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心中,他這樣想著,有便宜不佔才是傻子呢?

孟秋的手就要摸到芸兒****的時候,一道紫色雷電滾涌,在星河裡面疾馳而來。

「等等我!」吞雷獸焦急的聲音傳出,直奔孟秋而來。

孟秋趕緊將手縮了回來,唯恐被吞雷獸發現自己的舉動。


「該死的阿紫,又壞我的好事。」孟秋在心中不滿的嘟囔了一聲。

吞雷獸飛奔到孟秋的身邊,落在孟秋的肩上,帶著委屈道:「小孟子,我來了,我跟你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你答應我的事情可不能不算數,以後,我們就是鐵哥們,好夥伴了。」

吞雷獸唯恐孟秋不帶它離開似的,眼中很是擔憂。

「阿紫,我答應過的事情自然要履行了,我們這就一起離開。」孟秋不耐煩的說道。

「太好了。」吞雷獸一聲驚呼,滿眼的欣喜。

吞雷獸想要離開,可受到雷帝傳承意志的約束無法離開,可是孟秋就不同了,只要孟秋答應,它就能夠離開,這就是吞雷獸為什麼要找上孟秋的原因了。

「小孟子,我知道你有一個仇人,所以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簽名,你要是有時間去處理他的話,等踏出雷帝傳承之後,我就帶你去找他。」吞雷獸趕緊表現自己的功勞。

「是誰?」孟秋好奇的詢問。

「就是那個對血遁之術學了一點兒皮毛的那個小子,叫什麼名字雷爺可沒有那個興趣知道。」吞雷獸很是倨傲的說道。

「木易山!」孟秋想到了一個人,眼中寒光一閃。

自從木易山殺了孟清水之後,孟秋就將木易山視作了必殺的對象,在紅霧迷谷木易山逃了一次,在雷帝傳承當中,木易山跟杜濤一起攻擊他,又讓木易山逃了一次。

「你確定能夠找的到他,不管在什麼地方?」孟秋詢問,對於吞雷獸口中的簽名是什麼東西,他沒有興趣知道。

「當然了,他就算是死了,我也能找的到他。」吞雷獸自信滿滿的說道。


「這就好!」孟秋臉上一喜。

星河古路在流淌,彷彿穿插著一個個空間。

孟秋望了一眼芸兒的胸,並沒有再去整理那稍顯凌亂的衣衫。

孟秋能夠感覺的到,星河古路流動的速度很快。

不久之後,星河古路一顫,沉睡在其中的身影,在光芒的帶動下,朝著各自進入到雷帝傳承的地方而去。 天瀾大陸的四面八方,雷帝傳承降臨時所出現的規則慢慢的消失。

倏爾之間,一道道身影宛如長虹,從虛空當中飛奔而下,朝著各自的勢力而去。

雷帝傳承消失了,進入其中的三千人活下來的全部出了雷帝傳承。

天瀾大陸無法平靜了,各方勢力盯著眼前的少年男女,滿眼的欣喜。

此刻他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活下來的人身上,對於死掉的那些人,沒有太多的在意。

