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知道我?不過我不是什麼大劍聖。」

對方微微驚訝了一下,眯眼看了看林安,有一瞬間,林安覺得對方眯眼那剎那所流露的氣息,有種面對史前巨獸般的感覺,就和她第一次遇到穆里尼奧后被強行壓制時的感受一樣。

林安心裡暗驚,難怪資料中將這個男人稱為「最接近黃金劍聖」的人,對方甚至以白銀劍聖階位,有過正面戰勝黃金劍聖的戰績,果然本身的威懾力其實並不下於黃金劍聖,因此知道他實力的人,一般習慣稱呼他大劍聖,這是黃金劍聖的尊稱,說明對方的實力已經得到公認——

要知道,正常情況下,一個黃金劍聖可以打敗另一個黃金劍聖,但要殺死對方,難度則呈十倍上漲。

希瑞爾親王竟然派這位來請她,林安真是受寵若驚,但轉念一想,位比黃金劍聖的強者,可不會輕易被驅動,哪怕對方是和希瑞爾親王關係密切的供奉,何況還是為了找她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

因此林安心裡微動,口上卻順著對方的否認繼續道:

「可據我所知,帝都很多人都認為,您其實早已進階,只是一直隱瞞不露。」

帕特里克的階位一直是帝都貴族圈的謎題之一,卻沒有人敢當面詢問帕特里克,林安此舉非常罕見。帕特里克卻連眼皮也不掀一下,還是那副眼睛半眯半合、帶著淡淡倦意的模樣。

「別人是別人,我是我,他們怎麼想與我無關。」

他淡淡說完,已經不耐和林安這麼走題下去,「你走不走?」

出乎意料地,林安從容的搖頭,「不走。」

帕特里克終於露出詫異,再次掀起眼皮看了林安一眼,林安再度感覺到那種像猛獸般壓迫而來的氣勢。

林安這下確定帕特里克確實沒有進階。但也已經在進階邊緣,精神力恐怕就算限制他進階的那塊最短的木板,什麼時候他能把目光收斂到不讓被他注視的人感覺到這種危險的壓迫感時。大約就能水到渠成了。

「你不怕我。」帕特里克緩緩道,他用的是陳述語氣。

「希瑞爾親王是希瑞爾親王,您是您,您會強迫我去嗎?」

林安笑眯眯答,燦爛的笑容在一張滿是雀斑的臉上不怎麼好看。但她絲毫不覺得,不等帕特里克回答,就自問自答,「我猜您不會。」

帕特里克聞言,終於正視林安。

林安在對方目光的威懾下平靜如常,對面那個神色厭倦的男人終於露出了見到林安后的第一個情緒。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意味深長:

「你很聰明。」

他淡淡說完,笑意一閃即逝。又恢復那種微微厭倦的神色,身形微動。

林安只覺得壓力一松,不遠處的帕特里克變成半虛的殘影,像影子一樣破碎,引得「黑色牛角」附近的平民一陣驚呼。

但沒有一人看到帕特里克是怎麼離去的。唯有林安憑藉感知,隱約捕捉得到對方離去的方向。

「不愧是殺死過黃金劍聖的強者。論真實戰鬥力,他恐怕也並不下於黃金劍聖了吧!」林安看向房頂的方向,自言自語。

「小姐。」

約翰姆終於得以插話進來,剛才林安和帕特里克對話時的氣場,隱隱將其他人排斥在外,連就在林安身邊的約翰姆也無法插入。

那不是法師的精神力壓制,而是修鍊鬥氣的武者所特有的一種互相牽引,一般在戰鬥過程中才能有模糊的感覺,而帕特里克卻舉重若輕地在平常時候使用出來,讓約翰姆有種一旦動彈就會攻擊臨身的感覺。

而附近的人們雖然感覺不到這種氣場牽引,卻也本能地避著走,正常情況下出入頻繁的旅館門口竟沒有一個人在林安和帕特里克對話期間進出。

這樣的強者,如果對林安不利,憑他恐怕擋不住:

帕特里克是在帝都禁制下最恐怖的一種人,雖然被禁制了鬥氣,但憑藉強大的力量和殺死過黃金劍聖的強大武技,帕特里克足以立於不敗之地。

幸好從林安和帕特里克兩人的機鋒中,約翰姆看得出帕特里克對林安似乎沒有敵意,只是約翰姆不明白兩個第一次見面的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默契,讓林安敢於在對方面前拒絕希瑞爾親王的邀約。

「記得我跟你說過,有些人曾經欠過我不小的人情嗎?」

林安知道約翰姆的疑惑,輕笑一聲,揭露謎底,「除了這個理由,我想不到什麼事能讓一位等同黃金劍聖的強者,無聊到跟蹤我們大半天,就為了傳達邀約這種小事——哪怕是希瑞爾親王,也不可能指使他這樣的強者做這種事。」

約翰姆心裡一驚,「他一直跟在我們身後?您發現他了?」

「沒有,但我用『安吉斯的假象』掩人耳目,又是一直往人多的地方鑽,如果不是一開始就綴上我們,估計對方並不那麼容易找到我們。」

林安搖搖頭,她的精神力感知被壓制到正式法師的程度,又一直在人群繁雜的地方,相差一定距離還真是感知不到對方,帕特里克明知直視目光會暴露,平時估計也不會正面看人,所以一直保持那種眯著眼的厭倦神采。

但帕特里克能一路跟蹤不讓他們察覺,這種追蹤術也很恐怖了,加上他的實力,要是在帝都進行生命暗殺的話,除了皇室成員和那幾個大貴族有一定防護能力。一般人還真抵擋不住他。

「不過他既然一直跟在後面,估計我們想釣的魚也不可能會出現了,他這一露面,大概已經打亂了草叢,才藏在裡面的蛇給驚出來了。」

林安又無奈地皺了皺眉,說道:「今天恐怕不會有結果了,我們回去吧!」

約翰姆當然沒有異議,聽到林安說到帕特里克跟蹤他們的原因,他心裡微松,顯然林安所說的人情並不是虛言。如果林安真的讓那麼多強者欠下巨大人情的話,就算那些強者不在帝都,以他們的人脈和力量。林安只要能借一兩分,這段帝都生涯想必不會有太大危險。

至於為什麼是這時候才遲遲找來,或許他們是要觀察林安一段時間,或許是發現了羅迪爾那場鬧劇下潛伏的殺機,察覺有人在對付林安。因此才現身。

帕特里克大劍聖這次的現身雖然意外突然,但也能找出合理的解釋,畢竟強者有強者的尊嚴,不是林安的貼身保鏢,他們作風各不相同,外人很難理解他們的邏輯和想法。哪怕在還人情這種事情上也是一樣。

「但希瑞爾親王那邊?」

約翰姆放下帕特里克這件事後,又想起另一件:林安這樣拒絕希瑞爾親王真的好嗎?她不是要對外示弱?

「示弱的目的就是為了試探權力高層對我的態度,這次希瑞爾親王的邀約。不就是一次好機會嗎?加上有帕特里克大劍聖的插手,甚至也能間接看看劍聖山那邊的態度,有帕特里克閣下在中間緩頰,就算是比較壞的結果,估計也不會太糟。」

關於這些。林安在看到帕特里克並且想到他的身份目的時,就想好了。

作為一個法師新星。林安估計自己的出現就算礙到一些人,但法師群體大概還是會樂見她的崛起,何況她已經拒絕了皇家秘法團和宮廷法師團的邀請,將牽涉到利益糾葛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因此在梅林,對她有威脅而且可能不樂見她這個未來傳奇的權力集體,最有可能是忌憚法師之力量和傳奇之強大的皇室,以及以皇室風向為標的劍聖山了。

林安其實也在想,會不會羅迪爾鬧劇下的刺殺,就是希瑞爾親王乃至他背後的皇帝授意?

