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此時帝天的腦海,已經開始生金光。帝天只是感覺到了自己觸摸到了一扇巨大的門,不管這麼用力,多無法打開。同時腦海之中的鐘聲也漸漸的沉寂下去,最終帝天額頭之處的金光也隨之消失。

「還差了點火候,不過確實是一個可造之才。」朦朧的身影隨即消失不見。

帝天的神識確實強大,畢竟在幼年期,每天晚上多在夢境之中,不斷鍛煉著自己的神識,自然比一般人強大,早就已經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現在才剛開始發力罷了,不過卻沒有成功罷了。

「還差了點,如果能夠在大鐘底下參悟的話,一定會有所突破的。」帝天睜開眼睛有點不甘心道:「沒有想到已經天亮了,感覺才過了片刻而已。」


此時帝天抬頭看了看天空,此時四周已經開始明亮起來,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度過了一個夜晚。

但是此時帝天通體有著一股特別的神韻,眉宇之間有著一股淡淡的帝王威嚴,盤坐在這裡彷彿一位帝王一般。這是神識得到了進步,不管是對於自己的以前武學,也有了更清楚的了解。並且整個人的氣質多改變了,由內而外的升華,一股濃烈的大勢透體而出,有著一種君臨天下的大勢。

「嗯,有人要上來了,看來今天早上應該會有一些列的時期宣布吧!」帝天感覺到了背後傳來微弱的腳步聲,不由的猜測起來。

果不其然,又有十幾人踏上了廣場。不過一眼便就看見到了帝天的背影,氣勢猶如一座巍峨的大山,矗立在前方,壓制的十幾人不敢有多少妄動。光是那盤坐在那裡的氣勢,就已經可以震攝住同境界的修士了。

十幾人規規矩矩的走到了不遠處的蒲團上面坐了下來,就連話多不敢多說什麼。因為他們感覺到了帝天有可能是望月宗的每位師兄或者前輩,不敢隨便亂來。

緊接著陸陸續續又有不少新弟子,踏上了廣場,不過隨即多小心翼翼起來,紛紛與帝天拉開了一絲距離。因為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氣勢,壓制的眾人不敢隨便妄語。

沒有過了多久,上百位新生已經完全到齊,不過場面卻是十分的安靜。

帝天頓時啞然一笑起來,也明白過來了,隨即將心神慢慢的放輕鬆起來,那股強大的,高不可攀的氣勢也漸漸的坍塌下來。眾人當即也感覺到心口的那塊大石頭,消失不見了,神情也舒展開來。漸漸的開始彼此交流起來,氣氛也漸漸活躍起來,不過還是沒有修士敢去前往帝天那裡,畢竟剛才的氣勢則是震攝住了眾人。

「簌簌」幾道破空之聲響起,同時天空之上出現了幾道身影,同時一股凌厲的氣勢,朝著下方直接碾壓而去。眾人當即規規矩矩的老實起來,朝著天空望去。


一共有著十道身影出現在天空,隨即便就降落下來。其中有四位長相只有二十左右,眉清目秀氣宇軒昂,一席長袍批身。還有三位乃是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剩下的那三位基本多有六十左右,頭髮多有點灰白了,不過身體卻十分的健朗猶如一株古樸的松樹,矗立著一動不動。

十人的目光眨眼便就掃過了人群,不過多在帝天的身上停頓了一下,因為此時帝天身邊沒有任何一個人。十人各個老辣無比,當即知道了所有的一切,畢竟他們也那道了帝天的資料。

天賦悟性多是頂級,這種天才即使是他們也有點羨慕,不過更多的是興奮,畢竟這對望月宗是一大幸事。

木元素峰主居住,首先站了出來對著眾人道:「今天叫你們來,一個是將門派的規矩,還有一些事情說一下。」

說完手臂一揮,頓時一道光芒閃爍,分成了上百道一下子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朗聲道:「這個是宗門的令牌,你們只要輸入一些列的資料就可以了,並且裡面還有著各種門規任務,等等。」

眾人當即將那團光源抓進了手裡,是一塊青色的小鐵塊。隨即放在額頭將自己的信息默念,同時小鐵塊上面光芒閃爍,將他們的信息一下子記錄了下來。同時裡面也傳出來一陣陣的消息,眾人也在霎那間知道了門派的門規與任務。

