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地的異動太明顯了,而且隨之而來的風暴,讓齊藤等人也是驚駭無比,再顧不得追殺林韻幾人,讓林韻幾人得以逃離。

「我是文士,也是武修!」

「自古文與武並存,書生的心懷家國與武修的保家衛國從來就不衝突!」


「文與武當並駕齊驅!」

易辰的眼睛越來越明亮,彷彿有一輪皓月在其中旋轉,可怕的氣勢突然間爆發,宛若一座火山在迸發,氣勢驚人。

「他竟然在這樣的時候要突破了!」伊容臉上出現驚容,這樣的情況非常熟悉,正是文士突破到文者境界時凝聚文殿造成的。

海量的文書之氣在虛空之中聚集,逐漸的化作一座朦朧的文殿,這是大文士踏上文者的第一步,唯有這一次才能引發這樣的大動靜。

文者文殿,本是天地賜予,由文書之氣凝聚成形,最終納入文者軀體,逐漸溫養,演化成實質性的文殿。


「不……不可能!」齊藤、李家眾人完全震驚了,他們也想到了這個結果,但是這個結果難以接受。

「怎會是這樣!」伊容也震驚莫名。


無論是他,亦或者是齊藤等人,在突破到文者境界時,引發的動靜遠沒有這麼浩大。

這是一場難以想象的波動,足足驚動了數百里方圓,這數百里範圍內所有的文書之氣在瘋狂的涌動,齊刷刷的朝著這裡匯聚。

甚至數百里之外的一群文士發現,更遠處的山林在呼嘯,彷彿海嘯一般的聲音逐漸的逼近,顯然那裡也有浩瀚的文書之氣在匯聚。

「山林深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瞬間,所有文士、武修都震驚了。

武修者們發現,天地間的元氣也在蠢蠢欲動,最終卻是被更加強橫的文書之氣給鎮壓了,根本就擠不進去這浩瀚如海的文書之氣中。

「這是武修者突破還是文士突破?」武修者們錯愕了。

蒼茫山脈更深處,距離外界足有千里之遠,武黑子臉帶驚容。

「這是怎麼回事,誰人在引動天地間的文書之氣,李瘋子他豈不是危險了?」武黑子目光看向李文師,擔心的道。

李文師的神色淡然,額頭出現了一滴冷汗,正處在突破的關鍵時刻,外界的文書之氣卻是全部朝著另一個方向聚集,這裡匯聚的文書之氣根本就不夠李文師突破所用。

「文書之氣匯聚成海,難道有另一位文侯在這裡?」納蘭晴也疑惑不解。

如此恐怖的文書之氣異動,只有文侯以上的文士才能做到。

「不對,沒有強橫的氣息,似乎那裡出現了什麼變故。」隨後,納蘭晴蹙眉,她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波動。

「有人凝聚文殿!竟然引發了如此動靜!不可思議!」緊接著,接連三聲不可思議的聲音自納蘭晴口中響起。

「什麼?有人凝聚文殿竟然能與文師突破到文侯爭搶文書之氣?」武黑子臉都要發白了,這是被嚇得。

這就好比是一位大武士在突破武者境界時,與另外一位突破武侯境界的人爭搶天地元氣,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熟悉的波動!」納蘭晴不斷的皺眉,而後她臉帶驚容,「是那個小傢伙,是他!他竟然在凝聚文殿!是了,也只有他在凝聚文殿的時候才能引發這樣的大動靜!」

納蘭晴釋然了,一切都可以解釋,唯有武黑子不明所以。

「前輩,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武黑子詢問。

「不要多說,我們前往更深處,文侯境界必須要突破,否則的話日後想要再行突破就難了。」納蘭晴沒有回答,雙手陡然一動,一座文殿赫然出現,其內蘊含無盡文書之氣,暫時緩解了李文師的危機。

