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大一會一個端着槍的黑色西裝從人羣中走了出來,聶龍注意到在他的頭頂上每隔幾秒還不停的閃爍着一個白色光點,顯得異常的奇特,黑色西裝見到聶龍,忽然變的謹慎,一點一點的向前挪動着雙腳,行動中黑色西裝在槍上一摸“滋”的一聲,一束紅色的光線,從搶上直射而出,落在聶龍胸口處,對方似乎非常警惕,異常的小心,槍口不停上下晃動,紅色光點在聶龍胸口和腦袋上來回移動。

對方走到聶龍身前兩米左右停下,上下打量一番,小聲說道。

“確認身份,完畢!”

說完,他左右一晃頭,立刻從兩側跑上來兩人,一把扭住聶龍,聶龍感覺肩部一緊,雙手被對方牢牢抓住,幾秒時間對方已經將聶龍渾身搜了個遍。

“不要動”對方說完,聶龍手腕上就多一個類似手銬的高強度塑料製品,緊緊的捆紮在手腕上,並且已經深深勒在肉中。

“注射藥物!”黑色西裝喊道。

聶龍的臉緊緊貼在地上,身體被幾名黑色西裝牢牢控制住,就連動個手指都非常困難,忽然聽到要注射東西立刻吼了起來,他不知道對方會給自己體內注射什麼東西,另一頭的李勝楠也是一樣,不斷地掙扎不斷大聲咒罵。

聶龍的掙扎並不能阻止遠處而來的匆忙腳步,他的視線沿着地面向上望去,看到了手提箱。

“你的代號”剛纔發佈命令的黑色西裝問道。

“JM8760”來人冷聲道。


“嗯,趕快注射!”

“是”

聶龍已經看到對方掏出針管,裏面滿滿的透明液體,他來回扭動身體也於事無補,只能眼睜睜看到冒着寒光的針頭,刺入手臂中。

黑色西裝看着JM8760注射完畢,抽出針頭,低聲自言自語一般說道。

“注射完畢!任務完成,請求指令!”。

他略微的點了點頭,大聲向四周喊道“回總部!”。

“譁落”那邊的李勝楠突然掙扎起來,聶龍眼看着他就要掙脫,一陣電流聲和火花在他身上“噼裏啪啦”亮起,李勝楠張着嘴身體便直直載了下去,聶龍瞪着雙眼,緊咬牙關,心理說不出的難受。

黑色西裝回頭,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勝楠,輕蔑道“不自量力”說完大手一揮,向四周命令道。

“C3小隊負責清理” 「這樣啊,怪不得看的你有些面熟呢,只是想不起從哪裡見過來著,原來是蓉太妃那邊的!」小夜心裡對蓉太妃有著強烈的恨意,所以,提起蓉太妃的時候,語調有些不悅。

