶三人則將小可兒,還有謝家大掌柜謝中泉扶起。

「雲夫人,我等能從盜匪手中救下可兒,這也算是緣分,老天註定。」霍玄正色道:「在下相信,當日換做任何人,見到可兒的遭遇,都會毫不猶豫出手相救。這一切都是緣法,恩情之說,請您日後無需再提。」

雲琳聽后,深深看了他一眼,半響,點頭道:「好,小兄弟說得好,恩情二字,我雲琳日後絕不再提……但是,你們對小女做的一切,我會銘記在心,永世不忘!」

這時,有夥計提著盛放一碟碟美味佳肴的木盒走了進來。想必是他們從酒樓訂來的菜肴,現在送了過來。

雲琳見狀,立刻明白幾位恩人還沒吃午飯,馬上吩咐夥計動手,就在廳堂擺下酒席。這女子性格爽朗,如同男兒般豪邁,邀請霍玄四人入座之後,便親自斟酒,一一敬向霍玄四人,沒有半點煉罡境強者的架子。

她見人一杯,一口喝乾,面不改色,竟然是海量。主人家如此豪氣,霍玄等人也不再拘謹,立刻開懷暢飲,大吃大喝起來。幾杯酒下肚,一番敘聊,賓主性情相投,大感親近,氣氛立刻熱鬧起來。雲琳年歲最長,她讓霍玄等人別叫她雲夫人,直接稱呼雲姐。

沒過多久,一面容英俊的錦衣青年大汗淋漓從外面走了進來。他剛來到客廳,便沖著正在陪酒的雲琳大聲抱怨:「娘子,你就是這般急性子,也不等等我!」

「爹!」小可兒見到來人,立刻歡笑著撲了過去。很顯然,這錦衣青年便是雲琳的相公,小可兒的爹,謝家大少爺謝俊。

看他走過來之時,腳步輕浮,身骨孱弱,竟然是一連武技都未修鍊過的普通人!

霍玄四人見狀,全都心裡嘖嘖稱奇。

「這是姐姐的相公!」雲琳俏臉微泛酡紅,掩嘴一笑,低聲對霍玄等人說道:「他呀,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獃子,不過……姐姐就是喜歡他,為了這件事,姐姐還跟家裡鬧翻了呢……」

「雲姐敢愛敢恨,小弟佩服,來,我再敬你一杯!」元寶這傢伙聽後用崇拜的目光看向雲琳,端起手中酒杯,一飲而盡。

「好兄弟,痛快!」雲琳來者不拒,一口喝乾之後,眯著眼看向霍玄四人,拍著胸口保證:「三位兄弟,還有玲瓏妹子,你們初來郡府,人生地不熟,日後若有人敢欺負你們,便來告訴姐姐……姐姐一定替你們出頭!」

如果說淬骨境武者是一方高手,那麼煉罡境武者足以稱得上是九州大地赫赫有名的強者。撇開雲琳郡府第一家族,雲家六小姐的身份,單憑其煉罡境強者的實力,這句話也份量十足。

「娘子,你少喝幾杯,別喝多了!」謝俊走上前勸了一句,隨後目光轉向霍玄四人,拱手深深一禮,道:「多謝四位恩人相救小女,這份恩情,謝某永世不忘!」想來,他已從謝中泉口中得知了事情經過。

霍玄四人連忙起身還禮。

「相公,你若真心感謝,便拿出些誠意來!」雲琳一把將謝俊拉到自己身旁,坐了下來。謝俊聽后一愣,隨即便反應過來,伸手從懷裡取出一大疊金票,每張面額都是五萬兩紫金,擱在桌上。

