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水華夫人嫣然一笑,不再多說,輕移蓮步,抬步朝樓上走去。

「媽的!走眼了,這小子原來一直在扮豬吃虎。」

「這小子明顯與水華夫人關係匪淺,難道也是大楚王朝皇室中人?」

「喂,那個侍女,給你一百斤靈液,告訴我那小子的身份,如何?」

待陳汐跟隨著水華夫人離開不久,整個天寶樓大廳內頓時炸開了鍋,議論紛紛,連那幾名帶著陳汐進入天寶樓的侍女,都被人圍了起來,紛紛探詢陳汐的身份。

不過這幾個侍女哪裡會知道陳汐的身份來歷,哪怕知道,她們也不敢回答,因為她們也看出來了,那名叫陳恪的青年與水華夫人關係非同尋常,再給她們幾個膽子,也不敢泄露陳汐的身份啊。 慕容春忽然睜開眼睛,一臉享受的表情道:“美人們,你們先回房間吧,等會兒我跟朋友談完了事情就去找你們。“

女人們顯得有些戀戀不捨,一臉嬌氣道:“春春,你要快一點兒去找我們,否則我們會很無聊的。”

“好,我一定儘快去找你們,來,先親一個。”慕容春忽然站起身,伸出了肥嘟嘟的嘴脣。

女人們顯得有些難爲情,嬌笑道:“有旁人在呢,還是回房間再親吧。”說着,紛紛向假山後面的那個房間翩然走去。

慕容春伸了伸懶腰,目光不經意地瞥見了李雲飛,滿臉疑惑道:“這位小兄弟看起來怎麼這麼面生?”

龍山哈哈一笑,道:“他是我的好兄弟,名叫李雲飛。”

慕容春微微點了點頭,面帶微笑道:“李兄弟好。”

“慕容大哥好。”李雲飛的聲音壓得很低。

慕容春輕笑一聲,忽然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石桌,道:“龍兄,那邊桌子上擺放着各種美食和水果,我們坐下來邊吃邊聊吧。”

“甚好,我和雲飛兄弟一早就趕路,還沒有吃午飯呢。”龍山哈哈一笑,急忙拉着李雲飛向石桌走去,毫不客氣地坐下,抓起一把葡萄,大吃了起來。


李雲飛緩緩地坐在了龍山的身邊,看了看桌面,許多美食和水果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猶豫了片刻,他拿起了一個月牙果。

慕容春扭動着肥大的身軀,緩緩地走了過來,坐在了兩人的對面,隨手拿起一塊牛肉乾丟進了嘴裏,含糊不清道:“龍兄,你大老遠跑來找我,所爲何事啊?”

龍山的表情忽然嚴肅了起來,沉聲道:“慕容胖子,前些日子清風鎮接連發生了許多命案,你可曾聽說?”

“有所耳聞,據說是幾個魔人乾的,不過聽說那幾個魔人已經死在了兩個少年的手中。”慕容春說着,又抓起一根雞腿塞進了嘴裏。

龍山忽然指了指李雲飛,沉聲道:“慕容胖子,那幾個魔人就是死在我這個雲飛兄弟還有他的一個好朋友手中的。聽雲飛兄弟說,還有一個魔人潛伏在紅塵天,是奉魔主之命前來找尋地靈玉的。”

慕容春詫異地看了一眼李雲飛,又將目光轉向了龍山,滿不在乎地笑道:“白龍山帶着地靈玉已經失蹤那麼多年了,諒那些魔人如何找也找不到,龍兄大可不必擔心。”

龍山搖了搖頭,微微笑道:“我現在倒不是擔心那個魔人能夠找到地靈玉。我主要是擔心鬥法大會快到了,萬一那魔人前來搗亂就不好了。”

慕容春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笑道:“那龍兄前來找我,是想讓我儘快找出那個潛伏在紅塵天的魔人?”