「妹妹,我可認得你的,原本是在皇妃面前伺候著的吧!」念悔幫著小夜倒了一杯茶。

「嗯,伺候過一段時間!」小夜點頭。

「那就對了,看來我還是沒認錯,剛才妹妹說看著我面熟的時候,我一時間有些忘了,後來慢慢想了一會,才想起了妹妹來,還請妹妹不要介意啊!」念悔笑著說道。

「萍水相逢,何必要介意呢,你剛剛說有事要找我,不知道什麼事情啊?」小夜又開口問道。

「小夜妹妹,你是剛剛回到燕京城吧?」念悔試探著問道。

「你怎麼知道?」小夜眼眸一沉。

「看妹妹手裡拿的東西便知道啊,瞧瞧,這可都是平常慣用的東西啊!」念悔打量了一下她背上背著的竹簍凝眉說道。

「嗯,你倒是細心,我們剛剛從外面回到城裡!」小夜點頭。

「這就對了,妹妹也不知道眼下宮裡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念悔低頭一臉的神秘。

「宮裡發生了什麼事?」小夜心裡一緊。

「你可不知道,這琉璃閣可出大事了!」念悔低聲說道。

「啊?」小夜一聽到琉璃閣三個字,臉色頓時變了。

「發什了什麼事情?你快點告訴我!」小夜著急的拽著念悔的胳膊說道。

「哎吆,小夜妹妹,你把我捏疼了!」念悔皺眉,小夜的力氣很大,倒是真的把她捏的生疼。

「對,對不起!」小夜慌忙撤回了自己的手臂,但是臉上得緊張卻是沒有減退。

「傳聞那第一皇妃,深夜私會異族新王,被蓉太妃知道,拿了她的罪名,鎖到那教習坊裡面去了!」念悔低聲說道。

「天啊!」小夜乍然聽聞此消息,頓時震驚的跌坐在了椅子上。

「妹妹也許不相信吧,這琉璃閣的人,可都被關起來了!恐怕一個都活不了。」念悔做了一個殺頭的動作。

「那秋蘭的處境一定是很艱難的吧?」想到秋蘭,小夜就覺得心裡一陣難過。

「對了,宮裡出了這樣的事情,怎麼你會知道?照理說,這辱沒皇家臉面的事情,可是瞞的死緊死緊的。你怎麼會知道的?」小夜戒備的打量著念悔。

「實不相瞞,確實此事被上面的人隱瞞了下來,就連把第一皇妃關到教習坊裡面去,也是極其隱秘的,但是,我卻知道的清楚,是原本從那芙蓉殿裡面當差的時候聽說的,你也知道,這宮裡,就是一個大染缸,人有形形色色,那脾氣秉性可就是多姿多彩了,總得有那麼一兩個嘴上沒把門的,在私底下胡說八道的,雖然半真半假,但是也讓閑暇得生活過的不寂寞是不是?」念悔低頭說道。

「說的也是!」小夜點了點頭。

「小夜妹妹,這皇家的事情,我們誰也說不清楚,興許,你今日是受寵的,恐怕明日可就要一命歸西了,就像那第一皇妃,如今,只差了砍頭了,被關在那教習坊裡面暗無天日的活著,這多可憐啊!」念悔嘆道。

「不會的,你仔細看好了你張嘴,皇妃娘娘會長命百歲的,你可不要瞎說!」小夜瞪了念悔一眼。

「呸!我這張嘴,可真是該用這繡花針給封住了,真是瞎說了!」念悔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

「好了,好了,謝謝你,我該走了!」小夜拿起自己的背簍煩躁的說道。

「嗯,我也不攔著小夜姑娘了,快回去告訴你家公子,興許,這還能見上一面的!」念悔意有所指。

「多謝了!」小夜的腳步頓了頓,然後從懷裡面掏出了一錠金子來,交到了念悔的手裡。

「不管怎麼說,謝謝你這個消息, 重生之萬道劍帝 !」小夜嘆息一聲,轉身就走了。

念悔的臉上浮起一抹冷笑,這宮裡的渾水,可是越來越多的人走進來了。

小夜回到了一個偏僻的小院子裡面,心不在焉的,推開門走了進去,把背簍放在了地上,就發起愣來。

一個白衣款款的公子從裡面拿著一本書走了出來,看到小夜正坐在廊下發獃,不由得凝眉。

「怎麼了?吩咐你的東西都買了沒?」穆向南開口問道。

小夜兩手托腮,似乎沒有聽到穆向南的問話。

「咦?今日情況不大對啊?」穆向南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

「哎呀,公子!」小夜一看到了穆向南,慌忙紮緊張的站了起來,小臉通紅。

「怎麼好端端的出去走了一趟,這心掉在外面了啊?」穆向南朝著外面張望了一下。


「公子,你又開玩笑!」小夜皺了皺眉,提著背簍便急匆匆的走進了堂屋裡面。

「怎麼出去那麼長時間才回來啊?」穆向南跟在她的身後問道。

「遇到宮,不對,遇到了一個賣宮燈的,非要纏著我買,磨嘰了好半天。我才沒有上他的當要買的!」小夜皺眉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快去收拾飯吧,我餓了!」穆向南點頭說道。

「嗯!」小夜點了點頭,收拾了新鮮的竹筍,便去小廚房裡面收拾飯菜了。

穆向南看了一會書,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他朝著皇宮的方向凝望了一會,失魂落魄的嘆了一口氣。

「公子,吃飯了!」小夜端著炒好的菜走了出來。

「好!」穆向南應了一聲,便隨著秋蘭進到了花廳裡面。

桌上擺著幾樣時令得小菜,剛剛蒸好的白米飯,正冒著熱氣。

「公子,你嘗嘗這竹筍,這可是新鮮的呢!」小夜嘴裡說著,手上幫著穆向南放好了青菜。

穆向南低頭吃了一口,隨之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不好吃么?」小夜頓時緊張了起來。

