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慕炎轉身對角落直立的孟浩說道:「在我說下一句話之前,麻煩你們滾出去。孟浩,向我這邊來,別耽誤你諸位前輩出門。」

付鍾和陸長歌同時選擇了沉默,他們知道,慕炎根本沒有將眾人放在眼中,哪怕整個神風學院,他也只不過在意神葯的種子罷了。但這,更加令慕炎的身份,變得深不可測!

「這……」

眾長老們面色鐵青,他們也感覺到了事態失去了掌控,如今慕炎下了逐客令,而神葯確實是神風學院所得,要他們這樣離去,自然心有不甘!

「這神葯乃是我們灌注大半生心血所成,豈能讓你一人獨吞!」

慕炎笑道:「神葯有靈,不得沾染任何邪惡之氣,否則便是對上蒼的不敬,這是諸位之前告訴晚輩的。」

一位老人硬著頭皮,全然不提方才之事,紅著臉說道:「此乃神風學院內部,寶山鍾靈毓秀,何來邪惡之氣!」

慕炎指著他們眾人,大怒道:「現在,我說你們有,你們就有!你能奈我何!最後再說一句,給我滾出去!」

慕炎眼球中金光四射,澹臺瘋老人的攻伐聖術,盡數蘊藏在了劍術奧義中,縱橫交錯,鋪天蓋地!

東荒聖體的力量,直接將諸位老人震飛了出去,口吐鮮血!

付鍾長老搖頭無奈一笑,頭疼不已。慕炎這傢伙,比想象中的還要不簡單。

陸長歌皺著眉頭,打算詢問慕炎接下來如何應對。畢竟慕炎過於年輕,藥劑造詣的水平實在有限,怕無法煉製神葯。

可就在她想開口時,慕炎卻轉身對孟浩問道:「孟家可有葯宗上品煉藥師?」

孟浩低頭回答,非常恭敬道:「有!」

孟家乃是神風帝國貴族世家,煉藥師的水平也是十分厲害,但這家族速來高傲,陸長歌不知道慕炎想做什麼。

慕炎淡淡說道:「那好,我需要一位助手,不知孟家意下如何?」

孟浩頓時大喜道:「多謝慕炎導師!」

隨即,慕炎轉身對付鍾說道:「明日煉丹,可好?」

二人已經目瞪口呆!

。 數位影響力頗深的煉藥師,被慕炎施展出的攻伐聖術,盡數震飛而出,震裂了六座山峰,些許老人更是口吐鮮血,受傷慘重!

陸長歌微微動容:「這……」

她自然知道這些老人的影響力,尤其是那葯宗級別的等級,尋常勢力根本不敢得罪,甚至連強大的神風學院,也不敢隨意動手,如今卻被這慕炎一巴掌拍飛,實在震驚!

慕炎笑道:「怎麼了美麗的院長,您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陸長歌皺眉想了想,卻也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倒是一旁的付鍾,他心繫徒弟,面色有些凝重的詢問他:「慕炎小友,方才你所說明日煉丹之事,到底是……」

「是真的,付鍾長老放心就好。」

說完之後,慕炎寬慰一笑,而後招呼孟浩一聲,二人平靜的走出了房門,並沒多看那數位重傷慘重的老人一眼。

倒是臨出門的時候,慕炎想起一件事,轉身說道:「哦對了付鍾長老,除了我安排的人之外,多餘的人……您就不用費心了。」

付鐘點了點頭。

回到竹林木屋的時候,魏東三人早就等候多時,見到慕炎安然無恙歸來后,皆鬆了一口氣,圍著桌子坐下。

胡圖問道:「炎子,這到底怎麼回事,那老傢伙到底跟你說了什麼,怎麼這麼長時間,可把我擔心死了。」

其餘二人也湊了過來。

慕炎微微一笑,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說道:「他同我做了一個交易,一個令我無法拒絕的交易。」

「什麼交易?」

三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慕炎認真說道:「我們之前猜的沒錯,這神風學院之內……確實有那逆天神葯的消息。」


「你說什麼!!!!」

三人頓時大驚失色,荒古禁地,亘古難滅,其中的力量更是恐怖神秘,強大如澹臺仙地,也化為了塵埃。

如今,卻在慕炎口中得知這神風學院竟有逆天神葯的消息,真的令人十分震驚。

「雖然只是一顆死去的種子,但也足以煉製出高於天階丹的丹藥了,而對於天階丹藥,我勢在必得!」

慕炎目露精光,對於復活辰龍的渴望,超脫性命!