新弟子在第一年裡面,可以免費在藏書閣取出一本中級武學修鍊,同時每個月會有一顆真元丹免費提供。這一年之內有宗門全齊提供,但是一年後,會有任務下達,來賺取積分。這些積分可以換取各種武學,丹藥等等。

宗門弟子不得相互廝殺,一旦發現將會當場擊斃,但是可以同台競技。不管是在那裡多不可能發生人命,除非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才行,雖然每個宗門多有門規,但是人類的法律凌駕在一切之上。

不得私自將宗門武學傳出,一經發現可以廢除修為,並且追究損失。這一點卻是得到了人類法律的同意,一旦透露出去,就是侵權,需要賠償。

!! 木元素峰主對著眾人再次說道:「這三位木峰長老以後是你們的老師,平常他們將會教導你們。」

隨即伸出一手指了指那三位老者,然後又指了指邊上的那四位年輕弟子道:「這四位乃是你們的師兄,負責一些木峰的一些瑣事,你們以後打掃木峰的衛生,多要聽從他們的指揮,所有人不得反抗。」

那三位是木峰的長老,教導了不少弟子,知識是十分的淵博,在望月宗也有著足夠的資歷。而那四位師兄則是木峰的內務管理者,畢竟一個偌大的山峰還是需要有人來管理的。

「但是任何事情多能改變,但要看你們有沒有那個實力了。」隨即木元素峰主對著眾人突然冰冷道。

隨即那七人便是站出來,對著眾人自我介紹起來。剩下的兩位便是木峰的兩位副峰主,與峰主比起來實力,稍微差了一點,但也是望月宗的核心長老了。這裡只有這三位才能在望月宗,有著極強的話語權。而這三位的實力,已經是造化八重境界,完全有著實力,去衝擊那不滅修士。

而那三位老者,也只有在木峰之上,有著極強的話語權。平常峰主與兩為副峰主,多以修鍊為主,基本上很少講課。而那三位老者則是主講師,雖然木峰上面也有著不少強大的修士,但是卻沒有那個心情與時間,給這些新生弟子講課。

隨即三位老者站了出來,對著眾人彼此介紹了一下,分別是木元素的修鍊講師,木元素煉丹之法,還有木元素布陣。這三個方面分別有這三位老者教導,三位老者雖然不能說知識淵博,但是教導他們這些新生弟子完全是綽綽有餘了。


望月宗的這三個方面包含了木元素的不少知識,如果能將這三個知識完全掌握,完全有機會衝擊不滅。但是這三方面知識,個個多博大精深,有些修士窮極一生,最多也只能掌握其中的一種。

而這三位木元素峰長老,花了足足五萬年也只是將一種掌握,不過現在多已經花甲了,不滅基本沒有多少希望了。

而那四位師兄也分別自我介紹了一下,隨即幾位長老與峰主,便就離去了,只剩下了四位師兄與眾人待在了原地。

「以後這座山峰上面,所有的垃圾或者髒的地方,多需要你們打掃,這是峰內一貫的規矩。」頓時一位二十左右玉樹臨風的少年對著眾人道,不過隨即笑道:「不管在哪裡,多是以實力為尊,只要你們有誰可以打贏我們其中一個的話,那麼你以後就不要打掃衛生了。」

四位師兄頓時湧出一股狂暴的氣勢,猶如大風一樣席捲向了眾人。完全是在向眾人示威,其實這四位師兄只是上一屆,實力最弱的四個。不得不來管理這些瑣事,只要實力強點,無不在刻苦修鍊,這麼會有這樣的閒情逸緻呢?

四位師兄的實力早已達到了造化境界,一般加入瞭望月宗,在一屆時間到了時候,沒有達到造化境界的話,就要被遣送下山門。雖然遣送下山門,但還是可以完成宗門任務,來獲取積分,進行修鍊的。當然也有不少修士,到了一定年齡,也會成家立業,離開宗門。

不然一億年下來的話,這些山峰根本不夠眾人居住。而現在的九大山峰,也只有五萬人居住而已。

此時只見一位黃衣少年,手臂閃爍著陣陣青光,朝前猛的一揮,形成了一道青色城牆,一下子將四位師兄的攻擊完全擋在了外面。任憑不管氣流多麼強勁,始終無法攻破他的城牆防禦。

不止這一位少年出手了,還有幾位少年少女,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法器,或者施展出某種功法,完全將氣浪一下子劈開,始終不沾身。

