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另一道人影,則是手中出現了一件玉瓶,玉瓶上面,插著一根柳枝。這根柳枝,綠光瑩瑩,泛著刺眼的光芒,瀰漫著淡淡的香味。那道人影,手持柳枝,輕輕的揮灑了起來,一滴滴的綠光灑落,在了剛才的傷口之上。

綠光與傷口交織,兩者騰起了微弱光芒,下一刻傷口並沒有癒合。而是皮膚,在漸漸的潰爛,泛著刺鼻的味道。皮膚潰爛,化成了一點點黑色的物質,在不停的掉落下來。

皮膚潰爛,更加的疼痛,而那股刺鼻的味道,則是讓人作惡。雙重疼痛,則是作用在了眾人身上。

「這是腐水,將你們身體的雜質,給全部排除,誕生最新鮮的肉。當年天凶,就是借用腐水,一次次的褪去了死皮,誕生出了一副,讓人膽顫的皮囊。腐水只是去死皮,但是想要達到天凶,那種皮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萬道老祖道。

腐水一種可怕的水,可以腐爛一切物質。就連神金,常年被腐水浸泡,也會失去神性精華,極為的可怕。而且一滴腐水,就能讓修士化為灰燼。

而帝天母親所中的毒,其中就有腐水,不過還有其他毒性強大的毒液,所形成的毒,可以毒殺無上境界。

不少人的骨頭,多已經被鋸斷了,開始鋸第二根了。但是帝天現在一根還沒有斷,還在被鋸子,不停的鋸著。帝天忍著疼痛,感覺到了,自己的骨頭,在剛剛進去一半,還有一半。

「你已經修鍊出了,七道仙氣,故而身體,比起他們要強大不少。所以現在還沒有斷,所以你想要再次誕生一道仙氣,要比他們的難,或許時間要長。一定要承受的住,不然的話,很難與傾城絕情走到一起,根本可能抵擋的住聖戰。」萬道老祖來到了帝天身邊,對著帝天開口說道。

帝天身體強大,骨骼皮膚,等等。早就得到了數次淬鍊,所以現在還沒有鋸斷,這是很正常的。但是其他的天之子,則是相對弱小了不少,很快就會被鋸斷。

萬道老祖對帝天寄望很高。而萬道老祖何等人物,知曉帝天乃是改命,搶奪了天之子。不過萬道老祖沒有懲罰,因為天之子,本來就可以搶。這裡九位天之子,一旦有人隕落,那麼很快就有修士,被指定為天之子,頂替隕落的一位。

而且能夠幫助帝天改命,竊奪天之子的,背後一定有著數尊神王聯手,或許有著聖人出手,才有可能。而且聖戰來襲,萬道老祖自然不會懲罰。在加上傾城,現在在與人之原始道種融合,未來有機會成為人皇,這些因素構成,萬道老祖對帝天的期望,乃是最大的。

咔嚓!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帝天的一根骨頭,終於被鋸斷了。不過鋸斷的下一刻,帝天感覺到了,那根骨頭,則是騰起了,一道清涼氣息。能夠清晰的感覺,那根骨頭,極為的爽涼,並且骨頭泛著瑩光,如玉一般,有著水澤浮現。

那柄鋸子,有著一絲液體,則是與骨頭鍛煉之處,緩緩的融入骨頭之中。同時被鋸斷的地方,有著液體的作用,緩緩的融入其中,改變的骨頭。

不過帝天感覺,這種改變,對自己的效果,確實不大。因為自己身體已經強大,想要再次突破,光靠鋸子,確實難以做到。

呲呲的聲音響起,帝天皮膚那裡,泛著綠光,那裡的皮膚,變得焦黑,騰起了刺鼻的味道。皮膚在腐水的作用之下,開始一點點的潰散,變得腐爛起來,化成了灰燼掉落了下來。

劇烈的疼痛,則是席捲腦海,帝天咬住了牙齒,開始堅持。帝天的疼痛,比起他們來說,要輕的多。因為帝天幾次身體淬鍊,誕生出了仙氣,也遭遇了這樣的痛苦,所以對疼痛的感知力,要比眾人輕鬆的多。

