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文錦現在得到了家主的允許之後,她再也顧不得其他了,這江風居然當眾讓她出醜,簡直是罪該萬死,她絕對不會放過江風的。

「江風,我現在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蘇文錦冷冷地說道,她的身上爆發出來了一股強烈的力量,要知道蘇文錦可是後天境九重天巔峰,只差一步便可以踏入先天境了,可謂是實力非凡!

然而,江風絲毫不懼,蘇文錦有什麼本事,他可是很清楚的,畫古卷,乃是蘇文錦手中最為厲害的寶物,他唯一懼怕的也就那麼一件寶物,不過,卻也不是沒有辦法應對的。

江風渾身一震,他的龐大的氣息也蔓延了開來,後天境九重天巔峰的實力,他進入蠻荒森林之前還未曾到達後天境九重天,只是經過了這麼多的實際交戰經驗之後,他的實力得到了提升。

「怎麼可能?不是說江風不過是後天境五重天而已,這怎麼短短數月的時間就到了後天境九重天巔峰,居然與蘇文錦同階了?」

「這江風的實力堪比先天境的高手啊!這樣渾厚的實力究竟是如何練就的!」

而另外一邊,蘇恆與陳無赦此刻徹底的清楚了江風的實力之後,心中難免也有些驚訝,這江風居然以後天境九重天的實力抗衡那條巨蟒,巨蟒的實力應該在先天境一重天的巔峰,與他們不差上下,他們聯手都不能制服那條巨蟒,然而,江風卻能與那巨蟒纏鬥,這著實是令人震驚,不過,他們卻不會將那一段給說出去的,畢竟說出去了只會讓他們的面子折損!

蘇文錦此刻得知了江風的實力之後,雖然震驚,但是,卻也不怕,她還有必殺技,畫古卷一出即便是先天境的高手都要飲恨!她就不信一個小小的江風能夠抗衡她的畫古卷!

此刻,蘇文錦的手上一柄寒玉長劍,寒光凜凜,她玉手翻飛,一道道凌厲的劍光直接沖向了江風。

江風手中的方天畫戟一橫,一個橫掃千軍直接揮了出去。

「砰——」

力量的碰撞,那碰撞過後的餘波不由地震蕩了過來,將蘇文錦的身體給逼退了幾步,若非蘇文錦早有預料的話,早就飛了出去,狼狽不堪了。

然而,江風卻依舊平靜自若,沒有絲毫的改變,他冷冷地看著蘇文錦說道:「蘇文錦,我已經對你夠仁慈了,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地找死,那麼,我就成全了你!」

… 「你說蘇文錦能是江風的對手嗎?江風獵殺的妖獸那麼多,居然還有先天境的妖獸,這就說明他自身的實力也很強大,蘇文錦這招惹江風不是在找死么!」


「這就難說了,蘇文錦表現出來的實力可是與江風同階的,修為處在同階這就不大好說了!」

「我聽聞在蘇小姐的手中有一件寶物叫畫古卷,畫古卷乃是荒古時期的一位畫仙的寶物,威力十分強大,雖然如今落在蘇小姐手中的不過是一件仿製品而已,但是,還是不容小覷的!」

……

此刻,江風與蘇文錦兩人對峙而立,底下的眾人對倆人可謂是議論紛紛,現在誰也確定不了倆人到底誰能贏了。

蘇文錦在江風的這一招「橫掃千軍」過後,直接被打出去了好幾步,那櫻紅的唇角已經是血跡斑斑了。

「你——」

蘇文錦與江風交手過後這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江風的厲害,這江風雖然是九重天的修為,但是,實力卻堪比先天境,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只是短短數日,這江風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提升的這麼快呢。

蘇文錦現在自知自己已經無法與江風抗衡,不過,她也不會就此認輸,她現在已經丟盡了臉面,即便是輸也要拉上江風做墊背。

「好,你很好!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一仙畫骨!」蘇文錦怒氣沖沖地一聲清喝,她手中的畫古卷直接拋出。

此刻,畫古卷徐徐地展開,那畫古卷當中的虛幻世界也開始慢慢地展開,隨著那虛幻的世界的展開,一股強大的吸力在不斷地吸引著江風,彷彿要將江風吸入到那個虛幻的世界當中去似的。

江風知道這畫古卷的厲害,之前在異寶閣當中就差一點與這畫古卷交上手了,幸虧異寶閣的閣主及時出手,否則,自己可就真的危險了。如今再一次遇到這畫古卷,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應對了。

