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本以荊梵玫的實力,她布置出來的靈力牆絕對可以擋住大部分同境界修士的攻擊的。只是可惜的是,荊梵玫的反應太慢了點兒,以至於燕方斬下來的劍氣已經到了她的面前,她的靈力牆也不過是才剛剛成型而已。

這樣的靈力牆想要阻擋普通的攻擊自然是足夠了,可是燕方卻是一下就斬出了九道引龍劍氣,那就不是荊梵玫的靈力牆可以阻擋得了的了!

只見這九道引龍劍氣並排著穩穩的斬在了靈力牆之上,這道靈力牆立馬就發出了「滋滋」的刺耳聲,讓人的心緒都緊跟著提了起來。

一個眨眼過後,眾人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荊梵玫布下的靈力牆,已然破碎!

九道引龍劍氣挾著勢如破竹的餘威,猛地一下就擊中了荊梵玫的胸膛!

荊梵玫胸口一悶,倒沒有要吐血的衝動。可是燕方這一招顯然也並沒有手下留情,荊梵玫連連後退,瞬間便已經退到了擂台邊緣!

「二師姐加油!」

智元山的弟子們幾乎都已經把心給提到了嗓子眼兒,高聲吶喊著為荊梵玫助威打氣。

荊梵玫堪堪在擂台邊緣穩住腳步,還沒來得及反應,燕方又是隨手一劍拍了過來,當胸就把荊梵玫拍下了擂台!

輕巧的落在了地面上的荊梵玫羞紅著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又趕緊把手給放了下去,生怕被人看出了什麼端倪。

燕方怎麼能夠這樣呢?接連打了她兩次,還次次都打她的胸!

他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簡直太可惡、太不要臉了!

若是讓燕方知道了此刻荊梵玫心中的想法的話,定會叫苦不迭,大喊冤枉。


他不過是隨手拍出了那麼一劍而已,怎麼可能會專門盯准了女修士的……那個地方去呢!

「二師姐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智元山的弟子都湊了過去,圍繞在荊梵玫身邊嘰嘰喳喳問個不停。

看來荊梵玫在智元山的威望顯然不低,或者也可以說她的人緣很不錯。

看著那邊有些鬧哄哄的情況,黎桐在心裡嘆了口氣。

荊梵玫,可惜了。(未完待續。。)

… 荊梵玫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只是她明顯實戰經驗不夠,所以才會如此輕易就被燕方給打了下來。如果荊梵玫能夠少一點小算計,以及她的應戰速度能夠更快一些的話,就算她最後還是依然會戰敗,但至少,也不會這麼快就被打了下來!

荊梵玫的女修士身份,對她有好處,也有壞處。


她平時在智元山和師兄弟們切磋的時候,估計大家都對她有所相讓。不然的話,以荊梵玫的實力,她的實戰能力,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樣子才對。

荊梵玫根本就聽不見周圍師兄弟們關切的聲音,此時此刻,她的心神,還大多都在台上的燕方身上。

雖然燕方兩次打中了她的胸讓她一陣說不出的羞惱,可是荊梵玫心中更多的,卻是淡淡的喜悅。

這樣的行為,是不是說明,燕方對她,其實也是有些不一樣的呢?

燕方卻根本就沒再往荊梵玫所在的方向看上一眼。

他根本就沒像荊梵玫那樣想那麼多有的沒的,只是在認真的等著自己的下一個對手而已。

事實上,在荊梵玫被打下擂台之後,燕方基本上就已經將對方給拋到了腦後。除非有人刻意提起,估計他根本就不會主動想起荊梵玫來。

讓人意外的是,這一次燕方並沒有等上多久,就迎來了他的下一個對手。

燕方這次的對手,依然是智元山的弟子。而且。還是智元山的大師兄,左文斌!

左文斌今年二十四歲,黃武境九重弟子。而他手中所拿的法器,是一件頂階法器,八寶電光刀!


