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尊,召集武堂所有弟子,嚴守以待吧!」

所有聚集在這裡的武堂弟子怒吼,這是武堂的大劫。



「是那個小傢伙,那個天賦恐怖的小傢伙,他竟然觸動了文侯的精氣神!」武風入了魔怔一般,呢喃著。

易辰給他的印象極為深刻,以文破武,且修行了大日炎陽功,不可思議的突破到武者境界,可以比擬大武者巔峰的武道修為,這一切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師尊!」所有人喝吼,武風的獃滯讓這群人不知所措。

「傳令下去,所有武堂弟子全部就位!」武風驚醒,暗道一聲心性還是不夠,如今可不是發獃的時候。

蹭蹭蹭!

剎那,所有武堂弟子,無論是武者,亦或者是武士,全部朝著這裡奔來,一位位年輕人皆帶著一股視死如歸的神色,目光堅毅的看著武堂外那蒼茫的群山。

「武堂弟子聽令,武堂最大的危機到來了,清河鎮真正的危機也到來了,你們做好準備了嗎?」武風身體緩緩騰空,而後一臉嚴肅的道。

「師尊放心,時刻準備著!」

「蒼茫青玉山,是我人族勢力!」

「無盡群妖,誅殺!」

「殺!」「殺!!」「殺!!!」

所有人怒喝,齊齊舉起手中兵戈,戰氣澎湃,有一種誓死無歸的堅定。

轟!!

更遠處,恐怖的波動不斷的隔空傳來,那裡,凶禽正在發狂的攻擊。

「師兄,希望你與李瘋子能堅持住!」武風呢喃,那是一場不對稱的戰鬥。

大妖絕巔的凶禽,論實力不是大文師與武師巔峰強者可以匹敵的。

轟!

戰戟騰空,戰氣凜冽,洞穿了虛空,崩毀了山川,朝著前方呼嘯,卻難以對凶禽造成大的傷害,盡皆被凶禽那宛若金屬般堅固的翎羽擋住。

且不時的有成百上千道黑光呼嘯,如同黑色霹靂一般傾瀉,逼得武黑子不斷的倒退。

嗡!

書卷遮天,硯台沉浮,無盡文書之氣迷迷濛蒙,遮天蔽日,這一刻,李文師施展了所有手段。

那一卷文書,記載著殺伐詩文,戰氣濤濤,在這一刻數十個大字齊齊飛出,在虛空排布列陣,化作一道璀璨的神環,而後轟隆隆的碾壓過去。

虛空在戰慄,文士殺伐之文驚世,不知從何年代開始,文士體悟天地之心,悟出諸多蘊含大道理的文章。

而在這其中,最為凶厲的就是殺伐詩文。

一片文章勾動天地間蘊含的莫測力量,化作恐怖的殺陣,遠比武修者以自身實力催發殺氣來的強烈,來的可怕。

數十個大字金光萬丈,可怕的光束刺穿了雲霄,令數十里範圍內所有人震驚,那道神環更是宛若天神降臨一般,給予眾人無窮的信心。

「李文師威武!」有人呼喝。

「好強,一定可以誅滅凶禽!」有人喜極而泣。

「恐怖的文士!」有武者在驚嘆文士手段的強大,他們沒有文修天賦,只能走上武修這條艱苦的路。

「講師發威了,我們一定不會有事!」書院的文士們興奮了,這是他們的講師,代表了清河鎮書院的榮譽。

轟隆隆!

戰戟戰氣洶洶,橫掠虛空,崩裂了大地山川,轟鳴的砸向凶禽;數十個大字組成的神環聖潔璀璨,宛如圓月在虛空推行,恐怖的氣勢震得虛空戰慄,朝著凶禽撞擊。

「人族,這是你最後的手段嗎?」凶禽眸光冷冽,話語冷酷。

「如果你們技盡於此,那你們都給我死!」凶禽的話語隆隆響起,帶著一股子的狂傲,蔑視人族。

轟!

恐怖的波動爆發了,一道烏光突然衝出,朝著虛空之中那數十個大字組成的神環猛烈的轟擊。

這是交戰以來爆發的最可怕的波動,宛若兩顆星辰撞擊一般,可怕的波動甚至席捲了數十里之外的山林,無數的古木被直接震碎,遠處的大山也一座座的崩毀。

山川大地在這一刻陷入了毀滅,數十裡外的清河鎮眾多家族勢力,在這一刻也受到了可怕的影響。

噗嗤!噗嗤!

