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血衣和血砼對望了一眼,身體之中涌動到真元迅速平穩了下來。面對地境武者,他們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對方只需要一揮手便是可以讓他們形神俱滅。

「這一次的八荒雷池之爭可真是出乎意料啊。」兩人剛剛坐定,白衣武者便是開口說道,語氣之中有著難以置信之意。

「沒錯,誰能夠想到這一次萬雷門開啟,出現的居然是雷神塔,而且還冒出了虛度實力強悍的年輕人。」黑衣武者也是感嘆一聲,想起當日登塔的震撼,他們難免有些汗顏。沒錯,他們兩人也是對那八荒雷池嚮往無比,並且也是參加了等他,可是,他們只是堪堪登上第四層而已,便是被那股強大的天地大勢轟擊出塔外。

「誰說不是呢,這一次恐怕最大的意外就是那個叫做林楓的少年了吧,居然能夠登上從來沒有攀登上的第九層,當真是太過震撼了。」想起哪一種場景,白衣武者的雙目之中透露這恐懼之色,轉而又是嘆服的說道。


「林楓?」聽到兩人的談話,血衣和血砼面色一緊,轉頭看向這兩個地境武者。 血衣和血砼面色一凝,手中的動作也是為之一滯,一股冰冷的殺意自他們身體之上升起,不過僅僅是瞬間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林楓,害的他們落得如此地步的少年,正是林楓,也是他們獵殺的目標。

「嗯?」血衣兩人身上生氣殺意的同時,那兩個地境武者眉頭一皺,轉向兩人。雖然只是一瞬間,可依然沒有眉頭逃過兩人的感知。

「好了,兩個小輩而已,不必在意。」看著平靜下來的血衣兩人,白衣武者眼中掠過一抹以為深長的笑意。自己剛剛提及那林楓之時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以兩人的實力自然聽的一清二楚。而也正是當聽到林楓這個名字的時候,兩人身上才爆發出來那恐怖的殺意,所以,一切的一切都不難猜測。

「真不知道,這一次從八荒雷池之中出來,那林楓會強悍到什麼地步。」黑衣武者感嘆的說道。在之前,林楓的實力並不是很高,可從特殊的渠道他們還是打探到了關於林楓的事情,對這個少年的表現充滿了驚訝,恐怕這一次自八荒雷池出來之後,必將大放異彩,恐怕整個罪惡之城都會為之震動。

那可是連大宗之境的武者都出手過問的少年,怎麼可能簡單。

兩人在感嘆林楓的強大之時,一旁的血衣和血砼也是靜靜的聽著,而越聽,他們越是心驚。

戰玄境七重的妖獸,可以輕易將之斬殺,甚至還曾將斬殺過玄境八重的妖獸。最讓他們驚訝的是,林楓攀登上了那雷神塔第九層。

雖然他們不清楚雷神塔究竟強大到何種地步,可是這數十萬年以來都是不曾有人攀登到最頂端,讓兩個地境武者都是談之色變,那雷神塔的恐怖可見一斑。

而這才多久,那個之前還被他們追殺的逃入十萬大山之中的少年,居然已經強悍到了如此地步了嗎?他們難以相信。

愣了一會之後,血砼站起身,朝著兩個地境武者走了過去。他們迫切的希望知道,這兩個地境武者為之嘆服的林楓究竟是否是他們此次的目標,若真是如此的話,那麼他們就要好好計較一番了。