這把刀的名字,似乎和荊梵玫的長鉤法器的名字,十分的相似。

雖然左文斌只比荊梵玫大了一歲,可是他的外貌看起來卻像是三十多歲的人,這是完全不合理的。

因為修士越是修鍊,外貌看起來就會越加的顯得年輕。很多修鍊了上百年的修士。看起來也不過就是二三十歲的模樣而已。像左文斌這麼年輕的修士。看起來反而比實際年齡要大,這顯然很是不正常。

想來左文斌應該是修鍊了什麼特殊的功法,才會對他的外貌帶來這麼大的影響。

可是這種會讓修士顯得蒼老的功法,通常來說都是邪道功法。在紫星宮這樣的正派當中。應該不會出現才對。

就算是真出現了。也不可能被門中弟子拿出來如此大大咧咧的展露人前才對。

那麼。就有可能是左文斌在修鍊中出了問題,導致了自己走火入魔,才會造成如今這樣的後遺症。

左文斌一上台。兩隻眼睛就死死的盯著燕方,眼神中透著無法忽視的怨恨。

只不過左文斌的腦袋略微低了下來,加上他又是背對著智元山的師弟師妹們,所以真正看見左文斌這種眼神的紫星宮弟子,並不是很多。

尤其是智元山的弟子,更是不會知道他們平時看起來溫和儒雅的大師兄,竟然還會有這樣陰沉的一面。

黎桐倒是把左文斌的眼神看在了眼中,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個左文斌,怎麼會是這樣的表情?好像他和燕方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可是黎桐相信,在這場擂台賽之前,只怕左文斌和燕方根本就不認識。

他們之間唯一的交集,恐怕就是剛剛燕方和智元山二弟子荊梵玫之間的戰鬥了。



黎桐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左文斌,又看了看還在擂台下紅著臉的荊梵玫。

荊梵玫的目光還是在燕方身上,根本就沒有怎麼多注意到和她相伴多年的大師兄。

哎,情之一字,真的是很傷人。

正面承受著左文斌所有情緒的燕方,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他剛剛本來還對荊梵玫的身手有些興趣,可是現在嘛,他只覺得女修士果然就是個麻煩!

還好他們祝經山的小師妹就不會惹出這樣的麻煩來,不然的話,他還真是不敢代替師傅,收了個師妹回山!

「燕師弟。」左文斌手持八寶電光刀拱了拱手。

燕方莫名的從中聽出了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

「左師兄。」燕方還了一禮。

左文斌點點頭,也不再多說什麼,突然出手,一刀就斬了出去!

這是紫星宮的成名刀法,殺戮刀法!

殺戮刀法是地級下品刀法,品階不算太高,但殺傷力卻是十足。殺戮刀法一出,必然見血,否則的話就一定會反噬使用者本身!

黎桐總算是明白左文斌那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年齡是怎麼來的了。

十有**,就是因為這殺戮刀法!

殺戮刀法雖然不是邪道功法,卻也比較偏向於邪道功法,是一種很極端的功法。所以修鍊殺戮刀法的人,並不多。

想要修鍊殺戮刀法,對修士的心性要求極高。心性不足的人修鍊殺戮刀法,只會沉淪其中,反被刀法所控制。

左文斌肯定是被殺戮刀法控制過了。

只是他從殺戮刀法中得到的好處也絕對不少,不然的話他不會至今仍然不願意放棄這後遺症嚴重的殺戮刀法。

燕方沒想到左文斌出手竟然會這麼快!

不過他的反應速度顯然要比之前的荊梵玫快太多,秋光劍瞬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又是一招引龍劍法斬了出去!

燕方直接就拿出了極品法器,顯然是想要速戰速決!

殺戮刀法威猛無比,竟然和燕方的引龍劍法不相上下,雙方打了個平手!

這個左文斌不但境界高,而且他的實戰能力,也絲毫不弱,比荊梵玫顯然要高明太多!

我本無一罪 ,二人誰都沒有停手,又是閃電般的出手了!

