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月前、在演武場上、江雲就當著所有少年的面、挑釁過自己、沒想到、這一次他竟然真的站了出來、

「哼、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還妄想戰勝我、自取其辱、」林居玉眼神陰冷的盯著江雲、嘴角微微抖動著、面色也逐漸有些猙獰起來、他如今踏入了氣海境、自然是不會將神脈境的江雲放在眼底、

看到林居玉那陰沉的神色、江雲也是直接來到他的身前、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我早就說過、一定會挑戰你、還希望你不要拒絕啊、」

「好、既然你找死、那就我就成全你、」林居玉緩緩抬起頭、眼底也是湧出了一抹殘酷的笑意、

一個月前、林居玉那番高高在上的姿態、是徹底的激怒了江雲、畢竟任誰被廢掉修為之後、再遭到這般的羞辱、都會難以釋懷、

「林居玉、我一直都記得、你一個月前所說的話、」江雲眉頭微皺、眼底有著一抹殺意、「今天、我就要讓你知道、我是不是狗仗人勢、我被段成夭廢掉修為、到底是不是咎由自取、」

江雲心中的這個疙瘩、誰都無法抹除、唯有用雙手來戰勝曾經侮辱自己的人、才能將被踐踏的尊嚴、重新的拾起來、

只要打敗了林居玉、他就能正式的告訴所有人、他江雲、才是九翅部落第一天才、沒有人可以讓他丟棄尊嚴、更沒有人、能夠在羞辱他后、不付出一丁點的代價、

來到戰台之上、江雲目光平靜、隨意的挑了一個方位、便靜靜等待起來、

柳然炎仔細地看了江雲好一會、卻沒有在他的眼中看到絲毫的退縮、江雲那漆黑的雙眸之中、除了執著、便只剩下了一種堅定的光芒、

而這種光芒、他也曾在另一個人眼中看到過、那個人、便是江虛妄、

「你們五人都做好準備、聽我號令、等我一聲令下、你們便同時出擊、攻向江雲、」

「要麼你們五人皆敗、要麼江雲一人敗、這場比斗才算結束、」柳然炎目光掃向五名少年、冷聲說道、

「是、」

五名少年相視一眼、連忙喝道、

即便是心中有著太多的不滿、但他們也沒有一絲懈怠、畢竟江雲的天賦、可是曾經名揚整座雲岩山脈的、

「準備好了么、」片刻之後、柳然炎徒然喝道、

五名少年零散站在場地的一邊、布成了圍攻之勢、個個都盯著江雲、

而場地的另一邊、江雲則靜靜地立在邊緣、氣定神閑地掃視著五人、

「那麼、開始戰鬥吧、」柳然炎單手一揚、直接喝道、

嗖、嗖、嗖、嗖、嗖、

話音一落、五道人影便瘋狂閃爍起來、形成一道道弧線、向江雲暴掠而去、

五道人影衝天而起、一眨眼、便從四面八方襲殺而至、

他們快若閃電、身形纏繞閃爍、瞬間便將江雲籠罩其中、令整片戰台都產生了一股扭曲的力場、

狂風呼嘯、元力縱橫瀰漫、眼前的五名少年、個個都是九翅部落最有天賦的少年、

「來了么、」

江雲面色一冷、在五名少年動身的同時、也是身形暴=動、恍如一道疾風、在元力交織的大網之中、飛竄而出、

嗖、