隨後,納蘭晴眸光如劍,文書之氣濤濤,破開了一道裂縫,帶著兩人朝著大山更深處前行。

留在這裡,李文師根本就爭搶不到天地間的文書之氣。

所有的文書之氣全部朝著易辰這裡匯聚,這裡化作了一片文書之氣海洋,恐怖的聲浪在滔天的咆哮,連伊容控制的那上百個金色大字也被這文書之氣海洋衝擊的不斷沉浮,彷彿駭浪襲擊之下的小舟,隨時都可能崩潰。

沒有人敢留在近處,所有人全部齊刷刷的退出了近乎數十丈範圍,讓開了這片空間,就連伊容也不例外,情不自禁的倒退。

百丈方圓,一座虛幻的文殿在文書之氣海洋之中起起伏伏,不斷的吸收海量文書之氣,逐漸的凝練,漸漸的身影越來越凝實。

這是一座古樸的殿宇,其上沒有什麼花紋,單純的只是一座宮殿,但是卻浩大無邊,遠遠的超過一般文者初始之時凝聚的文殿。

「妖孽,他是妖孽嗎?」秦十七臉色發白,他第一次感覺自己心悸了。

文者最先凝聚的文殿,能有三丈方圓大就算是天賦強橫的,但是如今出現在他面前的這座文殿,有近乎數十丈方圓,足足強橫了十倍不止!

「以文書之氣凝練文殿,這才是真正的文殿,本以為會是直接突兀出現一座文殿的,想不到卻是這樣。」易辰在心底感慨。

「難怪文殿會帶著古老滄桑的氣息,這本就是天地間傳承了無數年的文書之氣凝聚的,自然會帶有亘古的滄桑氣息。」到如今易辰才知道,文殿為何會有這樣的氣息。

「也不知道當年那久遠的太古時期,諸多聖賢是如何做到的,竟然讓天地規則自行凝練文書之氣化作文殿。」

隨後,易辰更加感念太古時期諸聖賢的神秘莫測,竟然能以祭祀文勾動天地規則,凝聚文殿。

時間在流逝,虛空之中這座近乎數十丈方圓大的文殿越來越凝實,綻放的波動越來越強烈,刺目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睛,彷彿是一輪驕陽近在咫尺。

轟隆!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天地間陡然傳出了一聲猛烈的震動,而後這座數十丈方圓大的文殿陡然間炸裂開! 這是一場大爆炸,驚天動地,周遭數十丈範圍彷彿被雷暴清洗過,大地龜裂,焦黑的土地有雷蛇在肆虐,一切都好像要被毀滅了。

這是天地之威,那座宏偉巨大的虛幻文殿,在即將凝練成實質的這一刻突然爆開,產生的威力遠遠強盛於一位文者。

噗嗤!

易辰一口鮮血不自禁的吐出,臉色在剎那變得蒼白,目光充滿了驚駭,「失敗了,竟然失敗了,怎麼會這樣!」

這是一種絕望的境地,文者凝聚文殿從未有過失敗的先例,一旦文者凝練文殿失敗,就算境界提升上去了,也只能是一個廢人,不可能再有所突破。

「啊哈哈,好好好,很好!」突然,一聲猖狂大笑響起,正是秦十七。

「小雜碎,活該你失敗!」秦十七得意非凡。

這一座文殿如此可怕,初始之時就有數十丈方圓,宛如一座恢弘殿宇,帶來的是無以倫比的威勢,展現的是無比可怕的天賦。

一旦真的凝成了這樣一座文殿,代表易辰的未來絕對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比擬的,這樣的文殿,最終一定能讓文士一路直上突破到文侯甚至學士境。

因為就算是伊容也沒有聽說過,哪位文侯大人在文士境界突破到文者境界時可以引起如此大範圍的波動,凝練出這樣一座文殿。

「失敗了,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伊容鬆了口氣,這座虛幻文殿帶來的壓力太大了,讓他如鯁在喉,一直提心弔膽。

轟隆!!

