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三階征服者死亡,我們都會調查的。」宋曉棠瞧不起陳虹這種女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唐崢,你要明白,不是我們求著你加入同盟,而是加入的話,對你有諸多好處,那些普通征服者,想加入,都沒有門路呢。」

「哦,那麼抱歉,告辭了。」唐崢起身就走,他不喜歡宋曉棠這種高高在上,彷彿施捨一般的態度。

…………

PS,這幾天諸事不順,又發燒了,好在打了一針,好多了,希望霉運快點過去吧! 小孤月看到自己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手,也愣了一下。

她雖然小,喜歡賴在婉晴涼身邊撒嬌賣萌,卻不是不懂事,玉白的小手伸過去:「姐姐,我可以吃丹藥恢復力氣的。」

婉晴涼在幽冥路時散去了身上一半的生機,即使小孤月克制著只吸取了她少量的血,她身上還是有些虛弱,但是她也顧不得這麼多了,抱起小孤月,把她送進腕間的手鐲里:「小月,裡面的靈酒和丹藥你自己撿喜歡的吃。」

婉晴涼快速離開,一邊動手消去自己的氣息,為自己休養爭取點時間,自己也從顧傾宇送她的指環里取出幾枚丹藥,看也不看囫圇服下。

婉晴涼並沒有直接去妖鬼殘魂出沒的森羅鬼域,反而往另一個界面去。

婉晴涼第一次踏足的界面和極度荒蕪的人界很像,而她踏足的第二個界面,卻是極其陰寒的世界,可是放眼望去,卻看不到一塊冰凌。

踏入這個界面,婉晴涼就差點凍僵,忙運集紅蓮業火來禦寒,才勉強好受一些。

婉晴涼在界面的邊緣之地尋了一處洞穴,在洞口設了個結界,便開始在洞穴了打坐恢復。

她的體質特殊,低品的丹藥根本沒有,高品的丹藥卻是需要一段時間來運化的。

婉晴涼打坐了半個時辰,身體總算恢復了巔峰狀態,原來她只有歸一境初期的修為,吸取了黑袍人的靈力后,也晉陞到了返虛境後期。

晉陞返虛境后,她的神識之力也跟著提升,經脈擴寬了三倍,靈力流轉活潑,丹田處也已經結出一顆小指般大小的金色元丹,是修者的元神最初始的形態。唯一缺憾的是森羅地獄里,無論她的實力怎麼晉陞都不會有天劫,沒有天劫的洗禮,她的元丹並不純粹凝實,隱隱有些虛幻。

婉晴涼看著左手心裡妖異的曼珠沙華,眼神閃了閃,心念一動,右手心赤色的光芒微微一閃,立刻浮凸出一個赤紅色的符文,還隱隱帶著血腥氣。

這赤紅色的符文正是把她和某隻妖孽聯繫在一起的生死契。

看到這生死契,婉晴涼淡漠冰涼的眼睛里有了一些淡淡的暖意。眼神也漸漸柔和,像解凍的春水,純凈清澈。

這世上,也就剩下這個傻瓜是真的想要她好好活著了。

顧妖孽,只要這世上還有一個人真正關心我,我就不會變成妖鬼!

她在森羅地獄待了多久了?婉晴涼也不禁有些迷茫。顧妖孽——他現在怎麼樣了?她暗算了他一把,他會不會生氣?

可是,這也不能全怪她啊!這廝的元神被夜天瀾這混賬傷得極重,必須好好休養,偏偏他還逞強想和她一起進森羅地獄,這不是胡鬧嗎?就算她好好勸他,以他執拗的性子,也不會聽她的,所以她才出手令他的元神回歸本體休養。

他的元神受了傷,身體上也痼疾纏身,日子一定過得很苦逼吧,甚至連三個月都撐不到了。

她現在返虛境後期的實力,也還不足以煉製九品九轉命魂丹,她必須將自身實力提升到陰陽境才有兩成成丹的把握。

但是,藥材只有一份,只有兩成的把握她也不敢貿然動手。

婉晴涼目光落在左手的黑色曼珠沙華上,良久,緩緩握緊左手,眼裡的溫暖慢慢冷卻,隱隱凌厲起來。

因為自己不夠強大,只要一離開顧傾宇,她就時時刻刻都過著逃亡的日子,她受夠了!

