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書起身,拉着小菲往外走,陸少卿早就帶着美女神龍擺尾去了。

唐書在會所開了一間房子休息,他把燈光調的很暗很暗。

小菲有些臉紅,她先去洗了澡,出來的時候只圍了一條浴巾,頭髮溼溼的搭在肩膀上。

暖光曖昧的燈光,讓她的皮膚呈現出一股淡淡的迷人光澤。

她的臉有些發紅,害羞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坐在牀上,穿着白襯衫的男人。

小菲見過許多男人,可是像他這麼好看,這麼有魅力的她第一次見。

她十分欣喜。

她走到唐書面前,她看到他眼中閃動的熾熱。她圈住他的脖子,親吻他的嘴…

唐書順勢抱住她,很快他們倒在牀上!

“我愛的不是回憶,是你,你知道嗎?”唐書夾着酒氣的聲音傳來。

小菲嬌羞的躺着,任由他做任何事,可是唐書似乎並沒有她想的那麼着急?

“我到底哪裏比他差?”唐書又說:“我比他愛你,他只是個骯髒的噁心的男鬼?爲什麼你都不嫌棄?卻要嫌棄我?”

唐書說。

小菲總覺得該接下他的話,她低低的說:“唐總,您說什麼?”

唐書的身子一僵。

所有的動作停止,他爬起來看着牀上的小菲。

剛剛還溫柔似水的臉,忽然變得冷冰冰的。

他整了整衣服,冷酷又嘲諷了笑了一聲:“終究不是她,我還是騙不了自己啊!”

他拿起外套,從錢包裏掏出一疊子錢放在牀上。

轉身就要走。.

小菲懵了,這是怎麼了?

她還光着身子,卻也顧不得。

“等等…“

她叫住唐書。

唐書腳步頓了一下,回頭。

“唐總,爲什麼?”

她還從沒見過哪個男人,在這種時候忽然停止,把她丟下的。

唐書衝她笑了一下:“告訴我爸,以後不用搞這些沒用的!”

說完就出了門。



我又在博物館周圍轉了一圈,還是沒有收穫,晚上就在車裏貓了一夜,等到第二天,再去博物館的時候,卻發現那裏已經封館了。

“說好的展覽三天,怎麼就封了?”

“是啊,昨天聽人說那古屍極其美豔,而且保存完好,我才特地來看看的,怎麼就封了?”

“聽說是古屍丟了!”

“怎麼會丟?難道是詐屍了?還是根本這就是博物館導演的一齣戲?請了個漂亮的男模演古屍,給博物館刷好評?”

“我看有可能,當年的馬王堆女屍都沒保存的這麼完好過!”

“就是,還說丟了,這裏戒備森嚴,從這偷走古屍簡直是做夢!”

“就是就是,這個博物館真是太缺德了!”

“…”

我聽着人羣的議論,心中有些興奮,又有些忐忑。

看來是景文那個幼稚鬼得手了。

這小子從前就是陰陽盟外堂的堂主,專管打探情報搞刺殺這一套,雖然現在科技發達了,可景文用的可是祖宗級別的一套,特殊部門還不能拿他怎麼樣。

我開着車正要走,突然前面來了幾個人,圍住了車子。

我一看這陣仗就知道是什麼人了。

我想跑,可惜根本跑不了了。

束手就擒。

我被帶進博物館8樓的一個辦公室,對面坐着兩個男人,一個三十多歲,看着很老練,另一個很年輕,長的挺帥。

從我進門起,帥哥嘴角始終含着一抹似有若無的笑。

如果是以前看見帥哥這麼衝我笑,我肯定覺得他對我有意思,然後紅着臉跑開。

但是現在…

咱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論氣質沒人比的上景文,輪長相不會有人比邪月更漂亮了,何況我還見過好看的不像人的慕霆延。

所以這位帥哥在我眼裏就變成了一般“貨色!”

我睜着無辜的大眼睛問:“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抓我?”

中年男人冷笑:“蘇顏,你別裝了!”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我問。

中年男人拿出一張照片,拍到我面前問:“他在哪?”

我看了看照片,有些模糊,應該是監控視頻,不過那鬼頭鬼腦的神態,我再熟悉不過了!”

我嚥了咽口水說:“這不是展櫃的古屍嗎?昨天我還來看了,長得挺帥的!”