殺戮刀法揮在半空之中,留下一道道鮮紅的刀氣,彷彿一道道鮮血在空中飛舞一般,看得人觸目驚心。

燕方面色沉靜,絲毫不受殺戮刀法的狂躁氣息所影響,一招招引龍劍法使出,無盡的龍吟聲圍繞著空中的血紅刀氣旋轉,將血紅刀氣團團包圍其中,根本就沒法掙扎出來!

左文斌的臉色越來越沉,配合著他手中的殺戮刀法,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顯陰沉殺氣,簡直就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反派。(未完待續。。)

… 燕方本就是一個心腸很硬的人,在面對荊梵玫那樣溫柔的女修士的時候他都沒有手軟過,更何況是面對左文斌這樣一個明顯對自己不滿的傢伙?!

引龍劍法雖然能夠將左文斌的殺戮刀法控制住,卻沒辦法真的直接制服左文斌。沒辦法,殺戮刀法實在是太過兇殘暴虐,根本就不是一般的手段能夠制住的。

所以,想要獲得這場戰鬥的勝利,燕方還必須得想別的辦法!

左文斌的殺戮刀法被制,他比燕方還要著急!

殺戮刀法是他最大的殺招,他本就是為了給燕方一個教訓所以才會一上台就出了狠招。可誰知道燕方的反應實在是太快,快到他的殺戮刀法根本就來不及起到任何有用的作用!

之前看了燕方那麼多場比賽,左文斌知道自己想要打敗燕方,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本來就不是為了打敗燕方才上台的,就算他無法打敗燕方,至少也要在燕方身上留下幾道口子,讓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左文斌沉心看著站在自己對面的燕方,手上的動作突然一換,渾身的精血突然就沸騰了起來,源源不斷的向他手中的八寶電光刀灌注了過去!

燕方心中一驚!

台下的黎桐更是看到心驚膽戰。

左文斌這簡直是不要命了,他竟然要燃燒自己的精血來催發殺戮刀法!

燃燒精血,對修士的身體傷害很大。而且這種傷害是一輩子的事情。輕易彌補不回來。就算能彌補,也很難做到。

這完全就是邪道修士的做法,少有正道修士會使用的。就算正道修士會使用,那也多是在生死關頭之際的無奈行為。

可現在,左文斌和燕方不過是門中大比的戰鬥而已,就算這門中大比十分重要,但也絕對和生死無關!左文斌竟然在這樣的場合燃燒精血,簡直就是瘋了!

燃燒精血的手段在平時並不常見,很多年輕修士連聽都沒有聽說過,更別提親眼看到了。所以雖然左文斌此刻正在台上瘋狂的燃燒著他的精血。但真正看出來的弟子。缺並不多。

只不過,左文斌的動作雖然能夠瞞得住大多數的紫星宮年輕弟子,缺瞞不過高台上的長老們。

「那個弟子……好像是智元山的吧?」有長老看著擂台上的情況皺著眉頭道,「年紀輕輕就對自己這麼狠。雖然心性不錯。可是還是太過於偏激了點。照他這個樣子下去。只怕過不了幾年,整個人就該廢了!」

「智元山的作風一向如此,每個弟子都有著這麼一股狠勁兒。」另一位長老也嘆氣道。「以前大家也不是沒有勸過,可是智元山堅持如此的風格,就是不肯改變。再說了,他們也一直都很聰明,踩著底線沒有亂來。所以門中就算對此有些意見,卻也不足以硬要智元山更改。」

「這個姓左的年輕人我還記得,今年才二十四歲而已,可看起來比我們這些老頭子也好不到哪裡去。」旁邊一位長老也加入了談話,「智元山弟子的實力還是不錯的,可惜每個弟子的壽命都不長,這簡直就是飲鴆止渴!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得好好的智元山談談這個問題了!」

「師兄說得有理……」

高台上的長老們議論紛紛,卻沒人要去阻止左文斌燃燒精血的舉動。

這是門中大比,只要不是玩什麼性質惡劣的陰謀詭計,他們都不會擅自插手的。

燕方同樣看出了左文斌的舉動到底意味著什麼。

他從來沒想到有人會在擂台賽中出手這麼狠,竟然不惜燃燒自己的精血,也要打敗他!