「一點小心意,還望各位莫嫌棄!」

這一疊金票足有二十張,加在一起也就是百萬兩紫金。不得不說,謝俊出手十分大方。

元寶最見不得這些東西,心癢難耐,伸手便欲去拿,卻被霍玄拍了手背一下,連忙縮了回去。

「謝大哥好意我們心領,這些金票您還是收回去吧!」霍玄笑著婉拒。

謝俊聽后神情稍顯尷尬,心裡尋思,該不會是嫌少吧。他目光看向自己娘子,卻見雲琳嬌聲笑道:「你這些俗物,我的幾位兄弟妹妹還真看不上,快收起來吧!」

謝俊聽后苦笑,「娘子,我身上除了這些,沒其他的呢!」

雲琳瞟了他一眼,左手在自己右腕上戴著的鐲子上輕輕一抹,立刻有四枚精巧的納戒,出現在桌上。

「這是姐姐的一點小禮物,你們別客氣,一定要收下!」她看向霍玄四人,嬌笑著道。

霍玄剛要開口婉拒,卻發覺坐在身旁的元寶,此刻用手不停拉他的衣角。


「三丈方圓的大空間納戒,裡面還有整整一百塊靈晶……發財了,咱們這次又發財了……」小道士用傳音術對霍玄說了一通之後,便出手如電,從桌上拈起一枚納戒收入囊中,嘴上還矯情地說道:「既然是雲姐一片心意,小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此話一出,立刻招來三道鄙視目光。元寶正襟危坐,眼觀鼻,鼻觀心,諸般外相,皆無視。

「這太貴重了,我們不能收!」霍玄也不管元寶,反正他是不會收下。玉玲瓏、阿鐵也是這個意思。

「跟姐姐的心肝寶貝比起來,這點東西又算得了什麼!」雲琳輕輕撫摸愛女的頭髮,臉上儘是憐愛之意。她目光一轉,看向霍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霍兄弟你可能還不知道,姐姐我未出嫁之前,在郡府可是蠻橫不講理出了名。如今,姐姐便再蠻橫一次,這禮物你們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否則,今天誰都別想走出錦繡坊的大門!」

還真夠蠻橫不講理的!

霍玄聽后滿臉苦笑。

「我娘子說一不二,收下吧,大家都收下吧……」謝俊在一旁勸說。他朝霍玄投去『你懂得』目光,意思再明顯不過,千萬別推辭,否則真有可能出不了錦繡坊的大門。

遭人威逼脅迫收下厚禮,這種奇事霍玄還是頭一遭碰上。事已至此,他也就不客氣,收下桌上一枚納戒。玉玲瓏和阿鐵也跟著收下。

「這就對了嘛!」雲琳展顏一笑,端起酒杯,大聲道:「來,咱們再干一杯!」

……

酒席過後,謝俊雲琳夫婦盛情邀約霍玄四人,留下來做客。霍玄以『有事在身』為由,婉言相拒。這次雲琳沒有霸道強留,臨別之際,她淳淳叮囑霍玄四人,若是在郡府遇上麻煩,只管派人前來通知一聲,她這做姐姐的一定傾力相助!

小可兒見到霍玄等人要離去,眼淚汪汪,心中百般不舍。最後還是霍玄做出承諾,日後有空一定來探望她,這樣小女孩方才破涕為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離開錦繡坊,霍玄下一步打算前往灕江行館。在每一屆論武大會舉辦之際,各方城邑所屬焱陽衛都會提前來到郡府,包下酒樓客棧,建立行館,以供本城前來參賽的武者落腳休憩。

此屆玄武大會自不例外。早在霍玄從灕江啟程之前,聶長風已經派人通知,在郡府灕江行館已經建立,讓霍玄人到了之後,立刻前往行館登記入冊。

他和阿鐵已經決定參賽,自然要前往行館。元寶也答應跟他們一起參加此次玄武大會,想來憑這位小道爺的實力,從聶長風那兒求一枚代表參賽資格的九州令,應該不成問題。

這樣一來,四人中三人都要去行館,剩下玉玲瓏,不知她現在心中是何想法?