當帝天開始鋸第二根的時候,其他修士,已經開始了第三根,不過他們則是臉色蒼白,雙眼開始迷離,顯然是疼痛,刺激著神經,讓他們漸漸的迷失。如果這種疼痛繼續下去的話,那麼他們有可能會死亡。

神魂無法承受住,疼痛的話,會被抹殺。如果傳出去的話,無上後期修士,被疼痛活生生的痛死的話,會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不過在這裡,確實是真實存在的。

就在眾人,快要神魂承受不住的時候,最後一道人影,則是手持一面面的黃色紙張。這些黃色紙張,只有指甲大小,上面刻畫了,一道道的紅色硃砂紋路。一張張的黃色紙張,則是落在了眾人額頭。

嘩!

那些紙張,則是騰起了一道道的火焰,緩緩的透過了皮膚,與他們的神魂相容。

他們的神魂,一瞬間被黃色火焰包裹,化成了火焰,懸浮在了腦海之中。眾人感覺全身,無比的輕鬆,神魂變得有力起來。雖然那種劇烈的疼痛,席捲全身。而且他們感覺,自己的神魂,與肉體好像分離了,疼痛變得輕了很多,只是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而已。

不過火焰,則是騰起了,一道道的黃色煙霧,則是飄起化為了煙霧。這是眾人的喜怒哀樂等等,一些負面情緒,被這種火焰,給燃燒殆盡,化為最最純正神魂。他們的神魂,就像剛剛出生的嬰兒一般,沒有多少複雜的情緒。

黃色火焰,對神魂有著巨大的好處。不過這種黃色火焰,乃是萬道老祖所制,價值也是不可限量,其中動用的一些寶物,也是極為的驚人。就連神界,也只有二十大勢力,才能將其湊齊,也不一定,可以捨得拿出來,為弟子經行使用。 黃色火焰,乃是有著萬千道火,所淬鍊而出,極為的純正。能夠淬鍊萬千道火的,也只有萬道老祖了,才能經行淬鍊了。

想要淬鍊道火,必須對道,極為的精通,領悟極為的深刻才行。帝天掌握了,毀滅大道,乾坤大道,混沌大道,三種大道,多能經行淬鍊出道火。不過要將道火,保留起來。必須要用,一些頂級的材料才行。

那些指甲大小的黃色紙張,乃是用不老樹的樹皮,世界樹的樹皮,還有黃泉水,三者一起打磨而成,價值不可估量。其中隨便一件,多是舉世難尋,更不要說是三樣了。

這一次護道國度,則是動用了資源,全力培養九位天之子,要將其打造成,最強的天之子。

帝天神魂,也變成了黃色,騰起了火焰,被包裹了起來,有著黃煙,緩緩的飄起。

而此時絕情,則是接受萬道老祖的指點。圓滿術深奧,絕情的天資,也只能說,看懂了百分之三十,其餘的七十,還需要好好的琢磨才行。不過此時老祖指導,絕情修鍊起來,就快了許多,許多不太懂的,多一一理解清楚。

「圓滿術不能心急,圓滿講求的心境也要圓滿,如果心裡急躁,何來圓滿。心靈的平和,沒有波動,這種才是圓滿。你現在心靈有點急躁,不太適合修鍊。先去一處地方吧!那裡或許對你有著巨大的幫助。」老祖開口,手臂一揮,絕情消失在了這裡,不知道去了何方。

而老祖站起了身子,再次來到了眾人面前,在不停的監督著。

此時眾人骨頭,肉體,還有神魂,多在發生著變化,同時體表,騰起了一道灰白,交織的氣體,纏繞在了體表。其他的修士,已經開始誕生仙氣了,不過帝天沒有絲毫的反應。

三尊傀儡,在不停的折磨著眾人。

帝天的皮膚,開始騰起了光輝,新的肉體,緩緩的生長了出來,有著一股,淡淡的清香之味。而體內的骨骼,則是一根根水瑩瑩,如水一般。而神魂,則是純潔無比。帝天雖然沒有騰起仙氣,但是整個實力,根基得到了鞏固。這種根基的鞏固,無法用實力體現,但是有著巨大的好處。