當然其餘的幾十位新生弟子,則有點慌亂,多少抵擋不住四位師兄的攻擊,身體不停的後退。畢竟四位乃是造化境界修士,相差著一個大境界,其實力相差也是特別大的,除非是那種天才才有機會,打破這種劣勢。

但是就在眾人施展全力抵抗的時候,而在前方有著一道不算魁梧的身形,站立原地一動不動,也沒有做出一絲防抗,卻憑藉著**扛下了攻擊。這道背影猶如參天樹木,讓眾人有點高不可攀只能仰望。

「咦」此時就連四位師兄,也發出了一聲驚呼,不過隨即便認出了帝天。畢竟帝天的資料已經被高層所熟悉,也傳到了一些師兄的耳朵之中。

四位師兄眸如鷹眼,掃過了眾人。隨即將氣勢一下子收入了體內,其中一人伸出了手指,在人群之中點了點道:「你們幾個可以挑戰我們,只要贏了便就可以免除打掃了,其餘的人則明天開始負責打掃衛生。至於任務的話,待會在安排。」

「至於這位師弟的話,就不需要了打掃衛生了,也不需要與我等較量了。」隨即一位師兄對著帝天說道,語氣十分的溫和,畢竟帝天的天資擺在那裡,絕對不能得罪,不然自己絕對在門派混不下去。連稱呼多改變了,對於眾人來說是你們,對於帝天則是這位弟子,一下子將關係先建立起來。

眾人不敢不服,那些不合格的弟子只能老老實實的退到了一邊。而一共有十位新生弟子,一步步走向了前方,眉宇之間有著一絲緊張與興奮。

「好了,你們接下來誰先來,要快點,我們的事情很多呢?」其中一位三十左右的師兄,頓時有點不耐煩道。畢竟能夠接下來四人的聯手進攻,這已經是打了他們的臉。要麼就是在說自己實力強大,或者就是他們實力強大,接下了所有進攻。

「師兄,請問一下,為什麼這位弟子,可以不要挑戰,就可以不要打掃衛生。」頓時十人之中,一位劍眉高鼻,臉蛋清秀的站出來對著,四位師兄請教起來。這位弟子雖然對著四位師兄鞠躬,但是目光卻在帝天身上打量了一下。


那位三十歲的師兄,頓時火冒三丈了,覺得這位弟子多少有點過了。但有不敢發怒,隨也不敢保證以後這位弟子,會達到什麼地步,一個不好結下了仇,那就不好辦了。但是說出去的話,有不能收回。思索了片刻,剛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

「就由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我可以不要打掃衛生。」帝天身形一轉,對著這位弟子說道。同時一步踏出,氣勢如虹,一步一步走來,龍行虎步有著一種超脫自然的感覺,十分的飄逸。

帝天每一步落下,猶如滾滾汪洋一般的真元,朝著那位弟子擊打而去。同時雙拳閃爍出金色光芒,猛的一拳轟出,一道金色光芒猶如一道隕石,劃過了這方空間,夾雜著至剛至陽,君臨一切的氣勢。

這一拳轟出,這方空間多開始顫抖,發出轟隆的金戈鐵馬之聲,一股股肅然的殺氣,夾雜著一絲微弱的霸道,沖十方席捲而去,朝著那位弟子轟去。

此時帝天施展出了霸拳的第十式十方雲動,經過了帝天不停的琢磨與分解,終於領略出了十方雲動的一絲真意。

金色拳影一出,無數金戈鐵馬同時響起。在場的眾人,在一霎那間,感覺置身在一片浩蕩的戰場之中。那種無盡的殺戮,與無數的痛苦,無數的死亡。沖十方不斷的碾壓而去,讓眾人心裡不停在害怕,彷徨,膽顫。

就連此時四位師兄,先是感覺到了一陣恍惚,隨即便就回過神來,不過背上卻冒著絲絲寒意。這一瞬間的失神,就有可能導致他們在戰鬥之中死亡。

而那位弟子在剛才帝天行動,心裡便已經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同時也心裡也做出了不少防守,但是拳法之中殺音如雷,一下將心神完全給震懾住了,但是憑藉著以前的經驗與長輩教導。猛的狠心一下子咬破了舌頭,完全清醒了過來。

「天行盾。」少年剛剛醒來,便就看見一隻金色的拳頭鋪面而來,在眸子之中不斷放大,猛的一喝。手臂一揮,沖衣袖之中飛出,一塊巴掌大的銀色盾牌,朝著金色拳影飛射而去。此時少年深知防禦根本來不及,直接祭出了頂級法器迎擊。

