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話間,老鄭的語氣透著一股子激動,這次行動的中間聯絡人是他,現在事情成功在即,必定是大功一件,也無怪乎他這麼興奮。建立傑出的功勛,那是每一位軍人持久不變的渴望。

榮譽即吾命

風震少將點了點頭,皺著眉頭,道:「這才幾天的時間,那個行動執行者就能徹底獲得辰家的信任,竊取到辰家的空間航道星圖,這有點不對。就算是暗凰部隊的超一流特工,恐怕也做不到吧,我覺得可疑。」

「可疑」老鄭臉色一僵,急道:「風少將,專家剛才已經確認了,這星圖」

未等老鄭說完,風震少將揮手打斷,不容置疑:「專家的意見就一定準確么?給我加密通訊器,我要親自和行動執行者問話,快,這是命令」

「這……」老鄭暗中叫苦,他算是明白風震少將的目的,就是想與孫言接觸,挖程臣上校的牆角。

不由得,老鄭心中哀嘆,軍部的這些將軍們吶,挖起牆角來,鋤頭揮得真是一個比一個穩、准、狠。

這個時候,辦公室的感應門從兩側滑開,程臣上校走了進來,瞧著風震的架勢,先是一愣,繼而反應過來,微笑道:「風震,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下屬的?有什麼意見,找我提嘛。」

「哼」

見程臣上校走進來,風震知道沒戲,若無其事道:「我是詢問一下任務執行者的情況,能夠這麼快取得辰家的空空間航道星圖,肯定是冒了極大的危險,我想親自慰問一下這位出色的人才。」

「呵呵,慰問的事就不勞你的大駕了。」程臣上校笑而不語,話鋒一轉,「風震,接下來的行動,就需要你的部隊配合了。」

見程臣上校避而不談,風震也是無可奈何,只能點頭道:「沒問題,等研究出具體的位置,我的部隊馬上出發。」

「那好。」程臣上校微笑點頭,轉頭看向老鄭,「跟我來一下,彙報一下谷風星的最新進度。」

「是」

老鄭忙不迭跟了過去,兩人一前一後,便鑽進了辦公室的隔間,將門關得嚴嚴實實,閑人免進。

「這個該死的程狐狸」風震恨得牙痒痒,眼珠又是一轉,露出笑容,「等到這次行動圓滿結束,這次行動的執行者必然是要露面的,哼哼程狐狸,論jiān詐我是比不上你,但是,說到揮鋤頭挖牆角,你是拍馬也比不上我的。」

腦海中勾勒出一系列的挖角步驟,風震少將頓覺心情大好,轉身便走出了辦公室。

同一時間,奧丁星域南部眾星系和東部眾星系之間,距離風松隕石地帶一端源頭的一片太空中,這裡存在著十數個龐大無比的黑洞群,其空間跨度堪比一個星系。

從太空中遠望這一片太空區域,這是一片無比黑暗的可怕區域,即使是光線在這裡也會被吞噬掉。這一片區域的空間也異常不穩定,就算是在黑洞群的邊緣地帶,也有很多空間裂隙難以探測,在這裡進行太空航行極其危險。

然而,恰是在這一片黑洞群的邊緣地帶,一座龐大的黑影在虛空中若隱若現,緩緩從空間節點中跳躍出來。

這是一艘體積無比巨大的宇宙航船,不過,這一艘宇宙航船與現有的飛船截然不同,呈圓盤型,中間凹陷下去,緩緩盤旋著航行。

這一艘圓盤型宇宙航船的直徑超過30uu0多米,比級巨盾型戰鬥航船龐大數倍,只是,這艘宇宙飛船的外殼相當老舊,艙板上凹凸不平,顯示出已是積年累月,沒有進行過妥善的維修保養。

從這個空間節點跳躍出來之後,這艘圓盤型號宇宙航船靜止在太空中,緩慢的盤旋著,整艘宇宙飛船的燈光暗淡下來,彷彿是一瞬間失去了能源供給。

此時,這艘宇宙航船的中部凹陷處,那是一間巨大的zhongyāng控制室,室內的牆壁是不知種類的合金,不屬於現今奧丁星域已知的任何一種金屬,呈鉛塊般的黑色。牆壁上似乎經過千百年時光的侵蝕,布滿了一道道的裂痕,彷彿隨時會裂開一樣。

