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七號陰風洞從黎桐最初進入的陰風洞,足足有上百米遠。

只是站在洞口,黎桐就能夠清晰的聽見洞中陰風肆虐的聲音。一眼望過去,洞中一片漆黑,偏生又帶著這樣詭異的風聲,讓一些實力低微或是膽小的人,頓時就能不寒而慄。

有些佝僂的守山人將路帶到之後,話都沒有多說一句,就直接返回了。

黎桐抬腳,向洞中邁了進去。(小說《仙桐紀》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仙桐紀》更多支持!

剛一入洞,一陣凜冽的陰風襲來,鋪天蓋地!

若非黎桐早有準備,猛地探手死死的抓住了旁邊的石壁,指節幾乎深入石壁之中!就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差點就能直接把她給吹飛出去了!

黎桐知道靈殿定有人在這陰風洞口附近觀察她的動作,她不敢釋放出自己真正的實力,只能將自身表現控制在黃武境七重的範圍之內,憑藉黃武境七重應有的實力,在這陰風四起的陰風洞中,穩住腳跟!


這七號陰風洞中的陰風實在是太強勁了,本來就是給黃武境巔峰修士平日修鍊所使用的。若是以黃武境七重的實力想要在這七號陰風洞中撐過五天的話,對大多數人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黎桐體內靈力純粹無比,她也只能在這裡勉強支撐而已。

更何況,現在還只是洞口,還沒有抵達陰風洞陰風最肆虐的地方。

沒有一點憑藉,最好都不要走進來。

黎桐突然抬手一翻,手掌中驟然多了一柄無名的高階長刀法器!

這柄法器是黎桐在慕山山腹中那座無名洞府中所得法器之一,並沒有多少太特殊的地方。唯一值得讓人多看一眼的,就是它的刀身十分厚實,比一般的長刀法器起碼還要厚了一倍不止!

這種厚背刀。走的通常都是力量一道,在重量上更是比同等階的其他刀類法器要重上許多。

黎桐翻手向下,掌心在刀柄上一拍,刀尖便插進了她腳下的地面之中!

藉助厚背刀之勢,黎桐將自己刺入石壁中的指節收了回來,重新穩定在了陰風洞中。

她穩穩的向前踏出一步,空空的左臂再次抬起,又一次插進了身邊的石壁當中!

厚背刀被黎桐輕巧的抽了出來,再次插在了她身前一個不遠的地方。

如此交替前行,黎桐很快就抵達了洞中標有刻線的地方。

邁過這條刻線。才是黎桐真正開始接受考驗的時刻。

刻線背後。才是這陰風洞中最受陰風侵襲的地方。黎桐現在所處的位置,其實都還只是開胃菜而已。

無窮無盡的陰風不住的席捲而來,吹得黎桐的頭髮不住的向後飛舞,一張養得白白的臉龐在陰風的侵襲下。很快就變得黯淡無光起來。

黎桐抬腳。邁過了刻線位置!

刻線旁邊的石壁上有一盞燈火突然亮了起來。光度不算高,但卻異常穩定,火苗動也不動。彷彿根本不受這洞中無處不在的陰風的影響似的。

黎桐知道,這盞燈,其實就是她在這裡開始考驗的標誌。

等到這盞燈什麼時候滅了,她也就可以從這裡出去了。

陰風更加的猛烈了起來,甚至在黎桐身邊形成了一道小範圍的龍捲風,將黎桐牢牢的鎖在了其中,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將黎桐給捲走一樣。

黎桐握著刀柄的手越發的用力,她順著風勢就地盤膝坐了下來,這才將手中的厚背刀一收,將其收進了她的儲物袋中。

陰風刺骨,一路走來的黎桐雖然有靈力護身,但依然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從骨子裡,都在一陣陣的發寒。

黎桐刻意沒有讓自己的靈力將身體全然護住,為的就是讓自己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和陰風「親密接觸」。

雖然來陰風洞接受考驗並不在黎桐之前設想的計劃之中,但既然三長老給了她這樣的安排,她還是很高興的。

對她來說,這些陰風不只是考驗那麼簡單,同時還是一種磨練。

在這三年以來,她的進步不可謂不快。雖然她有很多辦法可以讓自己的境界更穩定、讓自己的靈力更純凈,但總還是少了一些沉澱,無法真切的落到實處。

而現在,陰風洞的考驗,卻給了她一個彌補的機會。

這強勁的陰風不但能夠穩定修士體內的靈力,同時對修士的煉體,猶有更重要的作用!