“是啊。聽說你養了數百隻靈鳥,全都能嗅到魔人的氣味,所以你一定有辦法找出那個傢伙的。”


“嗯,這件事我會記在心上的。”慕容春微微笑道。

此時李雲飛正在品嚐一塊看上去晶瑩剔透的糕點,忽見龍山猛地站起身,狠狠一拍桌子道:“那魔主實在欺人太甚,若是把我惹急了,我會不顧一切地跟他幹一場!”

李雲飛嚇了一跳,險些噎住了。

慕容春面色依舊,笑道:“如今我們紅塵天的實力跟魔雲天尚存在一些差距,若是打起來的話,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還是忍忍吧。”

“哎,也不知道要忍到什麼時候。”龍山嘆了口氣,頹廢地坐了下來。

慕容春嘴角微動,輕聲笑道:“若是將來我們紅塵天能夠出來一個修爲超過七煞的人,那我們就不需要再忍了。”

“這是不可能的。”龍山搖了搖頭,苦笑道:“七煞的修爲早已經達到了最後一個境界,除非是神仙才能將他擊敗。”

“那我們就只好聽天由命了。”慕容春也情不自禁地嘆了口氣。

李雲飛忽然忍不住道:“七煞就算再強,但終究不是神仙。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可以擊敗他的。”

龍山和慕容春同時點了點頭,片刻後,忽聽龍山笑道:“慕容胖子,上次我來看你的時候,你身邊只有二十個女人,這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你居然又找了八個。你吃的這麼胖,你那方面行嗎?”

慕容春眉毛輕挑,得意地笑道:“如果不行的話,她們怎麼可能會一分一刻都離不開我?”

“那是因爲你有數不盡的金銀。”龍山哈哈笑道。

慕容春不以爲然地笑道:“我相信她們對我都是真心的。”

龍山不再說什麼,拿起一塊糕點塞進了嘴裏。

慕容春忽然將目光轉向了李雲飛,面帶詫異道:“我看李兄弟也不過十八九歲,不過修爲卻已經達到了出竅的境界,真是一個奇才啊。”

李雲飛笑了笑,正要說些什麼,忽聽龍山道:“是啊,雲飛兄弟的確是個奇才。上次他在練習法術的時候遭遇了一個成年的金毛怪,他居然用雙掌將那個金毛怪打成了重傷,然後用劍把它殺死。那金毛怪死了以後,屍身化作內丹元神想要逃走,卻誤打誤撞地進了雲飛兄弟的嘴裏。我原以爲雲飛兄弟會因此功力盡失,卻沒有想到他的功力非但沒有失去,還跟金毛怪的內丹元神中的那股功力融爲了一體,在短短五天的時間,修爲竟然提升了兩個境界。若非親耳相見,我還真的不敢相信。”

慕容春愣愣地看着李雲飛,震驚不已道:“恐怕李兄弟不久就能叱吒紅塵天了。”

李雲飛搖了搖頭,笑道:“慕容大哥過獎了,我現在的修爲跟你和龍山大哥比,還差的遠呢。”

“那是因爲你比我們年輕嘛。”慕容春拍了拍李雲飛的肩膀,忽然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龍山點了點頭,附和着道:“是啊,若是等雲飛兄弟到了我們這個年齡的時候,修爲恐怕已經達到鬥轉的境界了。”

慕容春又忍不住拍了拍李雲飛的肩膀,笑道:“那我今晚就大擺筵席,提前爲李兄弟慶賀一番吧。”

李雲飛羞紅着臉,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只是一個勁兒的笑。

三人邊吃邊聊,不知不覺中,太陽已經落山了。

龍山忽然站起身道:“慕容胖子,天已經不早了,我跟雲飛兄弟得回去了。”

卻見慕容春擺了擺手,笑道:“不急不急,還是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吧。”

李雲飛也站起身來,拍了拍肚子,笑道:“我都已經吃飽了。”

慕容春驚訝地看了一眼李雲飛,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些剩下的美食和水果,忍不住笑道:“這些只不過是用來解悶的點心罷了,今天晚上我還準備請李兄弟大吃一頓呢。”

“不如等下次好了,今天的時間已經趕不及了。”龍山忽然開口道。

慕容春瞥了一眼龍山,笑道:“龍兄又沒有什麼急事,何必趕着回去,不如今晚就留在這裏好了。”

龍山似乎有些猶豫,忽然將目光轉向李雲飛道:“雲飛兄弟,你想不想在這裏留一晚?”

