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古爾,那老東西身上的力量是你的,」當察覺到上官青身上的能量竟有著一絲異常強大的波動時,神靈哈斯卡突然轉過頭來看向血魔,

血魔古爾輕輕一笑,也不否認:「不錯,是我的力量,怎麼,你有意見嗎,」

「意見倒是沒有,只不過在天界這麼多年了,也沒有個對手,今天有點手癢了,剛好又遇到了你,想必,你不會讓我失望吧,」神靈哈斯卡輕輕地笑了笑,而後周身突然冒起了血紅色的烈焰,一時間,神靈哈斯卡的氣勢瞬間大漲,

看到哈斯卡竟然要對自己出手,血魔也是一聲冷笑:「哼,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要殺我,恐怕還沒那麼容易,」

「哦,是嗎,」神靈哈斯卡微微一笑,雙手緊握的烈焰槍頭便是朝著血魔古爾狠狠擲去,

「哼,不信,你來試試,」血魔古爾怒哼一聲,身形化作一道白紅色閃電,朝著神靈哈斯卡瞬間掠出,

似乎是對古爾的行動早有預料,所以哈斯卡早就做好了提前閃躲的準備,在白紅色身影掠過的時候,哈斯卡雙腳一轉,輕易地躲過了古爾的一擊,

看到哈斯卡躲過了自己的一擊,古爾立刻怒喝一聲:「狂暴屠戮,」

吼,

白紅色的波紋從頭到腳不斷地在古爾的身上來回閃爍,下一刻,古爾的身軀頓時增大了數倍,通紅的雙眼中泛著對鮮血的渴望,雙手中紫藍色的光芒瞬間爆發,

神靈的臉色終於變得濃重起來,對於血魔的狂暴屠戮,他可是早有耳聞,傳說當年血魔一統魔界時,就是用這一招,斬殺了無數成名已久的魔界大佬,從而坐上了魔界之主的寶座,不過即便如此,哈斯卡對自己也是有著不小的自信,因為在天界,他同樣沒有對手,

「活血術,」

綠色的波紋從哈斯卡的頭頂出現,不斷的噴發著,每當著綠色的波紋蔓延到一處,不管再重的傷也都可以被輕鬆治癒,

「古爾,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哈哈哈……」

對於古爾的強大,哈斯卡從沒懷疑過,如今古爾要拼盡全力與自己一戰,終於將哈斯卡骨子裡的那股好戰的性子調動了出來,眼下的哈斯卡,也終於為感到有一個像樣的對手而興奮不已,

高空上,哈斯卡和古爾正在進行著激烈的對戰,雲朵崩塌、空間震碎,強大的波動幾乎要撕碎整片空間,不過為了防止不波及到凡人,哈斯卡和古爾的激戰,則是被兩人弄出了一片獨立的空間,空間中,兩道身影你來我往,將那空間都是震蕩出一絲絲能量波紋,不過儘管空間中是兩位神在戰鬥,但其中的能量波動卻是沒有絲毫的外泄,不得不說,神之間的戰鬥,已經超出了常人的理解範圍和認知界限,

魔域中,天丹門和血神門的激戰也在繼續,雙方各自都有一個神作為依靠,彼此間的氣勢都是因此而得到不小的增長,尤其是天丹門,在哈斯卡被薛晨召喚而出之後,已經將之前的劣勢徹底的扳了回來,

「沒想到,薛晨,你竟然可以召喚出天界神靈,」此時的上官青,臉色已是平淡如水,但那聲音卻包含著無盡的怒氣,

自己辛辛苦苦方才召喚而出的血魔,竟然會被薛晨召喚而出的天界神靈哈斯卡給攔了下來,他千年夢想著稱霸靈武大陸的願望,為何總是不能實現,

「飛升,有天界和魔界的選擇,上官青,你以血魔大陣的力量蘇醒,自然是選擇了魔界;而我則是將帝仙丹煉化吸收,自然便是天界,天魔二界自古以來就是勢同水火,不可調和,這就像你我一樣,今日一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隨著最後一句話的落下,薛晨的氣息在此時終於衝上了最高點,

