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吞咽的聲音傳來,葉鈞不由望向眉頭皺著的楊靜,不用想,就知道這傻丫頭先前吞下了口腔內的濃稠液體。

看著楊靜這模樣似乎有些怪,葉鈞奇道:「你怎麼了?」

「你裝什麼糊塗?」楊靜有些委屈的嘟著嘴,「這不明知故問嗎?也不知道是誰說男人排出的液體味道很不錯,真是胡說八道,臭死了!」

葉鈞很理智的收聲,不過見楊靜臉色越來越難看,只能硬著頭皮,尷尬道:「其實這玩意很補的。」

「真的?」

「真的。」

見楊靜臉色稍稍好看了一些,葉鈞忙信誓旦旦道。

「好像書本上確實有說過,還說這玩意很有營養。」楊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但很快就說出一句讓葉鈞翻白眼的話,「那你是不是喝過?有沒有效果?是不是真有書上說得那麼神奇?」

葉鈞本打算義正言辭給楊靜普及一下課外知識,但忽然閃過一個念頭,笑眯眯道:「你可以長期試一試,都說苦口良藥,說不定還真能永葆青春。我聽說,許多護膚品都打著草本植物精華的段子搞宣傳,可實際上這種精華液到底是采自草本植物,還是動物,這可就很難說了。」

「動物?」

「對呀,比方說羊啊、豬啊、牛啊、馬呀、狗呀等等。」

「你到底說什麼東西呀?」

「你剛喝下的。」

葉鈞死死盯著楊靜,唯恐對方發飆,誰想楊靜愣了好一會,忽然一副噁心欲嘔的樣子,咳了好幾下,才罵道:「我說你嘴巴能不能積點德?這麼噁心的東西你都說的出口,連狗的那玩意你都敢說,一想起以前用的化妝品跟一些養生產品,我就覺得噁心。」

見楊靜僅僅局限在這種性質的抱怨,葉鈞鬆了口氣,可這心還沒放下,就瞧見楊靜抬起頭,若有所思道:「不過你說的倒也有可能,姑且也能試一試,說不定還真有奇效。」

說完,楊靜再次俯下身,口舌並用,顯然打算再來一次索取。

這種舉動讓葉鈞有些後悔起來,這不把自己當作女性保健品賣了嗎?即便有著天賦內養,這一次兩次倒還好,可如果楊靜貪嘴起來,一口氣來十幾次,就算是神仙都可能被榨乾。

不過,感覺到下半身傳來的那種緊促感,葉鈞再次閉上眸子,享受著楊靜的口舌服務。

下午五點左右,楊靜才滿臉羞澀的給葉鈞換上一套新衣服,然後端著舊衣服往外走,之所以害羞,是先前竟然不知不覺讓葉鈞來了四次高潮,一想起自己在床上那種淋漓酣暢的發揮,楊靜就害羞得不行。

「你來了?」

王三千不知不覺進入病房,看著躺床上滿臉無奈的葉鈞,平靜道:「沒事吧?」

「沒事。」

儘管王三千語氣有些冷淡,但葉鈞清楚,對方心裡還是很關心他的,「沒事就好,見你好些天都沒有回酒店,正巧又看見你朋友去給你拿衣服,詢問之下,才得知你不僅中了槍,還住在醫院裡。」

王三千頓了頓,眸子閃過一絲寒涼,「需要我幫你做些什麼嗎?」 ps:感謝『攻書莫言』的打賞支持!

「不需要,很明顯兇手不是沖我來的,如果是沖著我來,這子彈又怎麼會傷到我?而且,還是後背?」

葉鈞這番解釋,倒是引來王三千的贊同,畢竟習武的水準一旦達到某種程度,足以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當初王三千能夠用一柄柴刀當下十幾發子彈,就是這理。更何況,習武之人,相比較前方,重點防守的卻是後方。

「這麼說,這顆子彈,你是替別人擋的?」王三千若有所思瞥了眼不遠處那件深藍色的大尺度胸罩,是楊靜留下的,「你女人?」

葉鈞有些尷尬的用腳將楊靜那件深藍色胸罩給勾到毯子里,先前噴釀的時候不小心濺在上面,而楊靜沒來得及拿去洗,似乎打算晚上等出入的人少一些,再偷偷洗這些貼身衣物。

「應該是。」儘管葉鈞認為確實是有人要謀害楊靜,可一時間想不出到底誰才有可能扮兇手,所以也不敢肯定。

「在你不能下床的這些日子,她的安全,我會保證。」王三千瞥了眼葉鈞,「注意休息,我就在這病房四周,一般沒必要,我不會打攪你們。」

說完,王三千就酷酷的轉身離開,葉鈞也不挽留,只是尋思著等傷好了以後,就要領著王三千去一趟廖家。寶刀贈英雄,唐刀歲月無痕,葉鈞清楚,他要定了!