眾人雖不明白慕炎到底為何這般迫切,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卻也自然的站在慕炎這邊。

夜晚,繁星墜空,數十塊太古精石擺放在身前,慕炎雙手結印,吞噬帝兵像一尊魔主一樣,散發著恐怖的力量,將海量般的靈氣,灌入慕炎的體內,滋養著精血。

東荒聖體,自太古后,泯然眾人。或許是需要打破某種桎梏,慕炎迫切需要辰龍的幫助,需要太古精石。

後半夜時,慕炎丹田內華光閃耀,方圓幾里內,皆被金光籠罩,此時狂風驟起,大地微微震顫!

刷的一聲,慕炎一下子睜開了眼睛,趕緊雙手結印,將此番異相壓制下來,東荒聖體的奇異之處,並不適合在此地展現,否則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看來已經到了仙台極限了,必須要想辦法了……」

慕炎喃喃自語,近段時間內,他要返回中州,復活浮屠塔內的老人,而後踏入大千世界。只是需要一切小心,令妖族聖地不會尋到他的蹤跡,也不會威脅到他的家人。

次日,孟浩帶著家族內兩位煉藥師來到了慕炎的跟前。

兩位老人精神抖擻,白髮白須,眉頭微微皺著,似乎沒想到慕炎竟是如此年輕。

閃著精光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慕炎,些許不友善和警惕的意味。

其中一人說道:「你就是孟少爺所謂的導師,慕炎?」

慕炎低頭微微一笑,道:「正是。」

聽他這樣說,那兩位老人相互一看,眉頭皺的更緊。煉藥師一途,絕非尋常修鍊,需要苛刻的條件,更需要歲月的磨礪!

可如今這個年輕的有些過分的傢伙,竟然敢稱作導師,若是招搖撞騙也就罷了,孟家乃貴族世家,自然不會計較。可對方竟然是孟浩的導師,這就不同尋常了,孟浩乃是孟家的少主。

「神風學院為何會有你這般年輕的導師,莫非你的老師非同尋常?」

慕炎說道:「我沒有老師。」

另一位老人說話更是直接,盯著慕炎,道:「想我孟家,自古以來還無這般年輕的導師,你又有何德何能,竟然做我孟少爺的……」

「水大師,您的話有點多了!」

沒等他說完,孟浩便打斷了他的話,面色陰沉的盯著那老人的眼睛,語氣十分冷漠。

「少主,您是我孟家的繼承人,此事我一定會告知家主的,還有這個慕炎。」

另一位老人也附和道:「水長老說的對。倘若隨隨便便就有人做我少主導師的話,那我孟家豈不是也成了隨隨便便之家?您說對不對,慕炎導師!」

昨日聽孟浩說,慕炎導師邀請孟家煉藥師商談,家主也有此意,查看一下孟浩口中所謂的導師,究竟是何來路。

可如今,站在面前的人,年紀竟是同孟浩相仿,令他們一時難以接受。

孟浩生怕慕炎不高興,正打算出言嗔怒時,慕炎卻輕輕一揮手臂,笑道:「您說的很對,但……您大可以放心,我不是隨隨便便之人……嗯,至少,我的身份要比二位身份要尊貴的很多,這是我可以保證的。」

水大師頓時喊道:「你說什麼!」

「我沒說什麼。」

慕炎雖然在笑,但比不笑更讓人心裡發毛,孟浩深知這一點,因為昨日在殺那位煉藥師時,他就是這個樣子的!

速來孤傲的孟浩,此時有些慌亂,吞吐道:「慕炎導師……我……」

水大師身材魁梧,冷哼了一聲,上前走了兩步,貼在慕炎身前,居高臨下道:「我少主雖然能力出眾,但畢竟還是年輕人,看走眼也是應該。倒是你,如此不把我孟家放在眼中,這又是什麼意思。」

慕炎笑了,琥珀色的眼睛在一閃一閃發亮,道:「沒什麼意思。」

「你……」

水大師見慕炎如此不識好歹,正打算出言嗔怒的時候,慕炎看了看孟浩,卻開了口。

「雖然大清早被人這般奚落並不是什麼大事,但我心裡也會不痛快。至於孟浩導師這件事……嗯,我想,這不是取決於他願不願意,而是取決於我願不願意承認他。」

兩位老人頓時目瞪口呆,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慕炎竟然會說出這番大逆不道的話來!

如今憑藉慕炎的能力,獨自煉製天階丹藥,自然不在話下。

他只不過想在離開之際,替孟浩培養出兩位高階煉藥師罷了,可如今卻變成這樣,心裡自然十分不痛快!

「你大膽!」

兩位老人惱怒之下,身體內火焰翻騰,四周溫度驟然拔高!