「好,我到要看看,今日到底是誰死誰活,」

上官青同樣不甘示弱,全力爆發之下,如火山爆發一般的氣息源源不斷的噴將出來,

轟,

兩人的對碰猶如火星撞地球一般,頓時爆發出了巨大的能量衝擊,那散開的能量衝擊有如實質般的海水,發出連綿不絕的音波,不斷的衝擊著眾人的身軀,

「啊,」

「啊,」

「啊,」

……

原本還在激戰的雙方在受到這股強力的衝擊之後,瞬間倒下了數百人,眼見如此,雙方還在激戰的眾人急忙向著自己的一方回撤,一些實力稍強者頓時聯起手來構築了一個個強大的防護罩,將眾人保護在其中,

「我血神門的人終究太少,再這麼下去,還不等古爾和哈斯卡分出勝負,我血神門就沒有人了,不行,必須速戰速決,」正在與薛晨激戰的上官青抽空瞥了一眼高空中對戰的兩個神,心中已是有所決定,

在與薛晨硬拼了一掌之後,藉助著強大的力道,上官青頓時後退了近百丈之遠,同時雙手前伸,一抹紅色光芒從其雙手浮現而出,

當光芒散去,一雙血紅色的拳套出現在其雙手表面,而在這副拳套出現時,上官青的氣息也是瞬間暴漲至頂點,

「薛晨,這麼多年來,除了申山,你是第一個有資格見到我使用雷魔七拳的,即便你死,也足以欣慰了,」 血紅色的拳套上充滿著血腥和暴戾的雷霆氣息,常人只要稍微靠近一些距離,便是能夠輕易的被其控制心智,從而被其輕易擊殺,不過從上官青的話中不難看出,似乎這幅手套出現的次數並不多,

噌,

薛晨輕輕一招手,那巨大的聖靈劍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金色的光芒驟然大漲,強悍的氣息瞬間將周圍十丈之內劃出了一片真空地帶,

「好,我今天倒是要看看,這雷魔七拳究竟有多厲害,」


薛晨冷哼一聲,聖靈劍向著身旁狠狠下劈,一道巨大的溝壑便是出現在地面,而後薛晨眉頭一皺,靈魂之力湧入地底,竟是將這道溝壑下方拓出一塊猶如小山般的巨石,直接朝著上官青甩了過去,

嘭,

上官青冷冷的看著朝著自己飛來的巨石,輕笑一聲,毫無花哨的一拳猛然擊出,瞬間將這巨石轟的粉碎,

然而就在巨石粉碎的下一刻,薛晨的身形卻是穿越了無數紛飛的石屑,巨大的聖靈劍高高舉起,伴隨著一聲怒喝,夾帶著一股足以毀天滅地般的超強力道,狠狠的劈向了上官青的頭頂,

「天地大開,」

沒有任何的猶豫,一出手就是威力最強的天地大開一式,對待上官青,薛晨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一上來不出強招,恐怕死的就會是自己,而現在薛晨也算是偷襲,以威力最強的一招對付上官青,成功率也會高出許多,

「雷魔七拳:狂雷降世,」

似乎早就預料到了薛晨的動作,上官青將雙手高舉,強悍無匹的靈魂力量沖入天際,竟是將高空中的雷霆牽引到了這副拳套上,而受到了雷霆的加註之後,拳套雷魔的暴力氣息也是更重了幾分,

嘭,

充斥著狂暴雷霆之力的雙拳帶著一股肉眼可見的狂暴氣流迎上了薛晨的聖靈劍,下一刻,一股超強爆炸力的風暴憑空出現在二人周身,最後更是將二人直接包裹了進去,

外面觀戰的眾人在見到這一幕時,頓時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這種實力的超強對決,似乎已經超出了眾人的預知範圍,而此時的魔域,更是被二人的對戰導致成了一片廢墟的景象,