自從楊靜跟葉鈞有了這麼一層關係后,每天晚上,楊靜總會在熄燈后勾引葉鈞,起初有些擔心葉鈞的傷勢,所以還是較為隱晦的暗示。可次數漸漸多起來,葉鈞驚喜的發現,楊靜總會很自覺的在睡前給他吟上一曲,讓他入眠,而在夢醒時分即將破曉的時候,也會因為下半身傳來的跌宕起伏而被擾了清夢。」章節」不過,像這種性質的打擾,甭說葉鈞不在意,怕是普天之下的大老爺們,都不會在意。

連著一個星期,不少人都開始擔心起葉鈞,畢竟這說走就走,一走就杳無音訊,實在太過匪夷所思。而且,知道葉鈞遭槍襲進了醫院的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人,所以不管是王大導演領銜的劇組,還是遠在南唐的董文太等人,都很擔心葉鈞。如果不是身在江陵的蘇文羽替葉鈞擋了不少人,恐怕現在指不定董文太就得火冒三丈直指燕京!

畢竟,除了葉鈞跟王三千,別人可不清楚兇手真正的目標是楊靜。所以,一旦葉鈞遭槍襲的事情被披露,難保董文太等人不會將葉鈞這次受襲與之前在天海市青少派會議室里談及的九字真言聯繫起來!

得不到,就毀掉,這一直是政客的作派,董文太等人就是擔心有朝一日有些人會不顧情面撕破臉皮,如果讓董文太等人得知葉鈞中槍,說不準就真會一頭摘進去認死理將試圖射殺葉鈞的帽子扣在燕京那些人頭上。到時候,可就不僅僅只是一場政治漩渦,甚至可能是一場整治風暴!

「葉先生,您當真決定了?」看了眼一旁默不作聲的王三千,趙醫生臉上有些難色,畢竟王三千可是說了,對於醫學,是狗屁不通。

「放心,我這位朋友是一名特級廚師,每天都跟各種蔬菜肉食打交道,用得最多的工具,就是刀。」

葉鈞笑了笑,現在傷口已經好了不少,起碼能夠正常坐著或者躺著,「而且我這問題拖不得,如果長出新肉,說不定到時候還想取齣子彈,就更加困難。」

「這倒是。」趙醫生點點頭,瞥了眼王三千,「好吧,既然葉先生這麼信任這位師傅,那我就尊重葉先生的決定。不過這次動手術需要準備一下而且我也想讓這位師傅多熟悉一下切刀的原理,畢竟這動手術跟切菜可能混淆在一起。」

葉鈞望了眼王三千,似在徵詢,王三千沉默一小會,點頭道:「好吧,人命關天,我是想幫人,可不是殺人。趙醫生,你說的這些話,確實很在理,我跟你學一點,佔用你一些時間,你不會介意吧?」

「不會不會,這位師傅太客氣了,不管怎麼樣,都是為了葉先生。」趙醫生連連擺手,「這樣吧,你跟我來,我們先從最基本的**生物下手,等熟手后,就開始進行人體的解剖臨床。」

趙醫生頓了頓,臉上隱有難色,「這位師傅,因為人體的解剖臨床使用的是儲藏的屍體,這方面,你不會介意吧?」

屍體?

或許常人聽到這兩個字八成嚇得臉無血色,不過王三千跟葉鈞兩人,誰都是手上沾滿血腥的劊子手,自然神色如常。

王三千點點頭,平靜道:「放心,我這人不講究這些,如果可以的話,趙醫生,咱們現在就開始吧。」

儘管驚訝於王三千的鎮定自若,不過趙醫生還是微笑著在前面引路。按理說,他教出來的那些學生第一次聽到要解剖屍體的時候,肯定嚇得一塌糊塗,而看情形王三千似乎一點都不慌亂,甚至連最基本的條件反射都沒有,在趙醫生心裡,只有兩種可能,才能解釋王三千這種現象。那就是,要麼王三千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要麼,就是王三千見過很多很多的屍體。

中途,趙醫生還故意打聽起王三千是不是以前在殯儀館工作過,可惜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趙醫生只能作罷,不過心裡卻更好奇了。

「蘇姐,放心,我真沒事。」」重生之超級太子爺第六百五十九章主動天賦,化指」一直沒接到蘇文羽的電話,葉鈞也較為好奇,所以就親自打電話過去。得知蘇文羽實際上也是非常像打電話過來,又擔心他受了傷,不方便接聽,這讓葉鈞心裡有愧,笑道:「蘇姐,我跟楊靜商量過了,等國慶七天假,咱們就一塊去旅遊,好不好?」