「前輩……」血砼走到兩個地境武者的身邊,恭敬的說道,身上的那股冰冷的殺意已然收斂,可是那融入骨髓的血腥之氣和冷意卻是無法收斂,讓黑衣中年武者眉頭輕皺。

白衣武者看了看血砼,眼神之中精光閃過,輕笑著說道:「有什麼事情?」

血砼微微一愣,看著白衣武者臉上的那抹輕笑,以及眼神之中的深意,似乎早就知道他會過來一般。

「敢問前輩所說的那林楓,究竟是何人?」深吸了一口氣,血砼冷聲問道。

「一個少年,可實力卻是強大無匹,最少以你的實力難以對付他。」白衣武者看了看血砼,微微搖了搖頭。以血砼的實力,自然無法瞞過他。

「少年?敢問前輩,那林楓究竟是什麼樣子。」血砼面色一凝,他幾乎可以確定,這個少年就是他們此次的目標,可是抱著心中那最後一絲的僥倖,顫聲問道。

白衣武者笑著看著血砼,將林楓的樣貌描述了出來。

「果然。」聽完白衣武者的話,血砼的心臟都是不由自主的顫抖,那讓兩個地境強者都為之嘆服的少年,居然真的就是他們此次的目標,如何能夠讓他顫抖,感到恐懼。

現在他們的實力雖然有所精盡,但也不過是處在玄境五重的頂端罷了,以現在林楓的實力,想要擊殺他們簡直是易如反掌。

血砼本來就蒼白的面色,變得慘白,快速離開兩個武者,朝著血衣而去。剛剛坐定,他就是發現,血衣的面色也非常的不好。本來以為,追殺一個玄境二重的少年,在輕鬆不過的事情,可沒想到,這一路走來,只剩下他們兩人,其他人全部被那林楓擊殺。甚至現在,那個少年的實力讓他們都是感到了恐懼。

「錢洪,你為什麼要告訴他關於那林楓的信息,而且還如此的詳細?」黑衣武者看著那白衣武者,冷聲說道。

「看看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兩人恐怕是追殺林楓的殺手,只是以他們的實力,卻是差的遠了。」錢洪緩緩的說道,嘴角露出一抹玩味之色。他真的很好奇,這兩個年輕的殺手,究竟在知道那林楓的實力之後會怎樣。

「什麼?那林楓真的如此強悍?」血衣聽聞血砼如此說,面色凝重。

「沒錯,不管是樣貌還是真元的屬性都是一模一樣,可以確定,就是他。」血砼看著血衣,接著問道:「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說實話,現在他真的怕了,林楓的強大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以他們兩人的實力,絕對無法對抗林楓,面對林楓,他們只有死路一條,而且他們相信,林楓此刻也正等著他們前去刺殺他。

「事到如今,我們唯有殺。別忘了,宗門對於失敗的弟子,到底是怎樣的殘酷,我想你絕對不想經受那種懲罰。」血衣眼神之中掠過一抹恐懼之色,冷聲說道。

而在血衣提及那所謂的懲罰之時,血砼的眼中露出恐懼之色,渾身都是不由自主的顫抖,那種懲罰,他經受過一次,生不如死,而他絕對不想在經受第二次了。

殺,對,現在只有殺,只有殺了林楓,自己才不用死,也不用經受那種生不如死的懲罰。

兩人再次交談之後,快速對著罪惡之城射去。

「看著,這兩個小傢伙的來頭也是不簡單,而能夠請動他們來此刺殺林楓的又是什麼人呢?真是越來越有趣了。」錢洪看著兩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分不清是呢喃自語還是在和那黑衣武者說話。

「走吧,我們也回去看看熱鬧。」錢洪站起身,看著兩人消失的方向,輕聲說道。接著,不待黑衣武者回答,直接化作流光,對著罪惡之城飛掠而去,速度極快,遠超一般的地境武者。

黑衣武者無語,這個傢伙的性格還是如此,一如既往的喜歡看熱鬧。搖了搖頭,也是快速追了上去。

……

八荒雷池之中,林楓早就換上了一身嶄新的衣衫,感受著身體之中暴增的力量,欣喜異常,一拳又一拳的對著周圍的雷海轟擊而下,每一擊,都會掀起百丈波瀾,甚至連空氣都是被壓迫的產生引爆聲。

再次感受了一下身體之中用之不竭的力量,林楓將目光看向八荒雷池的核心區域,那裡是整個八荒雷池的中心,先前那十幾道恐怖的黑色雷霆就是從疾射出來的。

即便是現在,林楓將目光投向那裡的時候,都是會產生一股心悸之感。

那裡金光涌動,燦爛的光華閃爍,而在最中心地帶,卻是黑色的雷霆不斷翻滾,讓人新生恐懼,似乎要被他們吸入其中。

「是該走了……」

林楓輕嘆了一聲,抬起頭,再度望了一眼這八荒雷池,而就在其剛欲轉身時,這片安靜下來的天地,突然間劇烈的波動了一下,頓時,整片天空黑雷閃爍,竟然是鋪天蓋地的對著深處中央一片黑暗區域竄了過去。

林楓面色大變,就算是已經凝聚出來了雷紋,他還是從那些黑色的雷霆之上感受到恐懼的感覺。

見到這一幕,林楓一愣,旋即眉頭微皺,目光眺望著雷池中心,隱隱間,彷彿有著一種奇特的威壓從那裡蔓延而開,這種威壓與自己的龍紋耀散發出來的威壓極其相似,但卻比後者強悍了無數倍……