千瘡百孔的大地、深不見底的溝壑,無一不在告訴眾人,這兩人的超強對決已經超出了眾人的想象,與他們二人相比,在場的眾人,似乎只是過來觀戰的,僅此而已,

巨大的風暴中,兩道人影依舊在不停地對抗著,金鐵交擊的聲音不斷從中傳出,外面的人根本無法看清裡面的狀況,

噗,


噗,


突然,風暴中的兩人同時悶哼一聲,竟是被風暴從中甩了出來,

漸漸地,風暴散去,兩道渾身是血的人影站在半空,彼此平靜的看著對方,

「門主,」

「父親,」

看到從風暴中出來的兩人,天丹門和血神門的眾人急忙將目光轉投了過去,可是當看到兩人的模樣時,整個魔域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在被風暴甩出來的時候,薛晨的臉色略顯蒼白,緊握聖靈劍的一條手臂已經被震得通紅,全身的衣衫破爛不堪,胸口處有著一個深紅色的血色拳印,鮮血從肩膀緩緩流下,將金黃色的聖靈劍都染成了一把血劍,

薛晨的情況顯然已經受了很重的傷,但反觀上官青卻也沒有得到多少好處,火紅色的頭髮被聖靈劍削去大半,胸口處一片淤青之色,而右臂上,更是有著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正不斷的往外冒著鮮血,

看著兩人這副模樣,所有人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誰也沒想到,這短短的幾分鐘,兩人的交手竟是強悍到了這種地步,看來一時半會兒兩人之間是分不出勝負來的,

不分勝負的兩人之戰形成了僵局,雙方各自將對方的氣息牢牢鎖定,一時間,二人體內的波動竟然平靜了下來,但所有人卻是能感覺到,一股極為壓抑的氣息正在想著他們蔓延而來,


嘭,

不過,就在眾人以為二人之戰要陷入僵持的時候,高空中,正在交戰的兩個神卻是分出了勝負,一道白紅色的身影從空間中倒射而出,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是血魔,」

「血魔敗了,血魔敗了,」

「神靈勝了,哈哈,神靈勝了,」

看到血魔被神靈一腳從高空踹下,天丹門的弟子們先前的壓抑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興奮與自豪;反觀血神門一方,則是滿臉鐵青,一語不發,

「哈斯卡,你以犧牲為代價重創於我,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深坑中,血魔古爾艱難的站了起來,對著高空的哈斯卡冷冷一笑,

「我雖重傷,卻依舊能將你滅殺,不信你就試試,」神靈哈斯卡捂著上下起伏不定的胸口,冷冷的看向血魔古爾,

血魔古爾嘿嘿一笑,腳下微微發力,直接從那深坑中跳了出來,不過,下一刻,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與薛晨正處於僵持階段的上官青突然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下一刻,上官青速度暴增,竟是來到了血魔古爾的身後,直接對著古爾的脖頸咬了下去,

上官青的這一咬,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不已,先不說這咬下去能否吸收血魔的力量,單從上官青咬血魔古爾這一手來說,便是讓所有人都為之膽寒,

血魔古爾是誰,魔界之主,其力量已經不可以用語言來形容,它掌控著整個魔界,是唯一一個能和神靈哈斯卡相戰的神,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神,卻是在此刻,被上官青咬住了脖子,如此一幕,自然是將眾人嚇到全部石化,

「混賬,竟然敢咬本座,」

看著上官青咬住了自己的脖頸,血魔古爾頓時大怒不已,雙爪舉起,直接朝著身後的上官青快速劃去,

「嘿嘿……」

對於血魔古爾的力量,上官青自然是極為清楚,不過,這卻並不足以讓他放棄吸血,因為血魔古爾的這一雙爪子,在此刻,對上官青並沒有多大的威脅,

「若是在以前,我還可能不敢這麼做,可是今天,我別無選擇,血魔古爾大人,你還是,安心的去吧,」上官青冷笑一聲,雙眼頓時爆發出一陣詭異的紅色光芒,兩顆泛著攝人心魄的紅色獠牙也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是……遠古噬魔咒……」血魔古爾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原本兇悍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恐懼之色,