「好,你讓我怎麼做,我都聽你的。」蘇文羽顯然在抽噎著,葉鈞清楚,怕這陣子,蘇文羽每天情緒都是這樣的擔驚受怕。

「對不起,蘇姐,其實我應該早點給你打電話。」

「別說對不起,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蘇文羽漸漸哭出聲來,抽噎道:「小鈞,當從小靜嘴裡得知你遭槍襲后,我好害怕,又不敢冒然到天海市去探望你,關於你的事情,我也不敢說出來,就像小靜說的那樣,萬一消息走漏出去,說不準就可能連累到你。所以,我只能強撐著,安慰自己說你沒事,可一想到你中了槍,就跟上次差點被匕首刺到心臟,我就害怕,害怕有一天你不聲不響就離開了我。到時候,我該怎麼辦?」

「蘇姐,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我再也不會讓你擔驚受怕了。」

此時此刻葉鈞心裡滿是感動,但除了安慰,葉鈞實在找不出詞來撫平蘇文羽這幾天的驚慌失措。

「這是你說的,你要說到做到。」

蘇文羽情緒稍稍有些好轉,當下緩了緩,才開口道:「需要我過去看一下嗎?還有,真的要將這事情隱瞞下來,董爺爺打電話過來問過好幾次了,我都推說你有急事要處理,不過聽口氣,這些話董爺爺並不相信,只是沒有點破而已。」


「得瞞著,我不希望這事鬧大,到時候我會跟外公解釋的。」」重生之超級太子爺」儘管葉鈞表面上是微笑著,可實際上卻有些頭疼,董文太是什麼人,豈能這麼好糊弄?可現如今,一旦讓董文太得知他不僅受了傷,還是槍傷,對於董文太的脾氣,葉鈞當然清楚,怕到時候就算想隱瞞,也隱瞞不下來。畢竟燕京黨現在的情報搜集也算得上是無孔不入,經過青少派的大選后,勢必會動用更多的人脈資源滲透進來,搜集到一些足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信息。

如果他再次住院,還是槍傷這條信息被燕京黨獲知,誰敢保證不會再出幾個像彭飛這樣被人賣了還要替人數錢的傻帽?真要是燕京黨多幾個這樣的人,葉鈞只會頭疼,絕不會感到欣喜。

安慰了一下蘇文羽,掛斷電話后的葉鈞才忽然想起再過一個星期,就是前往南唐大學報道的日子。儘管有著天賦內養,身體的恢復能力也相當恐怖,可如果明後天再開刀,很明顯又得一個星期起不了床,想想都讓葉鈞為之頭疼。

而就在這時候,識海中傳來一陣訊息:「葉先生,您好,這個月的天賦點已經成功發送,請問您是否現在使用這項天賦點?」

葉鈞心下一動,估摸著楊靜很可能還要過一會才回來,當下閉上眼睛,「好,現在使用。」


識海中,很快傳來一陣睏乏,眼前也瞬間閃過一陣金光,只見五張金色暗牌彷彿旋風一般循環旋轉著,等立定后,都散發出一股魔性般,刺激著葉鈞去對它們進行挑選。

葉鈞思前想後,猶豫不決該挑選哪一張,而這時候,隱約中似乎感覺到身邊有人呼喚他,看樣子,應該是楊靜回來了。

暗道賭就賭吧,葉鈞最終選擇了正數第一張,同時祈禱著千萬別是什麼狗屁的運氣牌。

當一陣刺眼的吉光襲來,」」同時,識海中也傳來系統的聲音:「葉先生,恭喜您抽中了『氣』項主動天賦,化指。只要您激活主動天賦化指,您十根手指就能比鋼鐵還硬,比刀刃還鋒利,用你們的話形容,就能達到削鐵如泥、吹毛斷髮的地步。當然,啟動主動天賦化指后,也僅僅只有手指才能被賦予效果。」

葉鈞有些困惑,暗道就這種戰鬥性質的天賦都能被放到第二脈天賦欄里?這未免也太小題大做了吧?儘管這用途還能切水果打洞,可一想到被動天賦那該死的冷卻時間,葉鈞就覺得有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失落。