漆黑的元力涌動、剎那間彷彿出現九道殘影、江雲對力量的掌控如火純清、身形猛地一閃、便衝出了五人的束縛、

「不可能、」

「居然躲過了我們的聯手一擊、、」

狠狠地壓住心中的驚駭、下一瞬、五人的身影便再次暴掠而出、

咻、

五名少年捲土重來、速度飆升了一倍有餘、奔雷般朝江雲沖刷而去、元力瘋狂湧向手心、狠狠地落在江雲身上、

不過、

就在五道掌印拍下的瞬間、他們的神色、卻是猛地抽搐起來、

因為五道掌印、直接是穿透了江雲的身影、

「殘影、」

五名少年都倒吸一口涼氣、江雲的速度、竟然快到這個地步、、

轟、

低沉的風聲席捲、一道弧光瘋狂劃過、緊接著、尖銳的勁風湧現、一道蘊含著血腥氣息的殘影、卻鋪天蓋地洶湧而來、

這一記反擊、來得詭異之極、剎那之間、五名天才少年、竟有一種被掌控生死的感覺、

「怎麼會、」

「他怎會強到如此地步、、」

五名少年眼中都充滿了驚駭、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難道、江雲踏入了氣海境、」

「不可能、他才多大、」

「這江雲簡直就是妖孽、假以時日、必是一方巨擘、」

「不愧是江虛妄族老的兒子、太厲害了、」

演武場上觀戰的族人們、也都是驚呆了、一個個激動不已、他們也都是從小修鍊、卻從未見過如此精彩的比斗、

轟、

剎那之間、江雲的身形暴=動、化為一道道殘影、閃電般轟出五拳、

拳影森寒、猶如一道道浪潮、此起彼伏、將五名少年都砸得倒飛了出去、

自始自終、這五名少年都沒有碰到江雲分毫、便被他給轟飛了、

「還不認輸、」

江雲站在戰台中央、隨意地掃視了一眼五名倒地的少年、目光冰冷、

如果是在前往陰山沼澤前、遇到這五名對手、江雲恐怕還沒多大把握、可在殺氣地縫之中修鍊迷蹤瞬影寒九滅之後、卻對他戰鬥本能的提升非常大、

更何況、他踏入了神脈境九重巔峰、並且元力之中蘊含殺戮氣息、實力早就是今非昔比了、對付五名神脈境九重以下的少年、根本就是輕而易舉、

「我認輸、」

「我也認輸、」

「江雲、這一次我心服口服、」說話的是涅洋、他原本還極為不甘、而此刻卻非常清楚、江雲和他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

滿場寂靜、觀戰的族人先是一愣、緊接著卻喧嘩起來、真不愧是部落最妖孽的天才、才區區十四歲、就能輕易橫掃五名天才少年、

「我宣布、江雲勝出、」柳然炎朗聲說道、旋即不動聲色地瞟了一眼林長戰、

而銀髮族老林長戰則是看向江雲、神色變幻、根本就看不出心中的想法、

「為什麼、這小子舉手投足間、竟蘊藏著一股道之意境、並且這股意境之中、殺伐之氣居然如此凝重、」

「這小傢伙、比起他父親還要逆天、這一下、羽兒估計會有些麻煩了、」

林長戰雖然不動聲色、可心底、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今日所安排的一切、都是為了林居玉能踏上族老之位、而精心謀划的、目的就是讓林居玉在年祭大典上出盡風頭、以便升為族老之後、也能夠擁有族人們的敬畏、

