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道道銀色星河從天而降,宛如一條條瀑布一般,散發出恐怖的波動,

整個世界一下子亮如白晝,所有的一切都被星光籠罩了,

億萬道光芒從天而降,匯聚成一片銀色的**,簡直有毀天滅地之力,這片小世界都彷彿承受不住這種恐怖的力量,,正在不斷的顫抖著,有『喀嚓喀嚓』的聲音在響徹,

「龍騰九天,」

青衣懸浮在半空中,絲毫不敢怠慢,瘋狂的涌動起全身的神力,

他本就是九重天的修者,又具有部分真龍血脈,乃是應龍之身,在這片小世界的年輕一代中罕有敵手,但是今天,他遇到了一個修為遠低於自己的人類修者,卻被逼迫的不得不展現出全部的戰力,從另一方面來說,他已經落入了下風,

「吼,吼,吼,」

一聲聲吼叫聲震天動地,如同雷霆一般轟然炸響,在虛空中遠遠的回蕩,

青衣手捏道印,渾身妖氣瀰漫,神力沸騰而出,

在他身後,九條青色的蒼龍橫空而起,高高昂著龍首,盤旋天地之間,俯視天地萬物,

青衣一聲長嘯,驅使著九條蒼龍,搖頭擺尾之間,將大片的星光嚼碎,咆哮著朝著李昊衝去,

「呼,」

罡風鋪面,風雷之聲震耳,

一條條蒼龍身軀長達數十米,渾身龍鱗閃爍著寒光,栩栩如生,


蒼龍探爪,一下子抓碎了一座山巒,蒼龍擺尾,一下子炸碎了數不盡的星辰,

九條蒼龍蒼勁有力,一個個張牙舞爪之間,朝著李昊狠狠咬去,

李昊神色冷漠,手掌一揮,頭頂頓時星光墜落,一股腦匯聚在他身前,化作一片璀璨星空,將所有蒼龍阻擋在外,

一顆顆星辰閃爍,一道道星光搖擺,快速演化出一柄柄星辰大劍,

數不盡的銀色巨劍飛舞,在蒼龍身上削來削去,撕扯下大片的龍鱗,

「嗷,」

龍吟動天,響徹蒼穹,

九條蒼龍吐息,一片片青光落下,頓時虛空炸碎,所有的巨劍如同雪片一般快速融化,一片焦灼,

「化龍,」

李昊五指張開,掌心中出現九條龍型水滴,晶瑩剔透如同寶玉,

他微微甩手,九條乳白色的小龍鑽入星河**之中,頓時吞噬無窮量星光,眨眼間化作九條白龍,數十米高大,

「吼,」

龍吟震動九霄,一下子響徹在蒼穹中,壓迫的天宇都止不住的震動,

九條白龍高高躍起,在虛空中一陣盤旋,頓時虛空炸碎,露出一片片漆黑的深淵,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竟然能夠演化出真龍來,」

觀戰的修者一個個瞪大了雙眼,望著交織撕咬在一起的青白兩色巨龍,紛紛不敢置信的大吼道,

在他們眼中,白色的真龍栩栩如生,渾身有濃郁的龍氣瀰漫,簡直如同真實的一般,

白龍探爪,一下子抓到了一頭青龍,巨大的嘴巴張開,一股星河噴吐,瞬間將青龍湮滅,化作了灰燼,與此同時,其它八條白龍龍尾呼嘯,蒼勁有力的身軀一抖,頓時如同八條山脈在轉動,一下子抽在青龍身上,

「吼,」

一聲聲慘叫聲此起彼伏,一條條青龍渾身鮮血淋漓,龍鱗四濺,一片血肉模糊,在虛空中不斷的掙扎,很是慘烈,

「吞噬,」

李昊手捏道印,頓時白龍嘶吼,從嘴中吐出一顆顆臉盆大小的星辰,流轉出恐怖的拉扯力,將所有青龍盡數吞下,快速煉化,

「演化,」

李昊雙手不斷划動,一團團星光繚繞,沖向那幾顆星辰,

隨著他的道印結成,虛空中再次響徹起一道道龍吟之聲,


在眾人眼中,那幾顆銀色的龍珠突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隨之八條青色蒼龍浮現,同乳白色真龍匯聚在一起,搖頭擺尾之間,向著青衣包裹而去,

「這人,到底修習的是什麼法決,竟然還能夠吞噬再造,」

「這也太變態了,他真的是人族嗎,」

「妖孽啊妖孽啊,如此輕易便將青衣師兄壓制了,難以想象啊,」

九條白龍昂首,八條青龍擺尾,在虛空中一躍而起,將青衣緊緊包裹在內,

罡風四濺,龍吟震耳,

十七雙眼睛亮如星辰,虎視眈眈的盯著青衣,只待主人一聲令下,便撲將上去,將敵人撕裂成碎片,

青衣大口喘著氣,臉色蒼白如紙,怔怔的望著李昊,半晌說不出話來,


他知道自己有可能不是對手,卻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輕易便被徹底壓制,甚至沒有逼出對方的全部實力,心中不由一片苦澀,