「能用多久?」

「葉先生,主動天賦化指較為特殊,本身的效用並不足以放在第二脈天賦,但之所以系統要將化指定義為第二脈天賦,原因就在於它沒有限定時間,也沒有冷卻時間。」

系統的解釋讓葉鈞大呼意外,但顯然系統還沒說話,「葉先生,實際上主動天賦化指已經算得上是一種被動天賦,畢竟無限定無冷卻,本質上已經與被動天賦沒有任何分差。要說唯一的區別,就是化指的效果在激活后使用次數越多,效果就越不明顯,需要再次激活后,才能擁有最強的威力。而且,除非硬化的手指持續五分鐘的無動作,或者直到效能用光,否則,硬化效果就會一直持續下去。也就是說,當激活后,想要再次激活,就只能使用以上的兩種方法。」

「麻煩,一點都不人性化。」葉鈞嘀咕一聲,因為主動天賦並不需要融合,所以沒有是現在還是延後融合天賦的煩惱。

儘管對主動天賦化指有些失望,不過無限定無冷卻,倒是讓葉鈞比較滿意。當然,真要是與人對敵,葉鈞依然會選擇使用匕首應戰,而主動天賦化指,更多的是充當堅固的防禦能力,以及偷襲的妙用。

「你先前嘀嘀咕咕說什麼呀?該不會睡著了說夢話吧?」楊靜好奇的坐在一旁,嫵媚的俏臉滿是疑惑。 「葉先生,我最後問您一次,您當真決定拆除體內的彈頭?其實殘留在體內,並不會對您的身體有任何的副作用,可手術的過程,卻有一定的風險。」

趙醫生臉色犯難,不過因為見識到王三千的刀技,與之相比,他就像是一個小孩與巨人相比較,這方面,趙醫生自愧不如。所以,也沒有最初的那般抵觸。唯一擔心的,就是這手術過程中出現紕漏,儘管葉鈞說不會讓他承擔責任,但趙醫生不傻,清楚一旦葉鈞真出事,他必然不可能抽身事外。

「是的,趙醫生,不管是否危險,我都打算試一試。」葉鈞趴在推車上,然後望向一旁的王三千,「只要趙醫生認為我這位朋友沒問題,那我就有絕對的信心進行手術。」

看著王三千酷酷的模樣,回想起這兩天來王三千精密的切割所有指定的皮肉與**器官,趙醫生咽了咽口水,暗暗罵了聲不知道重複多少遍的『變態』二字,然後才苦笑道:「這位先生一點問題都沒有,跟我預期的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單說切除彈頭,我非常自信。」

眼見趙醫生還打算念叨說教,葉鈞大手一揮,笑道:「那就好,趙醫生,我這準備好了,咱們進去吧。」

趙醫生嘆了嘆,見葉鈞執意而行,只能點頭,先是吩咐護士將佩戴墨鏡的葉鈞送入手術室,然後才跟一旁滿臉擔憂的楊靜笑道:「楊小姐,請放心,我保證能讓葉先生平平安安完成這次手術。」

「謝謝您,趙醫生。」現如今,楊靜也只能無條件相信趙醫生,還有就是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王三千。

「楊小姐,請一定放寬心,如果沒其他事,我就先去準備了。」

「好的,趙醫生,您慢走。」

說不急那是假的,楊靜此刻確實很擔心,依著趙醫生的說法,手術過程中只要稍稍不慎,這刀就得切入血管里。有時候楊靜總會遐想著,如果當初葉鈞不替她擋住這子彈,葉鈞會不會跟她一樣,擔心受怕著。又或者,如果當初是她中槍,會不會也跟葉鈞一樣執意冒著生命危險取齣子彈,讓關心她的人擔心?

「你信我?」

「我信你。」

注射麻藥后,王三千問了一個問題。

當葉鈞目光漸漸渙散,戴著口罩的王三千握著手術刀,臉色極為平靜。


「既然你這麼相信我,我自然不會令你失望,葉鈞,是你讓我得以從悔恨愧疚中回到現實,不再沉淪其中不能自拔,是你給了我再世為人的動力,也是你替我保住了小北的命,我感謝你,更感激你。」

王三千凝視著手中透著寒光的鋒利手術刀,用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語氣喃喃自語,「所以,你不能死,也不會死,這僅僅只是一次不痛不癢的小手術。」

時間一分一秒間過去,守在病房外的楊靜滿是擔憂,儘管許多走過路過的病人都朝楊靜投來驚艷的目光,甚至不乏有上前搭訕,但都被楊靜不耐煩的給訓斥走。而且,這次手術並不僅僅只是楊靜守著,還有邵成傑、方文軒以及劉懿文,對於一些對楊靜死纏爛打的男人,他們有的是法子擺平。