帝天體內的骨骼,則是修鍊成了神骨,其中有著神之氣流淌。藉助這一次磨練,修鍊成了神骨,則是一個巨大的進步。距離神骨,則是踏出了,巨大的一步。

足足將近一年的時間過去,眾人全部,累癱在了地面之上,雙眼有點空洞,裡面則是映紅一片,全部被鮮血染紅。

「還不錯,但是還沒有達到,預定的效果。你們休息一段時間,然後將會,帶你們全部一處古地。那裡對你們有著巨大的好處,並且絕情已經先一步前去了。」萬道老祖開口,身軀眨眼消失,則是前往了,那一處古地,要去保護絕情。

那一處古地,極為的可怕,進去會有生命危險,所以必須要經行保護。

眾人癱倒在了地面,全身的真元,開始漸漸的恢復過來,全力調養著傷勢。而帝天體內初生之力,則是將傷勢,給治療的差不多。

帝天離開了萬道宮殿,則是來的了傾城這邊,則是靜靜的看著。帝天覺得,只要能夠,靜靜的看著,因為一點辦法也沒有。

「老婆,希望你能夠融合道種。」帝天盤坐了下來,感覺到了好累,不知道自己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

「自從與你分離無盡天塔之地,我則是一心撲在了修鍊之上,但是一路則是遇到了,一個生命之中的最愛,並且產生了幾段孽緣。但是在心中,你依然在心中,佔據了不可缺少的一席……….」帝天則是不停的述說,將這些時間,所分離開,發生的事情,則是一點點的說給傾城聽。


不管傾城,究竟有沒有聽到,帝天多願意講述,因為這種寧靜,帝天很少在擁有了。以前與母親,則是在破茅房,過的極為快樂。其餘的時候,只有在與老婆相處的時候,才是最最開心的,沒有絲毫的壓力。其他的時候,無時無刻,不在壓力之中渡過,內心極為的疲憊。

帝天就像一尊,疲憊的巨人,此時得到了釋放,只想要好好的發泄,將內心的不甘,徹底的釋放出來。


帝天在不停的述說,但是卻沒有發現,傾城的雙眼之中,則是流淌出了眼淚。而人之原始道種,則是微微獃滯,好像被帝天的語氣觸痛到了心靈。

人之原始道種,有著一絲意識,乃是人的意識。人的意識,極為的複雜,有著各種情緒交織,比起其他四大種族,則是極為複雜,內心最為脆弱,但也是最有感情的種族。而帝天的述說,牽動了絕情的內心,與人之原始道種,相互感應,發生了一絲變化。

帝天這次無心插柳,反而對傾城,起到了一定的幫助,對於傾城的融合道種,有著好處。其他的道種,或許可以動用全力來融合。但是原始道種不一樣,原始道種的本質,凌駕在其他道種之上。其他道種乃是彌補自身缺陷,並且帶來強大攻擊力,不過原始道種也是彌補自身缺陷,但是更多的是,用來領導一族,乃是這一族的皇族,走向強大的。

足足半天時間過去,帝天離開了這裡,回到了宮殿之中,則是直接睡覺。

這一次的鍛煉全身,沒有修鍊出仙氣,不過根基則是更近一步了。其他的修士,多誕生出了一道仙氣,並且接下來一道,也已經初見錐形了。這一次鍛煉,對其他修士的幫助,要遠超過帝天與絕情。

不過帝天很期待,萬道老祖接下來,將會帶他們去那裡。那個地方,絕情已經先去了一步,在其中探險。而他們也要相繼前往那裡,去進行探險。

帝天帶來的其他屬下,則是每夜在痛苦的嘶吼。他們所承受的痛,並不比帝天他們弱,因為他們的根基畢竟弱,必須徹底鍛煉一次。眾人全身骨頭,一次次的粉碎,一次次的恢復。並且每一次粉碎的時候,他們的骨頭之中,摻雜了一些微弱的神性物質。