李雲飛笑道:“我聽龍山大哥的,大哥說留,我們就留,大哥說走,我們就走。”

龍山點了點頭,忍不住笑道:“既然慕容胖子這麼誠懇地想留我們在這裏住一晚,那我們就留下來吧。”

“你們先在這裏坐着,我這就去讓人準備宴席。”慕容春忽然起身,緩緩地向一旁走去。

看着慕容春遠去的背影,李雲飛忍不住笑道:“慕容春這個人還挺不錯的。”

龍山點了點頭,道:“他這個人的確不錯。只不過有的時候脾氣比我還要暴躁。而且跟他交往,你一定要記住。他這個人有一個原則,別人敬他一尺,他還別人一丈,可若是別人得罪了他的話,他會毫不留情的將對方置於死地。”

“這麼狠?”李雲飛驚訝不已,笑道:“那跟他交往還真的要格外小心了。”

“嗯。”龍山點了點頭,輕聲笑道:“其實跟他這個人交往還是挺不錯的,最起碼他這個人對朋友比較真誠。”

聞聽此言,李雲飛的臉刷地一下紅了起來,暗暗道:“龍山大哥對我這麼好,可是我卻對他隱瞞了這麼多事情,哎,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龍山方纔的那番話本是隨口而說,見李雲飛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兒,顯得有些疑惑:“雲飛兄弟,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李雲飛笑的很不自然。

就在這時,慕容春滿臉春風地走了過來:“你們兩個趁我不在,是不是在說我什麼壞話啊?”

“慕容胖子,你真是太多心了。”龍山哈哈一笑,道:“我和雲飛兄弟在談論你到底會找多少個女人呢。”

“這個說不準。”慕容春嘿嘿一笑,道:“只要是真心喜歡我的女人,我也喜歡她的,都可以做我的老婆。”

龍山忽然站起身,情不自禁地捶打了一下慕容春的胸膛道:“死胖子,小心累虛脫了。”

“哈哈,不會的,每天都補着呢。”慕容春大笑幾聲,忽然將目光轉向了李雲飛道:“李兄弟,宴席很快就準備好了,不如你先跟龍兄去大殿裏坐着吧,那裏我已經安排人侯着了。我現在先去安頓一下我的那些女人們,馬上就去陪你們。”

李雲飛點了點頭,笑道:“慕容大哥先去忙你的事情吧。”

“那我去了。”慕容春輕笑一聲,緩緩地向假山後面的那個房間走去。 感謝兄弟「紅南京哥」投出的寶貴月票!

天寶樓的貴賓雅室,裝飾得美輪美奐,富麗堂皇,畫梁雕棟,寶燈盞盞,甚至那靜修所用的床榻,都是由最上等的冰凝靈光玉打磨而成,坐在上邊修鍊,不僅能驅除雜念,清凈心神,還能溫養體魄,調理生機,神妙之極。

並且,空氣中還飄渺著一縷清新香味,如雨後泥土中散發出的芳香,蘊含著沛然生機,令人一聞,感覺身心通透,四肢百骸也像輕了二兩,整個人仿似被無上神水洗滌了一遍,不染塵埃,神清氣爽。

這縷香氣是由一盞青銅燈內的油脂上散發出來的。

這塊油脂色呈青碧,似琥珀玉石一般,蘊含著濃郁到極致的青靈之氣,名為碧魄靈脂,是由萬年玄松的樹心煉製而成,一顆萬年玄松,也只能煉製出指甲蓋大小的一塊碧魄靈脂。天寶樓拿它來充當香料,的確是大手筆,豪奢闊綽之極。