婉晴涼利用神識查看了一下手鐲里的小孤月,小孤月正在喝她釀造的靈酒,身邊已經空了好幾個酒罈子。

婉晴涼額角青筋一跳!

這小丫頭,喝這麼多酒,不會醉死過去吧?

婉晴涼把小孤月提出來,本來想訓斥她一頓,但看到小孤月一雙眼睛依舊清明澄澈,不由一愣,訓斥的話居然說不出口了:「小月……」

小孤月自然知道自己的白痴主人以為她喝醉了。

她也不想想,有喝醉酒的兵器嗎?這主人的智商……

「姐姐,我才不會喝醉,放心好了!」小孤月伸出白玉藕節一樣的手,抓著婉晴涼的袖子緩緩道。

婉晴涼也猛然回想起小孤月不是普通的孩子,而是實力不錯的劍靈,也鬆口氣。但是,一把會喝酒的劍——為什麼她感覺有些怪異呢?

小孤月也明顯長大了一些,恢復成四五歲的女童模樣,看來丹藥和靈酒卻是對她有用,但當她檢查手鐲里的丹藥時,一張小臉微微糾結。


小孤月掃蕩了她近一半的丹藥靈酒,竟然只長大三歲,這劍靈,果然不是那麼好養活的!

婉晴涼不禁想起顧妖孽那頭拉風的神龍劍靈,也不知道他餵了他家的劍靈多少東西。

看來她要儘快出去取得赤帝帝血,要不然她真的養不起小孤月了!

「小月,我們去把這裡的界主的靈力收了。」婉晴涼抱起小孤月,解開結界,不再掩飾自己身上的氣息。

小孤月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聽錯了:「姐姐,你剛剛說了什麼?」

婉晴涼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驚世駭俗,甚至可以說是瘋狂,但是現在,在瘋狂的事她也做的出來。

躲躲藏藏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萬一這些荒魂聯合起來,未必找不到她,不如趁現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殺他們個措手不及。就算後來他們聯手,她那時也吸取了足夠的靈力,加上小孤月,自保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逆轉陰陽五行陣吞噬荒魂靈力雖然有些邪異,副作用也不小,但也好過在這裡東躲西藏任人宰割,而且現在她也是迫切需要力量的時候。

她並不是掃地怕傷螻蟻性命的良善女子,而且在森羅地獄這種地方,憐憫是只會讓你死的更快。

「我說我要這些荒魂的靈力。」婉晴涼淡淡道,聲音平靜。

「……」小孤月沉默,頓了好一會兒,才道,「姐姐,你可以分心二用,一邊逆行陰陽五行轉輪,一邊修鍊雲笈十二訣,可以事半功倍,甚至還可以消除噬靈帶來的副作用。」

婉晴涼有些詫異:「小月,這種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唐崢當然知道加入征服者同盟,有不少好處,可要是一口就答應下來,自己這身價也未免太沒有分量了,準備負氣離開,也不過是試探一下他們對自己到底重視與否。

「年輕人,別這麼衝動嘛。」宋曉棠沒搭理唐崢,陳雄起身,笑眯眯地攔住了他,「這其實是個很寬鬆的組織,除了遵守不得自相殘殺的條例外,並沒有對加入者有過多的限制,很適合你這種不喜歡被束縛的男人。」

陳雄顯然詳細地調查過唐崢的一切,連性格都摸清楚了。

「你是很強,但是團戰中殺了那麼多外國征服者,總會有人來尋仇,加入同盟,就可以替你擋下這一切,甚至你想尋仇,同盟也可以為你提供一切情報,當然,明面上,這個我們是不支持的。」


「我們要付出什麼?沒有任何回報,同盟就替別人打生打死?你們腦子上難道有坑?」這福利好的一塌糊塗,讓人生疑,不過唐崢已經決定加入了,他要從中拿到更多的有關木馬房間的情報。

「哈哈,當然不會,出力者,事後會向事主索取一定的報酬,恩,是在木馬遊戲中償還。」陳雄看到唐崢的眉頭還在皺著,道,「其實大多時候,我們都是通知本人,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這還說得過去。」唐崢點了點頭。