畢竟再怎麼看,希瑞爾蓄養的死士中竟然出現其他勢力滲透的棋子,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但最大的嫌疑指向,反而令林安有些懷疑,因為栽贓嫁禍的味道太濃,而且林安沒覺得自己在存在已經達到皇室容不下的地步。

就算萬一真是如此,皇室也有大把機會在路上動手,實在沒有必要等到抵達帝都才有動作,要知道皇帝大概已經確定她背後有傳奇強者的存在,如果她在帝都出事,值此前線戰爭膠著的關鍵時刻,怎麼想梅林也討不了好。

自己身上夾纏太多勢力,林安也知道情形複雜,不過她心裡一直有本帳,正煩惱自己局面太被動,這次適逢羅迪爾的鬧劇引發了一次刺殺,正好讓她有機會看看各方面勢力有什麼動靜,好把她的賬本理得更清楚一些。

***

終年被雲霧籠罩的劍聖山,位於梅林帝都龐培城外約八十里的山麓中。

沒有到過劍聖山的人,一般會把它想象德高大巍峨、深入雲端,而實際上它所在的地方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植物茂密的山麓,山麓深處高低不一的山壁懸崖四面圍繞,中間下凹的地方耗費巨大人力開鑿推平——

所以全大陸武者心目中的聖地,與教廷聖山和魔法之都齊名的三大聖地的劍聖山,其實是一個普普通通、佔地還算遼闊的山谷。

山谷深入山麓,有石板鋪成的小徑通往外界,這些石徑和山谷四面山壁懸崖上的石徑一樣,都是進入劍聖山中修鍊的武者開鑿。一年年下來,山谷中的武者被淘換了無數批,而中間的山谷越來越大,山壁懸崖上的石徑也越來越多,像無數條白色的匹練從山谷往山麓外面蔓延。

一座小小的石山上,一個外表普普通通的中年武者踏著狹窄的石板小徑往山上走去。

他的動作非常穩重,一級一級地踏著石階,節奏不疾不徐往半山的一個平台走去。即將走上平台的最後一級,中年男人鬆了口氣,然後腳下咔擦一聲,質地粗糙、卻因為經年不知有多少人在上面走過而將表面磨得光滑緻密的厚石板上出現了一道裂痕,正好在中年人光著的腳底下。

中年男人看了那道滲入石板對面的裂隙一眼,粗黑的眉頭一抽,濃黑的眉頭像兩根粗大的毛毛蟲,他感覺一道視線向他掃來,連忙抬頭朝坐在平台中間的那個身材消瘦的矮小老者看去,一咧嘴:

「哈哈!這些弟子鑿石真是越來越不經心。這塊石板是隨隨便便在石壁外沿挖的吧,回頭罰他把這條石階再鋪一次!」

他毫不猶豫地將責任推給無辜的劍聖山弟子,反正這種事他幹得熟極而流。

矮瘦老者對於對方這樣掉節操的行為已經習以為常。冷然道:「那個弟子鋪路期間的藥材和訓練你負責。」

他語氣獨斷,平時發號施令已經習慣,說完后不理中年男人一臉鬱悶,立即放下這件事,問道:「人怎麼樣?」

「不錯。」

中年男人知道他問的是誰。臉色正經了點,「您知道要從帕特里克那張河蚌一樣的嘴裡得到這麼一個評價已經很不容易,難怪梅麗莎冕下和冰原前線那幫傢伙都那麼看好。」

「梅麗莎?如果她把這些年在延緩衰老上的時間用在領悟法則上,說不定現在已經是傳奇了——也就五芒星那幾個老東西像幾百年沒見過女人一樣捧著她。」

矮瘦老者言下之意,對聲明顯著的五芒星並沒有多少尊重之情。

他站起來,觀察力強的人可以發現對方雖然消瘦矮小其貌不揚。但一舉一動都帶著某種難以言明的韻律,彷彿長年累月的修養舉止已經融入骨髓,任何一個貴族第一眼見到他。一定會意識到老者出身顯貴。