「好地方啊,一千斤靈液居住一天,倒也物有所值。」陳汐進入貴賓雅室,打量了一番四周裝飾,心中也是驚嘆不已。

水華夫人帶著陳汐進入貴賓雅室之後,並沒有離開,而是盤膝坐在一處案牘前,儀態優雅地開始煮茶。

那鑒寶師樂啟,則自覺地離開了房間。

陳汐見此,倒也並不覺得驚訝,走至案牘前,與水月夫人面對面坐下,也不說話,靜靜欣賞著她那行雲流水一樣充滿韻律感的煮茶手法。

紅泥小爐、釉色茶壺,兩隻古樸厚重的黃柳木茶杯,待水燒開,水華夫人朝陳汐微微一笑,說道:「老茶宜沏,新茶宜泡,這一撮清霧百靈茶葉,是我從皇宮中帶出的珍藏老茶,尋常人可是喝不到的。」

說著,她青蔥玉手拎著茶壺,一手挽袖,一手沏茶,動作輕舒柔緩,汩汩沸水似銀漿湧泉,注入黃柳木茶杯中。頓時,茶杯底部的茶葉舒展開來,仿似億萬銀針盛開成了裊娜碎花,起伏跌宕,隨即一蓬清霧倏然彌散而出,旋繞在茶杯口,化作游龍、奔虎、飛鶴、靈猿等形狀,其中更散發出一股醇厚、清靈的香味。

只輕輕嗅上一口,陳汐就感覺渾身清流運轉,氣機活潑奔行,體內真元竟似在瞬間變得凝練許多。

「趕緊趁熱喝了,否則靈力就消散了。」水華夫人端起盞茶,遙遙舉杯,紅唇輕啟,一飲而盡。

陳汐也是端起茶杯,一口飲盡,連茶葉都吞了,然後只感覺一股沛然熱流湧入四肢百骸,渾身每一個毛孔都打開了一樣,忍不住發出一聲舒服的嘆息,這種無上美妙的感覺,比泡進溫泉中還舒服,令他整個身心都是一片清明、疏朗、豁達。

嘩啦啦!

丹田內的真元猛地翻騰起來,滔滔如海,生機勃勃,愈發精純凝練,好半響才恢復如初。

「好茶!」陳汐讚歎道,這清霧百靈茶不僅能夠凝練真元,更對神魂有著極大的補益,妙不可言。


水華夫人放下茶杯,鳳眸流轉,盈盈笑道:「這可比不得白家的九竅紫芙茶,那才是世上頂尖的茶水,飲上一口,抵得上十年苦修。」

白家?

陳汐心中一凜,笑問道:「敢問夫人所言,是哪個白家?」

「你這小傢伙還在我面前耍滑頭?」水華夫人瞪著星眸,嗔道:「白婉晴為了你,屠滅龍淵蘇家,你以為我不知道?」

陳汐笑了笑,卻笑得很勉強,這件事的確震動整個南疆,但白婉晴的名字,卻罕有人知道,如今被水華夫人一語道破,他頓時明白,面前這位傾國傾城的夫人,恐怕也是對白婉晴熟稔之極,甚至不排除之前就已認識。

不過,是敵是友,卻是令人難以琢磨了。

水華夫人瞟了陳汐一眼,突然話鋒一轉,問道:「你這次來瀚海城,莫非也是要去那瀚海沙漠中歷練?或者說……是為了乾元寶庫?」

「的確是。」陳汐點點頭。

「歷練之後,就要去參加群星大會?」水華夫人繼續問道。

陳汐再次點點頭,

水華夫人絲毫不見怒,語笑嫣然道:「我明白了,白婉晴一定告訴你了一些玄寰域的事情,希望你去玄寰域白家找她對不對?」

「這女人不但漂亮異常,智謀也是厲害之極,再這麼下去,自己的底細恐怕都被她一絲絲盤問出來了……」心中如此一想,陳汐頓時面露苦笑,攤手道:「夫人,您今日來找我,該不會就是為了這些事情吧?」

