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富貴身體身體上,只有一團黑影。細看,不過一團煞氣,連陰魂都談不上。我本意是儘量激怒他,打算激起那團煞氣的兇性,或者其他可能的情況。到時再見機行事。

畢竟,自我到一路上觀察,羅富貴只是衝撞陰魂,根本找不到安老鬼釘死太遊關,所留下的陣法痕跡。

讓我沒想到的是,跟他聊了半天,這位錢大人學識頗爲淵博。清末的人,思維又非常守舊,頑固,近乎到‘不近鬼情’,我從小日子苦,書讀得也不多。跟他聊到後來,好幾次給他嗆得有些尷尬。

“你既然是清朝人,來這幹嘛?快說!”我實在沒話說了,已經偷偷摸了一張符在手上,下一刻就要貼上去。

“哈哈哈,爾等腌臢小人,竟然敢詢問本官,”

羅富貴目光呆滯,卻蘊含着一種嗜血的兇狠:“今天就讓你看看,本本官的厲害!”

突然,羅富貴閃電向我撲過來。

“不好,他居然先動手了。”

我猝不及防,手剛拿出來,羅富貴的雙手已經緊緊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正在想着,剛纔這傢伙還很有禮貌,怎麼說着說着忽然就動手了?難不成,這傢伙是扮豬吃老虎,可是從先前的煞氣看,又不像啊。

我實在給弄糊塗了,加上覺得他雙手力量大的驚人,滿臉青筋突起,我根本無從反抗。

“真是麻煩。”

江碧瑤一直靜靜旁觀,到了現在這一步,立刻走上前來。她拿起那個攝魂鈴,輕輕一搖。清脆的叮叮聲響起,這次她故意控制攝魂鈴,只對羅富貴有效。

門外劉隊等人都沒什麼感覺,但羅富貴卻停了下來,雙手懸在空中,一動不動。

此時,劉隊也反應過來,大喊一聲,又來了,快去拉開他。峯邊兩三個年輕警察一撲而上,去扯羅富貴的胳膊。

由於有攝魂鈴的作用,羅富貴一動不動,警察們好不容易把他手掰開,七手八腳把我拖了出來。又擔心羅富貴再暴起傷人,警察暴力執法會給社會非議,但他們沒有辦法,只能用繩子把羅富貴五花大綁起來。

“嘖嘖,我還真是高看你了。我一直以爲你除了那個通靈鬼嬰,應該還有着別的手段。但就今天的表現來看,實在是讓我後悔答應幫你了。”

江碧瑤定住羅富貴,感覺我實力太不濟,語氣透着濃濃的失望。

劉隊等人當然沒看出這一層關係,羅富貴不動,還以爲他又恢復先前狀態,劉隊對我說:“小夥子,你道行還不錯,至少能讓羅富貴說話。”

“這個……”

這一聽就是客氣話,接下來肯定是送人什麼的。果不其然,劉隊笑了笑:“哎,小夥子不要謙虛嘛。好好修行,以後前途無量啊!”

我實在無語了,現在的情況是,同行江碧瑤看我不起,警察又把我當成神棍了。如果陰山祖師知道,只怕都會從棺材裏跳出來掐死我。

我也下定決心,先不管太遊關和安老鬼一事。一定要搞定羅富貴,羅富貴現在這種現象,在道家裏稱爲“陽溺”或“活祭”。常見的有三種原因引起,一、陰魂附體,二、畜牲精怪借體,三、山河之脈奪體。前兩者是“陽溺”,最後一種是“活祭”。

對付這種撞鬼,實際上有很種辦法。可根據周圍條件就地取材,什麼黃紙丹砂,黑狗血,雞血葵水布。只要時辰上對,比如卯時到申時,在陽氣最重時效用最好。其他時辰需看亡魂氣脈強弱,弱則驅,強則愈溺。畢竟從羅富貴的症狀上看,只是撞鬼罷了,也就一團煞氣。

我知道劉隊接下來就會送客,掏出一張符走了上去。

羅富貴忽然清醒過來,看着我咧着嘴傻笑:“小子,本官念你年幼,這才饒你一命,莫非你要試試本官的本事不成?”