銀色盾牌上面有著一絲光芒在跳動,猶如一道銀光閃過,眨眼便與金色拳影撞擊在了一起,發出轟的一聲。眾人被這一身巨響給驚醒,紛紛看向了帝天與那位弟子。

那位弟子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終於將帝天的一擊給擋住了。但是隨即有吃驚了,只見一道黑色鐵鏈猛的一下子洞穿其身體。光芒散去,只見帝天的一根手指上面黑色光芒閃爍,連接著一根黑色鐵鏈。這道黑色鐵鏈閃爍著烏光,不斷發出絲絲猙獰之聲,十分的真實。

而那位少年弟子只是感覺體內的真元立即被凍結起來,全身漸漸的開始失去知覺,體內一道詭異的真氣在體內不斷遊動,侵蝕著他的生命。

!! 眾人震驚,一根不算粗大的黑色鐵鏈,上面閃爍著冰冷恐怖的氣息,猶如諸天降落下來的天劫一般。黑色鐵鏈上面烏光在跳動,一擊便就對方完全給定在了。

那位新生弟子臉部開始有點泛黑,瞳孔猙獰的猶如雞蛋一般,欲要隨時死亡一般。


「這位師弟還請手下留情啊!萬萬不可鬧出人命來。」頓時一位師兄從震驚之中醒來,連忙上前勸導。

頓時其他三位師兄也被驚醒,連忙勸其帝天來,萬萬不可出人命。不管你是資質多麼強大,宗門多很難將你保下。

四位師兄心裡也打定注意,以後不管這樣也不能與帝天為敵。帝天雖然一直是溫厚的氣質,但是狠起來的話,跟一些恐怖殺人犯有的一比。

「咔」的一聲,黑色鐵鏈當即折斷,慢慢的消失了。而那位新生弟子臉上黑氣也漸漸的退去,一股蓬勃的生機開始復甦,開始恢復起來。不過眉宇之間少了一絲傲慢,顯然這次的吃虧,讓他變的警惕起來。

帝天平靜的看著那位新生弟子,嘿嘿一笑:「這就是我不用挑戰,也可以不要打掃衛生的原因。」

在場的眾人多記住了帝天,那種實力讓他們有點膽顫,甚至有不少女弟子,眸子之中閃爍著春光,一時間帝天儼然成為了新生弟子之中的第一人。

「你已經失去了挑戰的資格,明天起開始打掃衛生,不得反抗不然直接逐出宗門。」那位三十多歲的師兄,當即對著那位新生弟子呵斥起來。此時這位師兄根本沒有給那位弟子一點面子了,畢竟剛才一站直接敗北,這個陰影會成為那位弟子心中的一個魔障,一般來說很難成長起來。

那位師兄再次對著其餘幾人朗聲道:「你們還有誰上來挑戰,希望你們快點。」

那剩下的幾人,當即站立出來。畢竟打掃這種浪費修行的時間,他們自然不想去做,同時還能於師兄切磋,自然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

廣場上面罡風陣陣,時而發出滾滾浪聲,時而火光滔天。並且有著劍芒,刀光不停的閃過。

「真是沒有勁呢?沒有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竟然沒有一個可以通過。」頓時一位師兄嬉笑起來,朝著眾人搖了搖頭。

剛才幾人聯手激戰四位師兄,不過也是在短短片刻便就敗下陣來,此時多被打趴在地上。

頓時一位師兄站出來,對著倒地的幾人說道:「以後你們便是打掃衛生的幾位隊長,所有的弟子將由你們來負責。每次打掃的衛生乃是兩個時辰,但是我要看到一個美好的木峰,千萬不要讓我看到有任何髒的地方,不然的話,你們要接受宗門的處罰。」

「這位師弟,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隨時來找我們。」一位師兄對著帝天說道,十分的和氣並沒有一絲的架子。

帝天也感覺到了四位師兄的好意,當即也順水推舟道:「師弟剛來望月宗,以後一定還要勞煩幾位師兄的地方,還請幾位師兄不要推辭。」

四位師兄完全不敢託大,連忙應道,表示只要在能力範圍之內,一切多可以搞定。隨即四人有對著眾人作了一些規矩,隨即便就離開了這裡,畢竟他們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帝天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眾人,隨即身形一晃,便就消失在了這裡,出現在天空之中,一下子鑽入了金龍宇宙飛船之內。