這些神性物質,乃是真正的神金之中,所萃取出來的神性物質,可以對他們的骨骼,變得堅硬起來。

不過每一次骨骼,緩緩的生長時候,則是痛不欲生,極為的疼痛。這些神性物質,極為的沉重。壓的眾人身軀,多微微的彎曲,甚至骨頭,直接刺穿皮表,裸露了出來。骨頭重如山嶽,體表難以包裹,被洞穿了。

而且他們的皮,被鈍刀一點點的給割下來,並且灑上了一些特製藥水,給他們的皮肉,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整塊皮被切割,而且是鈍刀,這點痛苦,也比他們痛。

他們現在完全被一個繭包裹著,這個繭乃是由他們自己的肉,給包裹了起來。那些藥水灑在上面,肉得到了瘋狂的生長,不出片刻,就是化成了一個大膿包,像極了一個個的繭。

這個繭在不停的蠕動,有著光芒閃爍,裡面有著人影浮現。繭中傳出了聲響,乃是心跳之聲。

「噗。」

一個大繭則是破開,流淌出了刺鼻的漆黑液體,其中一條大蛇則是爬了出來。這條小蛇,乃是九頭王蛇,不過此時體形,只有十米長,全身閃爍著光芒,每一片鱗甲,則是精光閃爍,極為的光澤。

不過九頭王蛇的全身,則是有著四道仙氣纏繞,將其襯托的極為威嚴。看似個頭小了不少,但是九頭王蛇,感覺自己強大了不少。

「十米長,九頭王蛇一族,身軀越小,反而實力越強。如果身軀,只有一米長的話,那麼九頭王蛇才是最強的。現在只有十米,看來還有很長一條路要走。」九頭王蛇吐著信子,嘴角有著一絲笑意。九頭王蛇不一樣,身軀越小,實力反而越強。身軀越大,實力反而越弱。

在剛剛抵擋護道國度,九頭王蛇乃是百米,但是這一次,則是縮小到了十米,乃是一個巨大的驚喜。不過九頭王蛇知道,接下來每縮小一米,實力多會變得強大。

噗噗!

帝天帶來的其他屬下,則是紛紛破開了大繭,完全驚嚇住了。那五位只有不滅境界的,此時個頭嚴重縮水,由原來的一米九左右,現在只有一米五,縮小了很多。不過他們內部氣血運轉,伴隨著轟鳴之聲,而且通體閃爍著隱隱光澤。

「哈哈,你們這些小子,實力得到了鞏固,竟然還返老還童了。」九頭王蛇大笑,看著他們身軀變小,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神獸大人,不也是身軀變小了,沒有以前的神獸之威了,反而變得可愛起來。」一位修士嘀咕起來,看著變小的九頭王蛇,少了威嚴,多出了一些可愛。

「哼哼,本神獸大人,這是返璞歸真,大道化簡,你們不懂不要亂說。」九頭王蛇挺了挺身軀,毫不客氣,在那位修士頭上,賞了幾個響頭。

而血姬與林婉兒,身軀也變小了一些,但是區別不大,不過皮膚變得光澤,身材更加飽滿,更有著魅力了。 那五位修士,經過一年的鍛煉,此時極為自信,可以輕鬆突破到無上境界,成為無上強者。不過卻被三位半神攔住,因為他們要選擇一條適合的路,要證那些道,則要好好的考慮。

帝天則是通過前段時間,不停的自我揣摩,所形成的神格,將會有著十條大道,加上萬條道則,形成最強的天人神格。以前帝天對這條路的把握不大,不過這次護道國度,已經為其準備好了道種,加上自己乃是天之子,有著這方世界認可,那麼有極大的希望,去衝擊天人境界。

只是短短三天的時間休息,眾人則是到頭大睡,這一睡就是三天,眾人漸漸的清醒了過來,身體得到了變強,已經遠不是以前可以比肩了。眾人相信,只要在護道國度,好好的修鍊,那麼在這裡,會變得極為強大,來應對這一次聖戰。