天聖殿巨大的廣場上,蒼白璐等人出現的剎那,天聖殿主蒼老的身影飛奔到蒼白璐身邊,焦急的詢問道:「女兒,怎麼樣?獲得完美骨身了嗎?」

「沒有,此次進入雷帝傳承,突然殺出來一匹黑馬,完美骨身讓他獲得了。」蒼白璐道。

「是誰?」天聖殿主失望的詢問。

「一個叫做孟秋的少年。」蒼白璐神色黯然,如此解釋。

「孟秋是誰?誰知道他的來歷?」天聖殿主低沉出聲。

天器宗,宋玉玲等人的身邊,同樣簇擁著天器宗的幾位大人物。

當這幾位大人物知道雷帝傳承當中所發生的事情之後,暗自詢問道:「孟秋是誰?天瀾大陸何時出現了這樣的一位少年,為何我們連一點兒風聲都沒有聽到呢?」

暗影樓同樣如此,幾尊氣息強橫的身影將孟秋這個名字牢記在了心頭。

芸兒的心思卻不在孟秋的身上,她依舊不解,為何她踏出雷帝傳承的時候,她的胸部依舊顯得凌亂,似乎,有人近距離接觸過一般,這樣的發現讓芸兒差點兒發狂。

「那頭跟孟秋一夥兒的小獸,肯定知道端倪,等下次有機會見到,一定要問個所以然。」芸兒如此想著。

天瀾大陸內,近乎所有的勢力,第一時間全部得知了孟秋之名。

以前,孟秋僅僅是孟家鎮的一位少年,籍籍無名,伴隨著他獲得完美骨身,以及比完美骨身更加厲害的造化之後,孟秋的名字,一時之間傳遍了天瀾大陸,人人皆知。

孟秋在祭台上面所獲得的好處整個天瀾大陸無人可知,不過,眾人可以想的到,定然不凡,能夠讓雷帝傳承延遲十日關閉,由此可見非同一般。

踏星閣內,孟秋等人進入雷帝傳承的這段時間甚不平靜。

閣主韓四海、二長老徐福和三長老吳超,在副閣主馬立天、大長老杜文賢以及四長老夏山的打壓下,節節敗退,兩派的強者不止一次大打出手,結果韓四海等人大敗。

踏星閣近乎八成的武者,如今已經投靠在馬立天的麾下。

韓四海等人也是受傷不輕,效忠於身邊的二成武者,此時也是人心惶惶。

此刻,踏星閣的眾人面懷期待的等待著從雷帝傳承當中出來的眾人。

馬立天的身後,陣容龐大,氣勢洶洶。

韓四海的身邊,跟著不多的一些武者,人數大概在幾百人左右。

「等杜濤、馬彩霞和夏家河歸來之日,就是我徹底掌握踏星閣之時。」馬立天興奮自語。

這一天,馬立天籌備多時,終於能夠將踏星閣的大權掌握在手中,他是喜不自勝。

「濤兒,你是我的驕傲,為父相信你在雷帝傳承當中一定能夠大發異彩的。」杜文賢摸著鬍鬚,欣慰的笑著,一點兒也不為杜濤的安危擔心。

四長老夏山同樣自信滿滿的笑著,他低聲嘀咕道:「如果順利的話,孟秋、韓高強、徐倩和吳悔四人,已經隕落在雷帝傳承當中了。」


踏星閣進入雷帝傳承的有十人,除了杜濤、馬彩霞和夏家河之外,剛剛加入踏星閣的凌成文、戚文和郭蕊三人,同樣是馬立天一方的人。

十人中,杜濤六人滅殺孟秋四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反觀韓四海、徐福和吳超三人,他們的臉上可謂是滿臉憂愁,很是擔心。

三人內心祈禱,希望孟秋四人能夠安然無恙的歸來。

終於,迅疾如飛虹一般的身影落在了韓四海和馬立天等人的身邊。

出現的身影有八人,卻唯獨不見杜濤和馬彩霞的身影。

「我的濤兒呢?」大長老低吼中詢問。

「我的女兒在哪裡?為何沒有跟你們一起回來?」馬立天臉上的喜色收斂,一下子變得殺機森然。

馬立天和杜文賢,已經察覺到情況的不妙,兩人有一種感覺,馬彩霞和杜濤恐怕已經死了,可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顯得特別的憤怒。

夏山看著兒子夏家河安然無恙,心中稍微放心,可當他發現孟秋等人全部都回來了,而且,韓高強、徐倩和吳悔三人的身上,散發著連他都心驚的氣息后,他的心頭一片低沉。

孟秋八人中,徐倩三人的修為都是天靈境巔峰,這對踏星閣來說,那是至強的存在。

凌成文的修為也是晉陞到了天靈境巔峰。

夏家河、戚文和郭蕊三人,他們的修為在天靈境高期,放眼進入雷帝傳承當中的所有人,三人是極少數沒有晉陞到天靈境巔峰的人之一。

孟秋氣息內斂,氣質驚人,給人的感覺很是危險。

孟秋八人出現在踏星閣眾人面前的瞬間,七人的目光放在了孟秋的身上,孟秋擊退三大天女獲得完美骨身,並且進入到了雷帝傳承的第四個區域的事情,他們在雷帝傳承內就知道了,此刻有機會看到孟秋,七人的臉上露出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韓四海等人心中大喜,臉上的擔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狂喜。