「滴滴」半空之中傳來相聲,而帝天此時坐在能量椅子上面,前發突然出現了一道光幕,相廉浮現出來。

「天兒,不知道你叫我有什麼事情。」相廉當即對著帝天詢問起來。

「師傅,你想讓弟子竊取望月宗的基業,弟子一定接近全力而行。」

相廉當即搖了搖頭,對著帝天道:「你只猜對了一半,其實望月宗的水很深。我讓你去也是想讓你探個究竟罷了。」

「其實當年我對上屆望月宗渡劫而死的消息,有著不少懷疑。並且我去過幾次望月宗,一直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望月宗深處有著一股龐大的力量,將我阻隔在外,讓我心裡有著一絲害怕。」

「畢竟這是我所管轄的星球,一旦出現了大問題,超過了我所掌控的範圍,會是一個危險的隱患。」

相廉直接對著帝天說道,並沒有一絲的隱瞞。

帝天想了很多,心裡也是震驚,一個快要倒閉的宗門,竟然有這麼不為人知的內幕,但是卻疑點多多。不由的詢問道:「我聽聞,其他幾大宗派開始不停的打壓望月宗,望月宗不是快要倒閉了嗎?」

「民間傳言,這麼可能看得到事情的表面,不過其他宗門打壓望月宗確實是真實的,我也想要看看望月宗的真實情況,所以一直多是睜隻眼閉隻眼。」相廉十分平淡,有著一種大權在握,一切皆在掌握之中一樣。

帝天此時聽見師傅的解釋,與自己的細細琢磨,好像一下子抓住了什麼東西。有點不敢確通道:「一個出過不滅修士的宗門,這麼可能一億年,再也沒有一個不滅修士呢?這件事情多少有點不太合理。」

只要宗門出過不滅修士,終會有不少財富,或者功法等傳承下來。安道理來說的話,想要再出一個不滅完全是有可能的,但到現在卻一個也沒有。而且望月宗連道器多傳承下來,那些功法應該也傳承下來,但此時卻詭異無比。

「就是因為這個,在加上上屆望月宗宗主的死亡,所以不由的讓我想很多。而且那位宗主的實力,跟我差不多,以我現在的實力,度過天劫邁入不滅,多是簡單的事情。」相廉全身透露著一股無與倫比的自信。

帝天一喜,也為師傅感到高興。畢竟師傅精通不少領域,導致修行已經卡在了這道門檻,足足有萬年了。以前相廉還是有點害怕天劫的,但是此時有著無上精血,實力完全有了的跨越。

「好了,還還有好好的溫習那門神通,最多不超過兩年,為師將會衝擊天劫,一舉邁入不滅,所以這兩年,一切多要靠你們自己,所以你要小心了。」相廉當即安排下來,對著帝天說道。

帝天立即點了點頭,當即笑道:「師傅還差一樣稱手的兵器,弟子一定將望月宗那口大鐘取來,給師傅當兵器用。」

帝天此時靈機一動,想到了那口神秘的大鐘。

「萬萬不可,那口大鐘只有望月宗之人可以用到。因為那口大鐘經過望月宗舉宗祭祀了足足億年,早就印上瞭望月宗的印記。而你加入望月宗,時間一長,得到瞭望月宗的認可,那麼便有機會得到那口大鐘的認可了。」相廉連忙阻止起來,那口大鐘乃是望月宗的絕對根本,不管任何人多不能隨便動彈。相廉對於這個還是清楚萬分的。

帝天心神一動,也清楚以後在望月宗一定要小心翼翼了。一旦有不軌的舉動,多有可能引發大鐘的攻擊。特知道這口大鐘開始誕生出了一縷意識,朝著神器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那師傅還要什麼要交代的。」帝天連忙詢問起來,完全是有備無患。

相廉思索了片刻道:「暫時沒有,一切還要看你自己。只要學會望月宗百分之五十的功法,便就有機會衝擊不滅了。望月宗雖然現在規模小,但現在卻是十分的適合你,現在裡面好好的歷練吧!記得欲要取得望月宗的信任,一定要取的那口大鐘的信任,必須要待在大鐘下面,用心去祭祀便可以了。」

