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太清道人渾身散發出金色寶光,光芒層層綻放,形成一片片如同龍鱗般的光刃。

光刃旋轉,太清道人騰空而去,那速度竟然是不弱於青羊道人。

「又一尊凶神,出門沒看黃曆,果然是大宗門的長老,居然都身懷這等高明的身法,如果這次能逃掉,一定要設法宰了這兩個人,奪取戰技。」顏宇忖道。

一黑一金,兩道光影,破空追雲,宛如流星劃過,將空間撕開兩道雄渾的氣浪,拖出長長的光尾。

靈曦施展全力,拚命地遁逃,但是距離依然是逐漸被拉近。

等到青羊道人跟顏宇只有百丈遠時,他被黑光籠罩的身體,猛然轉動起來,手掌揮動,一隻厚重如山的黑色大掌,憑空罩下。

「大力伏魔掌!中品靈級戰技!」目視著在半空迅速凝結的黑色氣海巨掌,顏宇不禁驚出一聲冷汗。

「大力伏魔掌」當空蓋了下來,黑光捲動,在降落到顏宇頭頂時,再度漲大十數倍,威能又壯大不少。

如果被一掌擊中,恐怕難免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情急之下,顏宇將炎皇之軀和冰帝之軀施展到極致,冰火兩道光影,迎空而去,跟那黑色巨掌重重交接。

轟隆一聲巨震,龐大的力量衝擊,頓時在半空擴散開來,能量漣漪波及到顏宇等人,靈曦身形馬上就是一晃,險些把顏宇和小雪摔下去。

一掌下去,顏宇感覺龍胎符籙如同蛋殼般開始咔咔破裂,一道道細密的裂痕,蔓延開來,體內的氣海精元,大為損耗,元氣大傷。

不過,由於大力伏魔掌的衝擊,靈曦也受到衝擊,速度降了下來,太清道人也追了上來。

金色光刃下,太清道人眼神一寒,隨即右手五指探出,一道道氣海光柱,沖了過去,強悍的氣海,令空間都轟隆震響。

「金剛五氣柱?又是一門中品靈級戰技,而且已經修鍊到了圓滿,但太清道人修為佔優,跟他硬碰硬,我依然會吃不小的虧。」


顏宇穩住一口氣海,眉頭緊皺,無可奈何,只能催動大荒蕪戟和烈神鐲,把「金剛五氣柱」的攻勢瓦解。

嗖!

兩道光影,一黑一金,雷霆般從後面追上,憑空懸在顏宇身前。

這下子,顏宇卻是徹底地被斷了去路。

面對兩個戰軀期大乘高手的合力攻擊,就算是顏宇再過逆天,也只有落敗的份兒。

哪怕是施展出大帝骨內的祖龍之氣,也沒有半點勝算。

畢竟,雙方之間硬實力上的差距,的確太過巨大了,即便有逆天寶物在手,他目前還無法驅動,也只能等死。

「怎麼辦?」身臨絕境,顏宇只能向盤龍元靈詢問逃生法門。

「不知道!」盤龍元靈的回答,讓顏宇差點吐血。

不過,這也不能怪罪盤龍元靈,面臨著絕對強大的實力鎮壓,除了死,的確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死么?」顏宇的嘴角露出一抹倔強之色。

對於死亡,他固然是相當恐懼,哪怕是修為達到盤龍,乃至戰皇的境界,在死亡面前,也會感到恐懼與無力。

但真正的絕境到來之時,顏宇倒也釋然了,即便死,也要戰死!

顏宇手握烈神鐲,氣海迅速注入其中,一輪巨大的火環,重重地撞向青羊道人。

而青羊道人眼神映照著烈神鐲,卻是嗤之以鼻,一聲冷哼,衣袖一抖,一道紫光射出,生生把烈神鐲撞飛而去。

「雕蟲小技!小畜生,這下子還不認死?這樣吧,我也不是殘暴之人,只要你把這隻七彩靈雀還有另外一隻靈寵,都交給我,然後自斷雙臂、雙足,我就放過你,怎麼樣?」青羊道人冷聲笑道,一股主宰生殺的神者氣息。