林楓的目光盯著那片區域,眼中一陣閃爍,片刻后,終於是緩緩升空,將逆天劍召喚出來,那在了手中,讓雷神寶座護住自己,然後一步步的對著那片黑暗的區域徐徐行去。

隨著越發的接近那一片黑暗的區域,那種奇特的威壓也是越來越濃,到得後來,林楓的腳步也是驟然停頓,漆黑雙瞳,帶著一絲震驚的望著那雷海的中心,在那裡,一條通體金燦燦宛如黃金所鑄的天鳳站立,那一股股恐怖的威壓正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

「天鳳……居然是四大神獸之一的天鳳。」林楓目瞪口呆,瞬間便是愣在了當場。

鳳凰一族之中,最為強大的就是不死鳥,與五爪神龍起名,都是神獸之中最為頂尖和強大的存在。

而這隻天鳳通體金燦燦的,林楓雖然不了解神獸,但是可以肯定這隻天鳳絕對恐怖微變,即便是在鳳凰一族之中,血脈也是極為的精純,地位頗高。

「天鳳,為什麼天鳳會出現在這裡。」林楓看著這隻天鳳,陷入了沉思之中,難道說這隻天鳳在上古時期便是存在於八荒雷池之中了?

「嗤。」一股火焰然手天空,衝破黑色雷霆的封鎖,將之全部燃燒殆盡,讓林楓都是感覺到了莫大的危機,好在關鍵時刻,天空上意志保護他的雷神寶座散發出萬道雷光,方才將之抵擋在外,否則,僅僅只是那蔓延而出的火焰便是能夠將他焚燒殆盡。

天鳳善於火,可以浴火重生,浴火涅槃。他們的火焰乃是天地間最為強大和霸道的火焰,可以焚燒萬物。

「龍……」清脆的聲音字天鳳口中傳出,林楓猛然回頭,卻是看到那天鳳正帶著一抹迷惑之色看著他。 天鳳身體之上的金色火焰不斷的跳動著著,隱隱間,一種毀滅般的力量悄然的擴散而出,令得那虛無空間,都是呈現一種極端的扭曲之感,在這強悍的金色火焰之下,被焚燒的幾乎破碎。

密密麻麻的黑色雷霆環繞在勁風的周圍,不斷的轟擊,而每一次轟擊,都會有黑色的雷霆徹底被金色的火焰焚燒,化作精純的能量進入它的身體之中。而很快,又會有著黑色雷霆自虛空之中誕生,對著天鳳轟擊過去。

周而復始,永不停息。

「咕……」

望著這一幕,林楓也是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細微的聲音,在這寂靜無聲的空間中,卻是顯得格外的響亮,因此,當下便是有著不少黑色的雷霆陡然轉身,猶如一條條憤怒的巨蟒般,對著林楓衝撞而去。

見到這些黑色雷霆衝來,林楓卻是連連後退,目光急速閃爍著,眼神之中有著深深的恐懼之色。天鳳雖然可以無視這恐怖的黑色雷霆,可是他卻不能,他的體魄雖然強悍,可是比起天鳳這種神獸來說,差了十萬八千里。

不過,黑色雷霆的速度太快,眨眼之間便是來到了近前,在林楓驚恐的目光之中轟擊到了他身體之上。

雷神寶座急轉,散發出萬道光華,籠罩林楓的全身。

「轟。」黑色的雷霆轟擊在光幕之上,使得雷神寶座都是不斷的震蕩,林楓更是被震得氣血翻騰,頭暈目眩。

「可惜,並非真龍。血脈駁雜,實力太弱了。」黑色的雷霆剛剛轟擊過後,天鳳失望的說道。

看著林楓,天鳳的眼神之中射出一道道光芒,如若實質一般,沖入林楓的身體之中。

「吼。」神龍吼叫,接著,林楓額頭之上紋耀閃爍,一條五爪金龍躍於天空之上,在雷海之中翻湧,神龍的氣息快散開。

泛著翻湧不斷,攪動的整個雷海都是暴動不已。本來失望的天鳳,鳳目之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這個人類太奇怪了,明明是一個人類,卻是身具龍紋耀,而且還是天地間最為強大的神龍紋耀。