說完我又補充:“大叔,說實話,要不是他是個古屍,我真就很喜歡他呢…那個大叔你別誤會啊,我不是戀屍癖,我是真覺得那個古屍長得帥…”

中年大叔臉有些發青。

“咦?”我指着照片說:“他怎麼活了?”

然後我打量了大叔一眼說:“我知道,這肯定是你們博物館請的模特,用來騙人的,什麼古屍,都是騙子…”

“撲哧!”

旁邊的年輕帥哥沒忍住笑出了聲。

中年大叔瞪了他一眼。

“蘇顏,你別告訴我你不認識這是誰?我們都知道了,你和這個畜牲是一對!”中年人毫不客氣的說,語氣中滿是不屑和嘲諷。

我真的討厭別人這樣侮辱景文。

我冷笑:“大叔,我是有男朋友,不過他不是畜牲,我是守法公民,良家婦女,你們把我抓到這來我會告你們綁架。”

大叔冷哼:“死鴨子嘴硬,這個就是景言,好多人能證明。”

“證明什麼?一張破照片,你們連假古屍的事都能做的出來,一張照片不算什麼,少在這炸炸呼呼的唬我。”

“他殺了清平盟主和我們特殊部門北方區的部長,現在又偷走了古屍,你是他的同謀,只要我想,會讓你永遠待在監獄裏!”

中年大叔氣哼哼的威脅。 “誰殺人了?拿出證據好不?我和我男朋友前些天一直在平城遊玩,你們六科的許桐,三科的尹素月都能證明。”

我雖然不報太大希望,可還是把這兩個人搬了出來,因爲事情不過幾天的時間,雖然我感覺有人一定抹去了證據,不過還是覺得,有一絲希望總是好的,而且我現在不認識別的人了。

“許科長他們被派去執行一個任務,現在聯繫不上,至於尹科長…”中年大叔大喘氣的說:“她倒是在,不過她見你們的時候,案子已經發生了!”

我心一沉。

隨即想起什麼似的說:“我們在平城住的酒店,那裏應該有監控的。”

中年大叔冷笑:“是有,不過案發的那兩天你們半夜都出去了。”

我暗罵該死,那兩個時間點,我們一天去了顧少家,一天出發回林市,誤入了屍鬼村。

有口莫辯,我乾脆也就不吭聲了。

中年男人又說了幾句話,見我沒動靜,氣的沒轍。

年輕男人看了看他說:“劉副部長,你先出去,我和蘇小姐單獨談談。”

劉實雖然不樂意,可是也沒法,只得自己先出去。

“蘇小姐,我姓鍾,叫鍾離。”他很禮貌的說。

“你好,鍾先生。”我說完又補充:“我什麼時候可以走?”

“你男朋友不回來說明問題之前,你哪都不能去!”鍾離客氣的說。

我點點頭:“所以這算是拘禁我了?”

“協助調查而已。”

我舒了口氣:“鍾先生,你也清楚,我男朋友是不會無緣無故殺人的,何況那幾天我們確實是待在平城。”

鍾離笑了笑:“這個…我個人很清楚,不然我們對待蘇小姐,也不會這麼客氣了。”

他說完往前走了幾步說:“那蘇小姐覺得是誰殺了我們部長?要知道他的修爲可是很高的,這個世上能殺他的人不多。”

我低着頭想了一會兒,還是搖頭:“我確實不知道!”

鍾離眯着眼睛,似乎在猜測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我補充:“不過,我想起一件事,之前尹科長說過一個紙人的事,當時是找我們幫忙的,我當時覺得沒有什麼,現在想想或許和部長遇害有關。”

“蘇小姐,一個紙人,再厲害也殺不了部長…”

“可如果是裝成部長信任的人?會不會有機會下手?”

鍾離猶豫了下說:“我會查清楚,這段時間就委屈蘇小姐,待在這裏了。”

我被帶進一個休息室,環境到是還不錯,累了一天了,我脫了外套,躺在牀上休息。

突然,外套裏掉出一個紙條,居然是幼稚鬼畫的一副畫。

他一直用不慣現代的筆,畫也不是很好看,是一隻長頸鹿和老鼠。

我一個機靈坐了起來,一把把紙條塞進了嘴裏。

等鍾離他們衝進來的時候,紙條已經被我嚥進了肚子裏。

“鍾先生,什麼事啊?”我笑了一下。

鍾離看着我,再也沒有了之前的謙和。

“蘇小姐,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

“什麼?”我無辜的問。

“景先生現在的處境很危險,而我們是能找出證明他不是兇手的人,現在外面清平盟已經瘋了一樣在找他。你也清楚,玄門的規矩,只要手刃了他,對坐上盟主的寶座是很有利的。所以,現在你還不肯說出景言在哪嗎?”