穿書后,我嫁給了男主他親叔

「還有就是,我請你們來,並不是出於禮貌和求助,而是出於對我學生的關心,若是孟家因此能多出幾位高階煉藥師,我的學生自然會受益匪淺,這是我的本意,還有……」

說到這,慕炎看了看孟浩,並不在意兩位老人的臉色,用眼角瞥了他們一眼,說道。


「最最重要的一點是……你們最好不要在我面前動手,你們打不過我,而我……則會殺了你們!」

慕炎眼球內突然金光閃耀,若有似無的劍氣在縱橫交錯,凌厲無比!

他說道:「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不信,就像選擇不相信我是孟浩的導師而是一個騙子一樣……你們可以試試。」

。 兩位老人頓時愣住了,頭頂那團火焰,彷彿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物,微微顫抖,隨時泯滅!

炎火焚上乃是帝兵孕育,而帝兵又是天下最為奇異之物,擁有至上威壓!

「慕炎導師請息怒,兩位長老不是那個意思。」

孟浩生怕慕炎會對孟家有所抵觸,短時間的接觸以來,他覺得慕炎身份非常。

一位老人怒道:「你到底是何人,竟然如此不把我孟家放在眼中。」

「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嘛,小小年紀,竟然如此目中無人,老夫倒想領教領教了!」

慕炎說道:「請便!」

水大師雙目一瞪,一團火焰自體內呼嘯而出,燒的虛空不穩,空氣劈啪作響。

乾枯的手掌在火焰的包裹下,並指如刀,直奔慕炎而去!

孟浩大叫一聲:「住手!」

可是那水大師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火焰剎那間撲到慕炎面前,一臉猙獰!

「看我如何擒你!」

慕炎毫不所懼,淡淡的說道:「不自量力!」

兩束金光自眼中射出,實質化一般無限延伸,凌厲的劍氣無比霸道,直接洞穿了那老人的拳頭,剎那間血肉橫飛!

本是一臉不屑的水大師,在感覺到這股氣息撲來的時候,渾身汗毛突然炸立!

直到身子被劍氣洞穿之後,這才猛然驚醒,慘叫一聲,極速朝著天際遠退。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究竟是誰!」

另一位老人頓時大驚失色,趕緊將孟浩拉到身後,出言嗔怒道!

「封神六指!」

慕炎並無回答,渾身骨骼劈啪作響,轉眼間露出了那張清秀的臉。

數十道金色的紋路自慕炎體內衝出,朝著夜空上的水大師極速追去,剎那間形成一張法網,將其牢牢罩住,生生定在了虛空!

那老人頓時面色大變,手指著慕炎,道:「是你!竟然是你!妖族聖地追殺千里的慕炎!!」

慕炎淡淡一笑,道:「我倒是挺出名的嘛!」

就在長老被定在虛空上時,遠處突然亮起兩道長虹,朝著這邊極速飛來,正是付鍾和陸長歌。

付鍾焦急道:「慕炎導師請息怒啊。」

一邊說著,他揮動長袍,一團赤紅的光芒席捲天邊,將水大師從空中救下。

孟家乃是神風帝國直屬貴族,身份地位堪比神風學院,他自然不能在學院中出事!

「慕炎導師,這是怎麼回事,我需要你給我個說法。」

陸長歌依舊那般冷漠高貴,漂亮的臉蛋上掛了一層霜雪,她本就對慕炎無好感。

水大師似乎想到了什麼,偷偷使了個眼色,而後道:「付長老,你將這樣一位危險的人物放在神風學院,這是什麼意思,您不應該看不出慕炎的身份吧!」

另一位老人也是色厲內荏,道:「慕炎窮凶極惡,侮辱妖族聖地,簡直十惡不赦,還望付長老將他交給我孟家處置,給神風帝國一個交代!」

西北地域,荒古禁地無盡傳說,之前的動蕩無人不曉,隱隱都與慕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如今罪魁禍首出現在東南神風地域,又怎麼能放過他!


慕炎冷笑道:「果真到哪裡都不會改變,人心,確實是天下最骯髒的東西!」

澹臺仙地,妖族古經,荒古禁地,等諸多大勢力的現世,令慕炎已經成了一塊移動的寶藏,無人不覬覦他手中一干神器!

尤其是那妖族古經,量天神尺等禁忌秘寶,不知道透露出了多少,引起某些有些人的窺探?


「是。」 媽的,這都是什麼事兒。

Previous article

一個吞咽的聲音傳來,葉鈞不由望向眉頭皺著的楊靜,不用想,就知道這傻丫頭先前吞下了口腔內的濃稠液體。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