無數修為低下的人臉色駭然,口中不斷的有鮮血溢出,單單是一股波動就讓他們難以承受。

境界的差距帶來的是實力上的天差地別。

在這樣的時候,哪怕是易辰,也感覺自己的心神發顫,距離數十里遠都能感覺到那樣可怕的波動,一旦捲入進去,瞬息就要斃命。

在美國當警察的日子 、大武者的差距太大了,大到即便以易辰的天賦,也難以跨越這個天塹。

「退!速退!」易辰冷靜了下來,目光看向林韻,喝道。

「不行,我們退去了這裡怎麼辦?」林韻焦急道。

「是啊易公子,你帶著小姐退吧,我們需要擋住群妖!」林雲山等人搖頭。

「你們先走,我來阻擋這些猛獸!」易辰冷冽,這個時候可不是客氣的時候,一旦那邊的波動透發到了這裡,所有人無從抵擋。

「快點,武者巔峰之下所有人朝著清河鎮退避,在那裡抵擋群妖,這裡交給我們!」易辰再度開口,話音隆隆,響徹這片地域。

「什麼?武者巔峰之下的人都退走?」有人在質疑。

「憑什麼,我們也是清河鎮的人,為家園誓死一戰!」

「不錯,我等武修不屑於逃避!」

小家族、散修,在這一刻齊心協力,齊齊喝吼,響聲讓易辰有一種感動。

「子孟,那就是你說的易辰?」不遠處,兩道目光看向這裡,帶著一抹冰寒殺意。

「父親大人,就是他!」伊子孟的身影就在這裡。

「果然是年輕氣盛!」伊家家主點頭,目光有些冷漠,「可惜這樣的人不長命!」

「父親大人,我們要不要趁著這個機會將他殺了!」伊子孟詢問。

「不必心急,有人比我們更著急!」伊家家主目光看向另一個地方,那裡,秦十七正一臉殺氣的看著易辰。

「該死的,竟然這麼搶風頭,這一切原本都該是我秦家的功勞!」秦十七內心憤怒無比。

他之所以會來這裡,代表的就是秦家的立場。

清河鎮書院李文師的實力,哪怕是秦家也要拉攏。這一次李文師前往明陵縣誅妖,秦家好不容易才搭上了一點關係,派了一位秦家弟子來這裡。

「大人,等下我們趁亂將他誅殺!」齊藤的殺氣更甚,對易辰已經恨之入骨了。

「齊家主說的沒錯,這樣可怕的年輕人絕對不能讓他成長起來!」李家老者、李家家主同樣道。

「我們朝著他那裡靠近!」

兩群人一起離開了各自鎮守的山道,全部朝著林家所在這片地域接近。無論是伊家亦或者是齊家、李家,都懷著同樣的心思。

「清河鎮需要你們守衛,不要做無謂的犧牲!」易辰沒有察覺,這個時候正全神貫注的在獸潮之中衝殺,且不斷的喝吼。

「李講師與武堂主在與大妖交戰,那樣的波動武者巔峰之下的人無法抵擋,你們速速退去!」

這才是真正的關鍵,在這樣的時候,下方群妖都被可怕的波動磨滅了不少,人族勢力也有許多實力地下的修者被震得頭昏眼花嘴角流血,再下去就要斃命。

轟!

易辰狂暴出手,將一個小家族實力範圍內的所有猛獸誅殺后,冷酷的喝了一句,「你們速速退去!」

這個時候不能留情,唯有冷眼相對。

啪!

易辰沒有多做停留,身形一閃而過,再度撲向另一個方位,所過之處,群獸皆被轟成了渣渣,血霧漫天。

「可怕的年輕人,絕對不能留他,否則將是我們剿滅林家最大的阻礙!」伊家家主的臉色無比陰沉。

在這場大劫中,易辰救下了不知多少的小家族與散修,他日一旦伊家要對林家出手,有易辰出面相助,必定會招來許多被救得人。

論單獨的勢力可能無法與伊家抗衡,但是一旦成河成海,就如同這片恐怖獸潮般,無比可怕。

「你們準備出手,等他們那些小家族完全的退出去,你們立刻出手,一定要將他斬殺在此!」秦十七也冷然下令,他也驚悚了。

易辰如同魔神般的姿態,那恐怖的手段,血腥狠辣,比最為凶厲的小妖還要兇狠,這讓他心顫神搖。 茫茫如海潮的群獸中,易辰的身形如同一道可怕的閃電,在不斷的穿梭,每一次的閃動,都會帶走一片猛獸的性命。

無數的猛獸被肢解,化作一塊塊血肉散落在地,地面早已被鮮血染紅,血流成河。

易辰渾身同樣被鮮血濕透了,潔白的書生服在這一刻成了血色,看起來易辰就像是從地獄深處,血海之中爬起來的魔神,再看不出那文士文質彬彬的氣勢。

這一刻易辰展現出來的,是絕對的強勢與絕對的霸道,他眸光如刀,鋒銳逼人,看著前方天宇,有恐怖的霹靂在肆虐。

「情況越來越急迫了!」易辰心悸,那裡,李文師兩人很明顯的落入了下風。

銀白的戰戟血跡斑斑,在這個時候已經面臨毀滅的結局,一條條銀色蒼龍掠空而過的時候,再沒有了那可怕的戰氣,彷彿是一條無力的蟲子,依舊在疲於奔命的衝殺向凶禽。

虛空之中懸浮的那道神環,在這一刻光芒同樣黯淡了許多,沒有了那刺目的光芒,綻放的也不再是驚世波動,顯然其中蘊含的精氣神被磨滅了許多,再不復之前的威力。

「殺!」武黑子在怒嘯,黑髮怒張,眼角有血,他宛如是黑魔神,狂暴無匹,在瘋狂的掄動戰戟。將這當做一條鐵棍砸下去。

鐵戟在橫空,帶起尖銳的呼嘯聲,彷彿一條山嶺砸下,轟轟然作響。


砰!