控制室的正zhongyāng,貫通著一個透明的圓柱,柱子里灌滿了翠綠色的液體,一根根細長的管子充斥在其中,密密麻麻的連在一個高大的身軀上。


這是一位魁梧的男子,身形之高,足足超過45m遠遠超過了地球聯盟平均身高17mr標準。一頭赤紅的頭髮在液體里飄蕩,他的身體猶如銅汁澆鑄而成,蘊含著無窮的爆發力。

男子緊閉雙目,其面容如斧鑿刀削,不怒自威,宛如一尊遠古傳說的神邸

透明圓柱周圍,站著數百個人影,這些人皆穿著老式的防護服,密切注意著光腦屏幕上,顯示的一行行生命體征數據。

「糟糕封老大這次cāo控飛船,已經超負荷18個地球時,恐怕元力枯竭,有生命危險。」

「應該沒問題吧封老大的已修至最高境界,內元猶如傳說中大日轉輪,源源不絕,只需一絲內元尚存,就能生生不息,很快恢復到全盛。」

「不好說呀前幾天遇到的真空亂流,為了讓飛船脫力險境,封老大和羅將軍損耗過巨,現在又超負荷cāo控這艘卡底監獄,恐怕相當的勉強。」

正在一群人議論紛紛時,透明圓柱中的男子猛地睜開雙眼,兩道精芒如柱,直射而出。眸光如火,渾身散發出一道道赤紅光輝,氣勢衝天,無比桀驁。

咕咕咕……,透明圓柱中的液體迅速下降,隨著一聲輕響,這個男子全身**,腳步邁動,竟是身在半空,宛如走樓梯一樣,一步步凌空走了下來。

這已不是九級大武者的身輕如燕,能短暫滯空,而是足踏虛空,如履平地

緩緩走至地面,男子環視一圈,仰天大笑,其聲如雷,動人心魄:「想不到聯盟那幫孫子追擊咱家近百年,前幾天又遇到真空亂流,這樣咱家還能不死。真是禍害遺千年,哈哈哈,註定咱家回去,要鬧他個天翻地覆。」

談笑間,這位男子眉宇中越發桀驁,令人不敢直視。

「封老大,你說自己是禍害,別把大夥扯上呀」有人小聲道。

「就是,咱們可是奉公守法的良民,身家清楚明白,純良的好像一張白紙啊。」另一個人反駁道。

「沒錯,沒錯。封老大,你別每次都詆毀咱們呀,咱們曾經可都是地球聯盟的模範公民。」又一人駁斥道。

聞言,這位紅髮男子停止大笑,雙眼一瞪,謾罵道:「狗屁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卡底監獄,關押刑期超過15uu年重犯的地方,你們他娘的一個個都還在服刑期,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良民?哼,說到良民,咱家在卡底監獄陪著你們這些混球近百年,那才是真正良民,大大的良民。」

說罷,在場的眾人齊聲大笑,彷彿聽到了生平最可笑的事情。

「行了,咱家不和你們這些混蛋閑扯。」

隨手套上一件防護服,紅髮男子徑直走向控制室大門,一邊說道:「羅將軍呢?還在沉睡么?」

一名大漢跟在紅髮男子身後,恭敬的回答道:「是的,封老大。羅將軍前幾天為了擺脫真空亂流,超負荷cāo控飛船的防禦裝置,內元消耗太大,現在沉睡不醒。那些婆娘們正在照顧她,相信過不了多久,羅將軍就會醒來了。」

「嗯。」紅髮男子微微點頭,「羅將軍的已臻化境,與咱家的有異曲同工之妙,哪怕是油盡燈枯,只要有一絲內元尚存,就能很快恢復過來。不需要擔心,現在確認一下我們飛船的位置,距離一號方案的目的地喜恆星,還有多遠的距離。」