「李昊,不要殺他,青衣兄對我們不錯,很是照顧我們,」應昌看著轉眼間便分出勝負的戰場,顧不上心中震驚,慌忙開口吼道,

他可是知道李昊的性情,殺伐果斷,靈兒更是他的逆鱗,觸之必亡,若是真的不小心將青衣幹掉了,事情可就真的鬧大了,

「靈兒是我的女人,這個世界上也只有我能配得上他,」

「任何敢對他生出覬覦之心的人,都將會是我的敵人,」

李昊懸浮在虛空中,頭頂億萬顆星辰閃爍,身後十七條真龍拱衛,簡直就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揮一揮手,驅散了漫天星辰,李昊沖著應昌擺了擺手,徑直朝著遠處飛去,

「青衣師兄,你沒事吧,」

直到他身影消失在天盡頭,眾人才回過神來,慌忙上前扶起青衣,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事,一些本源神力被吞噬了,修養幾天就好了,」青衣臉色蒼白,望了望遠處,忍不住握緊了手掌,

「真是不敢相信,一個人類能夠強大到如此地步,簡直就像是一名年輕的至尊一般,」

「哎,如果讓他成長起來,我們妖族將會面臨什麼啊,太可怕了,」

幾位妖族修者環繞著青衣,很是不安的呢喃道,

一路飛馳了上百里,應昌終於停下,帶著李昊來到一座高聳如雲的仙山之中,

山巒秀麗,風景獨特,瓊樓玉宇數不盡數,繚繞在霧氣中,若隱若現,如同一片仙境一般,

沿著光滑的石階前進,登臨殿宇之中,

「這裡就是我們的居地了,他們幾個都在閉關,估計還得幾天才能夠醒來,」應昌扒來一個蒲團,一屁股坐在上面說道,

宏偉的宮殿內,雕梁畫柱,金碧輝煌,

一顆顆拳頭大小的珍珠點綴在大殿頂上,釋放出陣陣仙風霧氣,閃爍出五顏六色的光芒,彷彿進入了一片仙界之中,

「這裡風景不錯,你們還挺有眼光的,」李昊環顧一番,慵懶的坐下,很是滿意的說道,

「這裡啊,原本是一個大能的住處,是靈兒好不容易才…」話剛出口,應昌便忍不住想要抽自己嘴巴,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李昊,

「說啊,我像是那麼脆弱的人嗎,」李昊瞪了他一眼,很是無語的說道,

「你要不是生氣,會那麼不通情理將青衣暴打一頓,」應昌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

「你說什麼,」李昊瞪著他問道,

「額,沒什麼,靈兒說你會喜歡這個地方,就跑去求了這裡的主人,好說歹說才將這片宮殿賜下來,」應昌搖了搖頭,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我就說嘛,你們幾個傢伙怎麼會有這麼高的意境,」李昊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說道,

「你這半年都幹什麼了,怎麼變得更加變態了,差點沒有嚇死我,」應昌上上下下打量著李昊,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

青衣可是實實在在的九重天修者,又是一位妖族大能的親傳弟子,一身修為超凡脫俗,據說,他已經觸摸到了異象的雛形,進階邁入更高的境界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然而,面對李昊,別說什麼異象了,恐怕連本身一半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就被幹掉了,

「嗯,經歷了一些事情,算是小有收穫,這幾天正好整理出來,等他們都出關了,就傳給你們,」李昊點了點頭說道,

「嘿嘿,又有便宜佔了,真是不錯,」應昌一臉壞笑,很是興奮的說道,

「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叫我來這裡幹啥,」李昊想了想,突然開口問道,

本來按照預定的軌跡,他如今應該是轉道去文始派,取得剩下的幾種本源神力,卻在半途中收到了應昌的紙鶴,才趕緊趕了過來,

「哦,是朱八老祖讓你回來的,好像不久后將會發生一件大事情…」應昌點了點頭,取出一張信紙說道,

李昊接過那張紙張,再度看到那如同狗爬豬拱一般醜陋的字跡,

「計劃有變,速回…」 「這頭死豬妖,這是把我當成他的傭人打手了嗎,」李昊看著信紙上的信息,不由皺眉道,

至今為止,他還不知道這頭豬妖到底打的什麼注意,甚至連他的身份都不怎麼清楚,雖然猜測他跟妖師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他心中依舊極其不爽,