眾人來到了萬道殿之中,而此時老祖已經盤坐在了這裡,但是在不遠處,則是一道白衣女子,盤坐在了不遠處,氣息與這方空間相容,如果不是雙眼看到,就憑真元或者神識的話,根本無法察覺的對方的存在。

而且這位女子氣息嚇人,通體被五道光暈包裹,每一道光暈之中,有著一道身影咆哮。光暈之中,則是騰起了,一道道的符文,構建成的紋路,極其的玄妙,一眼望去,猶如天書一般,極為的晦澀難懂。

眾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神識與真元無法察覺,那麼他們的眼睛,一旦有所損壞,豈不是無法感覺的對方的存在。有些東西,眼睛或許看不到,但是神識與真元,能夠真實的感應。但是此時,則是完全相反,讓他們內心警覺。

「這是圓滿術的厲害,圓滿術修鍊到極致,整個人與這方天地相容,而且就連攻擊,多是無形之中施展出來。讓人很難感知,除非對方修鍊了,強大的瞳術,或者是神魂與真元,有著特殊性,不然難以差距的到。」萬道老祖笑了笑,對於絕情極為的滿意。

「老祖,我等何時,能夠修鍊圓滿術。」紫薇開口詢問起來,感覺到了圓滿術的可怕,想要將其掌握。只要掌握了圓滿術,完全可以用來逃避,真箇人莫名其妙的消失,根本難以感覺,這種術確實很可怕。

帝天內心驚訝,為何圓滿術,與自己的天地即我,竟然極其的相似。天地即我乃是與天地融為一體,用來躲避,但是不能進攻,因為一旦進攻,真元外泄,就能夠被對方察覺。但是圓滿術不一樣,還可以在暗中出手,對方很難感知。

對方乃是進攻性的天地即我,比起帝天所創造的要強大一些。不過圓滿術,不止這等威力,這一方面不過是圓滿術的其中一點。圓滿乃是代表圓滿,沒有絲毫的破綻,對方無法看到破綻,就很難擊敗對方。同時圓滿,代表萬法不侵,對方所施展的法,或許很難觸碰到其身軀,會被無形之中磨滅不少。

「不可能。」萬道老祖無情的開口:「推演天機,再過六到七年,這方世界將要破開,聖戰將要開啟。而不管下界這麼樣,你們必須帶夠十年時間,才能去應戰敵人。而十年的時間,你們很難修鍊到九道仙氣,所以想要學習圓滿術,沒有可能。」

「六年或者七年。」眾人驚訝,沒有想到聖戰,會來的這麼快,那麼他們確實很難在十年之中,修鍊出九道仙氣。不過這十年的時間之中,他們有著極強的自信,可以突破到半神,並且將實力,則是提升好幾個檔次,來應對聖戰。

「這一次要去的地方,乃是血地。血地裡面,有著各種強大的血液,將其用來滋養全身,可以助修士變強。」萬道老祖道:「最初的五大種族,分別掌握著,一種最初的術,這種術只有最純的五大種族,才能開啟這種寶藏。不過如果得到五大種族的強者血脈,那麼將其不停的淬鍊,那麼極有可能獲得這種術的力量。這種術,被成為天之術,乃是這方世界所賦予的。」

「每一個種族之中,一旦有修士,開啟天之術,那位修士將會崛起,變成了霸主之一。其中開啟這種天之術的,只有天凶,還有玄,兩人完美的開啟。其他的修士,則是或多或少的,掌握了一些天之術,但是不夠完善而已。」

「五大種族,乃是妖族,龍族,鳳族,人族,海族,天甲族,當初這方世界,誕生出來的第一批生靈。」

五大種族,天之術,這種秘聞,他們重來沒有聽說過,但是萬道老祖,卻知曉一切,要為其眾人開啟天之術。

「老祖,我等有些不是五大種族,而且五大種族血脈之力,或許已經不純,能夠開啟天之術嗎?」帝天當即開口,自己可是神族,與人族的後代,血脈不是純潔,那麼會不會影響,天之術的開啟。