而此刻、他看到江雲的表現之後、卻隱隱滋生出了一種不安的錯覺、

、、

抬頭看了看滿場驚駭的族人、江雲只是輕輕吐了一口氣、四周那些炙熱的目光、讓他想起了半年前自己被廢掉之後、那些嫌棄而譏諷的眼神、

「段成夭、你一定想不到吧、此刻的我、比起半年前的巔峰狀態、更為的耀眼、」

「恐怕要不了多久、你就會為曾經所作的一切、而付出慘重的代價、」

江雲面色沉靜、深邃的雙眸之中、卻彷彿藏著一頭猛虎、接著、他目光一轉、直接是落在了不遠處林居玉的身上、

「柳然炎族老、我說過、一口氣戰勝了他們五人、我便會直接提出挑戰、」江雲靜靜的站在場中、四周的喧嘩沒有引起他絲毫的注意、

「你要挑戰誰、」柳然炎也是笑道、

聞言、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射在江雲身上、他們都是有著期待、


「當然是他、」

江雲直接單手一指、將視線落在了林居玉身上、「我要挑戰林居玉、」

話音一落、滿場都是沸騰起來、

「有好戲看了、這兩人似乎早就不對頭了、」

「不錯、江雲還真有勇氣、明知林居玉踏入了氣海境、卻依然不願放過這個機會、」

「勇氣、我看那叫不知死活、你聽說過神脈境能戰勝氣海境的么、」

「江雲是部落的驕傲、他一定會贏、」


不少人都是議論紛紛、各種說辭與爭議、都是層出不窮、不過、江雲卻絲毫不為所動、依舊是冷冷地盯著林居玉、

「江雲、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林居玉不動聲色、雙眸之中、卻逐漸變得猙獰起來、


「我接受你的挑戰、」

林居玉眼中的神色、冰寒如刀、他要讓江雲知道、自己才是年輕一輩的最強者、

嗖、

不待江雲有絲毫準備、林居玉直接暴掠而起、一道氣浪瞬間旋轉起來、猛地從體表爆發、

「開戰吧、讓我看看、你究竟夠不夠格、」

唰、

林居玉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一拳轟出、猶如海浪奔騰的元力瘋狂呼嘯、鋪天蓋地席捲而出、

氣旋前期的所有力量、被他一拳爆發、

這一拳、攜帶著若有若無的禁錮之力、將四周的天地元氣都凝聚而來、令戰台都是一陣顫動、

拳影呼嘯、在江雲雙眸中急速放大、而他卻沒有絲毫的退避、直接是單手成爪、一股極為狂暴的凶煞之氣、也是猛地升騰而出、

唰、唰、

指尖有著幽黑的元力涌動、一抹凌厲的殺伐之氣、在其掌心凝聚起來、接著他身形猛地一閃、狠狠地朝林居玉撕裂而去、

轟、

兩人轟然相撞、令戰台都生生塌陷下去三寸、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以兩人為中心、瘋狂向外迸發開來、一道道龜裂般的細紋、也是層層瀰漫、

這種程度的衝擊、令四周觀戰的族人們、都是狠狠地吸了口涼氣、甚至不少人都後退了幾步、生怕被餘波傷及、

嗤嗤、、

突然、江雲雙目暴睜、一道極為濃郁的血腥氣息、也是徒然自其指尖縈繞而出、幽黑的元力瘋狂燃燒、一股鋒銳的戰意、也是勃然擴散、

「林居玉、你也不過如此、」

話音一落、他的手爪猛地一揚、瘋狂撕裂而出、在空中凝成道道殘影、殘影如血、彷彿是被滔天血氣侵染過一般、透著一種極為鋒利的殺伐之氣、

「滴血式、」

江雲在心中暴喝、滴血式是極重殺伐的戰技、更是劍走偏鋒的攻擊利器、若是不能用劍搏殺、那退而求其次、就是用爪、走詭異刁鑽的路線、

「那是什麼戰技、竟然能爆發如此鋒利的殺意、」場外的林長戰、看到江雲的戰技、心頭一凜、

而站在一旁主持大局的柳然炎、眼中則是充滿了期待、要是江雲真的能戰勝林居玉、那對部落來說、無疑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雲岩山脈一百零八部落、常年征戰廝殺、那猩紅城為了鞏固自身的地位、也會暗中挑起各個部落的矛盾、讓他們相互殘殺、從而讓自己保持一家獨大的局面、

而部落想要崛起、就得擁有超強的武力、將其他勢力都統統壓下、



一個妖孽的天才、說不定、就能成為部落崛起的希望、

「希望、這小傢伙、能帶給我一些驚喜吧、」柳然炎的臉上、也是充滿著期待、

戰台之上、江雲身形瘋狂閃動、元力也是暴漲起來、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鋒芒畢露的氣勢、爪影瀰漫、彷彿要將天地撕裂、

「小子、是你逼我的、」

見到江雲鋒芒畢露、林居玉的身影也是暴掠而出、一股極為駭人的元力波動、也是漫天席捲而來、對著江雲瘋狂籠罩而去、

一股肅殺之氣、瘋狂暴=動起來、

轟隆、

林居玉身影飄忽不定、背後湧現一個巨大的元氣漩渦、這一刻、他似乎溝通了天地、無數天地元氣都瘋狂席捲而來、




「老師,您叫我浩軒就可以了。」周浩軒把羅主任的微微的震驚,自動的解讀成了不知道他叫啥,就開口道,「昱昱還沒有醒。」

Previous article

他本身也綻放出絕世鋒芒,這是他有史以來第一次全無保留的釋放,直接將那劍碑釋放出來的壓迫空間給彈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