「一個大男人,這麼多疑,真丟臉。」宋曉棠又開始嘲弄唐崢,被他碰過臀部和大腿,這讓她相當惱火。

「你的屁股摸起來很肉感,我肯定不懷疑,對了,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不是整過容?臉蛋是漂亮,可惜性格太差勁了,你大姨媽難道來了?」宋曉棠相貌不差,80分的等級,不過唐崢絲毫不感興趣,畢竟在木馬房間,只要有點數,可以完成一切想法。

「你混蛋。」宋曉棠咬牙切齒,雙目噴火的瞪著唐崢,後者立刻感覺到頸部收緊,一條繩索纏在了上面。

轟,唐崢釋放能力,重力壓制降臨,宋曉棠和陳雄就覺得肩膀一沉,要跪下去,陳虹被波及了,更是不堪,直接爬向了地面。

「好了,都住手。」陳雄難得拉下了臉,宋曉棠顯然有些忌憚他,放開了唐崢。

「不要在試圖挑釁我,不然我會擰下你的頭。」唐崢盯著宋曉棠,聲音寒了下去,幾次三番被攻擊,泥人還有三分火性呢。

「哼。」宋曉棠不在乎,扭開頭,不搭理唐崢。

「小唐,別和他計較了,你不為自己想,也該為家人想一想,萬一你戰死了,家人怎麼辦?同盟再不濟,也能為你安排好她們日後的生活,這個年月,只是有錢,還不夠。」

陳雄說的不算隱晦,唐崢智力沒問題,一聽就懂,陳虹更是眼睛一亮,搶先問了出來。

「你們控制著多大的權利?市長?」

在陳虹心中,這已經是極限了,宋曉棠卻是撇了一下唇角,露出了一抹不屑。

「你也算是木馬房間出來的?一個市長就能讓你動容?」宋曉棠覺得和這些人沒共同話題,掏出了她的折刀,取出了沒雕好的灰太狼,繼續雕琢。

「哈哈,美國的征服者同盟可是將人手安插進了國會,能影響一些政策的,咱們也差不到哪去,不過遵守著木馬的規則,不會肆意干擾現實世界而已,只是最低限度的利用職權,做一些對自己有利的事情。」陳雄很驕傲,同盟的力量遠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是人就有慾望,征服者也不例外,只不過見過了木馬清單后,他們想要的已經不是權利、美女,金錢那種膚淺的東西了。

權利,征服者可以生殺予奪,美女,你再漂亮,能美的過四大美人么?甚至是有足夠的點數,歷史上的任何美人都能複製出來,至於金錢,那東西根本不值一提,隨便個征服者的身價最起碼都是幾十億,而且他們享受的生活也遠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比如陸梵拿到的未來遊戲掌機,就算是最簡單的娛樂品。

除了這些,征服者不會生病,就算是拿到一萬分離開木馬房間,也因為身體素質出色,可以多活上幾十年,單是這一點,就是任何人夢寐以求的。

「我還有幾個問題。」唐崢陷入了沉思。

「洗耳恭聽。」陳雄笑了,他知道這是對方妥協的意思。

「木馬既然會幹涉現實世界,肯定不會讓征服者之間肆意復仇吧?」唐崢覺得那樣,整個世界都會亂套,畢竟單是一件A級的雷暴步槍流出去,都可能給這個世界的科技帶來日新月異的發展。

「當然,木馬手下有一票清道夫,就是專門處理這些臟活累活的,不然你以為咱們死了后又回到現實,是怎麼解決的?」陳雄說完,嘆了一口氣,「越了解木馬的能力,我越是感到恐懼,那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東西,它們就像天上的神,俯視著咱們這些凡人。」

「同盟的結構體系,可以給我講一下嗎?還有當初成立的目的,以及現在的目的,以及每一任首領的來歷。」唐崢問的很細,他看得出,陳雄是個不拘小節,很好相處的人。

「除了領袖,就是各地區的大團長,然後是每座城市的小團長,這是按照本身實力以及人格魅力來分配的。」陳雄還沒說完,就被陳虹打斷了。

「這座城市的小團長是誰?」

「在下不才,添為這座城市的小團長。」陳雄這個猛男,居然露出了一個靦腆的笑容,接著道,「不過我想很快就要讓位了,唐崢,你比我更合適。」

「謬讚了。」陳雄態度一直不錯,唐崢也不會一直冷著臉。

「誇你一句,還真得意上了,你知道四階爆種有多難嗎?你知道咱們這種三階的征服者,在陳雄面前,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嗎?不信的話,你可以試一試。」宋曉棠是和唐崢杠上了。

