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冷宇聽後,再也無法反駁了,閉上眼把頭扭向了一邊。

“冷宇哥,安然姐,我死後,和你們一起買的玉,你們可以燒給我嗎?”

“好!沒問題!”

“可以!這,這就給你!”

兩人接連答應,從衣兜裏翻找那兩塊古玉。

暮然,就在這個時候,冷宇發現,那躺在他腿上的小道士已經沒有了生機….

地面上,全是血跡,染紅了冷宇的衣服,染紅了正片茅山。

情劫難逃 “嗚哇~”安然忍不住,一下子哭了出來。

冷宇則是強忍住了,摸了一把眼眶裏積存的眼淚,背身朝老道士墓地的地方看去。

見這時,那三隻紅衣女鬼,正在一點一點隱去。慢慢的,最終,不見了….

鬼始終沒有攻擊他們…

高冷老公馴妻上癮 直到後來….

冷宇安然還有中年婦女三人安葬好了小道士。安然和冷宇就下山了。當時天色已黑,下山的路更是艱難漫長。

到達山底,冷宇看了看手機的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多。

兩人隨便去了一家小旅館就住下了。

洗盡鉛華,冷宇就先躺回了牀上。安然則是趴在屋內的桌子上,遲遲沒有上牀休息。

冷宇也不願去打擾她,因爲他知道安然不是那種需要甜言蜜語的女孩,她現在趴在桌上,一定有她得想法。是她的意願,冷宇不願去打擾他。

自己一個人躺在牀上,勞累一天,想早早休息。

可曾想之,卻夜不能寐。

這一天的時間,發生太多事情了。

老道士被厲鬼殺死,子言傅的背叛,小道士的冤死,還有那短信的規則生路。一件又一件無不在衝擊着他的大腦。

瞬時感覺大腦一陣絲絲疼痛。

忽然之間,冷宇好似抓到了什麼,一下子想明白了。那短信的友情提示!讓他們躲起來!

這不就是在告訴他們,讓他們找個地方躲起來就好,不要去尋求幫助嗎?

驅鬼降魔,唯有道士可以。而這次,短信裏的鬼尋殺得目標,正是道士!

通了,一切都通了。

冷宇想着,心裏不禁冒氣一陣冷汗。原來他們一直都在一個誤區裏面,如果今天不是子言傅說出來,冷宇仍舊被矇在鼓裏。

冷宇心中也是一陣感嘆,子言傅確實有他獨到的眼光!

殺死小道士,鬼就會從他們身邊離去!子言傅的這一行爲無疑也是在無意間幫了他們。

冷宇心中也是暗暗慶幸,倘若子言傅沒有殺死小道士。反而讓女鬼和小道士爭鬥起來,三隻女鬼會不會無意間帶走他們的性命?

冷宇想着,渾身不寒而慄。

“咚咚咚”

就在這時,門那邊傳來了一陣不急不慢的敲門聲…. 第366章她不是一個合格的未婚夫

陸薰茵站在一樓大廳看著他們上樓有些不解,究竟是什麼大事能夠讓一向沉穩的陸司寒露出那樣的表情。

該不會是和姜南初有關吧?

陸薰茵在一樓大廳坐立難安的等待著,足足過了半小時,陸司寒才和沈承一起下樓。

「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那些文件也通通給我清除乾淨。」

陸司寒冷著臉色發布命令,陸薰茵的心中充滿了好奇。

用過晚餐,陸司寒又一次以未婚妻的身體沒有好全為理由,兩人選擇分床睡。

換做之前陸薰茵還要挽留一番,但是今天她欣然接受,因為晚上她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趁著夜黑人靜,陸薰茵從床上醒來,她拿起手機直接去了陸司寒的書房。