「妄想!我顏宇從不懼死,就算是死,也要戰死!」顏宇拼盡全力,炎皇之軀和冰帝之軀提升到巔峰,大荒蕪戟和烈神鐲也在此刻陡然拋出,一股震天撼地的威能,沖向身前兩人。

面對著顏宇的頑強抵抗,青羊道人眉頭緊鎖,眼神陰翳,太清道人也是一臉不屑,兩人身體一動,兩隻龐大的戰軀出現,直接就把顏宇的攻勢戳穿。

兩道兇悍的戰軀,重重地拍在顏宇後背上,頓時把他震飛十數丈,鮮血狂吐。

顏宇倒在地上,意識混沌,緩緩地運轉靈力,清醒過來,站起身,在這一刻,肉身精氣大泄,氣海虛弱,連力量都無法凝聚。

在兩個戰軀期高手面前,他就像是以卵擊石,毫無勝算可言。

「死吧!」

青羊道人不再廢話,掌心一翻,大力伏魔掌又是憑空凝現,狠狠罩下,直接就要滅殺顏宇。

正在此時,遙遠的天際,一道身形踏劍而來。

這人一身黑袍,輕紗遮面,從半空俯視著青羊道人和太清道人。

「什麼人,給我滾下來!」太清道人冷聲喝道。

那身影卻是不言不語,手指一轉,一枚青藍色石珠子出現在掌心。

顏宇暗中掃去,看到那青藍色石珠上烙印著一道道龍形符文,其中蘊含著磅礴的龍氣,好像封印著一頭龍的精魂。

「戰魂石?而且,這戰魂石,好像威力很強,快逃!」在那人取出青藍色石珠時,青羊道人臉色大變。

「這是用太陰真水淬鍊過的戰魂石,神龍精魂遠超過其他高品質的戰魂石,能秒殺戰魂期小乘的武者,這人什麼來頭?」太清道人也是驚呼一聲冷汗。

但兩人卻是並沒有逃走,而是退到遠處觀望。

畢竟,這般戰魂石,價值之高,恐怕抵得上幾百萬靈石了,他們還真不信那個黑袍人捨得用這樣的戰魂石來救顏宇。

而那黑袍人似乎也猜透了兩人的心思,微微搖了搖頭,旋即不再有任何遲疑,掌心光澤一動,甩出戰魂石,砸向兩人所在的方位。

砰!

戰魂石甩射出去,青藍光芒漲大,化作一道浩瀚的青藍光海,蔓延在四野八荒。

青藍光海當中,一頭巨龍的精魂在迅速盤繞,神龍之氣,無比真實地澎湃開來,一聲聲龍吟,震嘯在天地之間。

無匹的戰魂之氣,排山倒海地沖向青羊道人二人,一道青龍攜帶著吞噬天地的力量,毫不留情地沖了過去。

「逃!」看到黑袍人動了真格,青羊道人二人連忙各自施展逃命法門,再度化作一黑一金兩道光團遁空而去。

轟隆!

戰魂石撞在地上,磅礴的力量,像是真龍降世,全力一擊,整個地面都被撞裂出無數道深邃如斷崖一般的巨大裂縫,似乎大陸都被撕成了兩半。

一聲天旋地轉的震動過後,戰魂消失,能量漣漪緩緩散去,混沌的天地,也終於變得平靜下來。

戰魂石令天地暴動,巨大的能量,把顏宇沖飛到了百丈之外,而青羊道人和太清道人更是倒霉,被能量漣漪擊中,兩人都受到了重傷,逃之夭夭。

在兩人離開之後,那黑袍人徐徐地降落在地,走到了顏宇跟前。

青虹一掃,顏宇就看出了黑袍人的真面目。

「是你?」顏宇一驚。

「是誰啊?」靈曦沒有顏宇這般直接透視的能力,滿臉疑惑地道。

只見那黑袍人一聲冷笑,摘下黑帽,扯掉黑紗,露出了一頭明亮的灰發,還有一隻散發著奇異光澤的眼罩。

王艋!

當看到這個熟悉的面龐時,顏宇不禁露出一抹驚異,然後便苦笑起來。

王艋是九陰邪宗的弟子,在宗門大會上被自己一舉擊敗,照理說應該趁勢幫著青羊道人他們殺了自己,但為何會施加援手?