盤膝坐下的黎桐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邊將陰風一絲絲的引進了自己的體內,一邊修鍊起了的自己煉體功法,歸元九變!

黎桐安然在陰風洞中接受考驗,卻不知道外面的黎家,在一定範圍內,因為她的回歸,已經引起了一陣小範圍的波動。

雖然黎桐年紀小境界也算不上太高,但是三年前她在潛力賽上的表現,卻實在是震住了許多人。之後黎桐在慕山上失蹤的消息傳回來之後,還有許多看過她比賽或是聽說過她名頭的黎家子弟,為她惋惜不已。

如今,三年過去,那個小妮子重新回歸了不說,竟然還要參加幾天後的小比拼!

大多數人都認為黎桐這肯定是瘋魔了,沒有誰看好她在小比拼中會有什麼傑出的表現,都覺得她不過就是去混個炮灰的份兒而已。

只不過黎桐回到黎家之後就直接去了靈殿,從靈殿出來后又直接去了後山。除了她在靈殿門口和幾個熟人有撞上停留了一會兒之外,根本就沒人再看到她。

以至於黎家子弟們雖然聊黎桐聊得很是起勁兒,卻壓根兒就沒人知道她現在到底在哪裡。

從這些人群邊路過的時候,黎延默然的看著那些人在議論黎桐時不屑的臉龐,心中譏諷的笑了起來。

在三年以前,他也和這些人一樣,總是以自以為是的眼光去看人,根本就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其實真的就是說給他們這些人聽的!

黎桐的真正實力如果爆發出來。只怕都得驚瞎這些人的眼珠子!

黎延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有些可悲的看了這些人一眼,轉身離開。

回到自己偏僻的小院子,黎延意外的發現竟然有客光臨,就站在他的院子裡面。

對方是個看起來比他大幾歲的年輕男人,身上穿的是黎家黃武境弟子統一的服飾,十分好辨認,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唯一不太一樣的,就是在他的腰間,掛了一直墨綠色的方形牌子。讓人一眼看過去。就根本無法忽視。

所有的黎家弟子都認得那塊牌子。

那是黎家刑堂弟子的標牌!

刑堂弟子找上門來,還能什麼好事不成?!