「是」這名大漢連忙答應,拿起通訊器準備詢問。

剛打開通訊器,另一端便傳來急促的聲音:「報告封老大,不好了,事情大條了。咱們跳躍出來的位置,是靠近風松隕石地帶的一端盡頭,前方是超大型的黑洞群。」

「什麼」那名大漢勃然色變。

紅髮男子皺眉,沉聲道:「風松隕石地帶的盡頭?他娘的,那場真空亂流,竟把咱家弄到這個鬼地方來了。」

正在這時,通訊器另一端傳來驚惶的喊叫聲:「不好了,前方9075米處,發現一道小型的空間裂痕。糟糕,封老大,咱們怎麼辦?我們飛船正在被吸過去。」

「不要慌!」封老大面沉如水,轉身又折返,朝著zhongyāng控制室走去。

那名大漢緊追在後面,連聲喊道:「封老大,你要於什麼?你剛超負荷cāo控飛船,現在內元不足全盛時的萬分之一,不能再去cāo控了。」

「他娘的,老子我這100多年出生入死,都這麼挺過來了。連續超負荷cāo控這艘元能航船,又有什麼問題?」封老大朗聲而笑。

這個時候,整艘飛船似乎受到一股強烈的吸力,船身劇烈的顫抖起來,透過牆壁上的窗戶,隱約可以看到前方遙遠的太空中,有一道幽深的裂隙,彷彿是一頭凶獸張開血盆大口,等待著獵物自動上鉤。 瞪著攔在身前的大漢,封老大緩緩道:「給老子滾開他娘的,你這混蛋就這麼想大傢伙死么?咱家就算掛掉了,又抵個什麼事兒?咱家本來的目的,就是把羅將軍救出來,現在已抵達奧丁星域境內,你這混蛋想然讓咱家百年的辛苦前功盡棄么?」

「可是,封老大……」那名大漢滿臉焦急。

正在這時,窗外忽掠起一道璀璨的光芒,由飛船前艙的甲板上竄起,宛如太空中掠過一顆流星,劃破漆黑如淵的宇宙,直衝向遙遠的那道空間裂隙。

這一道璀璨的光芒,其長度竟超過9萬米,徑直沒入那道空間裂隙內,繼而,一股滂湃的力量橫貫出去。

那一道光芒,仔細看去,竟似一道劍芒。

長達10萬米的劍芒


嗡嗡嗡……,整艘飛船更加劇烈的顫動起來,隨後,竟緩緩的朝著那道空間裂隙背道而馳。

從封老大所站的位置,透過船艙的窗戶,能夠隱約看到,飛船前艙的甲板上,有一個渺小的身影,手持一把光暈流轉的長劍,站在艙外的太空中,仗劍而立,身形若隱若現。

「一……,一……,一劍將飛船改變了航向。」那名大漢結結巴巴,難以置信。

端詳著前艙那個身影,封老大低聲咒罵道:「他娘的祖宗的,這個小怪物的劍技又精進了。三年前,這小子弱得就象一條死狗,現在卻劍意通天徹地,這世間怎麼就能生出這麼個小變態來?」

「嘿嘿,嘿嘿」那名大漢一陣於笑,心中嘀咕:三年前,這小子又哪裡弱了?監獄前艙與內部不通,但就是隔著前艙,那小子單靠劍意就能把人擊敗,這還能叫弱么?這個卡底監獄上下,除了封老大你和羅將軍,根本沒人是他的對手。監獄前艙等於是在太空中,這個小怪物三年來真不知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危機解除,封老大紅光滿面,大手一揮,「走先去看看羅將軍,然後,等到咱家成功脫困,趁著這怪物小子現在還是九級武者,要抓緊機會,好好的蹂躪一番,哈哈哈,把這小子打得滿地找牙,真是快意」

一前一後,兩個人朝著飛船另一邊走去。

又一個清晨,陽光灑落在辰家莊園上空,為這座美麗的莊園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外衣。

莊園主宅的後方,那是一片開滿鮮花的園圃,清晨,園圃周圍的空氣十分清新,花香沁人。

園圃的小徑上,一個細小的身影在歡快的奔跑著,正是小狗崽樂樂,它正追逐著一隻飛舞的蝴蝶。樂樂的速度迅快如電,輕鬆就追上了這隻蝴蝶,卻沒有去捕捉的意思,只是不斷躍起來,用小鼻子頂著蝴蝶。