水華夫人吃吃笑道:「誰讓你不老實,像個不解風情的悶葫蘆,我自己不去猜,你大概什麼都不會告訴我吧?」

這女人,一顰一笑都帶著無上魅惑,調戲起人來,配上她那沙啞充滿磁性的聲音,換做其他人,只怕早被撩撥得心神搖曳,目眩神迷,臣服在其石榴裙下了。

不過這些對陳汐都無用,他的心智早已被磨礪得堅如磐石,一旦心生警惕,哪怕有天大的誘惑在眼前,也不會引起絲毫漣漪,亂了心神。

誘惑是什麼?

是心魔、雜念、慾望、產生的根源所在,有時候比真刀真槍的戰鬥更為可怕,一旦心神防線被摧毀,再高的修為也只能淪為被人肆意擺布的對象,任人宰割。

「精騖八級,念頭練達,怪不得白婉晴甘心在松煙城那個小地方一直照看他呢,擁有如此心智,倒的確是前途不可限量。」看到陳汐眸光澄凈清澈,氣機不動如山,水華夫人心中不由暗贊不已。

這些年來,她憑藉自己的手腕和美貌不知征服了多少強者,像陳汐這樣的毛頭小子,更是有不知多少個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可以說只要她樂意,隨時隨刻都能憑藉漂亮的外貌和不著痕迹的手段,讓一大群替自己賣命。

但顯然,陳汐是個例外。

「我這次找你來,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見你一面,你的表現很不錯,贏得了我的尊重。」水華夫人笑了笑,不再拐彎抹角,目光灼灼盯著陳汐,說道,「等你取得群星大會前十名的時候,我會再來看你,到時候,我會跟你做一件你無法拒絕的交易。」

「無法拒絕的交易?」陳汐一怔,若有所思。

「安心在這裡修鍊吧,在天寶樓中,沒有誰敢打擾你。不過,你如果進入瀚海沙漠,那可一定要小心,待會我會讓樂啟把一些消息送過來,你看一看自然就明白。」水華夫人說罷,深深看了陳汐一眼,起身離開。

「這女人神神秘秘的,所謀恐怕不會小了……」在白婉晴離開之後,陳汐獨坐案牘前,陷入沉思之中。

「陳汐,那女人恐怕有冥化境的修為,厲害之極,害得我都不敢冒頭。」靈白鑽出浮屠塔,嘀咕了一句,旋即好奇道,「她找你什麼事情?」

「誰知道呢。」陳汐搖了搖頭,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這水華夫人接近自己,只怕是為了接近白婉晴,再多他也推測不出來了。

沒過多久,樂啟送來了一堆資料,便即自覺離開,似是生怕打擾到陳汐清修。

這些資料大多是有關瀚海沙漠的事情,瀚海沙漠的環境、氣候、範圍……等等,甚至其中還特別註明了一些兇險可怖的地方,可謂是事無巨細,不過那瀚海沙漠廣袤無垠,又是萬年前的神魔戰場,這些資料中的內容,也只描述不到其千分之一。

不過,即便如此,陳汐也是看得一陣心驚。

五行廢墟!

煞魔墳場!

雷暴之域!

陰靈死海!


顧傾宇也皺眉,連他都不敢這麼跟他家的小妻子說話,這女人真是欠收拾。

Previous article

… 這時,洛星塵剛好從房間里走出,見胖子飛來,直接身形一晃的閃了過去,然後,慢條斯理的對鍾離小若說道,「卓小邪和軒轅這兩個傢伙,你替我盯緊點,在參軍之前,就被讓他們亂跑了,最好老老實實的待在這小樓里,你們參軍的事情我親自安排的。」洛星塵叮囑道。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