黎延心裡一抽,還以為自己被刑堂抓住了什麼把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

「這位師弟。是來找我的嗎?」黎延的眼珠子轉了又轉。終究還是先開口了。

年輕男子微微一笑道:「延師兄不必緊張。我這趟來,的確是來找你的。不過,為的是私事。而不是公事。我雖然是刑堂弟子,可是黎家弟子中的一員,不是嗎?」


黎延沉甸甸的心情立馬就安穩了下來。

不是刑堂找茬就好。

「在下黎修齊。剛剛我來的時候,見院子的門沒關,就自己走了進來,還請延師兄勿怪。」黎修齊笑道,「不知道我們可否進屋去說話?」

黎延一愣,忙點頭道:「是我一時疏忽,怠慢了齊師弟。」

雖然黎延的境界比黎修齊要高,可誰讓黎修齊有個刑堂弟子的身份呢?就憑這一點,黎延就不可能小瞧了黎修齊。

他匆匆領著黎修齊進了屋。

黎修齊的目光在黎延身後背著的高階雙錘法器上停留了數秒,臉色並沒有怎麼變,跟在黎延身後走了進去。

兩人分主次坐下。

黎延給黎修齊倒了杯茶水,笑道:「陋居簡陋,也沒什麼好東西可以招待齊師弟的,還請齊師弟不要與我見怪才好。對了,還不知道齊師弟這次特地過來找我,所為何事?」

黎修齊喝了口茶,果然是黎家弟子能領到的最劣質的茶,水也只是普通的井水。這對修士來說,簡直簡陋得都不好意思拿出來待客了。

看來黎延是真的很「窮」。

黎修齊思忖了一下,還是說明了自己的來意:「聽說延師兄報名參加了今年的小比拼,不知可有此事?」

雖然小比拼的報名時間已經截至,而且靈殿也還沒有把報名的名單公布出來。但是有心人只要略打聽一下,多少還是能查到一些有可能會在小比拼中現身的弟子的。

黎延身為黃武境九重修士,身上又背了那麼大一對雙錘法器,大家對他的關注度自然要高一些。

可即便如此,也很少有人會在知道此事後,直接來黎延面前問詢的。


黎延不知道黎修齊心裡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只得苦笑的道:「沒錯,我是有報名參加今年的小比拼。只是聽說參加今年小比拼的同族子弟實力都不低,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從其中突圍出來。」

黎修齊笑道:「延師兄何必如此自謙?你的實力如何,大家都是看在眼裡的。今年闖蕩小世界的名額,想來十有**都能有延師兄的一個!不過,延師兄雖然自身實力高強,但也不是沒有弱點的。」

黎延眼底一緊。

只怕這最後的一句話,才是黎修齊想說的關鍵吧!

黎修齊爽朗一笑,道:「延師兄不必這麼緊張。其實說起來,你我,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

這是什麼意思?!

黎延警惕的看著黎修齊,呵呵笑道:「齊師弟這話,我怎麼覺得有些聽不懂呢?」

黎修齊看不不經意的看了黎延一眼,清晰的吐出了兩個字:「黎桐!」(小說《仙桐紀》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仙桐紀》更多支持!

黎延臉色大變,再也沒辦法平靜的坐下來。

他匆匆站起來,到門口向院子里打量了一下,確定外邊沒人,這才重新坐了下來,還在自己和黎修齊身邊布置了一個小小的隔界,可以確保在一定範圍之內,沒有人會聽到他們倆之間的談話。

黎修齊自從說出「黎桐」這兩個字之後就一直沒再出聲,平靜的看著黎延的一系列舉動。

黎延重新坐了下來,慎重的看著黎修齊道:「齊師弟剛剛的話,我有些沒聽明白。如果齊師弟不介意的話,不妨再細細和我說說如何?」

黎修齊笑了起來。

「既然延師兄這麼說了,那師弟我就直說了!」黎修齊爽快的道,「其實我剛剛說的話都是真的。延師兄,你我的確都是自己人。確切的說,你我,都是站在桐師妹這一邊的人!」

說來說去,還是和黎桐扯上了關係。

黎延不知道黎修齊對黎桐到底知道多少,在黎修齊沒有把話交代清楚之前,他不打算說任何話。

黎修齊顯然也知道自己要是不說點乾貨出來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取信得了黎延的。他笑道:「我知道桐師妹今年也要參加小比拼。以她的實力和心性,只要是她想做的事情。我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到!事實上,桐師妹第一天走上修鍊之路的時候,還是我引領她去靈殿的。」

黎延對此很是意外。

沒想到黎修齊和黎桐之間,還真有關係?

而且還是那麼早就認識了。

黎修齊把他和黎桐之間短短的幾次來往說成了是互相信任的好友之間的來往,把他說成了是黎桐最信任的朋友。

黎延對此半信半疑。

他知道黎修齊不可能說假話,因為一旦他說假話的話,等到黎桐從靈殿的考驗中出來,很容易就能揭穿。

但黎延對黎修齊的話也不是全然相信。

黎延和黎桐相處了兩年多,他知道掌控欲極強的黎桐對人的戒心到底有多重。她或許會願意交朋友,但除非是黎黎妙那樣熱心又一心愿意為朋友付出的人有可能換回黎桐的真心之外。別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讓黎桐打開心肺。

黎修齊很可能只是單方面的對黎桐示好過。而黎桐對此也選擇了接受。但這並不代表,黎桐和黎修齊,就真的是可以互相信任的朋友關係了。

就像他之前兩年和黎桐相處的時候,黎桐對他也還算不錯。光看那兩年的相處的話。誰能知道自己的丹田。正是被黎桐給親手毀掉的呢?!