帝天點了點頭,隨即相廉便就消失了,一聲嘆氣道:「要取得大鐘的信任,用心祭祀也絕非一日之功。」

帝天很快便就將望月宗所發的鐵塊,取出並且與無上光腦連接在了一起。前發一個屏幕跳動出來,上面浮現出不少排字體。

帝天細細閱讀起來,這些多是望月宗的宗規,還有一些任務表。

很快一條消息吸引住了帝天,欲要在宗門道器下面參悟,必須要達到宗門長老,而且還要獲得上萬積分才行。而且一萬積分只有一次機會參悟一天而已。成為核心長老的話,只要一千積分便可以參悟一天了。

但是帝天接著閱讀,想要成為長老,實力必須是造化五重,必須要獲得十萬積分,並且為宗門弟子指導兩年才行。核心長老的話,實力必須是六要百萬積分,並且為宗門弟子指導十年。

帝天看到這裡,頓時頭大起來。因為帝天剛才看來一下,剛才的任務積分。如果一個人不停接積分的話,需要一年才能獲得一萬積分。而且這些弟子還要換取修鍊資源。還句話說的,要想成為長老的話,最起碼要百年左右。

「看來望月宗的水很深,用這麼嚴厲的條件圈住了不少修士。完全可以與天武書院的,校規所論美了。」帝天不由的不滿道。

天武書院全人類的最高學府,裡面的校規多要比望月宗松一點、

!! 帝天仔細閱讀瞭望月宗的宗規,腦子裡面有了明確的目標。就是第一步先成為內門弟子,一旦成為內門弟子,便就獎勵五百積分。

望月宗一共分為三大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核心弟子。外門弟子就是起始境界修士,內門弟子就是造化一重到造化三重,核心弟子便是造化四重六重。而一旦晉陞一級的話,宗門會有大量積分獎勵下來。

而此時的帝天剛好處於外門弟子,在望月宗基本上是寸步難行。比如一旦到了內門弟子的話,便就有擂台戰,在那裡可以快速獲得積分。到了核心弟子,可以指導新生弟子修鍊,同時也會有積分獎勵下來。

外門弟子對於那些內外或者核心弟子來說,基本上就是個打雜。比如要種植靈藥,開墾靈田,在煉器殿堂打鐵,等等多需要外門弟子去做。

這些任務十分沉重,而且積分十分低,而望月宗完全以保護新生弟子為由,只讓新生弟子做這些。而那些內門弟子或者核心弟子,所接取的任務,多是高積分的,但同時也有著不少危險。

「現在還是宗師境界,距離圓滿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遙,但是這一步也是極其困難。」帝天不由的自語起來,心裡不由的思索起來。

何為圓滿,就是將起始的所有境界,容捏在一起,達到了一種全新的高度。這是心境的一次蛻變,可以說是將以前的心裡魔障破除,從裡到外的一次全面升華。

由內心到外部的全新變化,不少修士始終卡在了這一步,這是起始境界的一道大檻,終身難以再進步。

「何為心靈的解脫。」帝天抬頭看向了天空,頓時金龍宇宙飛船頂部,變成了天空的顏色,完全透明起來。

「我的心魔只有華元帥。」

「我的心魔也只有沖那裡打破。」

帝天不停的自語,思索起來,曾經多少次在夢中,夢到了母親。每次想到母親,多會有一個人面獸心的惡魔慢慢的浮現出來。

「主人你可以前往絡世界之中的穿越戰裡面,那裡可以與任何修士戰鬥,不止是起始,造化,不滅,無上。全部多有,不過費用還是極其高的。」頓時無上光腦發出一道信息,一道藍色小人浮現出來。

帝天頓時有了興趣,不由的詢問起來:「什麼是穿越戰。這麼玩那個東西。」

「一切多是虛擬的,主人可以將與一些對手的戰鬥場面,錄製下來。在傳送到穿越公司裡面,公司會為你分析一些列的數據,同時幫你在絡之中,製造出另一個主人。而主人可以通過絡,來控制那個小人,並且與任何一位修士交戰。」無上光腦立即解釋起來:「主人完全可以放心,雖然是虛擬,但是足以亂真。」




「好的,欣蘭姐負責後半夜。」唐崢也沒辦法總是讓自己和林衛國守夜,那太不公平了,而且還會讓她們滋生惰性,把礦泉水喝完,唐崢咱起身拍了拍褲子,「去睡了,晚安。」

Previous article

「鬼修!有失遠迎,來到我們這裡真的是讓我們蓬蓽生輝。」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