「破天,破心!」

江風同樣揮舞著手中的方天畫戟,一道有一道的刀芒直接砍向了那畫古卷。

然而,他所施展出來的那一股刀芒卻被這畫古卷給徹底的吸收進去了,一點波瀾都沒有,這讓江風十分好奇,此刻,只是拼力抵擋,不敢輕舉妄動了。

在畫古卷出來了之後,周圍的人看到畫古卷后心中可謂是驚訝萬分的,雖然知道蘇文錦肯定會施展這畫古卷的,但是,卻沒有想到施展的如此緊。

江霸天雙手不由握拳,這畫古卷的厲害他可是早有耳聞的,如今江風雖然實力大有提升,但是,卻還是無法抗衡這畫古卷的。

「畫古卷?沒想到蘇小姐這麼早就施展出了畫古卷?」

「這有什麼好奇的,這江風既然能夠獵殺先天境的妖獸,自然手上也是有本事的,若是蘇小姐不施展自己的殺招的話,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那倒也是!」

「不過,江風手中的那桿兵器是什麼,我怎麼沒有見過!」

「方天畫戟!原來江風手中的是方天畫戟!」一個興奮的聲音忽然炸裂了開來。

眾人很是不解,方天畫戟是什麼兵器,能夠與這畫古卷相抗衡嗎?畫古卷可是曾經的一位畫仙的寶物,這方天畫戟的來歷竟然還要比這畫古卷的來歷還要神秘嗎?

「方天畫戟是什麼啊?」有人提問道。

這個老者思考了一番過後,這才悠悠開口道:「方天畫戟乃是上古時期天庭的十二金仙之中最為厲害的大仙的寶物。」

「這桿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兵器居然還有這樣神秘的來歷?」

那老者在江風手中的方天畫戟上打量了一番過後,不由感嘆地搖了搖頭,可惜地說道:「唉,可惜了。只不過這方天畫戟早已不復曾經的威名了,品質已經大跌早已經不是仙兵了,不過是一桿略微厲害些的上品靈兵而已,只是江風如今的實力太弱,根本就無法催動方天畫戟而已!」

……

江風與蘇文錦此刻對戰,卻也清清楚楚地聽到了對方兵器的來歷,當蘇文錦得知了江風手中的這一桿銀槍居然是上古天庭的十二大金仙中最為厲害的那位大仙的兵器,這著實是令人-大吃一驚,她那一雙細長的鳳眸當中飽含著濃郁的佔有的想法,想要將這方天畫戟奪過來,為己所用的話,那麼,自己可就能直接誒突破後天境直達先天境了。

「廢物,沒想到你的身上居然還有這等神物,不過,拿在你的手中真是太暴殄天物了,拿來!」蘇文錦的一隻手直接沖著江風抓了過來。

江風如今何等修為,今非昔比了,單論實力的話,蘇文錦根本就不是江風的對手,要不是有著畫古卷在這裡擋著的話,他可能早就將這蘇文錦給擊殺了。

「哼——我看這等寶物落在你們的手上那才叫暴殄天物!」江風對於自己的脾氣控制的很好,此刻只是冰冷地回應道。

「你找死!」蘇文錦氣竭,她手上施力,再一次提升了實力要與江風同歸於盡:「畫天畫地難畫魂!」

一股磅礴的力量從這畫古卷之中湧現了出來,江風此刻也不敢小覷,當即拼力抵擋,那湧現出來的力量被江風擋住了,不過,一些靠近的子弟卻被直接牽連了進來,吸入到了畫古卷之中成為了其中的枯骨。

江風現在可是十分艱難,他必須得想辦法破了這畫古卷,否則,自己就根本沒有辦法與這蘇文錦真正交手。

他體內的九陽真氣雖然稀薄,但是,如今卻已經慢慢地能夠為自己所用了,他直接催動體內的九陽真氣,將這九陽真氣沖手中逼出,融入到了這方天畫戟之中,本來以江風的實力是根本就無法催動方天畫戟的,但是,有了九陽真氣的幫忙之後,方天畫戟可以暫時為江風所用。

「喝——」

江風手握方天畫戟,連掃數槍,一道道勁力直接誒打在了畫古卷上方,畫古卷在承受了江風這幾番的攻擊后,畫古卷已經開始龜裂,那強大的吸力這個時候也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怎麼會?這不可能?畫古卷怎麼可能被毀!」