神龍,天地間最為高貴與強大的種族之一,尤其是五爪神龍是龍族之中至高無上的存在,如若神明。他的血脈根本可能出現在一個人類身上,而人類更加不可能擁有龍紋耀,即便是有,也只可能是那些血脈駁雜的蛟龍,這些蛟龍全部都是由強大的蛟蛇進化而成,根本不是真龍。

天鳳鳳翅輕輕煽動,金色的火焰蔓延,朝著林楓席捲而去。

看到這一幕,林楓驚駭無比,鳳火霸道無比,連那黑色的雷霆都是被焚燒殆盡,他只要沾染上一絲的話,都是在頃刻之間化作飛灰。

林楓快速的後退,心中氣急,這天鳳當真霸道,自己不過是闖入了這裡,居然便是受到了這等攻擊。

「吼。」金色的神龍吼叫,感受到林楓受到的威脅,那本來無神的龍目之中因為林楓的心情也是透露著絲絲的怒意,道道金光自其中射出,射向天鳳。金色的光芒,不斷從他身上洶湧而出,一股威嚴宏大的氣勢瞬間充斥全場,對著天鳳席捲而去。

雷海翻滾,一瞬間,他的百丈範圍之內,居然在沒有一絲雷霆涌動,就是那極為恐怖的黑色雷霆也是不再朝著這邊****過來。

「唳……」感受到這樣一股恐怖的威勢,天鳳一聲尖銳的鳳鳴。


林楓的實力或許不強,可是那神龍散發出來的威勢卻極其強大,對她有著絕對的壓製作用,讓它內心都是顫抖。

「噗……」

神龍翻舞,天地元氣匯聚,從他的口中噴出一道冰藍色的水柱,沖向那漫天而來的金色火焰。

「嗤。」

金色的火焰和水柱相撞,沒有任何意外,那霸道無比的金色的火焰便是消失在雷海之中。

林楓愣愣的望著這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紋耀居然還有著生命,在天鳳的威壓之下覺醒,並且反擊,將其壓制。

天鳳也是震驚不已,先前,他從那天空上翻騰的神龍身上,感受到了靈魂氣息的波動,那絕對不是一個沒有任何靈魂的紋耀,而是有著生命的神龍,不然絕對不可能給他哪樣的感覺。

只是現在,那強大的靈魂波動消失,甚至連那恐怖的威勢也是在逐漸的變弱。

天鳳雙目奇異的打量著面前的這個少年,那蔓延而出的金色火焰也是緩緩的收回身體之中,一股極其祥和的氣息擴散出來,那是屬於神獸的氣息。

「你到底想怎樣?」林楓面色陰沉的看著天鳳,即便對方是神獸,受百獸膜拜,世人景仰,可是如此無緣無故對它出手,讓他非常的憤怒的,當下質問道。

「只是想試試你的實力罷了。」天鳳開口,清脆如珠,聽上去極為的悅耳,可是聽在林楓的耳中卻是刺耳無比。

那中恐怖的金色的火焰,就是天境強者都會在頃刻之間或作飛灰,更不要說自己了,如此恐怖,居然只是為了試試自己實力?讓林楓怒目而瞪:「現在對我的實力是不是有所了解了。」

「弱。」天鳳淡漠的開口,雖然林楓身具神龍紋耀,尤其那其中的還擁有靈魂,讓她都是感到驚顫,可林楓的實在是太弱了,他一個念頭便是能夠將之碾殺,沒有任何的意外。

林楓看著高傲的天鳳,瞬間無語。

「不過,我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天鳳看著林楓,雙目之中金光山洞,有些猶豫的說道。

「幫助你?」林楓眉頭微皺,他的實力微薄,即便是藉助逆天劍和神龍紋耀,也是根本抵擋不住天賦,剛剛若是天賦全力攻擊,就算是那神龍紋耀,也會被摧毀。他自己清楚,那神龍紋耀只不過是氣勢磅礴,攻擊力並不是太強大,最少比起這天鳳還要差上許多。

「沒錯,我想你聽說過龍鳳呈祥。我現在被困在此處,以我自己的實力,想要脫困,最少還需要萬年之久,而只要有神龍之力的幫助,我便是能夠快速的脫離這裡。」

「龍鳳呈祥?神龍之力?」林楓不解的看向天鳳。同時心中驚訝,這樣一隻強大的天鳳居然都被困在了這裡,這八荒雷池當真是恐怖。

「只要你將天空上的那神龍灌輸進入我的身體之中,那麼我便是有足夠的把我打破這裡的桎梏,衝破封印。」天鳳並沒有多解釋,而是緊緊的盯著林楓。先去他之所會試探林楓,就是要看看這個少年是否能夠幫助到自己。