就算他當年被妖師附身,險些被鳩佔鵲巢的時候,依舊能夠利用堅定的意志和各種小小的優勢與其周旋,最終逃脫被湮滅的命運,

但是如今面對這頭豬妖,他竟然處處都落於下風,被他牽著鼻子走,極其被動,

「哼,讓我出去為你尋各種本源神力,若是不讓你吐點血出來,我就不叫李昊,」李昊心中冷冷哼了一聲,直接將那張信紙揉碎,不甘的吼道,

接下來的日子中,李昊便整日的陷入沉寂中,不斷的整理最近的所得,

庚金之精,甲木之力,壬水之源,丙火之神,贔風之息,再加上與之對應的各種古經,被他徹底煉化在體內,

一顆顆星辰誕生,點綴在識海虛空中,不斷垂落下一道道本源神力,滋養著靈魂神識;一部分隨著神力在體內源源不絕的流轉,不斷的凝練著體魄;一部分被容納進金丹內世界中,補全世界之力,加速其演化的速度,

本源神力,只要擁有其中的精華,便能夠源源不絕的演化出各種神力,無論是先天精氣,還是後天靈力,此刻都融合在李昊體內,無時無刻不再改善著他的體質,增加著他的修為,

沉浸入修行之中,李昊靈魂盤腿坐在識海中,

在他身畔,一尊尊虛影端坐,一道道天音繚繞,轟鳴不斷,彷彿有上古仙神在誦經,又彷彿有萬千神佛在祭祀,

各種古經響徹在虛空中,各種聲音瀰漫在靈魂內,不斷的交織在一起,迸射出智慧的火花,流轉出神秘的偉力,化作一道道閃爍的符文,交織出一道道規則的鎖鏈,不斷圓滿,不斷升華,

李昊只感覺迷迷濛蒙,混混沌沌,漸漸沉浸在那種悟道的快感中,渾身輕盈,彷彿要隨風而去,

「嗡,」

恢宏大殿之內,突然綻放出刺眼的光芒,隨後一個身影從最深處走出,

那是一個俊俏的青年,渾身劍罡呼嘯,有鋒銳的氣息瀰漫,彷彿一柄破天之劍,鋒芒畢露,

「呀,趙通,你出關啦,」空蕩蕩的大殿內,應昌躺倒在地上,眯著眼睛說道,

「嗯,前些日子被虐的太慘,好不容易才完全消化乾淨,」趙通身體輕顫,頓時空氣中響徹一陣鏗鏘之聲,所有劍芒盡數消散,


「咦,那朱八老祖不是出門了嗎,怎麼會在這裡,」他突然駐足,望著大殿最中央盤坐的身影,忍不住開口道,

應昌微微一愣,順著他的目光望去,頓時心中瞭然,嘿嘿一笑,輕聲道:「不知道啊,突然就回來了,」

他起身來到趙通面前,一臉的壞笑,偷偷拉了拉趙通的衣袖,小聲在他耳邊說道:「他好像變弱了不少,要不要趁機偷襲一下,」

趙通聽到這話,頓時眼眸中精光暴漲,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這些日子以來,他們幾個被那豬妖收拾的好慘,心中都幾乎留下了陰影,

那貨心情不好就虐他們一頓出氣,心情好了也虐他們一頓,美其名曰增加抗極大能力,加速修行提高實力,更是不要臉的要收取報酬,著實讓他心中恨極,

「哎,還是算了,回頭又是被一頓胖揍,」猶豫了許久,趙通還是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傻啊你,反正總是要被虐,好歹虐回來一次過過癮啊,」應昌一臉正經的勸道,

趙通愣了愣,頓時恍然,望向李昊的目光中殺氣肆意,

說的沒錯,不上也是被虐,上了也是被虐,能打到一下就是賺了,

他咬一咬牙,渾身神力沸騰而起,無窮劍意沖霄,身後虛空一陣顫抖,突然出現一柄破天之劍,上接蒼穹,下探幽冥,散發出毀天滅地的氣息,

「通天劍,斬天地,」

趙通怒吼一聲,只把這半年來受到的所有委屈盡數灌注進劍中,朝著李昊狠狠斬去,

大殿中,頓時雷聲轟鳴,霹靂炸響,整個宮殿都瘋狂的晃動,眼看著就要被鋒銳的劍意撕碎,

「哇,這小子現在這麼強大,連異象都領悟了,」應昌望著眼前的恐怖景象,一張嘴張的能塞下一個拳頭,偷偷摸摸就要溜走,

「仙王,」

突然,大殿中傳來一道飄渺的聲音,彷彿跨越了無盡的歲月,從上古年代飄來,深邃而滄桑,

隨著聲音落地,李昊身後陡然出現一片浩瀚的星空,一個身影穿越了宇宙,踏天而來,

那是一個巨大的身影,屹立在星空中,遮擋了一切,他身穿著九龍袍,頭戴九龍冠,渾身綻放出永恆的光芒,散發出無盡的王者之氣,宛如一尊從上古年代走來的帝王,君臨天下,

那帝王昂首而立,垂在一側的手臂突然伸出,一下子穿透了虛空,將那柄破天之劍抓起,

「嗡,」



呲! ‘‘居然這麼厲害?’’看着微笑淡然的摩根長老,韓秋神色也是有些凝重。

Previous article

七號陰風洞從黎桐最初進入的陰風洞,足足有上百米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