更何況,王艋這次救他,動用的可是身上的異寶,戰魂石。

這等異寶,其威力絕不弱於金烏靈印,對王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王艋竟然能棄掉這等異寶,來解救顏宇,的確令他無比震撼。

「看來,真是不打不相識,你這個兄弟,我顏宇交定了,以後誰如果對你不利,我顏宇會誓死報恩!」顏宇鄭重地道。

「不用了,我王艋身為沒落龍世家的子弟,恐怕已經不能挽回一個衰落的萬古家族了。」王艋苦笑一聲,一番話令顏宇不解。

顏宇微微皺了皺眉,道:「龍世家?聽起來,你的出身好像很神秘,來到九陰邪宗,其實是迫於無奈吧?看得出來,你的經歷,絕對不會比我好到哪兒去。」

王艋凝望著那青藍色的戰魂能量漣漪,面露一絲痛苦之色,但是並沒有說什麼。

「你下面可要當心一點,青羊道人他們受傷雖然重,可是聯手殺你,也並不難,我可是沒有多餘的戰魂石了。如果不是看在太清道人是我師尊的份兒上,剛剛我會殺了他們!」王艋說罷,黑袍一卷,消失在莽莽黑暗當中。

目視著王艋離去的身影,顏宇自語道:「這個傢伙,倒是值得深交!走吧,此地不宜久留,青羊道人他們離開不久,再在這裡待下去,恐怕不會有好事兒發生。」

三人稍作休整,便是調轉方向,朝黑暗區域的最核心地帶掠去。

沒過多久,一條荒蕪的古道,出現在眼前。

那條古道,荒蕪古老,散發著蒼涼的氣息,綿延無盡,不知道通向什麼所在。 莽莽黑暗當中,一條暗灰色古道,蔓延而開。

暗灰古老兩側,是罡風大深淵,以顏宇目前的狀態,觸之必死。

「走!就算是龍潭虎穴,也要闖一闖!」顏宇發話,靈曦也沒有任何遲疑,仙翼捲動,化作七彩仙光,消失在古道盡頭。

古道彷彿通向永恆、太古,不知過了多久,一座傾斜的平原,出現在視野當中。

那座平原廣袤無疆,寸草不生,蒼穹中黑雲捲動,雷聲轟鳴,一道道粗如巨蟒的銀色閃電,密密麻麻地撕破虛空,劈在這座古老荒蕪的平原上。

黑雲不斷卷集,越來越厚重,形成黑色螺旋雲暴,似乎要接通大地,一道道兇猛的龍捲風,在平原上來回席捲。

無數的駭人閃電,撕破蒼穹,在距離荒原萬丈高處,轟然炸裂,化作雷波,橫掃八荒。


「好恐怖的場面,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顏宇睜大著雙眼,驚呼道。

「看樣子,此地有天地異象,應該是存在著強大的異寶。據我估計,可能是雷屬性的戰技吧?」盤龍元靈不確定地道。

顏宇凝望著萬里虛空上發狂般劈落的雷霆,心神都是一陣激蕩。

三印靈符師,神通已經很強,能做到臨危不懼,處變不驚,能把顏宇嚇成這樣,可見這天地異象之恐怖。

「進去!」盤龍元靈淡然地道。

「什麼?你想讓我被劈死啊?」顏宇猛地一愣。

「裡面有強大戰技放著你不拿,不是腦子進水了嗎?再說,你有天雷戰體作根基,雷屬性的戰技,修鍊起來可能稍稍比常人強那麼一丁點,我不會害你的。」盤龍元靈無語地道。

顏宇也沒有多說,帶著靈曦二人,走進這座傾斜平原。

平原上到處都是奔騰的大風暴,能瞬間吞噬戰靈期大乘的武者,三人行走間非常謹慎。

頭頂上不斷炸裂的雷波,令三人有種頭皮發麻,馬上就要被撕裂的感覺。


在平原中央,是一根直徑百丈的巨大雷柱,無數的雷波,最終都是匯入到了這根雷柱當中。

龐大的雷柱,佇立在天地之間,通天接地,中央無數雷線交織,傳遞出狂暴的能量,彷彿永恆不朽。

在雷柱上空,一塊圓形的古黃色光影緩緩地轉動著,似乎是雷柱的能量核心所在。