見此情形蘇文錦大驚不已,花容失色地喊道。

「蘇文錦,接下來就是你的思路!納命來!」江風對待自己的敵人從來都不會手軟,俗話說得好,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他才不會來折磨自己。方天畫戟化作了熾熱的刀芒沖著蘇文錦橫掃了過去。

… 江風手持方天畫戟威風凜凜,此刻,他絕對不會對這蘇文錦手下留情的,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他才不會給自己留下禍患,方天畫戟化作了熾熱的刀芒宛若一條威風凜凜的火龍一般火光滔天地沖著蘇文錦而來。

蘇文錦此刻大驚失色,她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曾經鄴城當中的廢物居然會如此厲害,居然能夠破了自己的畫古卷,而且,斬殺自己,她此刻都已經忘記逃走了,只是發愣地呆在了原地,就好像是被定在了這裡。

「手下留情!」

這個時候蘇家家主出口道。

但是,他的聲音剛落下,蘇文錦就已經香消玉殞,就連屍體都已經化作了漫天的細雨飄飄洒洒地落在了地上,化作了這泥土之中的養料。

「死了,蘇家大小姐居然死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看來江家和蘇家這仇是結定了!唉可惜了,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殞了,真是可惜,可惜啊!」

周圍圍觀的眾人看到這樣的結局之後,也都紛紛感嘆不已,畢竟這蘇文錦長得也還是挺不錯的,算得上鄴城當中數一數二的。

而另外一邊,那高台之上坐著的女子卻鳳眼微眯著,饒有興趣地打量著江風,這個女子乃是鄴城城主的女兒,雲真派的真傳弟子葉夢蘿!

葉夢蘿此刻看著江風覺得這個男子值得自己的培養,若是到了雲真派之後,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助力。

「小翠,你去跟城主說一聲,要他在結束了之後,將這江風叫來,我有話要與他說!」葉夢蘿對身旁的丫鬟吩咐道。

「是,小姐!」小翠領命之後,便直接走到了城主的跟前,將葉夢蘿的話轉告給了城主。

城主看向了自己的女兒之後,看到葉夢蘿投過來的眼神后,他立馬會意地點了點頭,看來女兒是看上了這個江風了。那麼,他就幫女兒留下吧。

不過,江風殺了蘇文錦之後,還是當著蘇家家主的面殺的,這讓蘇家家主的面子沒有地方擱,直接爆發了出來:「好你個小子,老夫已經讓你手下留情,你竟然還是殺了我們蘇家的子弟,還真是不把我們蘇家放在眼裡!」

「蘇家?若是我技不如人被蘇文錦所殺,那你肯定不會出手阻攔的吧!」江風冷笑著看著蘇家家主,他很清楚這個世界的規則,實力為尊,其他的一切都是浮雲,只要你的實力夠強,那麼,殺一兩個人又算得了什麼。

「好小子!看來老夫不讓你吃點苦頭,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蘇家家主一步踏出,那渾身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一些修為低下的子弟這會兒都有些站不穩,這就是先天境的高手,實力果真是不一般,蘇家家主如今處在先天境四重天巔峰時期,與之前江霸天的實力一般無二,所以,彼此都算是有所克制的,但是,他的面子居然被一個小輩駁了,他要是不出手的話,還被人會認為他這個蘇家家主窩囊呢。

「蘇譽!你還真當我江霸天是個擺設,想要動我兒子,你首先得過我這一關!」江霸天一步踏出,他也絲毫不再隱藏自身的氣息,那一股強大的氣息釋放出來,先天境五重天的氣息一點都不摻假,雖然是以藥物提升上來的,但是,光這一個等級的差別,就已經能夠壓死人了。

面對著江霸天的壓迫,蘇譽一下子就蔫了,這江霸天這個老狐狸什麼時候居然已經突破了,這修為上的差距,他可不敢貿然行動,不過,他也不能就此罷休。

「江霸天,你想要恃強凌弱,要知道這可是鄴城,我們鄴城可是有規矩的,殺人者自然是要償命的,城主,你說呢!」蘇譽這會兒只能江希望寄托在城主的身上了。

不過,城主這如今得知了江霸天的修為還有這江風的實力,他自然不會因為蘇家而去得罪江家的,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殘酷,捧高踩低,這是規則。他這個鄴城城主的修為也不過是先天境五重天而已,如今這江霸天的修為也提升上來了,自然是要拉攏的。而且,他也看出來了,這江家以後的前途可謂是風光無限,為了一個小小的蘇家去得罪這樣一個即將崛起的家族,他除非腦子進水了,否則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好了,蘇譽!這比賽就有輸有贏,生死本來就難料,這也只能怪你們家的子弟主動去挑釁,難道還要讓別人忍受著么?」城主言辭嚴厲地說道,這偏袒之意已經很明顯了。