有個年輕警察打算制止我,劉隊阻止了他,意思再等等看。

我不想再跟他廢話,拿出一張鎮煞符往羅富貴腦袋上拍。羅富貴非但沒有害怕,反而哈哈大笑,“就這點道行,還想治我?”

啪的一下,我把符貼在了羅富貴的腦門上。這些日子貼符貼了不少,手法倒是熟練不少。這一張符,貼得是方方正正,煞是美觀。

這個時候,羅富貴臉色一正,由於變得太突然。就好像一個人在大笑的時候,瞬間開始哭泣。臉上的肌肉來不及變化,他瞬間變得凶神惡煞,但一張臉仍然僵硬笑着。

羅富貴兩隻眼睛向上翻,全是眼白,根本看不到眼瞳。牙齒也齜了起來,嘴微微長着,舌頭向外伸出,鼻子一張一合,發出了奇怪的噗嗤聲。

就在羅富貴身體抖動的剎那,貼在他腦門上的黃紙,突然‘哧’的一聲,莫名其妙的冒起青煙。

“咦……”

就是江碧瑤,眼睛也是微睜,因爲羅富貴的事確實太不正常了。

煞氣明明很弱,偏偏連鎮煞符都能將之點燃。這道行,比起上一次在酒店遇到的那具血屍,也毫不遜色啊。

難道,這傢伙就是安老鬼佈置下的暗手。

可是,它爲何一會強一會弱,如果不是我主動,他根本沒有向我動手的意思呢?

這個時候,門外的劉隊等人,齊齊睜大了眼睛。有的甚至抄起了傢伙,這種事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他們當然要拿着武器,方能掩蓋心中的不安。

我見他終於露出真面目,反倒是鬆了口氣。

先前我試探半天,要的就是這結果,早知這樣一上來就武鬥,自己還不會丟那麼大的面子。

鎮煞符真的激怒了羅富貴,貼在他頭上的黃紙冒了會煙,中間燒出一個洞,不時就從他腦門上滑落下來。羅富貴翻上去的眼珠,機械性翻了下來,一下一下移動,看得人心中發怵。

шωш ⊕ttκд n ⊕℃o

羅富貴狠狠的盯着我,然後一聲怪叫,鬼哭狼嚎向我撲了過來。

我不怕反喜,怕的就是你裝深沉。

這傢伙厲害,也不能藏着捏着了,立刻摸出兩張五丁開路符來。

上次和江碧瑤血屍相鬥,五丁開路符威力其大,昨晚我除了在墓地外看月亮,剩下的時間都畫這玩意兒了。此刻他撲了過來,立刻一張符扔了過去。

他身上身上大拇指粗的十幾圈麻繩,突然嘭的一聲齊齊被掙斷了。

羅富貴身體猛的向前衝,站起來一腳,就把前面擋着的桌子踢飛了。

五丁開路符飛上前,剛好被桌子擋住了。

眼瞅桌子當頭砸來,我連忙避開,小桌子從我側面飛過,把外面玻璃砸了一個大洞。碎玻璃和一些雜物,掉了一地。

還好,先前爲了以防意外,一名年輕警察把羅富貴銬在牀了牀上。

羅富貴這身體這麼一衝,力道實在太大。這張牀是羅富貴以前和民工自己焊的,和那些能拆卸的牀不同,厚重又結實。

羅富貴這一衝不要緊,連同着把牀都拖出數米。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聽到‘咔’的一聲清響。羅富貴手腕是烤在牀上的,這一下把手腕都搬折,扭曲成一個難以置信的程度。

羅富貴突然停了下來,並非感覺到疼痛。而是他發現不能上前,立刻轉過身子,另一隻手握在牀架上,大力就想舉起來。

這張鐵牀就我目視,還有剛纔那下動靜,怎麼說也有百多斤重。羅富貴辦道又大,這一下揮過來,力量可想而知。

“還想砸我們是不是。”

我也是怒從心生,一張五丁開路符就擲了過去,與此同時取出雷擊木,今天就要把你這個禍害除了。

羅富貴這個舉動,劉隊等一干警察也嚇了一跳。

劉隊見機極快,便大叫道:“小心,這傢伙又發瘋了,待會把他手腳都烤起來。”