整座別墅安保系統極高,陸司寒從來不擔心有人能夠進入這裡,所以沒有上鎖。

陸薰茵輕而易舉的進入書房開始查看文件,這些大多都是集團的事務,但她有預感傍晚沈承絕對不是簡單的,因為集團的事情來找陸司寒。

陸薰茵嘗試著打開書桌下面的抽屜,從上面掉落下來一份報紙。

細細翻看到後面內容時,陸薰茵震驚的長大了嘴。

傅英蘊在二十年前是Z國的少帥,卻因為走//私,謀反等等數條罪名導致革職。

與此同時傅英蘊的家人知情不報,同樣受罰,三十幾口人幾乎都被槍斃了。

而根據沈承的調查,傅英蘊還有一對子女流落在外。

傅英蘊的親生兒子,正是如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秘書長,而親生女兒卻是姜南初。

陸薰茵緊緊的抓住手中這份報紙,這個消息太爆炸性了。

一旦姜南初是傅英蘊的女兒這件事情被曝光,她必死無疑,但陸司寒卻隱瞞下來了。

陸薰茵冷笑起來,陸司寒對於姜南初這番情意,只怕天底下沒有幾個男人可以比得了。

但是她不會讓一切都這麼和諧的,她所做的每一步都是為了讓姜南初痛苦難受。

如果她將傅自橫的事情告訴議長閣下,那麼她就是立功了,同時還能夠藉此折磨姜南初,完全是一舉兩得。

想到這裡,陸薰茵拍下照片,將一切擺回原樣之後回房。

翌日清晨,陸薰茵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和陸司寒一起吃早餐。

早餐結束,陸司寒前往D.E集團,陸薰茵則趁機前往議長府。

現在的她頂著議長閣下未來兒媳婦的身份,很順利的進入議長府。

在書房內,戰錚樺放下鋼筆看了姜南初一眼。

「怎麼今天有閑心來我這邊了?」

「議長閣下,其實我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訴你。」

「哦,什麼?」

陸薰茵將昨天拍攝到的照片放在戰錚樺的面前。

「您或許還不知道,您的身邊其實已經存在一個極大的隱患了,傅自橫就是當初傅英蘊安排在國外留學的長子。」

「傅家出事的時候,傅自橫已經十歲了,他不可能不懂事,這些年他應該是恨透了您。」

戰錚樺覺得姜南初所說的事情太過於匪夷所思,但當他看到眼前的照片時,卻又不得不信。

「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戰錚樺收起照片,謹慎詢問道。

「因為之前那場槍戰,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所以著重調查了一番。」

「議長閣下,這些證據都是真實的,我希望你能夠儘早將傅自橫抓鋪,不然夜長夢多。」

「這件事情不用你來提醒我,我自有安排,你出去吧。」

陸薰茵打量著戰錚樺的語氣,看他的確是氣的不行的模樣,放心的離開。

等到書房安靜下來,戰錚樺立刻撥打了沈秘書的電話。

「沈秘書,現在立刻去梧桐別院秘密抓捕傅自橫!」

「議長閣下,請問是以什麼名義?」

「賣//國//賊遺孤,恐//怖分子,敵//國間諜的身份抓捕他!」

戰錚樺眸中綻放出殺意,怪不得那天他會在醫院見到傅英蘊,或許也是因為傅自橫吧。

中午十一點,陸司寒剛剛結束早會,在會客室內見到了金小凝。

其實金小凝是一名優秀心理醫生,昨天見面是想讓她觀察南初,測試南初是不是心理出現問題,畢竟這段時間她太反常了。

但是昨天金小凝已經給出了答覆,南初選擇紅色卡片說明是熱情活潑。

「金醫生是有什麼事情嗎?」

「陸先生,其實昨天的測試結果是假的。」

金小凝一邊說一邊將昨天的卡片通通拿出來。

「十張卡片中,您選擇的黑色卡片,可以看出您內心是存在極大的黑暗面,偏執,佔有慾強,霸道,冷漠,這些通通都是您的標籤,但卡片中還存在一些光亮,看得出來您渴望陽光,溫暖。」