狗與蝶舞,玩耍的不亦樂乎。

不遠處,孫言緩緩走了過來,瞧著小狗崽快樂的模樣,他臉上浮現笑容,喊道:「樂樂,不要太頑皮哦碰壞了花花草草,辰姐姐可是會把你煮了燉了的哦。」


一聽到這話,樂樂馬上停住奔跑的腳步,哧溜一聲,便竄到了孫言的肩頭,睜著豆大的眼珠子,吐著小舌頭,可憐兮兮的望著它的主人,小腦袋在孫言脖子上磨蹭,嗚嗚嗚的叫喚著,撒嬌個不停,似乎是在表明它一向安分守己,從來不會於那些壞事的。

「你這小傢伙。」

捧著小狗崽樂樂,孫言撓著小傢伙脖子上的絨毛,「放心,哥哥我現在辰姐姐面前,還是很有幾分薄面的。你這小不點只要不過分,不會有事的,這叫狗仗人勢,知道么?」

汪汪汪……,小狗崽樂樂歡快的叫喚著,似是表明它很明白,很懂的樣子

拐角處,辰管家和辰烙恰好走過來,聽到孫言這話,兩人嘴角不自禁抽動,皆想狠狠的把這個少年和寵物都給煮了,燉了。

這個時候,辰清漣從兩人身後跟了過來,看到孫言和樂樂時,她眼眸微微一亮,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越過辰管家和辰烙,辰清漣走了過來,望著小狗崽,責怪道:「樂樂,是不是言弟弟又教唆你於坏事了?」

聞言,孫言和樂樂齊齊搖頭,前者抱屈道:「辰姐姐,天地良心,我這樣一個正直、純真、善良的有為少年,怎麼可能於那樣的事情?辰管家,你說對吧。」

不遠處,正走過來的辰管家腳步一滑,差點一個踉蹌,他瞪視著孫言,笑而不語,心中卻是恨不得狠揍這個少年一頓。

這個少年根本就是流氓、色狼、無賴和騙子的集合體

三天前,那一場晚宴結束后,這個少年便成了辰家最特殊的存在。

名義上,這個少年依舊是辰家大小姐的貼身保鏢,事實上,這樣一位調配天才,又兼武學奇才,誰又能真正把他當作一個保鏢看待,甚至於,稍微有點危險的工作,皆有另外的保鏢在周邊保護。

嚴格意義上來說,辰家莊園上下,已將這個少年視為尊貴的客人,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並且,對於這個少年與辰清漣親密的關係,很多人都是樂見其成

要知道,對於地下勢力來說,武力、財力、地盤、空間航道等等,皆是可以通過各種手段獲得的。唯獨聘請一位高級調配師,對於地下勢力來說,著實是一個頭疼的問題。

世人好名,調配師這一群體尤其如此,對於調配師來說,財富唾手可得,社會地位本身就尊崇。一位高貴的調配師,卻受聘於一個地下勢力,那是多麼掉份的事情?

因此,整個南部眾星系,大大小小的地下勢力有成千上萬,但是,這其中能成功聘請到一位高級調配師的勢力,卻是屈指可數。

唯一例外的,或許就是素有清譽的杜蘭多家,而多米爾星的木家,如今的生意大半洗白,倒是傳出與高級調配師接觸的消息。

反觀地下勢力的龍頭辰家,從先祖辰陵開始,其聲譽就是一片狼藉,在外人看來,辰家就是一個烏煙瘴氣的土匪窩。

這樣一個地方,又有多少高級調配師願意來,避之惟恐不及。

現在,有孫言這樣一個調配天才送上門來,並且,與辰清漣的關係堪稱莫逆,有這樣一層關係,將來這位少年晉陞高級調配師,就算不受聘於辰家,能夠保持一定交易的往來,那也是一筆極划算的買賣。

由此,辰家上線對於孫言的態度,皆是相當縱容的,即便是開始極有成見的辰烙,現在也相當的客氣。於是,這三天的時間,便成了辰管家夢魘般的回憶。

這三天來,孫言沒事就喜歡往辰家倉庫跑,對外宣稱是,辰管家為辰家勞心勞力,他要幫忙分擔一些倉庫管理事務。

這樣的「善良」行為,立刻得到了辰清漣的支持,而辰管家卻是有苦說不出,這個混蛋小子的底細和作風,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然後,三天來,孫言總是會在倉庫里發現一些「廢品」,拿到辰清漣那裡說要處理掉,之後,這些「廢品」就不知所蹤。