一干警察一聽,先呆了一下,隨即咬咬牙齒,打算待會要硬上了。

羅富貴正在掄鐵牀,呆立站着,不及閃避。五丁開路符一下子貼在他額頭上,羅富貴先是一愣。隨即一聲清響,火光一閃,巨大聲響中。羅富貴身體給炸得翻起,斜躺在牀上。

“給我上。”

劉隊知道不能再耽擱,當先衝了上去。

三四個警察一看,同時一哄而上,齊齊把手銬都摸了出來。

趙法醫一呆,大着膽子,取出一針安眠劑,慢慢要靠上去。

我知道這是他們的職責,一時不好插手,只能先看着,如果有意外再衝上去。

劉隊等人都是經驗老道的警察,動作很快,就是我也比不上他們。

他們撲了上去,快速把羅富貴按倒在牀上。萬萬沒想到的是,羅富貴身體彷彿殭屍直挺挺站起,左右胳膊一甩,把兩名幹警摔倒在地。一張嘴張得老大,直接向下方劉隊咬去。

我暗道完了,羅富貴曾吃了他妻子,這一次怕是要吃了劉隊…… 王正直接傻眼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老婆,突然怒不可遏的起身給了這個胖女人一個耳光!

「都是你!非要去將周靖打跑!」他罵道。

一旁的女人被這一巴掌也打蒙了,好一會都沒反應過來。

「混蛋!我都說給她點錢就行了,你非要氣不過……打斷人家男朋友的腿,現在好了?你告訴我怎麼辦?」王正看起來極其的惱怒。

胖女人終於回過神了,她突然爆發了比王正強悍一倍的高音。

「你這個王八蛋!你敢打我?沒有我你特么就是路邊的一個乞丐……你現在膽子大了?敢對我動手了?那個狐狸精我不打她,我還留著她吃飯吶!你還敢嫌棄我?都是你這個王八蛋在外面沾花惹草惹的禍!」她也同樣破口大罵。

不但是罵了,還動起了手……

樂天看著兩個人直接在自己的面前打了起來,他居然還饒有興趣的拿起手機錄起了相,留著以後沒事逗自己開心!

這一動起了手,那可就沒完了,這王正夫妻居然足足打了半個小時,最後兩個人的衣服也破了,王正的臉也破了……

「打夠了吧?打夠了你們可以離開了……」樂天哼了一聲。

王正急忙從地上爬起來,老婆也不管了。

「大師……這件事是我的錯,您幫個忙,我現在的公司面臨著破產了啊!要是公司沒了,我這命也留不住了啊……您幫我出個主意!」他急忙哀求。

樂天搖搖頭。

女人也站起來了,她估計也打夠了,鼻子上還掛著兩流鼻血。

「不是我不幫你……是我也幫不了,我一旦出手,會極其的影響我的陰德!我得不償失啊……」樂天慢慢的說道。

「大師……你就說你要多少錢吧?只要你的辦法好用……多少錢我們都給。」女人終於發話了。

看起來這個公司真的對她非常重要。

樂天看了看她。

「多少錢你們都給?」他問。

「給!您儘管開口。」王正咬了咬牙。

很明顯這個價格不會太便宜,看樂天這個樣子王正就知道自己要大出血了。

樂天想了想,他拿出了一個八卦盤,用手在上面撥楞了幾下,久久無語。

「還是算了吧……多少錢也彌補不回我缺失的陰德。」他搖搖頭嘆了口氣。

「別啊!大師……您儘管開口,我們絕不還價。」

王正一看,就有點著急了,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上一次還是見錢眼開,這一次居然給錢也不好用了。

「五千萬!」樂天開口。

王正愣住了,一旁的女人嚇的都主動的往後退了一步。

王正的家產有多少?