蘇譽也不敢繼續在這裡強辯了,這如今的形勢已經很明了了,他繼續在這裡糾纏下去只會是更加慘淡。

接下來就是宣布了這一次的成績,毫無疑問的江風奪得了這一次狩獵大賽的魁首,而陳無赦,蘇恆還有風傲塵三人並列第二,這樣的成績讓眾人都是大吃一驚,不過,因為葉夢蘿的緣故,說這一次除了江風之外,其餘三個並列第二的也可以進入雲真派進行修行,這也算是一個圓滿的大結局了。

不過,江風此刻心中有一點疑惑的就是那個出現在這蠻荒森林當中的那個女子究竟是什麼人,為何出來了之後卻不見那個女子的蹤跡,那個女子的實力絕對不一般,難道說她並非鄴城中人。

待眾人走得差不多了之後,江霸天也走到了江風的跟前,拍著兒子的肩膀一臉欣慰:「風兒,為父為你感到驕傲!」

「父親!」江風恭敬地施了一禮。

這會兒城主跟前的小廝走了過來:「江老爺,我們城主今晚設宴慶祝這一次的狩獵大賽,還望江老爺到時候能與江少爺一同參加!」

「這是自然!」江霸天欣然答應。

而江風這會兒不由地看向了城主的方向,正好對上了那個跟城主在一起的女子,那個女子的容貌看不大清楚,不過,好像有一道凌冽的目光在掃視著自己似的,讓他覺得不安,他很快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風兒,咱們回去吧。」江霸天說道。

「是,父親!」江風沒說什麼,只是跟著江霸天離開了這裡,接下來,就該好好地準備準備了,馬上就要離開鄴城外出修道去了。

… 江府,前廳。


此刻,江霸天坐在家主之位上,而江風則坐在江霸天的左手邊的下位之上,江霸天看著江風的臉上的那抹欣慰和滿足是沒有絲毫的掩飾的。

「風兒,這一次你可真是為咱們江家爭光了!」江霸天看著江風興奮和喜悅之情難以掩飾,沒想到自己這個最讓人頭疼的兒子如今取得的成績確實最耀眼的,想當初英兒自出生開始便就是整個鄴城關注的焦點,不過,當初的狩獵大賽中也未曾有風兒這般的成績,這真是讓人喜不自勝啊。

江風對於這一次的結果也很是滿意,不過,他的追求可不止步於此,想想江沫英的修為,先天境九重天高階的修為了,自己如今與大姐之間的差距可還是十分大的,所以,他必須得多加努力,想必這外邊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自己可不能因為這麼一點小小的成就就驕傲得意吧。

「父親,這是孩兒應該做的!」江風看著父親恭敬地答道,雖然說自己並非真正的江風,但是,好歹自己已經佔據了這個身體,就應該承擔起這個身體該負的責任。

「好好好!」江霸天看著江風如今這般懂事,心中也是十分寬慰,想想半年前,江風還是讓他十分頭疼的,只不過短短半年的時間,江風就有了這樣大的變化,真是令人欣慰不已啊。

「父親,孩兒先回去準備一下,咱們一會兒就去城主府上吧!」江風站起來請辭到。

「好,你回去準備下。為父也稍微準備下,咱們今天晚上可不能讓別人小瞧了去!」江霸天滿臉笑容,這如今可是他們江家最威風的時候,之前總是拿他的風兒說事兒,如今自己江霸天這一脈一門三個子女各個都是拔尖的,這讓他這個做父親的也是面上很有光。

「是,父親!」

江風從前廳退了出來之後,就直奔自己的小院子而去了。


江風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如今他狩獵大賽中奪得魁首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鄴城,自然整個江家的人也全都知道了,一直都侍奉著江風的這些奴才們一個個也都是興奮不已,雖然他們家少爺平時待人有些嚴苛,可是,心卻也是好的,自從少爺這一次外出回來了之後,對待眾人更是不錯了。不過,此刻眾人卻是議論紛紛。