此時不少天之子,則是一臉的陰沉,他們並非五大種族之一。會不會影響開啟,天之術確實是一個大問題。

「按理來說,不是五大種族,根本無法開啟,就算得到了五大種族至強者的血脈,也很難開啟,因為天地不承認。不過你們是天之子,乃是保衛這方天地,所以你們所做的一切多是合理的,所以你們只需要,得到至強者的血脈,便就可以開啟了。但是還要看,各自的感悟如何,才能完美的開啟。」萬道老祖微微一笑。

天之子,這方天地的兒子,自然被天地承認,所以即使他們不是五大種族後代,只要得到五大種族至強者的血脈,那麼就可以開啟。

眾人內心火熱,沒有想到還有天之術,這種強大的東西存在。

「不過老祖,絕情道友身上,那五道光暈,應該就是天之術了,不過絕情道友不是天之子,為何能夠掌握五種天之術。」此時澤天開口,看著絕情,則是有所感悟,發現對方身上,那五道玄奧的光圈,應該就是天之術了。而且對方,還掌握了,五種天之術,這讓人驚訝了。

「對方是天之子,不過不是這個時代的天之子。」萬道老祖開口,同時手臂一揮,這裡場景,頓時發生了變化,眾人則是來到了,一處可怕的絕地。

眾人還在思考,萬道老祖那具話的意思,但是很快,卻被眼前一幕,給徹底震撼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乃是一片巨大的大陸,上面有著太多的屍體,橫陳在了地面之上,這片大陸,被鮮血給染成了五顏六色,極為的嚇人。

完全是屍骨成堆,血流成河,觸目驚心。眾人不知道,這裡乃是何處,因為這裡一切,多太詭異了,這些生靈,像是剛剛死去,那些血液,還有著溫度,屍體還沒有僵硬。

這裡的生靈,各個體形巨大無比,手持兵器,倒在了血泊之中。這些屍體上面,有著數道猙獰的傷口,不停的湧出鮮血,而且他們手中的兵器,大多數則是折斷。

眾人望去,這裡的生靈,不止有著這方世界的,還有著異世界的。這裡好像是,剛剛開啟聖戰之後,所形成的決戰之地。


這些屍體,冒著滾燙的熱氣,瀰漫著恐怖的道威,完全就是剛剛死去一般。

在這裡,眾人很快發現了,五大種族的身影,不過死的極為凄慘,不過這五大種族,乃是實力弱小的,血液對眾人,沒有絲毫的用處。

這裡是那裡,為何有著一絲熟悉感覺,但是有極其的陌生。眾人打量著這方天地,感覺好像自己,來過了這裡一樣,但是卻記不起來。

一念強寵:愛你成災 ,萬道老祖,沒有跟來,這裡的一切,只能靠他們自己了。眾人踏在了血泊之中,一步一步的前行著,極為的小心與謹慎,這裡極為的詭異,讓眾人不敢大意。

眾人一邊行走,更加確定,這裡乃是剛剛發生大戰,所死去的生靈。不過萬道老祖說過,異宇宙還有六七年之後,才能來到這方世界,為何這裡就發生了大戰。

難道大戰已經,在無形之中開啟,只不過高層掩蓋了這一切,不讓眾生知曉。不過眾人很快否定,萬道老祖沒有必要,要欺騙他們眾人。

眾人感覺頭皮發麻,而且覺得這裡危險無比,稍有不慎就會隕落。

眾人不停的前進,發現越在裡面的屍體,實力越是強大,已經多是普通神道境界強者了,比起剛才外面更加的強大。

「老祖將我等送來這裡,應該是尋找五種血液。而且這裡屍體遍地,或許就連聖人境界強者,多有可能隕落在裡面。在這裡,一旦尋找到了五大種族血脈,極有可能開啟天之術。

不過眾人下一刻,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行走在了屍骨之中,朝著深處而去。

「不對,來到這裡的,只有我等幾人,那人這麼可能出現。而且那人剛才,應該陷入了閉關,短時間不會出現,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紫薇驚叫了起來,因為難以置信,絕對太不可思議了。 那道身影身穿白衣,腳步空靈,如仙人一般,好像不屬於,這方世間的。那人一雙玉足,輕踏空間,行走在了屍體上面,身姿極為的飄渺。