就算左文斌真的靠燃燒精血打敗了燕方,他自己受到的傷害也只會比燕方更嚴重。到時候,左文斌根本就不可能有餘力在擂台上守擂,只會白白便宜了別人而已!

真不知道左文斌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能作出這麼損人損己的事情來。

左文斌既然已經開始拚命,燕方自然不可能收手。

眼見左文斌的頭髮越來越白,燕方手中秋光劍一閃,頓時就有九九八十一道引龍劍氣齊斬而出,如狂風暴雨一般朝著左文斌就吞噬了下去!

八十一道引龍劍氣!

這個數目瞬間就驚呆了周圍成千上萬的觀戰弟子。

看不出左文斌真正實力的他們,此刻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這個左文斌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能逼出燕方的如此大招!

之前燕方大多都只是一劍就打敗了對手,最多的也就一招斬出過九道引龍劍氣而已。可現在,這個數字直接就翻了好幾番,竟然變成了八十一道!

這八十一道引龍劍氣涇渭分明喲相輔相成,合在一起遠遠不是單純相加那麼簡單,威力簡直直接提升了上百倍!

左文斌的精血燃燒也已經到了盡頭,他手中的八寶電光刀簡直已經被染成了血紅色,看起來十分的詭異懾人。

燕方既已出手,左文斌的動作也不慢。伴隨著他的一聲大喝,左文斌直接當空一刀斬下,看似平平無奇的招法當中,卻蘊含了一抹殺氣重天的氣息,簡直勢不可擋!

這道殺氣,哪怕是沒有斬中修士,也同樣會給修士帶來非常嚴重而且無法彌補的後果!

哪怕是沉穩自信如燕方,也在不迭的往後倒退,一劍緊接著一劍斬出,和這一刀危機四伏的殺戮刀法正面迎戰!

左文斌雖然斬出了一刀殺戮刀法,破掉了燕方的八十一道引龍劍氣,自身所受的傷害卻極大,根本就不可能再斬出第二刀。他臉色蒼白,頭髮也變成了銀白之色,整個人看起來比之前上台的時候又老了十多歲!

此時此刻,左文斌藉助八寶電光刀的力量,勉強還站在擂台上面,兩隻眼睛卻是死盯著還在和殺戮刀氣做鬥爭的燕方不放,彷彿不看到燕方受傷就怎麼也不會甘心一般。

黎桐眼看著燕方越退越后卻還是沒辦法完全化解掉這一刀殺戮刀法,心裡一動,立馬給燕方傳音道:「大師兄,禍水東引!」(未完待續。。)

… 燕方心思聰敏,立馬就反應了過來,整個人瞬間騰空而起,翻身就到了左文斌身後!

那還瀰漫在擂台上的殺氣重重的刀氣陡然轉向,緊追而來,立馬就出現在了左文斌的面前!

左文斌臉色大變!

殺戮刀法的特色之一,就是會緊追著修士不放。不取到修士的血,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燕方沒有辦法解決掉殺戮刀氣,也就只能選擇讓殺戮刀氣換下一個攻擊目標!

而在這擂台之上,除了燕方之外,也就只有左文斌一個人而已!

這麼好的替罪羊羔,真是不用都過意不去啊!

左文斌從沒想到燕方的腦子竟然還有轉得這麼快的時候!殺戮刀法雖然嗜血,可也不是只會死追一人不放的。如今燕方躲在了左文斌的身後,殺戮刀法即便跟著轉了向,卻也來不及再有別的變化,攻擊對象立馬就變成了左文斌自己!

他這可實實在在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




顧芊芊剛把手上的東西放到廚房,凌澤就來到了她身後。

Previous article

「你知道我?不過我不是什麼大劍聖。」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