「秘法團那些老東西,不是說她很有可能恢復?」

老者披上一件薄衣,一步步向中年男子的方向走來,窄小的石階被中年男子擋住,也不見老者怎麼動作。老者一個閃身,已經出現在中年男子下方的十幾級台階上。一步一步緩緩向下走去。


中年男子連忙跟上。

「據帕特里克所說,不是可能恢復,他懷疑她可能已經恢復了,好像是希瑞爾親王說了什麼。」

「這麼說,她也不是因為傷勢需要施救的緣故,才跟著來龐培?哼!小聰明!」

明明有強大的天賦和年輕的資本,卻不懂得珍惜利用,反而攪進這趟渾水裡,終是被權力風光迷昏頭腦,聰明得也有限。

老者冷哼一聲,「不用去多理會她了,無論她背後有多大靠山,現在看來也不過一般,你把我的意思回給皇帝。」

中年男子心裡暗道:

老師這一次是應付呢?還是應付呢?還是應付呢?這幅專心修鍊的樣子騙了多少人啊!

不過他還是在心裡暗豎大拇指:不管那個小傢伙是廢物還是天才,哪怕她是一個白痴,在那樣的背景下也是最寶貴的白痴,不過他們劍聖山攪進去確實沒好處,眼看皇室和缺了一角的五芒星隱隱有些不諧,再加入一個背後有傳奇強者的小法師,真是亂七八糟!

他跟在矮瘦老者身後,又想起一事:

「可是,羅伯特和加百列他們說欠對方的人情……」

「那是他們欠的,怎麼欠就怎麼還,關劍聖山什麼事,你想怎麼做還要問我嗎?」矮瘦老者怒道。

也就是讓私下行為與劍聖山無關了!

中年男子想起老朋友的託付,大喜,「他們把這件事託了給我……」終於能出山了!

「把修石階的錢留下,你給我滾!……」

***

找回馬車回到貴族區,太陽已經微微西斜。

走上通往宮城的大道時,林安忽然改變了主意,要去看看自己的伯爵府,「那幾個莊園草場在城外,全部巡視過來,恐怕天都黑了,不如去看看伯爵府。我還不知道它在哪個位置呢!」

伯爵府位於城內,是現成的宅邸,聽說賜下之前已經翻新過了,用的是國庫里的錢。

像這樣的宅邸,當然是帝都貴族的主要居住地,但也有不少歷史長遠家底豐厚的大貴族,在城外的莊園中修築有城堡,以供族人居住。

現在帝都貴族人數越來越多,用地早已經是入不敷出,像林安這樣的伯爵府就是一塊肥肉。

哪怕它是按照早期的建宅規制敕造。論大小給林安一個孤家寡人居住也已經是大大的浪費了,以它所處位置的地皮計算,少說也要上百萬金雷戈。唯一遺憾的是它並不能隨便出售。

因此林安也沒怎麼關心這處伯爵府的情況,在她心目中自己只是龐培的過客,一處暫居的府邸除了擴大寬敞浪費金錢保養之外,實在沒有太大用處,作為一個法師。用個伯爵府做派頭也實在沒什麼意思。

相比宣誓效忠進入皇家秘法團和宮廷法師團的幾個同伴,可以將功勛轉換為材料供給福利享受和未來法師塔的幾分之一的實惠,這個伯爵府就是假大空的典型。

也不能說梅林就是在糊弄有功之臣了,這其實是公平交換,梅林的論功行賞的慣例本就是封地晉爵,而法師資源卻是有限的。你既然不效忠,憑什麼得到特殊照顧?