看到血魔的恐懼,上官青卻是嘿嘿一笑:「不愧是血魔古爾大人,竟然真的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就應該知道,遠古噬魔咒一旦開始,便不會停下,你的力量將會完全轉移到我的體內,不過你放心,我會替你殺了神靈報仇的,」

隨著上官青的雙眼爆發出紅色的光芒,血魔古爾只覺得體內的力量正在急速的流失著,雖然想反抗,但卻根本沒有一絲力氣,甚至,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即將消耗殆盡,

「你這個瘋子,難道你不想進入魔界了嗎……」血魔古爾的聲音越來越弱,原本狂暴的氣息也逐漸的開始消散,

「嘿嘿,飛升對我來說當然很重要,不過我現在卻是要統一這片大陸,讓我血神門稱霸,我的力量並不足以做到這些,但有了你的力量,我就可以殺死一切反抗我的力量,這樣,我才可以安心的離開這裡,進入魔界,而你,也將會有一個最完美的繼承者,我將代替你,統一魔界,殺上天界,為你報仇,」上官青並沒有刻意的隱藏和壓低自己的聲音,所以,當這些話說出來時,不單單是薛晨,就連高空中正在觀望的神靈哈斯卡,也是心中大驚,

聽著上官青的話,血魔古爾最終不甘心的閉上了眼睛,原本以為被召喚出來可以帶走一個日後魔界的高手,卻沒想到,不但人沒有帶走,連自己的性命也丟在了此人的手裡,

將血魔古爾的屍體放下,上官青的氣息在此時竟是猛然上漲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地步,而這股可怕的氣息,竟然還要比神靈哈斯卡的氣息更勝一籌, 「哈哈哈,還有誰,」

吸收了血魔古爾力量的上官青在這一刻,氣息已經漲到了頂點,無論是薛晨還是神靈哈斯卡,單打獨鬥,他都有著極強的自信,就算是兩個人一起聯手,他也有信心,斬殺一人,重創一人,

「竟然是遠古噬魔咒……可是你怎麼會遠古噬魔咒的,這邪惡的咒術不是早就失傳了嗎,」看著狂妄之極的上官青,薛晨滿臉凝重,

「嘿嘿,薛晨,你可知道我為何要在魔域飛升,」上官青一臉輕鬆的看著薛晨,臉上閃過一絲戲虐之色,

「難道……這裡和遠古噬魔咒有關,」薛晨的臉色突然陰沉了下來,原來上官青早就挖好了坑,等著他們往下跳呢,

上官青昂頭大笑,旋即面容上的笑容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極其暴躁的臉:「不錯,因為這魔域內不但暴戾和血腥的氣息極其旺盛,還有遠古噬魔咒的修鍊之法,早在千年之前我就發現這魔域中存在著遠古魔蟻,而遠古魔蟻代表著什麼,代表著有幾率存在遠古時代的魔獸類的極品功法和武決,蒼天有眼,我以自身皮肉餵養遠古魔蟻,終於讓我發現了遠古噬魔咒,為了這遠古噬魔咒,我受了多少的苦,有誰能明白,不過現在一切都好了,我得到了豐厚的回報,這靈武大陸,就是給我最好的回報,」

聽聞上官青竟然用自身皮肉餵養遠古魔蟻,即便強悍如薛晨,也是充滿了震驚,那遠古魔蟻的名頭在遠古時代可是極為響亮,他們雖然沒有超強的驚人攻擊,但卻有著無盡的數量,而且,每次遠古魔蟻出動時,都是以絕對的強硬之勢碾壓對手,其中,遠古魔蟻中的蟻后可以化身為人,修鍊人類的功法,用來強化整個遠古魔蟻的蟻群,而如上官青所說,當初他所餵養的那些遠古魔蟻中的蟻后,應該就是修鍊的遠古噬魔咒了,

「上官青,遠古噬魔咒固然強大,能強行吸收對方血肉以及靈魂之力,但反噬的滋味可不好受,血魔古爾乃是魔界之神,你強行吸收他的力量,即便不用我等出手,你最終也會爆體而亡,哼,不要以為遠古噬魔咒可以助你奪取靈武大陸,那其實,只是給了你一張去往死亡之路的門票,」