當日一路同行,最主要是為了照料小可兒。如今小可兒已經回家,玉玲瓏的職責也算完成,接下來她去往何處,都非霍玄三人能左右,或者說是做主。

「玲瓏!」一路相處,並肩生死戰鬥,彼此關係已經十分交好。因此,霍玄現在也是直呼少女芳名。他看向少女,稍一遲疑,開口問道:「我和元寶、阿鐵此次前來郡府,是為了參加玄武大會。現在我們要前往行館登記入冊,你……是否與我們同行?」

「當然一起去!」

這句話並非出自玉玲瓏之口,而是元寶越俎代庖,插嘴一說。

玉玲瓏白了他一眼,轉而看向霍玄,想了想,道:「霍大哥,我,也打算,參賽。」

此言一出,霍玄三人臉上全都泛起笑容。其中元寶特別興奮,就像打了雞血似地,滿臉漲得通紅。

「那就好,玲瓏,咱們一起去行館!」霍玄笑著道。

玉玲瓏沒有半分猶豫,點頭答應。見到霍玄三人臉上露出真誠的笑意,不自覺間……她的眉眼也開了,絕美而冰冷的臉龐,此刻笑靨如花…… 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據霍玄所知,灕江行館在西城區。請使用訪問本站。他們人在北城區,以郡府內城之廣大,相鄰的兩個城區最起碼也要隔好幾百里,即便全力奔行也需數天才能抵達。

一般情況下,撇開武者不談,特別是玄師,從不輕易在普通人面前施展法術,避免太過驚世駭俗,引起騷亂。如今他們還在城區大街上,來往行人眾多,他們不得不有所忌諱。因此,只能徒步快行,或者,另想它法。

「這樣走下去,也不知何時才能抵達行館!」

霍玄臉龐泛出一抹無奈。他目光四掃,察看四周可有車行,或者有馬匹出售。

「霍大哥,咱們去前面!」

元寶指向前方街道一高大建築物,笑嘻嘻地說道。

「去哪兒幹嘛?」阿鐵奇聲一問。

「土包子,你知道個屁!」元寶不客氣地回了一句,目光轉向霍玄和玉玲瓏,神秘一笑,道:「你們跟我來,我保證在一炷香之內,便能帶你們前往西城區!」


霍玄聽后滿臉驚奇。玉玲瓏則是一臉風輕雲淡,像是洞悉元寶故作賣弄的玄機。

「一炷香能抵達西城區……哼,小雜毛,你騙誰啊……」阿鐵反正是不相信。以為元寶又在招搖撞騙,投去鄙視的目光。

「黑鬼,有本事你就別跟著來!」元寶沖著阿鐵大吼。隨即,他手一揚,大聲又道:「想甩大腿步行的請便,想通過傳送陣前往西城區的跟我走!」丟下這句話,他昂起頭就像一隻雄赳赳的大公雞向前大步行去。

傳送陣!

霍玄聽后隨即恍然。傳送陣是玄師通過特殊手段,銘刻建立的一種空間法陣。只要鎖定位置,兩端布下法陣,可在瞬息將人從一端傳送到另一端。這種法陣,霍玄也是從阿杜口中聽說過,還未親眼見識。沒想到這郡府內城,竟有此等玄妙法陣存在。

他沒有多想,立刻招呼阿鐵和玉玲瓏,跟著元寶身後行去。走在最前面的元寶,此刻眼角餘光瞅見霍玄他們跟了過來,臉上不禁泛出得意的笑容。

來到那座高大建築物門前,一眼看去,有幾名武者站立大門兩旁。霍玄稍一察看,發現這幾位武者竟然都有淬骨境修為。淬骨境武者在灕江已屬頂尖高手,沒想到在這郡府之內,竟然隨處可見。

元寶來到之後,稍一散出他二品玄師的氣息,那幾位淬骨境武者立刻伸手,做出請進的手勢。至於跟在元寶身後的霍玄三人,也未受到阻攔。

走進去之後,一眼看去,是一處足有百丈方圓寬闊的殿堂,裡面除了十座一字排開的陣台,沒有其它多餘擺設。霍玄目光看去,只見有數十人登上陣台,一陣靈光閃爍,人影盡皆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有些空的陣台上閃過一道靈光,又有數人憑空出現。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靈泉空間:農門長姐俏當家 跟我走!」