凶禽更加恐怖,它雙翅一震,一道漆黑的烏光爆射,瞬間就將這條山嶺崩毀,而後另一束烏光速度快如閃電,一擊將武黑子打的橫飛了出去,嘴角不斷咳血。

「殺!」

李文師同樣癲狂了,再沒有書生氣息,整個人看起來甚至比武黑子還要可怕。

轟!

恐怖的殺氣滔天,熾烈的光芒耀眼,文書之氣如海一般,在瘋狂的涌動,濤濤席捲,朝著凶禽傾瀉。

「李瘋子,他真正的瘋狂了!」武黑子滿臉的心悸。

沒有人比他還清楚,一旦一位文師被逼得陷入了癲狂的境地會有多麼的可怕,那是一場無法想象的變故。

「凶妖,人族大地容不得你放肆,縱然我萬死不復,身墮地獄,也要將你一起拖下去!」李文師整個人變了,冷漠無情,眸光森冷,話語響徹天地。

「想要將我拖下去,你遠不夠格!」凶禽更加冷酷,無情回應,同時十萬八千翎羽激射,組成一道劍陣,朝著李文師襲殺。

轟!

突然,虛空再度震動,一股可怕的威壓憑空降臨,同時所有人感覺到一種令人驚悚的力量現世。

「不好,李講師他竟然要祭出自己的文殿,做最後的殊死一搏!」易辰臉色大變,文殿,代表文士最重要的東西,一旦被毀壞,就如同武修者丹田破滅,一定會成為廢人。

「瘋子,真的是一個瘋子!」武黑子狂吞口水。

「很好,只要他祭出了文殿,哪怕是斬殺了大妖,也必定不可能無損,到那時我再對林家出手,看還有誰替林家說話!」伊家家主興奮了。

對林家出手,最大的阻礙就是李文師,當年林家家主與李文師相交莫逆,甚至可以說是師生情深。

伊家之所以對林家隱忍不出手,就是因為林家家主雖然故去,但是李文師依舊坐鎮清河鎮。

「講師他這是在拚命!」其餘各個地方,梓木、凡末、王琦等所有書院弟子盡皆悲戚。

這是一場清河鎮的大劫,必定要有人在其中犧牲,他們感覺無力,無法相助。

「好一個熱血書生,好一個俠骨丹心,好一個書院講師!」

「這才是真正的文人,為了家國,不惜鮮血!」

「為了家國,一片丹心可比青天!」

百裡外,一位老嫗眸光如電,三千銀絲無風而動,目光看向此地,不斷呢喃,「如果當年那些人也有這樣的俠骨丹心,我納蘭家族何必淪落到這樣的地步!」

這是梓木的老祖,此時她透發出來的波動,無比的恐怖,遠遠的強於這一刻的李文師,強盛於那尊凶禽。

「老祖,你是否要出手?」一位中年男子臉色駭然,道。

「是啊老祖,這件事情一定要深思,一旦老祖你出手,必定會引來其他目光的關注,到時候一旦泄露出去,我納蘭家族必定還會遭到他們的阻擊!」另一位中年女子也是駭然道。

「老祖,既然你如此欣賞這位書院講師,不如讓我們出手相助,老祖千萬不可親自出手。」還有一位老者也是惶恐。

「呼!你們出手於事無補,就算是耆老你出手,最多也不過是與那李講師一般。」納蘭老祖目光收回,嘆了口氣,道,「這是我納蘭晴的一次煎熬,如果不出手,這位俠骨丹心的書院講師一戰後就要成為廢人,但是如果我出手,很可能給納蘭家帶來不可預測的變故。」

「時間,太少了,我納蘭家還元遠沒有積蓄足夠的力量,這個時候貿冒然出手,一旦引起那些人的注意,納蘭家族將有大難。」納蘭晴低嘆,氣勢收斂,看起來如同一位普通老嫗。

「有老祖在,一定可以為我納蘭家族積蓄足夠的力量,到時候我們一定要再回帝都,讓所有人為之驚詫!」老者話語鏗鏘,擲地有聲。

「不錯,梓木少爺天賦強橫,還未經過家族文氣洗禮就有如此天賦,一旦在大文士巔峰境界經由家族洗禮,天賦必定可以再上一重!」中年女子點頭。

「不錯,梓木少爺的確很厲害,尤其是最近,聽說就要突破到大文士境界了,他如今不過十六七歲,能有這樣的實力,真的很厲害!」中年男子也點頭。

「梓木這孩子的確不錯,可是你們卻不知道,在這小小的清河鎮,有一位年輕人更加的恐怖,記住,他日你們遇見了這位年輕人,不要輕易得罪!」納蘭晴點點頭,而後想起了梓木帶來的消息,鄭重囑咐。


羽王朝的帝后和文學大家宋大家,無比欣賞蕭浪的才華,特意從天羽城擺駕來神魂城,宴請蕭浪。

Previous article

但沒走兩步,她整個人就毫無防備的騰空而起。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