而結果也是讓他非常的滿意,那之神龍紋耀看似無用,但卻是有著最為純正的神龍之力,甚至還有這一絲靈魂的存在,這讓他興奮不已。

「好。」林楓沉吟了一下,還是答應了下來。神獸是天地間最為神聖的種族,或許他們高傲,但是卻極為的正直,林楓決定相信她。若是因此能夠換來一隻天鳳的友情,那真的是再好不過了。

話音落下之後,心神一動,天空上的神龍便是迅速的翻騰,攜帶威嚴而神聖的氣息朝著那站立在黑色雷霆包圍之中的天鳳涌動過去,速度極快。

而感受到神龍的氣息,黑色的雷霆瞬間翻騰,一道接著一道的黑色雷霆朝著神龍轟擊過去,卻是根本奈何不了它。

「轟。」片刻之後,神龍在林楓的指揮之下,便是附於天鳳的身體之上,一道道金色而神秘的龍紋附著在他的身體之上,散發著神秘威嚴之感。滔天的金色火柱直射天際,恐怖的威勢擴散開,讓這片空間動蕩不已,似乎隨時都會崩潰一般。

林楓看到這一幕也是徹底驚訝,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神龍紋耀居然還有這如此只能,與天鳳合體,恐怖非凡。

「唳。」天鳳在高鳴,恐怖的音波擴散開,直接將朝著他瘋狂鎮壓過去的萬道雷霆擊散。

「咕嚕。」林楓咽了一口唾沫,太過恐怖了,只是一聲鳴叫而已,居然便是恐怖如此。

天鳳展翅,想要衝天而起。

而在它飛起的瞬間,林楓清楚的看到那翅膀以及鳳爪之處,有著無形的虛無之力,緊緊地將它束縛。

火焰漫天,從天鳳的身上蔓延而出,煅燒那些虛無之力。

金色的火焰焚燒一切,周圍百丈之內的所有雷霆都是在頃刻間被焚燒殆盡,就是空間也變得虛無起來,散發著讓人驚顫的氣息。

只是,在如此的煅燒之下,那虛無之力依舊僅僅的束縛著天鳳,不曾斷裂。

火焰不曾熄滅,一天,兩天。如此持續的煅燒下去。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林楓也是變得急躁起來,八荒雷池,只會開啟一個月,一個月之後,將再次關閉。

現在只剩下一天時間了,若是天鳳還無法煅燒開這虛無之力,那麼他就必須離開,他還有很多失去要去做,絕對不想被困在這裡十年。

「咔嚓。」

終於,在第三天的時候,一聲清脆的響動,傳來,束縛著鳳爪的虛無之力斷裂,接著是第二根,第三根。

整整八十一條虛空秩序之鏈相繼斷開,天鳳衝天而起。 林楓額頭上汗水不斷滴落緩緩的順著臉龐滑落下來,看著天鳳,聲音都是變得沙啞了起來:「終於出來了?」

唳!

而就在他這話剛剛落下的時候,一道響徹天地的清鳴之聲,猛的自那片空間之中擴散而出,金色的火焰,猶如風暴一般席捲而開,瀰漫了天空。


這一片空間都是充滿了裂痕,最後終於在一道清脆的聲音之中,爆裂來。

金色火焰愈發的狂暴,然後林楓便是有些震驚的見到,一隻彷彿能夠遮掩山嶽的流金翼翅,自那滔天金色火焰之中伸展了出來。

金色火焰在天空熊熊燃燒,牧塵他的目光透過那些金色火焰,隱約的能夠見到,在那滔天火焰中,一道巨大的影子,正在優雅的伸展著龐大的身軀,那一幕,猶如不死之鳥自業火之中,涅槃而生。

一種恐怖的威壓,也是在此時瀰漫出來,令得天地間的雷霆為之沸騰。

「這才是真正的天鳳嗎?」

林楓震撼的望著那在滔天金焱中優雅的伸展著身軀的龐然大物,雖然無法看清楚其模樣,但那模糊的輪廓,就已經讓人感到驚艷。



萊姆斯像隨手解決了一隻蟲豸般,繼續向林安看過來。

Previous article

「老師,您叫我浩軒就可以了。」周浩軒把羅主任的微微的震驚,自動的解讀成了不知道他叫啥,就開口道,「昱昱還沒有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