根據嚴子黃的估計,這傢伙的資產肯定是過億了,但是五千萬絕對是一個傷筋動骨的價格。

「您……不是在開玩笑吧?五千萬?」

王正疑惑的問。

「五千萬!少一分都不行……」樂天搖搖頭。

王正倒吸了一口冷氣,他看了看自己的老婆。

「我的天吶……老天爺啊,你還讓不讓人活了啊,我家哪裡有五千萬啊……」胖女人突然坐到地上嚎啕大哭。

王正一言不發的坐在一旁。

樂天淡定的看著這個女人,一哭二鬧三上吊對他來說毫無殺傷力,自己見的多了。

女人這一哭就是半個小時,樂天涼水都喝了三碗……

「大師……五千萬我們真的拿不起啊!」王正看著樂天。

很明顯,自己的老婆已經沒有眼淚了,剩下的只是乾嚎了,而對方明顯已經看的清清楚楚。

「你們現在有兩條路!一……五千萬拿出來,我給你們指一條路,可以救活你們的公司,二!現在就將公司賣了……你們拿著錢好好的過你們的下半輩子吧。」樂天淡淡的說道。

所謂自作孽不可活,樂天不會心軟。

王正看著樂天。

五千萬他是真的拿不出來,他的公司總資產也不到兩個億,這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固定資產,比如地皮、廠房、設備……這些東西,真正的流動資金根本不可能拿出五千萬,如果拿出五千萬……那公司立馬會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僵局。

「大師……您還有沒有別的辦法?這個公司是我老丈人一輩子親親苦苦幹起來的,這要是垮了……老人家能直接咽過去這口氣!」王正說道。

「那就拿五千萬。」樂天回答。

「大師……您不是經商的人,所以不知道這五千萬意味著什麼?沒錯……我的總資產的確超過了五千萬,但是那都是不動產的價值啊……一旦我強行拿出五千萬,公司立馬就會陷入資金鏈斷節,一旦工人的工資發不出來……會出大問題的!」王正無奈的解釋。

樂天想了想,他只能攤了攤手是以自己無能為力。

「你們在這裡研究一下吧,我半個小時后回來。」他站起身,離開了土屋。

王正將自己的老婆扶起來,這傢伙其實對這個胖女人還是不錯的,主要是他還知道感恩,知道自己能發跡靠的是什麼?

胖女人看著王正,她也沉默不語了。

「老婆……怎麼辦?」王正開口。

「我……我怎麼知道?都是你……」女人又忍不住數落王正。

「老婆,現在還是說這個的時候嗎?如果後悔要管用,我特么早把周靖請回來了。」王正苦著臉說道。

女人一聽,就不再數落了。

「周靖不知道還在不在那個出租屋?」她看著王正。

王正眼前一亮,他馬上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王總……」電話里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給你一個位置,你馬上去給我看看,那裡是不是有一個女人還有一個瘸腿的男人?如果有的話,客氣的將他們帶回去,快點!我十分鐘內要知道消息。」王正催促。

「好的王總!」

對方快速地掛斷了電話。

王正和老婆就在這裡焦急地等著。

樂天正站在土屋的後面,他四下的看著,嚴子黃為什麼要選擇這樣一個地方呢?簡直是莫名其妙。

一陣輕輕的歌聲突然進入了樂天的耳中,樂天疑惑的扭頭看了看。

一件粉紅裙子進入了樂天的視線中,在這土房子的後面是一片果園,一個姑娘從裡面鑽了出來,看起來她依稀是在照顧這片果園,她的臉上掛著汗水。

樂天看了看這個姑娘,喲呵……

居然還是一個大美女啊。 嚴子黃正在和錢小楠談事情,他的電話響了。

錢小楠看了看嚴子黃。

嚴子黃看了一眼手機,笑了笑說道:「你的男人又找我了……」

錢小楠一愣,她的男人……

樂天嗎?

錢小楠有點臉紅了。

嚴子黃接起了電話。

「喂?我不是和你說了……我在談事情,你又有什麼事?」他笑呵呵的問。

「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想給我來一個倩女幽魂?」樂天哼了一聲。

嚴子黃一愣,驚訝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機。

「你看到那個妹子了?」

唐書起身,拉着小菲往外走,陸少卿早就帶着美女神龍擺尾去了。

Previous article

冷宇聽後,再也無法反駁了,閉上眼把頭扭向了一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