關於這些「廢品」,辰管家比誰都清楚,那都是他親手布置了偽裝,其實是相當珍貴的物品。之所以這樣做,就是為了防備那些星際大盜的潛入,趁其不備,偷走這些珍品。

而防備星際大盜最好的辦法,自然是連辰家的嫡系也不告知,這樣一來,這些珍品就相當安全了。

可是,偏偏這個少年好像生了一雙氪金狗眼,這些珍貴物品僅是瞧上一眼,就能看透物品外的偽裝。隨後,便是趁著辰管家不注意,拿到辰清漣面前,宣稱要將這些「廢品」處理掉,再然後,這些「廢品」就不翼而飛了。

這般一來二去,三天的時間,辰家的倉庫至少被處理掉了多件珍品,價值極其不菲。

對此,辰管家只能打落牙齒往肚裡吞了,每次看到這個少年,他的牙齒都一陣發酸,恨不得暴揍這個小子一頓。

這麼一個壞小子,還能和正直、善良搭邊么?真是恬不知恥。

辰管家悶悶地望著孫言,用眼神暗示道:你這小子適可而止,否則,別怪我老人家不客氣。

對於辰管家的瞪視,孫言則是恍若未見,與辰清漣走在一起,兩人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不時發出一陣笑聲。

跟隨在兩人身後,注視著這對少年男女的背影,辰烙眼中露出複雜之色,喃喃道:「羅先生的性格雖然我不喜歡,但是,他對小姐倒是真心愛護的,這也就夠了。」

「是么?」辰管家嘴角泛起苦笑,無奈搖頭。

一行四人緩緩走出園圃,前方,辰家的主宅已然在望,辰清漣說起早餐該吃什麼時,立時顯露出女吃貨的本來面目。

正在這時,辰烙、辰管家和辰清漣的通訊器同時響起,聲音急促,與平常的消息聲音截然不同。

「嗯,怎麼?」

「緊急精報?」

「又出了什麼事。」

辰清漣三人同時色變,招呼孫言一聲,徑直朝著另一條路奔去,那是辰家莊園監控室的方向。

見三人沒有撇下自己,孫言只得緊隨其後,他心中卻是明白,恐怕是軍部已經採取行動了,希望這次的行動,對辰家的影響並不大。

進入辰家的監控室,這是一棟寬闊的建築,整個監控室大廳能夠容納近萬人,正對大門的牆壁上是一面巨大的光腦屏幕,顯示著一條條的空降航道路線

此刻,光腦屏幕中的一條條空降航道中,皆亮起了紅燈,顯示出事態的緊急。 在場的每一位工作人員都是面色焦急,尤其是為首的數名主事者,此時更是一腦門子的冷汗,站在那裡暴跳如雷,卻是無濟於事。

「臨叔,怎麼回事?」辰清漣徑直走過來。

臨叔是監控室的主管,一個瘦削的中年人,看到辰清漣過來,他先是眼睛一亮,彷彿是看到了救星。緊跟著,臨叔的臉色暗淡下來,顫聲道:「報告小姐,不知怎麼回事,我們辰家的所有空間航道,全部傳出預精的精報。現在正在研究事發來源,應該很快就有結果。」

辰清漣面沉如水,俏臉看不出喜怒,只是微微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少女身上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氣質,彷彿一切皆在她掌控中,淡定從容。

片刻后,得到的研究結果,卻讓臨叔汗流浹背,瞪著在場的工作人員,他嘶聲咆哮道:「檢查不出原因?你們不是號稱是奧丁星域最頂尖的專家么,怎麼連一點原因也檢查不出來?」

那名工作人員也是較真的性格,一板一眼道:「抱歉,臨主管,事出突然,我們技術組需要48小時的時間,才能制定出妥善的方案。並且,空間航道的監控系統雖提示預精,但是,到現在為止,每一條空間航道沒有任何事故發生

「現在沒有事故,誰知道等一會兒怎麼樣?」臨叔氣急敗壞的喝斥。


「琪琪格來了,快起來,坐我身邊。」

Previous article

「三階征服者死亡,我們都會調查的。」宋曉棠瞧不起陳虹這種女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唐崢,你要明白,不是我們求著你加入同盟,而是加入的話,對你有諸多好處,那些普通征服者,想加入,都沒有門路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