「你嘗嘗!」穆向南用另外的筷子給小夜夾了,放到了她的盤子裡面。

留在彼此最美的年華 ,猛然間,又神色蒼白的吐了出來。

「哎呀,忘記放鹽啦!」小夜緊張的說道。

「小夜?」穆向南放下筷子,聲音低沉。

「公子!」小夜委屈的應了一聲。

「說吧,發生了什麼事,你從一回來,就心神不寧的,這做個菜都忘記放了鹽,你可從來沒有犯過這樣的錯誤?嗯?」穆向南雖然只是淡淡的詢問她,但是卻也是讓小夜後背上浸滿了冷汗。

「公子!」她小心翼翼的說道。

「是不是府里出了事情?」穆向南開口問道,他回來燕京城的事情,原本是瞞著家裡的,此刻看著小夜神色緊張,他第一時間是認為家裡的事情。

「不是!」小夜慌忙搖頭。

「不是?」穆向南這下真的不明白了,小夜無父無母,一直養在府里的,名義上說是他的貼身丫頭,其實他待她,比自己的親妹妹還親的。

「那到底是什麼事情啊?」穆向南語氣有些急了。

「公子,沒事!」小夜咬了咬牙,考慮再三,還是決定不該告訴穆向南這件事情。

「真沒事?」穆向南看了小夜一眼。

「嗯,真沒事!」小夜搖頭,端起那盤子竹筍,便起身倒掉了。

「好吧,既然你不說,我也不勉強你,我不餓了,這飯拿走吧!」穆向南語氣生硬的說道。


「公子,你不要生氣啊!」小夜著急的說道。

「拿走!」穆向南也是倔脾氣上來了,語氣也不含糊。

「是!」小夜委屈的紅了眼圈,端著米飯走了出去,然後躲在廚房裡面哭了好一會,才擦了擦眼睛走了出來。

「你是藏不住心事的,就知道你心裡有事,說吧,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為何要自己躲起來哭呢?」穆向南隨手遞給她一條娟帕,讓她去擦拭眼角的淚水。

「公子!」小夜再也忍受不住,趴在穆向南的懷裡哭了起來。

「說吧!」穆向南嘆息一聲。

「是皇妃娘娘!」小夜哽咽著說道。

「是她?」穆向南心裡一顫,努力想要忘記的人,卻像是嵌入骨血那般的,又讓他疼了起來。

「她怎麼了?」穆向南緊張的問道,原來,他一直自認為的努力都是白費的,當聽到關於她的事情的時候,他的心還會是疼的,他努力要做到去淡然面對,但是,他知道那都是欺騙自己的。

「今日,我遇到一個宮裡面出來的人,她說她認得我!」小夜凝眉說道。

「那她叫什麼?」穆向南疑惑的問道。

「她說,她叫念悔,是在蓉太妃身邊伺候著的人!」小夜說道。

「嗯,她告訴了你什麼?」穆向南疑惑的問道。

「她說,皇妃娘娘被關進教習坊裡面去了,整個琉璃閣裡面的伺候著下人,也是全部都禁足了,恐怕,一輩子也不能出來了!」小夜哭著說道。

「這麼說,琉璃閣已經變成了冷宮了?」穆向南臉上滿是震驚。

「嗯,差不多了吧,但是那皇妃娘娘卻是被關進了教習坊裡面了,任何人也不得進去!」小夜說道。

「到底是所謂何事?竟然讓她也關了起來!」穆向南著急的說道。 伴隨着最後的命令和聶龍的絕望,李勝楠被兩名黑色西裝向外拖去。

兩人被黑色西西裝一前一後押送上了卡車,大量的黑色西裝也緊隨其後蹬上各自汽車,在轟鳴馬達聲中,車隊飛速的向前方而去,今晚的大關村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夜晚,因爲明天會有一部分人在夢中,能夠隱約察覺到一點異樣。

漆黑的車窗,玻璃內外緊緊繃着鋼絲,聶龍被兩人擠在卡車裏,被推上車之前他特意看了一眼自己現在乘坐的這輛卡車,天津牌照的卡車,而且是軍車,軍綠色的車身以及帆布的遮擋棚都已暴露無遺。