突然,天地再次一震,一股可怕波動橫掃,虛空之中再度出現一座迷濛的宮殿,這座宮殿更加的恢弘,更加的懾人。

這不是宮殿大小的變化,宮殿依舊只有數十丈方圓,但是其上攜帶的氣勢,卻比剛才更加的強橫,且在這一座宮殿上,突兀的出現了一絲印痕。

宛若是刀斧加身般,這座再次重現的宮殿上,出現了一道裂痕,仔細看來卻發現,這道裂痕的出現,非但沒有讓這座宮殿廢了,反而讓這座宮殿更加的充滿了神秘的氣息。

「那是印痕!」伊容心悸了。

這是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時候的東西!

他心神沉入自己識海,沉入那一座懸浮在他識海之中的文殿上,這座文殿範圍有近百丈,靜靜的鎮壓著他的識海。

在這座宮殿上方,有上百條的印痕,清晰無比,代表的卻是天地間的一絲道理。

這是文師境界所能領悟到的天地道理,顯化出來印刻在文殿之上,代表了文師領悟的境界。

「一模一樣!!!文者初始凝練的文殿竟然出現了天地道理,這是天地瘋了嗎?」伊容心神驚醒了,目光駭然的看著虛空那座文殿。

文殿上方,那一道印痕讓他的目光無法轉移。

恐怖如海嘯般的文書之氣浩浩蕩蕩的繼續朝著這裡灌注,遠處山林間,海嘯山崩一般,所有文士武者全部獃滯,動也不敢動。

在這如海般的文書之氣沖襲之下,任何人敢有異動都要被文書之氣衝擊的不知飄向何方。

咔嚓!

突然,易辰上空那一座文殿爆發出了刺耳的咔嚓聲,而後文殿之上那道裂痕陡然間急劇加大,瞬間化作了一條巨大的裂痕,將這座文殿直接崩碎。

「他到底明悟了什麼道理,文殿竟然無法承受!!」伊容的震驚無以復加。

天地的印記銘刻在文殿上,這是文者領悟天地道理顯化出來的,一旦超出了文殿的承受能力,文殿會直接被崩裂。


天地至理並不是誰人都有資格去領悟的,那超出了自己承受能力的道理,只會讓文士遭到可怕的反噬。

「如同聖字臨世般,我凝練出來的文殿遠遠不夠承受這樣的至理衝擊!」易辰苦笑,他如今也明白了,那一道印記之所以會出現,只不過是他領悟的九字真言中的一個字顯化的印痕。

可就算是這樣一道印痕,文殿都不能承受,被不斷的崩碎、凝練。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所有人呆若木雞,這樣的情況持續了足足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內,虛空之中這座文殿不斷的崩潰、重組,反覆的過程不下於數十次。

「不行,在這樣下去我就要撐不住了。」易辰臉色發白。

兩個時辰,他所消耗的精神太大了,即將達到極限,若是文殿再不能凝聚成形,他就要被榨成人幹了,精氣神完全的枯竭。

轟隆隆!

忽然,就在這樣的時候,易辰猛然發現,自己的精氣神在這一刻陡然恢復到巔峰,而後自識海之中湧現出一股無上威嚴,瞬間湧進了虛空之中那座依舊在崩潰的文殿。

唰!!!

一瞬間,萬丈光芒憑空出現,虛空之中那座宮殿彷彿得到了新生一般,一股可怕的威壓橫掃了出來,讓易辰目瞪口呆。

這座宮殿的變化太大了,整體呈現一種淡淡的金色,沒有了古樸,但是卻多了一種莫名的氣息,彷彿是君臨天下的帝者,有無上的威嚴。

「這是什麼文殿?」一群人震驚了,伊容驚駭了。

這是一座淡金色的宮殿,其上刻有九道印痕,每一道印痕都橫貫這座宮殿,彷彿九道神環將這座宮殿箍住,牢不可破。

其後,在這九道神環之下,有細密的裂痕密布,彷彿是拱衛著九道神環。

這樣的一幕,並未有給宮殿帶來什麼失落感,反而是平添了幾分美感,讓這座宮殿看起來更加的恢弘。

咻!