「整片平原,天地異象,龐大雷柱,最終源頭還是這古黃色的光影,那就是一本戰技,而且應該是下品王級戰技。」盤龍元靈眼露精芒地道。

「下品王級戰技?我沒聽錯吧?這等戰技,已經屬於逆天戰技了,在上京城裡都寥寥無幾,恐怕只有在元門這樣的萬古宗門裡才會存在吧?」顏宇大驚失色。

王級戰技,極端強大,屬於天材地寶,出世時會引發天地異象。

「這天地異象,可不僅僅是王級戰技引發的,它還沒這麼高的級別,好像是一門陣法,大都天神雷陣!」盤龍元靈忖道。

顏宇搖了搖頭,對於大都天神雷陣,更是一片茫然。

盤龍元靈接著道:「大都天神雷陣是用八座戮神雷碑布成的,是屬於可收服的陣法。這種陣法,有一個陣法能量源,只要你降服陣法能量源,整座大陣,都能據為己有。」

目前,顏宇剛剛接觸最低級的符陣,連符陣都還沒有搞清楚,對於這等級別的大陣,自然更是一竅不通了。

「雷柱裡面的戰技,既然是下品王級戰技,那會不會是一本煉體戰技?」顏宇突然地道。

「就是煉體戰技,大都天雷體!」盤龍元靈道。

「那我現在去把它取來!可是,這樣一來,豈不是會觸動陣法能量源,觸發大都天神雷陣?」顏宇問道。

盤龍元靈想了想,道:「用不了多久,青羊道人他們可能會追到這裡,這樣吧,你先修鍊半天,恢復功力,然後我告訴你怎麼取出那本戰技本籍!」

顏宇眼珠一轉,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照做。

盤膝坐在傾瀉的平原上,顏宇取出化龍凶鱷的獸丹,用吞噬大陸提煉成黑丹,然後一一吞服下去。

六品靈獸的獸丹,經過吞噬大陸提煉,已經超過了下品靈級丹,對顏宇修鍊恢復極有好處。

幾個時辰之後,顏宇氣海漸漸恢復,已有**成。

「大都天神雷陣可不好招惹,搞不好的話,會玩火自焚,被陣法碾碎,連骨頭都不剩。不過,你有吞噬大陸,就不會存在太大問題。」盤龍元靈指點道。

「你是說,讓我用吞噬大陸去壓制住陣法能量源,然後取出戰技本籍?這倒是個好辦法。」顏宇微微一笑。

吞噬大陸,具有超強的吞噬力量,雖然器靈沒有蘇醒,更沒有認他為主,但是如果吞噬大陸能夠壓制住大都天神雷陣,就能讓顏宇從容取走「大都天雷體」!

想到這裡,顏宇手掌一動,拋出吞噬大陸,一枚黑色珠子懸浮而出。



而就在吞噬大陸出現時,盤龍元靈卻是搖了搖頭,道:「光憑吞噬大陸,只能勉強壓制住一部分大都天神雷陣的力量,但這座陣法太強大了,光是餘波,就能把你劈成粉碎!」

「不是吧,照這麼說,大都天雷體,是取不走了?」顏宇苦著臉道。

「太古龍魔!這傢伙是盤龍轉生,血脈強大,防禦力天生要比你強悍得多,用它去取走大都天雷體戰技本籍后,你再慢慢用吞噬大陸,鎮壓大都天神雷陣,將陣法降服。」

次元袋裡,太古龍魔一陣騷動。

在顏宇與之血祭,將其收為靈寵之後,雙方之間便具有了一些無形中的默契。

因此,當顏宇神通一動時,太古龍魔便會有所感應。




蘇文錦現在得到了家主的允許之後,她再也顧不得其他了,這江風居然當眾讓她出醜,簡直是罪該萬死,她絕對不會放過江風的。

Previous article

「末塵,我不希望你騙我。但是……」雲小淺看了看遠處的太陽,「如果你騙了我,我還是願意和你做朋友,因為,你對我那麼好,我沒有理由懷疑你騙我的動機。那個動機,絕對不是壞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