「絕情道友為何會出現,剛才觀絕情道友,好像在閉關,絕非短時間,可以清醒過來,為何此時出現在這裡。」蓋中秋,使勁揉了揉了,自己的眼睛,發現自己的眼睛,沒有眼花,那道身影,赫然乃是絕情。

「不對,這個絕情氣息,比起剛才我們見到的,要弱出了一截。這個絕情,應該是我等,剛剛到達護道國度的那個絕情。因為兩者實力,相差不了多少,與在萬道殿之中見到的,有著明顯的差距。」莫畏發現了不一樣之處,這個絕情好像沒有剛才那麼強大,總感覺那裡不對。

「不,這個是我老婆。她身上有著我的氣息,這一點絕對不會錯。」帝天驚呆了,有點不敢相信,前面的那位絕情,應該就是絕情,體內有著自己的氣息,這一點絕對不會錯。

眾人投向帝天的目光,則是極為的佩服,這麼快就搞定了絕情,這個大人物。不過很快眾人,則是清醒了過來,感覺到了頭皮發麻。如果這個絕情,乃是帝天的老婆,那麼在萬道殿之中,那個絕情又究竟是何人。

「萬道殿之中的那個絕情,應該也是我老婆,體內也有著我的氣息。」帝天思索了片刻之後開口,因為剛才在萬道殿匆匆一見,所以感覺的不太深,但是也能夠感應到,那位絕情體內,也有著自己的氣息。

兩個絕情,多有著帝天的氣息,究竟那個是真的,那個是假的,真的讓人分不清了。

帝天納悶,也感覺到了這個絕情,氣息更加的熟悉。而在萬道殿感悟的那個絕情,因為開啟了天之術,氣息多少有點陌生。

嗖!

帝天踏步上前,追趕了上去,來到了絕情的身邊。而此時絕情,也感覺到了帝天,停止住了腳步,看向了帝天。

「老婆你這麼在這裡,你不是在萬道殿感悟嗎?」帝天開口,但是距離絕情,還有著一絲距離,同時全身真元,微微流淌起來,用來提防,畢竟這裡太過詭異了。

萬一是異宇宙的大人物,所變成絕情的樣子,前來欺騙他們的話,絕對可以做的到,所以必須要謹慎,不能太過相信自己的直覺。

「對啊!老祖說我心境還不太好,所以帶我前來這裡,鍛煉一些心境,並且尋找五種血液,開啟天之術。」絕情開口,雙目光芒閃爍,看著帝天,也有點戒備。因為絕情,也感覺到帝天的不一樣,有著一絲淡淡的陌生感覺。

兩人彼此,多有著一絲陌生感,好像被什麼東西,給阻隔住了一樣,讓兩人有點隔閡。

帝天臉色微微陰沉,這個絕情應該是真的,畢竟知曉老祖的,這方世界多沒有幾人。而且天之術,更是不傳之謎,看來這個絕情,應該是真的。那麼在宮殿之中,那個盤坐感悟的,難道是假的。如果是假的,萬道老祖應該一眼,就能將其看穿,不可能會讓對待,在其中閉關。


但沒走兩步,她整個人就毫無防備的騰空而起。

Previous article

「我這一次叫你們來的目的,當然首先是護衛我的安危,預備著在關鍵和必要時候代替我去死,其次,則是希望你們能看一看現在的軍隊主流戰鬥的方法,讓你們認識到,這世上戰爭的方式有很多,絕對不只是騎射或者是沖近了就拔馬刀對砍而已,並且騎射雖然很厲害,卻也絕對不是什麼天下無敵的戰術!只有嚴格的軍令軍制,充分的訓練,還有令行禁止的決心,才是一支強軍的必要素質!赤必黎,你算是比較有帥才的人了,你說說這些天有什麼看法。」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