一刻鐘后,這座巨大的宮殿停止了震動,隨後化作一道流光,衝進了易辰的身體。

「不對,怎麼衝進了我的丹田,並不是沖入識海!」

隨後,易辰更加震驚,這座恢弘壯闊的宮殿竟然衝進了丹田之中,並未如同其他文者一般,識海滋養文殿。

「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易辰有些惶恐。

武修一道、文修一道,兩者結合,原本易辰就做好了在突破的時候會產生異變的準備,但是從未想過文殿會沖入丹田之中。

這文殿與丹田的作用本就一般,是文者聚集文書之氣的另類丹田,如今這樣一座文殿竟然衝進了丹田,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易辰無從解釋。

「而且我的識海怎麼不能查看!」隨後,易辰更加震驚了。

文士一旦突破到文者境界,就有了查看自己識海的能力,但是易辰心神沉下來之時卻發現,自己的神念被一股可怕的威壓擋住,不能探入識海查看。

嗡!!

漫天的文書之氣如同百川入海,盡數朝著易辰體內灌注,海量的文書之氣非但一舉將易辰枯竭的能量恢復,連帶著也恢復到了文者該有的能量巔峰。

「前所未有的好!」易辰不再細想其他,在這個時候突破就是一個極好的消息。


一絲盈盈光芒在流轉,流轉與易辰的血肉之間,流轉與易辰的骨骼之上,骨質的光澤晶瑩剔透,他整個人也發生了一場蛻變。

文士境界突破,納入了海量的文書之氣,而後經過大日炎陽功自主運轉凝練,化成了武修者的實力,讓他一舉突破到大武者初期境界,擁有了更加強橫的實力。

「如今,就算是大武者巔峰我也不應該畏懼了。」易辰自信。

砰!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一卷文書遮天,再度將易辰籠罩,可怕的威壓瞬間降下,同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年輕人,恭喜你突破了,可惜你就要成為成就文者時間最短的一位文士了。」這是伊容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天地平靜下來之初,他發起了攻擊,明顯不打算給易辰鞏固境界的機會。

「事到如今還想要將我留下!」易辰臉色沉了下來,心也變得很沉重。

縱然成為了大武者、文者,他也依舊沒有把握可以抗衡文師,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境界。

文者、武者還在依仗自身的實力,而師者卻開始調動天地能量,兩者差距極大,就算是大文者巔峰,也難以抗衡文師。

轟!

易辰黑髮倒舞,狂暴出手,極天烈陽拳的威勢更勝,這一拳甚至打出了大武者巔峰境界的人也打不出的威力。

咔嚓!一聲輕響,虛空之中那一卷文書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痕,觸目驚心,讓所有人為之驚駭。

「竟然震裂了文師催動的文寶!」

這是何等妖孽的身體,才能打出這樣霸烈無雙的一拳。

「你!!!」伊容最為驚駭,他剛才就感覺到自己似乎在面對一尊可怕的凶妖。

「啊!!!給我破!」

易辰發狂,整個人瘋魔一般,狂暴的出手,或是拳或是掌,盡皆蘊有莫大威勢,虛空之中那捲文書被打的不斷沉浮,哪怕是星河壓下來也要被翻起來。

「搏命嗎?」伊容臉色冷酷無情。

這分明就是在全力一搏以掙命。

轟!

伊容不敢再大意,全力出手催動文書,近百個大字再度出現,這是一篇殺伐文,而後在虛空之中組成一座殺陣,將易辰籠罩,恐怖的威力強盛了數籌。




咚咚部落的恐龍們欣喜若狂,他們紛紛的過來品嘗仙果,他們想吃了這種水果說不定能夠長生不老,或者能夠得道成仙。

Previous article

這也是楚松要面對的最大難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