元寶頭一偏,擺出一副老馬識途的架勢,朝右邊一座空陣台走去。在哪兒,陣台下方站有一中年人,像是負責此間的管事。

見到他們四人走來,行在最前面的元寶還未開口,那中年人便好像背書一般,語速極快,說了一通:「單次傳送,每人萬金,包年傳送,每人靈晶一塊!」

「我們去西城區!」

一直走在前面的元寶,此刻丟出此話,便刷地縮到霍玄身後,用意再明顯不過。霍玄搖了搖頭,他對這視財如命的吝嗇鬼,算是徹底服了。沒多想,霍玄手一揮,四萬兩紫金出現在地上,足有一小堆。

他們剿滅盜匪老巢,得來的金銀之物不計其數,區區四萬兩紫金,也就是九牛一毛。至於靈晶卻是數量有限,算上雲琳所贈,霍玄身上最多,也不過只有兩三百來塊。市面上,一塊靈晶價值數十萬紫金,能夠購買一株上好千年靈藥。這東西用處極大,可不能揮霍,留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再說了,他們前來參加玄武大會,最多在郡府也就呆上兩三個月,也無需包年傳送。

那中年人目光一掃,揮手將地上的紫金收起,頭一點,對霍玄等人淡淡道:「上吧!」這人語氣淡漠,想來是在這裡時間長了,每天傳送不同的人,工作乏味,自己都變得麻木。

霍玄卻是一眼看去,此人跟元寶一樣,也是一名二品玄師。其修為,看上去還要深厚一些。

沒想太多,他們依言走上陣台,卻見那中年人翻手取出一面令牌,對準陣台遙遙一晃,霎時,霍玄只覺眼前白光一閃,一股無形大力將自身包裹,整個人立刻被拉扯進無邊黑暗之中……

眼前一黑,數息后,面前又是一亮。待霍玄目力恢復,只見自己和同伴又出現在另一座陣台上。環目四顧,周遭還是寬敞的殿堂,格式布局跟北城區那裡差不多。

「到了!」

元寶哈哈一笑,看向霍玄,臉上露出心疼表情,「唉,通過傳送陣雖然省時省力,就是太貴了!」

「又不用你花錢,你心疼個屁!」阿鐵反唇相譏。從心裡,他是最看不起這小雜毛。

「你這黒廝才知道個屁!」元寶不甘示弱,眼一瞪,沖阿鐵大聲道:「我元寶跟霍大哥是兄弟,他的錢等於是我的錢,我當然心疼了!」

兩人話不投機,站在陣台上,就開始唇槍舌戰起來。

「好了好了!」霍玄被他們弄得頭都大了,伸手將這兩個傢伙分開,沒好氣地道:「你們就算想吵,也等到了行館再吵不遲!」

他丟下此話,也不搭理二人,招呼玉玲瓏便朝陣台下走去。

「哼!」

吵嘴的兩個傢伙此刻互視一眼,同時昂起頭,互不理睬,跟著走了過去。

走出殿堂,來到外間,一眼看去,還是寬闊的街道。霍玄隨意在街上找了一名武者,向對方打聽灕江行館的所在。

「沿著這條街一直走到頭,然後左拐,再往前走半里路,有一片酒樓客棧聚集區。那兒有很多行館,你們要找的灕江行館,應該就在那裡!」

「多謝!」

霍玄道謝之後,便帶著同伴大步行去。按照那名武者指引的路線,他們一路前行,半個時辰后,果然見到前方街道兩旁,有一片酒樓客棧聚集區。僅僅一眼看去,怕不有六七十家之多。

這些酒樓客棧不少已經改換門頭,豎起一家家行館名號,諸如北蒼行館、廬陽行館等等。在每家行館門前,都可見到穿著焱陽衛特殊衣飾的武者身影,他們在自家行館前,都擺下長台,旁邊還掛起木牌。

霍玄暗運靈目,遠遠看去,卻見有一家廬陽行館,他們掛出的木牌上寫道:「招募玄師武者,包食宿,待遇豐厚,按照修為級別提供相應修鍊資源……」

這招募告示上寫得十分詳細,逐條列出,不同修為級別的玄師武者,待遇大不相同。基本上,先天九層以下武者,只包食宿。達到先天巔峰武者,便能獲取一筆價值好幾萬紫金的修鍊資源。至於淬骨境武者,招募條件更加優越,錢財、丹藥等等修鍊資源無一不有,甚至連靈晶都提供兩枚,條件十分豐厚。