「我說的對嗎?」

陸司寒點了點頭。

緊接著金小凝又一次拿出了紅色卡片擺在陸司寒的面前。

「陸先生,請您再一次認真的審視您未婚妻選的這張卡片,從裡面您看到了什麼?」

「紅色,滿目都是深紅色。」

「看到這些紅色,你真的感覺到熱情嗎?你不覺得這些紅很像一種液體嗎?」

「鮮血。」

陸司寒薄唇輕啟,緩緩開口道。

「沒錯,這張卡片心理正常的人是不會選擇的,因為看上去太壓抑。」

「會選擇這張卡片的人,我懷疑她有反社會人格。」

「不可能!」

陸司寒立刻反駁。

「信不信這個決定權在於您,我只是負責將所知道的一切情報告知您。」

陸司寒死死的咬著牙,只覺得心中一團亂。

「過段時間我會再帶她來看看您。」

「沒有問題,這當然可以。」

金小凝已經拿起包包離開,但陸司寒仍舊反應不過來,自責,愧疚這兩種情緒瀰漫在他心頭,明明答應過要好好照顧她,卻連她是為什麼生病都不清楚。

他不是一個合格的未婚夫。

這時沈承急匆匆的推開會客室的門。

「先生,傅自橫出事了!」

「怎麼了?」

「議長閣下知道傅自橫的身世,安排沈秘書去梧桐別院了。」 冷宇一陣疑惑,這半夜三更的會是誰呢?冷宇也沒多想,也許是旅館的服務員也說不定。想着就要下牀開門。

這時,見到坐在離門不遠的地方的安然幽幽的站了起來,走向了門那邊。

冷宇見到安然去了,也就收回了腳。坐在牀上靜靜地等待着,看看到底是誰呢?

安然走到門前,撥開開關,摁下把手,一點一點的敞開了門。

門後面的景象一點一點的露了出來,冷宇目光注視着。

慢慢的,門已經全開了。

但是,那門後面居然什麼都沒有!

安然也是疑惑,探步走上前,向兩邊查看。

就在這時,就在安然踏出房門的那一刻,詭變發生了。

突然之間!一個諾大的黑色鬼臉出現在了安然面前,此時安然的目光正在朝兩邊查看!絲毫沒有注意到前方出現的鬼影!

而冷宇卻是看到了!

“安然!!!”冷宇竭力大吼。

安然聽後疑惑,迅速的轉回了身,看向了冷宇。仍然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前的危險!

冷宇見安然沒有離去而是轉過身看他,他一下子愣住了。絕望的恐懼瞬間蔓延到了他全身。因爲那諾大的鬼影已經動了!

安然那張精緻美麗的面孔面向着他,就在這一瞬間,空氣彷彿都凝固了。他張開了大嘴,一口將安然吞噬了進去。

時間彷彿又得到解禁,轉瞬間,鬼影極盡內斂,如風一般急速消失了…

安然也消失了…

這一切轉換的太快!但是冷宇確然是看清了!

安然被鬼魂吃了!

冷宇沒有遲疑,瞬間跟着跑出了門,追出了旅館,站在渺無人煙的大街上,四處遊蕩、尋覓。

慌了。

冷宇徹底的慌了。

從未有過的恐懼侵蝕了他的心,他現在就如同一隻無頭蒼蠅一般在四下尋覓。企圖尋找得到。

暮然間,他發現了不遠處地面上的一隻鞋子。

冷宇見到飛速的跑了過去,那是一隻棕色的雪地靴,是安然的!

冷宇有些愣住了,這一隻鞋子,這隻鞋子處在的地方,都無不在告知着冷宇。

不是幻覺!

這一切都是真的!安然被鬼魂吞噬帶走了。

此時冷宇站在大街上腦海一片空白,寂寂寥寥,只剩下了他也一個人…

想起安然那張精緻的臉,想起安然無助時伸出的那隻手,想起安然見他不理智時拽動地衣角。

冷宇心中的酸澀就不斷地涌現上來。

他抱下了頭,頓在了了大街上。雙眼惶恐無神,宛如一個犯了病的瘋子。

“嗡~滴滴~滴滴~”

這時冷宇口袋裏傳出了一陣震動和短信的聲音。

聽到這裏,冷宇猛然的回過了神來,連忙翻找出了那部黑色的手機,點了開。

只見屏幕上一條沒有來源的短信,赫然出現在了屏幕上。

“恭喜你順利通關。”

屏幕上短短的幾個字,而上面是他們這次的任務!這條短信是惡魔發來的!

冷宇愣住了。

轉瞬間,冷宇又想到了什麼,連忙看向了那條短信。

羅富貴身體身體上,只有一團黑影。細看,不過一團煞氣,連陰魂都談不上。我本意是儘量激怒他,打算激起那團煞氣的兇性,或者其他可能的情況。到時再見機行事。

Previous article

蘇雯瀾看著窗外的影子。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