「那個紫嫣可是真夠煩人的,仗著少爺以前的寵幸,如今居然沒有得到少爺的允許就私自進入少爺的房間,如今這可如何是好?」

「這有什麼,我看吶,少爺現在這麼不待見她,她還這般不知羞恥地往上貼,遲早都是要惹怒少爺的!」

「不過少爺可真厲害,人人都說咱們家少爺是廢物,可是,如今咱們家少爺卻奪得了第一名,狠狠地打了那些驕傲的天才們一巴掌,看看誰以後還敢說咱們家少爺是廢物!」

「嗯嗯——就是!」

眾人這會兒可都是為自家少爺如今取得的這番而感到驕傲,這就是所謂的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他們這些做奴才的也跟著臉上有光。

「少爺回來了!」這會兒有人眼尖看見了江風從外邊走了回來,直接喊道。

「少爺——」

眾奴才們聽到了這一聲之後,這才停止了他們的議論,紛紛站好了之後,一副興奮不已的模樣沖著江風叫道。

「嗯!」江風只是掃視了一圈眾人點了點頭,不過,讓他好奇的卻是那個一直纏著自己的紫嫣卻不再這裡,這的確是有些好奇,不過,卻並不讓他過多思考,畢竟被那個女子纏的他都快有些無語了,不管怎麼說都是一個女子,他也不好做的太絕了,而且,都是自己現在的這個身體的主人之前惹下的風流債。

「恭喜少爺奪得魁首!」

眾奴才們紛紛道賀道。

「好了,你們就忙你們的去吧,沒有本少爺的吩咐,任何人不許打擾,知道嗎?」江風滿意地沖著眾人點了點頭,然後吩咐道。

「是,少爺!」眾人應了一聲后,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江風朝著房間的方向走了過來,他剛把房門打開,就看見了在自己的房間之中坐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不用猜就知道是之前在院子之中沒有見到的紫嫣,他眼睛微眯著,沒想到這個女子居然如今這般不知羞恥地進入到自己的房中來了,這讓他頓時臉就黑了一半,若是再這般縱容下去的話,這以後還不知道該怎麼無法無天了。

江風為了不引起外邊的人的注意,將自己的房門給關了起來,這也算是給這個女子留了幾分面子,否則,他就會當著眾人的面,讓她顏面掃地的。

「紫嫣,誰讓你進來的!」江風直接走到了紫嫣的跟前,一把拽住了紫嫣的胳膊,將她拽了起來。而紫嫣也順勢柔弱地直接投入到了江風的懷抱之中,那嬌弱豐滿的身體直接貼在了江風的懷中。

可是,紫嫣一轉過身來,卻讓江風大吃一驚,這紫嫣今天可是完全與平時不同,說實話,比起平時來更加風?騷,讓人心底的那一股火焰也逐漸地引燃了。

紫嫣今天化著艷麗的妝容,那妖艷的媚眼,以及那緋紅的臉頰,還有那飽滿而紅潤的雙唇,更加誘人的卻是那半裸在外邊的胸前的一對雪白,那衣服開的很低,幾乎可以媲美現代的那些明星在走紅毯時所穿的衣服一般。

江風可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此種情景,怎能讓他不心動呢,不是隨便一個美女就能讓他把持不住的,而且,在這一方面,他可是有潔癖的,這個女人雖然說之前也是跟了自己這如今的身體的主人,可是,畢竟他不是,他不過是靈魂重生在了這具身體之上而已,他直接將投懷送抱的女子給推了開來。

紫嫣被推了一下差一點摔倒,不過,卻靠在了桌子上,那胸前的一對豐滿差一點就要從那開的低的幾乎不能低的衣服之中跳躍出來了,她一臉哀怨地看著江風:「少爺,奴婢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少爺要對奴婢這樣呢!」

「做錯了什麼?你還好意思來問本少爺!」江風壓制著心底的那股火焰,讓自己平靜了下來:「你身為一個婢女居然私自闖入本少爺的房中,並穿成這樣來色誘本少爺,這是你一個婢女的本分/」

面對江風這般嚴詞呵斥,紫嫣那哀怨的嬌容上呈現出了恐懼之色,她未曾想到過江風如今居然這般地厭煩自己了。

「少爺饒命!」紫嫣立馬跪了下來。

江風也不想殺了這個女子,只是冷冷地吩咐道:「好了,從今以後,你就不用來這個院子了!若是再犯!定當嚴懲不饒!」


一個大胸長發蘿莉坐在蕭讓邊上,手裡拿著羽毛扇,在給蕭讓慢慢的扇著風。

Previous article

太清道人渾身散發出金色寶光,光芒層層綻放,形成一片片如同龍鱗般的光刃。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