至於玄師,開出的招募條件,比起同級別的武者要足足高出三四倍。 反派們總想求我原諒 ,讓霍玄都有些心動。

當然,行館開出如此豐厚的招募條件,並非白白付出,不求回報。凡屬願意加入的玄師武者,在此次玄武大會,都要代表所在行館出賽。為何要如此做法,招募告示最後一行寫得清清楚楚,是要提升各地行館的名聲。換一句話說,行館是各方城邑所屬焱陽衛建立,也代表郡府轄下百城勢力。他們招募的玄師武者在此屆玄武大會上取得好成績,想來必能獲得豐厚嘉獎,否責他們也不會做這虧本的買賣!

這是霍玄心中推測,若要真是,還需找到灕江行館,一切自會明白。如今正好是下午時分,一眼看去,各家行館前面都擠滿了人群,當然,也有一些行館前面,只有稀稀疏疏十幾個人,顯得很冷清。想來他們開出的招募條件,不及其他同行,因此吸引不到人氣。

霍玄四人剛走到街口,卻見立刻有七八名身穿焱陽衛衣飾的武者圍了過來。

「這位姑娘,有沒有興趣加入青石會館,我們開出的條件最優越,像您這樣的二品玄師,只要答應加入,一切條件都好商量……」

「別聽他的,青石城是一小城,底蘊哪裡及得上我們華林城……加入我們華林行館,老夫可以做主,除去一切應有的資源,另加二十塊靈晶,如何?」

「老趙,你們華林城算個啥,要知道郡府之下,我龍首城才是第一古城,萬年底蘊,可是爾等所能及……只要姑娘肯加入我龍首行館,條件任你開!」

這七八人,有男有女,歲數基本上都在三十以上,其中還有兩名老者。看他們的衣飾,袖口皆紋綉兩輪旭日,霍玄心裡清楚,這幫人都是鎮守一方城邑的焱陽衛統領。他們個個都是淬骨境武者,其中那兩名老者,隱散出的氣息渾厚凝實,就算沒達到煉罡境,也肯定經歷幾次真元逆轉,成就半步煉罡之體。

這幫人都是年老成精之輩,眼力過人,隱在人群之中察看,陡然發覺玉玲瓏這位北隱玉家的誅妖師,體表隱散二品玄師的氣機,立刻現身相邀。至於霍玄、元寶、阿鐵三人,則直接被他們無視。霍玄只有先天巔峰武者的修為,至於阿鐵更差,只達到先天八層。元寶倒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二品玄師,但他從霍玄那兒獲得『斂神術』之後,便跟霍玄一樣,施術隱匿自身修為。一眼看去,跟普通人沒兩樣。

如今在聽見這些人開出一個個誘人條件之後,元寶心動不已,立刻雙臂一振,昂首抬胸,體內二品玄師的氣機立刻噴薄散出。


「咦,這位小兄弟也是二品玄師,太好了……小兄弟,加入我們行館吧,條件隨便你開!」說話的人是一白髮老者。他是龍首城焱陽衛統領,龍首城的確如他所言,乃是郡府之下第一大城,底蘊深厚,非一般城邑可比。

另外幾名焱陽衛統領,此刻也紛紛向元寶伸出橄欖枝。隨著時間推移,還有其他城邑的人不斷圍了過來。

身邊圍滿了人,七嘴八舌,不勝其煩。霍玄急著想去尋找灕江行館所在,不想在此多糾纏,伸手取出自己的九州令,大聲道:「我們是灕江行館的人,還請諸位讓一讓!」

「灕江行館?老聶的人!」


「你給我滾。」葉楓怒道,男人只能跪父母,因為跪下來,整個人的靈魂都跪了下來。

Previous article

無驚無險,轉眼到了下午,眾人養足精神,紛紛起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