對遠古噬魔咒的大名,薛晨也是有所了解,所以對遠古噬魔咒的凡是情況也是極為清楚,不過他清楚,不代表著別人清楚,現在的天丹門眾人已經如同驚弓之鳥,在上官青的強大威壓下,沒有了一絲的反抗念頭,如果現在薛晨不說話,恐怕從心理上,天丹門就已經敗了,

呼……

伴隨著一股強悍的靈魂之力的吹動,薛晨的聲音如同解藥一般傳入了眾人的耳中,在聽到遠古噬魔咒有著極為危險的反噬之後,許多人的臉色也開始逐漸的恢復正常,

「哈哈哈哈,反噬,你以為我以自身皮肉來餵養遠古魔蟻,是為了什麼,倘若我這般苦功卻依舊落得反噬的下場,我上官青豈不是一個白痴,」上官青聳了聳肩,對著薛晨冷笑道,

呼……

高空中,原本觀戰無意出手的神靈哈斯卡竟然放下了神的自豪,緩緩的落了下來,薛晨見狀,急忙上前幾步,與神靈哈斯卡並排而立,現在,能夠與上官青一戰的,似乎也就只有他們這一人一神了,

「所有人後退千米,」薛晨和上官青同時舉起手來,冷冷的怒喝道,

聽到二人的命令,天丹門和血神門的眾人迅速向後退去,頓時,一塊巨大的空地空了出來,緊張的氣氛充斥著魔域,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這最後一戰的最終結果,

在這一刻,魔域彷彿死寂一般,沒有任何的聲音和氣息,

「你們,一起上吧,」上官青冷笑一聲,伸出雙手,做了一個挑釁的動作,

嗖,

下一刻,薛晨、神靈哈斯卡已然化作了兩道閃電般的身影,朝著上官青快速衝去,

「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沒有反噬的遠古噬魔咒,究竟有多強,」看著向自己沖來的一人一神,上官青的嘴角微微上揚,一股極強的自信從其臉上浮現而出,

嘭,

嘭,

上官青高舉雙臂,直接與這一人一神來了一場純粹的肉搏戰,強悍的身體力量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一種恐怖的威壓,輕易的抵擋下了薛晨和神靈哈斯卡的聯手攻擊,

「哈哈哈……這就是你們的本事嗎,」看著薛晨和神靈哈斯卡聯手卻依舊沒能取得一絲上風,這不禁讓上官青得意萬分,

「哼,上官青,休要猖狂,」一直沒有取得上風的薛晨怒喝一聲,在硬拼一拳之後,竟然對著上官青張開了大嘴,

「乾坤雙龍吟,」

薛晨心中怒吼一聲,一聲清脆響亮的龍吟之聲從其口中頓時吼出,強悍的音波撕破了空間的禁制,化身為兩條實質性的音波龍紋,朝著上官青的靈魂狠狠衝去,

「乾坤雙龍吟,好,很好,當初申山曾靠此偷襲,並重傷於我,不過今日,且看我如何破了你這雙龍吟,」

在感受到這兩條龍吟的威壓之後,上官青的面色也是幾經變幻.顯然,對曾經重傷過自己的這一招,他也是是極為的忌憚,不過如今在吸收了血魔的力量之後,這一招,已經不能對其再產生致命的威脅了,

「狂暴怒吼,」

轟,

隨著上官青的一聲怒喝,血魔古爾的魔神氣息立刻從其口中散發而出,有著血魔古爾的力量催動,這股音波也是散發出了魔神的氣息,單論威壓,就已經超越了乾坤雙龍吟,

嘭,

兩股恐怖的音波近距離的轟然相撞頓時產生了巨大的爆炸衝擊,在這股狂暴的衝擊下,山崩地裂、雷雲呼嘯、空間崩塌,整個魔域都是顫抖不已,儼然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好像晚了……

Previous article

呲! ‘‘居然這麼厲害?’’看着微笑淡然的摩根長老,韓秋神色也是有些凝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