看出黎延心中的懷疑。黎修齊心中一陣無奈。

如果可以的話,他其實也想說出更多自己和黎桐之間有來往的事情,以此來取得黎延的信任。只是事實是。他根本就沒能夠來得及和黎桐有那麼多的接觸!

「三年前,延師兄和桐師妹一起,都是探索慕山的弟子之一。」黎修齊話音一改,「而如今的三年後,延師兄你又和桐師妹一起,相繼回來了。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這件事情,但我知道,不管延師兄之前和桐師妹之間有沒有來往,但自從你們都上了慕山之後,你們之間肯定是有些關係的!」

黎延的目光閃了閃,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黎修齊狡黠的笑了笑,道:「延師兄,我這次來不是要揭露些什麼事情,只是想和延師兄交交心,做個朋友而已。延師兄要參加今年的小比拼,勝率很高。而我黎修齊雖然實力不濟,但多少還是有些手段,也有信心能在這小比拼中一爭長短。只是延師兄你也知道,在小比拼中還有一項團體戰,是需要參賽弟子各自組隊的。我雖然有些人脈,可是能在小比拼中組隊的夥伴卻極少。如果延師兄願意的話,我希望能夠和延師兄組隊進行團體戰。當然,我們自然也不會少得了桐師妹。」

團體戰?!

原來這才是黎修齊找上門來的真正原因。


要說黎延對黎修齊的這個提議不心動的話,那絕對是假的。

可是團體戰是小比拼賽事的最後一場。

所有報名參加小比拼的黎家子弟會先進行一對一的晉級賽,最終將有二十人可以晉級為有資格參加團體戰。團體戰由五人組隊,隊員可以自己私底下聯繫,長老們並不會幹涉。


最終將會有十人脫穎而出,成為可以闖蕩小世界的人。

只是誰都沒辦法在小比拼還沒有正式開始的時候,就能夠確定自己會成為那有資格參加團體戰的二十人之一。

哪怕他們每一個人都對自己很有信心,但他們依舊不能如此肯定。

就連黎延自己,也不敢在結果出來之前說這樣的大話。

他實在是沒想到,黎修齊一個黃武境八重的修士,竟然在小比拼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直接開始尋找團體戰的隊友了!

不過轉念一想,黎修齊能成為黎家刑堂的一員,他能有些旁人沒有的能力和手段,那也實屬正常。要想爭取二十個席位中的一個,黎修齊說不定還真有這個本事!

「齊師弟你實在是太看得起我了。」黎延心神轉念之間,搖頭苦笑道,「我雖然勉強有著黃武境九重的實力,但是說到底,我也只是個沒有丹田的廢人而已,今後很可能就會一直停滯在黃武境階段。我未必就能在小比拼中走得多遠,長老們也未必就願意讓我佔據一個進入小世界的名額。齊師弟你來找我組隊,難道不覺得這實在是有些太早了嗎?」

黎修齊淡淡一笑。道:「延師弟,既然我敢這麼早就來找你組隊,自然是很看好你。大家都是聰明人,那些表象到底是什麼,其實都不重要。不管怎麼樣,我的邀請已經正式發出。現在就看延師弟你,是否願意接下了!」

黎延認真的思忖了起來。

其實黎修齊的建議很不錯,他也的確需要個組隊的人。更何況,現在答應黎修齊的邀請,也一點壞處都沒有。




一道道銀色星河從天而降,宛如一條條瀑布一般,散發出恐怖的波動,

Previous article

羽王朝的帝后和文學大家宋大家,無比欣賞蕭浪的才華,特意從天羽城擺駕來神魂城,宴請蕭浪。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