叮咚…

當綠燈出現,楊靜患得患失的迎了上去,只見趙醫生一邊吩咐醫生護士將戴著墨鏡躺在病床上的葉鈞送到看護病房,一邊敬畏的望著最後出現的王三千。

「怎麼樣?趙醫生?」楊靜急道。


「楊小姐,放心,子彈取出來了,手術相當成功。」趙醫生指著滿臉酷酷的王三千,「要多謝這位師傅,這位師傅的刀技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傑出的。看來,以後我確實得親自下廚,先從切蔬菜開始,然後才練習切雞鴨鵝魚。」

「謝謝你。」楊靜並不認識王三千,但還是感激的跟王三千道謝。

「不必客氣,他是我的朋友,也幫過我很多忙,這是我應該做的。」王三千很難得的笑了笑,隨後,就在楊靜等人的目送下,緩緩消失在了走廊。

「真是個怪人。」

方文軒努了努嘴,劉懿文卻笑道:「既然小鈞手術這麼成功,乾脆晚上去慶祝一下吧,趙醫生,你也來吧。」

「好的,謝謝劉公子。」

趙醫生當然清楚劉懿文的身份,能得到劉懿文的邀請,自然是驚喜莫名,根本沒心思跑去說些拒絕的話。

當然,眾人都清楚楊靜斷然不會跟著一塊來,八成是要留下來照顧葉鈞,所以一行人約了一個時間后,就相繼告別。

楊靜滿臉恬靜的看著病床上還未醒轉的葉鈞,時而哭,時而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笑累了,楊靜漸漸合上眸子,趴在床上沉沉睡去。

葉鈞是後半夜醒來的,當時病房裡毫無光線可言,除了一些電子儀器閃爍的綠光紅光,甚至可以說是一點光線都沒有。但自從掌握馭氣后,本身在黑暗中就能擁有不錯的視野,儘管不可能跟開啟主動天賦夜視的效果相提並論,但葉鈞還是看清了楊靜,還伸出手,輕撫著楊靜的發梢。

「你醒了?」

或許是感覺到毛髮傳來的輕微瘙癢,又或者是後半夜受涼,所以楊靜打了個噴嚏,就醒了過來。

「對,剛醒的,你也是的,怎麼不批一條毯子?看,這不受涼了?」

也不知道楊靜努努嘴說了些什麼,葉鈞只看見楊靜摸著黑走向房間那台立式空調,同時頗為自來熟的調整著溫度。

可很快,楊靜豁然轉身,驚喜的跑了回來,「你醒了?」

葉鈞能夠看清楚楊靜臉上的驚喜,哭笑不得道:「怎麼?剛才我不是回答你了嗎?」

「人家剛才根本就沒意識到,只是覺得有些冷,加上剛睡醒。」楊靜撅撅嘴,「你不知道我都為你擔心了一個晚上了嗎?都不知道說句話哄哄人家。」

「是,靜姐今天越看越漂亮,實在太漂亮了。」

「花言巧語。」楊靜沒有任何欣喜之色,相反,還氣沖沖道:「這屋子這麼黑,你能看清楚嗎?就知道編謊話騙人。」

「我說的可是大實話,靜姐你這麼漂亮,還需要我昧著良心說瞎話?再說了,靜姐今天確實漂亮,難道靜姐覺得自己今天不漂亮?」

葉鈞這話把楊靜問啞巴了,良久,回過味來的楊靜氣呼呼道:「不理你了!就知道欺負我!」

葉鈞清楚楊靜不是真的生氣,先是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然後佯裝很痛苦的樣子,「哎喲。」

「你怎麼了?」聽到葉鈞發出摻雜著痛苦的呻吟,楊靜立刻收拾臉上的不滿之色,當下急急忙忙打開身邊的檯燈,關切的望著葉鈞。

「沒什麼,就是想給靜姐你挪出一點位置,這房間的溫度這麼低,有毯子蓋在身上,起碼不會受涼。只是沒想到,這稍稍一動,背部就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傻瓜。」

楊靜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溫柔,臉上的緊張之色也有了迴轉的趨勢,「我不需要上床躺著,而且就算躺著,我需要躺的地方也不多,這邊上足夠容得下我側著躺上面。」

「說我傻,其實你才笨笨的,萬一掉下去呢?不疼嗎?」葉鈞拉著楊靜的小手,滿臉溫柔。

「不疼。」楊靜羞紅著臉,輕輕搖著腦袋。

「但我的心,會疼。」



慕炎轉身對角落直立的孟浩說道:「在我說下一句話之前,麻煩你們滾出去。孟浩,向我這邊來,別耽誤你諸位前輩出門。」

Previous article

「你給我滾。」葉楓怒道,男人只能跪父母,因為跪下來,整個人的靈魂都跪了下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