鍾離的說辭的確很有誘惑力,可惜我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懵懂的小姑娘了。

既然清平盟這麼着急抓到景文那特殊部門又何嘗不是?鍾離是副部長,對於正部長的位置,他未必就不心動。

所以,他的話,我不信。

“那還請鍾先生儘快找到兇手,還景言一個清白。”我說。

鍾離看了我幾眼,最後摔門走了,我長舒了一口氣。

心裏把幼稚鬼埋怨了一遍,誰家留紙條,不放在顯眼的地方?還放在我兜裏?他是怕我找到嗎?

鍾離出了房間,對一旁的小劉說:“調監控!”

很快,房間的監控畫面出來了。

“放大!”

畫面放大,卻還是看不清字,鍾離說:“交給技術部門一定要查出這個紙條上寫的什麼字。”



我看了看四周,發現了那個小監控器,我有些不確定,剛剛紙條的內容會不會被發現了?

而且我必須儘快離開這,景文一定會去找我的。

至於紙條的內容,即使鍾離看了,也根本發現不了什麼,因爲那是隻有我和景文懂的暗語。

我躺在牀上,暗暗鬆了一口氣,這個幼稚鬼,有什麼話,走的時候不能明說嗎?非要搞這麼一出…

我忽然坐起來,不對勁,幼稚鬼既然走卻這樣留暗語是爲了什麼?難道他當時不能明說?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跟我表達嗎?

那也就是說,我們那個時候已經被人監視了的,他肯定察覺到什麼,所以才默默的走了,把危險引開,然後寫了一個這樣的紙條,讓我去那裏等他。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一定是這樣。

我壓抑着內心的興奮跑,看了看牆上的掛鐘,現在才下午六點鐘,一會兒應該會有人給我送飯…

果然,6點半的時候,一個年輕人送來了飯,我吃飽喝足了,繼續躺在牀上假裝睡覺。

監控器那頭。

鍾離看着破譯出來的東西問:“這是什麼?”

一旁的技術人員也很詫異:“看着像一副畫,好像是長頸鹿和老鼠?”

鍾離也覺得像。

搞什麼鬼?

他不認爲這是一副普通的畫,一定含了什麼信息是那隻男鬼留給蘇顏的,可是他這個局外人還是不會懂。

“鍾部,要不要去動物園查查?”

鍾離一時沒有很好的辦法,點了點頭,可是心中卻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如果真是動物園的話,怎麼會有老鼠?

怎麼想都不對。

“給我盯緊了,這個女人狡猾的很!”鍾離吩咐完就出門去吃飯了。



小菲又來到唐書的家,從那天之後,她就不在夜總會做了,她突然很想從良了。

得知自己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她也嚇了一跳,爲什麼,她說不清楚。

可能是她真的喜歡唐書了?

或許吧,她或許還喜歡他的樣貌,他的錢他的身份…

管他呢。

她早早的來到唐書所在的別墅區等着,可惜沒有等來唐書,卻等來了陸少卿。 陸少卿依舊我行我素的,帶着一個漂亮女人剛剛出門,他還以爲看見鬼了?這幾天出了這麼大的事,蘇顏那個掃把精難道又來找唐書的晦氣了?

他本來不想管,可是呢,這個掃把星和她的掃把星男鬼是他的仇人,而且唐書救過他,他正好大早上尋點樂子。

他摟着身邊美女的腰走過來,等看清長相才發現自己搞錯了,這女人和掃把星蘇顏眼睛臉型有些像,可是細看,氣質什麼的根本不一樣。

老唐和老崔在不遠處的山溝,踉踉蹌蹌腳下絆跤,終於摔在地上。後面的三個士兵到了,端起槍對準兩個人的腦袋,真不客氣,“砰砰”就是兩槍。沉悶的聲音劃破夜空,我呆呆看着,全身冒涼氣。

Previous article

羅富貴身體身體上,只有一團黑影。細看,不過一團煞氣,連陰魂都談不上。我本意是儘量激怒他,打算激起那團煞氣的兇性,或者其他可能的情況。到時再見機行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