夏家河的神情從孟秋的身上收回,聽著馬立天和杜文賢滿含殺意的聲音,他複雜的說道:「杜濤和馬彩霞死在了雷帝傳承當中。」

「死於誰手?」馬立天和杜文賢異口同聲的質問。

「這?」夏家河一陣猶豫,並沒有說出孟秋這個名字。

他唯恐引起孟秋的不喜,所以沒有直說。

「說?!」馬立天和杜文賢殺機騰騰的逼問。

「家河我兒,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夏山面色嚴肅的呵斥。

「我。」孟秋站了出來,平靜開口。

一語出,震驚四方。 孟秋向前走去,神情平靜,沒有絲毫的氣息散發而出,可給人的感覺,卻是很危險。

「你竟然敢殺我的女兒。」馬立天暴怒,怒火洶湧,眼中殺意席捲而出。

「孟秋,你殺了杜如蘭跟我兒杜海,現在又殺了我兒杜濤,此仇不共戴天,不將你殺了,我誓不為人。」杜文賢怒不可遏。

馬立天和杜文賢對視了一眼,兩人的身影飛奔而出,直接朝著孟秋殺去。

儘管兩人感覺到孟秋不可小覷,可兩人無所畏懼,就算孟秋再厲害,也不過是天靈境的強者,兩人聯手之下,孟秋只有飲恨當場的份兒,兩人有自信能夠殺得了孟秋。

韓高強等人搖了搖頭,暗嘆馬立天和杜文賢這是在找死。

他們並沒有任何的舉動,踏星閣的局勢他們已經看出來了,既然兩人想死,在孟秋的手中,兩人哪有抵抗的實力。

馬立天和杜文賢對孟秋的恨意很深,踏星閣少了這兩人才會平靜,所以,韓高強等人冷眼旁觀,沒有任何的提示,也沒有任何的擔心。

「這是何必呢?要是讓你們知道,三大天女都拿孟秋沒轍的話,相信你們不敢出手了。」夏家河看著出手的馬立天和杜文賢,神情複雜的呢喃起來。

「小心!」韓四海等人提醒,他們唯恐孟秋受到傷害。

可當韓四海等人發現,韓高強等人沒有半點擔心,反而面帶嘲諷之後,韓四海等人暗自思忖道:「難道,孟秋厲害到了能夠殺掉馬立天和杜文賢的地步。」

這樣的想法讓人很難接受,可他們卻是這樣想了。

要是讓韓四海等人知道,就算是百個馬立天和杜文賢這樣的人對孟秋都構不成威脅的話,韓四海等人恐怕會震驚到無語的地步。

「為何,我兒家河對馬立天和杜文賢的舉動,很是嘲諷呢?」夏山對兒子很是了解,他看著夏家河臉上的表情,就明白了不少端倪。

「杜文賢,想必你不知道,你嘴裡面一直念叨的杜海並不是你的兒子,而是杜如蘭跟孟承天生的兒子吧。」孟秋帶著嘲諷,對著杜文賢說道。

「胡說,杜海怎麼可能會是別人的兒子?他是我的種。」杜文賢低吼道。

「是我胡說嗎?」孟秋喃喃自語,臉上的嘲諷更加的熾盛。

看著殺來的馬立天和杜文賢,孟秋不以為然道:「竟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就憑你,也敢口出狂言,給我死。」馬立天聲震如雷,殺招傾瀉而下。

「爆血拳。」

「爆骨拳。」

孟秋揮手間揮舞出來了兩拳,這兩拳的攻勢瞬間將虛空打穿,毀滅的氣息震蕩四方。

「不!」爆血拳的殺威籠罩在杜文賢的身上,他的神情大變,心中惶恐到了極點。


孟秋的強大讓他由衷的心悸,這一拳的攻勢,竟然裹挾著他無法抵擋的殺機。

「彭!」杜文賢的身軀在虛空內爆炸開來,鮮血肆涌。

緊接著,馬立天的瞳孔同樣圓瞪,他驚詫道:「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馬立天的身軀同樣爆炸,死無葬身之地。

杜文賢和馬立天死了,在孟秋的手中,宛如螞蟻一般被輕鬆的碾死。

「怎麼會這樣!」四長老夏山目瞪口呆,心中驚恐到了極點。


而夏山身後的眾人,此刻心中驚恐,看向孟秋的目光別提有多畏懼了。

「隨便揮出兩拳,就將馬立天和杜文賢給滅殺了。」韓四海等人面面相覷,苦澀失笑。

「爹,要不是他們手下留情的話,孩兒恐怕也死在雷帝傳承當中了,不要做任何無畏的抵抗,還是效忠於閣主的麾下吧,我相信閣主大人有大量,不會為難你的。」夏家河出聲。

「哎!」夏山狼狽苦笑,心情沉悶。

他跟馬立天等人本來就是一派,沒想到,馬立天和杜文賢就這麼死了,他像是做夢一般無法接受擺在眼前的事實。

「四長老,夏家河說得對,以前的恩怨就一筆勾銷吧,我們又沒有死結,沒有必要再斗下去了。」韓四海出聲,給夏山擺好了梯子,好讓夏山往下走。

夏山哪裡還敢再跟韓四海敵對,此刻苦笑道:「一切聽從閣主的安排便是。」

背叛韓四海投靠在馬立天一邊的眾人,全部重新回歸到了踏星閣的懷抱。

馬立天和杜文賢的野心,在孟秋的拳頭面前,消失的乾乾淨淨,宛如一個笑話。

韓四海等人,這才有機會從韓高強幾人的口中聽聞孟秋在雷帝傳承當中的事迹。

「力挫三大天女,獲得完美骨身,並且進入到了雷帝傳承的第四個區域。」韓四海等人呢喃,孟秋所取得的成就,讓他們集體瞪眼,震驚一片。

「用不了多久,孟秋將會笑傲於天瀾大陸,這只是時間的問題。」韓四海等人感慨良多。

踏星閣恢復了平靜,徐倩三人所獲得的好處,很大程度上都要歸功於孟秋。

尤其是,三人融合的通靈骨,這對於他們日後的進境非常的有幫助。

凌成文、戚文和郭蕊三人所在的鎮,一舉成為踏星閣的重要勢力。

三人在踏星閣的地位,也是非常的高。

踏星閣後山,孟秋獨坐在懸崖上,他迫不及待在感悟著仙冥雷錄的第一層雷動九天。

三天後,孟秋的頭頂懸浮著一小片雷雲。




王動連忙盤坐而下,開始一心一意維持刀域空間。

Previous article

這時候,張雷的整訓成果就發揮了出來,很顯然,這些戰兵撤退的效率,可以說是都出乎了林封謹的意料之外。幾乎就是幾個眨眼的功夫,身邊洶湧的人潮就退得乾乾淨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