「好了,少說一句吧,畢竟以後也是同僚了。」陳雄顯然是個好脾氣,對誰都不愛發火。

唐崢懶得和宋曉棠吵,陳虹卻是為了拍唐崢馬匹,怒氣沖沖地盯著宋曉棠。

「再說目的,兄弟是聰明人,也不滿意,以前是為了活下去,現在么,是為了弄清楚聖地的真面目,查明銀色木馬進行這些殘酷遊戲的目的。」陳雄喝了一口茶水,很滿意的吁了一口氣。

「你們查到了什麼?」唐崢有太多的疑問了,「中國有多少個木馬房間?」

「什麼都沒有,去過聖地的征服者,基本上都死了,就算活著回來,也會失去有關聖地的任何記憶,所以我們才要聯合,一起進去。」陳雄摸著茶杯邊緣,「至於多少個木馬房間,中國區已知的是十八個,領袖的問題,不方便回答。」

「木馬房間中那扇打不開的門通向哪裡?」陳虹突然插嘴,總算沒廢物到不知道思考的地步。

「不知道,沒人打開過。」陳雄搖頭,「其實有很多事情,一些無畏者知道,可惜他們都死了,咱們同盟中存放的資料,也被毀壞過幾次,應該是木馬乾的。」

「唐崢加入了同盟,以後和其他木馬小隊合作,聽誰的?總不能各自為戰吧?」這是切身利益,陳虹知道離開唐崢,別人絕對把她當炮灰消耗掉。

唐崢看向了陳雄,等待答覆,這也是他關心的,他要為團隊的其他人負責。

「當然是按照實力來說。」宋曉棠理所應當,因為和陳雄同期,一旦遇到其他中國區的小隊,都會被陳雄暴力壓服。

「不可能,對方要是執意讓我的團隊當炮灰怎麼辦?就算是同屬同盟,陌生人之間也不可能無條件信任的。」唐崢搖頭,像卓烈那種人,有實力,但是人品太糟糕了。

「所以才要見面,互相熟悉,這次時間不夠了,我們兩個晚上就會進入木馬房間,下次吧,介紹你給大家認識。」陳雄相當有誠意。

「最後一個問題,四階爆種到底有多強?可以讓我見識一下嗎?另外之後的晉階等級,我也想了解下。」這個世界,終究還是實力說話的,而且難得有四階的征服者送上門來,不收集一些情報真是對不起自己。

「一個男人,真是婆婆媽媽,你不覺得丟人嗎?」宋曉棠嘴上鄙視著唐崢,其實心裡還是有了一些欣賞,當初被同盟招攬,她也猶豫過,但是絕對沒有這個男人那麼心細如髮,難怪能帶著一個不成熟團隊的活到現在,還是有一些優點的。

「那個,我真的不喜歡戰鬥,大家一起看看東京很熱什麼的,長些姿勢不好嗎?」陳雄抓了抓頭髮,看到宋曉棠瞪他,趕緊舉手投降。

「三階爆種有個綽號,叫奠基,我想你應該聽說過。」宋曉棠開始負責解說,能教導唐崢,也算找到了些優越感。

唐崢點頭,根本沒在乎這些,很小女子計較,太掉身價。

看著唐崢無動於衷的表情,宋曉棠就想發飆,從來沒有男人這麼無視過她。

「四階爆種還有一個名稱,叫做開啟英雄模式,四階相當於英雄模式一階,這種狀態下,征服者的身體會達到最優化,身體素質強化到百倍,甚至更高,這要看奠基的程度如何,不過最差的英雄,碾壓任何三階爆種都沒問題,當然,這些只是基礎,英雄模式之所以厲害,是因為可以將種子技能百分百的發揮效果,對了,這個階段,能力的時間限制也會解除,直到征服者生命能量耗盡或者是死亡。」

唐崢精神一振,他最發愁的就是能力的五分鐘限制了,這可是個好消息。

「如果看到可以開英雄模式的傢伙,別猶豫,能逃多遠就逃遠吧。」陳雄這話不是危言聳聽,誠心的提醒唐崢。

「英雄模式二階,身體適應性達到巔峰,單純的肉體防禦力,就相當於S級的螢火防護衣,攻擊力,你可以輕鬆碾壓一台戰車,毒氣,高壓,窒息等等,即便是在這些極端環境中,純靠肉體,你也可以生存幾分鐘。」宋曉棠近水先得月,跟著陳雄了解過這些,語氣中滿是濃濃的羨慕。