林安早就知道結果,一開始就知道得到的大概就是這些。只是心裡多少有點不爽,有意無意間就忽略了這座勛賞中除了封號爵位外最重要的伯爵府。

因為沒抱希望,林安來到伯爵府看到兩列浩浩蕩蕩出迎的仆侍和為首的衣飾一絲不苟的管家時,也微微吃了一驚,才想起自己除了府邸外。還有隨著府邸一起的僕從侍衛,都是按照一等伯爵規制和等級附送的。

只是林安這兩天心思都在應付外界上。收了勛賞禮單后連同西德尼的,都交給約翰姆處理了。

嗯,這麼說,還有幾個莊園和草場連同上面的佃農正等著自己去交接處理。

「洛比奇.漢尼拔,帶領伯爵府仆侍恭迎女爵回府!」

管家服一絲不苟的男管家漢尼拔帶著僕從深深躬身行禮,從他們整齊劃一的動作看,都是經過嚴謹調教的。

「請起吧,漢尼拔管家,你是被分配到我的伯爵府的?看你的禮儀,不像是只練過幾年的。」

「女爵慧眼如炬,漢尼拔祖上曾經出過一位騎士,但子孫不肖沒能繼承先祖榮光,只能依靠先祖留下的遺澤為一技之長。」漢尼拔管家恭敬地說。

「你還是稱呼我法師閣下或者和約翰姆一樣叫我小姐吧,我不習慣被人叫女爵。」

一回來幾十個人恭迎,林安有些不習慣。

不過她已經經歷過太多大場面,公主的待遇也不是沒有享受過,因此很快適應過來,「府邸情況怎麼樣?這些仆侍都是和府邸一起分來的嗎?你給我說說情況。」

一邊詢問,林安一邊往門內走去,一路都有僕從大開門戶,暢通無阻。


「府邸內高等仆侍連同在下在內十九人,二等仆侍三十七人,餘下雜役四十,一共九十六人。所有僕侍連同家人戶籍歸入小姐您的名下。

如果不夠,還可以增添,府邸賜下時,國庫填補了二千金雷戈進府庫中。另外由於小姐您這幾天不在,在下大膽越權分派了……」

介紹完仆侍的情況,漢尼拔管家又說起白金髮各處的布置規劃和仆侍暫時的分配去處,以及每個月維持府邸的大致開銷,用詞簡潔,條理分明,從他細心地注意到說明自己和仆侍的戶籍轉移,間接表忠心的舉動看,他同時還善於察言觀色和揣摩人心,從才幹上看,確實是一個很好的管家人選。

而且從他主動說出二千金雷戈的撥划來看,他也算經得起利誘。


兩千金雷戈對他的家庭來說可不是小錢,林安到手的勛賞禮單上可沒有把這部分寫上去,而從林安兩天都忘記派人來接收府邸的舉動,漢尼拔不會看不出林安對這處府邸不算上心。

何況身為唯一一個本次功勛最高的受勛者,誰也不清楚皇家府庫會劃撥多少額外的勛賞,那麼作為大權在握,在這期間用點小手段瞞天過海,中飽私囊一些還是可以的。

但從林安的感知看,漢尼拔並沒有在他呈上的賬本中做任何手腳。

(未完待續)

PS:

謝謝小李樂容大大、白籽籽大大、張尕大大和falwind大大的打賞!O(n_n)O~

這章略微過度一下,可能會有點慢,不知道大家覺不覺得無聊,不過伯爵府和勛賞的那些東西確實丟了兩三天了,也該注意一下了,所以只好佔一點篇幅,當然這不是轉種田的節奏~不過我在考慮要不要摻點休閒遊玩的情節,畢竟一直這麼綳著,也略微有點緊。但最近是不大可能了,之後些遊獵什麼的才可能會略微輕鬆一點,讓安德烈他們出來賣一下萌。

所以今天出場的新角色:

帕特里克——白銀劍聖頂峰,公認的「大劍聖」,有殺過黃金劍聖的戰績,因欠人情而成為希瑞爾親王劍聖,武器為槍,曾經得到過不知名傳奇的指點。


原本以荊梵玫的實力,她布置出來的靈力牆絕對可以擋住大部分同境界修士的攻擊的。只是可惜的是,荊梵玫的反應太慢了點兒,以至於燕方斬下來的劍氣已經到了她的面前,她的靈力牆也不過是才剛剛成型而已。

Previous article

唐心怡也是再次愣住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