他和李勝楠兩人被分別關在前後兩輛卡車中,聶龍在前,中間隔着兩輛黑色轎車,其次是李勝楠。

深夜,星星斑斑點點掛在天上,今天是農曆十五,銀盤一樣的月亮掛在夜空中,周圍的烏雲不知道何時爬了過來,又快速的散去,大地一片皎潔,彎曲的山路中,月光下正有一排車隊,朝着目的地而去,車後揚起滾滾的塵土,隱隱有想要遮住天地的模樣,車隊所過的村莊和深夜中的城市不知爲何一片死寂。

不斷搖晃上下顛簸的車身內,聶龍雙腳和雙手困的異常的結實,就連嘴上也緊貼着膠布,整個卡車車廂內大約十七八個人,他被擠在最裏面,此時他感到手臂已經因爲很長時間沒有活動,而開始發麻,他剛微微動了下身體,車內立刻就會想起嘩啦的槍栓聲。

距離聶龍最近的黑色西裝,高舉着刺眼強光手電照向聶龍臉部,威脅道“別動!”

聶龍眯着眼睛,動了動身體狠狠地盯着對方,他不知道自己將要去的地方是那裏,但是側頭望着車尾時而被風吹起的帆布簾子,能夠看到跟在後面的李勝楠的卡車緊隨其後,至少現在兩人還沒有生命危險,但是最讓聶龍心中不解的是自己在上車之前,注射了什麼?爲什麼到了現在沒有任何的反應?

壓抑的車廂內除了汽車顛簸的聲音和馬達聲,就只剩下車廂內的沉重的呼吸聲,氣氛顯得非常的沉悶,月光穿過車外的樹木,通過車窗投射到昏暗的車內,像是波浪一般掃過坐在聶龍對面的那名黑色制服臉上,車內忽明忽暗,有時經過城鎮,月光便換成了路燈,這樣一個場景,聶龍感到有些昏昏欲睡,連續的奔波讓他感覺異常的睏乏,現在被抓住了,他忽然覺得自己應該好好享受這屬於自己的最後一覺。

上下顛簸的車輛,讓聶龍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嬰兒時期的搖牀內,他不知不覺低下了頭,意識隨着卡車的搖晃開始向下墜去,沒過多久聶龍聽到了莫名的呼喊聲,似乎在四周的黑暗中有人在不斷的呼喚着自己的名字,聶龍望着四周,順着自己的感覺向前走去,漸漸地他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前方有一個人在等待着他,聶龍莫明的興奮起來邁開了大步,黑暗也阻擋不了他,身體奔跑取來穿過濃霧一樣的黑暗,向着前方而去,他覺得自己忽然之間卸掉了身上所有的枷鎖,他第一次體會到了自由,慢慢的視野一點點清晰起來,他穿過小巷,身影閃過路燈下,上了寬闊的大路,聶龍望着周圍的場景,愣在哪裏,過了一會似乎明白了什麼,嘴角竟然慢慢揚起的笑容。

一條上揚的小路,出現在視野中,聶龍望着小路盡頭宛如監獄的建築和門口的石頭獅子,大步迎了上去,四下觀察確認沒有危險,拉開沉重的鐵門,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而去。

“你來了?”對面之人,神祕的笑了笑。

“嗯!”聶龍使勁點了點頭。

對面之人,笑了笑道,記得那個數字吧!去看看。

……

車廂內聶龍低着頭,身體隨着卡車左右搖晃。


“媽的!他是不是睡着了?”車內突然有聲音炸開,整個卡車內的人瞬間亂成一團。

距離聶龍最近的黑色西裝,立刻舉起強光手電,照向聶龍,驚訝道。

“他..他睡着了!”

“媽的!不是已經注射了嗎?媽的!叫醒他!”有人喊道。

黑色西裝舉着手電,不斷在聶龍臉上擺動,他使勁搖晃着聶龍的身體,但聶龍就像失去了直覺一般,沒有絲毫醒來的跡象。



這也是楚松要面對的最大難題。

Previous article

「好的,欣蘭姐負責後半夜。」唐崢也沒辦法總是讓自己和林衛國守夜,那太不公平了,而且還會讓她們滋生惰性,把礦泉水喝完,唐崢咱起身拍了拍褲子,「去睡了,晚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