「難怪被稱為英雄模式呢。」陳虹嘖嘖有聲,「再穿上一件SS級防護衣,可以橫行無忌了。」


「還不止如此,英雄模式二階,種子能力百分之二百發揮效果,初步掌握能量的運用,大腦的進化如果達到臨界,還可以讓能力衍生出新的進化效果。」陳雄笑了,有些苦澀,「至於英三階段,那已經不屬於凡人的領域了。」

「前兩階已經不屬於凡人了。」陳虹很憧憬,如果自己能有這麼強大的一天該有多好,這一刻,她開始幸災樂禍,「可惜了,龐美琴那個女人沒有激活種子能力,永遠沒辦法爆種了。」

「你錯了,因為沒辦法激活能力,使用種子后,她的體質會一直增加,到了某種臨界,也是可以爆種的,只不過沒種子能力而已,不過老實說,像龐美琴那種例子,就出現過一例,因為沒有激活能力的倖存者,基本上都活不過十場。」陳雄朝著唐崢豎起了一個大拇指,「你這種好人,真是少見。」

龐美琴這種特例,同盟自然研究過,得到的解結論就是,龐美琴擁有豪運,適應性超強,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唐崢太爛好人了,可以容忍她不停的划水,不過這個女人總是會找到機會,在恰當的時候給予BOSS一個致命一擊。

「那個女人就是機會主義者,把握戰機的嗅覺太靈敏,太強了。」即便是陳雄,也對龐美琴佩服不已,她能活下來,不是僥倖。

「可以讓我見識一下英雄模式一階嗎?」唐崢還是不死心。

「抱歉,對身體損耗有些大,我要保持最佳狀態進入木馬房間。」陳雄拒絕,他不會拿生命開玩笑。

「抱歉。」 一夢非南柯 ,道了個歉。

「沒關係,小唐,我很欣賞你哦。」陳雄哈哈大笑,看唐崢很順眼,「晚上吃什麼,我請?」

「隨便吧,對了,挑選無畏者有什麼注意事項?你們應該是吧?」唐崢給了陳虹一個顏色,後者會意,去安排晚餐,她對這些事很熟悉。

「你們要進行『稱號爭奪戰』?這麼快?」陳雄皺眉了,「據我所知,你們團隊中,也就澹臺可以二階爆種,團隊還達不到標準,怎麼就要開始了呢?不妙呀。」

「何止不妙,簡直是危險級了,一般參加稱號爭奪戰的每個小隊,最起碼有三個可以三階爆種的征服者,或者是一位四階爆種的傢伙,不然無畏者的頭銜豈不是太廉價?」宋曉棠詫異地看著唐崢,隨後搖了搖頭,「你們真是太倒霉了,或者是每次生還的人太多了,惹的銀色木馬不高興了,在許可權範圍內,故意找你們的麻煩。」

聽到這些,陳虹的神色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她怕死。

他似猛獸又溫馴 ,他救人,可不想讓同伴陷入危機。

「別煩躁了,這也是個機會,拿到了無畏者的稱號,會有很多便利。」陳雄安慰唐崢,「看比例,應該只是個小型團戰而已。」

得到了很多情報,唐崢需要消化,陳雄宋曉棠吃過飯後,就匆匆的離開了,要為晚上進入遊戲做準備。

「陳哥,你覺得唐崢那個傢伙如何?」私下裡,宋曉棠對於陳雄還是很尊敬的,而且相當認同他的看法。

「是個好團長,能把一個不成熟的團隊帶著走到現在,能力不用質疑,為他人著想,善待團員,可惜成不了梟雄,太仁慈了,等他參加進入聖地的資格賽,就會知道這種善意,會害死多少人了。」陳雄嘆了口氣,「他這種人,會活的很累。」

「說實話,我也想有個這樣的團長。」宋曉棠終於說出了心裡話。





說話間,老鄭的語氣透著一股子激動,這次行動的中間聯絡人是他,現在事情成功在即,必定是大功一件,也無怪乎他這麼興奮。建立傑出的功勛,那是每一位軍人持久不變的渴望。

Previous article

「是。」 媽的,這都是什麼事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